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最新章节,荆毓之,林逸然小说免费阅读

这一路,夏云蹊的心很乱,握着方向盘的手,隐隐冒着汗,她也不知道,自己去了,能问出什么,如果没有结果,又该去哪里打听父亲的消息……

虽然知道荆宅在哪里,但当她有些愣愣地坐在荆宅大厅的时候,她心里的茫然疑惑更深了。

荆宅的院子很大,从院子大门进入,还要经过数公里的花园小路,才能来到荆家的宅子,整座院子像是一座世外桃园,种满了漂亮的花草,散着清新的虫鸣鸟叫声。

听着外面好听的脚步声,夏云蹊愈加忐忑,她在公众场合几乎不曾露面,更没人知道,她今天会来,那为何她还能畅通无阻的被请到荆宅屋子里?

他们猜到自己会来?

夏云蹊有些拘谨地坐着,荆家的佣人来来去去的忙活,但她却越来越坐立难安,尤其是被人盯着的感受越来越浓烈。

荆毓之在楼上隔着单边透明的窗帘阴郁地打量着楼下的夏云蹊,今天的她穿着休闲短裙搭配简单白色的T恤,脚上的一双渐变色帆布鞋,显得她既年轻,又有朝气,但和往日不同的是,此时的夏云蹊,浑身都散发着焦虑和不安。

昨晚夏文竑来找他,他连大门都没有开,可今早夏家最新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却叮嘱了管家,夏家人过来,就让他们在客厅里等着。

之前调查夏家,荆毓之并没有关注夏家女眷,却不曾想,居然在家里见到了这个熟悉的面孔。

“夏云蹊……呵……”荆毓之的嘴角忍不住地往上扬,嘴里念着这个名字,轻轻地笑了,笑容里,却是满满的讽刺和不知名的情绪。

他的脑子里,浮现了三年前,他和夏云蹊初遇的那天。

三年前,刚上大一的夏云蹊,脸上肉肉的,眼睛干净纯粹,荆毓之那时候大四,已经着手接管象翎集团,记忆的恢复,让他对身边人多了许多防备,他不再愿意完全相信一个人。

原本,他对夏云蹊印象还不错,关系也还行,但一年前,对夏云蹊的这种感觉,因为那场调查,因为她的姓氏,急转直下,再遇见,他变得冷淡了许多。

“你今天有空?”

褚致顼从隔壁寝室过来,探着一个脑袋在门口问。

这时候的荆毓之,用的是化名。

当然,这大学是他家开的,他要用个假名字,别人也不能说啥,知道他身份的,也就院长,褚致顼和少数几个学校高层。

毕业以后,他干脆对同学们声称留校教学,实际上,是为了双重身份方便游走于商界。

“要干嘛?”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脸都没抬,仍旧是继续在电话里交代助理易砚林事情。只是听声音,他也能听出那家伙此时肯定一脸谄笑,没好事。

“打球去……”

想着有一阵子没打球了,荆毓之也就“嗯”地一声,应了下来,随即关上了电脑,换好球服,出门的时候才发现褚致顼压根没带篮球,而是拿着2副羽毛球拍。

“羽毛球?!”

“是啊,你看,我就知道你没有球拍,肯定两手空空,这不,特地给你准备了一个……”褚致顼皮皮地笑。

“你没说打羽毛球……”

“是不是觉得我特周到?”看着他还自恋地邀功,荆毓之送了他一个大白眼。

“没兴趣,不去了……”

“别呀,我跟人都约好了……”褚致顼拖着他就走。

看那家伙对羽毛球这么起劲,直觉告诉他,那家伙约的一定是妹子。

荆毓之好奇,也就任由他拖着自己下楼,只不过,当天来的女生有点多。

“云蹊,知夏……这里这里……”荆毓之睨了他一眼,像看一个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俩杵在那儿,身边那么多新生惊为天人地围观着,人家很容易发现好吗?

“师兄……我们来啦,这些都是我室友……额……这个,怎么介绍……”

夏云蹊有些犯难,不知道怎么介绍这一群室友,她们的名字,都太特别了。

“哈哈……要不,我们自己来?”夏云蹊的室友也看出她的为难。

每个人自我介绍完,褚致顼笑了半天,夏云蹊瞪他一眼,他才勉强收住。

“啊……是了,我今天带了一个大帅哥过来,他呀,叫林牧泽,是我……”褚致顼介绍的是荆毓之在学校里的公开名字,随后,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才说道:“我兄弟。”

“去你的……”

……

就这样一来二去,他们算是认识了,他之所以注意到夏云蹊,是因为那家伙的眼睛,一直跟着夏云蹊转,而夏云蹊在一众女生中,话不多,身上带着些书香气质,但眼睛里却满是调皮,尤其是在感兴趣的事情和东西上,小脸发亮的样子,让人很难忘记。

他曾试探过褚致顼怎么才一开学,就跟这些大一新生勾搭上,答案却有些出乎意料,也是因为羽毛球,而且,是在夏云蹊高中的时候。

毕业后,褚致顼回学校少了,他呢,在学校里深居简出,在学校遇见了,也就是打声招呼,点头之交的交情,但一年前开始,他偶遇她们,却是直接当做不认识,不来往了。

可荆毓之不知道,她,竟是夏家人。

看着夏云蹊越来越着急的脸色,荆毓之向一边候着的管家招了招手:“梁叔,待会,你下去见一见她,随便编个理由……让她有事给我留言,如果她是问她父亲的事,你就照实回答了,然后请她出去。”

管家梁志丞有些不解,少爷既然不见,为何又要让人进来,人家进来了,为何躲在这里偷窥?

管家办事效率很快,下了楼,跟夏云蹊简单回了几句:“昨晚少爷感冒,睡的早了,并没有见着夏大老爷,保安也来回了,夏老爷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就开车走了。”

夏云蹊看着他半晌,管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她本想再问些什么,管家却下了逐客令:“夏小姐,少爷还病着,就不留您了……”

荆毓之在楼上看着那快步出门的背影,悠悠地回到书房办公,但他手里却拿着笔,在纸上写下了这个名字。

盯着“夏云蹊”三个字,他的嘴角勾起了笑,突然就有了玩游戏的兴趣。

没打听出父亲消息,准备去医院一趟的夏云蹊刚上了车,却浑身打了个冷颤,被盯上的感觉很强,但她往周边扫视了一眼,没见着什么异常。

她不知道,正是这一趟,让荆毓之像猎豹看见自己的猎物一样,有了新的游戏方案。

上一篇 2021-12-19 上午10:11
下一篇 2021-12-19 上午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