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三岁半:她带亿万功德穿六零》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女帝三岁半:她带亿万功德穿六零
分类:年代
作者:起房子
角色:
简介:(团宠萌文,微玄幻。)拯救完三千世界后,女帝以为自己完蛋了,结果没想到竟有一缕神魂转世到了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小傻子身上。小傻子家很穷日子还好苦,爹是瘸子娘半瞎,她的两个哥哥,爷爷奶奶大伯二伯小叔,人口基数庞大,贫困指数—100。不过不怕,谁让苏幼晴曾是女帝呢,她神识就足够她横扫天下了。哪儿有人参,不老草,灵芝,黄精,何首乌,雪莲,冬虫夏草这些名贵东西,全是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妖精们告诉她的,发家致富救亲人

书评专区


《女帝三岁半:她带亿万功德穿六零》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女帝三岁半:她带亿万功德穿六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黑山大队,深岭门头沟大山村,下午上工时分,苏家却在闹哄哄。

“分家,今天不分家也得分,不然就离婚,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下去了。”

“分,必须分,我也要离婚,反正在苏家都活不下去了,我还要儿子女儿来干什么?你们想死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可不想给你们陪葬。”

邻里四下静悄悄地,此刻只有坐落在村子里的最后一户人家里不仅人最整齐,这会儿正爆发着剧烈的冲突。

两个皮肤晒得发红的妇女正激动冲着堂屋正中坐着的两个老人愤怒的叫骂,气势汹汹。

“爹娘,分家吧。”

“是啊,爹娘,就当我们不孝吧。”

两个老人还没有开口,一直蹲靠在墙边的不同方向却同样抱着脑袋的两个中年汉子就一脸痛苦的附和了。

在兄弟和媳妇之间,他们根本没得选择,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自己的小家。

黄阿翠和叶大妮这会儿听见各自的男人的表态之后,顿时就有些得意洋洋了,她们就知道,自家男人不逼是不行的,兄弟哪有老婆孩子重要?!

“他三叔三婶,你们也别怪我们狠心,谁让你们家幼晴三天两头的病,本来就费钱了。这次撞破了脑袋花了家里不少钱,下次呢?下下次呢?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她是个傻子,何时是个头?!”

“你们也别说我们做伯父伯娘的不仁义,她傻了三年多了,这几年来填进去的钱就算了,可我们不能一家子再继续填进去,宝强宝生宝玉宝文宝年他们也不小了,上学结婚都要钱,你们三房帮不上忙就算了,只求你们别拖后腿,我们也实在填不起了。”

“强扭的瓜不甜,他三叔也别怪我们当哥嫂的狠心啊,没有我们,你们也过不了那三年困难时期,现在日子好过了,分家绝对是对得起你们了。说破天去,谁也不敢说我们这些兄嫂无理。”

黄阿翠是老苏家的大儿媳妇,进门十四年了,一口气生下了三儿一女,除了是老苏家的大功臣,也是这次要求分家的主力军。

除了喊分家最大声的老大家,其次就是老二家的叶大妮了,进门十二年,也生下了两儿两女,这次也是妯娌俩一起商量好的闹分家。

哎,谁让老三家是个拖累和包袱呢?!一家五口,一个瘸子,一个半瞎,一个小傻子,只有两个儿子是正常人。

叶大妮和黄阿翠也不想提分家的事,可天不遂人愿,三房的小傻子几天前不知被谁打破了自个的脑袋,流了很多血人差点没救回来,救是救回来了,也花了家里不少的钱,这才让两个心疼钱的儿媳妇迅速的做出了分家的决定。

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她们两个小家伙经不起老三家的小傻子这样折腾,继续苦哈哈的过日子。

所以,分家,必须的。

“爹娘,儿子和素梅也同意分家,大哥二哥和小弟他们就不用分了,是我们三房拖累了大家,就把我们三房分出去吧。”一直和妻子缩在门边角落当透明人的苏卫军这时竟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说话了,大嫂和二嫂那些话把他们夫妻俩说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脸上臊得慌。

啥?!老三两口子这是也同意了?!

老大苏卫生老二苏卫国和老四苏卫士这三个兄弟的脸上全都是惊讶的神情,黄阿翠和叶大妮,方美美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哼,算那两口子识趣,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

“爹娘,你们听到了,老三俩口子也同意了,这可不是我们逼他们的,他们是自己知道自个儿的事,拖累了大家就是一块儿死的事。”叶大妮因为太激动了,也不用大嫂在前头冲了,自己直接就上了。

“哼。”

苏老头和阮大英夫妻俩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这间屋子里的人,特别是老大夫妻俩和老二夫妻俩,然后才是老三两口子,老四两口子。

俗话说得好,树大分枝,儿大分家。

阮大英和苏老头以前也觉得分家没什么不好,只不过他们想等一等,等儿子们互相帮衬,孙儿们再大一点再分,结果没料到今天竟然被两个儿子儿媳给逼迫上了。

好啊,好得很。

“呸,你们真说倒是真好听啊,好像打量谁不知道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似的。嫌弃老三一家想分家就直说吧,四妹看病是费钱,你们生的那几个就不费钱了?!你们结婚早,老三成家前和成家后的那些年也帮你们养过孩子吧?!我告诉你们,他们俩口子就没一点对不起你们的。”

阮大英真的是被两个儿媳给气狠了,她恶狠狠的盯着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毫不客气的指着骂道,白眼狼,她们两个都是白眼狼。

老三苏卫军成亲那会几个侄子都有了,苏卫军的大儿子还是结婚一年多之后才出生的,谁占的便宜多?!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娘,您怎么能这么算?!这成家早晚又不是我们说了算……”老二苏卫国不想被老娘安上白眼狼的帽子所以想抗议,结果接收到阮大英凶狠的目光时,后面的话也不敢说出口了。

阮大英这会儿气得七窍生烟,几乎想出门找根棍子要揍人了,还是身边的人拉住了她。

苏为民在经过老大夫妻俩和老二夫妻俩闹分家时就已经看清楚想清楚了,在阻止了老伴之后,他才面无表情的说话了:

“分家,老头子我同意了。不过,不是老三家分出去,而是全都分了,一个也不留。”

阮大英还在气头上呢,猛然听到自家老头子竟然同意了,惊讶得下意识的看向了苏为民,话也顺着嘴出来了:“老头子,我不同意……”

“老婆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家人心都散了,再勉强就不是为难他们,而是为难我们自己,为难老三一家子而已。现在他们的怨气都这么大了,日后不就更大?兄弟也不是兄弟,既然他们想分,那就分吧,迟早的事儿,两辈人想法不同,我们也老了何必落得个埋怨的下场?!”

苏为民这会儿已经看开了,所以想得也很开,再细想想,分家还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必挤在一起磕磕碰碰的过日子还落不到好?!

不止黄阿翠和叶大妮妯娌俩听到自家公爹同意分家的话忍不住眼睛一亮,就连老四媳妇方美美也高兴的笑了,她们都目光灼灼期待的看着俩老,心里觉得还是公爹思想比较开明。

大家好,我是作者起房子。非常高兴非常感谢大家喜欢我的小说《女帝她三岁半》,如果宝宝们有什么好的脑洞或者主意,以及本书需不需要有男主的问题,欢迎宝宝们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哟!

啪啪啪。

阮大英早就把几个媳妇们的神情看在了眼里,尽管心里早已经同意了老伴的话,手还是忍不住愤怒的拍了几下身前的桌子发发火。

“分,现在就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不愿意和老三家过,我们俩口子是要跟老三家过的,以后我和你爹干不动了,每年你们每家就给我们出养老粮和钱,如果没意见立马分家。”

尽管十分的生气,阮大英也没怎么为难自己的几个儿子,不过她早就想好了,她和老伴还是和老三家一块过日子,他们俩口子不放心得照顾老三这病残弱一家子。

爹娘(公公婆婆)要和三弟(三哥)过?!苏卫生作为老大自然是不想同意的,这边的风俗可都是爹娘跟着老大过,或者跟小儿子过的。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对,就被媳妇扯住了,示意他看爹娘双双平静的神色,苏卫生顿时就泄气不敢有意见了。

不到一个小时,苏家就把家给分好了,最重要的粮食和钱都是平分的,其余东西不够分的,就各家挑一样,凑不齐就自己买。

房子更好办,苏家的位置是在村子边,前后都没有邻居,左边的邻居离得有五十米远,苏家的院子又大,房子当初为了多占点地都是按直线起的。

最后,老三苏卫军一家分到的是自家一直住着的靠最右边的两个房间和一间小杂物房。屋前屋后的地方也是三房的,日后有钱就可以请人和泥把墙给砌起来,就真正成自个家了。

粮食按五份来分的,老两口也得算上一份。因此,每家分到了细粮十斤,粗粮两百斤,够吃到秋收分粮。每家还分到了二十二块钱。

另外,每家还分到了两只鸡,菜园里的菜每家都有份。

分完了家,黄阿翠和叶大妮尽管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分法,但能摆脱老三一家,从今以后还能自己当家做主,妯娌俩心情好就不打算闹了,立马就把属于自家的东西赶紧搬走了。

苏卫士和方美美从头到尾都乖巧的只听从吩咐,让分家就分家,分到什么就拿什么,一点意见都没有。

阮大英看着儿子们儿媳们个个都是一副轻松的样子,摇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算了,老了老了,管不了了,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堂屋正在热闹的分着家,最右边的西厢房里,半点影响都没有。

“咕噜噜……”

一个躺在破旧的木板床上的瘦小的小姑娘从冗长的黑暗中倏地睁开了双眼,她漆黑的双眼里透着不敢置信,她竟然还活着?!

三千世界在崩塌,身为女帝的她以自身为介拯救自己造出来的世界而溃散在宇宙时,一缕神识竟然能在一片虚芜中活了下来。

“咕噜噜……”

又是一串奇怪的声音从她的身上发出来,来源似乎是小肚子这块,然后一双瘦巴巴的小手下意识的按了上去。

这是……饿了?!

苏幼晴虽然至少辟谷上万年了,早就不记得什么是吃饭什么是饿肚子了,可这会儿她不傻也知道这个动静代表着什么意思。

吱呀。

黑暗的屋子被人从门外推开,光明随之而来,一道轻轻的脚步声几下就到了床边。

“妹妹,你醒了吗?!肚肚饿不饿?快起来,大哥喂吃饭。”一道幼稚的声音,随后一只小手摸上了小姑娘的小脑袋。

苏幼晴面无表情的冷冷的扭头看向了床边上的小家伙,一个大概七到八岁的男孩子,瘦小瘦小的,眼睛很明亮,此刻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手里还端着一只粗糙缺了些边角的碗。

她这样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把小男孩吓到,他反而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把手里的碗放到离远一点的地方,脾气还特别好的伸出两只小手费力的把床上的小姑娘给抱起来坐好,再给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妹妹,我们家要分家了,一会吃过了饭,哥哥带你去山边捡柴回来好不好?”苏宝诚真的相当有耐心,有商有量的和妹妹说话,然后拿过碗开始喂她吃东西。

苏幼晴从头到尾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抗拒,眼珠子也只转了一下,看向了对方小手里的那只碗。

碗里是稀拉的米汤和番薯一起的混合,大概只有碗的三分之二,大人几口就能吃完了,她顶多也不超过十口。

他妹妹就是乖巧懂事可爱,苏宝诚喂妹妹的活儿已经做得无比的熟练,一点也不嫌弃。

苏幼晴刚觉得吃进嘴里的东西寡淡无味就吃完了,肚子是不叫了,可她感觉还是空荡荡的呢。

“妹妹吃完了,我们出发吧,哥哥姐姐弟弟们都在等着我们呢。”苏宝诚把她抱下地后,一手拿碗,一手就牵着她的手领着她出屋了。

暖暖的阳光下,屋外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已经有一串萝卜头在等着了。

这会儿,他们见到兄妹俩从屋里出来,立即就迅速的行动起来。

拿篮子的,拿柴刀的,拿扁担的……拿她刚刚才吃过东西的碗去洗的,分工特别明确。

现在苏幼晴她总算是知道,身边这个小男孩刚刚嘴里说的他们是谁了。

“快,四妹出来了。”

“妹妹睡好了吗?吃饱了吗?头还痛吗?让七哥摸摸。”

“老七,四妹的脑袋肯定不痛了,这都躺了五天了呢,你就放心吧。”

“四妹妹,哥哥姐姐带你去山边玩啰,你高不高兴?!”

“老四肯定高兴啊,她又乖又懂事。”

“四妹一定要好好的跟着哥哥姐姐,不能到处乱跑哟,乖乖的,到时候给你找野果子吃。”

“大哥,我们能不能顺便去河边抓鱼虾?给四妹妹补补。”

“对对对,给四妹妹找好吃的。”

苏幼晴依然一声不吭的,木着张小脸波澜不惊的像个木头人一样,反正拉她一下就走一下,不拉也不走。连她的眼珠子,似乎都懒得动一下,反正她这样似乎也没人奇怪。

这么多孩子们一块儿出门,大人们都是不管的,乡下的孩子全都是这么放养,最多就是叮嘱不让下水不让进深山里。

堂屋已经把家给分完了,但苏家的这些孩子们半点都不受到影响,该干嘛的干嘛,呼啦啦的就推门一块儿走人了。

出门啦。

苏幼晴被所有的萝卜头们围在中间走,两只小手都被两个哥哥给牢牢的牵着人被护在中间,可见平日家里的兄弟姐妹们都是这么爱护她的。

去山边捡柴不用穿过村子,从苏家出去右转直直走就可以抵达山脚,还是挺方便的。

从走出苏家之后,苏幼晴就一直在观察这个世界,观察这个陌生的地方。

“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

“快来看啊,苏家的小傻子又出来了。”

“小傻子没死呀。”

“她还好了呢,命可真大呀。”

边上,一群萝卜头也从后头赶上,经过苏家的一串萝卜头时,发现被护在中间的女娃娃时,大感惊讶,一边赶路一边议论。

所以,她就是那个……小傻子?!

这开局,这人设……

苏幼晴面无表情:……

很好,小傻子就小傻子,咱走着。

“真可怜,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毒下手这么重,要砸死这么小的孩子。”

“就是啊,小傻子什么也不懂,谁的心这么狠?”

“刚才听说小傻子家正在闹分家?!”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因为小傻子这次又费了不少医药钱,苏家大儿媳和二儿媳就不干了,这不利用这个由头闹分家。”

“分家?!分得成吗?阮大英能同意?”

“不同意也得同意呀,苏老三一家确实是拖其他兄弟后腿了,人家憋了那么多年了才闹,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呢。”

“唉,谁说不是,这还真怪不了苏家这几兄弟,都是命啊。”

……

随后,只有苏家的这一串萝卜头经过的地方,几乎都是一片的窃窃私语,尽管她们都以为自己的音量开到最小了,苏幼晴此刻依然听得清清楚楚,好像她们就在她耳边说话似的。

信息量有点大呀,这苏家可真的是一点秘密都没有,分家正在进行中的事情都能被人知道,简直像现场直播。

不过,这副身体的这个小傻子是被人给砸死的?!凶手不仅没有找到还是个谜?!

苏幼晴一边一脸木木的跟着兄弟姐妹们走,一边在心里拼凑出她现在的身份。

小傻子这个身份就太万能了,根本不用她做什么掩饰,而且她似乎好像年纪还很小吧,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人小是真的小,苏幼晴低头看着自己小手小脚,再抬头看向一旁的哥哥姐姐们,哟,她才刚刚到人家的肩膀呢。

“妹妹,待会跟着哥哥,记得抓紧哥哥的衣服,知道吗?”山脚到了,苏宝诚不放心自己的妹妹,一遍遍的叮嘱自己手里的小人。

一旁一直拉着妹妹软乎乎的小手的苏宝时赶紧说:“哥,我会看好妹妹的,谁叫我走我都不走。”

这次他们的妹妹被人砸破脑袋时,刚好兄弟俩都不在,以至于这么多天哥俩的心里都十分的内疚,因此兄弟俩在心里发誓,哪怕活干得少一点,也要把妹妹看好。

苏宝诚:“老七,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看好妹妹,其他的让哥来。”

“哥,我知道。”兄弟俩达成一致。

边上没有表情的苏幼晴:“……”她要靠两个小丁点保护?!

然而,小人的意见是不重要的,更何况是安静如鸡的小姑娘?!

反正,苏家这么多兄弟姐妹出来捡柴也不差苏幼晴一个,领着小姑娘出门就是为了带着她看着她,并不需要苏幼晴帮忙干活。

于是,小姑娘苏幼晴就被自己的亲哥牵着在山边走,看着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四处捡柴。

“妹妹,来,哥哥告诉你呀,这山里边可不能随便乱走,特别是那里面的深山,可危险可恐怖了。大虫知道不?还有熊瞎子和狼哟,都是吃人的,大人都打不过呢。妹妹你可要听话哦,记住不能往里走,要是你被吃掉了,就再也见不到爹娘和哥哥们了。”

苏宝时一边小心翼翼的拉着妹妹的手走路,一边小嘴叭叭叭的反复让妹妹记住哪些危险的地方不能去。

苏幼晴:“……”说得她好像不听话似的。

大虫和熊瞎子,狼有什么可怕的?那不过是些小虫子而已。

不过,深岭的可怕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无人敢进入深岭的深处,大人们都只敢在外围打转,更不用说结伴在外围的外围打转的孩子们了。

苏宝时说一直看着妹妹就一直拉着她的小手不放,两个小人寸步不离,一直紧跟在自家的兄弟姐妹们后面,大家伙找到野果子时就会跑过来给苏幼晴吃,最后她的小脑袋上还插了一朵漂亮的黄色野花呢。

“四妹戴了花好好看呀。”给苏幼晴的头上插上花后,大姐苏雨忍不住道。

二姐苏素歪着头看着白白嫩嫩本就生得好看的苏幼晴:“大姐,四妹不戴花也好看。”

“对,四妹妹好看。”只比苏幼晴大一岁多的三姐苏青鹦鹉学舌的附和,脏兮兮的小脸笑眯眯的。

一脸莫得感情的苏幼晴昂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不少的三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她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些来自小姐姐们的善意和关爱。

苏宝时看着自己家漂亮的妹妹,也高兴极了:“捡完柴后,我们去河里抓鱼虾吧,我妹妹流了那么多血要多补补。”

“对对对,四妹妹要多补补身体。”

“鱼汤和蛋都能补,可惜家里没肉,不然吃肉也补身体呢。”

“可哪里来的肉呢?我们好久没吃过肉了,好想吃呀。”

“我也想吃肉肉。”

“六弟,你就别说了。”

“要是我们能抓到野鸡和兔子就好了,就有肉肉吃了。”

“走啦走啦,还是赶紧去河边捉鱼虾吧。”

……

从苏幼晴好看到吃肉肉,苏家小崽子们的话题跳跃性十分大,这说着说着,小萝卜头们自己的口水都流了一地,参差其中的还有好几声从小肚子里发出来的咕噜噜声音。

苏幼晴:……

野鸡和野兔?!

肉肉?!

这东西很难捉吗?!

正当苏幼晴心里疑惑不已时,眼角余光瞟到一个不明种类的东西正飞速向自己扑来,身边的小崽子们刚发出惊呼呢,下一刻那家伙就莫名其妙的一头栽倒在了离苏幼晴七步远的地上了。

苏幼晴:……

什么鬼?!

你们的评论和打星,是起房子最大的动力哟。

“兔,兔子,是兔子。”

“一只野兔。”

“它这,这是怎么了?”

“不对,野兔怎么突然倒在这里了?”

“快不要说了,赶紧把它捉住呀。”

“对对对,快捉。”

这随随便便就倒地的家伙可把苏家的孩子们给惊住了,回过神才发现地上躺着的是一只肥肥的灰毛野兔。

还是苏宝诚比较眼明手快,他第一个快速的跑过去抓住地上的野兔,捉起来一看,这野兔毫无反应竟然是晕过去了。

苏宝诚很机灵,兄弟姐妹们刚醒过神来,他就让四哥苏宝文找了几根草绳一起牢牢的把野兔给捆结实了,再把这只晕死过去的野兔往柴里面一塞,再把柴捆好,这下谁了不知道里面竟然藏了一只肥肥的野兔。

这一手办得漂亮。

苏幼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亲哥苏宝诚行云流水的动作,这是一个相当有灵气的孩子。

“妹妹妹妹,你看,我们有肉肉了,晚上给妹妹吃兔腿,好不好?”

“肉肉,肉肉。”

“晚上有肉吃了。”

“那我们现在还要不要去河边摸鱼虾?”

“不去了吧?我们已经有野兔了。”

“那就不去了,明天再去。”

意外的得到了一只野兔子,苏家的孩子们好像过年一样高兴,赶紧把捡到的柴扎好,今天的收获大了,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小崽子们决定下山回家吃肉肉。

苏幼晴也被兴奋激动的苏宝时牵着,苏宝时还不住的开心朝她追问高不高兴呢。

应该是高兴的吧?!

拉着一小捆小捆柴下山的主力是年纪最大的四哥苏宝文和五哥苏宝诚,然后大姐苏雨和二姐苏素,六哥苏宝年也都没空着手,一人也拉了一小捆,空手的是牵着苏幼晴的苏宝时,和年纪卡在俩人中间的苏宝风,苏青。

一串萝卜头正转头向山下走去呢,突然就听到了身后又传来咕咕叫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全都忍不住下意识的回过了头,只见从灌树杂草丛中那飞扑而来的野鸡从半空中猛然扑噗一声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摔昏在离苏幼晴她身后七步远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又……又送菜?!

苏家孩子:“……”

苏幼晴:“……”

这回眼明手快的是牵着妹妹小手的苏宝时了,因为兄妹俩刚好走在最后面,所以离那摔落的野鸡最近,他哒哒哒的奔过去,二话不说就两只小手把野鸡给提起来了。

“妹妹,你看这是野鸡啊,太好了,哥哥又捉到了一只野鸡,晚上炖鸡汤给你好好补补。”苏宝时提着这只大概足足有近四斤重的野鸡跑到妹妹面前激动的说道,看到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面瘫苏幼晴:“……”

这一波操作都把所有人看愣了,等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苏宝时说的那番话,小崽子们的眼睛都忍不住亮了。

鸡汤,兔肉,光是想想,就一嘴的口水了。

苏宝诚不知道从哪里扯来好几根树藤,赶紧过来帮忙把野鸡给绑好,就怕鸡突然醒了挣扎着跑了到嘴的肉会飞了。

这只野鸡也不往柴火里塞了,不然晚上苏家煮肉飘出来的香味就没法解释,有些东西该在人前现就得让人知道。

虽然这会儿什么东西都紧张,不管是山上的还是地里的都是属于集体的。可这些小东西要是被孩子们得到了,就默认就是孩子的了,谁也不能说什么。

下山时,苏幼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片连绵不绝的山林。

这上山一趟收获真的是太巨大了,苏家的孩子们拉着五捆柴和一只野鸡经过地头超引人注意,特别是那只重量不小的野鸡。

然后,地里就有人没忍住问了。

“宝时啊,野鸡是你们抓的?”

“这只野鸡真肥呀,老苏家今晚可就有口福了。”

“是啊,才分家呢,这野鸡怎么分?!”

“你管人家怎么分鸡呢,我只想知道,这野鸡怎么抓?我也想抓一只打打牙祭。”

“那你就做梦吧,野鸡是那么好捉的?估计苏家这些孩子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你就没发现那鸡没动静吗?”

……

众人灼灼的目光全都放在野鸡身上,时不时听到咽口水的声音,但没人好意思抢孩子的东西,只是十分的羡慕。

苏家的孩子们因为得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都在暗暗的高兴,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只是听到大人们的问话就十分紧张了。

这年头吃一顿肉不容易啊,一年也就那么两三回而已,见了肉就好像狼那双绿油油的眼睛。

还是苏宝诚最镇定:“叔叔伯伯婶婶嫂嫂们,这野鸡不是我们捉的,它是自己飞出来然后摔晕后我们才捡到的呢。”

对,就是这样,一点都没错。

这什么运气……?!

地头里的大人们不敢置信:“……”自己把自己摔晕的野鸡他们也想捡。

羡慕归羡慕,小孩子们从山上得到的东西,大人们是不会窥视的。

于是,苏家的小崽子们就拖着柴火,提着野鸡浩浩荡荡的朝家里走去。

苏家早就把家分完了,分得一干二净,除了锅瓢盆和灶头通通只有一套没法分之外,其他的非常的好分呢。

“爷奶,爸妈,我们回来了。”

“奶,奶,我们捡到了一只野鸡。”

“对对对,奶,今晚煮鸡汤好不好?”

“奶,爸妈,煮鸡汤给妹妹补补身体。”

“奶呀,我们不仅捡了柴,还捡到了一只很肥的野鸡呢,晚上有肉肉吃了。”

院子里,一串萝卜头呼啦的一拥而进,完全没受到分家的影响,兄弟姐妹们的感情还是那么好,到家之后就开始大呼小叫了。

什么?!

野鸡?!捡到好东西了?!

黄阿翠和叶大妮这会儿的心情正好好呢,总算是如愿以偿的分家了,终于能当家做主了,心里早就想好了怎么把自己的小家弄好呢,就听见了自家儿女们激动和兴奋的声音。

“野鸡?!老四,是你捡到的吗?”

“那野鸡不管是谁捡到的,他们这么多兄弟姐妹们一块儿去山上,娘,我们二房也是有份的吧?”

精明如这俩妯娌里立马就把主意打上了,这可是难得的肉啊,一年也没几次荤腥,可把她们给馋死了。

方美美也一脸期待和咽着口水的看着苏宝时手里拎着的那只大肥野鸡,虽然刚刚分家,不过四房应该也是有份的吧。

分家后依然心情不好的阮大英……

“果然都是些没脸没皮的东西,眼皮子浅的人,娃儿们的东西也要惦记。什么老四捡到的,他才几岁啊?黄阿翠要是不是老四捡到的,就没你的份。”

“叶大妮你这个小气不要脸的,分家吃肉你最积极,老娘真是眼瞎了让你进我老苏家的门,老苏家真是上辈子倒了大霉了,娶进来你们这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气死我了。吃吃吃,怎么吃不死你们?”

阮大英脾气非常火爆,这一下午她受了气,这会儿终于找到机会发泄出来了,直接就把两个儿媳喷得狗血淋头,半点脸面都不给她们留。

黄阿翠和叶大妮被婆婆这么不留面子的喷,依然不气不恼,反正她们没觉得在吃肉面前脸皮有多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她们能吃到肉。

“老婆子,孩子们都是好的,既然有野鸡,那就一块儿吃最后一顿分家饭吧。不过,在这里说好了,以后谁家吃肉也别惦记,不然……哼。”

苏为民阻止了又要发飚的老伴,严肃的盯着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警告道,还扫了一眼老大和老二,以及老四两口子。

这下,谁也不敢再冒险吱声了。

苏宝诚这时就吡溜的把野兔从柴堆里拨拉出来,笑眯眯的向爷奶邀功:“爷奶,你们看,我们不仅捡到了一只野鸡,还有一只兔子呢。”

很肥很肥的兔子,捡的。

啥?!

还捡到一只野兔?!

不止老爷子和老太太吓了一大跳,就连苏家其他人也惊住了,这山上的猎物现在这么容易就捡到了么?!

“你们进山里边了?”阮大英的口气陡然严重起来,表情也很黑。

陆素梅这会儿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脸色都白了,想也不想的就先把还板着一张小脸的苏幼晴给上上下下的摸了一遍。

“妈,妹妹好着呢。奶,我们听话得很,没进山里,就在边上捡到的。”苏宝时还牵着妹妹的小手呢,见状,赶紧解释起来。

妹妹可是他们家的宝贝,哪里敢领着她去犯险?!

“奶,是真的,这野兔和野鸡还是自己在四妹妹跟前摔晕的,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

“对对对,可奇怪了,我们还没见过能自己把自己摔晕的猎物呢。”

“奶你不知道,可吓死我们了,它们突然窜出来朝四妹妹和七弟扑过去呢,半路上就倒下来不动了,才让我们捡了大便宜。”

“爷奶,我们都怀疑这野兔和野鸡是不是得病了呢,要不然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呢。”

“它们跑太快了吧?要不怎么会摔?”

“就是,平时它们的速度就快得很,要捉住它们可难了,也许还真是病了,要不就是跑晕了脑袋。”

……

苏宝诚和苏宝年,苏宝文,苏雨他们几个叽叽喳喳的立即手舞足蹈的给苏为民和阮大英,以及一大家子口叙着在山上捡到猎物的事儿,只觉得这全都是靠运气呢。

而,苏幼晴:“……”天真,幼稚。

不管怎样,听到孩子们七嘴八舌的把经过都说了,让陆素梅和阮大英他们把提着的心放了回去,阮大英这才有心情处理那两只倒霉蛋猎物。

肉是肯定要吃的,留是留不下也留不住的,没看到黄阿翠和叶大妮那瞪得比灯还大的眼睛么?好似生怕眨一下那两只东西就没了似的。

阮大英没好气的把这两人赶去烧水拔毛,不指使这俩货干活,她心里不得劲儿,心气也不平。

黄阿翠和叶大妮只要有肉吃,只要能分肉,干这点轻松活计俩人是一点也不计较的,相反还十分高兴呢。

并且,这俩人的速度和动作也特别快,前前后后杀鸡杀兔带砍块一个钟都不用,干活也算是十分的利落了。

晚饭做的是杂面窝窝头,一锅蘑菇炖鸡汤,一大盆兔肉土豆白菜萝卜乱炖,简直是过年都没有这么丰盛呢。

吃饭的时候,苏幼晴被苏宝诚牵着坐在一张小桌边上,她面前放着一只碗,碗里盛着满满当当的鸡腿鸡肉鸡汤,

孩子们都是一人一碗,不过,只有她这碗和对面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娃里有鸡腿而已。

“娘……”黄阿翠眼尖的发现了。

阮大英:“别喊我。”

黄阿翠:“……”她还没说呢。

“娘,不公平呀。”这次,倒是叶大妮的声音了。

而阮大英把一大盆的兔肉和一大盆的炒青菜,以及一篮子的杂面窝窝头分到了两桌,刚好坐下来要吃饭,老二媳妇这话也只让她抬了一下眼皮。

“吃饭。”别跟她说那么多废话。

叶大妮看看三房和四房那两个小兔崽子,一个是傻子,一个长得好,凭什么能分鸡腿吃?!她不同意。

“娘,虽然分家了,可您老可不公平,宝玉和宝年也是您的孙子,凭什么鸡腿没有他们的份?!”

分家了固然好,可叶大妮就是那种不愿意吃亏的人,事事都想争一争。何况,她给老苏家生的是两个孙子呢,这待遇不是第一怎么也是第二吧?!

阮大英本来都不想搭理这俩蠢货的,可偏偏蠢货老是自己找上门来,这一刻她终于觉得,还是分家好啊,不然再和蠢货一起过都要少活好几年。

“凭什么?!凭这野鸡和野兔是宝诚和宝时带回来的,凭他们俩立了大功,他们俩都没鸡腿吃,你就去了一个儿子,吃吃吃,给你吃鸡屁股还差不多。”

吃个饭都不得安生,阮大英庆幸这幸好分家了,要不然还没这么快活的怼人呢,还得忍忍忍,忍个屁啊,怎么爽怎么来。

苏为民这时也很不高兴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那两副嘴脸,特别是见到两个儿子闷头一声不吭的样子,老爷子也来气了。

“老大和老二,这也是你们俩的意思?!还是你们俩指使的?看我和你娘不顺眼了?分家了,也听不进你娘的话了?还活那么大岁数了,还盯着小娃娃碗里的那点东西,真有本事呢。”

这样不留情面又指责不孝的话在这种时候是很严重的,被人知道了都是得戳脊梁骨的,更何况苏为民和阮大英为人和善,对待媳妇还是不错的,一碗水都是尽量端平的。

可无奈四个儿子三个老实巴交,只有小儿子比较机灵。特别是老大和老二,成亲之后就被媳妇捏得牢牢的。

野鸡野兔给女帝送菜,亲们是不是也给房子打个星?

“爹,爹,我们错了。”

“爹娘,别生气,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更不敢有这种想法啊。”

“黄阿翠你要什么鸡腿?快向爹娘道歉。”

“宝玉他妈,你再胡咧咧,你就收拾东西回娘家去,分了家还堵不住你的嘴?你现在还想要干什么?是要把这个家拆散了吗?是想让老苏家不得安宁?”

苏卫生和苏卫国被自家老爹这么严厉的指责给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急忙解释道歉,又生气的斥喝了自家婆娘,分家都如她们的愿了,还为两只鸡腿闹什么闹?!

从来没有见过公爹和自家男人这种神色,更没有被骂得这么厉害的黄阿翠和叶大妮顿时就被吓坏了,哪里还敢想鸡腿?哪里还敢争好处?!

阮大英也怒:“没大没小,光长个子不长脑子,两个女人还不如一群孩子懂事,孩子们都没有意见,还懂得让弟弟妹妹,这肉全是孩子们带回来的,有你们什么份?!下次再有东西回来,你们俩都别吃。”

“孩子们,吃饭,别理这俩蠢货。”

吃还堵不住这俩蠢货的嘴巴,实在是气死她了。阮大英大手一挥,从今以后,她就只管孙儿们和老头子就好。

苏幼晴:“……”

她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的那只鸡腿,再看看彪悍的阮大英,公平又慈祥爱护后辈的苏为民,一旁老实巴交的爹娘,这个家似乎感觉还……行?!

“妹妹,快吃鸡腿,这可是咱奶特意给你留的,可好吃了,爷奶对你也可好了。”苏宝诚拿起那只鸡腿就喂给妹妹吃,照顾妹妹可是爹娘给他的责任和任务呢。

苏幼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喷着香气的鸡腿,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吃。

“四妹,鸡腿好好吃的,快吃吧,吃完再吃个窝窝头,奶另外还给你留了一碗鸡汤明天喝。”阮大英没和老头子坐一桌,自己和孙子孙女们坐一桌一起吃饭,看见呆呆傻傻的四孙女儿不张嘴,十分的心疼的道。

什么?!竟然还给小傻子留了鸡汤明天喝?!这待遇也就苏幼晴有了,又把黄阿翠和叶大妮,方美美妒忌得不行,不过她们也不敢闹了,连家都分了,她们也管不着了。

苏幼晴最后还是吃了鸡腿,肉质很柴也不鲜美,好在煮得够久,她本人是没觉得有什么好吃的,可这副身体却很能吃,很快就把一碗鸡肉鸡汤都吃完了,而且还又吃了半只窝窝头呢。

然后,苏幼晴就体会到了肚子饱涨的陌生感了,她低下头看着自己那身打着补丁的衣服,小肚子已经把身上的衣服给微微的撑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吃东西后的感觉呀?原来肚子饱了是这个样子的!

真新奇。

更让苏幼晴惊讶的是,她这副身体的父母对她的关爱,亲自打热水给她洗头洗澡,再把她抱上床去睡觉。

苏卫军在一旁稀罕的看着小闺女乖巧安静的样子,可欢喜了。

苏幼晴刚刚被陆素梅抱到床上来,他就欢欢喜喜的从床边破旧的桌子上的碗里拿出一小把白白嫩嫩肥嘟嘟的小水萝卜。

“四妹你看,爹给你带回来什么?甜滋滋的小水萝卜哟,都是留给四妹吃的呢。”

苏卫军献宝似的把手掌摊开,伸到了宝贝小女儿的面前,高兴得不行。

苏幼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向自己献宝的男人,这个小野果子是从地里挖的,她能感觉到新鲜的泥土的芬芳。

“吃。”不用小女儿回应自己,苏卫军就把一个一个的水萝卜塞到女儿的小嘴巴里,开心的看着她吃下去。

在父女俩算是互动的时间里,陆素梅也把自己洗干净了,这会儿见到父女俩温馨的样子也觉得很高兴。

“他爹,这是娘给的分家钱,你赶紧收起来吧。”陆素梅屁股刚坐到床上,突然间就想起了分家分到的那些钱,赶紧拿出来给自家男人。

苏幼晴嘴巴里还在慢慢的嚼着清甜的水萝卜,就听到了这对夫妻俩的对话了,老苏家下午分家的过程和结果她早就知道了,所以他们三房分到的钱和粮食的数量,苏幼晴也很清楚。

“宝诚娘,这钱你自己拿着,从现在起咱们家就是你掌家了,该置办的东西得置办起来。他娘,你别担心,我会努力挣工分的,咱们家的日子一定会过得越来越好的。”苏卫军不收妻子递过来的那一小捆钱票,反而让她收起来,还努力认真的安慰她。

陆素梅感动的捏着手里的钱,她就知道,丈夫还是这样可靠又老实的人,她从来就没有看错过,遇上丈夫是自己的幸运。

“那好,这钱我先收起来。不过,他爹,明天我们是一块去公社买锅瓢盆?!还是先在家把灶给搭起来?!”没有灶头做饭也不方便,老苏家现在就一个灶房,四户做饭就得轮流来,极为不方便。

苏卫军刚想回妻子的话,就听见门外阮大英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老三,快开门,我给四妹端鸡汤来了。”

这是刚才饭桌上,阮大英宣布给苏幼晴留的鸡汤,她也没替三房放着,而是亲自送过来,放到老三夫妻俩房里,让他们明天热了给四丫头喝。

“娘。”

“谢谢娘。”

苏卫军和陆素梅赶紧起身开门让阮大英进来,又接过了阮大英手里的那一碗鸡汤,又感激又恭敬的喊着阮大英。

阮大英半点也不在意,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床上安静如鸡的小人:“谢什么,那不是给你们喝的,鸡汤可是给我们家小四补身体的,没你们什么事儿。”

老太太就是这么偏心眼,谁都不爱,就爱这个傻傻的孙女。

陆素梅听婆婆这么说后,眼眶忍不住就红了,然后不好意思的赶紧低下头。

“娘,我和素梅在商量着,明天是先把灶房搭了,还是去公社置办东西呢。”苏卫军笑呵呵的向自家娘亲汇报情况,也很喜欢向他娘讨主意。

阮大英一听,瞎,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呢,她大手一挥,就利落爽快的道:“明天你们在家边上工边把灶台给搭了,我来给你们置办盆瓢锅这些东西。”

儿子儿媳上工挣工分可不能耽误呢,还是她这个老婆子帮忙吧,她少一两天不上工误不了事也少不了几个工分。阮大英能干工分挣得多可是远近闻名的,她一个人能顶上一个半呢。

这奶真好。

娘真好呀。

不止床上安静如鸡的苏幼晴这样在心底里感叹,苏卫军和陆素梅也是一脸的感动,这些年娘是真的偏心他们这一房的,夫妻俩都记着呢。

搭灶台也不难,就是得晒上几天才能用,所以这活得优先干,晚做一天就晚一天开伙了。

“那咱们就听娘的。”苏卫军一锤定音,娘关照自家,这情得领。

陆素梅赶紧拿钱给婆婆:“妈,这是您下午给的钱,您拿去用。”

一分没留。

阮大英:“……”

这对老实又重情的夫妻,让阮大英这个妈这个婆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就不能怪她偏心了。

“老三家的,这分家钱你收好,这是将来宝诚宝时上学娶媳妇的老本,也是给四妹看病吃药的钱,你要保管好。置办灶头的那些东西,娘给你们出了,你们先别拒绝听娘说,以后你爹和娘肯定是要和你们一块过的,这也是我们俩老吃饭使得上的东西,只要你们日后好好的孝顺我们俩口子,娘花的这些钱也就值了不觉得浪费了。”

阮大英把钱给推回去,语重心长的和三儿子俩口子推心置腹,她手里还存着有七十多块钱呢,给老三家置办点东西也花不了十块钱呢。

陆素梅拿着钱忍不住感动的抹眼泪了,她能嫁到这个家里来,能有这样的公公婆婆上辈子是修了多少福气啊。

“娘,别说我和素梅了,就是宝诚宝时四妹以后也会孝顺爹娘的,没有爹娘就没有我们。”苏卫军立马严肃的连连保证,三房不会出这种人和事。

阮大英笑了笑,默默睁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四孙女,小姑娘还是那副老样子,她却没想过要嫌弃她。

“行了,太晚了,我们家四丫头得睡觉觉了。四丫头,奶奶走了哈。”

苏幼晴:“……”

半夜,躺在苏卫军和陆素梅中间的小人陡然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茅草屋顶。

她能清楚的看见夜空中的星星和月亮,从老苏家经过的各种生物,包括地里的各种植物和地底爬的东西。

半米,一米,五米,十米,二十米……五十米,一百米。

苏幼晴发现自己的神识还在,只是仅剩下了这么可怜的一点点,这让神识曾能瞬间覆盖三千世界掌握万物的女帝心情不太美丽呢。

除了硕果仅存的微末神识之外,苏幼晴还发现自己无法吸收这个世界的灵气,不对,应该是这个世界竟然一点灵气都没有,所以她才没有感应到丝毫。

没有灵气,不能修炼,很好。

苏幼晴不悲不喜,连情绪波动都是一条直线,没关系,活着就已经是一线生机,逆风翻盘也不难,毕竟已经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又有多难?!曾经的女帝就是这么自信。

尝试过不能汲取天地的灵气后,苏幼晴就安心的睡过去了。但是在日出东方之时,苏幼晴就准时醒过来了,她熟练的将心法在体内灵台运转,足足转运了一百零八次,才终于勉强把一丝紫气汲取了回来。

紫气入体后,苏幼晴感觉到自己的灵台更清明了,那缕神识更结实了一点点,她能清晰的听到了花开的声音,看到了叶子的舒展,以及各种小生物的活动,甚至连深山里的兽叫鸟鸣都能隐约听得见呢。

这点微不足道的能力,苏幼晴都有点想叹气了,不过她现在人小,不过两尺来长,小胳膊小腿,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不急,也急不来。

紫气东来入体之后,小小的苏幼晴的精神劲头更好了,很快她就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而且‘看’到了来人。

天还没亮呢,阮大英就起来了,进灶房做早饭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家已经分家了,不用她做给一大家里干活,只需要做她和老伴那份而已。

两个人的伙食最好做了,而且还方便快得很,几抓米和切上四个网站扔进去,再去掐一把青菜炒炒,吃得好还管饱。

连一个小时的时间都用不上,老俩口的早饭就做好了,端进了自己的房间后,老俩口就围着桌子吃起来。

“你看,分家之后,你多省事?花的时间少,省了麻烦,我们俩口子也不用操劳享福就是了,这个时间分家也是好的。”苏为民昨晚好好的开导了一番自家老伴,这会儿再想想往后的日子,它不美吗?!

阮大英边吃早饭也边来点感触了,反正老三家俩口子活儿也干得越来越溜了,三个孩子中的两个也大了,小四妹虽然是个傻子可最省心不过了,在自己和老伴的关照下,这五口人还能过不好?!她就不信了。

“老头子,我一会就去公社给老三家的买灶台用的东西,你就帮我请一天假。”吃完了早饭的阮大英边收拾边冲老伴交代道。

苏为民知道这事,就点点头,想想又交代道:“把老大家和老二家,老四家都叫上了,去不去都叫一声。”

偏心也不能偏得那么明显不是?!

阮大英撇撇嘴不太情愿,不过还是应下了。

这不,从自己的屋里出来,下一刻嘹亮的声音就在老苏家里响起来了。

“老大家的,老二家的,老四家的,待会我要去公社买东西,谁要去半个小时后咱就出发。”

黄阿翠和叶大妮,方美美这会儿也都醒了,正边穿衣服边起来呢,婆婆的话自然全都听见了。

不过,这婆婆没提到老三家的,不用说今天去公社肯定是去帮三房买东西呢,自家这对公公婆婆太偏心了。

“娘,我们还要上工呢,要不你也帮我们带带吧。”黄阿翠简直是记吃不记打,脑子里就想着占便宜,立马就开门出来回应。

又是这蠢婆娘,阮大英鄙视的看了老大家的一眼,直接伸手道:“行啊,拿钱拿票来,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这些蠢货在想什么,净以为我出钱给三房带东西呢?啊?!想什么美事好事呢?”

不骂不痛快,特别是那两个不长眼睛的。

黄阿翠哪想到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惹来了婆婆的破口大骂?!

“娘,那我们今天不去了,还忙着上工呢,连灶台都没搭,不慌买东西。”不买,还是先用着大厨房的,反正能轮流用,能省一点是一点。

叶大妮早就知道大嫂会抢先出头就没着急,打算先看情况再说,结果自然不出意料,哪里是婆婆的对手?!顿时就歇了那份占便宜的心思。

“娘,我们家也不着急,这几天先紧着搭灶台,后面的东西慢慢添置,二房还得紧着养娃呢。”说完,还冲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方卫国气呼呼的骂了一句老家伙就是偏心。

方美美更不会自讨没趣,好不容易分家了,自己能做主了,好日子来了,她才不去招人眼呢:“娘,我们也不去,今天得回我娘家住几天,再顺道去买灶台的家伙。”

没关系,她有娘家呢,娘家条件好,自己带着男人孩子回娘家去,自家爹娘疼爱自己,肯定能带回来不少东西。

这三个儿媳的反应和心思,阮大英早就了如指掌,心里是万分满意。看,不就把她们给打发了吗?

然后,阮大英就去了三房,苏卫军和陆素梅已经起来了,正往一只袋子装五斤的玉米面和五斤番薯干呢,另外还有一只包袱里也装了两件破破旧旧的棉衣。

“娘。”阮大英刚进来,夫妻俩就亲密的打招呼。

阮大英看了一眼夫妻准备的东西,脚步却往床边去,摸摸上面躺着的那小小的人儿后,才转身问:“东西都准备好了?可别落下什么东西。”

陆素梅不用提醒这事也是做惯了的:“娘,信和药都在衣服里了。”

苏幼晴自然早就醒了的,不过她一直没有睁开眼睛,连呼吸和表情都没有变化,房间里的大人们都没避着这么小的人,让她听去了不少信息。

阮大英点点头,接过了老三俩口子递过来的粮食和包袱,看了一眼睡得香喷喷的四孙女,忍不住交代说:“素梅,等四丫头醒了,你给她说,奶晚上回来给她带好吃的糖糖,让她甜甜嘴。”

苏幼晴:“……”

陆素梅却习以为常的点点头,这个家里婆婆一直最喜欢的人就是自己的小女儿,只要去公社或者赶集,次次都会给小姑娘带好吃的。

阮大英就背着一个大背篓踏着天边那点点的光亮直接出发了。

大山沟离公社直径倒是真不远,只有十几公里而已,但是得翻过两座大山,一条大河而已。

翻山越岭还过河就最费时间了,本来走直径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又是山又是水的,硬生生的得要多走三个多小时,当天来回就时间很紧迫了,天蒙蒙亮就得开始走呢。

阮大英走后,老苏家又是一阵的兵荒马乱,黄阿翠和叶大妮都抢着用灶台呢,婆婆不在家,妯娌俩也不怕了。

四房因为今天要走亲戚回娘家,因此方美美也没打算和人抢做。

等大房和二房做好了早饭后,陆素梅才从两个儿子的房间里拿出粮食去煮一家人的早饭吃。

吃过了早饭后,家里的大人们陆续就去上工了,除了小叔苏卫士和小婶方美美没去。而且,在老苏家三个孙子苏宝强苏宝生苏宝玉去上学后,这对四房的夫妻俩才施施然的起床洗漱做早饭,然后收拾了东西领着一对儿女回隔壁村的娘家去了。

四房出发的时候,刚好就与老苏家的孩子们同时出门呢。

苏宝诚和苏宝时,苏幼晴三兄妹,以及大房的苏宝文和苏素,二房的苏宝年和苏雨苏青,一帮兄弟姐妹们浩浩荡荡的又出发去山里找柴找野菜。

大山村处于群山环绕,村里的地都在村外头,完全把村子里包围起来了,所以不管苏家的孩子走哪条路上山,都会经过地头,也会遇到上工的人。

这不,大家伙一见到苏家的崽子们,就纷纷的打趣起来了。

“宝诚,上山捡柴呢?”

“你们家昨晚吃鸡了吧?好吃吗?”

“昨天捡了野鸡,今天打算捡什么?!”

“小娃娃运气是好,那也不可能天天运气都这么好,不然随随便便谁捡不到?”

“你们这是眼红人家孩子,还要不要脸了?”

“行了,别说了,要是你们家孩子捡到东西,你还会这么说吗?”

“是啊,孩子运气好捡到东西是大山的恩赐,再眼红,你捡不到那也白搭。”

“好好干活,耍那么多嘴皮子做什么?连个孩子都眼红,白长年纪了。”

……

苏幼晴还像昨天一样被两个哥哥牵着小手走在中间,小衣服的口袋里还装着一颗白白的水煮鸡蛋,那是她奶阮大英进三房时偷偷给她带的。

而且,早上苏幼晴还喝了昨晚给她留的那碗鸡汤,连爹娘和两个哥哥都不喝,全部进了她的小肚子里。

就一个晚上而已,她就发现这副身体的这个小傻子是苏家的宝贝,主要是苏家老两口和三房全家的团宠。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小傻子先吃先喝,其次才是苏宝诚和苏宝时这两个哥哥。

这次,上山的孩子很多,估计是昨晚村里都传遍了苏家的孩子在山上捡到野鸡的事儿,这不想捡漏捡便宜的都一窝蜂来了。

有几拨孩子还鬼精鬼精的跟在苏家孩子的后头,打着占便宜抢东西的主意呢。

“五哥,他们一直跟着我们呢。”苏素发现了后头的人,顿时有些担忧有些着急了。

苏宝时也很不高兴那些尾随的小尾巴们,他和那些孩子一直不太对付:“哥,他们想和我们抢东西。”

一旁的苏宝年和苏雨,苏宝文苏青也忍不住的气愤的点头附和,山上这么多地方他们偏偏不走,非得跟着自己。

他们停,他们也停,他们走,他们也走。这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懂。

苏宝诚低头想了想:“别慌,别急,别气,这野鸡也不是次次都能捡到,让他们跟,要是我们一直什么都捡不到。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不出三天就会散了。”

其实,苏宝诚也不觉得自己这些人会这么幸运,次次都能捡到野鸡野兔,捡一次就是走运了,次次都捡到那就是见鬼了。

此时,苏宝诚不知道自己会很快被打脸。

而,苏家的兄弟姐妹们经过五哥(五弟)这么一分析,总算咽下了那口气,一块儿认真的捡起柴,找起野菜来。

“这有蘑菇。”

不过,不多。

六七朵而已,马上被发现,马上被苏雨苏素苏青他们三两下采光了。

后头三支小人马刚刚冲过来,蘑菇就采完了。

“哇,那里有野菜。”

那也不多,不到十棵。

后头三伙孩子火速赶到时,又被苏家兄弟姐妹们摘走了。

捡漏是没有的,看着捡那就有。

苏宝时一直牢牢的牵着妹妹苏幼晴的小手不放,不管是采蘑菇还是摘野菜,反正都没松过妹妹的小手。

“妹妹妹妹,他们没抢到呢,气死他们。”才六岁的苏宝时孩子气的凑到一直面无表情的苏幼晴脸旁,得意的和她嘀嘀咕咕。

苏幼晴面无表情:“……”

这事是她干的,好像有一点幼稚。

可,当她看到老苏家的孩子们高兴的样子,特别是她那个大哥很努力的绷着不笑的表情时,苏幼晴觉得好像偶尔这样做似乎也不错的样子呢。

尽管跟在老苏家的孩子们暂时没有半点收获,那些跟屁虫也没有放弃。

反正,苏家的人也没得到什么好东西,净是些蘑菇野菜,要不就是柴火,他们自己也能找得到,不眼红也不气馁。

今天没有野鸡和野兔的出现,苏宝诚他们也没有多大的期待,特别是还有这么多孩子跟着,他们更不希望猎物们出现了呢。

然而,只要有苏幼晴的存在,野鸡野兔们不出现是不存在的。

只不过……

“野鸡。”苏宝文刚眼尖的发现迎面飞过来的野鸡没忍住激动兴奋的尖叫。

身后,一直跟得紧紧的那些孩子们顿时二话不说快速的飞奔过来要抢野鸡了。

二十来个孩子激动无比的一拥而上,纷纷朝那只要自投罗网的野鸡扑过去。

野鸡:“……”咋办呀?!它还要不要继续献身?!

结果,苏幼晴和野鸡的视线双双对上,下一秒,那只野鸡就神奇的以不可思议的小动作硬生生的扭转了鸡身从另外一个方向飞走了。

鸡不可失呀。

六七个孩子就呼啦啦的二话不说嗷嗷叫着追出去了,哪里肯放过它?!

好不容易飞来一只鸡,苏宝诚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本来冲向自己的野鸡被惊跑了,气得不行。可,才走了几个,依然还有十来个孩子跟着他们呢。

一行人又捡了一会柴,找到了一些野菜,草丛里又出现了大动静,一只灰毛肥嘟嘟的野兔哧溜的从草丛里钻出来,飞快的奔跑着。

“兔子,兔子。”也不知道是谁激动的喊了这么一声,野兔才冲向苏幼晴的方向没几步,就迎来了好大一群的孩子。

双方狭路相逢呢。

野兔:“……”嘤嘤嘤,这些人太坏了。

只好跑吧。

那么多孩子可把野兔给惊住了,直线它也不跑了,好像会刹车转道似的,兔腿儿那么一转呀,换方向跳跃着跑了。

这么大的肥野兔怎么能让它给跑了呢?不甘心啊,又有一半的孩子赶紧去追。

一下子就跑了三分之二的的人,剩下来的那五六个孩子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因为苏家人什么也没得到。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野鸡和野兔哪有这么好捉?!大人轻易都捉不到,更别提小孩子们了。

在山上折腾了小半天,除了捡到柴,野菜和蘑菇,又和野鸡野兔照了一面之外,就什么收获也没有了。

这会儿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是时候回家吃饭去了,苏宝诚领着年纪最大的苏宝文和苏雨他们开始捆树枝,至于野菜和蘑菇早就被扔进了苏素和苏青后背上的小背蒌里了。

一个上午一共捡到了六捆树枝,每捆的重量正好能让苏宝诚这些娃娃们带走了。

一直跟着苏家人的那些孩子们见状,也知道人家要回家了,跟着也没什么便宜占了,自然死心的先下山往家赶了。

只是,这些倒霉孩子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一只很肥的野兔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冲到苏幼晴七步之远的地方就一头栽倒一动不动了。

相似的场景,熟悉的死法。

苏宝诚他们:“……”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了。

小面瘫苏幼晴:“……”

“野兔。”

没来及得鸡飞狗跳,苏宝诚第一时间冲过去拎起野兔,边绑兔子边往树枝里塞,手法相当的老练,毕竟昨晚才刚刚练过。

一气呵成。

大家伙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集体自动的想起昨晚上的兔肉炖萝卜白菜。

兔子都有了,野鸡它还会来吗?苏雨苏素她们又想起上山后不久的那只野鸡,要是像昨晚那样,他们就有一只野鸡一只野兔了呢。

野鸡真的经不住念,苏家小崽子们刚刚这么想呢。不远处的草丛就飞出了一只彩色的野鸡,飞着飞着,反正就冲着苏幼晴飞的途中就主动断了气。

老苏家的孩子们面面相觑:“……”这都死得这么巧呀。

苏幼晴无语:“……”

这天中午苏家孩子们同样幸运又的捡到了一只野鸡和野兔,不过不敢再大张旗鼓的拎着回家,而是塞到了树枝里拉了回来。

谁会注意到拉回来烧的树枝里有好东西?!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苏雨苏素苏青这三姐妹后背上的小背蒌里。

有几个没脸没皮的女人在苏家小崽子们经过的路上一点都没客气的找借口说要看看他们的收获,伸手就直接把小背蒌都给翻了,小背蒌里自然没有好东西,什么也没发现的人才心理平衡了。

苏幼晴睁着她漆黑的大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几个女人,随后视线落到了她们脚下的泥土里。

怦怦怦。

好几个重物倒地的声音。

“啊啊啊,好痛呀。”

“哎哟,谁把我的脚踩了?!”

“不是,谁这么缺德绊我?!”

“痛死我了,你摔就摔,怎样拉我当垫背?”

“谁拉你垫背了?我还给人当垫背了呢。”

“快给我起来,你们要压死我是不是?”

“谁走路没长眼睛啊?会不会走路?”

……

刚刚跑过来查看了苏雨苏素苏青她们小背蒌的四个婶婶嫂嫂突然间猝不及防的都摔成了叠罗汉了,叫声凄惨,摔得不轻。

一旁地里干活的人,以及苏家的孩子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

刚刚,还好好的呀。

地面上,什么也没有的呀。

嘤嘤嘤,打星打星,亲们不要太坏。

一模一样。

野鸡野兔。

黄阿翠和叶大妮,苏卫生和苏卫国下工回到家后发现又多了这么多的肉肉,简直惊呆了。

一次还好说,两次怎么说?!

而且……

“这野鸡野兔是你们小人们自己捡到的,那就等你们奶回来后再给你们分配吧。”不等黄阿翠和叶大妮说话呢,老爷子苏为民就一锤定音了。

这个家谁不知道阮大英为人公平公正,做事合情合理?!

苏宝诚苏宝文他们这伙孩子们二话不说就立马同意了,而且还主动把野鸡野兔放进爷奶的房间里呢。

一旁的黄阿翠和叶大妮急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中午饭都想不起来要做呢。

好在,家里的灶台有两个,一房能用一个。午饭也不用多好,番薯粥和炒青菜就可以了。

陆素梅也不去和两个妯娌抢灶台,夫妻俩在回家的路上捡了一堆石头,这会儿已经用几块石头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然后就先用罐子煮上一锅的番薯粥。

苏卫军自己也没闲着,在苏幼晴他们回家后,主动去家后面的自家菜园子摘了几棵包菜,洗洗就切好了。

大人们在煮中午饭,苏宝诚他们则在分柴火,这次大房二房和三房的孩子都去了,自然是大家平分的,一房两捆,四房当然没份。

苏宝诚把分到的柴火直接拉回到自家房间的墙根堆放着,灶房还没搭好呢。

午饭还没弄好,苏卫军他也呆不住,切好包菜之后,他就一扭一拐的去屋外挖泥了,然后运回来等傍晚搭灶台。

一刻也歇不下来。

苏幼晴什么也不用做,她坐在苏宝时从房间里给她搬出来的小板凳上,两只小手捧着搪瓷杯,那是苏宝时小哥给她拿出来喝水的。

照顾完妹妹后,苏宝时还小大人一样摸了摸妹妹头上的两只小揪揪,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他对妹妹喜欢得不得了。

陆素梅边烧火边回头看一眼屋前的兄妹俩,那只能看见东西的眼睛透着光和高兴,衬得她那张清秀的脸无比的柔和。

“娘的四妹妹饿不饿呀?”

“今天山上好不好玩呀?”

“四妹今天有没有想爹娘呀?”

“等奶回来,晚上煮肉肉给四妹吃好不好?”

“咱们家四妹妹最乖最懂事了,是不是呀?”

陆素梅虽然一脸的笑眯眯,可嘴里对小女儿那赞不绝口的好话好像不要钱似的不停的往外蹦。

苏幼晴:“……”

这个妈真疼女儿,对女儿可真好呀。

而陆素梅也不等小女儿回应自己,确定灶里的柴一时半会不会熄之后,她就快速的去洗了个手,然后就过来一把把小姑娘给抱住,怜惜的摸摸她小脑袋上的小揪揪。

苏幼晴既不挣扎也不动,连眼神都没发生什么变化,只是任由着这具身体的母亲亲密的抱着自己。

她还真的很不习惯呢,从来没有和人这样密切过,呼吸到的全是一股特别异样的味道。

苏幼晴不知道,这种味道就是母爱的味道。

陆素梅也只是抱了小女儿一下子,她就匆匆忙忙的起身了,交代了一下身边看着妹妹的小儿子苏宝时,让他看一下火,有事就喊自己后,陆素梅就赶紧出门帮丈夫挖泥了。

苏幼晴看着这个女人从早到晚忙碌个不停的身影,她能感觉到她的累,可她是快活和幸福的。

她想不通。

在一家人齐心协力下,午饭大半个小时后就做好了,爷爷苏为民也来和他们一块儿吃,不过是自带口粮了的,就是把他冷了的粥菜一块儿混到三房的饭菜里。

中午休息过一个多小时后,大人们又继续去上工了,大哥二哥和三哥也背着书包去上学,老苏家就这三个孩子满十岁后上的学。

苏宝文和苏宝年吃过了饭之后就跑没影了,出去找小伙伴们玩耍了,他们要是想和自家兄弟苏宝诚和苏宝时一块儿上山,就得等到四妹妹苏幼晴睡好了才可以出发。

四妹妹苏幼晴可是三房宝贝中的宝贝,也是爷奶最喜欢的孙女,孙子也要排在她后面的。整个老苏家,谁敢欺负四妹妹,那就是在捅马蜂窝,那是不得了的,苏宝文他们觉得那比分家还要可怕。

这些,刚来的苏幼晴可是不知道的,这会儿她还躺在苏卫军和陆素梅的大床上‘睡觉’呢。

再说阮大英天蒙蒙亮就背着背篓出发去公社,她也不是一个人去的,路上还碰见了大队书记和他媳妇也去公社,三个人正好结伴一块儿走了。

“英嫂子,你们真分家了?”大队书记叫龙建国,也是在大山村长大的,和苏为民是同一辈儿,就是岁数要小上一些,所以才称呼阮大英是嫂子。

阮大英点点头:“分了,树大分枝,娃大分家,这事我和你为民哥看得很开,各过各的,落个轻松。”

边上的龙建国的女人黄芳对老苏家的事也是门儿清的:“嫂子,是因为你家四妹妹吧?!唉,虽然现在分家是不太适合的,不说四妹和她兄弟还小,卫军和素梅这样,养活他们还是有点困难的,他兄弟们要是愿意多搭几年的手,等宝诚和宝时大些就好了。”

这三兄弟和媳妇都是自私的呀,这句心里话黄芳不敢当面说,只能放在心里感叹。

谁说不是呢?!龙建国也是这样认为的,这甩包袱甩得也忒不地道了,还亲兄弟呢。

现在看开了的阮大英一脸的无所谓:“没事,分家了,我和你哥就跟着老三家一块过,我们俩老再干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到时宝诚他们已经长大了。”

对于阮大英和苏为民要跟三儿子一家养老,龙建国和黄芳俩口子既不觉得意外又认为是情理之中,而且这样的安排也是再好不过了。

三个人一边赶路一边聊天,龙建国和黄芳俩口子今天是送些东西给在公社上初中的小女儿的,顺道看望两年前嫁到公社里的三女儿。

翻了一座山后,一行人就从山上爬下来过桥了,这桥是用长到十多米的四根木头搭建的,要是不够长就够不到对面的山边呢。

上了桥过了河再翻一座山,又走半个小时,这才在早上大概九点多近十点钟的样子赶到了公社里。


>>>点此阅读《女帝三岁半:她带亿万功德穿六零》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