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希陆北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最新章节

小说: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陆希
角色:陆希陆北鸣
简介:世人皆知,陆少得了个便宜老婆
她靠手段,成功上位
陆北鸣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对便宜老婆不太上心
可当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加之日久生情,他哭了
小祖宗,我错了!小祖宗,我把我自己赔给你还不成吗?小祖宗,小心肚子!
陆希陆北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最新章节

《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娶我吧


大好的春光,陆希被关了五年,今天出狱。

五年了,她的心里还是只有她的心上人。出了狱便直接到了明山别墅。

别墅里是冷色系的装潢。灰色的沙发上,陆北鸣一身蓝色的西服,太阳一照,深得就像是黑色。

陆希扫了一眼屋内,带着笑,走近陆北鸣,"我出狱了,陆少。"

"恭喜。"陆北鸣抬眸看向她,绅士的脸上,是滴水不漏的官方。

陆希纤长的腿故意放置在他的两腿间,碰了碰他的膝盖,"五年前你答应帮我完成一个愿望,我的愿望是:你和沐玥解除婚姻,娶我。"

风陡然变得急了些,从窗子里灌了进来。

"如果我不答应呢?"陆北鸣眸光微闪,问。

"陆少爷如果不答应。我会让整个南州都知道,你的好妹妹--沐玥杀了人,是我为她蹲了五年耗子。陆总再好好考虑。"陆希挑唇一笑,转身走进了风里。

她赌定了陆北鸣会娶她,这一局离手了,就无法回头。

而下一步棋,就是陆北鸣的好妹妹,那个让她嫉妒到面目全非的女人,沐玥。

沐家老宅就在明山别墅不远处的位置。

沐玥自打成年就是每天十二点起床,近来因为喜欢太阳,习惯在门口的秋千上和猫一起晒晒太阳。

陆希绕过门口的小径,直接进了院子。

沐玥听见动静,往后拢了拢长发,一抬头就看见了陆希笔直站在了她的跟前。"你是什么人?"沐玥有些吃惊,起身看着跟前的人。

漏下的阳光打在她身子,她漆黑的眸子很亮,一身米白色的长裙,显得格外纤长,漆黑的眸子很亮。

陆希回了一笑,"沐小姐可记得五年前的罗曼斯?"

空气一滞,沐玥双眸瞬间绷紧,"你是什么人?"

"五年前,你失手杀了罗曼斯,我是为你蹲了五年监狱的替罪羊。"说完,陆希眼眸发亮,看着她,"不用慌。当年我是为了陆北鸣进的监狱,毫无怨言。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回来了。"

冷厉的声音在屋里回荡,五年前的恩怨,卷土重来。

沐玥僵住了,面上没有表情,只是嘴角微微抖动,"你是怎么知道?"

她失手杀人的事情,这世上只有陆北鸣一个人知道。陆北鸣答应过,不会对第三个人讲。

"这不重要。"陆希说完,扫了沐玥一眼,沐玥的手心掐得通红。

那种心口的刺痛,陆希能够感同身受,但她再未多言,转身出了门。没多久,身后就传来沐玥匆匆的脚步声,随即是打电话的声音。

陆希不听也知道,沐玥在给陆北鸣打电话。更知道,在她的陆北鸣眼里,她的卑鄙无耻又多了一笔。

她只是浅笑一声,一路回了"蜜兰"酒店。

在南州有四大财阀,同为房地产出身的沐家和罗家,酒店餐饮的龚家,珠宝饰品的陆家。

蜜兰是龚家的门面,也是南州一等一的酒店。陆希是蜜兰职员,当初进监狱之前,经理就答应陆希。出狱后,蜜兰随时欢迎她回去。

只是五年未见,蜜兰已经换了装潢,门口接待的迎宾估计也是换了一批又一批,她在门口站了半晌。大厅里繁复的吊灯下,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蜜兰的太子爷,龚晨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2章 如果说,我要的是你的人呢


龚晨月一身黑色的西服,领口打着深蓝色的领带。他正和一行人朝对面的电梯走去。

人人都知龚晨月冷硬的脸庞上,长了一双迷死人的桃花眼。他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一句话能噎死人,换女友就像换衣服,走肾不走心。但太子爷的身边还是每天各种女人前前仆后继。

陆希在蜜兰工作了四年,见到龚晨月的次数不多。但也和蜜兰的其他员工一样,对这位太子爷有几分忌惮。她侧过身子,避开龚晨月的方向。

一晃间才发现龚晨月的旁边,一起走过来的竟然是陆北鸣。

陆北鸣还是穿着早上的衣服,轮廓分明的脸上,唇角微勾,柔和了几分硬气。

"这次估计又出了大事,上次太子爷这么匆匆来开会,还是五年前了。"门口的迎宾小声议论。

"我看情况也是不妙,太子爷是出了名的不管事,听说今天和陆大少爷一直在会议室好久才出来……我们还是小心点为紧。"

陆希听清两人的对话,眉头微皱。五年前的事情,难道和龚晨月也有关系?

她又看了一眼跟前的两人,现在还不是翻旧账的时候。陆希需要找到经理,先安顿下来,然后在做后续的打算。

张经理一般不在前台,就只能是在食堂,宿舍。她看了看时间,朝蜜兰的员工宿舍走去。

刚到转角,一只大掌拽住了她的胳膊,随后是低沉的男声,"昨天你的条件我考虑清楚了,嫁给我除了给你带来一个虚名,毫无用处。如果你要的是钱,我可以给你钱。"

不用回头,陆希也知道拽着她的是陆北鸣。

她停住了脚步,心都好似漏了一拍,回身开口,"如果我说,我要的是你的人呢?为了沐小姐,你愿意陪睡吗?"

她慢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四目相对,陆北鸣身上还是一股淡淡的薄荷味。

十八年了,还是那个味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北鸣漆黑的眸子发亮,语气里没有了平时的客气。

陆希有些想笑,大概从来没有人会威胁他,为难他;大概所有人都只会对这个正人君子讲道理。

但她喜欢他的理,道不明;想要和他一辈子的理,说不清……

陆希从兜里写下了自己的号码,然后塞到了他的手心,"陆少爷再问一百遍,我也是这个意思。这是我的电话,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说完,她没有回头,走向职工部。宿舍还有不少当年一起的职工,寒暄了一番后,陆希等到了张经理。

张经理三十七岁,性情中人,看起来还是很有精气神,见人格外热情。

"经理,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陆希把包里准备好的简历递了上去。

没等她说完,他便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笑得很勉强,"我当然记得你,小希嘛。只是现在有点不好办了,你跟我去见一趟龚总吧,你要进来,恐怕要经过他。"

"哪个龚总?"陆希怔了一怔。

整个酒店姓龚的不止一个,但是按理说酒店要招个打杂的,一个经理完全可以做主了。见张经理没有再说的意思,陆希也没有多问,笑着应声,"好,那就麻烦您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只是方向越来越不对。

直到推开包间,陆希抬眼看去才发现,窗边站着的是龚晨月。

"少爷,人我带到了。我就先下去了。"张经理迎上去,说完,他看了一眼身后的陆希,就推身出了包间。

陆希站在原地,手心不由出了一层冷汗。

是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3章曾经他总是护着她


她不过是一个最底层的员工,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要惊动太子爷。

她低着头,还在琢磨着,龚晨月陡然转过身。

他领口的领带已经解下,随意地丢在床上,西服半敞着,嘴角带着一抹弧度,盯着陆希,"你就是陆希?"

"是,之前有些事情离职了。还希望您能再给一次机会……"陆希摸不清情况,硬着头皮说。

龚晨月摆了摆手指,一副不想再听的意思,收了笑容看向她,"以后你负责这件包间的卫生。一天三遍,其余的考勤制度薪资福利照旧。"

陆希指尖捏得更紧了,全酒店都知道八层的总统套房,是龚晨月专属套间。但没有哪个员工只负责一个包间的卫生,况且龚晨月又怎么会认识她?

"我说的不够清楚?"你的手段,不应该连这个都听不懂啊。"

"少爷恐怕是误会了,我们之前并不认识,我只是担心……"陆希被看得浑身发毛,完全不知所云,只是强装镇定,

龚晨月像没有耐心地大步向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怕我要了你?"

"不,不是……"陆希一手摸向身后的墙,步步后退。

"不是就好。"他纹丝不动地盯着她的双眼,步步逼近。直到陆希整个人靠在了墙壁上,龚晨月嘴角一挑,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开口:"我一向喜欢有挑战的东西,好久没什么乐子了。你替玥儿坐牢了,不是要补偿吗?我成全你。"

话音一落,龚晨月朝着她的唇边靠近,陆希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捏紧的巴掌,朝着他的脸颊狠狠挥去。

"对不起,我只拿我要的,明天我会到点上班。"说完,她推开房门,头也不敢回的冲了出去。

一路跑到了员工宿舍,陆希的手还是一阵阵的轻颤。她深吸了几口气,才去管理员那里登记。

张经理听说龚晨月的安排后,带着陆希去超市买了些生活日品,还准备为她弄个饭局庆祝。陆希以有点不舒服为由,推掉了。

回了宿舍,她很早就睡了,今天打了龚晨月,之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她只能养好体力。

没多久陆希就睡着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山区里的篷子里。

"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了,也不知道我爸爸妈妈是谁。"五岁的女孩穿着一身破烂的袄子,小声地告知。

跟前的少年怔了一怔,一本正经地想了好久,笑着开口:"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跟着我一起姓陆,一个希,希望的希,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我们会逃出去的。"

十八年前,那是陆希第一次见到陆北鸣。

之后两人一起被人贩子关在那个山区关了两年。苦难的日子里,陆北鸣给了她名字,快乐,陪伴……

他带着她逃跑,一次次的失败,每一次被打,陆北鸣总会护着她。

人贩子为了杜绝两人再逃跑,打断了陆北鸣的腿。陆希眼睁睁看着陆北鸣被打断腿骨的那一天起,也将他永远刻在了骨子里。

陆北鸣愈合后没多久,两人终于密谋着,在人贩子去火车站那天逃跑了。但那天人好多,陆希在广场找了好久好久,还是找不到陆北鸣……

她一直找了十几年,再见时他是陆大少爷。可笑的是,她将他刻进了骨子里,他却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4章我这偏偏要犯河水


陆希只能默默的关注着他,远远的看着……

五年前,陆希却意外得知陆北鸣沾上了杀人的案件。她怕陆北鸣这辈子都会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再难翻身。

为了帮他开脱,陆希找到陆北鸣,提出她要扛下这个罪名。只要陆北鸣答应出狱后满足她一个愿望。

陆北鸣点了头,陆希就真的扛下了罪名,哪怕他根本没记起她是谁。

直到等陆希进了监狱,她才陡然得知。原来陆北鸣没有杀人。是她的好妹妹沐玥失手杀了人。那个呆子只是想要救她的好妹妹,沐玥。

也许陆希不那么着急,再等等就会想到,大少爷杀人又怎么会用得着自己动手。

但聪明如她,在得知案子和陆北鸣有关的第一瞬间,就没有了理智。

她自己都笑自己傻,五年的监狱,五年的苦。她还是忘不掉。

陆北鸣就像毒,她知道一步步会上瘾,发疯,可是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陆希想着,湿了眼眶,翻了个身再难入眠。桌上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她心头一紧,起身接通了电话,果然是他。

"我是陆北鸣,十分钟后,我会让人去接你。"陆北鸣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冷冷的。

陆希脑子里一片空白,呆住了,只是傻傻地笑了好久,才回答,"好。"

她起身换了衣服,跟着门口的管家,一路到了明山别墅。

陆北鸣站在大厅中央,听见有人走近的声音,他回身看向陆希,"婚礼会在一个星期之后,之后你就住在这里。"

陆希眼眶涨得发慌,她真的赌对了,她知道这个呆子一定会救她的好妹妹,也一定会履行诺言。

当年在山区,如果他肯服软说一句,"我不会再跑了",也不会被打断腿。但他就是不会啊,不懂得变通,不懂得圆滑……

所以,她想都没想就想要去坐牢,她就是要他欠她的……还不完。

陆北鸣说完,就准备上楼。这场婚礼对于他,或许就像是签签合同,随便的一项交易。

陆希擦了擦眼角,大步挡在了他的跟前,"那我以后叫你北鸣,我的未婚夫。合作愉快。"

陆北鸣怔了一怔,那个分毫不让逼着让他结婚的女人,此刻正一脸乖巧地朝他笑着。完全判若两人。

吊灯的光打在陆希的脸上,她很白,一双水眸微微上挑,笑起来的时候一对梨涡格外惹眼。

陆北鸣呆住了,一秒,两秒……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四目相对,陆希激动得瞳孔放大,"你终于记起我了,对吗,北鸣?"

陆北鸣被唤过神来,眸光又是一阵冰冷,"虽然你的要求很过分,但是看在你顶罪的份上。以后你就好好当你的陆太太,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说完,陆北鸣一路笔直走向了书房,桌上躺着的是高高一打文件。

陆希二话不说,跟着就进了房里。

她一屁股就坐在了书桌上,笔直地望着陆北鸣,"北鸣,你好像有点误会我的意思。我在监狱里待了五年,每天都非常无聊。我结婚就是想要找点乐子,倘若我这潭井水偏偏想要犯河水,你说怎么办啊?"

"什么?"陆北鸣惊住了,他起身笔直看向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既然和你结婚了,那这里就是我的家了。你可以在书房,没道理我就不行了吧。"

"什么?"陆北鸣从未见过如此窒息的操作。

他警惕地眸子绷紧了,一把扼住了她的下巴,"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我叫陆希,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要嫁给你。目的就是得到你。"她一字一句的说完,楼下传来匆忙地脚步声。

下一瞬,沐玥一脚踹开了房门。她扫过屋中的两人,朝着陆希就是一巴掌,狠狠瞪着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你给我出去!"

陆希擦了擦嘴边的血丝,笑着看向沐玥,"毁了你的婚约,我只会忍你这一巴掌。下次,沐小姐动我一根头发,我都会还回去。"

陆希说完,转身出了房门。她前脚出门,沐玥立马狠狠甩上了房门,泪眼朦胧地逼视着陆北鸣,"为什么?北鸣哥,就因为那个女人威胁你,你就退了我们的婚吗?为什么?"

她说着,声音带着哭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5章 我对你的身体感兴趣


谁人都知陆北鸣好。陆北鸣对她天下第一好。可是只有她知道,他没有心,在他的眼里,她永远是妹妹。

不过一日之隔,便换了新娘。

"玥儿,你冷静一点。这是对你最好的决定,我不会让你背上杀人的罪名。"陆北鸣递给沐玥一张抽纸,手在沐玥头顶停了停,又绕开了。

沐玥狠狠将抽纸甩开,泪水彻底崩了出来,"如果我愿意呢?不就是十年的牢吗?我去坐不好吗?北鸣哥,玥儿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知道?"

"我知道,所以我答应了娶你。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陆北鸣又重新将抽纸捡起来,拨通了桌前的电话,"来人,带小姐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走。"沐玥那双明亮的眸子,布满了血丝。她转身出了房门,下楼。

陆希在客厅收拾着东西,管家已经帮她把东西都搬了过来,抬眼就望见了走近的沐玥。

沐玥双眸红彤,只是笑着,看向陆希,"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他不会爱你,你不过是一个替罪羊,永远。从今以后,这栋富丽堂皇的屋子就是你的牢,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

她的声音很冷,却听起来格外的重。

话里的意思两人都懂,就像是一个逼真的诅咒。陆希后背刺骨的凉,仍旧咧开了嘴角,"那是我的事,不劳沐小姐操心。"

一整晚,沐玥的话不停地在陆希的耳边飘来飘去。她堵上了一辈子,真的很怕。

一夜无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陆北鸣已经走了。

陆希简单带了些东西,赶到了蜜兰。龚晨月一大早就等在了房间里,昨天的那一巴掌,可是他从小到大挨过的第一巴掌。

"砰!"陆希刚推开门,门顶上刺骨刺骨的冰凉,顿时浇在了她的身上。

冰碴子顺着衣领砸在她的身上,她抖了抖身上的水,耳边传来了漫不经心的鼓掌声。

龚晨月侧卧在沙发上,手上把玩着一份档案。扫了一眼浑身湿透的陆希,他清冷的开口:"这只是个见面礼,昨天那一巴掌,我还没有好好还给你。不过倘若你脱了衣服爬过来,给我道歉,我就放过你。你看怎么样?"

"倘若我不呢?"陆希身子冻得止不住颤动,只是笑着开口。

龚晨月玩味的勾了勾唇,走到了她的跟前,"你好像没得选,昨天你应该是张经理签了就业合同。辞职,是要赔违约金的。不辞职,我有的是功夫,天天陪你玩。"

陆希潇洒地将头绳拉开,魅惑的靠近龚晨月,然后一脚踹向他的要害,火速离开。

她来到陆北鸣的办公室,朝着办公室看了一圈,"你好。我想我可以进来谈谈。"

陆北鸣正起了身子,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一头栗色的短发,褐色的瞳孔,红唇好似渗血。

看清来人,他勾了勾唇,笑容轻佻,"又是来谈什么的?"

他修长的指尖勾住了她的下巴,"你若是想尽妻子义务,那现在还有的谈。倘若你是带着其他目的来,那就滚蛋。"

陆希挺直了腰身,将档案袋里的照片倒在了办公桌上,一边笑着开口,"我的目的是要一场盛大的婚礼。"

照片上全是证据。

"这些够不够换一场婚礼?"陆希补充了一句。

陆北鸣一笑,长臂钩住陆希的腰身,结实的胸膛贴了上去,"得寸进尺?"

"为了你爱的人,值得。"

两人身子后倾,紧密地靠在了沙发前,空气都好似凝固了。

陆北鸣的大掌抚上了陆希的纤腰,耐着性子说道:"我已经退婚了,你该满足的。"

他猛地将她抱起,压在了沙发上,"你要结婚,可以,我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但我对你的人,没兴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6章 不管如何我都是你妻子


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十分好听,微微勾起唇角,不得不说,他这般好看的男人,世间少有。

陆希的裙子,解开一条线,大好春光乍现。

她半隐半现地抚着胸口,继续欲拒还迎:"感不感兴趣,我现在都是你的妻子,你要给我一场盛大的婚礼。"

"陆北鸣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今天来是来找你要婚礼的,你最好是同意。作为回报我倒也可以销毁所有罪证。"

说完,她用口红在陆北鸣的脸上写上了想要的婚礼日期,摔门而出。

陆北鸣怔了好久,才拨通助理的电话,"给我订一个婚庆酒店。"

回到家,陆希就被沐月绑架了,关在了密闭的空间内,好在她还有备用手机塞在了内衣里。

来电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陆希迫不及待开口,"陆北鸣。"

陆希冷笑:"我被你的好妹妹关起来了,赶快过来救我!"

陆北鸣嗓音低沉醇厚,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去。"

没多久,陆北鸣还是赶到了。

陆北鸣环顾四周,"我没找到陆希,她来你这里招惹你了?"

沐玥眉头微皱,隐隐有些不满:"我没看到过她。"

楼上突然传来嘭嘭砸墙的声音。

"什么声音?"陆北鸣故作惊讶。

沐玥眼皮直跳,讪讪一笑:"你听错了吧,北鸣哥哥。"

陆北鸣却起身朝楼梯的方向走:"陆希,是你吗!?"

沐玥忙在楼梯口将他拦下,"你这么不相信我吗?"

沐玥心尖微颤,她低垂眼睑,退到一旁。

陆北鸣上楼径直走到有声响的房间门口。

沐玥忍不住开口:"为什么,明明你爱的人是我,她不过是替身!"

陆希牵住陆北鸣的手,朝沐玥耀武扬威的挑眉:"你错了,他现在和未来爱的人都只会是他的妻子。"

陆北鸣配合的环住她的腰:"记得参加婚礼。"

两人你来我往,打情骂俏,沐玥气得心口疼,偏偏只能忍,看着陆希在她眼皮底下逃之夭夭。

一离开陆希立刻放开了陆北鸣的手:"谢了!"

她知道陆北鸣只是在做戏,她转身要走,被陆北鸣抓住后领:"还想去哪?"

陆希挣扎不能,被他带到一栋别墅。

陆北鸣是不是想灌醉她拐她上床?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陆希眯眼一笑,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

陆希一怔,心头划过一丝怀疑,正要偷听。

"你偷听我打电话?"陆北鸣表情阴冷。

陆希瘫坐在地,剧烈咳嗽起来。

陆希才缓过来,嘲讽一笑:"不想说就算了,夫妻之间总要留有空间,谢谢你愿意带我参加宴会。"

陆北鸣勾唇一笑:"欲擒故纵,对我无用。"

"总比被蒙在鼓里好。"陆希嫣然一笑,"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你娶我也没有意义。"

陆北鸣饶有兴致的颔首:"娶你可是你威胁的我。下楼换衣服吧。"

他转身进了书房,陆希下楼,正好撞见一个美艳的女人。

女人蹙眉,朝她点头致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7章 你怎么这么清楚我的尺寸


"上来。"楼上传来陆北鸣的声音。

"好的。"女人应了声,从陆希身旁翩然而过,声音和香水味一样虚无缥缈,"你最好趁早离开他,否则最后苦的是你。"

陆希微怔,唇角上扬:"多谢警告,不过你还是操心自己吧。"

女人叹息一声,上楼去了。

陆希目送她进了书房,眉头不由皱紧了。

陆北鸣身边什么时候有的这号人物,这个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陆希心不在焉的换上礼服,陆北鸣上前牵起她的手,模样轻佻:"真漂亮,看来我挑衣服的眼光还不错。"

要不是见过他变脸的样子,她没准就信以为真了。

陆希毫无诚意的扯扯唇角:"多谢夸奖,不过你怎么会这么清楚我的尺寸?"

突然,有个男人,朝陆希走来。

陆希瞳孔微缩,喃喃自语:龚晨月……"

陆北鸣握住她的手朝龚晨月优雅走去,陆希不敢挣扎得太明显:"你干嘛!"

"我们本就有合作,不去打个招呼怎么行?"

这时有人叫陆北鸣。

陆北鸣微微一笑:"我先失陪一下。"

他扣住她的腰,俊朗的脸逐渐靠近……

他眸光沉沉,眉眼藏着锋锐。

陆希心头一跳,朝他安抚一笑:"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中年男人似乎注意到了陆北鸣,陆希往后退去:"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一步。"

陆希转头,龚晨月一脸欲言又止:"你赶紧离开陆北鸣。"

"如果我说不呢?"陆希抬头望着龚晨月,美丽的眸子中透着坚定。

对于这种为了钱和地位不择手段的女人,龚晨月一般都不拿正眼相看。

"你以为,陆北鸣是任由你拿捏之人?"龚晨月冷笑,好似在看一个自不量力的跳梁小丑。

陆希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厌恶和鄙视,但是这些对于她来说,都微不足道。

她突然又想到他可能与自己进监狱的事有关系,于是便问道:"龚总,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员工,怎么能入您的法眼呢?难道说,您对我过分关心?"

龚晨月并没有落入陆希的话语陷阱,反而冷不丁地笑道:"你看到陆北鸣身边那个女人了吗?"

陆希想起上午那个女人,刚刚可不还和那个中年男人在一起。难道她和陆北鸣有什么关系吗?

龚晨月看到她的脸色,继续说道:"那个女人叫吴柳云,本是个不入流的戏子,却生了要攀附权贵的心思,结果打起了陆北鸣的主意。这不,不知是谁,把她送到了黄总的床上。听说黄总可是圈内的美女收割机,调教美女的手法可是一流。"

陆希脸色煞白。

龚晨月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随即离开。

陆希心中悲凉,龚晨月以为她是为吴柳云的遭遇难过,其实不然。她不过是觉得,还有谁能够为陆北鸣入监狱,下火海?

"陆希?"

陆北鸣叫了好几声陆希,却见她眼神中有些迷茫,不太像那个锱铢必较的精明陆希。

陆希好久才回过神,看到陆北鸣,眼神中透着光芒,"你来啦?"

陆北鸣不太喜欢她这种看人的眼神,让他有些无处可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9章 履行夫妻义务


"北鸣,你怎么生气了?我只是为你和公司着想。"陆希的嘴角撕扯着挤出一丝笑。

陆北鸣的手机此刻响起,两人一直无声地对峙着,仿佛铃声只是一个阻碍物。

陆希被掐得生疼,眼睛涨红。她身上还穿着礼服,胸前的春光若隐若现。陆北鸣喉头发紧,一把将她抱入怀中,转身往楼上走去。

陆希想起他说过对自己身体感兴趣,可是并不想让他得到自己的身体。

"陆北鸣,放开我!"陆希挣扎着大喊道。

陆北鸣眸光深邃,嘴角略带着一丝不屑,"陆太太,不是千方百计想要嫁给我,不就是为了现在吗?"

他一把推开卧室的门,将陆希摔在床上,附身压上去。

陆希双手并用,不让陆北鸣接近自己。

陆北鸣冷笑:"怎么?陆太太怎么还不履行婚内夫妻义务?"

"毕竟我们还没领证。"陆希敷衍道,"北鸣怎么还这么急了?"

陆北鸣的兴致骤然缺失,"我劝陆太太还是好好看看结婚协议的合同,免得下次再扰人兴致。"

"你答应我的婚礼,希望你不要食言,免得我到时候不小心通知了记者或者迷路走到警察局了。"陆希也不服输地说道。

陆北鸣哼了一声,摔门离去。

沐玥紧紧地攥着手机,陆北鸣没有接她的电话,也没有出现。

突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她惊喜地回头大喊:"北鸣哥,你来了?"

直到看到来人,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龚晨月望着肤色白皙、灿若星云的女孩,心中激起一股保护欲。

"你……你怎么来了?"沐玥有些失落。

龚晨月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依旧解释道:"是北鸣让我来的。"

"北鸣哥,是不是很担心我?不,他为什么自己不来,却让你来了?"沐玥跑过来,紧紧地抓住龚晨月的双手。

龚晨月满是心疼地望着她,"玥妹妹,你冷静一些。"

"我一直都很冷静。"沐玥喃喃道,"他一点也不爱我,我爱了他这么多年,可是他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我。竟然为了一个从牢里出来的女人,和我解除婚约。"

龚晨月小心翼翼地抱住她,"小傻瓜。"

"晨月哥哥,你会帮我的对吧?"沐玥哭得梨花带雨,让人好不心疼。

龚晨月想也没想,点点头。

月光下,沐玥的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

次日,陆希上班差点迟到,冲着龚晨月昨晚那个态度,陆希觉得以后自己的日子不太好过。

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方法,能和龚晨月解约。

龚晨月在办公室里,脸色阴沉。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要往陆北鸣身上靠?吴柳云是,沐玥是,陆希也是。

这时,办公室的门响起。

陆希得到同意后,才进来。

"是你?"龚晨月挑了挑眉,仿佛在说,昨天是不是得到的教训还不够?

"龚总,是我。"陆希一脸笑意,"昨晚我还疑问,龚总为什么总和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过不去呢?不过,我想着,我还不至于厉害到让龚总怀恨在心。"

龚晨月冷笑,"女人,不要试图和男人玩心计!"

陆希第一直觉,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她好想陆北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10章 做我女人如何


"怎么样,做我的女人如何?"龚晨月提议道,"不用这么快拒绝我,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

"龚总和好兄弟的太太暗度陈仓,这传出去,不会对龚总的名声不太好吗?"陆希笑靥如花。

龚总起身,一把勾住她的腰,语气中带着暧昧,"这……才刺激!"

陆希用尽全力推开他,几乎是逃着离开办公室的,她没想到这个龚晨月简直是一个变态,软硬不吃。

她敢断定,要是自己不听他的话,他会让自己在这个酒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要收拾的房间,都意外地干净,因而,她想着要早早地收工。

陆希走到大厅的时候,却看到张经理急急忙忙地跑着,看到她,急忙把她拦住,"陆希,你有没有看到龚总的胸针。"

"什么?"陆希一脸黑人问号。

"龚总刚刚大发雷霆,他最宝贵的胸针不见了,现在酒店都封闭了,大家都在找那个胸针。"张经理解释道,"陆希,你也赶紧去包厢里找找看。"

陆希越想越不对,神经一崩,这件事不会是龚晨月故意要陷害她吧?

陆希急匆匆地跑回自己负责的包厢,她内心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刚跑到电梯旁边,却发现它旁边竖了一个牌子,写着:正在维修,无法通行。明明刚刚她乘员工电梯下来时,它还是好的。

陆希焦躁地骂了一句,又转身跑到楼梯口。她不知道去晚了会发生什么。

龚晨月的专属包间在顶层,陆希刚跑了几层,就体力不支了。

这些年在牢里,没少受委屈,她的身体确实不如五年前好。这让陆希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报一个健身班,把身体养好,才能继续战斗。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第八层,却发现电梯是好的。她跑得肚子酸痛,来不及惊讶和疑惑,也不再去想到底是谁故意这么做的,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

八楼的走廊里聚满了一些员工。

"你说陆希怎么会做这种事?"有一个女员工偷偷地说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第一天来就勾引龚总,我早就知道她就是一个靠身体上位的狐媚胚子。"另一个女员工不怀好意地说道。

"以前我们还是同事呢,她也不是这种人。"

"那是以前,你可别忘了,她在监狱待了五年,人家可是杀人才进的……"

"哈哈哈……"女员工捂着嘴笑,"狗改不了吃屎!"

"在别人背后说闲话,可是会被我抹脖子的!"陆希冷冷地扫了她们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两个女员工吓得后退了一步,"陆……陆希……"

陆希并没有胆怯,反而上前,死死地盯住她们的眼睛,扬起右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看到我这只手了吗?当年我就是用这只手拿起的刀……"

女员工吓得花容失色,差点哭出来。

"再警告你们一次,最好不要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要不然……我也不知道哪天就不开心了,杀个人解解闷,好像也不错。"陆希吹了吹自己的右手,状似云淡风轻地说道。

其他的员工也吓得要死,心里暗戳戳地怕她。

说难过并不是没有的,陆希早就知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好口才啊,陆希!"这时,龚晨月从包间出来,边往外走,边鼓掌。

陆希皱了皱眉,没想到他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诬陷她。

"龚总。"陆希知道,如果被迫解约,那她要承担的风险就更多了,可她没有这么多现金。

"刚刚不是很厉害吗?还要杀人解闷,没想到我的员工们,个个都是人才啊!"龚晨月称赞一声,"我这个龚总都有些怕了。"

女员工见龚总为她们撑腰,立刻说道:"龚总,就是啊,这样一个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请把她开除吧!"

"是啊龚总,她竟然还屡教不改,偷您的胸针,这种人在酒店工作,简直是拉低了咱们酒店的格调。"

"可不,我们每天跟这样一个危险分子在一起工作,内心都害怕啊,生命健康都得不到保证。搞不好,她下次就偷我们的东西了。"

"杀人犯永远都是杀人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第11章 内子做了什么


陆希冷笑一声,快速扫过了她们这些憎恶的嘴脸,并将目光放在龚晨月身上。

他说给她三天的考虑时间,没想到她连大门都没迈出,他就自导自演了这样精彩的一出。

龚晨月面带微笑地走过来,陆希觉得他的笑太渗人了,就像六月里下起鹅毛大雪。

"陆希,发生……"张经理突然跑过来,看到龚晨月的目光,又将后面几个字憋了回去。

场面已经很尴尬了。

龚晨月走向陆希,右手伸进她的口袋里,拿出那个丢失的胸针,举起来向众人示意,又带着挑衅的目光望着她。

大家都吸了一口气,人证物证俱在,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陆希也没打算辩解,今天这出戏,算她这个领衔主演演的令人扫兴。

龚晨月突然凑到她耳边,"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毕竟我还是怕你这三天不好好考虑。"

陆希知道他的人品差,却不知道已经差到这个地步。

"龚总,好心机。"陆希一副佩服的模样。

陆希是张经理招进来的,此刻他的脸成了猪肝色,可是陆希的人品,他是知道的,可是眼下出了这等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张经理。"龚晨月突然提高了音量,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就是你招进来的人。"

陆希从来都不想麻烦别人,便说道:"龚总,这件事与张经理无关。"

"职场上,从来都不需要人讲义气。"龚晨月的桃花眼,扫了陆希一眼。

张经理上有老、下有小,他也要顾及整个家庭,便向陆希投去了一个愧疚的眼神。

"龚总,您说我偷了您的胸针,您觉得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陆希设下话语陷阱。

龚晨月不吃她这一套,反而将"皮球"踢给张经理,"张经理,你觉得呢?"

张经理手足无措,吞吞吐吐道:"需要……需要报警。"

龚晨月大笑,"张经理还真是仗义执言啊,我很欣赏你!"

张经理一身冷汗,低着头,不敢看所有人。

陆希像等待审判的犯人一样,内心焦灼不安,她突然想到小时候,那会受欺负了,陆北鸣会义无反顾地将她护在身后。

她此刻好想陆北鸣。虽然不知道他会站在哪一边。

"报警,倒不至于。"龚晨月悠哉悠哉地把玩着胸针,"这样吧,陆希,你把整个酒店上上下下打扫一遍吧!"

整个酒店?恐怕这样的工作量过于强大!

陆希哑口无言,她无法拒绝,也不想再去警局走一趟。

就在她要答应之时,后头传来一阵冷酷又熟悉的男声:"龚总的安排,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陆希扭头,看到陆北鸣面无表情朝着他们走来,她听到自己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

女员工们看这场戏看久了,都在为陆希的结局暗自嘲讽,幸灾乐祸。

却不想看到陆总裁竟然为陆希说话。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还勾搭上了陆总裁?

"北鸣?"龚晨月对于他的到来,非常意外。

"龚总,不知道内子到底做了什么,惹得您不开心?"

继续阅读《陆少,你的小祖宗又甜又辣》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