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若素封远清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毒妇娘子追夫攻略

作者:小m愚

角色:安若素,封远清

类型:穿越重生

简介:《毒妇娘子追夫攻略》(主人公是安若素,封远清)是来自小m愚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穿越到恶毒倒霉的肥婆身上,安若素欲哭无泪——前身想谋杀亲夫却作死了自己……醒来时家徒四壁,儿子面黄肌瘦,相公封远清恨她入骨。别人穿越懂医懂药懂军火,她懂个鸟……语。撸起袖子加油干,发家致富奔小康,相夫教子做诰命!封远清:为了殿下,熬过这一次……这个毒妇总想攻略我,我抵死不从……从了从了,我给娘子暖被窝!

书评专区:

轻解罗裳:充分展示了作者不凡的文学功底。优秀的作品值得推敲,严谨的剧情才会精彩。本书是我迄今为止看到最好的一本历史穿越书,剧情紧凑,人物形象生动,代入感很强。

痛饮狂歌空度日:文笔细腻,内容丰富,情节看似平淡,但有抓人心。每一个环节都设计的很合理,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连跳页都舍不得。
![4.5.jpg][1]

《毒妇娘子追夫攻略》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成肥婆

“休书我明日就找人写。你拿着休书,滚!”
安若素后背碰到墙上,顿时火辣辣地疼。
喵的,这个男人,力气可真大!
同时,大量的记忆涌入脑海,安若素愣在了当场。
她竟然穿越了?而且天知道原身有多蠢!
明明是京城大家族的嫡女,却被庶妹唆使,把自己吃成了一个两百斤的肥婆,还想爬太子的床,结果太子的床没爬上,反而被算计爬了他身边亲信萧铁策的,然后太子倒台,萧铁策被流放,又不肯给她休书,她只能跟着来。
为了拿到休书早点回京,原身在这边寒的辽东之地死命闹腾,还迁怒到亲生儿子头上,日日虐待,以致于三岁的儿子到现在还不会说话,但萧铁策除了每次她闹得太过的时候夜里磨刀吓她,就是死活不给休书。
原身不能回京还被威胁,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掐死儿子,毒死萧铁策,但刚刚掐住儿子,就被萧铁策撞见,男人把她往旁边一甩,原身就这样挂了。
然后安若素就被迫穿越过来。
安若素欲哭无泪,她好好一个国际会计师事务所里的高级财务经理,眼看着就要混成合伙人,年入千万指日可待,却不想在度假的海滩上打了个盹儿,醒来就穿越成架空朝代的倒霉肥婆,面对她作出来的这一大烂摊子。
萧铁策懒得多看她一眼——如果不是儿子舍不得亲娘,如果不是担心儿子日后懂事埋怨他,他会一直容忍她?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大错特错。
他刚刚进门,分明看见她差点掐死晔儿!这样的女人留着也不会知道悔改!
安若素看萧铁策眼神决然,抱着儿子大步往外走,顾不得什么形象和矜持,抖动着一身肥肉,跑过去就抱住他的腰,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相公,相公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
开玩笑,前身拎不清,她脑子却清醒着呢!
离开萧铁策,她怎么能活下来?
原身祖父是太子党的死对头,要是还肯管她,怎么可能让她被人算计嫁给萧铁策,然后扳倒了太子,让她跟着被流放到辽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虽然萧铁策流放前被废了右手,但她初来乍到,想要活下去,必须抱紧这条大腿。
萧铁策厌恶地看着这团挂在他身上的肥肉,尤其看到她鼻涕眼泪都蹭到自己身上,儿子在怀中都要被她挤到,不客气地拨开她,冷冷地道:“安若素,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你不是一直想要休书的吗?”
安若素能屈能伸,“相公,我从前是猪油蒙了心才想离开你的。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让我站着我绝不躺着,让我洗碗我绝不刷锅,你就留下我好不好?”
萧铁策面色铁青,目光幽深,剑眉紧蹙,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
安若素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面容,也看清楚了他额角有个青色的刺字“罪”。
那并不刺眼,反而让他的硬汉气质更凸显出来。
萧晔看着安若素,咬着小嘴唇,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试探着伸出手来替她擦泪。
安若素哭得更凶了。
——这么好的孩子,被虐待成这样还顾着娘,原身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不,她根本就没有良心给狗吃;如果有,也是狗都不吃。
萧铁策看着儿子的举动,脸色顿时有些松动。
安若素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时候屋外有声音肆无忌惮地响起来。
“肥婆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谁知道呢!不知道又打什么鬼主意,想要骗铁匠呢!”
安若素炸了!
谁他娘的这么贱哪!
趴在人家门口听墙角还这么多话,萧铁策要是听见,不就更要休了她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妇娘子追夫攻略》<<<<<][2]----------第2章 竟然懂鸟语安若素撸起袖子就冲出去,想让那些人闭嘴!可是等她出了门才发现,屋外黑漆漆的一片,哪里有什么人?“这肥婆在找我们?”鸭嗓一样难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靠,难不成闹鬼了?安若素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应该不是吧。她都要迁怒到我们身上了?好可怕!”安若素这次听清了,声音是从院里桑树上传下来的,村里这些糙老娘们,是闲的多无聊,大晚上爬树听墙角!安若素快步走到树下,叉腰骂道:“给我滚……”话音未落,她自己惊呆了,张着大大的嘴巴,和树枝上的两只猫头鹰四目,不,六目相对。适应了外面的黑暗,借着透过树叶间隙的月光,安若素清清楚楚地看到左边的猫头鹰嘴巴一张一合,“她又听不懂我们说话,别吭声。”安若素疯了。天哪,她这是穿越到了一个什么奇幻的世界,鸟也会说人话?不对,原身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件事情啊!这时候,萧铁策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要撞树赶紧,我今日结算了工钱,给你买一卷席子裹身够了。”安若素这才回神,慢慢转过身来,仰面看着他道:“你,没听见外面的说话声吗?”她嘴唇颤抖,显然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但是萧铁策对她深恶痛绝,再说这幅表情在一个二百斤的肥婆脸上,能有什么触动人心的?所以他不客气地道:“现在又想装神弄鬼是不是!”安若素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消化这个事实——她能听懂猫头鹰说话!“没有,不敢不敢。可能,可能是我做错了太多事情,”她又换上了一副可怜的模样,“所以才总觉得有人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相公你放心,从今以后,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我这就去洗锅做饭!”她得赶紧把那锅毒汤扔了!萧铁策满眼不信任,但是晔儿勾着他的脖子,眼神哀求。他这才没说话,转身进去。安若素觉得又逃过一劫,这晔儿,简直就是天使。她连滚带爬进去,拿着被摔瘪的锅道:“家里没水了,我去河边刷。”说完,不等萧铁策反应,她已经拿着锅跑出去。她跑动的时候有一种浑身肥肉都在晃动的感觉,顿时觉得减肥迫在眉睫。来到河边,她用尽全力把铁锅扔进河里,毁尸灭迹,然后一屁股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呼呼喘着粗气。她需要平静一下。“天黑咯!”她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喊道,随即是在芦苇丛中扑楞着翅膀的声音。“喊什么喊!吵得老子没法睡觉。”她看见一只大鸟横冲直撞,向着月亮飞去,十分暴躁。与此同时,草丛之中有秋虫啾鸣声,远处遥遥传来鸡鸣犬吠之声。安若素冷静了许久,终于明白过来,她能听懂鸟语!至于别的动物语言,包括家禽,她则听不懂。卧槽,别人穿越懂医懂药懂军火,要么改变自己要么改变世界。她就厉害了,她懂个鸟……语,她怎么不上天呢!贼老天,你玩我呢!“撞树舍不得,现在想投河?”安若素听着身后的声音,长叹一口气,慢慢站起身来,低头沮丧道:“我,我把锅弄丢了……我不敢回去,我怕你打我。”铁器贵重,这铁锅是他们家最值钱的财产了。但是萧铁策其实没对她动过手,他干的最多的,就是后半夜磨刀霍霍。每次这样,安若素就能消停一点儿。但是狗改不了吃屎,用不了几日,萧铁策半夜又得磨刀。晔儿还挂在萧铁策身上,闻言对着安若素伸出小手。安若素看着那黑乎乎,还有伤痕的小手,心软成一汪水,泪都快出来了。果然是亲儿子,这是她穿越而来接收到的第一份善意。非但如此,晔儿还把另一只手里的包子往她嘴里塞,如果不是萧铁策孔武有力,恐怕他整个人都扑倒了。“晔儿吃,娘不饿。娘这么胖,以后少吃点。”安若素道,“走,咱们回家。”再不回去,她怕萧铁策改变主意。回去之后她才看到,桌上还剩下一个包子,想来是萧铁策带回来的。安若素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并不敢伸手。萧铁策冷声道:“吃饭!”安若素快要饿死了,但是她看着自己一身肥肉,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喝点水就行。”萧铁策懒得理她,几口把包子吃了,然后把墙边堆着的稻草铺在地上,搂着晔儿躺下。床板是安若素一人独享的,她躺在上面辗转反侧,内心不安。前身这么嚣张还能活这么久,完全是因为晔儿对母亲的依赖。不管前身如何打骂,晔儿对母亲的渴望始终没变。既来之则安之,安若素决定以后都要好好对待这个小天使。就是眼下日子过得太艰难了。萧铁策是流放之人,所以他在这里是最底层的存在,就算给人打铁,披星戴月做最重的体力活,一天也不过十个铜板而已。前身酷爱猪油拌饭,钱基本都花在了她身上,然后得到这一身肥膘。说起来,因为皇上宠爱丰腴的徐贵妃,所以庶妹就骗她以肥为美,她从前为了增肥就吃猪油拌饭,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真是活活蠢死了啊!安若素心里感慨。一天十个铜板显然不够一家人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所以她得想办法赚钱改善生活,为了自己,也为了晔儿!至于萧铁策,惹不起,她不惹。萧铁策说他结算了工钱,不知道有多少,能不能跟他要点?不,算了算了,她不想碰一鼻子灰。想了许久,她终于迷迷糊糊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她被外面的说话声吵醒,原来那猫头鹰八卦之后,一群麻雀来了。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安若素睁开眼睛大喝一声:“都给老娘滚!”人穷,鸟都欺负!晔儿本来站在旁边偷偷看她,听到这一声暴喝,顿时吓得瑟瑟发抖。[>>>>>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妇娘子追夫攻略》<<<<<][3]----------第3章 家徒四壁安若素这才注意到受惊过度的晔儿,忙道:“不是,晔儿,娘不是说你。娘是骂外面的鸟呢!”晔儿黑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水光,分明不相信她的说辞。安若素欲哭无泪,前身作孽,她来填坑,晔儿一边想靠近她,一边又戒心十足,她真是太难了。她从床上坐起身来,胡乱抓了几把头发。阳光照进了破茅草屋里,让她看得更清楚。——这个家,不仅穷,而且脏乱破。她睡的是垫在石头上的床板,靠北面的墙放着,与床板相对的是破桌椅,桌面被划得不像样子,椅子腿长短不一,估计都是捡别人不要的。屋子中央有一堆烧完的炭灰,旁边放着几个缺口的粗瓷,躺在地上的姿势各不相同。这个安若素,就连碗都不收……这是多懒啊!还有,家里做饭也在屋里,而且连点油盐都没有。她叹了口气,看看自己身上油腻腻的衣裳,弯腰打开床底的箱笼。里面是四五件衣裳,都是她的——再苦再难,安若素都没亏着自己。萧铁策连上衣都没有,而晔儿穿的衣服也脏得不像样子,补丁摞补丁,上面的针脚粗糙得让人不忍卒视,显然是出自于萧铁策的手……这日子太难了!她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旁边的小豆丁饿得啃手指——好了,安若素,你第一个任务是,填饱自己和这个小天使的肚子!“过来。”她笑了笑,对晔儿招招手。晔儿瘦得像难民似的,脑袋极大,脸上就剩下一双黑亮的眼睛,小了的衣服紧紧裹在身上,根根肋骨分明,看得令人心酸。晔儿抖了抖,但是半晌后还是壮着胆子把他小鸡爪一样的手搭在安若素手中。安若素笑意更深:“走,娘带你去河边洗洗脸,然后看能不能找点吃的。”晔儿用力点头,这样的娘,他好喜欢!安若素牵着他的手往外走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竟然放了五枚铜板。这是萧铁策给她留的,他昨天说他发了工钱的!安若素把可怜兮兮的几个铜板收到腰间藏好,对萧铁策有了新的认识。毒舌是毒舌了点,但是心没那么硬。她小命有救了!只要她不作死,萧大腿可以期待。安若素带着晔儿去河边洗手洗脸,村里洗衣服的妇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当着她的面就议论纷纷。“那不是萧铁匠的媳妇吗?她今日竟然这么早就起床了,我看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她竟然领着儿子出来了,她还对儿子笑,是不是想把儿子推进河里淹死?”晔儿身体又抖了抖。安若素怒了,叉腰骂道:“嚼舌根子的长舌妇,先管好自己吧!你儿子才掉河里淹死呢!”“萧家的,你还敢骂人!”被骂的妇人不乐意了,拿起洗衣服用的棒槌就过来指着安若素。安若素知道,在村里,他们这种流放之人地位最低,但是这不意味着她就好欺负。安若素伸手握住她的棒槌,“怎么,就许你骂我,不许我骂你?要是不服气,让你男人找我男人去!我懒怎么了?我男人惯的!有本事你也让你男人惯着你!”想起萧铁策那体型,妇人顿时心虚气短。安若素冷哼一声,用力推了那妇人一把,这才松了手。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种人,如果不是因为畏惧萧铁策,早就欺负上门了。打不过的,还想在自己面前蹦跶,那简直就是找削!其他妇人见状忙打圆场,几个妇人匆匆洗了衣服后就离开了。安若素低头看看还有些惶恐的晔儿,替他擦了一把脸道:“晔儿你记住,打得过的一定要打,否则别人就会认为你软弱;但是打不过的,咱们赶紧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知道吗?再说,还有爹娘在,什么都不怕,知道吗?”晔儿看着完全不一样的娘亲,重重地点了点头。他好喜欢现在的娘亲,他觉得自己做梦一般,很害怕这个梦会醒。芦苇丛后面,前来替铁匠铺打水的萧铁策,听完她这番话后,像来时一样,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早餐怎么办?”安若素犯了难。萧铁策给的五个铜板是可以勉强吃一顿早餐,但是花完可什么就没了。她不想这么快把到手的钱花出去,可是肚子也在抗议。“蛋藏好了没有?”她听到一个嘎嘎的声音。“老娘又不像你有伴侣,蛋也没种,有什么好藏的?再说,我这堆蛋放在这泥里都半个多月了,没人发现。老娘现在要去找只公野鸭快活去!”声音落下后,河对岸的芦苇后面飞出两只野鸭。安若素大喜,迫不及待地牵着晔儿的手,踩着浮桥往对岸而去。野鸭蛋,我来了!她刚才只看清楚了大概的位置,所以让晔儿站在岸边,自己脱了鞋袜,踩在在芦苇丛中的烂泥里伸手摸索着野鸭蛋。她这幅臃肿的身体,这样弯腰也真是难为她了。气喘吁吁的她伸手抹了一把流到眼里的汗水,整个人顿时变成了花脸。晔儿看了看她,随即嘴唇勾起,露出了笑容。他笑起来的时候还有酒窝,十分好看,安若素都看呆了。她忽然改变了主意,招招手道:“来,儿子,帮娘一起找鸭蛋!找到鸭蛋,娘给你烤鸭蛋吃。”原来娘是在找鸭蛋。晔儿小心翼翼地也踩在烂泥中,但是很快就放开了手脚,把自己滚成了一只小脏猪。“鸭蛋没找到,你成了小泥蛋。”安若素直起腰来笑骂道。晔儿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眼中是不敢置信,手却依然插在泥浆之中。安若素大惊:“晔儿,是不是被什么咬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妇娘子追夫攻略》<<<<<][4]----------第4章 山中发现晔儿摇摇头,维持着呆愣的表情,慢慢从泥中举起一个裹满泥的……蛋!“找到了!”安若素大喜,上前过来一通摸,晔儿也帮忙,娘俩一共找到了足足十六颗野鸭蛋!终于不用饿肚子了,安若素激动得热泪盈眶。谁说她金手指没用的?以后她就靠着捡鸭蛋,她也饿不死了!安若素用裙子小心翼翼地兜住鸭蛋,另一只手牵着晔儿,做贼一样避开众人回了家。她可不能让人知道她找到了野鸭蛋。因为这东西很难找,所以村里的人都不会花费力气来找,也就是河边的孩子,偶尔能找到一个带回家加餐而已。但是如果被人知道她一下子找到这么多,河边的芦苇丛就会迎来一轮扫荡,那她再想得手就难了。回到家里,她换了脏裙子,要煮蛋才想起家里锅都没有。晔儿眼巴巴地蹲在地上看着鸭蛋,仿佛一不小心,鸭蛋就会长出翅膀飞了一般,馋得嘴角挂着两条亮晶晶的口水。安若素被他的样子逗笑,道:“娘给你做个烤鸭蛋好不好?”晔儿连连点头。安若素打了六个鸭蛋在碗里,用筷子搅匀,把刚才回来路上顺手摘的野葱洗干净切成葱花洒在黄澄澄的蛋液上,然后把碗架到火上烤了起来。晔儿眼巴巴地盯着红色的火焰舔着碗底,眼睛都舍不得眨巴一下。安若素摸了摸她的头,把剩下的十个野鸭蛋都收到了床下的破坛子里,打算等萧铁策晚上回来再吃。大腿必须要抱好!碗里的鸭蛋很快烤熟了,虽然没有加什么作料,但是对于饥肠辘辘的安若素来说,这香气足以让她感动到哭。她找了勺子,吹凉了先喂晔儿。可是晔儿却懂事地指指她,示意她先吃,明明他的口水都流了一地。“好,那娘先吃!”安若素浅浅咬了一小口,唇齿留香,香得她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然而晔儿显然也很饿,她一勺一勺地喂他。晔儿吃了一半,虽然看起来还意犹未尽,但是却紧紧闭着嘴巴不肯再吃了。安若素知道他是想留给自己吃,十分感动,摸摸他的头:“好,娘吃。”把剩下的鸭蛋一扫而空,肚子里总算没那么空落落了,她发誓,她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东西!吃完这顿饭,她又开始想下顿。吃了上顿没下顿,说的就是她了。而且光想吃饭也不行,她要想法设法搞到钱才行。家里被子都被当了,大小男人衣服都穿不上,这怎么能行?可是搞钱这件事情对于初来乍到的她来说太难了,她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便决定带着吃饱了的晔儿出门上山逛逛。靠山吃山,而且山里鸟儿多,她说不定能得到更多有用的讯息。娘俩说走就走,门都不用锁,当然也没有门锁这种昂贵的东西,直接就出门了。山里的鸟确实多,可是也太多了,吵吵闹闹,听得安若素脑瓜仁疼。这就算了,最让人生气的是,她根本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不过她发现,她也不是总能听见鸟语的,感觉她失神或者主动去听的时候才能听见。好运气也不能都赶在一天,她如此自我安慰,决定捡点干柴火,顺便看看有没有能吃的野菜,然后就回去。“快飞啊,快点!”“你飞错了,往相反的方向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声音响起,天空忽然之间多了无数鸟,都向着西边飞去,铺天盖地,很是壮观。安若素侧耳听着,吃力地从混乱之中找到了几句有用的话。“那些拿着弓箭的人又来了。”“谁说他们只要金雕的?我兄弟就被他们射死烤了吃了!快飞啊!”原来,是有人要围猎金雕。在辽东,金雕绝对是宝贝。金雕王在高不可攀的悬崖上筑巢,翅膀长开长度可达丈余,力量足可以叼走六七岁的孩子,锐利凶悍,是十分慑人的存在。安若素知道这些,是因为前身也打过金雕的主意。因为金雕珍贵无比,权贵们甚至宫中皇上都想驯养金雕作为宠物,“左牵黄,右擎苍”,打猎的时候威风凛凛。但是金雕实在太难得,所以当地有条不成文的律令——活捉金雕者,免其罪。至今为止,这项殊荣无人获得,可见其难度。安若素现在可清醒得很,知道活命比想那些有的没的重要,担心被打猎的人误伤,所以带着晔儿匆匆下山。她不能给萧铁策惹麻烦,她自己本身就是个麻烦了。晔儿忽然闷哼一声,安若素敏锐地察觉到,停下脚步道:“晔儿,怎么了?”晔儿把手背到身后。此地无银三百两。安若素强拉过他的手,这才发现他的食指冒出了血珠,顿时心疼得无以复加。原来,是扎了一根刺。“忍着哈,娘给呼呼。”安若素觉得现在的位置已经安全了,便停下来耐心地替他拔刺,“还疼吗?”晔儿摇摇头表示不疼了。娘给呼呼,他不疼!“傻孩子,怎么弄的?”安若素摸摸他头顶。或许因为缺乏营养的缘故,晔儿的头发黄而稀疏,十分柔软。晔儿扁扁嘴,露出几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孩子样,回头指了指刚才路过的一棵树。那树旁生出不少小树,他刚才抓了一把,就被刺伤了。安若素定睛一看,顿时惊喜不已。那是一棵——花椒树,而且上面结满了花椒。家里正好没有调味品,采摘一些回去调味也是极好的!如果能找到辣椒,做个麻椒肉片,麻椒鱼,那滋味,赛神仙。想着想着,她口水都快没出息地流出来。“晔儿,你在这里等着娘,娘去摘点花椒,就那个,马上就回来。”晔儿神情却异常紧张,紧紧抓住她的手都快哭了。安若素愣住:“怎么了?”晔儿大眼睛里盛满了担忧,想了想后指指花椒树,做了个吃的姿势,然后躺倒在地,闭上眼睛。安若素看明白了他的意思,觉得他这样实在太可爱了。“你是说那个有毒对不对?不会的,娘认识,那是花椒,没毒的。”晔儿却始终不肯撒手。安若素解释再三,终于说服晔儿,去采了一小捧。找到花椒,她干脆再在周围找找辣椒,因为在前身的记忆里,是见过小红辣椒的,虽然她并不认识。这里的人,并不吃辣椒和花椒。花椒有少量入药,但是辣椒则完全不被接受。功夫不负有心人,安若素花了接近一个时辰,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小红辣椒,心满意足地下山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妇娘子追夫攻略》<<<<<][5]----------第5章 麻辣鱼片因为找到了“二椒”,安若素十分愉悦。可是回到家后她才想起,别说做麻椒鱼肉所需要的鱼肉了,她就是油盐都没有!而且,她也没锅啊!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安若素有些挫败,但是看着晔儿打哈欠,知道他该午睡,便哄着他到床板上睡觉。晔儿起初不太敢,但是后来大概想起娘亲的变化,壮着胆子爬上了床板,蜷缩在里面,怯怯地看着安若素。“睡吧,娘不睡,娘给晔儿改件衣裳。”她自己好几身衣服,决定改两身给晔儿穿。至于萧铁策的,那只能容后再议了。晔儿很兴奋地看着她穿针引线,但是到底熬不过瞌睡,很快沉沉睡去。安若素取了一身衣服替他盖上,然后比划着他的身量开始裁剪缝制。她做得如此投入,以至于萧铁策走到面前她才察觉。“呀,你回来了。”她觉得光线暗淡下来,抬头一看,惊得一针扎进指头里。她一边把指头放到口中吮吸着,一边看着萧铁策。他还是赤着上身,黝黑的皮肤上仿佛泛着一层油光,胸肌腹肌清晰可见,线条紧绷,汗水顺着身体流进了裤子里……他手上提着一口半旧的铁锅,半袋米,还有两个小坛子,安若素一眼就认出其中装的是豆油和盐。“太好了!”安若素放下针线就过来接他手中的东西。现在她的大菜,万事俱备,只欠鱼肉了!萧铁策松手,目光停留在床上的儿子以及她手上的那件衣裳上。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昨天被自己打怕了?可是他那一下,本不是故意,实在是太过气愤才把她摔出去的。没想到,有一天他萧铁策会对女人动手。“我不管你是真心悔改还是做戏给我看,”他冷冷地开口,“你都最好继续维持下去,否则……”“否则你就休了我。”安若素狗腿地道,“我知道。嘿嘿,那个商量一下呗,能不能给我弄条鱼来?”萧铁策:“……休想!你别打鬼主意!”他可不认为,安若素是想做鱼。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做的饭几乎不能下咽,而且她基本也不会做。安若素看着他眼中的怀疑和嘲讽,脾气也上来了。她都这么好商好量了,他竟然还这样!弄条鱼,她不吃,难道养着玩啊!弄不来就说弄不来嘛!她去河边的时候看见河里很多肥鱼,这才尝试着开口,又不是她一个人吃,她不吃了!她吃鸭蛋,蛋壳都不给他留一片!今晚她做个麻辣鸭蛋!安若素不理他,低头继续给晔儿改小衣裳。她庞大的身躯,一套衣裳轻松给晔儿改两套,狗男人靠不住,儿子却是触动心底柔软的小天使。萧铁策似乎在屋里翻腾了下,然后出去了,片刻之后,屋外响起了磨刀声。安若素想起猫头鹰说的那些话,顿时炸了。说前身的时候她可以当笑话听,可是她做错了什么,萧铁策竟然还想磨刀吓唬她?真当她是吓大的啊!安若素放下手中针线,杀气腾腾就出去了,准备撸起袖子干一仗。总是一味示弱是不行的,她得让大腿知道,她也有脾气。可是等她出门,就看见萧铁策已经提着刀走远了,只留给她一个健硕的后背。安若素靠着破门框很怅然,老娘已经列兵布阵,你不战而退?她心里骂着娘,回来继续低头做针线。她的针脚显然比萧铁策要好很多,但是绣花这种事情,她也绝对做不来,所以想靠这个赚钱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她有了本钱,或许可以做麻辣鱼片赚钱,肉太金贵,所以还是鱼现实些。通过记忆她知道,河里的这些草鱼、鲤鱼,因为多刺且味腥,所以只是被穷人当食物,村里人吃得并不多。所以这个生意,从成本上来说是绝对可以的。刚开始肯定小打小闹,之后她可以扩大规模,但是这个方子太简单,如何握在手里还是问题……等她有了钱,就带着晔儿走,才不要看萧铁策这混蛋的脸色!你让我滚,回头再想让我回来,不好意思,滚远了。正胡思乱想间,她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抬头便看见萧铁策左手拿着菜刀,右手拿着一根棍子,棍子的顶端削得很尖,上面插着一尾还活蹦乱跳,鳞片闪闪发光的肥美鲤鱼。安若素激动地迎了出去,刚才的骨气也不要了,笑成了一朵花:“相公,我来了!”萧铁策把她从愤愤然到笑脸相迎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面如冰霜。安若素不生气了啊,她看着这条鱼,什么都不气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鱼要去鳞。”萧铁策冷声道。“知道知道。”安若素笑嘻嘻地接过来鱼,看着他发梢还滴着水,“原来你是去捉鱼了。快进去歇歇,我做鱼去!”误会了他,还怪不好意思的呢!萧铁策道:“我还要去铁铺,看好晔儿!”“去吧去吧。”安若素摆摆手,心说等你回来,一定给你个惊喜。“铜板看到了?”萧铁策总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换了一个人般,所以多说了一句。“在这里。”安若素拍了拍自己的腰。呃,这一身赘肉,乱晃什么。萧铁策放下菜刀转身就走了。安若素嘿嘿笑,原来他是特意回来送东西的,还帮她捉了鱼,这个男人,真不赖!适合搭伙过日子。安若素很快清理好了鱼,片好了鱼片,剔除了骨头,虽然很舍不得油,但是为了试验效果,她还是狠狠心做了一锅麻辣鱼片,然后做了个小葱炒鸭蛋。萧铁策带回来的是小半袋糙米,她又做了糙米饭。晔儿是被饭菜的香气馋醒的,尤其那锅喷香的鱼片,对他来说太过诱人了。安若素笑了笑:“来,咱们先吃,给你爹留出来了。他半夜才回来,别饿坏了娘的小乖乖。”可是一刻钟后,安若素笑不出来了。她从来都不知道,晔儿会过敏,小嘴唇肿成了香肠嘴,可是就这样,小家伙还完全不在意,吃得停不下来。“完了完了。”安若素在旁边都快哭了。这下萧铁策晚上回来,真能宰了她。[>>>>>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妇娘子追夫攻略》<<<<<][6]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2/739406970.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AF%92%E5%A6%87%E5%A8%98%E5%AD%90%E8%BF%BD%E5%A4%AB%E6%94%BB%E7%95%A5 [3]: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AF%92%E5%A6%87%E5%A8%98%E5%AD%90%E8%BF%BD%E5%A4%AB%E6%94%BB%E7%95%A5 [4]: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AF%92%E5%A6%87%E5%A8%98%E5%AD%90%E8%BF%BD%E5%A4%AB%E6%94%BB%E7%95%A5 [5]: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AF%92%E5%A6%87%E5%A8%98%E5%AD%90%E8%BF%BD%E5%A4%AB%E6%94%BB%E7%95%A5 [6]: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zhuishuyun&bookname=%E6%AF%92%E5%A6%87%E5%A8%98%E5%AD%90%E8%BF%BD%E5%A4%AB%E6%94%BB%E7%95%A5

上一篇 2021-12-10 下午12:04
下一篇 2021-12-10 下午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