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穿越成了潇王遗子李星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世子风流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主角:李震,李星河,何芊

类型:军事历史

简介:【李星河小说】穿越小说《世子风流》由白金大神‘我的长枪依在’创作的历史穿越题材小说!主人公分别是(李震,李星河,何芊)。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一场意外,特种兵李震穿越成萧王之子李星河的身上,这李星河乃是当代有着纨绔世子之称的风流世子!精彩纷呈的故事内容,千万不要错过哦!

书评专区

乘风好去:我看过语言组织最好的一步古言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人物描写鲜明有特点,让我一直保持阅读的兴趣。强烈推荐!

远火低星渐向微:作者的文笔让我觉得很舒服,没有太多浮夸的词藻,就是娓娓道来的感觉。代入感很强,细节到位。一路哭一路笑的跟着女主走完了一段精彩的故事,真是意犹未尽!
![2.58.jpg][1]

《世子风流》免费阅读

第1章

“世子醒来了。”

“世子,您看,就是这妞,给您带来了,绝对让您满意。”

李震睁开眼睛,只见自己坐在大堂中央,四周站满了穿古代服饰的人。

全都是魁梧肌肉男,手臂有着刺青,看起来不像善类。

一个容貌秀丽的女人被两个肌肉男押着不能动弹,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这情况显得非常诡异,就在这时,零碎的记忆开始涌入。

他穿越了!

穿越到纨绔世子李星河的身上。

身份是已逝皇长子潇王的遗子。

而潇王是皇上最受信任也是最有能力的儿子…

在内乱中潇王为保护皇上而死…

所以皇上对李星河爱屋及乌宠爱有加。

也正是仗着这宠爱,李星河从小骄纵跋扈,声色犬马,欺男霸女…

更是养了一堆狗腿,在京城横行霸道。

眼下被众人架着的漂亮女人,就是因为昨天李星河在醉仙楼吟诗调戏,被这女人还嘴说了两句。

李星河大怒,命自己狗腿暗中把人家绑了回来。

他那些狗腿也不是一次两次,手脚麻利得很。

“小娘们,再敢瞪我家世子,把你眼睛挖出来。”

狗腿们对着漂亮女人坏笑,让这个刚强的女孩流下了眼泪。

李震皱眉,他看人可不像原先的那个恶少,只会看女人身子。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衣着服饰很多情况下都会透露重要信息。

女子衣着凌乱但那衣服是丝质的,上好朱红,线角细密到不仔细都看不到,有无缝天衣之感。

这一件不知要耗费多少工时和心思,肯定是高超裁缝得意之作,普通人家是穿不起的。

有麻烦了,这女的身份不简单。

李震有些头大,摆摆手:“带回卧室吧,这女人我来收拾。”

眼下误会很难说清,李震只能先把女人带到卧室,两人私了了。

两个大汉扛起美女,往前走去,李星河跟在身后,看着四周。

王府不愧是王府,假山清池,小亭竹林,一眼望去看不到头,有钱就是好啊!

回到房内。

狗腿都笑呵呵的领赏走开了。

美女被反绑在床头,一见李星河进来,顿时一双布满血丝的美目死死盯着他不放。

那眼神便如歇斯底里的野兽,只要再靠近半步他丝毫不怀疑这美女会跟他拼命。

李星河叹了口气,下意识一开口就是一句名言:“姑娘,我是好人,你不要害怕……”

“我是好人”这几个字从他李星河嘴里说出来真是没一点说服力。

美女更加惊恐了,拼命往后靠。

退而求其次,李星河只能道:“那你别磨绳子了,这绳磨不断只会伤了你的手。”

女子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只不过他也是出于关心,

真要用那柜角磨断绳子可不那么简单,说不定情急之下先磨破她白嫩的小手。

女子惊惧更甚,如临大敌死死盯着他,她嘴里被绸布塞死说不出话来。

“我帮你解开绳子……”

女子愈发慌乱,眼睛死死盯着他却积满泪水。

“好吧好吧。”

他也无奈了,要做好人真难,只能罢手。

换了语气道:“没想道被你看穿了,我确实骗你的,

但我想对你不利,你一个小小女子又能拿本爷怎么样对吧?”

他一趾高气昂起来,那女子反而眼中少了惊惧,满是怒气。

李星河连忙趁热打铁,搓搓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

“本公子完全可以趁机强占你身体,可我偏偏不,因为那样一点都不刺激,

我想要你挣扎,求救,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越高兴!”

果然,女子眼睛全红了,恨不能立刻把他千刀万剐,眼中都是怒意,惧意已无。

愤怒是战胜恐惧最好的方法。

眼见目的达到,李星河连忙趁热打铁:

“啧啧,不错,合本公子胃口,现在我就把你放开,然后再慢慢折磨你。”

那语气,那神态,活脱脱一个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大反派!

说着就上前把塞在她嘴中的绸布取出来,女子死死瞪着他却没说话再也没挣扎阻止。

李星河接着为她依次解开脚上和手上的绳子,结果才解开女子就怒喝一声:“恶贼!”

顺势上来就要跟他拼命,可惜血脉不通,才迈开一步就倒了下去,李星河连忙上前一步扶住她。

“放开我,你这贼子!”女子半天没喝过水,嗓子沙哑,话却冷到极致。

李星河可不是之前的草包,他见多识广,这女子直到此时不呼救,不乱叫,显然不是一般人。

说话冰冷毫不留情,说明她心中虽慌但却根本不惧他,要么有所持,要么有背景。

“好吧。”

说着李星河一放手,女子咕咚一声瞬间倒在地上,披头散发模样十分狼狈。

“你…..”

“你叫我放手的啊。”

他一脸无辜。

女子死瞪他一眼,也不知是气急还是悲愤,一言不发挣扎着要爬起,

却因为被绑一夜血脉流通不畅而无力站起,一张艳脸更是寒霜密布,周遭空气冷了三分。

李星河也不得不承认,这前身虽是个草包但眼光却是绝顶,

这女子身体曲线婀娜,一双明亮大眼,柳眉如丝,长长睫毛,琼鼻小巧,

白皙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双唇如娇花美艳,配合眉宇之间的英气,英姿飒爽的女人。

而且根据她刚才的气力,李星河推测显然这女子不是等闲之辈,是练过的。

上前把她扶起,她刚要挣扎,李星河便威胁道:“再犟我可要放手啦。”

大概是想到之前摔倒惨样,女子俏脸一阵红一阵白却没拒绝他。

“你叫什么名字啊?”一边扶她坐在桌边凳子上李星河一边问。

女子迈开脸,根本不理会他,他也没追问。

看着女子手臂勒肿的红印,连忙说道:

“你在这坐着,我来帮你揉揉疏通血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风流》<<<<][2]----------第2章看到女人微微皱眉,接着又补充一句:“放心,我找女人来弄。”“有人吗?过来两个人。”李星河站在门口喊道,不一会两个小丫头就穿过院子匆匆赶来。两个丫头估计十三四岁,根本不敢抬头看他。战战兢兢跪在门前:“世子有何吩咐。”李星河言语温和的道:“进去给里面那位姑娘按按腰背,她叫你们做什么便做什么,再吩咐厨房弄点吃的过来。”“是.....”两个小丫头大概是没想到世子居然这么说话,顿时都反应不过来。不过手脚却很麻利,一个去了厨房,一个进去给里面的姑娘按摩。在院子里稍微活动筋骨,风一吹,脑子也活络起来,这时他才整理起脑中的记忆。不过这些记忆零零散散,非常杂乱。倒是关于宜春楼的小娘子们,记忆那叫一个全面,居然占据大半!真特么是个人才,他这个前身不愧纨绔子弟,所有才能都用在女人肚皮上没半点脑子。不过他很快想到了皇上,也就是他的爷爷。越是回思越是心惊冷汗直流,原主这是快死到临头他自己还不知道.....在李星河记忆中,年幼时他的皇爷爷时不时将他召进宫中玩耍考校。他心中自然十分不爽,但皇帝在他印象中威严无比,李星河十分惧怕。后来他的父亲战死,母亲忧郁而终,皇爷爷对他更加宠爱,若不是礼部一班官员成天嚷嚷不合礼法,他几乎被接进宫中。皇帝只好让李星河六叔李昱收养他,待到虚冠之年再自立府邸。李昱是个闲散皇子,并未封王,整日游山玩水,加之李星河性子顽劣,他也管不动,久而久之愈加跋扈张扬。最终李煜只得将他送回萧王故邸,让李星河单独去住,同时差遣人众照看他。后来皇帝依旧招他入宫,但他经常招惹是非,皇帝为此斥责过好多次,但次次无用。他左耳进右耳出,久而久之,皇帝就不再斥责他了。原主以为这是皇爷爷宠爱他,依了他,更加得意忘形,但李震却明白,皇帝这是放弃他了.....之后皇帝将当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越孙女王怜珊许给他。景朝类似宋制,这平章事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更是高兴得不行,以为皇爷爷对他宠爱胜过他人。李震感觉头大,这李星河果然是头号二世祖,不仅跋扈,他还没脑子。他以为自己倍受恩宠,其实早就是皇帝的弃子。至于何时抛弃他,大概从不再训斥他开始,皇帝也对他失望了。不过这皇帝真狠,一旦抛弃即使自己的亲孙子也毫不留情。李震经历得多自然明白。首恶必诛,这不止是句口号,更是一种手段。拉拢大部分,打压一小撮,而这“首恶”就是那一小撮。开元是京都,权贵无数,跋扈者何止他李星河一个,民怨必定很深。只是他李星河的跋扈无人可及,于是人们就记得李星河了,久而久之他就是那个“首恶”了。京中只知李星河跋扈,记不得其他跋扈的权贵。如果安然无事自然是好,他可以跋扈一辈子,平平安安荣华死去。但倘若真有一日,民怨四起再也压不住出了乱子。皇帝只要将他这个亲孙子一办,天下百姓无不跪地高呼“圣上英明”,无不奔走相告欢喜雀跃,歌功颂德。平日皇帝越宠李星河,到时天下人就会越觉得皇帝圣明,大义灭亲,贵在亲啊!只是百姓没想过,除了一个李星河必然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因为根本矛盾摆在那。但对于皇帝来说用他一个李星河换取民心无数肯定是值的,拉拢大部分,打击一小撮,天下人就是大部分而他李星河,自以为皇爷爷最宠他的李星河早就被划为一小撮。至于宰相之女许给他,肯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自己在里面肯定也是挡枪的存在。李震不知道,因为李星河脑子里有用的记忆半点都没。唯一知道的就是这李星河早被抛弃,只是不自知罢了。他摇摇头,来到异界第一件事居然是保命,想要保命只能低调行事,越低调越好。不只是他已经成为“首恶”,还因为老皇帝年纪大了。当今太子乃已故的潇王三弟,老皇帝年事已高,不久的将来这太子就要继位。他皇叔继位,而李星河的父亲早已去世,无依无靠。这个太子和李震不怎么亲近,李星河为非作歹老皇帝在时可能无人动他,但一旦新皇继位就说不定了。“没想到这么麻烦.....”李震想着,在下人战战兢兢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洗个脸漱个口还要别人来自然不习惯,刚制止两个丫鬟,却吓得她们跪在地上哭起来。李震无语,只好让她们来。之前被绑来的姑娘此时已经能够活动,挣扎着站起来,一脸愤恨。看得出她十分倔强,此时她已经行动不便,但依旧警惕的与他保持距离。“饿了一天,过来吃点东西。”餐点丰盛摆了一桌,有些东西他认不出出来,只感觉菜色十分讲究,色泽鲜艳,气味诱人。那姑娘只是恶狠狠的盯着他,李震自顾自吃起来,他是真饿,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道:“看吧没下毒,不管你想的什么,要做什么,总要先有力气才行,你不吃饭待会想制住我逃出去都不行。”那姑娘顿时一阵惊慌。李震早看出来,她虽坐在椅子上,但左脚朝前,裙摆下双膝微曲,是要发力的征兆。李震前世鸿门宴历经无数,上一秒称兄道弟,下一秒你死我活的场面多了,察言观色,洞悉细微他是会的。“放心吧,我无心害你,昨天的事.....”李震想了想,继续说道:“我绑错人了,本来要绑的不是你,手下办事不利,待会我去收拾他们。”总的来说他还是在作恶,只是绑错人了,这样一来对方应该可以接受,也符合李星河做派。果然那女孩信了一些,她声音沙哑:“大名鼎鼎的李星河居然说出这种话,你觉得我会信吗,之前.....”“之前我骗你的。”[>>>>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风流》<<<<][3]----------第3章女孩一愣,显然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干脆。“我不骗没法给你解开绳子。”“总之我为刚才的事给你道歉,过来吃点东西,之后我立刻让人送你离开如何。”李震循循善诱。对方小心靠过来,推开李震的手,小口开始吃东西,但终究是饿了一天,动作越来越快。“慢点慢点,喝点汤。”李震在一边照料,边说边给她盛汤。说到底她再如何刚强也只是个二八年华的女孩罢了,在后世她还只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不一会她吃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脑袋,大概觉得自己吃相太过丢人,依旧没忘正事。“让我离开。”没半点请求的意思,哪怕身陷囫囵,依旧强势。“当然。”她此时极度敏感脆弱,又十分要强,李震不好开她玩笑,于是准备亲自带她出去。跟在他身后,穿过陌生而复杂的王府,女孩心中紧张,虽然强撑着一张冷脸,但闪烁的眼神骗不了李震。“你不要玩什么花招,不然我.....”“我知道你饶不了我,放心吧,我现在很害怕,很快就到门口了。”“你.....”过了一会儿.....“为何还没到。”“这地方太大。”“可这明明刚走过.....”女孩更加紧张。“没走过,因为大,所以看起来一样。”“明明走过.....”许久的沉默。“你.....你不会迷路了吧。”李震没回答,招手把旁边路过的小哥叫来:“带我们去正门。”.....女孩噗一声笑出来,这一笑顿时冰消雪融,花容初绽,美艳夺人。“你就是迷路,在自己府邸迷路。”女孩补充,大概是蔑视的样子,嘲笑他这个二世祖。“我也没办法,谁让这破地方这么大又没GPS导航。”李震也很无奈,没想到王府比他想象中大,加之脑子里李星河的记忆碎片零零星星,于是就迷路了。“什么鸡?”“没什么”女孩看着他,欲言又止,和她臆想之中反应完全不同。没有恼羞成怒,没有巧言饰非,没有大发雷霆,在自家迷路居然没半点愧色.....感觉有气撒不出来,她明明想狠狠折辱他一番的,最后都因他平淡的反应而索然无味。她微愤道:“厚颜无耻.....”四体不勤,连自家路都不识得,不愧是纨绔子弟。.....有人带路不一会就到王府正门,期间李震将所到之处地形布置都牢记在心。暗暗咋舌,确实和迷宫没差别。跟着带路小哥到了王府正门那姑娘终于松了口气,确定他没耍花招。“姑娘,昨天只是个误会,我给你赔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李震尽量说好话,他可不是傻子,这女子从头到尾虽然害怕却从未求人半句,普通人家面对这种事估计苦苦哀求了,她要么有本事,要么心中高傲有所依仗。有本事还好,就怕她有依仗,到时候就真是惹祸上身,可从她衣着细节来看十有八九就有背景,很麻烦。一切起源只是李星河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现在是多事之秋,他自身难保,越是低调越安全。听完这些,女孩突然退开十几步,脸若寒霜:“呵呵,你莫要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不知你李星河是什么人!你骗不了我,定是知我身世怕了,做了便是做了,做了就要担当,今日之事我一定记着,你给本小姐等着!”放下一番狠话便头也不回,不一会消失在远处拐角。李震目瞪口呆,这小姑娘之前一直忍到现在吗?还真是.....可爱,他最不想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世子我去抓她回来!把她嘴扇肿了,看她还敢逼逼不。”身边的狗腿说着摆出架势便要追,动作麻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李震立即拦住他:“不用,回去吧。”狗腿们一愣,连忙跟来。李震一边走一边想关于王府的事情,然后道:“带我去见严管事。”萧王府管事叫做严毢,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萧王旧人,上过战场见过血。平时府中上下都是他在管理,也只有他才能对李星河约束一二。不过原主对他敬畏,也只会一件事,那就是伸手要钱。很快就到王府东侧,下人都住在东院。而其中最大的正院就是严毢住所和办公的地方。“严叔。”李震远远喊了一声。正在桌前仔细查看的老人顿时抬起头,呵呵笑道:“小王爷。”然后又皱眉,估计以为他又是来伸手要钱的。府中众人都称他世子,只有严毢叫他“小王爷”,他并未封王,这称呼其实不对,但大概旧恩难忘,对潇王的敬重也落到他头上。他站起来,便要去取钱,李震连忙制止:“严叔,我不是来要钱的。”老人一愣,似有些没反应过来:“不......不是要钱?”李震点点头:“只是来问问,家中可有藏书,或是笔墨纸砚之类的。”严毢呆了一会,空气安静下来,好一会他拄着桌面,嘴唇微颤抖:“小王爷...你,你刚刚说什么...老奴,老奴怕是听错了...”严毢甚至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最近有些无聊,想看点书。”李震解释。这是个陌生的朝代,书能让他了解这个世界,找人问那太可疑也太傻。老人张张嘴,终是从嗓子挤出激动的词句:“好.....好啊!”李震点头,是好啊,安安分分,这样一来他至少没有大的祸端了。严毢大概不知他为什么突然开窍,平时只会伸手要钱为非作歹的小王爷忽有一日说要看书,难道他去给老爷请愿显灵了?严毢当下抛下手中活计,急匆匆带他去寻书,潇王府自然有书,萧王在世时就有专门的书房,严毢每日亲自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小王爷从来不看一眼,今日却.....莫不是一时兴起才好,他心中默默想到。[>>>>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风流》<<<<][4]----------第4章这几日,李震待在书房里。通过书籍、记忆还有严毢,陆续整理出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现在是景朝元丰四年,距离景朝开国已过一百多年。景很像宋朝,文风很重,诗词歌赋,文人墨客,才女佳人。政体结构上同是二府三司共掌国事,军事划分和宋一样全国划为十五路。区别在于,景朝设有枢密院,但枢密使是武将。也就是说文官最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武将“枢密使”是同级的,武人地位并不过矮文人一头。只是景朝军队战力依旧不行,十年前景朝为收回北方失地,数万大军信誓旦旦北上却败在辽人手中。李震思索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就需等到成年之后封到远离京都的地方,他就能安安稳稳一辈子吃喝不愁。而目前他十六岁,离加冠差四年,熬过去,柳暗花明,所以这段时间一定要低调在低调。严毢好几次看李震在书房一待一天,把找上门的狐朋狗友拒绝了,老泪纵横,五味陈杂。回头就去萧王灵前祭拜,叙说小王爷近日变化。下人门也惊诧的窃窃私语,大多数人对此意外,但也仅仅只是惊诧,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震很快习惯王府的生活节奏和规律,也习惯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给自己端茶倒水,洗脸洗脚,万恶的旧社会啊.....两个女孩一个叫月儿,一个叫秋儿,都是很小就开始侍奉小王爷的贴身婢女,在府中地位较高。两个小孩的年纪在后世大概是初中生,却都伶俐能干,样样精通。她们每天天还未亮,就候在李震门外,大概等上一两小时,李震才会起来,这天起来见两孩子等在门外冷得瑟瑟发抖,顿时让他有些心疼。李震命令她们以后晚一个时辰起床,可第二天两个小丫头早早的又来等在门外,一问,居然说习惯了....李震无语,看她们可怜楚楚的眼神,也没责备的欲望。此时年关将近,前两天才下过雪,早寒伤人,两个小丫头甚至府中之人都习以为常,李震却觉得很不妥。秋儿和月儿一个十五,一个十四,明眸皓齿,聪明伶俐,都是最明媚灿烂的年纪,身体还在发育,万一落下什么毛病可不好。于是之后之后每日不上门闩,让两个小丫头起来后进房等着。两个小丫头你看我我看你,眼睛亮晶晶的,高兴的连连点头。之后每日便早起轻轻钻进屋里,再上门闩,静静等李震起床。如此几天后,李震受不了了。两个小丫头天天早起等他,每次起来都是两双亮晶晶充满活力的眼睛看着他,他怎么能安睡。揉了揉两个丫头的小脑袋:“以后你们过来就叫我起来。”“那怎么成,少爷是我们打扰你了吗?以后我们还在门外等吧.....”年纪小一些的月儿连忙道。李震揉揉她的小脑袋开玩笑道:“不是,和你们无关,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是只勤快的鸟,怎么能睡懒觉。”“啊.....”月儿一愣然后连忙道:“世子怎么是鸟呢,你可是皇家子嗣。”李震忍不住笑起来:“哈哈,以后月儿叫我就是了,叫本世子起床的任务就交给你,可不能渎职哦。”小丫头一下子严肃起来,信誓旦旦的点头,仿佛接到何等神圣的使命。李震感受一下李星河十六岁的身体,很不错,天资很好。身材匀称,跟腱长而强劲,意味着他身体协调性好,爆发力足,只是酒色掏空身体。既然如此那就好好锻炼一下吧,至少物尽其用,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也有自保手段。而且健康身体也能抵抗一些感冒发烧,要知道古代可没有特效药。潇王府地段很好,位置在城东,坐北朝南,前临水,后靠山,周遭大多是达官贵人的院子,朱门林立,环境优美而宁静。第二天一大早,李震开始活动筋骨,早寒未散就在院子里跑起来,院子很大,一圈下来大概两百米的样子。两个小丫头乖巧的坐在一旁,不明白为何世子会突然在院子跑起来,又没有被人追.....李震一边喘大气一边感受身体,原主小小年纪就透支了身体,看来需要长久的锻炼才能唤醒身体内在的潜力.....在河边跑一圈后,再回到院子中,李震又开始仰望起坐,俯卧撑各一组。完了之后还有秋儿和月儿服侍他冲个澡,虽然不如后世方便,还需要柴火加热,但总是好的。然后秋儿和月儿会端上准备好的早餐。糕点、羊肉、水果、米粥、温热的绿豆汤.....满满当当摆了一桌,他根本吃不完。于是让站着的两个小丫头一起吃。两个小丫头慌乱摇头,再三要求下吃东西也跟上战场似的....李震只好不为难她们。.....何府。当今的开元府尹,何昭,年近五十,一张国字脸威严而不苟言笑,此时他大马金刀坐在太师椅上一言不发,静静听着侧坐少女的哭诉。开元京都重地,天子脚下,开元府尹更是重中之重。历来太子继位前都会被任命为开元府尹熟悉政务,交接权力。所以何昭这个开元府尹虽比不上宰相却也是分量极重,加之他本人向来刚直,很多人都怕他。但显然他面前的女孩不怕,一边哭诉一边拉他的胳膊摇来摇去,何昭努力摆出威严也毫无作用。面前的女孩正是他最宠爱的小女儿何芊,自小尚武,喜欢舞刀动剑,他多次斥责也不了了之。昨夜他在府衙中办公一夜未归,年关将近,很多积压下来的事情要处理。等到今早才知道发生什么,李星河,潇王世子居然绑了他女儿!怒火中烧,几乎让他失去理智。有一瞬间他差点召集开元衙门捕快杀奔潇王府!但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李星河再畜生,那毕竟是皇家子嗣,贸然动他就是动皇家脸面!还有就是.....潇王对他有恩。就在他怒火中烧时,女儿的话却又让他一愣。李星河没有轻薄于她?他本以为爱女落入京都大害李星河手中那必然是.....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静静听女儿说完来龙去脉,他更加惊疑不定,拿捏不准,这李星河到底想干嘛.....在房中踱步一会随后想开了,李星河这种人无关紧要,不会影响大局,但沾惹上却会惹一身骚,最好的处理办法自然是敬而远之。“回来就好,以后不许到处跑,也不要去招惹是非,特别是那李星河。”他对女儿道。“爹爹.....那混蛋都这样了,你都不为女儿出头吗!”何芊不满的晃着他的手臂。何昭板着脸:“那是皇家子嗣,我怎么为你出头,以后出门带着衙役。”“可是.....”“没什么可是,还有不许叫人家混蛋,小心祸从口出。”训斥完后何芊气呼呼的离开书房,他才招手让人把府中管事叫来。何昭一脸杀气:“自明日起,我会从府衙中调些好手过来保护小姐,你给些赏钱讲清楚,要是谁在对小姐不利,不管是谁都不用手下留情!”“明白了老爷,我这就去准备。”何昭点头,管事连忙退下。一个小小李星河他是不怕的。之前他早想为民除害,可惜皇上似乎另有深意他才罢手。但这次他要是敢惹到自家头上,就是皇上也保不了他。[>>>>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风流》<<<<][3]----------第5章王府下人们发现小王爷最近变得非常奇怪。先是不像往常一样出去胡作非为,居然安安静静待在书房里!还有就是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被人追着一般到处跑,跑得一身臭汗,还做一些奇奇怪怪完全看不懂的动作。这莫不是报应?害了什么古怪的顽疾?大家也只是私下说说,并不敢拿出来张扬,严毢总管也再三交代,小王爷的怪事谁敢在府外张扬就打断双腿扔出去!府里严总管威望最高,他说出的话肯定是真的,所有人噤若寒蝉,从此之后不敢再随意嚼舌根提起此事。李震倒没有在意也没注意。在王府吃好喝好,每日还有两个可人的丫头服侍,除了随便健健身根本没有其它事情需要操心,这安逸的日子不正是前世拼死拼活想要的吗。他享受这种宁静也安于现状,安逸是福啊.....虽然有些时候他也难以接受这个时代的冲击,比如两个丫头每天亲自给他搓澡。看着两个丫头拘束的样子,李震开始尝试跟她们闲聊,让她们多说说话。毕竟只是孩子,几日下来在他循循善诱下,两个小丫头也打开话匣子,即便如此两个小丫头也不同,秋儿更加文静一些,月儿则叽叽喳喳像只小黄鹂。“少爷少爷,你要写什么字,从没见过你写字啊。”书房里月儿欢快的凑过小脑袋。秋儿静静在一边磨墨,拉拉月儿的衣角:“不得无礼.....”李震不在意,哈哈一笑把她的小脑袋按回去:“以前不写是因为没得写啊,现在我想写了,秋儿和月儿读过书吗?”秋儿文静的点点头:“奴婢二人小时候就有人教我们琴棋书画,王爷让先生教了很多女孩,我和月儿学的最好,所以才有幸伺候世子的。”“对呀对呀,不只是识字,我还会唱词呢,少爷要听吗?”月儿眼睛亮晶晶的,想必以前世子从未听他唱过词。看她期待的眼神,李震好笑又心疼,被安排注定的命运是最可悲的,如果再得不到认可那可悲就变成绝望。他放下笔,拍手笑道:“好啊,来来来。秋儿,我们坐下听。”“哦.....”秋儿愣了一下,乖巧的坐在李震身边的椅子上,身旁芳香怡人。月儿站好后开始调息,然后道:“我给世子唱一曲《春景》。”李震点点头,这个《春景》题在望江楼的门联处,是景朝开国宰相的名词。月儿微微提气,然后开始唱起来.....“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笑从双脸生.....”她声音清脆,语调活泼,听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她认真又努力的眼神.....不一会儿,尾音落下,书房安静下来。月儿紧张捏着手指,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光。李震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这才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嘛.....时光流逝,每日李震都在书房写写字,听两个丫头唱词,和她们下下棋,日子过得惬意舒适。秋儿和月儿体会到世子的变化,感觉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以前的世子就像冰窟窿,喜怒无常,只要靠近就会瑟瑟发抖,心惊胆寒。而现在世子就好像暖春的日头,暖暖的,热乎的,让人忍不住想靠近他,舍不得离开。以前世子老是去妓院啥的从不喜欢带她们,所以他们对世子不了解。现在才发现世子其实很厉害。世子下棋打败了王府里棋艺最好的秋儿,世子写得楷书让两个丫头自叹不如,那字看得两人入迷。或许世子本就是天才,只是之前顽劣,从不写字,所以大家都不知道,现在突然转性了。两个丫头心里这么想着。潇王府周围都是达官贵人的府邸,每天天不亮就有众多府邸亮起灯火,一辆辆马车整装待发,都是赶着上朝的大臣。早朝是非常严肃的事,天还未亮早早要提着灯笼到达午门外。接下来的路只能自己走,并且衣冠鞋履必须整齐,如若不整会有专门的官员记录,惩戒。李震每天出来跑步的时候都会遇上早起的赶着上朝的大臣,大多他都不认识的,但别人却认识他。一见他个个跟见瘟神一样,匆匆忙忙上了车,然后催着车夫快点走。早上天又黑,灯笼光线昏暗,有一次两辆车差点撞在一次。最夸张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为躲他鞋掉车外面都不管,匆匆赶车离开。后来一个晚上秋儿告诉他,那是判东京国子监陈钰大人,曾经教过世子,所以.....李震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摊手道:“不怪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月儿微微一愣:“少爷什么蛇?”“哈哈,咬人的蛇,我给你讲个小故事。”李震说着给她讲起来,讲完了两个小丫头才发表自己的意见。“那人真傻,咯咯咯.....把绳子当蛇,绳子又不会咬人。”月儿听完咯咯咯笑起来,笑成弓腰的虾。秋儿托着小下巴:“其实换做常人大概也是这样的,只是听着又偏偏觉得很傻,笑他就如笑自己。”李震一愣,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秋儿的回答出乎意料。她比大多数人更加敏锐、理性、善于反思,是个人才!李震经历过各种大小派系,鱼龙混杂,要求眼界很高,看人他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过她一个小丫头就算再蕙质兰心,也不好出人头地,不然有人要说闲话的。冬天的到来,伴着一场大雪。站在阁楼,李震倚栏望去。白蒙蒙一片,四周一片寂静。“世子外面冷,还是进来吧。”秋儿说着把一件厚厚的貂皮大衣披在他身上。“看看雪,我一点都不冷。”李震一身厚厚棉袍怎么会冷,倒是秋儿衣着单薄。皱了皱眉,反手把大衣披在秋儿身上:“怎么才穿这点衣服。”“衣服没干。”秋儿说着看向积满雪的屋檐。李震看了她一眼,又问一遍:“怎么不多穿点衣服。”秋儿低下头:“衣服没干.....”李震知道小姑娘撒谎了。想着捧住她俏脸冰冷的小脸,用了好一会儿将它捂热乎,小丫头脸颊红彤彤的,睫毛在微微颤抖。“实话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李震表情严肃。“世.....世子。”小丫头心虚的低下头。“没事,我不怪你,老实跟我说。”李震尽量温和一些,好让小丫头放松下来。“奴婢.....奴婢只有这些衣物.....”秋儿小声道。李震明白过来,随后有些吃惊,这说明王府没钱了。秋儿是王府级别最高的下人了,如果连她都穿不上足够御寒的衣服那就更别说其他人。“带我去见见严总管吧。”李震道。“世子,这不怪严总管。”秋儿紧张的辩解。李震摸摸她的小脑袋:“我知道,我只是去看看,这事总要有个对策才行。”秋儿愣住了,她显然没想到世子居然会关心这种事情。又是欣喜又是感动,心情复杂居然说不出话,只是静静点头,然后带着世子向账房走去。[>>>>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世子风流》<<<<][3]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2/2991990314.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uewenqidian&bookname=%E4%B8%96%E5%AD%90%E9%A3%8E%E6%B5%81 [3]: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uewenqidian&bookname=%E4%B8%96%E5%AD%90%E9%A3%8E%E6%B5%81 [4]: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uewenqidian&bookname=%E4%B8%96%E5%AD%90%E9%A3%8E%E6%B5%81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rm/32834.html

(0)
上一篇 2021-11-30 上午3:48
下一篇 2021-11-30 上午3:5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