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长安郑秀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丁长安郑秀兰小说完整版

小说:傲世通途

作者:钓人的鱼

主角:丁长安,郑秀兰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丁长安郑秀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丁长安郑秀兰小说】抖音超人气都市乡村爽文丁长安,郑秀兰《傲世通途》的都市爽文,来自于”钓人的鱼”作者大大的倾心力作。一经上线便收到了很多读者的赞誉,故事情节的搭建极具巧思,丁长安作为男主角,郑秀兰是女主角。不管是从文笔还是故事情节或者是人物设定上都给我们很大的惊喜,真的很佩服钓人的鱼的写作能力。和其它配角对比丁长安,郑秀兰的形象更加鲜明了许多,剧情非常紧凑。精彩纷呈的故事内容,千万不要错过哦!

书评专区:

血兰花:看着平平淡淡的,其实里面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比那些狗血的都市爽文要好的多,本人就喜欢这种邻里趣事了。

丁轮:这本书是朋友推荐的,评分是非常高的!刚开始看会觉得是不是有一丝平淡?但看到最后才会发现作者思维缜密!剧情高潮迭起,引人入胜!是在太好看了。
![3.41.jpg][1]

《傲世通途》免费阅读

第六章 去邻村

相对于寇大鹏的一身肥膘和霍吕茂的骨瘦如柴,丁长生的身材堪称完美,这样的男人才能称为男人,田鄂茹手里的梳子挂在头发上,一时间忘记了梳头。

其实田鄂茹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成为一个少妇的,记得刚嫁给霍吕茂时,还能感觉到老公的体贴,但是自从霍吕茂做了大手术之后,慢慢感情也就淡了。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霍吕茂邀请乡长寇大鹏来家里喝酒,就当两人喝到一半时,附近的芦家岭发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吕茂就出警了,按说这个时候寇大鹏应该也走才对,但是霍吕茂坚持要等他回来继续喝,所以寇大鹏就留下了,边喝边等霍吕茂。

夜渐渐深了,可是霍吕茂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

两人喝醉以后渐渐互相倾诉起了心事。

后来就有了丁长生看到的事。

“你小子,我说句笑话,你还当真了?”霍吕茂身披警服蹲在自己屋门口边抽烟,边看着院子里劈材的丁长生说道。

“所长,你给俺脸,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这么粗行不”。

“行,还别说,你这身肌肉倒是挺结实的,在家里干过活吗?”

“所长,瞧您说的,我虽然干过偷鸡摸狗的事,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我劳动所得的,家里也有二亩山地,平时也给村里叔叔大爷帮忙,要不没饭吃的时候去哪儿要去”。

“嘿,你小子,好样的,男人嘛,就该有点担当,以后可别再去偷了,小时候偷针,大了就敢偷牛……”

“好了,别说了,丁长生,吃饭了”。这个时候田鄂茹端着早饭来到了院子里。

丁长生擦了把汗,不敢坐在凳子上,端了一碗粥,手里拿两个馒头,馒头里挖一个窝,里面加上咸菜就蹲在一边吃起来,他这个样子,让霍吕茂很有好感,感觉他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因为以前的时候他弟弟来这里也是这个样子,怯怯懦懦的,好像是施展不开自己的身子,特别是在田鄂茹面前。

霍吕茂的饭量很小,吃了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而这时丁长生才吃了不到一半,田鄂茹也没有吃完。

“你们慢慢吃,二狗,今天上班后跟我去一趟芦家岭,那里昨晚又有一头牛被偷了”。

“所长,这次真不是我干的”。丁长生怯怯的说道。

“哈哈,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现在也算是警察了,但是你得帮我把偷牛的贼抓出来,快点吃,我在所里等你”。霍吕茂吃完起身就走了。

丁长生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自己要精的多,他要把自己伪装起来,伪装成一个老实人,那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自己是什么来路,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脚跟,抓住这一根来之不易的稻草,直到攀上远处的那棵大树。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过他,这个人时刻在注意他,一抬头,他就看到了田鄂茹冷冷的眼光。

“你以为巴结上霍吕茂,就永远没事了吗?”

“田姐,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丁长生依然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只要攀上霍吕茂这棵大树就没事了是吧,我警告你,寇大鹏能让你来,也能让你立马滚蛋”。

“田姐,我也没说什么呀”。

“闭紧你的嘴最好,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霍吕茂会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杀了”。田鄂茹恶狠狠的威胁道。

“哐当”。丁长生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都给我捡起来,收拾干净了”。田鄂茹对丁长生的表现很满意,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能吓的住的,如果他不害怕那就麻烦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七章 偷牛看着丁长生手忙脚乱的样子,田鄂茹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到底是个嫩芽子,几句话就被吓到了。“田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所长还等着我去芦家岭呢”。说完丁长生拿起衣服拔腿就想跑。“回来”。田鄂茹端着碗看着蓄势待发的丁长生。“田姐,你,还有事啊?”丁长生讪讪道。“我让你走了吗,回来坐下,我还没有说完呢”。田鄂茹的表情不容置疑,丁长生实在是有点恼火,就因为我知道了你和寇大鹏的事情,我们做了个交易,这还没完没了了,逼急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走总可以吧,他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步子却始终没有迈开,他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容易。就在丁长生郁闷不已的时候,田鄂茹拿了一块洁白的毛巾来到丁长生身边。“你看看你,出的这一身汗”。说着,帮丁长生擦起额头的汗。“田姐,这不合适,我自己来吧”。丁长生想接过毛巾自己擦拭,但是田鄂茹并没有答应他,丁长生整个身子一僵,低头看了一眼田鄂茹,立马将头昂起来,再也不敢看她,而田鄂茹的身高正好到丁长生的下巴,只要丁长生一低头,就可能碰到田鄂茹的头,这个时候丁长生整个人都有点发抖。“你抖什么,怕我吃了你?”田鄂茹笑吟吟的问道。“没有,我是紧张,我长这么大,只有我妈帮我擦拭,我,我很紧张”。“你怎么了?”田鄂茹问道。“没事,田姐,就是有点肚子疼”。“啊,是不是吃坏了东西了,那边是厕所,快去”。“不了,我到街上的公厕就行,我先,走了”。于是就在田鄂茹惊愕的眼神中夹着双腿,落荒而逃。“你说的就是他?”指导员陈兵坐在办公室里,隔着窗户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丁长生问道。“是啊,就是他,这是寇老西塞进来的,正好呢,我们这里也缺人手,先干着吧,说不定还能教育过来,这要是在社会上混几年,早晚是我们临山镇一大祸害,我们这也算是积德行善了”。霍吕茂无可奈何的说道。“行,不过,你可看紧了,这小子以前名声太坏,不要让他打着警察的旗号到处做坏事,这样会成了我们警察里面的害群之马”。“放心吧,不会,我亲自盯着的”。霍吕茂等着丁长生和张强收拾好,三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去了芦家岭,芦家岭是个很大的村子,在整个临山镇也算是一个大村了,就是治安不好,一年到头出好几十起案子,这不,昨晚,李老栓家的牛又丢了。“二狗,你给我分析分析,你说这小偷将牛偷走之后,会藏在哪里呢?”张强开车,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而霍吕茂则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所长,我不知道,我以前没有偷过这么大的东西”。丁长生很忐忑的说道。“哈哈,我没说你,我这是让你分析分析这起案子,你现在是警察了,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才能破案嘛,我们所有四个联防队员,三个民警,这么大一个镇谁能管得过来,所以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有一天你才能独自办案子”。“哦,这样啊,分析,我分析,分析……”丁长生嘟嘟嚷嚷,半晌没说出话来,张强边开车边笑。“所长,我分析出来了,这牛肯定被宰了吃了”。十几分钟后,这是丁长生最后的结论。霍吕茂和张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谁也不信那么大一头牛,居然能悄默声的被宰了吃了,都当丁长生的话是废话。但是丁长生一脸认真的表情,“所长,我去过芦家岭,那村子很是邪乎,只有一条进村的路,四周都是很高的陡坡,根本不可能走牛,而村头每晚都有打更的人,要么是打更的人偷得,要么就是村里的人偷了牛杀了分成块运下去的,反正这村里肯定有内鬼”。丁长生说的有理有据。张强回头看了一眼霍吕茂,发现所长也是一脸的凝重。[>>>>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第八章 芦家岭村芦家岭村虽然人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村级组织,这个村里有好几个家族,各自为政,一到选举的时候是最乱的时候,杀人放火到不至于,但是发生偷鸡摸狗的事情那是常事。而李老栓家的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偷的,因为又到了选举村委会的时候了。“所长,我们就这样在村里转悠,估计也转不出什么来啊”。张强对霍吕茂说道。“是啊,要是在街上能找到牛,还要我们来干什么,人家自己就找到了,我看这芦家岭是风雨欲来啊”。“怎么了所长,有大事要发生吗?”丁长生凑上来问道。“这样吧,我们分开来,各自到村里的人家走走看看,也算是调查吧,找不找得到说不准,但是至少能敲山震虎,说明我们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了,即便是这头牛找不到,短时间内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了”。霍吕茂没有理会丁长生的话,而是直接分派了任务。于是三人分开来,各自散去,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霍吕茂在临山镇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岂能没有几个暗桩,但是这样的事是见不得光的,这也是对暗桩的保护,所以,即便是像张强这样的警察,都不能让他知道,更何况是丁长生这个刚入行的新丁呢。丁长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张强心里清楚的很,知道这是所长在撇开自己办案,也不说什么,直接走了,而丁长生显然对这个村还是很熟悉的,以前白天来踩点晚上来动手,所里这里大部分情况他都很熟悉。“开门,开门”。以前是偷,所以要小心再小心,但是现在自己是官了,走了几步路,丁长生就开始砸门。“他妈的,你谁啊,丁长生,你小子是不是欠削,大白天的你干什么,想抢劫啊”。不一会一个穿着短裤的家伙骂骂咧咧的出来了。“吆呵,原来是陈标子啊,开门,老子有事要检查”。“丁长生,给脸不要脸是不是,你对谁称老子呢”。陈标子说着话打开了门。“陈标子,睁开你的眼看看,老子现在是警察,你动我一个指头试试,看过电视吗?学过法律吗?那叫袭警,抓你进去待几年你就老实了”。陈标子狐疑的看着丁长生,一身衣服倒是看不出假的来,再看到丁长生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点信了。“我说丁长生,你什么时候当得警察啊,前几天你来这里偷鸡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我妈养几只鸡容易吗,你小子给她一窝端了”。“证据,陈标子,你说我偷你们家的鸡,拿证据来,我说你偷了李老栓家的牛了,你怎么说?”“你,好,你小子等着,我会找到你的证据的,到时候你的警察也别当了”。“好了,你慢慢找,我怀疑你偷了李老栓家的牛,我得进去看看”。“好,进去可以,拿证据来”。陈标子倚在门框上,挡住了丁长生不让步。“那好吧,反正我师父就在村里,待会我让他亲自来找你,看看你是不是把李老栓家的牛给宰了”。“你师父?”陈标子脸色一变,虽然丁长生在社会上混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察言观色那是学的贼好,所以一看到陈标子的脸色一变,就知道这小子心里肯定有鬼。“我师父就是所长霍吕茂,他现在什么事也不干,就单独盯着芦家岭这伙偷牛贼,我觉得还是让他来看看比较合适,毕竟,我刚入行没多久,所以你在家等着吧,我去叫他”。“哎哎哎,兄弟,你看你,不就是几只鸡吗,我不要了,来来,屋里喝水,随便查,我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来来,进来吧”。“陈标子,这可是你叫我进来的”。“那是那是,来,兄弟,今天别走了,为了祝贺你高升,我们喝几杯怎么样”。陈标子殷勤的说道。事情反常必为妖,看陈标子这前倨后恭的样子,没问题才怪呢,所以心里暗暗留心,从进屋开始,就不断的观察着。但是一进屋,丁长生就吓了一跳,屋里的板凳上正坐着一个女人,虽然很憔悴,但是丁长生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惜的是,她目光呆滞,没有一点神采,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脚上居然拴着一条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锁在了床腿上。手里抱着一个婴儿,正在奶孩子,看到有人进来也不知道躲避一下。“陈标子,这是?”“唉,这是你嫂子,有神经病,经常出去伤人,我又没钱给她看病,不得已,才把锁起来了,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说罢,陈标子出去了。可是就在陈标子出去的一瞬间,那个女人仿佛复活一样,定定的看着丁长生,两只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而眼睛里却是急切的神色,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呆滞。[>>>>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傲世通途》<<<<][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2/1418804040.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5%82%B2%E4%B8%96%E9%80%9A%E9%80%94/%E5%82%B2%E4%B8%96%E9%80%9A%E9%80%94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rm/31824.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