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通途】丁长安郑秀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傲世通途

作者:钓人的鱼

主角:丁长安,郑秀兰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丁长安郑秀兰小说》抖音小说主角丁长安,郑秀兰《傲世通途》又名《丁二狗的天梯人生》的都市爽文,来自于”钓人的鱼”作者大大的倾心力作。主要讲述的是: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大黄蜂:非常喜欢傲世通途这本小说,作者文笔非常好。尤其是作者对丁长安这一人物的描写,深入人心!希望作者加油!

赛博坦星球:想不到从入坑这本书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大结局了。总感觉心里空空的,感谢作者带给我每个深夜的快乐,期待作者的下一本新书。
![3.27.jpg][1]

**《傲世通途》免费阅读**

第四章

半个小时后,丁长安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派出所,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安,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乡长是什么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

“所长,刚才乡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乡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乡长表叔的”。丁长安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这个警察有点拿不准了。

“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警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那是那是,所长,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嘿嘿,我怎么瞧着你小子穿上警服也是一个流氓啊”。

“哪能呢,我真是想做一个好人的,所长,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就行了”。丁长安指天发誓。

联防队员就是警察里面的临时工,主要是干一些警察不好下手的事情,出了事,就说这事是临时工干的,开除了事,所以丁长安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那是朝不保夕的,还以为端上了铁饭碗呢。

“张强,你过来”。一进派出所,霍吕茂朝一个民警喊道。

“所长,有什么指示?”

“努,这是新来的联防队员,叫丁二狗,不对,叫丁长安,给他找身衣服,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马勺的弟兄们了,照顾着点”。

“好咧,丁二狗同志,走吧”。

因为丁长安以前因为偷鸡摸狗的被带进来好几次了,所以这里的几个民警和联防队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叫丁长安”

“是,丁长安同志”。张强笑嘻嘻的搂住丁长安向后院走去。

没办法,以前自己的名声太坏了,真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至于为什么叫丁二狗,那是村里一个同龄的孩子和丁长安一块洗过澡,发现丁长安那个男人的本钱真是够大的,比两条狗都大,所以还有个诨号丁二狗。

“嫂子好”。丁长安跟着张强正郁闷不已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女警,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昨晚那个女警,田静怡也看到了丁长安,心里不禁有点忐忑,再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几乎都被这个年轻人看遍了,脸刷的就红了。

“你好,这是谁啊?”

“哦,嫂子,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丁长安”。

“我叫丁长安,嫂子好”。丁长安也有样学样的叫了声嫂子。

“你好,再见”。

看着一身警服的田静怡扭着屁股走远了,再联想昨晚那香艳的一幕,丁长安的脚步有点走不动了。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心所长扒了你的皮”。张强看到丁长安一直盯着田静怡的身影不动弹,不由得有点上火,一巴掌打在丁长安的头上。

“张大哥,这个嫂子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你可不要再露出刚才那幅色相,所长可是一个醋缸,小心打翻了淹死你,以前有个家伙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竟往跟前凑,所长知道了,直接就开了”。

“什么,这是所长的老婆?”丁长安张大了嘴,那个样子真是震惊无比,妈的,原来如此啊,为什么所长没发现他的老婆被乡长搞了呢,不好,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出人命啊,所长可是有枪的,想到这里,他的脑袋不由得一缩,万一所长知道了,这可真是不是我说的。

上班后的第一天,丁长安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他的脑袋里反复出现的就只有两个镜头,一个是乡长在车里架起田静怡的双腿使劲冲击,一个是所长拿着枪将乡长的脑袋打爆了。

“你怎么不回家?下班了”。一个脆生生的又熟悉无比的声音传到了丁长安的耳朵里。

“我,我,嫂子,这里管饭”。丁长安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田静怡。

“扑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

“可是所长能”。

“提他干什么,吃饭了吗,要不跟我回家吃”。

“不,不敢”。

“去吧,你们所长在家里做饭呢,你是乡长的亲戚,我们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走吧”。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威胁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田静怡在前,丁长安落后半个脚步,跟在后面,一声都不敢吭,因为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多么明智,好多危险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女人”。田静怡的话仿佛来至天际却又清晰无比,令丁长安不敢回声。

“问你话呢”。田静怡转身说道。

“不,没有,我想你一定有您的苦衷吧,我小,不懂这些”。

“是吗,你不懂吗,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圆啊,说,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丁长安带着哭腔说道。

[点击继续阅读《傲世通途》][2]

———-

**第五章**

看着丁长安像个孩子一样眼泪汪汪的,田静怡竟然心里有点不舍起来,就在街口的转角处,这里是个死角,没有人能看得见,田静怡拿出一张纸巾给丁长安擦了擦眼睛。

“我相信你不会乱说,只要你不说,我以后不会不管你,你现在还是一个联防队员,不是正式工作,只要有机会,我会帮你转成正式的,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要给别人说,好不好”。田静怡的举动将丁长安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看是否有人。

“好,我不乱说,我谁都不说”。

跟着田静怡回家吃了一顿饭,虽然做的饭很是丰盛,但是丁长安一声不敢吭,味同嚼醋,难受的很。

“喂,你这小子,在单位不是满嘴跑火车,就你能吹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害羞了?”霍吕茂所长很不客气的挖苦道。

“所长,嘿嘿,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我一直在吃呢,自从我爸妈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了,要不是找到乡长这个远房表叔,我今天的饭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呢”。丁长安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霍吕茂和田静怡两口子听得那是一阵心酸。

“兔崽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没事就来家里吃饭吧,不过院子里的柴禾你可得都给我劈好了,哦,还有水缸里的水,也得给我挑满了,我们家吃的都是山泉水,去对面山沟里的泉眼处挑”。

“哎,好,所长,我都能办到”。

田静怡心里暗暗叫苦,这是什么事啊,怎么还给招到家里来了,原本想施点小恩小惠稳住他,没想到居然招到家里来了,这可怎么办,这个时候也不能出言反对啊。

吃完饭,丁长安就回到派出所宿舍睡觉去了,这里管吃管住的生活,他很满意,还主动到值班室和张强聊了一会天。

“霍吕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是请丁长安吃顿饭,表示下我们对寇大鹏的亲戚的照顾就行了,你干么要让他时长到家里来啊,你什么意思,他不是男人啊,你经常不在家,他来这里算怎么回事啊?”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丁长安和寇大鹏是什么关系,她心里清楚的很,什么乡长亲戚啊,屁,那都是交换,万一时间一长,丁长安和霍吕茂关系好了,指不定丁长安就会把自己的事情透给霍吕茂,那不是给自己招灾惹祸吗。

“你怎么了,他还是个孩子,他能干什么?”

“你什么意思,他不能干什么,那别的男人就能来干什么对不对,霍吕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田静怡得理不饶人。

霍吕茂低头吃饭,不再和这个女人争吵。

入夜了,田静怡静静的躺在床上生着闷气,而霍吕茂则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钻进了被窝,伸手将田静怡搂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我累了,没兴趣”。

“嘿嘿,老婆,没兴趣也要创造兴趣,我算过日子了,这两天可是你的关键日子,不能浪费了”。

“什么关键日子?”田静怡问道。

“当然是受孕的关键日子了,我昨晚还担心今天赶不回来呢,要不然又得挨到下个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怀上”。

“你说什么,这两天?”

“是啊,你看你,自己的日子都记不住,快来,我现在很硬啊”。说着霍吕茂将田静怡的睡衣扒掉了,可是田静怡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在想昨晚的事,寇大鹏这个王八蛋为了自己的享受,从来都不戴套,弄得自己回来吃避孕药。

两人都不再说话,而霍吕茂躺在被窝里还在不停的折腾,希望它能坚强一点,但是最终没有成功,黑暗里传来一声叹息。

霍吕茂曾经因公负伤,摘掉了一个肾,从那时候起,他们的夫妻生活就谈不上质量了,可以说连起码的满足都不能达到了,这是田静怡的感觉。

天色微明,霍吕茂被院子里铁桶叮当的声音吵醒,随后就是倒水入缸的声音,不由得探起身向外看去,正看到丁长安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往水缸里倒第二桶水。

“这小子,还挺实在的”。霍吕茂又躺下睡觉了,而田静怡却起床了,推开门,正好看到一身腱子肉的丁长安转身离去继续挑水。

朝阳照在丁长安身上,除了肩头一道被扁担压得有点红肿的地方外,其他的地方沟壑林立,一块块肌肉条条块块,很是结实,田静怡突然嘴里有点发干,而这时仿佛是有感应一般,丁长安回头看了一眼田静怡,笑了笑走出了家门。

[点击继续阅读《傲世通途》][2]

———-

**第六章**

相对于寇大鹏的一身肥膘和霍吕茂的骨瘦如柴,丁长生的身材堪称完美,这样的男人才能称为男人,田鄂茹手里的梳子挂在头发上,一时间忘记了梳头。

其实田鄂茹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成为一个少妇的,记得刚嫁给霍吕茂时,还能感觉到老公的体贴,但是自从霍吕茂做了大手术之后,慢慢感情也就淡了。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霍吕茂邀请乡长寇大鹏来家里喝酒,就当两人喝到一半时,附近的芦家岭发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吕茂就出警了,按说这个时候寇大鹏应该也走才对,但是霍吕茂坚持要等他回来继续喝,所以寇大鹏就留下了,边喝边等霍吕茂。

夜渐渐深了,可是霍吕茂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

两人喝醉以后渐渐互相倾诉起了心事。

后来就有了丁长生看到的事。

“你小子,我说句笑话,你还当真了?”霍吕茂身披警服蹲在自己屋门口边抽烟,边看着院子里劈材的丁长生说道。

“所长,你给俺脸,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这么粗行不”。

“行,还别说,你这身肌肉倒是挺结实的,在家里干过活吗?”

“所长,瞧您说的,我虽然干过偷鸡摸狗的事,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我劳动所得的,家里也有二亩山地,平时也给村里叔叔大爷帮忙,要不没饭吃的时候去哪儿要去”。

“嘿,你小子,好样的,男人嘛,就该有点担当,以后可别再去偷了,小时候偷针,大了就敢偷牛……”

“好了,别说了,丁长生,吃饭了”。这个时候田鄂茹端着早饭来到了院子里。

丁长生擦了把汗,不敢坐在凳子上,端了一碗粥,手里拿两个馒头,馒头里挖一个窝,里面加上咸菜就蹲在一边吃起来,他这个样子,让霍吕茂很有好感,感觉他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因为以前的时候他弟弟来这里也是这个样子,怯怯懦懦的,好像是施展不开自己的身子,特别是在田鄂茹面前。

霍吕茂的饭量很小,吃了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而这时丁长生才吃了不到一半,田鄂茹也没有吃完。

“你们慢慢吃,二狗,今天上班后跟我去一趟芦家岭,那里昨晚又有一头牛被偷了”。

“所长,这次真不是我干的”。丁长生怯怯的说道。

“哈哈,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现在也算是警察了,但是你得帮我把偷牛的贼抓出来,快点吃,我在所里等你”。霍吕茂吃完起身就走了。

丁长生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自己要精的多,他要把自己伪装起来,伪装成一个老实人,那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自己是什么来路,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脚跟,抓住这一根来之不易的稻草,直到攀上远处的那棵大树。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过他,这个人时刻在注意他,一抬头,他就看到了田鄂茹冷冷的眼光。

“你以为巴结上霍吕茂,就永远没事了吗?”

“田姐,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丁长生依然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只要攀上霍吕茂这棵大树就没事了是吧,我警告你,寇大鹏能让你来,也能让你立马滚蛋”。

“田姐,我也没说什么呀”。

“闭紧你的嘴最好,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霍吕茂会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杀了”。田鄂茹恶狠狠的威胁道。

“哐当”。丁长生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都给我捡起来,收拾干净了”。田鄂茹对丁长生的表现很满意,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能吓的住的,如果他不害怕那就麻烦了。

[点击继续阅读《傲世通途》][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2/2210050459.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ending&bookname=%E5%82%B2%E4%B8%96%E9%80%9A%E9%80%94/%E8%B5%B7%E4%BA%8E%E6%B5%AE%E8%90%8D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rm/30713.html

(0)
上一篇 2021-11-30 上午6:19
下一篇 2021-11-30 上午7:1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