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之王最新章节,方云李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特种兵之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方云
简介:特种兵王回归都市,扫除一切恶势敌手,各种美女纷涌而至,书写传奇人生!
角色:方云李闯
特种兵之王最新章节,方云李闯小说免费阅读

《特种兵之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回家


  北丘的冬天寒风刺骨,格外的冷冽,天刚刚露出鱼肚白,连绵蜿蜒的山群便被天边撒下的光亮笼罩,顿时银芒一片。
随着天际越发明亮,满是白雪的松树林中,响起了细细清脆的啼鸣声。
突然,从山下林中急速掠来两道身影,一只通体黑色,野狗般大小的土狼和一个十五六岁,一脸坚毅却带着些许稚嫩的小男孩。
小男孩后背挂着一把跟他身体一样大小的铁剑,手中拿着精巧的弓箭,很是奇怪。
“方云...”一声苍老的喝声,响彻林中,土狼猛地停了下来,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小男孩也是一样,身子如灵猴一般,在雪地划过漂亮的弧线,准确的停在了土狼旁,小身子站的溜直!
与此同时,从山下走来一个满脸沧桑的老头,他住着拐棍,看着山坡上土狼和男孩,嘴角微微一笑。
“方云,让阿公看看你的剑法。”老人说着,用手中的拐棍,敲了敲身边大腿粗细的灌木。
嗖!——
话音刚落,一道银芒闪过,灌木应声两段。
“有点进步。”老头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后抄起拐棍,也不见怎么使劲儿,敲在这灌木之上,本来已经两段的灌木,仿佛遭受到重创般,顿时四分五裂。
“把这碎木拿着,晚上阿公给你烤野鸡吃。”
“好嘞,不过阿公您得指导我这招内劲儿的功夫!我现在只能凭着剑的锋利才能切断木棍。”方云小手紧忙拾起木头,跟上老人。
可就在这时,山顶上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吼声强而有力,震得树木上的雪花洒落下来,一旁的土狼,双目蓦然一闪,呲着獠牙,紧紧盯着山上。
“好像是打斗?”老人眉头皱了一下,随后又道:“带着小黑去看看。”
话音落下,方云已经骑上土狼,刷的一声,窜上山去。
他们刚接近山上,就听到一声枪响,随后响起一声哀嚎。
方云加快了脚步,掠上树梢,顿时看到山中空地,一个身穿军人服装的汉子,靠在大树旁,一手拿着枪,指着不远处,已经红了眼的熊瞎子。
“怎么惹到了它?”方云小脸皱了皱眉,对着小黑喊了一声去。
小黑猛地窜了出去,速度快的只看得到一到模糊的影子,它掠到熊瞎子身前,弓着身子,呲着獠牙,口中低吼。
那狗熊见了,顿时露出惬意,虽然小黑在它面前跟它一条小腿大小,但是小黑身上那种气势,却让狗熊足以生畏,象征性低吼了两声,就仓皇而逃。
方云这个时候跑了过来,刚跑到大汉面前,就看到他晕了过去,楞了一下,这才看到他大腿血粼粼的口子。
方云紧忙撕下一块碎布,给他包扎上,这才扛起他,跑回了山下茅屋。
“阿公,是个军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我已经给他简单的包扎完了。”
“嗯。”老人点了点头,打开布条,从衣柜中拿出个精致的小瓶子,倒出一点粉末状的东西,涂抹在他的伤口上,这才从新用干净的布条包扎上。
“给他弄杯水喝。”老人说着,目光这才落在魁梧大汉上,一张刚毅棱角分明脸,带着一丝男子汉的血气方刚。
方云紧忙拿来水,一杯水进去,大汉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
“阿公,他醒了!”方云小脸顿时露出惊喜。
“不要动,你伤口创伤很大。”老人紧忙道。
大汉看了一眼四周,简单的木屋,陈旧的摆设,唯一让人瞩目的就是桌子上,一柄生了锈的长刀。
“你是谁?为什么来到北丘?”老人沉着脸问道,目光扫过他衣服上的军衔,和腰间别着的手枪。
“我...我叫李闯,找方宏图先生,我是方强的战友。”大汉声音有些沙哑道。
听到他的话,老人手一抖,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悲伤。
足足好久,老人才深呼口气,转过身去,“你先休息。”
老人拄着拐棍,拿起了旱烟,站在院落外,目光看着东方,渐渐红了眼眶。
方云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差异的看了一眼阿公,见到军人大汉要起身,紧忙搀着他,“叔叔,你小心些。”
李闯嘴唇惨白,脸色也不是很好,他勉强站起来,看了一眼方云,笑了一下,“你叫方云吧?”
“嗯?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方云愣了一下。
李闯没有开口,走出木屋,看着院中悲怆的苍老身影,“您就是方宏图老先生吧?”
说着,李闯站直了身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听到身后的声音,老人身子明显颤了一下,过了好半晌,这才转过身子来,“他...不在了吧?”
老人的话,让李闯眼睛一红,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哽咽道:“报告,受队长生前嘱托,李闯前来看望您和方云!”
这句话落下,老人双目的神色,瞬间黯淡下去,他没有吭声,拄着拐棍,坐到一旁的木凳上,目光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方云从小和阿公一起长大,对阿爸,阿妈没有什么印象,从小的记忆就是黎明时,阿公拿着拐杖给自己敲起来,让自己读书写字,教自己扎马步,养气,还有一些剑术,每天完事后,阿公都会逼着他,喝下一个很难闻的药水,还要在都是虫子的浴缸中,泡上一个小时。
日复一日,方云每天除了学习读书,就是练功,仅有的时间,就是和小黑在北丘的群山中探险,为了能在群山中豺狼虎豹中脱险,小方云用本家的功法,速度能比的上小黑,甚至力大无穷。
可是,十多年过去了,方云从来没有听说过阿爸,阿妈的事情,更是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了哪里。
但是,小方云现在能够感觉到,眼前军人大汉口中的‘方强’,好像就是自己的父亲!
老人深吸口气,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指了指身边的木凳,“坐吧。”
李闯眼泪不止,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个小盒子,上面布满的血迹。
“老先生...队长让我将他带回北丘...”李闯双手捧着,看着盒子,似有万斤...
老人看到那个盒子,再也忍不住,双手剧烈颤抖,接了过来。
“孩子...你回家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往事


  老人捧着这个小盒子,清楚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想到他离开的时候,再看看他回来的样子,痛彻心扉,捂着小盒子,失声痛哭。
李闯看着眼前头发花白的老人,眼泪根本止不住,从兜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老人。
“这是队长给您的信...”
老人接过来,缓缓打开。
‘敬爱的阿爸,如果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儿子不孝,不能给您养老送终。’
‘但是无论如何,请您原谅儿子,自从那一次的事情后,儿子无法遵守方家子孙世代留守北丘的诺言,我要杀光那帮混蛋,给秋儿报仇,我知道,祖训不但不让方家子孙离开北丘,更不能参军,不能使用家传武功伤人,但是为了杀光他们,我只能背弃了祖训,我是方家的不肖子孙,可是,如果不能为妻子报仇,我空有一身惊骇世俗的武功有何用?又怎么能称为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阿爸,我不祈求您的原谅,但是希望您能理解我...’
‘李闯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是我们S区特种大队的副队长,我走后便将您和云儿托付给他。’
‘云儿也不小了,世代变了,阿爸,我们方家的武功如果仅仅为了生存而泯灭在北丘,实在可惜,为何不为祖国效力?我希望这一次李闯能够带云儿走,让他用我们方家的功夫报效祖国,惩恶扬善!
不孝儿,方强绝笔。’
看完信,老人眼中泪流不止,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儿子是不肖子孙,如果换做他,他也会这么做。
李闯副队长含着泪,看着老人,又说道:“老先生,方强队长没有给您和方家丢脸,他是我们S区特种兵大队的队长,为了保卫我们大队,在执行任务中光荣牺牲,他是我们S区的骄傲,更是我们国家的骄傲,他用方家的独到武功,为国家培养了一支强大的特战队,我代表特战队全体队员向您敬礼!”
李闯说完,猛地站直了身子,眼泪还在流,可是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小方云一直目睹着这一切,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阿爸竟然是一位特种兵,为祖国立下赫赫战功。
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阿公从来不告诉自己这一切呢?
老人点了点头,目光从李闯身上看向小盒子,轻轻抚摸了一下,又看向小方云。
“云儿,你阿爸是十三年前离开的,他为什么离开北丘,我原来从来没有说过,今天,我就全部告诉你吧。”
老人说完,目光看向北丘,看着银装素裹的山林,长长吸了口气,呼了出来。
“我们方家,世代生存在北丘,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我们从来没有走出这座大山,因为祖上的祖训,世世代代留在北丘,不得离开这片土地,不能以武伤人,更不能...参军!”
小方云听到这里,愣了一下,不明其意,老人有开口继续道。
“我们方家的武功,威力巨大,招招致命,是我们的一位祖先,流传下来,他当年以一身绝世武功闻名天下,立下赫赫战功,身居高位,可是却被小人迫害,险些断绝了我方家香火,惨遭灭民,从那以后,方家祖先才带着我们方家,退隐在这茫茫北丘之中,更是立下了祖训,不可出山,不可伤人,更...不可参军!”
老人点着烟袋,慢慢的说着这些事情,讲着当时所发生的事情。
小方云的母亲,是一个孤儿,被老人救下,养在家中,长大后和他阿爸方强相爱,最后结婚,生下了方云。
可是,就在方云出生后不久,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们一家人的事情。
那是一个早晨,方强为了让方云的阿妈调养身子,进山狩猎野味,而方云的妈妈却想着要为方强做他爱吃的野菜,背着箩筐,上了山。
傍晚,方强拖着一只孤狼回来了,可是方云的妈妈没有回来!
方强紧忙出去找,日落西山,下着大雨,老人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方强抱着浑身衣衫破烂,带着血迹的小秋回来,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
老人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媳,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秋,竟然被人糟蹋致死!
方强将小秋埋葬好之后,红着眼睛就进了大山。
一连三天,都没有看到方强,直到第四天清晨,打开门,看着门口刚出生几天的小狼崽和一封信外,别无他物。
信上说他杀光了那帮畜生,但是听说那帮畜生还有同伙,就离开了北丘。
老人将一切都告诉了方云,看着他,“我原来不想告诉你这些,就是但系你心里悲痛,无心练功,也不想让你整日活在痛苦的回忆中,现在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你的功练得也差不多了,应该让你知道了。”
李闯这个时候接过话,“那天我们得到情报,国外的贩毒团伙出现在境内,便紧忙赶来,他们被我们打的节节败退,最后躲到了这个山里,这些不法分子是国外有名的犯罪雇佣军,我们和他们作战,也是伤亡惨重,为了彻底消灭他们,我们出动了大批力量。”
“正当我们准备发起进攻,只听到几声弓箭发射的声音,几个拿着枪的佣兵已经倒下,随后就看到一个人冲了过来,动作飞快,手里的刀,更是快到只能看到银光闪过,等到我们赶到的时候,地上只剩下十几具尸体!”
“在特种兵部队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身手,几个回合,就消灭让我们头疼了几年的雇佣兵,我们走过来的时候,你父亲眼睛通红,一动不动,八名雇佣兵,喉咙一剑毙命,剩下的几名,都是被弓箭,射穿了脖颈,整个过程也就是十多秒的时间,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要不然也不会一枪都没开,就毙命当场!”
李闯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中还带着惊讶和钦佩,回想当年的事情,让他激动万分。
方云呆呆的听着,这一刻,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阿爸的痛苦,心里揪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离去


  李闯情绪很激动,想到那时候的事情,心里不能平静。
“之后我们才从你父亲嘴里知道了这件事情,提出要参加队伍,彻底绞杀这群畜生,当然,他也说了担心你阿公阻止他,所以便不辞而别,那个小土狼,就是他送给你的礼物。”
“到了军区,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了我们的作战部长,他立马召见了你的父亲,而且做了测试,当时五名身经百战的特种兵,联手竟然在你父亲手里撑不过十秒,这件事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让我们部长非常震惊,直接向总司令处汇报,特别准许你父亲进了我们特种大队,任命为我们大队的一名特种训练员,同样,给予了少尉的军衔。”
“之后的很多次任务,你父亲都有参加,学习了很多兵器机械的运用,多次获得了奖励,很快就成为了我们的大队长,只是...”
李闯说道这里,眼睛又忍不住红润起来。
“在最近一次雇佣团围剿我们的作战中,你父亲为了保护我们,一个人断后,剿灭了数十名不法分子,却因为最后一个歹徒,引爆了手雷,想要炸毁我们国家机密,你父亲奋不顾身,在炸响最后一刻,孤身带着手雷,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最后...”
李闯说道这里,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父亲保护了我们整个特战队,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他牺牲前,就将遗书交给了我,他没有给方家丢脸,他是英雄,是我们的英雄!他也希望方云能接替他的班,继续为国家效力!报效祖国!”
李闯哭着,看向老人,“我来之前,我们部长就已经交代过,让我接您们去我们军区,方强是我们的战友,更是我们的英雄,兄弟,我们不能让英雄的家人,无依无靠!”
老人听了,转过头看向方云,“这些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方云,你大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决定,去或者不去,你决定吧。”
方云听着这一切,骨子里有一股热血,流淌出来,那是方家的热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阿公,我要去!”
李闯看到,顿时欣慰的点了点头,大哥的儿子,和大哥一样,不愧是方家男儿!
“不过...我就不去了...”老人看了一眼远处的墓碑,看了看手里的盒子,眼睛很落寞。
“阿公...”方云愣住了,他以为阿公会和他一起去。
老人转过头来,很慈祥,看着自己的孙儿,笑了笑,“阿公就不去了,我在这个林子生活了一辈子,过不了喧嚣的生活,不想离开了,况且...这里有你的阿爸,有你的阿妈,阿公不孤单...”
方云哭了,他舍不得离开阿公。
老人眼神变得严厉起来,“方云,你记住,你是我们方家男儿,不要给我们方家丢脸,时刻记住,为人正,如果你要是成了坏人,阿公绝不饶你!”
说完这些,老人看向李闯。
“云儿我就交给你了,你们也不用劝我了,记着...有空回来看看就好...”
李闯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哽咽住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行了个军礼。
“老先生,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云儿!”
老人转过头,看向方云,“你阿爸说的对,时代变了,我们不能遵循祖训了,我们方家也该出山,记住,一定要铲除奸恶,抵御外辱,为国家效力,为我们方家光宗耀祖!”
老人的声音坚定如铁,方云听了重重点了点头。
三人将方强的尸骨埋在了方云母亲的身边,方云跪下来,重重的给阿爸阿妈磕了三个头,他没有流泪,咬着牙,忍耐着。
老人收拾好了方云的行李,交到他的手里,“小黑你也带着吧,它能保护你。”
老人说完,就离开了,回到了草屋里。
方云扑通对着阿公离去的背影,磕了三个头,眼睛一直看着阿公进屋,这才起身。
走过很多次的小路,今天也变得沉重,方云一路上一句话没有,他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小黑跟在一旁,仿佛感受到方云的心情,也很落寞。
李闯看着眼前孩子,还有那只小土狼,方云年纪不大,身子很单薄,一米六的身高,看起来很有精神,只是现在双目还带着泪花,看上去没有精神。
小土狼个头也不小,比成年的军犬小一些,但是也非常的强壮。
“小黑是只狼么?”李闯看着方云问道。
方云挠了挠头,“我也不太清楚,阿公说,狼的寿命寿命十三年左右,它跟我一起长大,也十多岁了,好像还没长大一样,阿公说他也没有见过这种狼,只是听祖上传说,北丘有林中狼王,说的可能就是小黑,你别看它不大,但是可厉害了,什么野猪狗熊,都特别害怕它,我出去打猎阿公不让我带它,不然它们嗅到小黑的气味,都不敢出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方云回答着,不过语气还是很低沉。
李闯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伸手想摸摸小黑,可是小黑一个闪身,身上的毛顿时炸起,嘴里露出獠牙,眼中闪过红色光芒,低吼了一声。
“听话小黑,这是李叔叔,不是坏人!”方云紧忙喊了一声,小黑这才收起獠牙,摇了摇尾巴,眼中的红芒也消失了。
“没有我和阿公的命令,它不让任何人接近,也不会乱咬人。”方云说道。
李闯有点惊讶,不过还是没有去摸,他身为军人的感知力,能够感觉到,小黑身上有一种嗜血的野性,十分危险。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山沟,突然传来怒吼,树叶晃动,林中的鸟叫个不停,小黑顿时立在那里,汗毛炸立,眼睛直勾勾看着山沟,露出獠牙。
方云看了一眼山沟,看了一眼小黑,转过头对李闯说了一句,“李闯叔叔,等一下让你看看小黑的厉害!”
说着,方云带着小黑,朝着山沟飞驰而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身影,李闯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好小子,这身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第四章瞬间


  李闯说完这句话,也紧忙追了上去。
等到李闯来到山沟,正看到一只豹子和一只几百斤的黑狗熊打的火热,两个都是林中霸主,场面那叫一个血腥。
豹子的一条腿上被狗熊弄的血淋淋,它身上也被豹子抓的更是一条口子又一条口子的,染红身上的黑毛。
方云这个时候拍了拍身边的小黑,指了指前面殊死憨斗的两个霸主,低声说了一句。
“去吧,小黑。”
这句话落下,只见小黑瞬间化成一道黑芒,嗖的一声,窜了出去,伴随着它的动作,李闯甚至都没有看清,它怎么窜出去,等到回过神来时,小黑已经骑在了那只猎豹的身上,一只爪子按在它的脖子处,发出阵阵低吼。
一双眼睛更是布满了红芒,盯着那只狗熊,露出獠牙。
两只本来红了眼的霸主,见到了小黑,瞬间就蔫了,猎豹整个身子一动不敢动,直接趴到了地上,那只狗熊更是在小黑的目光中,身子不停地倒退,想要逃走,却不敢,只能颤抖着低下头,一点点的往后动。
“小黑,过来。”
方云喊了一句,小黑这才收齐爪子,眼睛的红芒渐渐消失,一个转身跳跃,直接来到了方云跟前,轻轻摇着尾巴。
尽管这样,那只猎豹和狗熊,依旧不敢妄动,甚至猎豹还趴在地上,颤抖着身子。
李闯惊讶不已,看着小黑,长大了嘴巴,“果然是狼王,竟然能制服狗熊和猎豹!”
“嗯,小黑的气味,能够威胁林中的动物,就连那些毒虫都不敢靠近,小黑的唾液还有着祛毒的功能,血液也能解毒,可厉害了。”方云笑着摸着小黑,刚刚还是林中之王,威慑猎豹和狗熊不敢妄动的霸主,此刻就像一只小狗一样,轻轻摇着尾巴。
“真的?”李闯惊大了眼睛。
“嗯,我也是偶然知道的,有一次我被毒虫咬了,爷爷着急坏了,还是小黑给我舔的伤口,要不然那次我就毒发身亡了,后来爷爷特意把小黑的唾液拿来实验,这才知道小黑能解毒虫的毒。”方云说道,这种事情,确实让李闯不敢相信。
但是他知道方云不会撒谎,只是实在是震撼。
“我和爷爷身上都有小黑的气味,一般的时候,很少有毒虫敢袭击我们。”方云嘿嘿一笑。
“小黑还真是厉害!”李闯感叹道,没有想到这么一只小土狼,竟然这么厉害。
“嗯,小黑救过我好多次,从我长大就没有离开过我,就像我的兄弟一样。”方云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宠溺道。
李闯看在眼里,心里震惊,暗道以后出行任务的时候,可是能减少不少伤亡啊,加上方家的武功,方云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李闯还是在心里发誓道,要用生命保护方云,因为他是队长的儿子!
很快,两个人就走了四五个多个小时了,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去,整个北丘的山林,也寂静下去。
“叔叔,我们已经快出山了,还往哪走啊?”方云转过头问道。
“我开车来的,就在山下不远,一会儿我们开车回去。”李闯笑了一下,摸了摸方云的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黑突然停住了脚步,发出一声声低吼,声音低沉却带着威慑,让李闯和方云都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李闯看了一眼小黑问道。
方云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山下,“应该是有人,小黑能够感知到十里以内的人,而且很危险,不然小黑不会低吼。”
“可是这么晚了,还能有人么?”李闯愣了一下,他并不那么了解小黑,只有有危险的时候,小黑才会发出这种低吼。
“应该不是山民,这么晚,山民一般不会上山,肯定有问题。”方云沉着脸,一脸严肃道。
“过去看看,我们小心点。”李闯点了点头,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匕首,递给了方云。
“这是你父亲的匕首,本来想回去给你,现在有危险,你就拿着吧。”
方云接过来,轻轻打开,借着淡淡的月光,一抹寒光在匕首上闪过,他握着匕首,似乎还能感受到父亲的温度。
两个人身手都异于常人,小黑在前面领着,没多久,小黑一个跳跃,跳到一个大石头上,爬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前面,双眼抹上红芒。
方云见状,也一个越跳跟了过去,躲在石头后面,李闯见状,担心有事情,也紧忙挑了过来。
两人探出头,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前方,只见前面不远处,有几个人,背着竹筐,穿着大棉袄,但是手里却是拿着枪!
看到这些,李闯眉头一皱,轻声说道:“这么晚了,打扮成这样,还拿着枪,肯定是贩毒分子,方云,一会儿他们接近了,你让小黑制服他们前面那条狼哥,我们一左一右,将这几个人生擒,千万不要伤人。”
方云点了点头,“好。”随后指了指前面的狼狗,“小黑,它。”
下达了命令,小黑压低了身子,眼中红芒闪耀,一身的肌肉绷着。
没多待会儿,这几个人就接近了方云他们,只见那只领头的狼狗,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直勾勾的看着大石头,畏惧的发起了抖,身子也忍不住往后退。
那几个人顿时一激灵,拿起枪,对准了大石头上的小黑,警惕着。
不过他们不会轻易开枪,毕竟声音很大,能不开枪就不开枪。
可是,这个时候,李闯却,对方云轻轻点了点头。
方云收到命令,说了一句上。
瞬间,小黑眼睛红芒瞬间猩红无比,一个闪身,就冲了出去,黑暗中,只能看到一双红色的双眼,一闪而过,等到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狼狗,已经气绝倒地!
一下子这几个人就慌了,拿出枪,就要对着小黑扫射,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方云和李闯,两道黑影也摸了出来,方云动作更快,直接扑到了距离最近的两个贩毒分子身上,两只手分别切在两人的颈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应声倒地。
而李闯掠过去的时候,方云已经对第三个人下手,依旧快准狠,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手里持枪的歹徒,就倒在地上。
小黑这个时候更是猛地跳了起来,一口从歹徒手里夺过了枪。
在这个时候,李闯赶了过来,拿出手里的手枪,顶在一人的头顶,另一只手拿着匕首,压在脖子上。
战斗,瞬间结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入队


  六名歹徒,六把机枪,一只狼狗,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两个人,一直狼灭了团。
“方云,把枪扔到一旁,看看他们框里装着什么。”李闯说着。
方云迅速的夺过了枪,扔到了一旁,拿起了竹筐。
“这是什么,每个框里都好几包这个东西。”方云从框里拿出个小包裹。
李闯走过去,看了一眼,打开后,里面都是粉末,不用想,也知道是毒品了。
李闯看了一眼被方云制服的三个倒在地上的贩毒分子,看了一眼小黑,忍不住道:“好小子,好身手,今天要不是有你和你的狼王在,我一个人根本收拾不了他们,这下好了,又断掉一个毒窝。”
李闯说着,拿出了卫星电话,联系大队里面,当晚就取得了联系。
第二天一大早,距离最近的武警就赶了过来,领头的特警大队一支队的队长刘铁军,看到六名缴械的贩毒分子,又看到一只毙命的狼王,再看看李闯自己,和一个小男孩一只狼,瞪大了眼睛。
“你看着我干什么,这四个人,和一只狼狗,都是他制服的。”李闯说道。
那些武警都不敢相信,目光看向方林,充满了惊讶。
“你们还别不信,四五个特种兵,恐怕都进不了他的身。”李闯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随后又看向李铁军。
“这是我们特种部队队长的儿子,我们队长为国牺牲,他的父亲还在山里,我想请你们照看一下。”
李闯说完,李铁军直接行了个军礼,对于这些为国为民的英雄,战友,他们充满了敬畏,直接答应了下来,随后走到方云面前。
“你放心,我们肯定照顾好老爷子,以后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去接你,还有,顺便跟你切磋一下功夫!”
做完这些,他们搭着武警的车,来到了山外,同样谢绝了他们的邀请,开车自己的成,载着方云和小黑,朝着部队赶去。
挂着军区特殊的牌子,李闯开的飞快,路程一千多公里,只用了六七个小时。
S区的特种大队基地实在省城五百多公里外的一座大山中。
李闯的吉普车开到了部队时,基地的大门打开,一个肩上挂着少将军军衔的军人笔直的站在门口,身后跟着几十名士兵。
李闯紧忙一个急刹车,“那是我们军区的作战部队的少将军王洪,你吩咐好小黑,别让他咬人。”
说完,李闯和方云就下了车,李闯行个个军礼:“报告王部长,特种大队李闯完成任务!”
王洪点了点头,看向方云,笑了一下,“方云,过来。”
方云紧忙走了过去,王洪看着方云,眼中闪着泪花。
“你是英雄的儿子,是方家的男儿,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小伙子,好好干,不要给你父亲丢脸!”
王洪眼睛红润,他和方强交情很深,看到方云,难免触景生情。
“你们再来的路上,还剿灭了一个毒窝,可真是厉害,现在武警那里,已经再给你们轻功了,真的没给你爸爸丢脸,好小子。”
王洪看向李闯,“休息一下,晚上为你们接风!”
说完,就领着方云往基地里走去,李闯对着这些列兵说了一句全员解散,就跟着王部长和方云走了进去。
解散后,那些士兵看着跟在方云身后的小黑,觉得好玩,都以为是一只狼狗,想要上去摸它。
可是,谁知道小黑顿时双目红了起来,低吼了一声,只是一声,基地内所有的狼狗,都不自主的颤栗起来,那种气势,让那些士兵都汗毛倒立。
“小黑!”方云紧忙喊了一声,小黑这才恢复过来,眼睛的红芒消失,对方云咬了咬尾巴。
“这只狗这么厉害?”
“我的天,好大的气势!”
那些士兵,一个个惊讶不已。
“离它远点,这小家伙可厉害着呢。”李闯紧忙笑道,随后笑着和王洪部长说了一下小黑的特意之处,让王洪顿时惊讶连连!
“好,竟然这么厉害,方云,小黑的训练工作就由你来完成,需要什么随时跟我说。”
到了晚上,基地惹到起来,王洪部长邀请了中队长以上的人员为方云接风。
这些都是基地的老人,与方强都是出生入死,都是好兄弟,听到方云要来,一个个很高兴,也为方强后继有人感到欣慰。
随后,李闯又介绍了在山里剿灭那队贩毒人员的作战过程,惹得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方强当年就是英雄无敌,小方云虽然年纪小,可是身手一点都不差。
当所有人听到那只看起来是小土狼的小黑,一下子就能制服林中的霸主,更加惊讶。
小黑趴在方云跟前,目光看着四周,时刻都警惕着,虽然这里很安全,但是小黑已经习惯在任何时候都保护方云。
一个中队长看到小黑,觉得很惊讶,拿起碗里的肉,走到小黑跟前。
谁知道,小黑竟然眼睛抬都没抬,甚至转过头去,弄得那个中队长愣住了。
“小黑只吃自己打猎来的东西,不吃熟食,或者我爷爷和我喂的东西。”
方云说完,他们更加惊讶,要知道警犬最忌讳的就是乱吃东西,万一敌人用肉诱.惑住狼狗,可是大事情。
“好,果然训练有素。”王洪哈哈一笑,惊叹道。
“李闯,你明天带着方云去办理手续,让方云直接进入第三中队接受训练,小黑的事情,你和方云决定,如何训练,如何饮食。”
说完,王洪连夜离开了基地,回到了军队大区。
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带着方云就去军区院,抽血化验,随后带着方云到各处地方盖章。
最后,拿着王洪的介绍信,才来到特种兵的招兵处。
特种兵招兵处很严厉,同时很苛刻,李闯拿着介绍信,也没有想着能多么费事,可是谁知道,遇到一帮不开眼的。
“这是什么啊?怎么什么人都来招兵处啊?还特种兵,没有文凭,年纪十五,什么都不达标,怎么想的。”
招兵处的一名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方云的履历,直接勃了回来,这一下子就让李闯脸色难看至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风波


  招兵处和特种部队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平时也很少有工作交流,特种部队的战士,都是从武警以及各个军区士兵中选拔出来的。
但是例如方云和方强,都是特招,所以第一关只能走招兵处,落下军籍才行,不然不是正规军人。
招兵处是个油水很大的部门,所有地区兵种的调配分配,都归招兵处统一管理,所以也就导致,招兵处大多都是些高干子弟,不上阵杀敌,坐在办公室享受着高等待遇。
十几年前,由于方强的事情,招兵体系还没有特招,所以闹得两个部门很不愉快,他们很死板,奈何抗不过当年军区司令的命令,所以对方强特招入伍。
这样一来,顿时惹得招兵处的人不满,他们招兵处的职务,凭什么要你军区的人来指手画脚,不过也就是怨气罢了,毕竟军区司令的命令,还是很重的,没人敢抗旨。
不过李闯今天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又重现一遍,明明已经拿了军区特招的介绍信,里面清清楚楚写的是他们军区的特招,有军区的印章,这帮不开眼的高干子弟,竟然一点都不理会。
“不行?你没看到我们军区的特招信么?”李闯脸色难看沉声说道。
这时候,招兵处的中尉张子健走了过来,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方云,又扫了一眼李闯,目光落到介绍信上,冷哼了一声。
“特招怎么了?特招也不行,不符合规定知道么?没有学历,年纪也不达标,特种大队说特招就特招,你们怎么这么了不起?我听说十多年前你们就特招一个农夫进来,怎么,今天又特招了一个农夫过来?”张子健挑衅味道十足,语气也难听的要死。
方云一听到他侮辱自己的阿爸,脸色顿时难看下去,站在李闯身后,一步走了过来,原本稚嫩的小脸,抹上冷意,双目带着慑人的精芒,冷声道:“你说谁是农夫?”
张子健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哪受得了一个穿的破衣喽嗖的小农民指手画脚,顿时一拍桌子,“我就说你是农夫,那个老农不知道死哪去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农过来捣什么乱!”
这句话刚落下,方云眼中精芒一闪,一只手已经死死的扣在了张子健的脖子上,随后手臂一甩,张子健一米八九十公斤的身子,一下子便被甩了出去。
伴随着一声闷吭声,张子健重重摔在地上!
听到响声,招兵处顿时炸了窝,从各个办公室跑出不少人,他们看到张子健倒在地上,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子踩在脚底,顿时愣住了。
张子健破口大骂,“你他吗的敢打我,还特么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
这句话落下,顿时七八个人窜了出来,一下子将方云围了起来。
李闯早就先一步来到方云面前,那些招兵处的士兵看到李闯的军衔,没敢动他,直接朝着方云扑了过去。
李闯皱了一下眉头,刚要动手,谁知道方云动作更快,一个闪身,凌空一脚,狠狠甩在冲过来的两人面前,随后身子一转,两记重拳,轰在身后两人的面门,还不等那几个人反应过来,方云身子疾驰如电,刹那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脚起脚落,剩下的三人,也被掀飞,重重落在地上。
方云出手很干脆,虽然没有下杀手,但是那些士兵不是抱着大腿,就是抱着肚子,还有两个脸上开了花,躺在地上哀嚎不断。
原本几个想要制服方云的人,眨眼间就倒在地上,这一幕让招兵处的所有人,心里生寒,就连躺在地上的张子健,心里都忍不住跟着一颤。
这个时候,招兵处大院听到声音,冲出来二三十士兵,手里拿着枪,直接围了过来。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吉普车车窗砰地一声炸裂,一摸黑色的闪电疾驰而出,落在人群中,露出獠牙,双目通红。
李闯看了,紧忙跑了过去,“方云,别伤人!”
小黑的厉害他可是知道,万一真的弄死了人,就算特种大队,也不好交代。
方云这才招呼一声小黑,目光冷冷的盯着这些人,脚上依旧踩着张子健,这个侮辱他父亲的人,方云根本没有一点客气。
“躲开!”
就在这时,闻讯赶来的招兵处团长刘凯扒开人群,看到了李闯,心里暗道一声,这帮小兔崽子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这些杀人不炸人的主!
他挥了挥手,让这些士兵放下了枪,随后看向李闯,“李队长,你先放了张中尉吧,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不要伤了和气。”
李闯看到这些人放下了枪,这才对方云说了一嘴放了他。
方云没有违抗命令,目光冷冽的看了一眼张子健,如果这是在深山中,张子健恐怕早就是一具断了气的尸体。
张子健脸色煞白,紧忙站起来,跑到刘凯身边,身子发抖,刚刚方云的眼神,着实吓到他了,他知道,如果方云想杀他,恐怕动动手指头就行。
这件事可在招兵处引起了轰动,甚至整个军区都震惊了,张子健可是背景深厚,还有那几个被方云踹到的人,都是个个背景不弱,方云这一下,可得罪不少人。
不过对于这些,方云根本没有理会,李闯也没有在乎,带着刘凯团长和方云,找到了作战部队少将军王洪,将这件事汇报了一下。
王洪一听,顿时一拍桌子,“打得好,这帮跟骨头的高干子弟,还没有资格侮辱我们为国捐躯的英雄,我看他们确实欠打了,你们回去,这件事交给我!”
王洪送走几人,直接带着刘凯到军区司令钟铁军上将的办公室,将这件事情又汇报了一遍。
回去的路上,李闯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方云,看了一眼后面趴着的小黑,又扫了一眼被撞碎的防弹玻璃,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暗道,这是两个小祖宗啊。
不过,他还是很高兴,方云有方云的血腥,小黑有小黑的能耐,他们军人要的就是这股血气方刚。
今天这顿揍,打的舒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第二小队


  这件事在军区大院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第二天就召开了会议。
S区的军政委宋林上将特意召开了上将以下,少将以上的人员参会,来讨论这件事怎么处理。
宋上将现将这件事了解了情况,随后又让下面的各位成员发表意见,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就是军区副参谋长张弓!
他是张子健的父亲,昨天儿子被打,他当然看不下去,所以脸色很难看,声音也很坚决。
“昨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恶劣,别说方云现在还只是一个平民小百姓,就是一个军区司令,他也不能说动手就动手,打伤我们军区在职军人七八人吧?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人,不配来我们军区,典型的一个社会小混混,我们军区不收垃圾,我建议,直接送到司法机关查办,不要留情,另外,李闯队长,在这次中,纵容手下行凶不管不顾,也实在太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应该剥夺队长身份,移交军事法庭!”
张弓的话说完,付天宇副政委开口,昨天他的儿子也没方云打伤,此刻脸色同样阴沉,“我赞同张副参谋长的意见,方云只是个小百姓,凭什么对我们报效祖国的军人动手,他的问题,我不想多说,交由司法机关,李闯,哼,实在是没有纪律,这么多年的兵白当了么?什么也别说了,脱去军装,移交军事法庭吧。”
这番话说完,王洪少将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碰的站起来,冷声道:“这件事怎么发生,大家都很清楚,军区有过命令,特种大队的特招兵,由我们特招大队执行,是我们的权利,招兵处只是落下军籍,各个部门不得干涉,昨天招兵处人员,无故刁难,甚至侮辱烈士方强,方云是方强的儿子,试问,身为军人,谁会看着自己父亲受辱?”
王洪环过一圈,声音渐渐搞了起来,“就在李闯接方云入伍的路上,方云和李闯,就消灭了一个毒窝,七名手持枪械的在逃佣兵,缴械了毒品几十公斤,就连S省的市委,公安,武警,都在为他们请功,这样为国为民的人不能入伍,谁能?”
钟铁军坐在主座上,一直没有吭声,此刻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脸色阴沉。
“特种大队的特权,是我给的,这件事十多年前就已经有定论,如果你们不服,可以上报中央,我绝不干涉,虽然现在不是战争年代,但是我们特种兵依旧是活在刀刃上,与那些贩毒集团、境外暴乱组织殊死搏斗,他们是现在捍卫和平的勇士!”
钟司令的语气越来越高,“你们觉得,特种大队的权利,待遇很高,我问问你们,高么?我倒是觉得一点不高,反而很低,那是在干什么?那时候用生命,用鲜血在当兵,这一次受到侮辱的,是特战部队的大队长方强,当年,就是我特招他入得伍,十多年过去了,他...却为国牺牲,而他的儿子,来到了我们军区,受到的待遇就是这样么?”
“方强一生在为人民做贡献,立功无数,剿杀不法之徒上百人,他才配当一个中校,那些当了几年兵,甚至连枪都没开过,就混上了中校的军衔,有什么资格侮辱方强,我当时没在场,我要是在场,我直接毙了他们,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在发生类似事件,一律处置,我不管什么背景。”
说这话时,钟铁军扫了一眼张弓,不言而喻。
“方云昨天没有办完的手续,今天立马给我办了,军龄从昨天给我算,还有,地方为他们请功的事情,我建议赋予三等功,至于李闯,这次事件中,褒贬不一,不罚不奖,散会!”
说完,钟铁军一推椅子,黑着脸走了,在座的人,没有任何一个敢吭声,看到钟司令走了,王少将也跟了出去,屋里没多大一会,只剩下张弓和付天宇,两个人脸色不太好看,面面相觑。
这件事情虽然引起了不小风波,不过方云根本没有在意,散会没有多久,手续就下来了,李闯拿着办完的手续冷笑,“这帮不开眼的东西,早就该收拾了。”
方云笑笑,没有说话。
当天,方云就编入了第三中队,李闯将第三中队队长少校刘超。
“方云编入三中队的第二小队,虽然方云没有受过训练,但是不用特殊照顾,方强的儿子,不会给他丢脸!”
说完,就让刘超带着方云去了宿舍。
中队长刘超一来到宿舍,小队长关海高喊了一句敬礼,屋里收拾的二队十名队员,顿时起立。
刘超点了点头,拍了拍方云的肩膀,“这是我们第三中队,第二小队的最后一名队员,方云。”
随后刘超叫来关海,“方云是地方入伍,没有训练经验,你从头带他,不用特殊照顾,方云...厉害着呢!”
刘超走了之后,关海把十一名队员叫来,开会。
十一名队员,除去方云之外,都是从各个地方选拔出来的,个个都是顶尖,至少从军三年。
“今天是我们第二小队成员第一次见面,来,大家相互介绍一下,互相认识认识。”
第一个站起来的是一个大汉,一米九的个头,很是魁梧。
“我叫赵铁柱,上等兵,原K军第三师六团第三营二连的战士,我力气特别大,喜欢近身格斗和机枪。”
第二个站起来的比较平静,一米八的个头,“我叫常林,二十二岁,原警卫处的二排排长,特长格斗和射击。”
说完就,坐了下来。
随后,几人都开始介绍,到了最后只剩下方云和一个看上去也不大的小伙子。
“我叫陈小子,小的时候长得小,家里人就给起了个这个名字,以后长不大,我没什么特长,要是硬说,爆竹比较擅长吧。”
说完看向方云,“我十八岁,应该很小了,怎么还有比我小的,还带了只小狗狗呢?”
这句话说完,大家都笑了,关海笑了一下,看向方云,“方云,到你介绍了。”
方云站了起来,有点腼腆,“我...我叫方云,没什么特长,就是山中打猎的,今天是我当兵的第二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特种兵之王》

五十公里


  这句话说完,其他人都愣了一下,他们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关海笑了一下,“现在你就是列兵,陈小子负责照顾方云,教他一下基本军姿,另外,听说小黑很厉害,也介绍一下吧。”
方云紧忙站起来,领着小黑走了一圈,在十一个人身上闻了一下,让小黑熟悉他们的气味。
第二小队虽然只有十二个人,但是竟然有一个中尉,两个少尉,五个上士,三个上等兵,只有方云是列兵。
晚上,陈小子就教方云一些军姿等等,两个人都比较小,相差三岁,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第二天太阳还没出来,刚刚露出鱼肚白,外面就想起了哨声。
“集合了!”陈小子紧忙拽起方云,帮着方云手忙脚乱的佩戴装备,等到他们赶出来的时候,第三中队三十多名士兵,都在扥他们。
李闯站在最面前,掐着秒表,眉头微皱。
这个时候,三中队的队长刘超轻点了一下人数,“立正,向左看齐,向前看!”
说完,跑到列队前,对着李闯行了个军礼,“报告大队长,第三中队应到38人,实到38人,全员到齐,请指示。”
李闯点了点头,看了一下秒表,眉头皱着,“26秒,足足26秒,一个集合,就需要26秒,你们还算尖子?”
说着,目光冷冽的看了一圈所有人,“现在,你们把所有军衔,都给我摘掉,在这里,你们就是列兵,就是一个兵蛋子,三个月的特训,如果完成不了,都给我滚回去,我们特种大队,不要废人!”
“五十公里负重越野,开始!”
刘超紧忙行了军礼,“是!”
天色还蒙蒙亮,有些昏暗,三十多人负重,开始跑了起来,只跑了一般的路程,队伍就开始拉开了距离,稀里哗啦的拖成了两公里的队伍。
赵铁柱将枪架在脖子上,一开始还能在前面跑着,到了后来,渐渐甩到后面,路过陈小子和方云身边时,喘着粗气。
“我这力气,扛起头牛不成问题,就怕这长跑,我滴天,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陈小子嘿嘿一笑,喘着粗气,“一开始你冲的跟牛一样,现在完了吧,你看看方云,气不喘脸不红,一点事儿都没有。”
方云腼腆一笑,从赵铁柱手里接过枪,“我在山里打猎,这点路不算什么。”
方云一滴汗都没有出,看的陈小子和赵铁柱,那叫一个惊讶。
“小黑,去,自己找吃的去吧。”方云拍了拍小黑,随后,小黑搜的一声,一下子窜进林中不见了身影。
“乖乖,小黑跑的可真快!”赵铁柱瞪大了牛眼。
不知不觉间,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五十公里的路程,也只有几公里了,方云和陈小子拽着赵铁柱往前跑,只见跑在最前面的是他们小队的几个人,特别是常林,一脸轻松。
“还能坚持么?”方云看了一眼赵铁柱和陈小子道。
“能,你先走吧。”陈小子点了点头。
这句话落下,方云脚下一登,身子嗖的窜了出去,几步就窜到了最前面,来到了常林他们身边。
前面领队的这几个人,也是咬着牙,绷着身子,常林虽然看似轻松,其实也流着汗,只是呼吸调节的好。
他看了一眼方云,被这大包裹,扛着枪,心里吃惊,卯这劲儿往前跑,可是他怎么使劲儿,方云都在他一左一右。
距离终点,眨眼只有几百米了,常林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一下子爆发起来,他是负重越野的第一,在原来部队就是很厉害的,本以为在这里依旧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可是,他不管怎么爆发,侧过来,依旧能看到方云。
最后,冲过终点的时候,常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可是方云站在那里,一点汗都没有流,气不喘脸不红。
常林纳闷坏了,这小子怎么练的,自己不管怎么加速,都甩不开这小子,要知道这可是五十公里,就他的小身板,扛着负重走路都应该费劲才对。
看到方云气不喘的穿过终点,李闯笑了,“好小子,果然和他老爸一样,为人低调,是个好苗子。”
第二小队的一群人,一回到宿舍,直接趴在了床上,特别是刘铁柱,轰隆一声,压得床震颤一下。
“我的乖乖,今天要没有小方云,我非要死在路上不可。”
方云笑了一下,紧忙过来帮刘铁柱身上的装备卸了下去,“刘大哥我们是战友,肯定要互帮互助的。”
说完,方云就出去,走到宿舍外,望着基地外面大山,打了个口哨,没几秒,就看到一个黑影,嗖的一声从基地五米高的围墙窜了过来,飞扑倒方云跟前。
“吃饱没,没惹祸吧?”方云摸了摸小黑,它摇着尾巴。
就在这个时候,基地门口开进来一个吉普,风驰电掣的,李闯紧忙从办公室跑出来,身后跟着几个教官。
“就是它!”车上下来一个中尉和中校,两人看到一旁的小黑,那名中校指着小黑说道。
李闯紧忙对方云挥挥手,让他带小黑过来。
最后,方云才知道,原来小黑闯祸了!
它在林里吃饱了之后,路过军犬训练基地,进去逛了一圈,被里面的军犬看到,纷纷围了上去。
可是,没等那些军犬训练师反应过来,小黑直接双目通红起来,化作闪电,将一只扑过来的军犬,按翻在地。
也就在这个时候,方云吹起口哨,小黑才闻声赶了回来。
“真对不起,周队,这是我们特招的新兵,并不熟悉周围的情况,军犬怎么样,伤亡严重么?”
那名中尉叹了口气,“新弄来的德国战犬,几万美金,十分凶猛,就连黑熊都敢扑上去,谁知道,被这个小黑东西,撕坏了腿,好在伤的不是很严重,不过治疗费也是挺高的,还不知道怎么向上面汇报呢。”
李闯紧忙解释,连连赔着不是,那名中尉也没有办法,自己的狗不行,被咬伤了,怪得了谁。
“这小家伙是只狼么?这么厉害?”
继续阅读《特种兵之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