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最狂特种兵(胡三儿乔羽)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分类:军事历史
作者:胡三儿
简介:乔羽,华夏共和国西南军区孤狼特种部队少校枪王,生活所迫在米国贩卖毒品,被米国海陆空三军联合出击剿杀,灵魂穿越到一九三八年的北方北原省,一个被抛弃在路边的国军俘虏身上,开启了他新的腥风血雨的传奇人生

角色:胡三儿乔羽
抗战之最狂特种兵(胡三儿乔羽)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抗战之最狂特种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死而复生


  “太君,稍等下,马上烤好,您先稍等下,一会儿小的给您送去。”身穿一身黄皮衣服,带着大檐帽的胡三儿,双手不停在火堆边用树杈烤着两只刚退了毛,洗把干净的整鸡,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跟条狗一样对同样一身黄皮,不过手里拿着绿色钢盔的低矮男人解释。
低矮男人不满意的嚷嚷一阵,又坐回去同样是十一个带着钢盔的人堆里面。
边上同样是二十多个带着大檐帽,用不知道哪里抢来的芭蕉扇,两个伺候一个坐在钢盔矮个男人,简直比伺候自己亲爹都殷勤。
胡三儿一边横着小曲,一边还时不时的往两只烤鸡上面撒着抢来的盐巴,弄得这香味他自己都是哈喇子不停往地上流。
肚子“咕噜咕噜”一阵,胡三儿皱眉嘀咕:“这特娘的刚才在村子里绝对是喝冷水喝多了。”
“尾巴,尾巴,过来帮我烤一会儿,老子肚子难受,蹲儿去。”胡三儿冲一大檐帽都歪到了脑袋后面的瘦猴男人喊句。
尾巴撇撇嘴,不过胡三儿是连长,他不得不听,虽然他们这个连一共才二十二个人,还都是一群的地痞无赖凑一起的队伍,但是那也是连长。
胡三儿站起来就往人堆后面三十米左右的野草丛中解腰带拔下裤子,稀里哗啦一阵声音,刚闭着眼睛享受。
谁知道前面就有人怒吼:“八嘎,你滴,去远一点滴干活。”手里拿着一把军刀的男人捏着鼻子怒吼。
胡三儿全身哆嗦:“是是是。”吓得他裤子都来不及提,弯着腰就往后面上百米的距离,这里一处小树林,钻里面也不找地方,蹲着继续闭眼享受。
“哗”一声,身后突然有声音,让他不经意的往后面看一眼,只这一眼,让胡三儿两眼发凸,一全身破烂不堪,头发乱糟糟,皮肤发黄骨瘦如柴的瘦高个男人竟然就在自己身后。
吓得他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赶紧要喊出来时声,一双大手突然如闪电的速度掐住他脖子,一只手捂着嘴巴,随后“咔嚓”骨头错位的声音。
胡三儿一阵脖子钻心巨疼,在没了任何的直觉,邋遢男人赶紧把他这家伙快速往小树林里面拉。
到一颗老粗树后,快速搜索胡三儿连裤子都来不提的全身,一把王八盒子,子弹满弹匣,六颗,还有十发多余的子弹。
顺便又搜出来两个大洋,竟然还有一份黄色良民证,和一张皇协军证明,邋遢男毫不犹豫的就把胡三儿的驳壳枪盒子取下来,把大洋还有子弹全放进去,他全身没有一个口袋,只能拿着这个当口袋临时征用了。
双眼眯着前面那帮在低矮丘陵后面来回涌动的人头,眯眼冷笑:“这帮畜生,竟然还在烤鸡,故意在气我啊,饿死我了,得赶紧干掉这帮的畜生,那是我的烤鸡,不过为了表示感谢你们帮我准备好午餐的份上,我会亲手送你们去见你们天皇的。”
乔羽,原华夏共和国西南军区孤狼特种部队一名少校狙击手,少校的军衔可是军功实打实杀出来的。
和多国特种部队秘密交手数次,在执行秘密危险任务中,表现相当突出,个人能力强悍,上山能搏杀东北密林黑熊,下海能干鲨鱼,一手枪法更是例无虚发,在退役后拿着退役资金想重归社会做个商人用来安稳过后半生。
但是因为经商经验不足,赔的血本无归,老母亲又得重兵,需要相当庞大的资金,让他找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借遍外债也不够医药费。
曾经一位兄弟倒是给他一条发财道路,电话里告知是在米国做富豪保镖,薪水足够他治好母亲危病,对此曾经在腥风战火中历练出来的乔羽来说,是个相当好的职业。
把母亲托付给亲戚照顾,一张机票送到了米国,可是当他的这个兄弟告诉给他真实职业时,让他无比震惊。
竟然是在米国倒腾毒品,这让一直没少抄掉毒品大毒枭的乔羽来说,实在是无法接受。
自己几年的和毒枭大战,竟然是最后自己成了毒枭?说出去简直是笑遍全世界,而他的这位生死兄弟劝说很简单明了:“我们曾经剿灭毒枭,那是为了不让毒品害我们国家,但是我们的毒品只卖给米国人,也不失一种爱国吧?”
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乔羽一时没办法接受,可是母亲的病情愈发严重,急需医药费,在加上兄弟的苦苦劝说,一咬牙,决定干够了母亲的生活费和外债,金盆洗手。
一个月时间,竟然获得大量美金的乔羽,不但邮寄的钱国内足够母亲看病甚至她晚年衣食无忧,甚至还还完所有兄弟们的外债。
这让他有点收不住手,乔羽身手了得,下手狠,在行内竟然获得死神镰刀的称号,最终在米国海陆空全力围剿之下,逃亡在海边,被海军部队彻底绞杀。
本以为自己已经要彻底消失在人间,让乔羽没想到的是,等到有了知觉,在睁眼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全是黄土丘陵高坡的马路边。
放眼望去,一片高低不平的田地,黄澄澄的麦子,好像小时候的家乡一样,这是在哪里?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
难道是地狱?可是这地狱竟然还种庄稼?还有太阳?可是当他要起来时,发现全身酸软无力,甚至是疼痛钻心。
在看这一身装备,让乔羽差点没喷出来,这一身破烂黄衣服,怎么回事?袖子纯属都是被撕扯掉的。裤子也是一条条的模样。
脚上连双鞋都没,脚底板全部都被磨成了泡泡,血肉模糊的样子酸辣的疼痛感直钻心头。
不过最重要的是饿,饿的两眼昏花,乔羽还真没品尝过这么饿的滋味,以前训练时也没这样啊。
在加身上竟然不少的鞭子伤痕,让他有种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感受。不过作为一个特种兵王,这难不到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试试身手


  连番翻滚进麦子地里,胡乱的抓快成熟的麦子用力狂搓一阵,筛选出来黄澄澄的麦子就往嘴里面乱塞。
吃的稍微有点力气,才用酸软无力外加上脚底板疼痛剧烈的双腿沿着官道行走。他要知道这是哪里,而自己又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一路上竟然看见好几个跟他这般模样打扮的人,一身鞭痕,还各个瘦骨如柴,显然都是经受了巨大的磨难。
反而看着像是电影里面的抗战时期国军衣服,一般这样的情况只会出现在电影里,可这是真死人,不会是假的,让乔羽相当的疑惑。当他遇见活人的时候。
是在野地躲避的十几个大妈还有几个小孩,反而乔羽这模样把她们吓得不轻。
还说的是相当难懂的土话,但是乔羽可以判断,这里就是华夏了,不过让他震惊的是,这些妇女竟然告诉给他,村子里进去小鬼子了,她们是偷跑出来的。
小鬼子?进村了?这丫的不是电视剧吧?再三确认,对方不是在拍电影,这是真实发生在眼前,乔羽差点喷出来,自己穿越了?
而且竟然还是穿越到了相当磨难的抗战时期?
乔羽的头脑瞬间精神起来,他低着脑袋在人群里面寻找抽泣的声音,一问竟然村子里面还有人!
翁的一下。
熟悉历史的乔羽知道普通的百姓遇到鬼子就是一个死,鬼子根本不会跟你讲什么仁义道德,在问之下,知道村里面的人还不少。
许多人家没来得及逃出来。
“糟糕!”乔羽神情凝重,作为一个曾经的特种兵,作为一个国家的罪人,只在刹那的时间,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前面的村子必须要去,之前他已经在选择的路上走错,如果再错下去,他说什么也不会原谅自己。
在得到妇女们递给的一个窝窝头后,乔羽三口吃了干净,就开始询问村子里面的小鬼子人数,还有都什么武器。
听着这几个妇女惶恐中的大概描述,乔羽已经知道,才一个小分队,十二人,还有二十来个二鬼子。
没有机枪,这帮的日军纯属是路过,大概是感觉能捞好处,就没忍住!
这帮该死的天杀的鬼子!
乔羽捏着拳头和妇女们告别,让她们赶紧躲起来之后,就开始赶路,乔羽刚到那些鬼子们竟然已经开始已经准备离开,他只好躲到一旁的麦田里面观察动向,这帮一共才三十多黄皮畜生出来村子之后,没做停留一个个松松垮垮的离去,这让乔羽悄悄跟随的时候少用不少脑子。
临走时乔羽回到村里,村中央的地方二十多个老弱病残被人枪决,几个妇女被人挑在案板上带着不甘的眼神惨死。
乔羽找来破旧的衣服将她们的遗体盖住,叹了口气,帮她们闭上眼,同时冷冷的告诉她们:“放心吧,你们的仇,我来给你报!”
“如果我死了,会有国家替你们报!”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有刚才那个窝窝头垫底,让他稍微有了一些力气,但是这全身疼痛,还是让他相当的不方便。
可惜他手里没枪,就算是身手在好,也不能和枪比啊,虽然现在的三八大盖和汉阳造跟后世的步枪差别好几个档次。
但是他可不想在轻易死一回,绝对不会去试试三八大盖打一下会不会死这样的实验。
而现在乔羽终于抓住个机会弄死还是个小官的二鬼子,十六发子弹,用好已经足够了。
这种破手枪他没用过,来回琢磨两下,感觉很好用,打开保险慢慢摸过去,在出树林边缘,瞄准没带大檐帽那帮半身漏在外面的小鬼子就是“啪啪啪啪”连续四枪。
瞬间枪声一响,刚才还嘻嘻哈哈聊着鸟语的几个小鬼子“噗嗤噗嗤”接连四个人胸口中弹,其中一个还后脑勺中了一颗子弹。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小鬼子还有身边扇扇子赔笑的伪军们都吓得趴在地上,有个拿着军刀的小鬼子嗷嗷叫的让士兵快点防御。
乔羽有些不习惯的甩了甩手臂:“这枪还是慢了,才打死四个,而且准头不怎么样,我明明瞄准的是脑袋,竟然三个打偏了。”
不过脚下相当快的往后面树林里撤进去,身后“啪啪啪啪”三八大盖和汉阳造接连射击。
可惜乔羽已经躲避进去了不大的小树林里面,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呢,竟然没人了。
四个鬼子,两个当场死亡,两个重伤吐血,现在还剩下八个小鬼子和二十一个伪军。
军曹长把武士刀别在腰上,带上头盔,拿着手枪,吆喝一句,另外七个小鬼子开始拿着刺刀盯着伪军往前面走。
进密林里面看看,这帮的二鬼子吓坏了,他们哪里敢去啊,不过后面的刺刀逼迫着他们往前面走。
只能是分散着全身哆嗦,把枪握着好像是美女一样,死死不撒手,到处乱看,好像哪里只要是有声音,立刻就会打一枪过去。
渐渐这帮人进入小树林边缘,看见地上还露着大屁股,两眼圆瞪死不瞑目的胡三儿,让这帮的伪军更是吓惨了。
军曹长查看下胡三儿的尸体,枪支不见了,脖子是被拧断的,立刻就判断,吩咐下去:“对方是一个人,用了胡三儿的手枪偷袭我们,应该跑不远,分两队各带领几个支*那人去追击。”
七个日军一起点头“嗨”,这说的是鸟语,这帮的二鬼子听不懂,不过随后就是兵分两路,让伪军也劈开,十个人跟着四个小鬼子开始形成扇子形状开始搜索。
乔羽看日军这布置还真是不错啊,的确是相当的有应变能力,在这个时代,难怪能横扫亚洲呢。
不过这几个鬼子遇上自己活该倒霉,他们这辈子是看不到皇军投降了!
只这几个小鬼子的动作就看得出来,训练有素,有人专门的瞄准左右,有人专门盯着前面。
甚至还让伪军冲在前面,就算是在遇见偷袭,那也是二鬼子成挡箭牌,他们可以随时反击。
树林不大,大概最多也就是几百米的范围,甚至树木也不密集,不过乔羽觉得足够利用地形好好收拾这帮日军了。
一个闪身,从距离队伍左边八十多米的一颗树后面现身,随手就是“啪啪啪啪”,再一次连续四枪。
打完就跑,不过原地这里一群的伪军惊吓的赶紧朝着枪声的方向反击,可惜转眼又没人了。
而这四枪是乔羽专门瞄准躲避伪军身后的日军打的,这距离可是比刚才近多了,百发百中,不是浪得虚名,四枪干掉四个小鬼子。
东面的军曹长听见枪声,带着队伍快速过来,可是他看见地上一群趴着哆嗦的伪军,还有三个死亡,一个重伤捂着胸口直流血的日军,恼火异常。
对方到底是谁,竟然只打他们日军,还在这样的环境下,枪法这么精准,不得不让他慎重,这次他让二十一个伪军全面的四周搜索,一定要找到敌人,反而他们四个小鬼子开始原地防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伪军逃命的本事真快


  伪军们是真害怕了,又死了四个太君,但是他们刚才只看见一个人影,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这让他们去搜,简直是要命,可是皇军命令不得不听,几个班长催促着士兵前面继续搜索,他们躲避在后面慢慢的前进。
乔羽冷冷一笑,这帮的二鬼子还真是天生做狗的命啊,既然这样,那就先把你们的主人给干掉,看看你们这帮狗崽子,还敢不敢搜了。
乔羽在一百米的距离,突然“啪啪”干掉两个前面的伪军,转身就往里面跑,不过一个闪身又没人了。
“在那里,追,给我追,他就一个人。”一个班长催促的吆喝,至于地上两个尸体,没人去管。
只一个人,知道了方向,十九个伪军赶紧都是嗷嗷叫的冲,不过这冲的时候,竟然都是猫着腰。
显然是相当害怕对方的枪法,甚至有人还躲避在树后面乱开枪,显然是想给自己装弹。
军曹长听见枪声,一挥手:“追,找到了。”
四个小鬼子快速往里面冲,只是在要赶到伪军后面三十多米的距离时,突然侧面“啪啪啪啪”接连四枪。
四个小鬼子全部好像被定住一样,下一瞬间,一个个歪扭的倒地,身后突然有枪声,一帮还本身惊慌失措的伪军转身一看。
妈呀,四个皇军又死了,吓得他们惊叫一片,到现在,等于是所有的皇军都死绝了。
他们哪里还敢等啊,连地上的重伤日军也顾不上了,转身都惊叫的乱窜,没了日军控制他们,简直真的成了丧家之犬。
他们只一个想法,那就是快速的冲出去,一定要离开这个奇怪的树林,有多远滚多远,绝对不会在这里继续的停留。
乔羽刚躲避起来,愣愣的看着这帮跟惊吓的兔子一样乱跑,让他撇撇嘴,真是一帮怂蛋,这就跑了,本身还以为会多打一会儿呢,让他相当的无语。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去挨个的收拾这帮混蛋了,在走过来,地上三个日军尸体,还有一个被他打在胸口一颗子弹,一时还没死的那位军曹长,现在正双眼瞪大盯着慢慢走近的乔羽。
“鬼子,被杀的滋味一定很爽吧?对咯,我说这你可能听不懂啊。”乔羽冷冷一笑,马上又换成一口的东京口音:“被杀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你马上要见到你们的天皇了,期待吧?”
“还有记得到黄泉的时候给我们华夏死去同胞们道个歉,你们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入侵了我们伟大的国家!”
“跳蚤也敢俯视巨龙!去死吧!”
一口流利的东京腔,让这位军曹长显然是不敢相信,这个看样子像是支*那人军队的俘虏,竟然会说这么标准的他们皇军的家乡话。
乔羽没功夫和他墨迹,蹲下身体瞬间卡断脖子,在全身搜索一下,一把日军二战时期的手枪,还有二十发子弹。
这小鬼子的子弹倒是挺多啊,比王八盒子舒坦多了,塞身上之后,在看看身边一鬼子的后备背着个行李包,里面竟然是纱布,剪刀,还有创伤药粉。
还是个卫生员,这小鬼子真是好人啊,知道自己缺什么,就送什么,乔羽先把磨成一片血肉模糊的双脚好好撒上创伤份,又用纱布快速缠绕成了木乃伊,以前执行任务时,受伤是不可避免的,自己足够好好照顾自己。
在顺便看看自己这一身,实在是太见不得人了,在悄悄地上的小鬼子,看这军曹长裤子不错。
扒掉,卫生员的半袖不错,扒掉,在换上一双胶泥夏天专用鞋,感觉舒坦多了。
顺手又摸出来十几个大洋,这个时代,没钱也不行啊,不然自己吃啥,总不能老要饭吧?
说起来吃的,乔羽猛然响起来外面还有烤鸡呢,赶紧直奔烤鸡五公里越野的速度。
放眼望去,那十几个伪军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算他们命大,可是让乔羽郁闷的是,这两只烤鸡,早都被烤断树杈,掉火里去了。
真是一群混蛋,都该杀,耽误老子吃烤鸡,乔羽骂一顿,手忙脚乱把烤鸡从火里拔出来,身边被干死的小鬼子身上刺刀正好切鸡不错。
咬上一口,虽然满嘴黑乎乎的,一股糊焦味道,但是对乔羽现在来说,这简直就是美味佳肴啊。
还有小鬼子留下来的水壶,也是被他猛灌一顿,才不在乎这帮畜生有没有禽流感呢。
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喝足,乔羽就开始琢磨接下来要如何。刚才那帮妇女大妈们大概了解一下,这里是北方的北原省,到底是哪个市,对几乎没出过附近几十里的她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不过知道附近是北店县,这里往东面走沿着官道十五里就能到黄家集镇,现在是民国哪一年,她们没人知道,但是根据她们说的,小鬼子是去年开始来他们这里的。
北方,小鬼子去年来的,那现在应该是一九三八年了,还正是小鬼子猖狂的时候,不过日军的主力已经开始攻打南方,北面反而兵力比较少,正是可以好好闹腾小鬼子的时候。
平时小鬼子也不怎么来这里乡下,路不好走,还有就是小鬼子人少,一般都是伪军来。
不过只要是到了收粮的时候,伪军就会带着小鬼子挨个村子收粮,而今天这帮的小鬼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蹦出来了。
还有个妇女说,她上个月去黄家集赶集时,竟然在半道上遇见个小鬼子的窝点,就在道路一边盖起来个两层小楼,有二十多个小鬼子和一帮伪军在那边附近设下路卡,过往的百姓都得检查。
她亲眼看见有过往的大姑娘被他们给抓进去那小楼里面去了,家人被活活打死在路边,很凄惨的。
这一说乔羽就知道那是小鬼子的炮楼,只要是一般重要道路口,就会设置下来炮楼据点。
这次打死的一个小分队应该就是那炮楼里面的小鬼子,看来自己顺便收拾掉这个炮楼还是有必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抄老窝去


  顺手捡起来一支三八大盖,还把几个小鬼子身上的子弹都给搜索个遍,四个小鬼子竟然搜出来上百发子弹,还真是富有。
至于别的他都不稀罕,一身衣服挺合身,脚上撒了创伤粉也不在那么疼痛,一支步枪,一把手枪,外加上一把刺刀,一个水壶。
这是所有的装备,这帮小鬼子看来在村子里面搜刮出来的东西不少,竟还有好几只鸡。
看来他们在村里没少花时间,把整个村子都祸害一遍,要不是之前妇女跑得快,说不定乔羽都看不到她们了,以前乔羽听说过一句话,一个小鬼子只敢在炮楼里面呆着,两个小鬼子敢抓鸡,三个小鬼子敢抢粮,四个都敢祸害大姑娘。
这进一次村子,时间不长,估计就是特意过来祸害女人,顺便抢食物的。
可惜了村里的那些普通百姓,他们死的太冤了。
只是他这里还没走多远,大老远就能看见一处拐弯的土坡方向,有辆三轮摩托车往这边来。
小鬼子,乔羽赶紧朝马路边上的麦子地里跑,趁着日军还没到这边,几十米之外有一处洼地,瞬间蜷缩里面,静静看着官道上面。
没多久,竟然二十来个小鬼子,还带着有三十来个伪军,一辆摩托车带着个军官开路,后面是长长的队伍。
这一定是那一帮的伪军,跑回据点之后,搬来的救兵吧。不过这里没什么隐藏据点,不适合硬碰硬,一直等到这帮小鬼子走远,才站起来伸展个拦腰。
小鬼子竟然出动这么多人,显然是那边那个小分队被干掉的消息把小鬼子给惹毛了。
不过这样,那炮楼里,岂不是没什么人了?想到这里,乔羽心一横,赶紧踩着发黄的麦子往东边跑去。
两里地的外面,看看前面一处十字路口的黄土路麦子地里,竟然竖立着一栋简易炮楼。
边上还有两座新盖好的砖瓦房,显然是宿舍,有临时栏杆就在十字路口处横跨中间。
现在天气正热呢,没人经过,八个伪军正依靠着一颗的柳树的阴凉地方站岗笔直,发生一个小分队都被歼灭的事件,他们哪里还敢懒惰,必须要表现好,炮楼方向有两个小鬼子也是坐在炮楼前面沙袋上来回的摩擦三八大盖,炮楼一面是两个射击口,上面的口比较大一些,应该是摆放机枪的。
按理说,一个小队是四十多个到五十人,刚才离开的大约两个小分队,自己干掉一个,这里应该还有十几个小鬼子。
至于那八个伪军,他根本没看在眼里,乔羽往前面看看,这里前面有一片麦子地,在往东,靠近炮楼的地方有一处大约几十米宽的小土破,那倒是非常的适合他狙击。
趁着这帮家伙没注意这边动静,乔羽几个翻滚进入麦子地里,往前面匍匐前进。
没多久到了土坡方向,琢磨一阵,正好两百五十米大概距离,在三八大盖的射程之内。
这枪到底如何,他不知道,试试就可以了,先拉好枪栓,慢慢伸出来枪管,瞄准正在擦自己刺刀的小鬼子“啪”就是一枪。
小鬼子的后背“噗嗤”瞬间一片血红栽倒在地。这枪声就是信号,八个伪军赶紧弯腰,速度最快的拿下来肩膀上面的汉阳造。
到处的躲避互相乱瞄,而小鬼子那边的炮楼里,也是到处有人跑到瞭望口往外面观望。
身边那位擦枪的小鬼子一股脑滚落在沙袋后面,迅速拿起步枪拉动枪栓再次慢慢的抬起来脑袋,只漏出没心和眼睛,想看看哪里打的枪。
“啪”乔羽在一次的开枪,那小鬼子一只眼睛被打中,鲜血如同破裂的水管乱喷,嗷嗷叫的在地上翻滚。
而乔羽这一枪算是彻底的暴漏了地点,炮楼上面第二层“哒哒哒”歪把子朝着这边扫射。
让他前面的黄土到处乱飞,还有炮楼里面的“啪啪啪”好几个三八大盖往这边射击。
那帮的伪军也是惊叫的朝着他这边射击,可是汉阳造打不了这么远,三百五十米,其实看起来就是相当的模糊,也就是个小人影。
但是就这,小鬼子的机枪就有几发子弹打到了这里,乔羽不得不佩服,小鬼子的枪法的确是很准。
但是对乔羽来说,还是差劲,跟他这个枪王来说,这距离已经足够了。
快速的藏起来身体,换一个地方,拉动枪栓,慢慢的漏出来一个枪管之后,随手就是“啪”一声响。
第二层的那挺歪把子瞬间哑火了。再次拉动枪栓,第二层的又一个三八大盖哑火。
日军在那边仓促的反击,歪把子刚又响起来时,乔羽又是“啪”一声响,歪把子又哑火了。
五枪,乔羽有那个自信,绝对是干掉了五个小鬼子,这三八大盖的精准度不错啊。标尺也相当的精准,效果很好。
乔羽不慌不忙的继续蹲着装填自己的子弹,可是刚安装好,突然“轰轰”他这土坡前面的麦子地里竟然连续两声爆炸。
马上躲避,这是职业习惯,知道对方有炮火,必须要转移,当他在换一处地方出来。
看见炮楼的顶部,竟然有两个小鬼子蹲着在瞄准着什么,随后又是“轰轰”两声响,刚才他前面的十多米方向又是两声轰炸。
嘿嘿,小鬼子的掷弹筒,这东西打的不近啊,乔羽自然不会留着能威胁自己的东西存在,“啪啪”两枪,两个还正在准备装填的日军顿时中弹趴在地上,掷弹筒在也没响起过。
顺便等到小鬼子机枪在往这边扫射时,乔羽第三发子弹再次打进去那射击孔里面。
炮楼里面的小鬼子,好像是知道对方枪法很准,不能在这样打了,炮楼的铁门被打开,从里面跑出来五个小鬼子。
嚷嚷着还在边上只知道吓放鞭炮,没一点屁用的伪军随他们一起冲锋。
这可是把伪军吓坏了,不过小鬼子的命令在,一点都不敢耽误,端着汉阳造往前面麦子地里面跑,还要为小鬼子冲当肉盾的作用,用来抵抗前面的子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跟着我?


  甚至还一边跑一边的往土堆方向射击,乔羽自然是不客气这么好打的靶子了,这帮小鬼子还会躲藏啊,竟然藏在伪军的后面。
不过这对乔羽来说,丝毫没有作用,一枪干掉一个跑最积极的伪军,其他人都赶紧的趴在麦子地里。
乔羽静静的等待,没多久,一个刚冒出来半个脑袋的小鬼子瞬间成了目标“啪”枪声响起。
钢盔都瞬间“砰”被打了个窟窿,两眼无神的卧倒地上。
这枪法简直是神了,把小鬼子们吓得够呛,嗷嗷叫的命令伪军冲,可是伪军们哪里敢啊,稍微一漏脑袋,那就是个死啊。
只能往前面趴着前进,而乔羽作为一个职业狙击手,依然一动不动,他的目标是小鬼子,这些小杂鱼伪军没兴趣。
只是这帮小鬼子耐心真大,半天了竟然没一个露头的,不过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帮小鬼子。
拿出来手枪随手“啪”一声响,小鬼子还以为他这边已经打完一枪了,赶紧几个都蹲起来举着枪要射击,可是正好“啪”步枪再次响起,这次又是一个小鬼子中弹。
而乔羽竟然早都变换了位置,嘿嘿又干死一个,这样不知道你们能坚持多久,其他三个小鬼子赶紧钻进去麦子里面,暗骂对方真狡猾,这枪法太准了吧?
他们甚至都后悔跑出来炮楼了,本身觉得人多,分散冲过去,依靠着麦子地的掩护,应该可以接近,谁知道这才多久,竟然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他们不出来,乔羽也不浪费子弹,顺便收拾伪军。
“啪啪 ”两枪,两个稍微抬头的伪军,瞬间都被打中额头,这足够让其他五个伪军老实了。
果然把其他几个人吓得在也不敢前进,不管身后的小鬼子在怎么嗷嗷的鬼叫,就是不动弹,谁一冒头就是一枪,这换成是任何人都受不了啊。
反而乔羽扔掉步枪,翻滚下来土坡,几个翻滚到麦子地里面,快速的往前面接近。
瞬间都奔跑了几十米,日军看不见前面,但是能听见前面竟然有哗啦啦的声音接近。
几个人一起短枪,但是乔羽这里已经到了接近一百五十米的距离,顺手“啪啪啪”连续三枪,自己在朝着麦子地里面卧倒。
小鬼子那边一个人在惨叫,一个人当场死亡,只一个人因为距离远一些,竟然没事,乔羽皱眉,混蛋玩意,这小鬼子的手枪真操蛋,准头这么差劲。
竟然让一个小鬼子没中弹,不过干死了两个,另外一个就是泥巴,还不是随便自己捏啊。
五个伪军吓坏了,他们也顾不得那个没事的小鬼子,竟然开始往身后爬去。
那一个小鬼子也是吓得够呛,这里不能在停了,不然就是个死,随手拿出来个手雷朝着前面扔出去“轰”一声响。
乔羽皱眉,这是往哪扔呢,会不会扔手雷啊,反而那个小鬼子扔完之后,转身就跑。
连枪都扔了,显然是靠着手雷的掩护,想跑出去麦子地,他们距离官道不远,就想靠着这个距离离开。
小鬼子也是怕死的啊,还以为你们的武士道让你们视死如归呢,乔羽鄙视一番,脚下不停追击。
这小短腿跑的再快,还是顺手被乔羽一枪干掉。
至于那跑的更快的五个伪军,乔羽没功夫管他们,一个是手枪够不着,在回去捡步枪不划算。
而他们竟然往东跑了,只要不去和那波小鬼子报信就行。
现在大大方方的进了小鬼子的炮楼,被自己打瞎一只眼睛的小鬼子竟然也是往东边跑了。
乔羽的身手给出来的压力,已经超越了他们学习的武士道,一支眼睛的中弹,让他受伤惨重,连包扎都来不及的逃窜,知道疼知道才觉得武士道一点屁用没有。
乔羽大大方方的进入小鬼子炮楼,刚一进铁门,一楼方向竟然有一条的军用被子床铺上坐着几个头发凌乱的女孩子,这里光线不好,小黄灯泡来回的晃动。
把这几个女孩吓得惊叫,乔羽皱眉,竟然一个个都没穿衣服,身上有的还有鞭痕,这帮的小鬼子畜生,都活刮了也不解恨。
“你们都别怕,小鬼子被我杀干净了,你们都穿好衣服回家吧。”乔羽还顺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来几个大洋扔给她们。
到二楼随处竟然还有个重伤躺在地上喘气的小鬼子,一刺刀下去,送他上路。
“这歪把子不错啊,还挺新的,归我了,嘿嘿。”乔羽从射击口端过来歪把子,又随手拿了几个弹匣,又跑到楼顶,这里两个小鬼子都已经死翘翘,两个掷弹筒,和几颗榴弹静静躺在地上。
让他感兴趣的是,一个士兵的身边放着个望远镜,这东西不错。
整个炮楼扛出来一挺歪把子,一支三八大盖,脖子上挂个望远镜,手上带个随手摘的手表,在找到一军用包,往里面塞了十几个罐头。
他可是被饿怕了,吃的比什么都重要,其他的他都没什么兴趣,而楼下的四个女孩子,已经早都穿好衣服,有三个已经仓促的跑出来炮楼。
不过还有一个穿着一身不知道哪里摸索出来的小鬼子军服,看起来宽宽大大,肩膀竟然还扛着一把三八大盖。
就一直站在炮楼门口,乔羽出门刚好和她碰个照面,上下打量一阵:“你不回家?扛把枪干嘛?难道要炸这炮楼啊?炸炮楼应该用手雷,不是这破枪。”
这女孩子脸上一片脏兮兮,眼睛红肿,显然是哭的伤心过度过,只是年龄应该不大,最多十八九岁。
“我,我想跟着你打鬼子。”女孩看见乔羽,有些激动,不过这话语里面的鉴定,还是让乔羽有些移动。
“打鬼子?别逗了,这不是你们女人该干的事情,听我的赶紧回家吧,不然鬼子援兵一到,你就算是想离开都会成为幻想。”乔羽可不想被一个女孩子一直跟着,那样会拖累自己的。
再说了,打仗是男人的事,一个女孩子跟着算怎么回事,直接头也不回的就从她身边经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顾婷婷


  可是女孩又快步拦住他:“可是最遭殃的是我们女人。”
这,让乔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发现这女人竟然还是个相当口齿伶俐的主。
“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我也会打枪,不信我打给你看。”说着就把肩膀上差不多只比自己挨一头的三八大盖取下来拉动枪栓要开枪。
乔羽赶紧把枪管按下:“行了,你一个女孩子,得救之后不想着早点回去,在这里墨迹什么呢?你难道不想家啊?”
家?女孩子神色开始悲伤,低着头:“我,我回不去家了,我全家都被小鬼子杀害,不知道该去哪里。”猛然抬头不争气的眼泪又流出来:“你让我跟着你吧,我读过书,还会做做饭,会洗衣服,我是你救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只要你带着我打小鬼子。”
前面的话让乔羽叹口气,小鬼子进了华夏,不知道糟蹋过多少女人,不知道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很是让他觉得心疼这个女人。
但是后面的话让乔羽吓了一跳:“扯淡呢,开什么玩笑,什么我的女人,我还没想过结婚呢。”
看乔羽这反应,女孩子留着眼泪的嘴角轻轻咬了咬:“我知道,你是嫌弃我脏,好,我走。”
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刚才还死皮赖脸的要跟着,现在只一句话竟然转头要走?
她一个人能去哪啊?什么脏不脏的,对于后世来的乔羽来说,根本没这方面的想法,后世的女孩子,谁结婚前不谈个七八个对象的?
这位那简直都是穿山白莲的存在了,乔羽还真担心这女人在这乱世一个人别出什么事,那等于是被自己给害的。
“喂喂,你上哪去?你一个女人,还真要单独去打小鬼子啊?别被小鬼子吃的骨头都不剩。”
看拦在自己面前的乔羽,女孩红肿的双眼满满的委屈,不过还是询问:“你不是嫌弃我脏么?”
“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我什么时候说你脏了?你有我脏么?”乔羽指指自己这脏兮兮的脸还有身上。
这猛然的转移话题,让她竟然有点想笑,可是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乱糟糟的头发和被打的身上不少伤痕,的确有点像两个逃兵。
“行了,到底跟我走不?既然你没家,我也没家,我们就结伴吧,一起打鬼子去,愿意就跟着走,不愿意,随便你去吧。”乔羽懒得和她墨迹,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那二十多个小鬼子,还有三十多个伪军,得收拾掉,现在手里有歪把子了,全副武装,怎么着也得好好收拾掉这帮的小鬼子啊。
反而还刚出大门口,女孩就赶紧跑了过来,跟个小尾巴一样,她已经决定,就跟着乔羽了。
“慢点吃,这里多得是,有那么饿么?来喝点水。”乔羽一边递给女孩子水壶,一边叮嘱。
女孩抱着被刺刀打开的牛肉罐头,埋头苦干,用一双乔羽随时在炮楼里面搜出来的筷子使劲把牛肉往最里面塞。
“咕噜咕噜”还顺嘴把罐头里面的汤也喝个干净,接过来水壶在狂喝几口,不比一个男人吃的少。
总算是心满意足之后,递给乔羽水壶,用袖子也一点不在乎的擦擦嘴巴:“谢谢你乔大哥,总算是吃饱了。”
乔羽还正在用望远镜观察远处,还是屁都没有,这帮小鬼子怎么还不回来。他这里距离碉堡一共有五里地了,这里是一处官道两边两百米处的丘陵上。
准备在这里伏击日军,可是这都下午四点了,日军还不来,有点让他着急。接过水壶随口问了句:“婷婷,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怎么学会打枪的?”
刚才在路上已经互相介绍了对方的身份,乔羽倒是简单,自己叫乔羽,流浪儿,以前在军阀部队混过,部队被打散之后,就单独打小鬼子。
他不可能跟这位刚认识的女孩就说自己是穿越的,那也没人相信。
而女孩的名字叫顾婷婷,就是往东面十里地方向的顾家村地主家女儿,因为家里有钱,地主把她送到省城女子学院读书。
不过去年省城沦陷,她们学生就遣散回家,而十几天前,一帮小鬼子上百人在汉奸带领下路过顾家村的时候,把顾家村竟然血洗干净。还把她们顾家村里面年轻的女孩子都抓走了。
她和另外两个女孩子被带到这个炮楼里面在没出去过,那两个女孩被日军给活活折磨死了。她倒是能活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
顾婷婷擦完嘴上油腻道:“我们家以前有枪,我爹是我们附近有钱的地主,家里为了防贼,专门招募过几个护院,他们经常练枪的时候,我也会打几下,我爹也不反对,当时就是觉得好奇。”
说到她家里的事情,顾婷婷又是伤感爬满脸上,乔羽不在多问。
这是个地主家里的大小姐啊,看来饿的不轻,不然也不会连续吃两盒的罐头,更不会一点都不注意形象跟个男人一样。
“乔大哥,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埋伏鬼子啊,这里距离前面马路好远,打的到么?我们家护院练枪法,都是几十米的距离打靶子呢。”顾婷婷很是好奇的问道。
这看前面的官道根本看不清楚,这么远的距离,能行么?而且她可是知道出来的小鬼子还有汉奸那有五十多人呢,只他们俩,也可以说只乔羽一个人,能打的过?
“嘿嘿,放心吧,收拾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乔羽毫不在乎,别看人多,那帮的伪军就是怂包,根本不入他的法眼。
“小鬼子来了,记得我刚才说的啊,你就躲在这后面别乱动,一会儿他们往这边冲,你马上跑后面的麦子地里面别出来。”乔羽叮嘱。
顾婷婷赶紧紧张的握着自己的三八大盖,甚至还要拉枪栓,像模像样的做起来战斗准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埋伏


  乔羽按住她的枪支,叮嘱一句:“你别开枪,打不中的,反而给小鬼子报信了,赶紧躲起来。”
这本身是好意,不然这丫头一枪下去没打死日军,反而把他们给惊住,那可就不好打了。
但是语气用惯了命令口吻,让顾婷婷有些不舒服,也知道自己枪法水平到底如何,赌气的躲在这丘陵麦子堆后面。
她倒是要看看乔羽是怎么打中鬼子的,这么远的距离,想打中人,几乎是不可能。
乔羽收拾炮楼的小鬼子时,她根本看不见,不知道秦羽的枪王本事,也不相信这么远距离看人都不清楚,跟个黑点差不多,这能打中么。
乔羽靠着小坡的麦子掩护,静静观察渐渐过来的日军,还是原来的那批人,前面一辆摩托车,后面是一排排整齐的日军,不过他们现在速度倒是慢了很多。
而日军的后面竟然多了三辆驴车,第一辆上面躺着重叠的小鬼子尸体,不用说是自己中午干死的那个小分队。
第二辆驴车上面竟然是一车的麻袋,应该是粮食,这小鬼子估计找不到凶手,跑去嚯嚯附近百姓了。
而第三辆马车上乔羽瞬间愤怒,竟然有五个大概才不到二十岁反手被绳子捆着的小姑娘。
看她们曲卷坐在驴车上,显然是很恐惧,这帮混蛋,又抓小姑娘了,幸亏被自己遇见,不然她们可就惨了。
当然最后面就是一帮汉奸,没个队伍模样,三五成群嘻嘻哈哈的,还对驴车上面的小姑娘指指点点。
乔羽“咔嚓”拉动歪把子枪栓,竖起歪把子的准星,静静等待日军进入最佳射程范围。
而他并没有去准备瞄准那辆三轮摩托,因为他要最大的消耗日军军力,这一梭子子弹下去,怎么着也够灭掉日军十几个人。
其他的就好收拾掉了,至于那些伪军,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日军来到乔羽面前时,乔羽倒是没一点紧张,觉得杀他们这些畜生太简单了,反而是旁边躲避的顾婷婷咬牙切齿,握着三八大盖的两只小手都不停的颤抖。
她痛恨日军,同时也很恐惧鬼子,鬼子给她带来的伤害太大了,看见这些穿着黄皮衣服的鬼子就忍不住的颤抖。
而乔羽倒是淡定的到日军的二十几个小鬼子走到正面时猛然扣动扳机“哒哒哒哒”机枪声把旁边的顾婷婷吓得惊叫赶紧丢掉三八大盖握着耳朵。
子弹更一条火蛇,瞬间钻入官道上面一排的日军身体,“噗嗤噗嗤”接连日军被中弹惨叫倒地。
其他的日军还没反应过来躲避,乔羽的一梭子子弹已经打完了。最起码干掉一半,效果很不错。
扔掉歪把子,快速拿起身边的三八大盖就是“砰”随手一枪干掉三轮摩托上仓促滚落下车的小队长。
顺势翻滚两下中又拉动枪栓,再次“啪”一声响,又一个正在卧倒的日军胸口中弹。
而其余没被打中的日军还有后面三十多个的伪军也都仓促的赶紧乱叫趴在麦子地里往这边射击。
刚才扫射的三八大盖附近到处都是“咻咻咻咻”黄土乱飞。顾婷婷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强淋大雨,现在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早要坚定跟着乔羽打鬼子的巾帼气概早跑没影。
而身边的乔羽倒是在薄薄一层麦子阻挡敌人视线的掩护下,来回翻滚拉动枪栓。
“啪啪啪啪”四枪,全部命中小鬼子。而小鬼子显然也意识到了他们的人越来越少,敌人相当难缠。
以为军曹长怒喊的命令三十多个伪军冲,顺手还“啪”手枪打死个想逃跑的伪军。
汉奸们吓坏了,前面冲,或许是死,但是不冲绝对死的更快,他们可没胆子和小鬼子对着干。
一帮人硬着头皮踩着麦子地,弯腰往前面乱叫的跑。小鬼子就晃荡在他们后面,寻找着射击的机会。
这帮伪军还真是敢送死,乔羽装好子弹,不急着用步枪,再次的翻滚到机枪旁边,迅速拔掉弹匣,拿出全新的装上之后拉动枪栓就是“哒哒哒哒”这次不管是日军还是嗷嗷叫往前面冲的汉奸,一梭子子弹下去,顿时又是十几个冲最快的伪军被打成筛子。
其他人在也不敢跑了,全部都趴在地上往这边乱射击,也不知道子弹去了哪里。
反而后面的六个小鬼子倒是打的比较精准,让乔羽有点抬不起头,那就用步枪解决。
翻滚换位置“啪啪啪”三枪干死正在往这边卖力射击的三个小鬼子。剩下三个日军是真的害怕了。
对方枪法太准,根本凑不过去,甚至还有一挺机枪,让他们根本就冲不动,三个人开始慢慢后撤。
显然是想让那些伪军当挡箭牌,而伪军也是趴在地上跟狗一样不敢冲,但是他们还盲目的乱射击,给自己壮胆。
平时欺负百姓可以,这个时候前面有机枪,还杀了那么多的日军,他们可是有人都吓得尿裤子了。
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反而那三个小鬼子慢慢退回官道,一人骑上摩托车仓促发动就逃窜。
另外两个抱着三八大盖狂追,而乔羽随手扣动扳机,骑着摩托车的小鬼子后背一片血花,摩托车都直接栽倒麦子地里。
另外两个撒丫子的往远处跑,但是乔羽不会放过他们,随手一枪干掉一个,在快速安装一发子弹,最后有点远,竖起准星,瞄准两秒,扣动扳机,小鬼子因为逃跑的惯性,竟然这一枪把他打飞出去两米远。
而下面这帮的伪军也是吓坏了,没人在想着冲锋了,因为他们的主子们全部死亡,还打个屁啊。
扔掉沉重的汉阳造转身乱窜。这时候枪声停止,乔羽懒得打这些小鱼小虾,反而是边上的顾婷婷瞪大了两个红肿的双眼。
眼前的一切简直不可思议,这是真的?竟然前面到处躺着小鬼子的尸体,还有差不多不少的二鬼子到处在麦子地里乱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全歼


  “走,下去看看。”乔羽随手把步枪扔掉,扛着歪把子就走下山坡,反而是顾婷婷竟然端着三八大盖突然“啪”一声响。
把前面乔羽吓了一跳,职业性的习惯让他弯腰,转头看见顾婷婷一本正经的还在拉枪栓继续瞄准逃跑的伪军。
“啪啪啪”又是连续三枪,但是因为这枪的后坐力大,撞的她小小身板来回摇晃。
可惜最后一枪打完,一个逃窜的伪军没打到,反而是把她自己给累的够呛。
她那咬牙切齿的样子,看得出来很痛恨这些的二鬼子,但是这帮家伙跑的太快,竟然都跑到了四五百米远,三八大盖打不到了。
不然乔羽不介意帮她解决几个,顾婷婷一个没打中,有些丧气,端着比她低不了多少的三八大盖走乔羽身边:“乔大哥,你的枪法是怎么练的,可以教教我么?”
“这个啊,我是最少十万发子弹长年累月积攒出来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好,你别纠结这个了,先去看看小鬼子都抢了什么东西。”随便解释一句就往前面走去。
十万发子弹?怎么可能,他不是说是军阀出身么?哪个军阀这么大方用十万发子弹训练出来一个人?
顾婷婷是个有思想的女人,自然是根本不信乔羽的话,不过乔羽的枪法她是真的羡慕,这么远的距离,竟然一枪一个打鬼子,简直成神了。快走几步,追在乔羽的身后。
官道两边不少小鬼子的尸体还有一些中弹的重伤兵,有些小鬼子想拿着手雷反击,都被乔羽毫不客气的手枪“啪啪啪啪”搞定。
反而顾婷婷吓得不轻,远距离打鬼子,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看见满身是血,两眼怒瞪的小鬼子尸体,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实在是不忍直视。
刚才开枪的时候,最后一辆驴车上几个女孩子吓得都是乱叫,而小鬼子和伪军也没功夫管她们。
伪军在逃跑时更是四散乱跑,更没人管了,乔羽和一身鬼子军装的顾婷婷一过来,吓得她们更是曲卷一起,那几双大眼睛显然是面对杀神一样。
“你去把她们都给解开绳子放了,我悄悄小鬼子有什么宝贝。”乔羽吩咐一句,自己去乱翻地上的尸体。
没什么可搜索的,除了十几块大洋,还有个小队长的军官证,倒是小队长的手枪和望远镜被他捡起,其他的都没兴趣。
顾婷婷好半天才把这几个女孩子双手解开,让她们快点离开这里,早点回家吧,看见她们就响起了曾经的自己,多增伤感。
顺手乔羽给她们分几块大洋,五个女孩非要跪下来磕头才肯离开,这场战争不知道毁掉了多少这样朴实的女孩子,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百姓正在饱受折磨,路还很长。
乔羽感慨一番,随手递给顾婷婷刚缴获的那支小队长的手枪,还带着枪套:“用这个吧,这个轻便,照样打小鬼子,三八大盖不是你玩的。”
顾婷婷很感激的接过来手枪,拿出比划两番,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三八大盖的确是很沉,弄得她肩膀生疼。
手枪倒是非常合适她,乔羽还顺手把自己那倍数低的望远镜塞给她,又捡起一支三八大盖头也不回的沿着麦子地离开。
机枪固然可以杀伤巨大,但是单个的还是没步枪杀人方便,而那粮食车上竟然还有几只鸡,这小鬼子怎么这么爱抓鸡吃?
背着三八大盖,扛着歪把子,枪管还搭着两只乱扑腾的母鸡,身后跟着一身小鬼子军装的小尾巴顾婷婷,这么一个奇葩的组合晃荡在田野黄澄澄麦子地里,被西下的斜阳照耀,显得不拘一格。
今天乔羽打死一个小队小鬼子,这是运气好,正好遇见小鬼子分兵,如果单个的收拾一个小队,比较麻烦,乔羽一边在火堆边烤着烧鸡一边在琢磨接下来该如何。
老这样杀小鬼子也不是个办法,自己能一天杀十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共才杀三千六百五十个,这顶多就是个联队。
对动不动就是十几万,几十万人数的日军来说,九牛之一毛,看来得想想更快的杀鬼子方法了。
去参军?现在国军正和小鬼子打的刺激,加入中央军按照自己的本事,怎么着也能混个营长吧?上辈子怎么着也是个少校,这辈子不混个团长师长,实在是太亏损了。
“乔大哥,你在想什么呢?”边上跟个小猫一样抱着俩膝盖被火光照着已经刚洗过的白皙脸霞顾婷婷问道。
乔羽淡然一笑:“没什么,我是在想接下来该去做怎么,怎么样才能更多的杀小鬼子,自己一个人杀不了多少,还老躲躲藏藏的,实在是不爽,如果去参加军队,应该不错吧。”
“啊?你想去参加军?不要啊乔大哥。”顾婷婷脱口而出,显然是比较紧张。
“你这是怎么了?我只是说有这想法,毕竟我自己单独杀鬼子麻烦,杀的也少,不过带领军队和小鬼子硬碰硬,一顿大餐,足够灭个上百小鬼子,比这爽快多了。”乔羽觉得没什么啊。不就是刚有这想法么。
而顾婷婷不这么想,她全家人都没了,没地方去,好不容易被救出来,就想着跟乔羽一起杀鬼子,万一乔羽真去参军,那部队不可能要女的,她该何去何从?
这让她在乔羽这里有很高的安全感,一旦离开乔羽,好像全世界都没地方敢去了。
“可是,对了,现在国军和那些军阀,全都在打败仗,看见鬼子只知道逃跑,在省城的时候就是才一百多个鬼子都占领省城了,你去参加这样的军队,能杀鬼子么?”顾婷婷马上解释。
也是,这时候国军抗战的确是很操蛋的,你要是没有个好的指挥官,纯属都是当炮灰送死的。
乔羽可不想自己用命杀小鬼子的功劳被上面的军官当成了晋级的垫脚石,现在又是贪污腐败成风,到处抓壮丁,简直是乱象丛生。
继续阅读《抗战之最狂特种兵》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