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洺生秦之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曲意逢情》最新章节

小说:曲意逢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写己
简介:曲二公子流连花丛多年,从不曾被谁困住那颗浪子之心
直到那天,秦之意把离婚协议甩在他脸上,他才惊觉——有些爱不动声色,却刻入骨髓,困住他的心的人,一直就在身边
曲二公子笑的像个斯文败类,缓缓道:“这辈子离异你是不可能了,丧偶或许还有机会
”秦之意:“我还可以出轨
”*你是不归客我是恋旧人【斯文败类VS骄纵大小姐】
角色:曲洺生秦之意
曲洺生秦之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曲意逢情》最新章节

《曲意逢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秦之意没想到自己陪朋友来参加个慈善晚会,居然会撞见半年未回国的老公带着其他漂亮女人出席,还给那女人拍珠宝。

  这可就是公然打她的脸了。

  秦之意撩了撩头发,一脸的漫不经心,也跟着举牌。

  两人一连举了十几次,在场众人哪怕是傻子也觉察到了硝烟味儿。

  曲洺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她的怒意,眼底闪过一丝好笑,给她发了条微信过来:是大嫂。

  秦之意:“……”

  人生之狗血,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接下来,她全程安静如鸡,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就坐在曲洺生的斜前方,曲洺生一抬眼,就能看到她红红的后脖颈和耳根。

  等到散了场,秦之意想溜,却被曲洺生给堵住了。

  他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嘴角微微噙着笑,“曲太太这一招厉害啊,第一次跟大嫂见面,就这么会做面子,往后临平城的人聊起来,都会说:那套珠宝拍了八百万!”

  秦之意:“……”

  能不能不要再提这一茬了?

  那套珠宝最多也就值个三百万,硬生生被她抬价抬得原地翻了一倍还不止!

  可她想了想,这事也不能怪她,索性先发制人——

  “你事先不跟我打招呼,直接带个漂亮女人就来砸我的场,今晚都是圈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你是我老公,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我不过就是抬了一下价,反正曲二公子也不在乎这几百万。”

  半年不见,伶牙俐齿更甚。

  曲洺生的确不在乎那几百万,所以懒得跟她多话,直接一把就将人拉近,按在了怀里,低头吻她的唇。

  秦之意没有反抗,甚至有点着迷。

  她喜欢曲洺生,但曲洺生不喜欢她,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两人是商业联姻,为了稳固利益,同时免去很多麻烦,约定好了互不拆台,在外恩爱示人。

  至于私底下,全临平城谁不知道曲二公子会玩?

  流连花丛多年,从不曾被谁困住那颗浪子之心。

  当然了,这位曲二公子除了一颗浪子之心,还有野心。

  否则,当初怎么会那么痛快地结束上一段恋情,转头就娶了秦大小姐?

  还不是因为有利可图。

  秦之意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整个人都软在了他的怀里。

  这时,耳边却突然落下一句:“晚上我有局,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冷了下来,秦之意睁开眼,目光岑冷地盯着他。

  曲洺生抬手在自己的唇上抹了一把,似是意犹未尽。

  转眼发现她盯着自己,又微微蹙了眉,不正经道:“怎么了?该不会是半年不见,想我了?”

  谁跟你一样是畜生,脑子里只有这种龌龊的念头。

  说得这么下流,不就是怕自己会缠着他不让他去玩么?

  秦之意冷嗤了一声:“放心吧曲洺生,我比你想得要看得开。”

  她一脸的‘你他妈不要太自恋’,随后又话锋一转:“你不在的这半年,我找了好几个小鲜肉,嗯……有些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伤你自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2章


  话落,她将曲洺生推开,骄傲转身,走得毫不留恋。

  堂堂秦家大小姐,临平城最有名的骄纵花瓶,眼高于顶,犯不着吊死在曲洺生这一棵树上。

  可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难受呢?

  外面的花花世界真有那么好,他的眼里就一点都看不到自己吗?

  秦之意一边走,一边深呼吸,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免得还未离开曲洺生的视线就爆发。

  ……

  深秋的临平城,一连几天都在下雨,空气又湿又冷,让人很不舒服。

  秦之意一夜未眠,由此心情更加不好。

  昨晚她问了曲洺生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原来早在一个礼拜前,曲洺生就回来了。

  但是,他没有回墨园。

  曲家老宅那边也一点风声都没传来,说明他也没有回去。

  很好。

  悄无声息地回来,在外浪了一个礼拜。

  要不是昨晚正好撞见了,他是准备继续瞒着自己、瞒着家里吧?

  秦之意越想越气,直接一个电话打回了老宅。

  然而,没等她告状呢,曲母就叫她回去吃饭,还说:“刚好他大哥和大嫂也回来了,你们婚后还没见过面吧?今晚见见。”

  秦之意:“……”

  昨晚那事太尴尬了,她刻意要忘记,差点又闹了个笑话。

  曲洺生既然是陪着他家大嫂去的,那么老宅那边,昨晚肯定也知道了他回国的消息。

  得,这口气没人帮自己出了,还是要自己出!

  挂了电话,秦之意画了个精致的妆,又搭配妆容特意选了衣服鞋子和包包,然后直接杀到了曲洺生暂住的酒店。

  她有房卡,一刷而入。

  屋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帘开着一半,秦之意看到地上扔着两套衣服。

  一套是曲洺生昨晚在慈善晚会上穿的,另一套……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

  被窝有些乱,只有曲洺生的头露在外面。

  后来秦之意每每想起这一天,都会问自己:如果掀开被子的瞬间,真的看到曲洺生抱着其他女人在睡觉,自己会不会当场行凶?

  她也是在那一刻才确定——

  自己之前所有的大度都是伪装,她根本就忍受不了曲洺生有别的女人!

  纯白的被子被掀翻落地,曲洺生整个人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空气中。

  全身上下,未着一缕。

  突如其来的凉意也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他睁开眼来,一时没搞清楚眼前的情况,眼神里带了点初醒时的朦胧。

  秦之意此时的脑海中有两个念头闪过——

  1、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把被子捡起来扔回他身上。

  2、转身,逃,越快越好。

  然而,没等她做出决定,曲洺生就先一步反应了过来。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直接把人困住,然后两人一起摔回了床上。

  “曲太太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放开我!”秦之意用一只手推着他,推不开就用另一只手抓着的包包打他,“曲洺生你恶不恶心,刚跟其他女人搞完,又想碰我?”

  “胡说什么东西?我看起来有那么饥不择食?”

  全城最好看的花瓶就在自己身旁!

  “你自己看看地上的是什么!”秦之意怒不可遏地往地上一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3章


  曲洺生顺势看去,愣了一秒。

  这反应在秦之意看来就是心虚,她顿时冷笑,“你他妈的真是畜生都不如,还不承认!”

  畜生?

  又升级了?

  以前骂他是狗男人。

  “搞了就是搞了,没搞就是没搞,我曲洺生用得着抵赖么?”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对秦之意动手动脚。

  秦之意则是一边抵抗一边骂他,越骂越难听。

  两人缠斗了一会儿,曲洺生终于失去了耐性,“你今天发什么疯?”

  “你才发疯!别碰我!”

  “就因为我碰了别人所以不能再碰你?”

  秦之意直接扭脸,看都不要看他,似是恶心至极。

  曲洺生突然叹了口气,放开了她,转身靠在了床头上,转手拿过烟盒,掏出一根烟点燃,兀自抽了起来。

  这转弯速度实在是太快,秦之意一时没跟上节奏。

  然后,她又听到曲洺生说:“昨晚半夜有个女人送上门来,一进门就脱衣服,我来不及拦,只好把她扔出去了,衣服等今天保洁来了收拾。”

  秦之意:?

  曲洺生吸了口烟,转过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俯身把嘴里的烟雾都喷在了她脸上,“我为曲太太守身如玉,曲太太就这样回报我?”

  秦之意被呛得连连咳嗽,等安静下来,再对上他的眼神,顿时有些心虚。

  曲洺生虽然爱玩,但从来不撒谎。

  哪怕这次回国没有如实相告,他也宁愿瞒着而不是扯别的什么借口。

  秦之意甚至都给他找好了为什么没有如实相告的理由——工作太忙。

  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

  明明是来找他算账的,怎么又被他给绕进去了。

  没办法,喜欢他。

  ……

  她侧身背对着曲洺生,假装随意地问:“这么折腾,是回来的这些天都没找女人么?”

  “你管我这么多。”

  “我是你老婆!”

  “呵……”曲洺生轻笑,长臂一伸将人抱过去,低头凝着她,“我们说好的,婚后各玩各的,我可没管你找了几个小鲜肉,你反倒先管起我来了?”

  顿了顿,他又挑眉:“秦之意,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呸——”秦之意一把将人推开,卷了被子往旁边滚了滚,“少他妈自恋,爱上你不如爱条狗,最起码狗还对我忠诚如一。”

  “这世上没有哪条狗能长得跟我一样帅。”

  秦之意:“……”

  ……

  曲洺生除了能拿自己跟狗作比较,还能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他洗好澡穿好衣服,转头对秦之意说:“今晚我还有个局,你等下起来就自己回去。”

  秦之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语气毫无波澜:“你妈叫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那我打个电话回去说一下。”

  曲洺生动作很快,借口也很到位,曲母在电话那边念叨了几句,没有再勉强。

  他走的时候看秦之意躺在床上满脸疲惫,还很好心地问了句:“累着了?要不要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

  “滚吧。”秦之意抓了旁边的枕头砸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4章


  曲洺生笑着接住,转手往旁边一放,再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温柔有趣,从来不会独属于哪个人。

  曲二公子风流潇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哪怕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会成为例外。

  所以,秦之意一直不敢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

  怕被他拒绝,更怕被别人笑话。

  缓缓地闭上眼,秦之意自嘲地笑了起来。

  等哪一天,自己倦了、累了,才不管后果会如何,自己要离婚!

  等着吧曲洺生,总有一天本大小姐会甩了你,让你也尝尝被抛弃的滋味!

  ……

  后来秦之意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曲洺生走了后她有点犯困,干脆就睡了一觉。

  不曾想,居然还有人来打扰。

  秦大小姐万分不爽地从床上爬起来,一拉开门,看见一个陌生女人站在门口。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里面的人是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整个临平城,但凡想要跟曲二公子有一腿,就没有不认识秦之意的。

  所以,对方开门见山地说:“秦小姐,我来找曲二少爷。”

  秦之意不冷不热地笑了下,往旁边门框上一靠,懒懒散散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秦小姐。”

  “那不好意思了,这里只有曲太太。”

  秦之意说着就要关门,那女人连忙伸手挡住。

  她猜到了对方会挡,所以关门的时候力道稍稍有些重,果然夹得那女人大声喊痛。

  不等对方发作,她又突然抛出问题:“你的名字?”

  “陈嫣。”

  等回答完了,陈嫣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满脸通红:“秦之意!你别太过分!”

  这就过分啦?

  秦之意心想,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

  她转身回屋里拿手机,陈嫣也跟着进屋,看到自己的衣服还躺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欣喜,连忙说道:“你是早上还是下午来的?昨晚可是我在这里陪曲二少!”

  “是么?”

  “你不信?这些衣服就是我的!”陈嫣上前一步,往地上指了指。

  秦之意不置可否地一笑,继续低头发信息。

  陈嫣以为她信了,继续说道:“曲二少对我昨晚的表现很满意,他在外的女人那么多,但能陪他过夜的没几个。”

  “听起来……你还挺骄傲?”

  陈嫣没应声,但从她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来,她的确很骄傲。

  真可怜。

  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想要的东西,居然还有脸拿出来炫耀。

  也不知道她的父母还在不在世,不在世的话,会不会被气得诈尸?

  秦之意又看了眼地上的衣服,啧啧摇头,叹息道:“不要脸的人,难怪品位也这么差。”

  “你——”陈嫣的话还没出口,包里的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她一看号码,没敢犹豫,立刻侧过身去接。

  电话那头是她的经纪人,一开口就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他妈找死也死远点,不要连累我!谁让你去打扰曲二少的?又是谁给你的狗胆,敢去秦家大小姐面前放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5章


  陈嫣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低声问:“曦姐,怎么了?”

  “你自己上网看看,你的照片已经满天飞了,不想走在路上被人砸鸡蛋,就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回老家去!”

  经纪人骂完,直接撂了电话。

  陈嫣脸色惨白,颤抖着手打开手机来看。

  是昨晚她被曲洺生赶出去,酒店监控拍下的照片。

  截取了正面照放大,直接爆了各大论坛贴吧,就连微博热搜第一都是她的名字。

  陈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闯荡娱乐圈这么多年,始终都只是十八线,有朝一日登上热搜第一,竟然是因为这种事!

  她整个人都在抖,往后退了两步靠在墙上,喃喃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现在知道慌啦?

  太晚了。

  秦之意这辈子除了对曲洺生无法狠下心肠,对其他人从来都是赶尽杀绝不留情面的。

  尤其是这种不要脸还敢来自己面前蹦跶的无耻之人!

  她这时又给曲洺生打了个电话,掐断了陈嫣最后一丝希望。

  “这里有位陈嫣小姐来找你,说是昨晚被你嫖了,但你没付钱,曲二少你说,我是帮你把这钱付了呢?还是付了呢?”

  曲洺生:“……”

  沉默三秒,他如秦之意所愿,说了句:“曲太太随意处理,弄死了算我的。”

  电话开着扩音,曲洺生说的话,一字不落全部传入了陈嫣的耳朵里。

  她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更白几分,靠着墙壁,慢慢地滑坐在地上。

  她以为昨晚曲洺生是太累了才会拒绝她,并不是真的不喜欢,所以今天才会再来。

  也没想到,前后短短几分钟,秦之意就能做到这个份上!

  秦之意挂了电话,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脸冷漠,“你是自己滚,还是我让保安上来,把你扔出去?”

  陈嫣闻言,用尽全身的力气,慌乱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外走。

  秦之意对着她的背影切了声,段位太低。

  这些人,都比不上曲洺生心里的白月光。

  ……

  曲洺生的大哥早些年和家里闹翻了,带着老婆一直住在国外,和家里半点联系都没有,就连曲洺生的婚礼,也不曾现身。

  两个月前,不知为何,跟家里缓和了关系。

  又在几天前,忽然回国。

  曲家内斗多年,眼看即将尘埃落定,这个时候大哥突然回归,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身为发小,傅嘉盛好心提醒:“曲二,你哥这次回来还走么?”

  “不一定。”曲洺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副烂牌,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傅嘉盛无语了。

  一旁的宋赫闻言‘噗嗤’笑出了声,“我们曲二少爷才没时间关心大权最终落到谁手里,他忙着搞女人呢,这不,都搞到热搜第一去了。”

  几人一愣,停下打牌,纷纷拿出手机开始八卦。

  傅嘉盛:“卧槽!曲二你牛逼啊。”

  宋赫:“是真牛逼,玩了还敢闹这么大,生怕秦大小姐不知道。”

  周迟虽然没说话,但他满脸写着‘你今晚回去要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6章


  秦之意的脾气,满城皆知。

  你不当众打她的脸,大家相安无事。

  你如果当众打她的脸,那你就得死!

  所以曲二公子爱玩归爱玩,至今为止,还真没闹出过什么大的动静。

  三人正兴奋地八卦着,忽然觉得当事人的反应不太对。

  曲洺生笑笑,抽了两张牌打出去,又轻飘飘地说:“别把我想得跟你们一样畜生,这种送上门来的,我怕得病。”

  周迟:我信了你的邪!

  宋赫:我感觉你在内涵我。

  傅嘉盛:好像有哪里不对。

  曲洺生又说:“秦之意一大早就来酒店抓奸过了,真有什么,现在坐这儿跟你们打牌的,就是个鬼。”

  “抓奸?这可新奇了,秦之意不是不管你么?”

  “昨晚陪我大嫂去拍了套珠宝,正好她也在。”

  正好这两个字实在太能说明情况了,傅嘉盛立刻明白了过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那你真是命大,我还以为,秦之意会当场就杀了你呢。”

  曲洺生眸色一深。

  自己要是不发微信过去解释,搞不好拍到一半,秦大小姐真的会当场站起来杀人。

  自己的老婆,什么脾性,自己比谁都清楚。

  你让她难堪一分,她能直接让你难堪到死。

  不过哄起来也容易,直接给钱就行,钱给的越多,她给的自由也越多。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你只要不把女人带到我眼皮子底下,不闹上新闻,我就当做无事发生,也绝不跟你爸妈告状。

  这一点,婚后她做得很好。

  曲洺生很满意这种婚姻状态,所以秦之意虽然是花瓶,秦家也已经大不如前,他还是愿意养着。

  换一个,说不定更麻烦、更头疼。

  包厢的门这时突然被人推开,是宋赫的小女友凌阅来了,笑嘻嘻地和他们打招呼。

  随后,又进来一个人,凌阅说:“这是我同学顾一念。”

  这脸……

  这名字……

  傅嘉盛和周迟动作一致,立刻就转向了宋赫,无声询问:你是活腻了吗?

  全临平城都知道,曲二公子在和秦之意结婚前,曾有过一段公开承认的恋情。

  后来恋情为何无疾而终没人知道,那个人也从临平城失踪了。

  只是那人的名字,成了曲洺生的禁忌,谁也不能在他面前提。

  白月光,林念。

  凌阅的同学不但长得跟林念很像,就连名字里,也有个念字。

  所以,两人都以为,宋赫是故意让自己的女朋友带顾一念过来的。

  宋赫连忙摆手以示清白,“不是我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随后,他又黑着脸看向凌阅,不爽地质问:“谁让你带外人来的?!”

  凌阅一愣,霎时有些慌。

  之前宋赫叫她出来玩的时候,她也带过同学,大家玩得很开心啊。

  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大脾气?

  宋赫瞥了眼身旁面无表情的人,不耐烦地指着门口,下逐客令:“赶紧出去!”

  两个小姑娘都有些吓坏了,正要转身,耳边忽然又落下一句:“坐吧。”

  是曲洺生。

  仍旧面无表情,语气也很淡,不过他开口了,就说明没想要计较这件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7章


宋赫还是有点尴尬,瞅了他两眼,见他真没有要发怒的迹象,这才点点头,示意她们可以过去坐下。

  同时,也忍不住在心底想:难道曲洺生已经放下林念了?

  牌局继续,原先把把烂牌的人,这会儿忽然转了风向,一路都是赢赢赢。

  期间,曲洺生转头看了那个顾一念两次。

  宋赫见状胆子又大了起来,问顾一念:“第一次出来玩?”

  顾一念点头。

  “灵活一点啊!做什么还要我教你?”宋赫对着曲洺生的酒杯抬抬下巴。

  顾一念立刻脸红了起来,正要添酒,曲洺生忽然放下手里的牌,淡声说:“不玩了,回家。”

  “这么早……”宋赫的话还没说完,忽地瞥见某人脸色沉了沉,当即就把后面的咽了回去。

  几人都摸不准曲洺生的心思,也不敢随意开口。

  倒是顾一念自己大着胆子,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出了包厢,宋赫才舒了口气,“妈的!我还以为曲二今晚要跟我翻脸!”

  “可我看他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三人面面相觑,也不敢过多议论,叫凌阅过来顶上曲洺生的位子,又继续打牌。

  会所门口,曲洺生的专属司机早已等在那里,见他出来,立即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曲洺生人高腿长,顾一念跟在他身后略显吃力,出大门的这一小段,她是用小碎步跑着才勉强跟上。

  没等她喘过气来,曲洺生已经自顾自坐进了车里。

  她下意识地就也想要上车,司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没有及时关车门。

  然——

  曲洺生自己伸手,挡了一下。

  顾一念顿时僵住,颤巍巍地抬眼看他,又不解又尴尬。

  曲洺生抬眼,目光冷淡,“玩微博么?”

  顾一念:?

  “热搜第一点进去看看。”

  他这么说了,顾一念立刻就拿出手机看了眼。

  虽然满屏都只有陈嫣的名字,有关于男方的信息只是很隐晦地提到了一句‘某集团二少爷’,但结合曲洺生此刻的态度,顾一念知道,男方就是曲洺生。

  她很识相地往后退了两步。

  明星送上门都能被扔出来,她这种在校生有什么资本继续纠缠?

  可她明明打听过了,曲二公子是真的爱玩,倒贴上去的女人,他基本上来者不拒。

  今晚……又为什么拒绝自己?

  曲洺生并没有多言,关了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是不是有备而来,他看一眼就知道,所以不想浪费精力在这些事情上。

  感情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娶一个最漂亮的摆在家里,其他的玩玩就好。

  别有企图的,直接出局。

  这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是秦之意的电话。

  “怎么了?”

  “你结束了么?”秦之意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地问。

  曲洺生:“差不多了。”

  今晚本来是约了合作方谈事情,谁知一谈完出了包厢,刚好被傅嘉盛那群人撞见,然后就被拉来打牌了。

  合作方一看半路抢人的是他们几个土匪,也不敢吭声,还笑脸相送。

  要不然,这会儿应该是跟合作方在别的地方逍遥快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8章


“你回家了么?”曲洺生又随口问了一句。

  “没……”秦之意的声音比刚刚更无力,“你结束了来酒店接我吧,我大姨妈来了。”

  电话这边沉默了两秒。

  秦大小姐一秒也忍不了,当即发火:“曲洺生你有没有人性!听到我大姨妈来了,就不愿意来接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把你过去的丰功伟绩全部打印出来人手一份发遍临平城?”

  曲洺生:“……”

  虽然他过去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秦大小姐说得出做得到,他不想平白惹麻烦。

  抬手揉了揉额角,他低声应:“我现在来。”

  秦之意一直到挂了电话过去两分钟还有些不敢相信,曲洺生居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

  愿意来接她秦大小姐回家的人多得是,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因为她心情不好,故意的。

  她向来秉承一个原则:我心情不好,你们谁也别想心情好。

  但曲洺生这次也太好说话了吧?

  ……

  上了车,没等曲洺生开口问什么,秦之意忽然皱眉,紧接着凑近了他,贴着他的衣领,仔细闻了闻。

  然后,她掩住口鼻,往后退了一段,满眼嫌弃地问:“你找什么女人了?用的居然是这么劣质的香水,半年不见,你的品位已经跌到这个份上了吗?”

  曲洺生:“……”

  “你今晚别跟我一张床。”

  这句话说完,秦之意就扭头看着窗外,再没理他。

  曲洺生勾了勾唇,无奈一笑。

  他家夫人别的不行,败家第一名,过河拆桥第二名。

  两人一路无言到家,秦之意进门后直接踢飞了脚上的高跟鞋,光脚就往楼上的主卧走去。

  曲洺生跟上来,一声不吭,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秦之意惊得差点叫出声,没好气地瞪他:“干嘛?做亏心事了,一个公主抱就想贿赂我?”

  “不是来大姨妈了么?地上凉。”

  “得了吧你,不要装出这么一副体贴入微的样子,还不是怕我这几天心情不好,找你的茬,告你的状么?”

  曲洺生闻言挑了挑眉,满脸写着‘你说对了’。

  秦之意更气了。

  可气着气着,她又觉得有点心酸。

  曲洺生所有的关心和体贴,都出自真心,但这份真心,和爱情无关,顶多只能说是绅士。

  他与她相敬如宾,待她温和有礼,做好一个商业联姻丈夫该做的事,不谈其他。

  可偏偏,自己在这场有性无爱的婚姻里,先动了心,先生了妄念。

  那些他不能给的其他,是自己最渴望的。

  难过来得突然又汹涌,秦之意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唇,以此防止情绪泄露。

  曲洺生还以为她是肚子痛才会这样,关心了两句:“家里还有止痛药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人在情绪不好的时候,看事情会特别偏激。

  秦之意现在就觉得,他的关心夹杂着嘲讽,好像她多需要他似的。

  “我好得很!不用你管!”

  曲洺生不解又无奈,笑着问:“你又突然怎么了?”

  又?

  这话直接踩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1章


  秦之意没想到自己陪朋友来参加个慈善晚会,居然会撞见半年未回国的老公带着其他漂亮女人出席,还给那女人拍珠宝。

  这可就是公然打她的脸了。

  秦之意撩了撩头发,一脸的漫不经心,也跟着举牌。

  两人一连举了十几次,在场众人哪怕是傻子也觉察到了硝烟味儿。

  曲洺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她的怒意,眼底闪过一丝好笑,给她发了条微信过来:是大嫂。

  秦之意:“……”

  人生之狗血,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接下来,她全程安静如鸡,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就坐在曲洺生的斜前方,曲洺生一抬眼,就能看到她红红的后脖颈和耳根。

  等到散了场,秦之意想溜,却被曲洺生给堵住了。

  他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嘴角微微噙着笑,“曲太太这一招厉害啊,第一次跟大嫂见面,就这么会做面子,往后临平城的人聊起来,都会说:那套珠宝拍了八百万!”

  秦之意:“……”

  能不能不要再提这一茬了?

  那套珠宝最多也就值个三百万,硬生生被她抬价抬得原地翻了一倍还不止!

  可她想了想,这事也不能怪她,索性先发制人——

  “你事先不跟我打招呼,直接带个漂亮女人就来砸我的场,今晚都是圈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你是我老公,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我不过就是抬了一下价,反正曲二公子也不在乎这几百万。”

  半年不见,伶牙俐齿更甚。

  曲洺生的确不在乎那几百万,所以懒得跟她多话,直接一把就将人拉近,按在了怀里,低头吻她的唇。

  秦之意没有反抗,甚至有点着迷。

  她喜欢曲洺生,但曲洺生不喜欢她,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两人是商业联姻,为了稳固利益,同时免去很多麻烦,约定好了互不拆台,在外恩爱示人。

  至于私底下,全临平城谁不知道曲二公子会玩?

  流连花丛多年,从不曾被谁困住那颗浪子之心。

  当然了,这位曲二公子除了一颗浪子之心,还有野心。

  否则,当初怎么会那么痛快地结束上一段恋情,转头就娶了秦大小姐?

  还不是因为有利可图。

  秦之意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整个人都软在了他的怀里。

  这时,耳边却突然落下一句:“晚上我有局,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冷了下来,秦之意睁开眼,目光岑冷地盯着他。

  曲洺生抬手在自己的唇上抹了一把,似是意犹未尽。

  转眼发现她盯着自己,又微微蹙了眉,不正经道:“怎么了?该不会是半年不见,想我了?”

  谁跟你一样是畜生,脑子里只有这种龌龊的念头。

  说得这么下流,不就是怕自己会缠着他不让他去玩么?

  秦之意冷嗤了一声:“放心吧曲洺生,我比你想得要看得开。”

  她一脸的‘你他妈不要太自恋’,随后又话锋一转:“你不在的这半年,我找了好几个小鲜肉,嗯……有些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伤你自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2章


  话落,她将曲洺生推开,骄傲转身,走得毫不留恋。

  堂堂秦家大小姐,临平城最有名的骄纵花瓶,眼高于顶,犯不着吊死在曲洺生这一棵树上。

  可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难受呢?

  外面的花花世界真有那么好,他的眼里就一点都看不到自己吗?

  秦之意一边走,一边深呼吸,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免得还未离开曲洺生的视线就爆发。

  ……

  深秋的临平城,一连几天都在下雨,空气又湿又冷,让人很不舒服。

  秦之意一夜未眠,由此心情更加不好。

  昨晚她问了曲洺生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原来早在一个礼拜前,曲洺生就回来了。

  但是,他没有回墨园。

  曲家老宅那边也一点风声都没传来,说明他也没有回去。

  很好。

  悄无声息地回来,在外浪了一个礼拜。

  要不是昨晚正好撞见了,他是准备继续瞒着自己、瞒着家里吧?

  秦之意越想越气,直接一个电话打回了老宅。

  然而,没等她告状呢,曲母就叫她回去吃饭,还说:“刚好他大哥和大嫂也回来了,你们婚后还没见过面吧?今晚见见。”

  秦之意:“……”

  昨晚那事太尴尬了,她刻意要忘记,差点又闹了个笑话。

  曲洺生既然是陪着他家大嫂去的,那么老宅那边,昨晚肯定也知道了他回国的消息。

  得,这口气没人帮自己出了,还是要自己出!

  挂了电话,秦之意画了个精致的妆,又搭配妆容特意选了衣服鞋子和包包,然后直接杀到了曲洺生暂住的酒店。

  她有房卡,一刷而入。

  屋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帘开着一半,秦之意看到地上扔着两套衣服。

  一套是曲洺生昨晚在慈善晚会上穿的,另一套……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

  被窝有些乱,只有曲洺生的头露在外面。

  后来秦之意每每想起这一天,都会问自己:如果掀开被子的瞬间,真的看到曲洺生抱着其他女人在睡觉,自己会不会当场行凶?

  她也是在那一刻才确定——

  自己之前所有的大度都是伪装,她根本就忍受不了曲洺生有别的女人!

  纯白的被子被掀翻落地,曲洺生整个人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空气中。

  全身上下,未着一缕。

  突如其来的凉意也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他睁开眼来,一时没搞清楚眼前的情况,眼神里带了点初醒时的朦胧。

  秦之意此时的脑海中有两个念头闪过——

  1、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把被子捡起来扔回他身上。

  2、转身,逃,越快越好。

  然而,没等她做出决定,曲洺生就先一步反应了过来。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直接把人困住,然后两人一起摔回了床上。

  “曲太太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放开我!”秦之意用一只手推着他,推不开就用另一只手抓着的包包打他,“曲洺生你恶不恶心,刚跟其他女人搞完,又想碰我?”

  “胡说什么东西?我看起来有那么饥不择食?”

  全城最好看的花瓶就在自己身旁!

  “你自己看看地上的是什么!”秦之意怒不可遏地往地上一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3章


  曲洺生顺势看去,愣了一秒。

  这反应在秦之意看来就是心虚,她顿时冷笑,“你他妈的真是畜生都不如,还不承认!”

  畜生?

  又升级了?

  以前骂他是狗男人。

  “搞了就是搞了,没搞就是没搞,我曲洺生用得着抵赖么?”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对秦之意动手动脚。

  秦之意则是一边抵抗一边骂他,越骂越难听。

  两人缠斗了一会儿,曲洺生终于失去了耐性,“你今天发什么疯?”

  “你才发疯!别碰我!”

  “就因为我碰了别人所以不能再碰你?”

  秦之意直接扭脸,看都不要看他,似是恶心至极。

  曲洺生突然叹了口气,放开了她,转身靠在了床头上,转手拿过烟盒,掏出一根烟点燃,兀自抽了起来。

  这转弯速度实在是太快,秦之意一时没跟上节奏。

  然后,她又听到曲洺生说:“昨晚半夜有个女人送上门来,一进门就脱衣服,我来不及拦,只好把她扔出去了,衣服等今天保洁来了收拾。”

  秦之意:?

  曲洺生吸了口烟,转过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俯身把嘴里的烟雾都喷在了她脸上,“我为曲太太守身如玉,曲太太就这样回报我?”

  秦之意被呛得连连咳嗽,等安静下来,再对上他的眼神,顿时有些心虚。

  曲洺生虽然爱玩,但从来不撒谎。

  哪怕这次回国没有如实相告,他也宁愿瞒着而不是扯别的什么借口。

  秦之意甚至都给他找好了为什么没有如实相告的理由——工作太忙。

  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

  明明是来找他算账的,怎么又被他给绕进去了。

  没办法,喜欢他。

  ……

  她侧身背对着曲洺生,假装随意地问:“这么折腾,是回来的这些天都没找女人么?”

  “你管我这么多。”

  “我是你老婆!”

  “呵……”曲洺生轻笑,长臂一伸将人抱过去,低头凝着她,“我们说好的,婚后各玩各的,我可没管你找了几个小鲜肉,你反倒先管起我来了?”

  顿了顿,他又挑眉:“秦之意,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呸——”秦之意一把将人推开,卷了被子往旁边滚了滚,“少他妈自恋,爱上你不如爱条狗,最起码狗还对我忠诚如一。”

  “这世上没有哪条狗能长得跟我一样帅。”

  秦之意:“……”

  ……

  曲洺生除了能拿自己跟狗作比较,还能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他洗好澡穿好衣服,转头对秦之意说:“今晚我还有个局,你等下起来就自己回去。”

  秦之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语气毫无波澜:“你妈叫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那我打个电话回去说一下。”

  曲洺生动作很快,借口也很到位,曲母在电话那边念叨了几句,没有再勉强。

  他走的时候看秦之意躺在床上满脸疲惫,还很好心地问了句:“累着了?要不要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

  “滚吧。”秦之意抓了旁边的枕头砸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4章


  曲洺生笑着接住,转手往旁边一放,再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温柔有趣,从来不会独属于哪个人。

  曲二公子风流潇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哪怕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会成为例外。

  所以,秦之意一直不敢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

  怕被他拒绝,更怕被别人笑话。

  缓缓地闭上眼,秦之意自嘲地笑了起来。

  等哪一天,自己倦了、累了,才不管后果会如何,自己要离婚!

  等着吧曲洺生,总有一天本大小姐会甩了你,让你也尝尝被抛弃的滋味!

  ……

  后来秦之意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曲洺生走了后她有点犯困,干脆就睡了一觉。

  不曾想,居然还有人来打扰。

  秦大小姐万分不爽地从床上爬起来,一拉开门,看见一个陌生女人站在门口。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里面的人是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整个临平城,但凡想要跟曲二公子有一腿,就没有不认识秦之意的。

  所以,对方开门见山地说:“秦小姐,我来找曲二少爷。”

  秦之意不冷不热地笑了下,往旁边门框上一靠,懒懒散散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秦小姐。”

  “那不好意思了,这里只有曲太太。”

  秦之意说着就要关门,那女人连忙伸手挡住。

  她猜到了对方会挡,所以关门的时候力道稍稍有些重,果然夹得那女人大声喊痛。

  不等对方发作,她又突然抛出问题:“你的名字?”

  “陈嫣。”

  等回答完了,陈嫣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满脸通红:“秦之意!你别太过分!”

  这就过分啦?

  秦之意心想,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

  她转身回屋里拿手机,陈嫣也跟着进屋,看到自己的衣服还躺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欣喜,连忙说道:“你是早上还是下午来的?昨晚可是我在这里陪曲二少!”

  “是么?”

  “你不信?这些衣服就是我的!”陈嫣上前一步,往地上指了指。

  秦之意不置可否地一笑,继续低头发信息。

  陈嫣以为她信了,继续说道:“曲二少对我昨晚的表现很满意,他在外的女人那么多,但能陪他过夜的没几个。”

  “听起来……你还挺骄傲?”

  陈嫣没应声,但从她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来,她的确很骄傲。

  真可怜。

  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想要的东西,居然还有脸拿出来炫耀。

  也不知道她的父母还在不在世,不在世的话,会不会被气得诈尸?

  秦之意又看了眼地上的衣服,啧啧摇头,叹息道:“不要脸的人,难怪品位也这么差。”

  “你——”陈嫣的话还没出口,包里的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她一看号码,没敢犹豫,立刻侧过身去接。

  电话那头是她的经纪人,一开口就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他妈找死也死远点,不要连累我!谁让你去打扰曲二少的?又是谁给你的狗胆,敢去秦家大小姐面前放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5章


  陈嫣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低声问:“曦姐,怎么了?”

  “你自己上网看看,你的照片已经满天飞了,不想走在路上被人砸鸡蛋,就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回老家去!”

  经纪人骂完,直接撂了电话。

  陈嫣脸色惨白,颤抖着手打开手机来看。

  是昨晚她被曲洺生赶出去,酒店监控拍下的照片。

  截取了正面照放大,直接爆了各大论坛贴吧,就连微博热搜第一都是她的名字。

  陈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闯荡娱乐圈这么多年,始终都只是十八线,有朝一日登上热搜第一,竟然是因为这种事!

  她整个人都在抖,往后退了两步靠在墙上,喃喃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现在知道慌啦?

  太晚了。

  秦之意这辈子除了对曲洺生无法狠下心肠,对其他人从来都是赶尽杀绝不留情面的。

  尤其是这种不要脸还敢来自己面前蹦跶的无耻之人!

  她这时又给曲洺生打了个电话,掐断了陈嫣最后一丝希望。

  “这里有位陈嫣小姐来找你,说是昨晚被你嫖了,但你没付钱,曲二少你说,我是帮你把这钱付了呢?还是付了呢?”

  曲洺生:“……”

  沉默三秒,他如秦之意所愿,说了句:“曲太太随意处理,弄死了算我的。”

  电话开着扩音,曲洺生说的话,一字不落全部传入了陈嫣的耳朵里。

  她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更白几分,靠着墙壁,慢慢地滑坐在地上。

  她以为昨晚曲洺生是太累了才会拒绝她,并不是真的不喜欢,所以今天才会再来。

  也没想到,前后短短几分钟,秦之意就能做到这个份上!

  秦之意挂了电话,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脸冷漠,“你是自己滚,还是我让保安上来,把你扔出去?”

  陈嫣闻言,用尽全身的力气,慌乱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外走。

  秦之意对着她的背影切了声,段位太低。

  这些人,都比不上曲洺生心里的白月光。

  ……

  曲洺生的大哥早些年和家里闹翻了,带着老婆一直住在国外,和家里半点联系都没有,就连曲洺生的婚礼,也不曾现身。

  两个月前,不知为何,跟家里缓和了关系。

  又在几天前,忽然回国。

  曲家内斗多年,眼看即将尘埃落定,这个时候大哥突然回归,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身为发小,傅嘉盛好心提醒:“曲二,你哥这次回来还走么?”

  “不一定。”曲洺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副烂牌,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傅嘉盛无语了。

  一旁的宋赫闻言‘噗嗤’笑出了声,“我们曲二少爷才没时间关心大权最终落到谁手里,他忙着搞女人呢,这不,都搞到热搜第一去了。”

  几人一愣,停下打牌,纷纷拿出手机开始八卦。

  傅嘉盛:“卧槽!曲二你牛逼啊。”

  宋赫:“是真牛逼,玩了还敢闹这么大,生怕秦大小姐不知道。”

  周迟虽然没说话,但他满脸写着‘你今晚回去要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6章


  秦之意的脾气,满城皆知。

  你不当众打她的脸,大家相安无事。

  你如果当众打她的脸,那你就得死!

  所以曲二公子爱玩归爱玩,至今为止,还真没闹出过什么大的动静。

  三人正兴奋地八卦着,忽然觉得当事人的反应不太对。

  曲洺生笑笑,抽了两张牌打出去,又轻飘飘地说:“别把我想得跟你们一样畜生,这种送上门来的,我怕得病。”

  周迟:我信了你的邪!

  宋赫:我感觉你在内涵我。

  傅嘉盛:好像有哪里不对。

  曲洺生又说:“秦之意一大早就来酒店抓奸过了,真有什么,现在坐这儿跟你们打牌的,就是个鬼。”

  “抓奸?这可新奇了,秦之意不是不管你么?”

  “昨晚陪我大嫂去拍了套珠宝,正好她也在。”

  正好这两个字实在太能说明情况了,傅嘉盛立刻明白了过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那你真是命大,我还以为,秦之意会当场就杀了你呢。”

  曲洺生眸色一深。

  自己要是不发微信过去解释,搞不好拍到一半,秦大小姐真的会当场站起来杀人。

  自己的老婆,什么脾性,自己比谁都清楚。

  你让她难堪一分,她能直接让你难堪到死。

  不过哄起来也容易,直接给钱就行,钱给的越多,她给的自由也越多。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你只要不把女人带到我眼皮子底下,不闹上新闻,我就当做无事发生,也绝不跟你爸妈告状。

  这一点,婚后她做得很好。

  曲洺生很满意这种婚姻状态,所以秦之意虽然是花瓶,秦家也已经大不如前,他还是愿意养着。

  换一个,说不定更麻烦、更头疼。

  包厢的门这时突然被人推开,是宋赫的小女友凌阅来了,笑嘻嘻地和他们打招呼。

  随后,又进来一个人,凌阅说:“这是我同学顾一念。”

  这脸……

  这名字……

  傅嘉盛和周迟动作一致,立刻就转向了宋赫,无声询问:你是活腻了吗?

  全临平城都知道,曲二公子在和秦之意结婚前,曾有过一段公开承认的恋情。

  后来恋情为何无疾而终没人知道,那个人也从临平城失踪了。

  只是那人的名字,成了曲洺生的禁忌,谁也不能在他面前提。

  白月光,林念。

  凌阅的同学不但长得跟林念很像,就连名字里,也有个念字。

  所以,两人都以为,宋赫是故意让自己的女朋友带顾一念过来的。

  宋赫连忙摆手以示清白,“不是我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

  随后,他又黑着脸看向凌阅,不爽地质问:“谁让你带外人来的?!”

  凌阅一愣,霎时有些慌。

  之前宋赫叫她出来玩的时候,她也带过同学,大家玩得很开心啊。

  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大脾气?

  宋赫瞥了眼身旁面无表情的人,不耐烦地指着门口,下逐客令:“赶紧出去!”

  两个小姑娘都有些吓坏了,正要转身,耳边忽然又落下一句:“坐吧。”

  是曲洺生。

  仍旧面无表情,语气也很淡,不过他开口了,就说明没想要计较这件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7章


宋赫还是有点尴尬,瞅了他两眼,见他真没有要发怒的迹象,这才点点头,示意她们可以过去坐下。

  同时,也忍不住在心底想:难道曲洺生已经放下林念了?

  牌局继续,原先把把烂牌的人,这会儿忽然转了风向,一路都是赢赢赢。

  期间,曲洺生转头看了那个顾一念两次。

  宋赫见状胆子又大了起来,问顾一念:“第一次出来玩?”

  顾一念点头。

  “灵活一点啊!做什么还要我教你?”宋赫对着曲洺生的酒杯抬抬下巴。

  顾一念立刻脸红了起来,正要添酒,曲洺生忽然放下手里的牌,淡声说:“不玩了,回家。”

  “这么早……”宋赫的话还没说完,忽地瞥见某人脸色沉了沉,当即就把后面的咽了回去。

  几人都摸不准曲洺生的心思,也不敢随意开口。

  倒是顾一念自己大着胆子,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出了包厢,宋赫才舒了口气,“妈的!我还以为曲二今晚要跟我翻脸!”

  “可我看他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三人面面相觑,也不敢过多议论,叫凌阅过来顶上曲洺生的位子,又继续打牌。

  会所门口,曲洺生的专属司机早已等在那里,见他出来,立即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曲洺生人高腿长,顾一念跟在他身后略显吃力,出大门的这一小段,她是用小碎步跑着才勉强跟上。

  没等她喘过气来,曲洺生已经自顾自坐进了车里。

  她下意识地就也想要上车,司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没有及时关车门。

  然——

  曲洺生自己伸手,挡了一下。

  顾一念顿时僵住,颤巍巍地抬眼看他,又不解又尴尬。

  曲洺生抬眼,目光冷淡,“玩微博么?”

  顾一念:?

  “热搜第一点进去看看。”

  他这么说了,顾一念立刻就拿出手机看了眼。

  虽然满屏都只有陈嫣的名字,有关于男方的信息只是很隐晦地提到了一句‘某集团二少爷’,但结合曲洺生此刻的态度,顾一念知道,男方就是曲洺生。

  她很识相地往后退了两步。

  明星送上门都能被扔出来,她这种在校生有什么资本继续纠缠?

  可她明明打听过了,曲二公子是真的爱玩,倒贴上去的女人,他基本上来者不拒。

  今晚……又为什么拒绝自己?

  曲洺生并没有多言,关了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是不是有备而来,他看一眼就知道,所以不想浪费精力在这些事情上。

  感情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娶一个最漂亮的摆在家里,其他的玩玩就好。

  别有企图的,直接出局。

  这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是秦之意的电话。

  “怎么了?”

  “你结束了么?”秦之意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地问。

  曲洺生:“差不多了。”

  今晚本来是约了合作方谈事情,谁知一谈完出了包厢,刚好被傅嘉盛那群人撞见,然后就被拉来打牌了。

  合作方一看半路抢人的是他们几个土匪,也不敢吭声,还笑脸相送。

  要不然,这会儿应该是跟合作方在别的地方逍遥快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8章


“你回家了么?”曲洺生又随口问了一句。

  “没……”秦之意的声音比刚刚更无力,“你结束了来酒店接我吧,我大姨妈来了。”

  电话这边沉默了两秒。

  秦大小姐一秒也忍不了,当即发火:“曲洺生你有没有人性!听到我大姨妈来了,就不愿意来接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把你过去的丰功伟绩全部打印出来人手一份发遍临平城?”

  曲洺生:“……”

  虽然他过去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秦大小姐说得出做得到,他不想平白惹麻烦。

  抬手揉了揉额角,他低声应:“我现在来。”

  秦之意一直到挂了电话过去两分钟还有些不敢相信,曲洺生居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

  愿意来接她秦大小姐回家的人多得是,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因为她心情不好,故意的。

  她向来秉承一个原则:我心情不好,你们谁也别想心情好。

  但曲洺生这次也太好说话了吧?

  ……

  上了车,没等曲洺生开口问什么,秦之意忽然皱眉,紧接着凑近了他,贴着他的衣领,仔细闻了闻。

  然后,她掩住口鼻,往后退了一段,满眼嫌弃地问:“你找什么女人了?用的居然是这么劣质的香水,半年不见,你的品位已经跌到这个份上了吗?”

  曲洺生:“……”

  “你今晚别跟我一张床。”

  这句话说完,秦之意就扭头看着窗外,再没理他。

  曲洺生勾了勾唇,无奈一笑。

  他家夫人别的不行,败家第一名,过河拆桥第二名。

  两人一路无言到家,秦之意进门后直接踢飞了脚上的高跟鞋,光脚就往楼上的主卧走去。

  曲洺生跟上来,一声不吭,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秦之意惊得差点叫出声,没好气地瞪他:“干嘛?做亏心事了,一个公主抱就想贿赂我?”

  “不是来大姨妈了么?地上凉。”

  “得了吧你,不要装出这么一副体贴入微的样子,还不是怕我这几天心情不好,找你的茬,告你的状么?”

  曲洺生闻言挑了挑眉,满脸写着‘你说对了’。

  秦之意更气了。

  可气着气着,她又觉得有点心酸。

  曲洺生所有的关心和体贴,都出自真心,但这份真心,和爱情无关,顶多只能说是绅士。

  他与她相敬如宾,待她温和有礼,做好一个商业联姻丈夫该做的事,不谈其他。

  可偏偏,自己在这场有性无爱的婚姻里,先动了心,先生了妄念。

  那些他不能给的其他,是自己最渴望的。

  难过来得突然又汹涌,秦之意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唇,以此防止情绪泄露。

  曲洺生还以为她是肚子痛才会这样,关心了两句:“家里还有止痛药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人在情绪不好的时候,看事情会特别偏激。

  秦之意现在就觉得,他的关心夹杂着嘲讽,好像她多需要他似的。

  “我好得很!不用你管!”

  曲洺生不解又无奈,笑着问:“你又突然怎么了?”

  又?

  这话直接踩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1章


  秦之意没想到自己陪朋友来参加个慈善晚会,居然会撞见半年未回国的老公带着其他漂亮女人出席,还给那女人拍珠宝。

  这可就是公然打她的脸了。

  秦之意撩了撩头发,一脸的漫不经心,也跟着举牌。

  两人一连举了十几次,在场众人哪怕是傻子也觉察到了硝烟味儿。

  曲洺生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她的怒意,眼底闪过一丝好笑,给她发了条微信过来:是大嫂。

  秦之意:“……”

  人生之狗血,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接下来,她全程安静如鸡,恨不得就地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就坐在曲洺生的斜前方,曲洺生一抬眼,就能看到她红红的后脖颈和耳根。

  等到散了场,秦之意想溜,却被曲洺生给堵住了。

  他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嘴角微微噙着笑,“曲太太这一招厉害啊,第一次跟大嫂见面,就这么会做面子,往后临平城的人聊起来,都会说:那套珠宝拍了八百万!”

  秦之意:“……”

  能不能不要再提这一茬了?

  那套珠宝最多也就值个三百万,硬生生被她抬价抬得原地翻了一倍还不止!

  可她想了想,这事也不能怪她,索性先发制人——

  “你事先不跟我打招呼,直接带个漂亮女人就来砸我的场,今晚都是圈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你是我老公,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我不过就是抬了一下价,反正曲二公子也不在乎这几百万。”

  半年不见,伶牙俐齿更甚。

  曲洺生的确不在乎那几百万,所以懒得跟她多话,直接一把就将人拉近,按在了怀里,低头吻她的唇。

  秦之意没有反抗,甚至有点着迷。

  她喜欢曲洺生,但曲洺生不喜欢她,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两人是商业联姻,为了稳固利益,同时免去很多麻烦,约定好了互不拆台,在外恩爱示人。

  至于私底下,全临平城谁不知道曲二公子会玩?

  流连花丛多年,从不曾被谁困住那颗浪子之心。

  当然了,这位曲二公子除了一颗浪子之心,还有野心。

  否则,当初怎么会那么痛快地结束上一段恋情,转头就娶了秦大小姐?

  还不是因为有利可图。

  秦之意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整个人都软在了他的怀里。

  这时,耳边却突然落下一句:“晚上我有局,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冷了下来,秦之意睁开眼,目光岑冷地盯着他。

  曲洺生抬手在自己的唇上抹了一把,似是意犹未尽。

  转眼发现她盯着自己,又微微蹙了眉,不正经道:“怎么了?该不会是半年不见,想我了?”

  谁跟你一样是畜生,脑子里只有这种龌龊的念头。

  说得这么下流,不就是怕自己会缠着他不让他去玩么?

  秦之意冷嗤了一声:“放心吧曲洺生,我比你想得要看得开。”

  她一脸的‘你他妈不要太自恋’,随后又话锋一转:“你不在的这半年,我找了好几个小鲜肉,嗯……有些话我就不说了,免得伤你自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2章


  话落,她将曲洺生推开,骄傲转身,走得毫不留恋。

  堂堂秦家大小姐,临平城最有名的骄纵花瓶,眼高于顶,犯不着吊死在曲洺生这一棵树上。

  可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难受呢?

  外面的花花世界真有那么好,他的眼里就一点都看不到自己吗?

  秦之意一边走,一边深呼吸,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免得还未离开曲洺生的视线就爆发。

  ……

  深秋的临平城,一连几天都在下雨,空气又湿又冷,让人很不舒服。

  秦之意一夜未眠,由此心情更加不好。

  昨晚她问了曲洺生的那几个狐朋狗友,原来早在一个礼拜前,曲洺生就回来了。

  但是,他没有回墨园。

  曲家老宅那边也一点风声都没传来,说明他也没有回去。

  很好。

  悄无声息地回来,在外浪了一个礼拜。

  要不是昨晚正好撞见了,他是准备继续瞒着自己、瞒着家里吧?

  秦之意越想越气,直接一个电话打回了老宅。

  然而,没等她告状呢,曲母就叫她回去吃饭,还说:“刚好他大哥和大嫂也回来了,你们婚后还没见过面吧?今晚见见。”

  秦之意:“……”

  昨晚那事太尴尬了,她刻意要忘记,差点又闹了个笑话。

  曲洺生既然是陪着他家大嫂去的,那么老宅那边,昨晚肯定也知道了他回国的消息。

  得,这口气没人帮自己出了,还是要自己出!

  挂了电话,秦之意画了个精致的妆,又搭配妆容特意选了衣服鞋子和包包,然后直接杀到了曲洺生暂住的酒店。

  她有房卡,一刷而入。

  屋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帘开着一半,秦之意看到地上扔着两套衣服。

  一套是曲洺生昨晚在慈善晚会上穿的,另一套……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

  被窝有些乱,只有曲洺生的头露在外面。

  后来秦之意每每想起这一天,都会问自己:如果掀开被子的瞬间,真的看到曲洺生抱着其他女人在睡觉,自己会不会当场行凶?

  她也是在那一刻才确定——

  自己之前所有的大度都是伪装,她根本就忍受不了曲洺生有别的女人!

  纯白的被子被掀翻落地,曲洺生整个人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空气中。

  全身上下,未着一缕。

  突如其来的凉意也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他睁开眼来,一时没搞清楚眼前的情况,眼神里带了点初醒时的朦胧。

  秦之意此时的脑海中有两个念头闪过——

  1、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把被子捡起来扔回他身上。

  2、转身,逃,越快越好。

  然而,没等她做出决定,曲洺生就先一步反应了过来。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直接把人困住,然后两人一起摔回了床上。

  “曲太太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放开我!”秦之意用一只手推着他,推不开就用另一只手抓着的包包打他,“曲洺生你恶不恶心,刚跟其他女人搞完,又想碰我?”

  “胡说什么东西?我看起来有那么饥不择食?”

  全城最好看的花瓶就在自己身旁!

  “你自己看看地上的是什么!”秦之意怒不可遏地往地上一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3章


  曲洺生顺势看去,愣了一秒。

  这反应在秦之意看来就是心虚,她顿时冷笑,“你他妈的真是畜生都不如,还不承认!”

  畜生?

  又升级了?

  以前骂他是狗男人。

  “搞了就是搞了,没搞就是没搞,我曲洺生用得着抵赖么?”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对秦之意动手动脚。

  秦之意则是一边抵抗一边骂他,越骂越难听。

  两人缠斗了一会儿,曲洺生终于失去了耐性,“你今天发什么疯?”

  “你才发疯!别碰我!”

  “就因为我碰了别人所以不能再碰你?”

  秦之意直接扭脸,看都不要看他,似是恶心至极。

  曲洺生突然叹了口气,放开了她,转身靠在了床头上,转手拿过烟盒,掏出一根烟点燃,兀自抽了起来。

  这转弯速度实在是太快,秦之意一时没跟上节奏。

  然后,她又听到曲洺生说:“昨晚半夜有个女人送上门来,一进门就脱衣服,我来不及拦,只好把她扔出去了,衣服等今天保洁来了收拾。”

  秦之意:?

  曲洺生吸了口烟,转过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俯身把嘴里的烟雾都喷在了她脸上,“我为曲太太守身如玉,曲太太就这样回报我?”

  秦之意被呛得连连咳嗽,等安静下来,再对上他的眼神,顿时有些心虚。

  曲洺生虽然爱玩,但从来不撒谎。

  哪怕这次回国没有如实相告,他也宁愿瞒着而不是扯别的什么借口。

  秦之意甚至都给他找好了为什么没有如实相告的理由——工作太忙。

  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

  明明是来找他算账的,怎么又被他给绕进去了。

  没办法,喜欢他。

  ……

  她侧身背对着曲洺生,假装随意地问:“这么折腾,是回来的这些天都没找女人么?”

  “你管我这么多。”

  “我是你老婆!”

  “呵……”曲洺生轻笑,长臂一伸将人抱过去,低头凝着她,“我们说好的,婚后各玩各的,我可没管你找了几个小鲜肉,你反倒先管起我来了?”

  顿了顿,他又挑眉:“秦之意,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呸——”秦之意一把将人推开,卷了被子往旁边滚了滚,“少他妈自恋,爱上你不如爱条狗,最起码狗还对我忠诚如一。”

  “这世上没有哪条狗能长得跟我一样帅。”

  秦之意:“……”

  ……

  曲洺生除了能拿自己跟狗作比较,还能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他洗好澡穿好衣服,转头对秦之意说:“今晚我还有个局,你等下起来就自己回去。”

  秦之意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语气毫无波澜:“你妈叫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那我打个电话回去说一下。”

  曲洺生动作很快,借口也很到位,曲母在电话那边念叨了几句,没有再勉强。

  他走的时候看秦之意躺在床上满脸疲惫,还很好心地问了句:“累着了?要不要让家里的司机来接你?”

  “滚吧。”秦之意抓了旁边的枕头砸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曲意逢情》

第4章


  曲洺生笑着接住,转手往旁边一放,再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温柔有趣,从来不会独属于哪个人。

  曲二公子风流潇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哪怕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会成为例外。

  所以,秦之意一直不敢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

  怕被他拒绝,更怕被别人笑话。

  缓缓地闭上眼,秦之意自嘲地笑了起来。

  等哪一天,自己倦了、累了,才不管后果会如何,自己要离婚!

  等着吧曲洺生,总有一天本大小姐会甩了你,让你也尝尝被抛弃的滋味!

  ……

  后来秦之意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曲洺生走了后她有点犯困,干脆就睡了一觉。

  不曾想,居然还有人来打扰。

  秦大小姐万分不爽地从床上爬起来,一拉开门,看见一个陌生女人站在门口。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里面的人是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整个临平城,但凡想要跟曲二公子有一腿,就没有不认识秦之意的。

  所以,对方开门见山地说:“秦小姐,我来找曲二少爷。”

  秦之意不冷不热地笑了下,往旁边门框上一靠,懒懒散散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秦小姐。”

  “那不好意思了,这里只有曲太太。”

  秦之意说着就要关门,那女人连忙伸手挡住。

  她猜到了对方会挡,所以关门的时候力道稍稍有些重,果然夹得那女人大声喊痛。

  不等对方发作,她又突然抛出问题:“你的名字?”

  “陈嫣。”

  等回答完了,陈嫣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满脸通红:“秦之意!你别太过分!”

  这就过分啦?

  秦之意心想,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呢。

  她转身回屋里拿手机,陈嫣也跟着进屋,看到自己的衣服还躺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欣喜,连忙说道:“你是早上还是下午来的?昨晚可是我在这里陪曲二少!”

  “是么?”

  “你不信?这些衣服就是我的!”陈嫣上前一步,往地上指了指。

  秦之意不置可否地一笑,继续低头发信息。

  陈嫣以为她信了,继续说道:“曲二少对我昨晚的表现很满意,他在外的女人那么多,但能陪他过夜的没几个。”

  “听起来……你还挺骄傲?”

  陈嫣没应声,但从她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来,她的确很骄傲。

  真可怜。

  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想要的东西,居然还有脸拿出来炫耀。

  也不知道她的父母还在不在世,不在世的话,会不会被气得诈尸?

  秦之意又看了眼地上的衣服,啧啧摇头,叹息道:“不要脸的人,难怪品位也这么差。”

  “你——”陈嫣的话还没出口,包里的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她一看号码,没敢犹豫,立刻侧过身去接。

  电话那头是她的经纪人,一开口就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他妈找死也死远点,不要连累我!谁让你去打扰曲二少的?又是谁给你的狗胆,敢去秦家大小姐面前放肆?!”

继续阅读《曲意逢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