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白衣军主/空战之王(陈白衣 唐冰妍)都市小说全文

小说:白衣军主/空战之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碉堡崛起

简介:陈白衣一生,浴血征战,九死无悔,却不料,到头来亲人惨死,枉为人子!一怒之下,四大战神,五大战王,十万铁血白衣军齐聚都市:军主之威不可辱,辱之,必杀!...

角色:陈白衣 唐冰妍

免费阅读白衣军主/空战之王(陈白衣 唐冰妍)都市小说全文

《白衣军主/空战之王》免费试读

第1章 军主出狱!

【小妹:哥,为什么不接电话,他们说你越狱了,说你是叛国贼,跑去了国外,这不是真的,对吗?】

【小妹:爸说你肯定是被冤枉的,不顾阻拦去调查当年的真相,但爸说有人不想让他知道真相,我感觉爸有危险,可我拦不住他,你在哪?】

【小妹:陈白衣,爸死了!因为你而死!你为什么不回消息?躲在国外很逍遥快活吗?我恨你!】

【陌生号码:白衣,妈要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跟你小妹冰妍,如果你能看到这条信息,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冰妍!】

这是陈白衣从代号为“无间血狱”的一座私人牢狱出来之后,手机上收到的为数不多的几条信息。

信息大多来自他入狱的这一年之间,唯有那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来自两个小时前!

“啊!!!”看到信息的那一刻,陈白衣身上的气息轰然爆发,双眼之中,满是水雾,心如刀绞!

一年前,他奉龙境长老的命令,来到这座号称没人能活着走出来的“无间”牢狱,执行一项绝密级别的任务。

因此,隔绝了一切信息。

不曾想,刚出狱,便看到这一连串的噩耗,一时间,无尽的悔恨充斥在他的脑海。

一年以来,他费尽心思,完成了这个几乎没办法完成的任务,可到头来却落得个养父身亡,养母濒危的下场!

枉为人子!

泪水终究还是从这位号称龙境第一军主的眼中落下,同时落下的,还有他心中无尽的悔恨。

下一刻,他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一个全世界只有十个人知道的电话号码,随即毫不犹豫地朝着一座私人机场飞奔而去。

“啊啊啊!!!”陈白衣眼泪夺眶而出,无尽的悔,无尽的恨……

“回国!回国!回国!我要马上回国!!!”

等不了了,他陈白衣一刻也不想再等,他现在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回国,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

“这煞星是在干嘛?”

“呼,管他干嘛呢,总算是送走了他。”

“也是,再让他留在这里,我们无间牢狱,都快被他拆了!”

“无间血狱”之中,牢狱长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陈白衣离开的方向,直到陈白衣完全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

“查!马上锁定这个号码的位置!马上!马上!马上!!!”

陈白衣流着热泪,一路狂奔,无人敢阻,无人敢拦!

回国!

回国!

回国!!!

他要回国!

半个小时之后,一架四代战机缓缓升空,引擎的轰鸣声响彻天穹,宛若离弦之箭,风驰电掣地往龙境的方向飞去。

这一刻,陈白衣的战机,宛若一柄利剑,划破天穹。

他,从军五年,战功滔天。

无愧于国,无愧于民!

可,最终却连自己义父最后一面都没看到!

现在,更是连义母的最后一面都未必赶得上去见!

无愧于天地,却负了家人!

枉为人子!枉为人子啊!!!

“杂碎!杂碎!杂碎!你们这帮杂碎敢伤我义母,我陈白衣要你们偿命!啊啊啊!!!快!再快!快啊!!!”

陈白衣满脸热泪,声音都在颤抖,手里的遥控杆,猛烈地推动了起来,速度再次攀升,几近极限!

……

“警报!警报!一级警报!一架战机正接近我国边境,请长官指示!”

“妈了个巴子!猎鹰境这些飞行探子没完没了是吧,他们胆敢再进一步,就给老子连人带机轰下来!”

“报告长官,不是猎鹰境的战机,是我龙境的四代战机,不过这架战机信号波段,不在我们的登记范围内!”

“我们的四代战机?”

龙境战部所属战机部第一时间发现了陈白衣的战机,与此同时,两架战机直接升空,直奔陈白衣的战机而去。

“前方战机,我龙境领空神圣不可侵犯,请速速返航,请速速返航,否则将执行击落任务,否则将……”

两架战机挡在陈白衣的面前,但陈白衣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飞过。

“这……”

执行拦截任务的两人怔了怔,这时候,耳机里传来了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我是白衣!”

轰!

这一刻,两人如遭雷击,脸上的情绪开始剧烈波动了起来。

“是白衣!空战之王白衣军主!!!”

两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八号,九号,你们在干什么?那战机都飞过海岸线进入内陆了,是不是他不听劝,忘了我告诉过你们什么吗?犯我领空者,干他!干他!干他!”

龙境战部某指挥中心内,指挥员任飞黑着一张脸,满是不悦。

“老……老大,是白衣!他说他是白衣!”一名空战员声音颤抖了起来,言语之中,满是喜悦之情。

“靠!白衣又怎么样,白衣就……嗯?慢着,你刚说什么?”

“空战之王!白衣战部的开创者,封号白衣的军主白衣!!!”

轰!

下一刻,任飞浑身一颤,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激动的神色,连眼眶都红了起来。

“快!快!快接通那架战机,我要跟他对话,我要跟他对话!”任飞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看得一旁的通讯员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什么人能让这位百战加身的首长如此激动?

狐疑之下,通讯员还是接通了陈白衣的战机,而陈白衣也没有拒绝,直接选择了接听。

“你……你好,我是空战部指挥员任飞,请问您……您是白衣本人吗?”

尽管任飞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但是,激动的情绪,仍旧是充斥在他的言行之中。

“老任,是我!”

哗!

这一刻,任飞感觉自己的内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猛烈地跳动了起来,一行热泪,忍不住落下。

“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任飞哽咽着。

这一幕,把指挥中心里的众人都看傻了。

“叙旧的事以后再说,我要你帮我个忙,一个小时后,我要在江北机场降落。”

“好,我马上安排!”

任飞放下通讯器,抹了一把眼泪,脸上重新挂上了一抹雷厉风行的色彩。

“通知江北国际机场,让他们空出一条跑道,立刻,马上!”任飞直接下令。

众人:???

让一个民用机场专门为他空出来一条跑道?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排场竟然这么大?

可惜,他们这些小年轻,并不知道,更加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苍龙一队,全部集结,跟八号和九号汇合!”

还在执行训练任务的苍龙一队,以最快的速度爬上战机,瞬间升空,八台战机,呼啸而去,宛若虎啸龙吟一般。

一名空战飞行员拿起通讯器,一本严肃地询问道:“老大,是不是猎鹰境那边来了很多人?要执行击落吗?”

“我击落你祖宗!所有人都听好了,这次你们的任务是护航!”

护航?

听到任务的那一刻,苍龙小队的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他们苍龙一队,可是整个空战部最出色的空战小队。

正所谓兵对兵,将斗将,尖刀就应该对尖刀,让他们护航?未免有些太大材小用了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能给这一位护航,是无上的荣耀,你们要是不乐意,我找苍龙二队去!”

荣耀?

大人物?

苍龙一队的队长忍不住问道:“老大,这位大人物是谁?”

“八号,告诉你们队长!”任飞懒得跟这群刺头解释,放下了通讯器,准备将陈白衣归来的消息,通知到战部。

“八号八号,说话。”苍龙一队的队长追问道。

“老……老大,他是白衣。”有了方才的经验,八号急忙补充了一句:“是空战之王,白衣战部的开创者,封号白衣的军主白衣!!!”

“什……什么?”

轰!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袋炸开了一般,苍龙一队的队长有点反应不过来。

“加速!加速!加速!”

“去护航!!!”

声音急切地响起,八台战机,铆足了劲,速度瞬间突破音速,风风火火地赶去!

>>>点此阅读《白衣军主》全文<<<


第2章 举世震惊!

就在陈白衣心急如焚地赶往江北时。

江北市郊区,一栋破旧房子里头,传来一道道噼里啪啦的巴掌声。

啪!啪!啪!……

“玛德!老不死,你竟然敢偷手机?还跟我玩自杀!?着急去见你那死鬼老公吗?呸!老不死的!”

一个中年妇人,跪在地上,脸上满是伤痕,连牙齿都被打掉了几只。

从她已经结痂的十只脚趾以及身上布满的伤痕不难看出,她已经遭受过不止一次的非人般折磨。

“你们这群禽兽!”中年妇人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几个字。

“呦呵?还知道顶嘴?把她手指甲也给我拔了!”

“记住,录好视频,给唐冰妍那小娘皮发过去。”

“告诉她,如果再不出现,明天就准备给这老不死的,收尸!”

苏俊鸿冷笑了一声,旋即转身,下一刻,七八个地痞流氓便朝着中年妇人围了上去。拿着一支带血迹的铁钳,把中年妇人的手按在地上。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起,中年妇人直接晕死了过去。

“苏少,人晕过去了,还要继续吗?”地痞走到苏俊鸿的身边询问道。

“呸!就特么这样还敢跟老子玩自杀?用酒精泼醒,继续录视频!”

苏俊鸿啐了一口,看都没看那妇人一眼,直接走出了破楼。

嘀!

不一会,苏俊鸿的手机里传来了一段视频,正是那中年妇人被折磨时的画面。

苏俊鸿饶有兴致地划过,紧接着转发。

“唐冰妍,如果不想给你妈收尸,就老老实实爬到我床上来!”

发完这条信息,苏俊鸿便一脚迈入了一辆法拉利,车里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苏少,事情办完了吗?是不是该……”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宛若一头求爱的母猫一般,纤若无骨的手指还不停地在苏俊鸿胸前撩拨。

苏俊鸿扫了她一眼,不禁想起了唐冰妍,瞬间觉得索然无味。

……

九月的江北,空气中弥漫着燥热的气息,每吸进去一口,仿佛都能让人的肺燃烧起来。

身处战机当中的陈白衣,此刻的心情,就如同那天气一般,沉重,压抑。

“尊上,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战机通讯器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欣喜若狂的声音。

面对突然响起来的通讯器,陈白衣并没有感到意外,这种入侵通讯系统的事情,对通讯器那头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玄丫头,没错,是我。”陈白衣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通讯器那头,随之传来阵阵抽泣的声音。

“尊上!太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有人说你死了,但我们都不信,大家都盼着你回来。”

“我现在就去,现在就通知他们。”

还没等陈白衣这边话说,通讯器的声音便消失了,这是通过特殊渠道接通的,陈白衣想要呼叫回去,基本上不可能。

不一会,世界各个角落,各色的通讯器材里头,都收到了一模一样的一通消息。

“尊上回归,目标江北,还认自己是白衣人的,就通通给老娘过来!”

轰!

下一刻,世界各个角落,开始风起云涌!

“天战神,你疯了吗?真以为我不敢跟你拼命吗?”西方大陆东部某战场,一个雇佣兵团头目手持战刀,眼神不断闪烁。

本来双方的战局不过是僵持,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结束,但是眼前的天战神忽然大军压境,所有将士,像是不要命似的,疯狂袭来,瞬间瓦解了自己的防线。

“挡我者,死!”

天战神目光一寒,轰杀而来,雇佣兵团瞬间溃不成军。

“疯子!都特么是疯子,老子才不跟你们一起疯!”

雇佣兵团头目狼狈逃窜,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疯了,白衣战部的‘天’,刚刚跟我玩命了,你们要小心啊!”

不一会,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靠!白衣战部的‘地’也是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说什么?‘地’也一样?”

嘶!!!

雇佣兵团头目猛抽了一口凉气,白衣战部,有着“天地玄黄”四尊战神,这次,竟然两尊战神同时发难?

“谁特么招惹到他们了吗?”雇佣兵团头目吼道。

“这他娘的谁知道啊!他们都很着急,像是赶着去什么地方,连战场都没有打扫就走了!”电话那头同样心惊胆战。

“等一会,待会再说,我先去黑市瞧瞧!”雇佣兵团头目在手机里飞快输入一串隐秘的网址,登录了一个神秘的网站。

【头条!龙境玄战神放弃伪装,与暗影屠夫正面决战,成功斩首!!!】

“这……”

看到这则消息的之后,雇佣兵团头目整个人怔在了当场。

天地玄黄,四大战神,其中排行第三的玄战神,擅长刺杀获取情报,从来不会跟敌人面对面交手,一直以来,被他刺杀的敌人,在没见到她真容的时候,便已经死了。

但现在,玄战神竟然放弃了伪装,与人正面厮杀!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玄战神根本不想跟对方浪费时间,这才放弃隐藏!

到底是为什么,什么事情能够同时惊动到“天地玄”这三位龙境战神?

下一刻,雇佣兵团头目虎躯猛然一颤,惊呼道:“不好!还有黄战神!”

雇佣兵团头目急忙拨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完了!

雇佣兵团头目整个人都傻了,他跟好几个雇佣兵团势力都结成了联盟,他的电话,对方不可能不接。

不接,就代表着,对方很有可能已经出事了!

天地玄黄,龙境最强战部,白衣战部的四尊战神,同一时间出手,以雷霆之势,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雇佣兵团头目嘶吼,浓浓的不安萦绕在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各大战场所发生的情况,很快便传播了出去。

各国首脑,看着放在自己眼前的一张张报告,脸色凝重了起来。

“查!一定要查清楚,龙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白衣战部的人,都像发疯了一样!”

一个个大国首脑当场发飙,不一会,一个重要的信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某小岛发现疑似已经消失一年的白衣战机,目前白衣战机已经进入龙境领空!】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全世界的首脑,都开始坐立不安了起来。

那个人回来了!

那个被誉为当今世上最强军主的男人回来了!

这一刻开始,有的人,在他剩下的日子里,已经注定寝食难安!

而此时,江北国际机场的机场指挥塔台内,则是另外一番场景。

“开什么玩笑?谁啊?这么大面子?要特地空出来一条跑道给他?”

机场指挥塔负责人范建明嚷嚷着,脸上写着不以为然四个大字。

“组长,我跟上头核实过了,确实有一台战机要降落在我们机场,要不,还是执行的好……”负责通讯的实习生怯怯地说道。

范建明当即便瞪了她一眼:“战什么机,上什么头?我们这是民营机场!

战机会来我们这吗?脑子是不够用了吗?

再说,我大舅是机场副总经理,我都没有收到消息,难不成你们的消息比我更灵通?”

实习生不敢说话,默默的转过身去,满是歉意地对着通讯器上说道:“对不起先生,组长不同意您的飞机降落。”

>>>点此阅读《白衣军主》全文<<<


第3章 真的是战机!

“疯了疯了,都特么在往回赶?”

与此同时,龙境战部,统帅龙境所有战部的总指挥萧战国,此刻正看着世界各地传回来的消息,头皮一阵发麻。

“来人,我要亲自跟天战神通电话!”萧战国铁沉着一张脸说道。

就在刚刚,龙境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天地玄黄”四大战神,竟然提前完成了各自的任务,疯狂地往龙境赶回来。

不仅如此,镇守龙境境内的五大战王,也在第一时间给自己打了报告,要前往龙境南部。

直觉告诉他,四大战神赶回龙境的原因,很有可能也是前往南部。

南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萧战国问遍了南部所有的战部指挥官,都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到他答案。

“报告长官,天战神拒绝了通话!”

什么!?

萧战国心里猛地一揪,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看来是有大事发生了,查,继续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搞清楚南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萧战国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同一时间,位于龙境南部的战部所属、巡华司所属以及武部部所属,都在疯狂地往下一级单位询问情况。

但得到的情报只有一个:风平浪静!

“不对劲,不对劲,这不可能!”萧战国看着呈上来的报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报告长官,战机部的任飞,请求与您直接通话!”一名通讯员跑到萧战国的身边报告道。

“叫他别烦老子,五代战机出来,老子会给他,让他别没完没了,跟个娘们似的!”

萧战国正烦着,根本没空去理会任飞,眼下,搞清楚南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通讯员离开,但很快又折返了回来:“报告长官,任飞说不是战机的事情,而是有重要的情况汇报。”

萧战国脸色一沉,不耐烦地走到电话旁:“有话说,有屁放!”

“额……”任飞的声音顿了顿,旋即郑重地说道:“报告长官,白衣驾驶战机,准备降落在江北市!”

萧战国一愣:“白衣?什么白衣?不对……你刚说谁?”

白衣?

江北?

哗!

明白了,萧战国心头猛然一颤,终于反应了过来。

哗!

只有那个男人,只有那个男人才能让四大战神、五大战王不顾一切地赶过去。

“你特么!这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不早点上报!!!”萧战国怒吼道。

电话里的任飞满是委屈:“你不接我电话,我……”

“放屁!老子私人电话你没有吗?”

任飞委屈的说不出话来,声若蚊蝇地说道:“上次你把我拉黑,还没放出来。”

“额……”萧战国瞬间哑火,缓了一会后才说道:“要不是你天天催老子,老子能拉黑你吗?”

“行,都是我的错,老长官。”任飞彻底没了脾气,察觉到萧战国的脾气下了一点,任飞才继续说道:“老长官,我还犯了一个错误,请老长官责备。”

“你特么!”萧战国的脾气一下子又上来了,没好气的说道:“说!”

“我派了苍龙一队十架战机去给白衣军主护航,还吩咐了江北机场,清出了一条跑道。”

说完这番话,任飞沉默了,虽然知道这事不合规定,但是他并不后悔,所以这次打电话,也是来请罪的。

哗!

果然,萧战国听到消息之后,勃然大怒,这让任飞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完了,处分看来挨定了!

“你特么竟然只派了十架战机去护航?

老子特么批给你上千架战机!

你他娘的是不是都给老子私吞了?”

任飞:???

“任飞,老子平时也没得罪你吧,你特么给老子挖坑?”

“十架战机,传出去,丢的是老子的脸!”

“我命令你,立刻,马上,增派一百架战机过去护航,封锁整个江北机场一个小时,白衣军主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提头来见!”

任飞:???

“你他娘的到底听清楚没有!?”

任飞有点蒙圈,直到被萧战国这么一吼,才吞吞吐吐地回应道:“收……收到。”

五分钟后,一百台战机从空战基地飞出,呼啸而去,刺破长空。

而此时的江北机场,仍旧是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新来的实习生又一次战战兢兢的来到顶头上司范建明面前:“组……组长,那人已经呼叫了好几遍了,就这样晾着吗?”

范建明的心思,完全不在实习生的话里,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警告他,再这样胡搅蛮缠,老子报警抓他!”

实习生不敢反驳,再次回到通讯器前,满怀歉意地对陈白衣说道:“先生,实在抱歉,组长还是不同意您的降落。”

江北机场,范建明翘着二郎腿,坐在仪器前,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新来的实习生身上。

“组……组长,上头又有命令下来了,命令我们封锁整个机场一个小时,把全部跑道都空出来。”

实习生放下手里的电话,又一次走了过来,但她始终低着脑袋,不敢去看范建明。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抬起头来,让哥好好看看你。”

对方说的话,范建明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眼里只有那张忸怩不安面孔。

实习生缓缓抬起头,小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想说些什么又忽然止住了。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实习期能不能通过,全凭范建明一句话。

范建明的名声不太好,这在她进来的第一天就有人提醒她了,但伴随着的还有另外一句话:没让范建明占过便宜的,实习期都没有通过。

嘭!

就在范建明准备伸出“毛手”的时候,机场指挥塔的大门被人暴力打开。

“谁特么……总经理?”

范建明急忙缩回手,噔的一下站了起来,九十度弯腰,老实得跟一只受惊的鹌鹑。

“你这边没接到命令吗?封锁机场!为什么还不行动,现在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管用?”

江北机场一把手,总经理刘建国。

咕噜!

范建明做出一个下咽的动作,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上。

虽然自己的大舅是机场的副总经理,但毕竟也只是个二把手,跟这位一把手比起来,级别还差了一些。

就算自己大舅在这里,也不敢得罪刘建国,更别说自己只不过是他的表亲。

“什……什么命令?我……我这边没有收到,小婷,有这回事吗?是不是你没有上报?”

范建明一下子便做出了取舍,把锅甩到了那个新来的实习生小婷身上。

“我……”实习生小婷浑身一颤,刚想说话,但又被范建明呛了回去:“你什么你,不知道每一个命令都事关重大吗,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上班时间不要玩手机,你就是不听!”

听到这番话,实习生小婷委屈得哭了起来,不断抽泣。

“你说你,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一点压力都扛不住,说你两句,还哭起来了,难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吗?”

范建明没有停止甩锅,把责任全部推到了一个实习生的身上。

“范建明!你真把我当傻子是吗?”刘建国怒不可遏,一巴掌直接呼了过去,范建明瞬间被扇得人仰马翻。

轰!!!

就在这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忽然响起,振聋发聩,仿佛山呼海啸一般。

这……

所有的目光,这一刻,都定格在天际的边缘。

滴滴滴……

雷达的警报声不断响起,惊醒了还在恍神的众人。

范建明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雷达仪器。

战机!真的是战机!

1、2、3……111架!

整整111架战机,组成了一个巡航方阵,气势如虹,呼啸而来。

范建明人傻了,呆若木鸡般站在原地,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刘建国直接接过指挥大权,打开了机场广播:“即刻起,封锁机场一个小时,我要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点此阅读《白衣军主》全文<<<


第4章 如果是在战场,这人我会毙了!

龙境南部,江北市。

机场上空!

飞机下方,整个江北国际机场都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下到了现场。

于是乎,江北国际机场的跑道上,便是出现了“人赶飞机”的画面。

“那台猎鹰境的坡音747,怎么还在动,给老子把它停下来,拖到角落去!”

“还有那台A380,怎么回事,谁让他把机头露出来的,以为自己是长颈鹿吗,给老子缩回去!”

“什么?去国际航联投诉我?让他去吧,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这是在我龙境,不是在他猎鹰国!”

……

接过指挥权后的刘建国,雷厉风行,仿佛回到了他以前在空战部进行作战指挥时的情形一样。

战血沸腾!

整个机场,只有他知道,即将降落的那位,是一位怎样的存在。

最强军主、空战之王、战场修罗、人间冥王……等等,数之不清的荣耀、称号皆系于一人之身!

这人便是龙境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封号军主,白衣!

这是军中之神,龙境千万将士的信仰,也是龙境的守护神!

这些消息,都是一些老战友告诉他的,每每他们聚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就是白衣军主的事迹。

每每说起,都会让他们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跟白衣并肩,到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

身为一个空战部的老兵,虽然刘建国已经转业,但是他此生最看重的,还是在军营里那些热血激昂的日子。

此时此刻,他不仅仅只是在执行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而是在以一个老兵的身份,对白衣发出最崇高的敬意!

……

“刘建国,你这是什么意思,封锁机场这么大一件事,你竟然连我这个副总经理都不通知?”

就在刘建国忙的不可开交时,手里的对讲机突然响起,传来了副总经理贾为民的声音。

回头扫了一眼鹌鹑状的范建明,刘建国淡然道:“空战部的命令,你有意见吗?”

“啥?空……空战部?我马上回来!”

对讲机刚挂,紧接着他的手机便是紧接着响了起来:“刘总,怎么回事,封锁机场这么大一件事,也不提前跟我知会一声,投诉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

此人是江北市一把手宗庆华,刘建国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反应如出一辙。

随后,刘建国又陆陆续续接到了几个江北商界的电话,都在询问封锁机场的事。

对于这些人,刘建国并没有解释太多,言语之中,只是在提醒他们,有大人物要来,他们想见,还不够资格。

......

另一边,江北苏家,一群人聚集在一处豪华议事厅内,目光期待的盯着最中央那人,见那人挂了电话,连忙开口问道:“家主,怎么样?刘建国那边答应让我们过去了吗?”

江北首富苏天豪皱眉摇了摇头,看向众人:“这人的身份不简单,刘建国的意思是,我们想见,还不够资格。”

“连我们都不够资格?”

“唉……可惜了,能够让刘建国亲自封锁机场来接待的人,身份必然不凡,要是能攀上关系,那我们苏家进入中海的想法,说不定能更快实现!”

看着众人脸上的失望,苏天豪平静地说道:“虽然可惜,但大家也不必气馁,俊杰已经传回来消息,他现在,已经是一尊战王了!

江北战部,对他很是重视,相信,要不多久,我们苏家,便能靠着俊杰的影响力,入驻中海!”

众人闻言,瞬间大喜,只不过苏天豪自己,却对机场的事,耿耿于怀。

究竟是怎样一位大人物,才能享受如此高级别的待遇呢?

不能见上一面,可惜,可惜啊!!!

……

江北机场!

就在陈白衣的飞机抵达机场前的十分钟,在刘建国的指挥下,江北机场终于是完成了全面封锁。

整个机场,四条跑道,全部空了出来。

一切无关人等,尽数撤离,只留下少数负责人在现场维持秩序。

江北市首、各区要员、机场总经理……等等,整个江北,除了巡华司的一把手李建军因公未能赶到外,其他重要人物,都在这里了。

可以说,有资格站在这里的,抖抖脚,江北都会颤三颤。

在贾为民的坚持下,范建明也被留了下来,对此,刘建国虽然心中不悦,却也并未多说什么。

“待会机灵点,刘建国如此郑重,来的一定是位大人物,功劳不能让刘建国一人抢了去,明白了吗?”贾为民提醒说道。

“放心吧大舅,我待会一定好好表现!”范建明爽快地应道。

就在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猛然响起。

战机的轰鸣声打破了现场的沉寂,宛若是巨龙咆哮一般的动静,几乎要刺破耳膜。

战机翱翔,宛若巨龙腾空。

接下来,更是让众人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百架战机以巡航的姿态一字排开,鹰击长空,而飞在最前方的那一架战机,更是如同君王一般,傲视全场!

下一刻,所有战机猛然侧过机翼,俯冲而下,在靠近陈白衣战机的时候,猛然升空。

百架战机,无一例外,皆是如此,蔚为壮观!

这一刻,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天空,脸上露出了茫然以及错愕的神色。

整个现场,只有刘建国这位在空战部待过十年的老兵才知道,这是空战部的军礼!

百架战机,百位空战员,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对这位至高军主、空战之王……表达发自内心的最为崇高的敬意!

看到这里,刘建国的眼眶红了,两行热泪,滚滚而流。

随后他双脚一并,啪的一声,身躯站得笔挺,朝着陈白衣的战机,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大舅,刘建国这是煞笔了吗?”看到这一幕的范建明忍不住压低了音量嘲讽道,脸上还带着一抹嘲弄的笑意。

贾为民摇了摇头,他没当过兵,不知道当中的含义,所以只能不明所以的说道:“大概是触景生情吧,刘建国是空战部出身。”

“他原来还是大头兵?哈哈哈……”范建明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刚笑出声,刘建国便是朝他投去了一个吃人般的眼神,吓得他慌忙收敛了起来。

与此同时,陈白衣的战机平缓降落在机场跑道之中,降落后,陈白衣拿起通讯器,对所有飞翔在空中的将士说道:“兄弟,辛苦了,回去吧,继续保卫我龙境领空!”

“恭送军主!!!”

所有将士齐声回应,战机方阵围绕机场飞了三圈,才缓缓离去。

下一刻,机舱舱门缓缓打开,早已做好准备的范建明,眼疾手快,第一时间开着扶梯车靠了过去。

显然,范建明是想第一个接近那位大人物,讨个脸熟。

但还没等他把扶梯车停好,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便从战机上一跃而下,随后稳稳落地,让范建明彻底扑了个空。

范建明见状,急忙下车,小跑了过到陈白衣的面前,弯着腰,谄媚地做着自我介绍:“大人你好,我叫范建明,是江北机场控制塔的组长,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可以让我去做。

我保证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我……”

范建明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还不忘偷偷朝贾为民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贾为民见状,也是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就在范建明做完自我介绍的时候,刘建国带着江北一把手宗庆华以及贾为民等人,匆匆赶来。

“前空战部空战员刘建国前来报到!请长官指示!”刘建国再次敬礼。

“大人你好,我是江北市的负责人,宗庆华,欢迎您来到江北,我安排了接风宴,给您接风洗尘。”

“我是江北机场副总经理贾为民,大人有什么吩咐,可以尽管找我。”

众人争先恐后地给陈白衣做自我介绍,一副生怕错过什么的样子。

面对众人的急切,陈白衣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言简意赅地说道:“给我准备辆车,越快越好。”

“大人,开我的,我的是奥迪。”

“大人,还是开我的吧,我的是大奔,舒服。”

“大人……”

这时候,众人再次争先恐后了起来,陈白衣看到这一幕,却是皱起了眉头。

陈白衣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建国:“老刘,你开的什么车?”

刘建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难为情地说道:“国产,猛士。”

刘建国自己也知道,他的车,比起在场这些人的豪车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不过,自己在战部开习惯了,所以退伍之后,便也就买了这么一辆国产猛士,想找回以前在战部的感觉。

刘建国本以为陈白衣会嫌弃,毕竟他自己也有点感觉拿不出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陈白衣却直接开口:“好,就这辆吧。”

听到这番话,刘建国整个人都是一怔,反应过来后,急忙打电话让人把车开过来。

这一瞬间,众人脸上的羡慕和嫉妒,都跃然于脸上。

别说借了,就算是把车送给陈白衣,他们都是毫无意见,可惜,陈白衣看不上他们的豪车,唯独看中了刘建国的国产车。

唉……

不少人在心里都是暗暗叹了一口气,感觉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神色沮丧起来。

“切!国产车都是垃圾,也是人开的吗?”

范建明努努嘴,心里感到一丝不屑,脸上更是挂上了一抹嫌弃的神色。

几分钟后,刘建国的车开了过来,陈白衣直接上车,临走前指了指范建明对众人说道:“我刚刚跟指挥塔请求了五次通话,但都被他拒绝了,如果是在战场,这人,我会毙了!”

>>>点此阅读《白衣军主》全文<<<


第5章 全城绿灯为他开路!

哗!

齐刷刷的目光瞬间落在范建明的身上。

范建明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心里默念道:完了。

“范建明,即刻起,你被开除了!”刘建国毫不留情地说道。

“大舅,帮帮我,帮我啊大舅,我是你亲外甥啊大舅!”范建明跪在地上,抱着贾为民的大腿,鼻涕和眼泪蹭了他一裤腿。

“贾总,这人,我也不建议留在机场。”江北一把手宗庆民也是开口道。

贾为民铁寒着一张脸,当机立断,一脚踹开范建明:“滚!今天起,我没你这个外甥!”

陈白衣上车之后,直接一脚油门,朝着那个陌生号码所在的定位而去。

此时此刻,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人,他心里,只想去救自己的义母!

轰!

油门一踩到底,国产猛士车便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瞬间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而几乎就是前后脚的间隙里,两辆巡华司的战车,冲破障碍,来到现场。

“人呢?那位大人呢?”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操蛋,偏偏在这么一个重要的关头,自己公务在身,想走也走不开。

活生生错过了这样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这种遗憾,恐怕会跟随他一辈子。

“不行!我得做些什么!”

李建军自己一个人嘀咕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老刘,你的车牌号码是多少?”

刘建国:???

“哎呀,别犹豫了,再犹豫就来不及了,快说,你的车牌号码是多少?”

李建军催促道,刘建国一脸茫然,完全搞不清楚李建军想要做什么,现场唯一能猜到他想做什么的,恐怕就只有江北一把手宗庆华了。

宗庆华嫌弃地白了自己这位老伙计一眼,两人共事多年,一直做搭档,哪能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拿到车牌之后,李建军立马打了个电话。

“喂,交通指挥中心吗,我是李建军,我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锁定一辆军绿色国产猛士越野车,车牌号是……”

不一会,电话那头传来声音:“报告司长,目标车辆已锁定,是否进行拦截?”

“不!从现在开始,这辆车到哪里,绿灯就开到……算了,只要他到达一个片区,就把那个片区所有绿灯,都打开!”

“把所有兄弟都派出去,指挥交通,务必要保证这台车,畅通无阻,听明白了吗?”

李建军直接了当地下了命令,他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讨好陈白衣,而是他知道,一位能让空战部派出一百多架战机护航的人,值得他破一次例!

“这……”

电话那头传来诧异的声音,显得错愕无比,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也是,换做其他人说这些话,估计早就被当做是疯子了。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李建军的声音再次传来,话务员浑身一震,立马回应道:“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

一辆兰博基尼被超了,但驾驶座上那位年轻人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反倒是有点羡慕,突然觉得自己手里的方向盘,看起来有些别扭。

“切,不就是一辆国产车嘛?我觉得,还是你的兰博基尼坐着舒服,虽然空间小,有点不方便,但我很喜欢。”

兰博基尼的副驾驶上,坐着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领子几乎开到了肚脐,白花花的一大片,一览无遗。

更重要的是,她还有意无意地做着惹火的动作,加上她的言语,很难让人不多想。

“滚!下车,玛德,猛士车是你这种货色能议论的吗?拉低老子的品味,滚!”

女子:???

嘭!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嘲讽一辆国产车被踹下了富二代的兰博基尼?

谁能想到,谁

车门一关,女子直接被踹下了车,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

疯了,这特么一定是疯了,谁能能想到啊!!!

“玛德!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跟在老子身边,迟早害死老子!”

事后,兰博基尼上的富二代仍旧是喋喋不休。

不一会,富二代的手机响了:“徐少,咋回事啊,囡囡说你把她赶下车了,那傻丫头现在在路边一直哭,是不是她哪里惹到你了呀?”

“红姐,下次这种不带脑子出门的人,就不要介绍给我了,迟早害死我啊!”

“连猛士车都认不出来,目光短浅,还好是在我车上,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指不定得捅出大篓子。”

电话那头听到这里,有些不解:“猛士车?”

“不是吧,红姐,连你都不知道?算了,那以后你还是别给我介绍姑娘了,不说了,绿灯,绿……”

嗯?

富二代一怔,看着眼前刚红的交通灯,瞬间转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条路他熟得很,红灯都是五十秒,但现在才刚过去不到十秒,就转绿了?

滴滴滴……

身后传来的喇叭声把富二代惊醒,他怔怔看着已经离自己几十米远的猛士车,心里有一个想法正在疯狂滋生。

呜!!!

富二代一脚油门踩到底,迅速跟了上去。

不一会,第二个交通灯来了,是红灯,此时还有三十几秒,但是三十几秒,瞬间到底!

绿灯猛然一亮!

“我去!!!”

富二代忽然惊呼了起来,这次他看得认真,红灯在猛士车到达的一瞬间,立马转成了绿灯。

来不及细想,富二代又是一脚油门踩了上去,紧跟着猛士车。

不到五分钟,又是一个交通灯。

富二代清楚,这是闹市区,交通灯多得能让女司机感到崩溃。

没有人能够一脚油门踩过去,至少也要等三四个。

接下来,印证自己想法的机会,到了!

轰!

呜呜呜……

富二代十分庆幸,如果自己跟刚刚那个女人一样有眼无珠,甚至像其他无脑二世祖一样,为了炫耀而装逼的话,恐怕……

富二代不敢继续想下去了,拥有这种能量的人,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

当即,富二代果断把车停到了路边,眼巴巴地看着那一辆疾驰呼啸的猛士车,就这样看着,什么都没有做。

他的马力、耐力以及机动性,都不是市面上这些为了装逼而制造的花架子可以比拟的。

也正因如此,一般人根本驾驭不了,只有训练有素的将士,才能够驯服这样一架桀骜难驯的猛士!

只有他们,才配开!

这一刻,富二代震撼了,深深地震撼了,同时也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而在富二代震撼之时,陈白衣驾驶着猛士车,已经出了市区,驶向了郊区小道,这里没有交通灯,一路泥泞,但陈白衣的速度,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报告长官,猛士车到了郊区,我们的车,跟不上!”

“郊区?他去郊区做什么?查一查,最近那一带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郊区那一带,要么是农村,要么就是别墅区,那位大人物去那里做什么?

李建军挂了电话,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仿佛有一团乌云,萦绕在自己的头上,无论他如何驱赶,都无济于事……

>>>点此阅读《白衣军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