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不止隔云海(白然然慕思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再会不止隔云海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问许
简介:那一日,她从未想到深爱的结果换来的会是一场面目全非,他毁了她的脸,也毁了他们的一往情深

角色:白然然慕思城
再会不止隔云海(白然然慕思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再会不止隔云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你要干什么


蓝色短T,鱼尾半身裙,白然然推着行李走进了安检台。

手机才扔进安检的小篮子里,就被一个保安拦住了,“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呵呵,白然然,你还是想想你对安安做了什么吧,现在想逃,晚了。”身后,赫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慕思城。

她的丈夫。

白然然这才看到慕思城身旁戴着口罩娇娇弱弱站在那里的白安安。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白安安了,怎么可能对白安安做什么呢,“报歉,我想不起来。”

慕思城眸色一冷,突然间揪住白然然的衣领,揪着她就往出口走去。

白然然一时重心不稳的摔倒了,他干脆就拖着她往前走。

擦过的大理石地板上,滑过一道长长的痕迹,周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白然然的身上,似乎都认定了她是个第三者。

可她不是,她才是慕思城的妻子。

白然然被重重的丢进了机场正门外的一辆移动医用车里。

她才想挣扎着坐起,就被车里的两个医生摁住了,“慕先生,就是要她的脸吗?”

“是,马上检查,倘若匹配,车一到医院就进行手术。”

“手术?什……什么意思?”白然然完全的懵住了。

慕思城冷冷的看着她,“自己做过什么忘记了?白然然,演戏这个活计不适合你,你毁安安脸的时候,就该想到你的下场,给她检查。”

“白安安的脸怎么了?我没有弄她的脸。”白然然是真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安安,给她看看,让她死心。”正好白安安这时也上了车,慕思城长臂宠溺的看着她。

白然然心口一恸,她还是慕思城的妻子,可是,他居然当着她的面搂着另一个女人,他太过份了。

“慕思城,我不管白安安的脸怎么回事,倒是你现在应该向我这个正牌的妻子解释清楚,你跟白安安是什么关系?”

“思城,然然姐这是在生我的气了,都是我不好。”白安安眼泪汪汪的,仰着小脸求助的看着慕思城,一副,她被白然然的话伤到了的感觉。

慕思城轻轻在白安安的脸上亲了一下。

“不关你的事,不过既然她敢这么说你,那我慕思城就给你做主,今天就把她的脸换给你,还有,以后你才是我慕思城的正牌妻子。”

说完,慕思城一挥手。

两个医生顿时就把白然然固定在了检查台上。

抽血。

注射。

然后就是卡尺冰冷的卡在白然然的脸上,每一个部位都做着最精细的记录,那一下下只让白然然觉得无比难堪,“住手,你们住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2章换脸


“血型和各项指标全都匹配,慕先生,可以实施手术。”

此刻的白然然有种正在被人随意宰割的感觉,“慕思城,我没有动白安安的脸,你不能把我的脸换给她,这不公平。”

“监控录像显示,就是你把琉酸泼在安安的脸上的,白然然,你就这么担心我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吗?”慕思城嘲讽的说到。

“哪件事的真相?”白然然完全听不懂。

“你不是说当年是你救了我吗?为此你还生了一个孩子,只是很不幸的才一生下来就夭折了,没想到你说的全都是谎言,真正救我的是安安,是安安为我生下了孩子。”

白然然美眸瞠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思城,“不可能的,我真的生了的。”只是她才一生下孩子,医生就通知她说孩子夭折了。

为此,她伤心了好久。

直到后来走进慕思城的世界,才渐渐的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

慕思城轻勾了勾嘴角,转而打开手机,再打开了一组照片递到了白然然的面前,“瞧瞧,这是安安为我生的儿子,根本就是我的再版,我慕思城四年前只碰过一个女人。

如果是安安,那就不可能是你。”

白然然呆呆的看着慕思城手机里孩子的照片,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的话,现在也这么大了,也会这样漂亮可爱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那个晚上,真的是她救了慕思城。

可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

一时间,白然然迷惑了。

“现在你没话说了吧?我慕思城生平最恨欺骗我的人。”慕思城刷的合上了手机,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腕表,“通知医院手术室,到了马上开始手术。”

白然然闭了闭眼,此时就觉得瞎了眼的是自己。

可白安安的这个孩子让她也无从辩驳。

车停了。

医护人员架着白然然下了车,直接就往手术室走去。

白然然想逃,可是架着她的护士根本不给她逃的机会。

很快的,白然然被摁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慕思城跟了进来,认真的交待道:“一定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弄坏了她这张脸,揭下来马上为安安换上,有问题没有?”

“没有。”

“慕思城,你有没有给那个孩子做亲子鉴定,那孩子绝对不是你的,不是的。”四年前救他的人真的是她,那白安安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是慕思城的。

慕思城移步到了手术台前,居高临下的睨着白然然,眼神里的嘲讽更浓,“就是因为我做过了亲子鉴定,我才更觉得愧对安安,白然然,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骗子。”

说完,他一挥手,就示意医生开始手术。

冰凉的刀刃划过肌肤的那一瞬间,白然然疼的牙齿打颤,“慕思城,为什么不给我打麻药?”

“打了麻药的脸会失去质地的,那样安安用起来就没那么自然了。”慕思城冷冷的,此时就觉得被白然然骗了三年很不甘。

白然然死死的握着把手,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慕思城,以眼神再向慕思城抗议,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半个小时后,白然然昏死过去,一边脸娇俏若花,一边脸已经血肉模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3章她死了吗


疼。

白然然是被疼醒的。

缓缓睁开了眼睛,白然然出现了幻觉。

难道是她死了吗?

所以,灵魂就看到了自己?

眼前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眼看过去,她下意识的就以为那是自己。

就在这时,白安安拿过了一面镜子落在白然然的面前,淡笑的扫过了她的脸,“白然然,来,快看看你现在有多美。”

镜子里的白然然面容已毁,一边是娇花一边是恶梦。

“你……白安安,你的脸怎么好的这么快?”白然然顾不得脸上的疼,此时就想知道白安安的脸怎么才手术完就好了。

白安安的脸此时完整的就像是从来也没有毁过似的。

就算现在的医术再发达,也到不了才手术完一天,就完全愈合吧。

白安安放下了镜子,得意的望着白然然,“我的脸从来也没有毁过呀,哈哈,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吗?”

“你……你……”白然然唇颤了颤,“那我的脸……”

白安安眨了眨眼,俯首凑近了白然然的耳朵,一字一顿的道:“我丢进马桶里随着屎尿冲进了下水道,哈哈……”

白然然气得另外半张脸煞白一片,“白安安,亏我从小到大那么宠你,处处护着你,可你竟然这般害我。”她实在是想不通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被自己曾经最爱的亲妹妹毁了容毁了家庭,白然然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其实也难怪慕思城会相信白安安,白安安手上的那个像慕思城的儿子,还有她们亲姐妹的关系,任谁都会以为倘若不是真的,白安安不可能诬陷白然然吧。

“哼,谁让你那么优秀,优秀的不管谁人的眼里都只有你没有我,白然然,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的要以你的锋芒压制我的一切,你太坏了。”

白然然闭上了眼,实在是不想看眼前这个面容扭曲的,她的亲妹妹。

她学习好那是她自己的努力。

白安安学习不好是因为她不爱学习,一放了学就偷偷打游戏。

这能怪她吗?

是她瞎了眼,要是她早发现白安安的真面目,也许自己的脸也不会被毁了,“白安安,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妹妹了。

“哼,你以为我想来看你吗?不过是觉得我谋划了三年多了,你是该让出慕太太的位置了,我的然然姐,你签字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4章姐姐好可怜


白安安说着,一张离婚协议就丢到了白然然的面前,“这可是思城亲自拟的协议,他要你净身出户呢,哈哈哈。”

白然然真不懂了,明明她们都姓白,白安安为什么这么喜欢抢她的东西呢。

读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抢她的奖状和成绩单,到了高中因为她们两个长的一样,所以经常是她以白安安的名义答卷,而白安安用她的名义答卷。

结果总是她考倒数第几,而白安安从来都是名列前茅的‘学霸’。

她想着白安安是妹妹,她是姐姐让着妹妹也没什么,没想到,白安安抢她的抢上了瘾。

现在不止是抢了她的脸,还要抢她的丈夫。

缓缓拿起白安安丢下来的离婚协议,目光掠过慕思城亲手签下的龙飞风舞的名字。

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欺骗过他。

“不,我不签。”明明是她救了慕思城,她不能签,签了离婚协议就证明她承认了当初不是她救的慕思城。

就是承认了自己是个骗子。

“好呀,你不签也没关系,我再让思城揭下你另外半边脸。”白安安冷笑着说到。

白然然心口一颤,白安安是何其的歹毒呢。

她实在是不明白白安安是怎么弄到慕思城的孩子的。

心思一转,她轻声道:“要我签字可以,不过,要在一个月后,否则,就算你毁了我另外半边脸,我也不会答应你。”再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查一查白安安是怎么生出慕思城的儿子的,她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

白安安面色一沉,“你信不信我……”

可白安安才开口就被推门而入的慕思城打断了,“安安,白然然这种人,你没必要来看她,我们走,我可是答应小睿要带他去游乐场了。”

白安安随手戴上了口罩,一付她的脸没有恢复原样不能见人的样子,“思城,可姐姐一个人在这里很孤单,还有,你还是不要跟姐姐离婚了,我就把小睿送给你和姐姐好了,姐姐会跟我一样喜欢小睿的。”

慕思城温柔的搂过白安安,让她靠在了他的身上,这才柔声道:“她?她不配,你才是小睿的亲生母亲,只有亲生的母亲才会真心实意的对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我不答应。”

“思城……”白安安微侧过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慕思城,“可是姐姐好可怜,她的脸……”

慕思城冷冷一笑,“那是她咎由自取,她活该。”

白然然眸色黯然的掠过慕思城和白安安,她还是无法相信那个宠了她三年爱了她三年的男人,会如此对她。

“思城,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5章迫不及待占她的位置


白然然不相信。

不相信慕思城会对她这样的无情。

“白然然,你最好立刻签字,否则……”慕思城先是扫过她手里的那张离婚协议书,然后落在她另外半边脸上。

“否则,你就毁了我另外半边脸,对不对?”白安安说这些的时候,她还不怎么相信,但现在看慕思城的反应,她相信了。

“你骗了我三年的感情,毁了你的脸是轻的,我就觉得应该挖开你的肚子,让压根就没生过我孩子的你为你的欺骗行为买单。”慕思城淡淡的道。

白然然身子一颤,“慕思城,我要怎么说你才能信我呢?四年前的那一晚,真的是我……”不是白安安。

“呵,你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我只认我的儿子小睿,说吧,什么时候签字?”

白然然闭了闭眼,随即睁开,“一个月后,我就签字离婚。”

慕思城看着她晦黯的眼神,一时间只觉得心口一恸,白然然是他曾经守护了三年的女子。

可很快就收回了心神,他是不会再与一个女骗子做夫妻的,“好,我再等你一个月,到时你必须签字,否则,我慕思城说到做到。”

白然然茫然的点了点头,眼看着慕思城搂着白安安走出她的病房,她却全然的无能为力。

一个小时后,“叮”,她的手机响了。

白然然拿过手机,打开。

是白安安发给她的照片。

有慕思城,还有那个叫小睿的男孩,‘一家三口’的照片看起来那般的和谐美好。

白然然的指尖落在了小睿的小脸上,如果她的孩子还活着,如今也有这样大了。

真想为慕思城再生一个孩子,一个就好,那么哪怕是她离开了他,也无悔了。

她还有机会,她还有一个月的。

可,她与慕思城已经结婚三年了,她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有怀上慕思城的孩子,怎么可能一个月就怀上呢?

想起四年前,那一次她就怀了身孕,她就觉得自己这三年一直没怀上孩子有些古怪。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白然然吃力的坐了起来,洗漱了一下就离开了医院。

她只是脸毁了,四肢还是健全的。

纱巾蒙住了脸,这样就不会惊吓到别人了。

打车回到别墅,一开门才发现别墅里再也不是她那天离开时的样子了。

到处都摆着白安安的东西。

鞋架上的拖鞋是白安安最喜欢的牌子,白安安特意的买了两双情侣款,并排摆在一起,秀着她和慕思城的恩爱。

看来,她还没与慕思城离婚,白安安就迫不及待的要占据她的位置了。

白然然冲上了二楼,进了卧室打开了抽屉,找到了她一直在吃的白安安帮她在日本代购的能促进怀孕的药,转身就离开了别墅。

两个小时后,当白然然看着医院检验科发给她的检验报告时,整个人差一点昏倒了。

怪不得她三年都没有怀上孩子,白安安给她的药根本不是促进怀孕的药,而是抑制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6章你就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


白然然真没想到,白安安从三年前开始,就开始算计她了。

拍了一张报告单,白然然发给了白安安,“是不是你?”

“姐姐,我看不懂你发的是什么,我不明白。”那边,白安安也许是慕思城在她身边,所以,她死不承认。

白然然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强压下心底里的恼意。

此时的她竟有些理解慕思城。

慕思城以为她欺骗了他时,一定也是极为愤怒的。

一如此时的她对白安安。

可是愤怒又能怎么样?

她又能拿白安安怎么样?

手机,突兀了响了起来。

那铃声惊的白然然吓了一跳,眸光扫过去,是慕思城打过来的。

白然然静静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曾经,只要这个号码闪现在手机屏幕上,她一定是兴奋的,开心的接起来。

可此刻,哪怕还没有接起,她都能感觉到那边传来的冷冷寒意。

可她还是下意识的点开了接听键,“思城,是你吗?”

“白然然,你就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吗?难怪我们结婚三年,你一直不见动静,原来是用了药,现在为了让我离开安安回到你身边,你居然陷害安安说是她给你的,白然然,你真让我恶心。”吼完,慕思城就挂断了,仿佛再也不想听见她的声音似的。

白然然站不住了,虚软的扶着墙壁,否则,她真的要倒下了。

她被人算计了,可是慕思城不止是不站在她这一边,还全都怪到了她的头上。

夜深了,慕思城还没有回来。

白然然洗了个澡就躺下了。

脸上很疼。

可是疼也没用,她从前漂亮的脸再也回不来了。

除非她也找一个人换了脸。

可她不想那样做。

自己没了脸已经够难过了,她不想别人与现在的她一样难过。

那一晚,慕思城没有回家。

他答应她的一月期限,就这样的在她的独守空房中度过了。

这一夜,她一直迷迷糊糊的处于半睡半醒间,她想打个电话给慕思城,可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打过去又如何,一个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哪怕她打一百一千次,他也不会回来的。

白然然再没有出门,吃穿用度全都是网上订购的,她只要注意接收就好。

而关于慕思城的消息,她现在只能从白安安那里接收到。

白安安只要有机会,自然是从来都不忘记向她秀恩爱的。

夜又深了。

白然然终于睡着了。

又或者,她只是假装在睡觉。

再不睡,几天不眠不休的她真的要吃不消了。

身上骤然的一沉,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惹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推,“思城,你好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7章她和他的爱情


她娇软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此时半梦半醒间的她竟把这一刻当成了从前。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白然然的脸上,也瞬间就打醒了白然然,“白然然,别叫得那么恶心,你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再拥有真爱,不配!”

慕思城冷冷的说着时,米色墙壁上已经倒映起了两个人一起的影子,他的在上,她的在下,人影浮动间,仿佛一切还是从前,从来也没有变过。

可白然然分明听到了心口的哀恸,从前每次到这个的时候,他都会不停的吻着她。

那代表他爱她,他怜惜她,可现在,除了占有,没有任何的温柔可言。

慕思城,他是真的不爱她了。

“安安,乖,我会好好待你和小睿的。”

听到他下意识喊出的名字,白然然都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她与慕思城,就真的要走到尽头了吗?

她是真的不甘心。

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慕思城睡着了。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白然然轻轻推开男人,然后拿过了一个枕头垫在下面,这样,有助于怀孕。

她也已经有几天没有吃白安安给她的那种药了。

三年前她的孩子没了,这一次,她一定要生一个像小睿那样健康阳光的小男孩。

想到小睿,哪怕再不喜欢白安安,白然然的眼底还是泛起了温柔,那孩子真可爱。

白然然满足的睡着了。

仿佛,又重新回到了从前似的。

醒来,是因为吃痛的缘故。

她掉在了冰凉的地板上,是慕思城把她踢下来的,此时的慕思城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然然,谁让你睡这的?”

白然然抬头看慕思城,“思城,三年了,我一直都睡在这。”

她轻轻的声音,带着几许的娇弱与委屈,让慕思城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从今天开始,你搬到客房去,二十五天后,就是我们商定的离婚的日子了。”

白然然轻‘呵’了一声,实在是没想到不止是她记得这样清楚,连慕思城也记得这样清楚。

只是可惜两个人的期待是完全相反的,她是不想时间走到二十五天后,她还想做慕思城的妻子,做一辈子。

可慕思城却恨不得现在就到了二十五天之后,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慕思城离开了。

熟悉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一如她和他的爱情,也渐行渐远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8章一辈子的情份


白然然忙碌了起来。

白天,她就跑医院和诊所,她要把这座城市所有的医院和诊所都跑遍,她要查到当初白安安是在哪里生下的小睿。

晚上,天一黑她就煮好了饭菜等着慕思城回家回别墅。

可从那一天他醉酒了回来一次外,他再没有回来了。

白然然坐在餐桌前,看着煮好的饭菜,心头一悸,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们的一月期限已经过去一半了,再这样下去,她怎么能怀上慕思城的孩子呢?

“慕思城,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否则别怪一个月后我不签字。”

白然然发完了这条短信就坐在餐椅上继续发呆。

玻璃门骤然开了,慕思城颀长的身形走了进来,白然然欣喜的迎了上去,“思城,我来。”

这是他从前每次回来时,白然然必做的事情,她喜欢等他回家的过程,更喜欢他回家时她迎上去接过他的衣服再挂起来的感觉,那样才像是夫妻。

就有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可此刻,她才一伸手,就被慕思城拍下了她的手,“滚。”

白然然咬了咬唇,悄然的退后,再退后,目光则是静静的审视着慕思城,“好歹,我们还没离婚。”

“那又如何?现在的你,我看着就恶心。”冷声说过,慕思城便冷漠的越过她到了餐桌前,开了一天的会,接到她的短信时,他才想起他很久没回这个家了。

不等她回应,他继续道:“别以为我是为你回来的,我是为了安安,为了我跟你的离婚不节外生枝,然后我好娶安安,我才回来的。”说出这些话,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要说服白然然,总之,他是回家了。

总以为回到这里会有反胃的感觉,可看着餐桌上他最喜欢吃的菜色时,竟突然间的有了胃口了。

许久了,他都没有好好的吃一顿他喜欢的饭菜了。

只是可惜,白然然是个骗子,他们就要离婚了。

安安静静的一餐晚饭,白然然很开心。

他去书房了。

她进了厨房,洗过了两个人用过的餐具,时光仿佛倒回到了从前,还是那样的美好。

书房的灯还在亮着,白然然换上了慕思城最喜欢她穿的那件吊带睡衣,亲手磨了两杯咖啡,一杯是他的,一杯是她的。

推门而入时,浓香的咖啡唤醒了疲惫的慕思城,他抬头看她,却有种恍惚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视线从白然然雪白的脖颈一直到她的白皙小腿,“白然然,你穿成这个样子,有意思吗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9章做一次少一次


白然然咬了咬牙,反正都要离婚了,她还怕什么,“你看不出来吗,这种事,做一次少一次,不是吗?”

“好,那就如你所愿,过来。”慕思城朝着白然然邪肆一笑。

看着这样的慕思城,白然然不由自主的就朝他走了过去。

慕思城眼看着白然然到了面前,一条手臂就勾住了她,目光则清澈的盯着她的脸,“真丑。”

白然然心口一悸,“是你做的。”她的美貌,全都被慕思城毁了。

慕思城手臂一送,便将白然然放在了书桌上。

白然然抬手就环住了慕思城的脖子,同时将手机放在了桌角,手机已经静音了,此时正处于与白安安的通话中。

每次都是白安安向她示威,此时她就做给白安安看,她也要让白安安感受一下心痛的滋味。

“嗯……啊……”她就轻轻浅吟了起来。

哪怕此刻她真的很疼很疼。

“白然然,你真见。”慕思城听到白然然的声音,居然特别的有感觉,动作也越来越快了起来。

“思城喜欢就好。”白然然依然还是娇柔的声音,就好像两个人是在打情骂俏一样,她此时甚至能想象出手机那边白安安愤怒的样子了。

她就是要气死白安安。

夜晚的书房,此刻的白然然,这是从前慕思城从未没有有过的新体验。

这样的时间,像是很长,又像是很短,当慕思城终于结束离开时,白然然依旧躺在那里。

慕思城已经离开了,她还保持着这个姿势真的很羞人。

可为了怀上孩子,她不敢下去,她必须忍受这样的姿势。

半个小时后,白然然才悄然的离开了书房回到了客房。

天刚刚亮,白然然就被人揪起了长发,醒了。

“白然然,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昨晚的她听到的一切,确实让她嫉妒愤恨。

嫉妒的骗了慕思城小睿生病了把他叫走了,而她则是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

慕思城现在对她很好,对小睿也很好,他说等他与白然然离了婚就娶她,可是,他从来也没有碰过她一次。

“呵,白安安,嫉妒了是吧?不要告诉我,思城从来都没有碰过你。”这样说着的时候,看着白安安难看的脸色,白然然忽而就觉得她可能猜对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10章歹毒的女人


白安安气得用力的扯着白然然的长发,恨不得全都拔下来,“白然然,我要你不得好死。”

“啪”,白然然不客气的一巴掌狠狠的回敬到了白安安的脸上,顿时,白安安的脸上五指山立显。

白安安吃痛的捂了捂脸,“你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明明是我救了思城,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弄出一个孩子就骗得了思城信了你,可这世上,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总有一天思城会反应过来他被你骗了的,到时候,就是你的世界末日。”

“呵,那天永远也不会到的,不会的,白然然,你会乖乖听我的话的,你信不信?”白安安冷笑着,她是一定要做慕思城的妻子的。

白然然正想要回敬过去,手机突然间响了一声。

她打开了手机。

“白小姐,报歉,我们诊所的妇产科从来都没有接收过叫白安安这个名字的孕妇。”

这是白然然所查的最后一家诊所了。

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关于白安安生产的讯息。

“白安安,小睿根本不是你生的,对不对?”说完这一句,白然然的脑子里又有什么一闪而过。

“呵呵,哈哈,白然然,你终于长点脑子了,就算你不问,我现在也想告诉你了,跟我斗,你除了输就是输,你永远也斗不过我的,因为,我手上有一个你绝对不能舍弃的筹码,你猜,是什么?”

“是小睿,小睿是我生的孩子,对不对?”白然然终于反应了过来,除了这个解释,她再找不到小睿像慕思城的合理解释了。

“没错,小睿是你生的,不过,就算是你生的又怎么样,思城现在只信他是我生的孩子,哈哈哈,白然然,这就是你总压我一筹的报应。

还有,我要你今天白天就把签好的离婚协议送到思城的手上,否则,你等着给小睿收尸吧。”

白然然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不得不说,白安安的这个筹码,她斗不过。

怪不得她看见小睿的照片时,莫名的就觉得亲近呢。

原来小睿是她的孩子。

闭了闭眼,白然然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答应了,“好,我呆会就去思城的公司。”

此时,她的脑子里全都是她的孩子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此一刻,她是激动的,却也是痛心的,白安安为了成为慕思城的妻子,居然偷了她的孩子。

这样歹毒的女人,小睿在她手上随时都有危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11章我不活了


“报歉,慕少还在忙,请稍等。”白安安一离开,白然然就签了离婚协议赶来慕思城的公司了。

她只想小睿安全就好。

为了小睿,她真的什么也不顾了。

她有儿子了。

她和慕思城原来早就有孩子了。

而她也不敢说也不能说,否则,小睿就有危险了。

“好,我等他,对了,你有没有告诉思城,我是来送离婚协议书的?”慕思城不是很想她签离婚协议吗?

现在她亲自送来了,他怎么反倒是还不出来收呢。

“已经告诉慕总了。”助理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他也不明白慕思城的家务事,可他看白然然的感觉就是比白安安好些。

三年了,白然然身为慕思城的太太一向很低调,在她的身上怎么也感觉不到‘骗子’这个词的表现。

白然然焦灼的等着慕思城,此时只想把协议交给他,就可以去找小睿了,哪怕白安安不许她见到小睿,可她只要远远的看一眼那孩子就满足了。

白然然正满怀期待的准备见过慕思城就去见儿子的时候,慕思城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

男人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白然然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可怕归怕,她还是要把该办的事情办了,“思城,这是我签下的离婚协议书,至于去民政局的时间,都随你。”她只要小睿安全就好。

“离婚?你是真的心甘情愿的要跟我离婚吗?白然然,我真没想到,你说一套做一套,你把小睿藏到哪里去了?”

白然然愣了愣神,愣了足有三秒钟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小睿失踪了?”

“我刚刚已经查过了,现场只有你去过,除了你不可能有别人,有些事情,看来我跟你真的要了结了。”慕思城说着,便走向了电梯间。

白然然只得跟了过去,“思城,我没有劫小睿,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吗?”听到慕思城说小睿不见了,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她,一定是白安安把小睿藏起来了,目的就一个,威胁她。

可她分明都答应白安安签了离婚协议书了。

“少在我面前演戏,白然然,你真让我失望,看来,毁了你半边脸还没让你长记性。”慕思城一脚踢向随着他进了电梯的白然然。

“嘭”的一声,白然然撞到了电梯壁上,眼冒金星的感觉还没消失,慕思城就一脚踩在她的胸口上,“小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赔。”

白然然苦笑了,小睿也是她的儿子,她怎么会让小睿有什么三长两短呢,“思城,是白安安,就是白安安,你快去问她,你让白安安把小睿还回来。”

“白然然,到了现在你还敢诬陷安安,你真是不想活了。”

电梯停了,慕思城直接拖着白然然到了一楼的一家火锅店。

白安安看见慕思城便迎了过来,“思城,你快点去找小睿,要是再找不回来,我不活了,没有小睿,我根本就活不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第12章我不知道……


慕思城安抚的拍了拍白安安的肩膀,“别担心,她在我手上,她要是不说,我直接煮烂她的手,来人,上锅底。”

白然然吃力的站了起来,服务生已经上了一锅滚烫的火锅锅底,锅底里飘着浓浓的油花,这样的锅底最烫人了。

只要她的手伸进去,只怕很快就只剩白骨了。

看着那锅底,白然然的身子颤了颤,“思城,真的不是我,是……”

可她还没说完,就被白安安打住了,“姐姐,你又想陷害我了吗?没想到我一次次的忍让你,你居然变本加厉的偷走了我的小睿,姐姐,你太过份了。”

白安安说着,便哽咽了起来。

仿佛,她是真的很担心小睿似的。

慕思城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向了白然然,“白然然,你还是不肯说吗?”

白然然一个重心不稳,额头便撞在了桌角上,血,流了出来,她却全然没有感觉,正想求白安安放过小睿,就见白安安凑到了她的面前,突然间在她耳边道,“白然然,今天要么你死,要么小睿死,你只要乖乖的自己把手伸进那个锅里,然后冲到马路上自己撞车,嗯,我就放过小睿,一命换一命,如何?”

白然然睁大了一双眼睛,先是回头看了一眼门外,透明的玻璃门外就是大马路,她只要冲出去,撞车身亡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可,让她把手放进火锅里……

这太残忍。

白安安已经站了起来,梨花带雨的靠在了慕思城的怀里,“思城,我刚刚求姐姐放过小睿,求她说出小睿的下落,可她就是不肯,我要怎么办?没有小睿,我真的不想活了。”

慕思城是真的没想到白然然居然这么狠,就因为嫉妒自己的亲妹妹生了他的儿子,居然就把他的儿子劫走了。

白安安看了一眼白然然,就往那火锅的锅底示意了一下。

白然然满脑子的都是小睿,那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她这个亲生的母亲居然一面都没有见过,她怎么也不能让小睿受半点的委屈。

一步一步,白然然走到了餐桌前,看着餐桌上滚开的锅底,缓缓的伸出了手。

“白然然,你宁愿煮手也不肯说出小睿的下落吗?”眼看着白然然真的要把手放进锅底里,慕思城只觉得眼皮突突直跳,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她。

白然然凄然一笑,“慕思城,倘若找到了小睿,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待他,好吗?”

慕思城一怔,就觉得白然然这话有些古怪,但还是点了点头,“好,但你要先告诉我小睿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白然然接收到白安安警告的视线,低喃着这一句,随即,一只白皙的手便伸进了滚烫的火锅锅底里……

继续阅读《再会不止隔云海》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