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文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都市小说谢婉莹 曹勇

小说:回到九六做神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谢婉莹

简介:回到一九九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

角色:谢婉莹 曹勇

免费全文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都市小说谢婉莹 曹勇

《回到九六做神医》免费试读

【1】

“全国有外科医生多少人,有女性外科医生多少人,心胸外科医生里真正上手术台做主刀的女医生有多少人?”

“一千个?一百个?十个?一个?!”

“不,你们说的全不对。”台上的人声音愈来愈小,

“答案是零——”

九六年,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

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大红字写着第三医院的救护车呼啸着拐进了医院的大铁门,车身擦到了门边时发出哐啷的巨响。保安亭里的保安就此冲了出来查看大门情况。

由于这声巨响,站在院子里的谢婉莹惊醒了过来,两眼模模糊糊的视野变得清晰,焦距落在了急诊室门口。

见几个手忙脚乱的护士推着急救车床冲出了急诊室,比护士快一步的男医生手持手电筒快速检查救护车上躺着的病人眼瞳。

“血压?”

“收缩压70,舒张压40。”

“低血压,是什么情况?患者什么主诉?”

“说是心口疼。”

“心脏病?心肌梗塞?”

听诊器贴在病人胸部聆听。此时病人大汗淋漓,面色早已毫无血色,像是死人一般,嘴唇发白。男医生道:“赶紧推进去先打一针吗啡止痛。”

“错了,不是心梗,是主动脉瘤破裂。面色白不是因为痛,是因为失血——”谢婉莹微张的嘴巴不知不觉喃出一串话。

几个护士推着车床把病人送进了急诊的抢救室。急诊医生跟在病人护士后头快步回头走,突然听见了风里传来的话,猛地刹住了脚。转身,他见到了院子里站着的女孩。

女生瘦瘦高高的,梳着一条乌溜溜的麻花辫子,如一棵迎风飘扬的杨柳,皮肤白皙,手腕纤细,穿的是蓝白相间的高中校服。

被对方看的谢婉莹,也在打量起对面男人的那张脸。

这男医生长得够英俊潇洒的。

小下巴脸,标准的小白脸,不像国字脸硬邦邦的,深得年轻女孩子喜好。头发修剪随现阶段明星的潮流,末梢小碎发,刘海飞扬,两颗眼珠子在夜色中又明又亮。

不穿白大褂的时候,走在路上这人估计会被人误会是抱着吉他唱歌的小歌星。穿了白大褂则是更引人瞩目了。

年纪或是在二十出头,实际年龄可能更大一些,因为脸长得太好看会藏掖实际年纪。

谢婉莹的视线落到男人白大褂胸前挂的医生牌,上面写着:脑外科,曹勇。

话说,这男人挂在白大褂口袋上的黑色钢笔很酷。

脑外科的,莫怪没有第一时间辨认出心梗和主动脉破裂的区别。谢婉莹想。

“曹医生,病人——”急诊的护士跑到了门口叫唤。

听到护士呼唤,曹勇迅速转回身走进急诊室,脑子里却对刚才那一眼瞅到的高中女生挥之不去。

哪家的学生?哪个学校的?怎么能说出主动脉瘤破裂的医学专业术语?

是他听错了?

>>>点此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全文<<<


【2】

抽出口袋里的黑色钢笔准备下医嘱时,曹勇抬起了头,快速在病人的脸色血压等指标上再定睛看了看。

“是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过来了等他下令。

“不,先推去ct室。打个电话给ct室,告诉对方病人情况紧急,可能存在动脉瘤破裂大失血需要手术抢救的情况,麻烦他们尽快确定。”

曹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一个愣怔,意识到自己疯了?

竟然不按照自己第一时间判断的心梗进行确诊程序,而是跟着一个高中生的话要送病人去做ct。

实习医生听到他这话一惊:“曹医生你认为病人的诊断不是心梗吗?”

明明这个症状很像是心梗。

“去做ct!”曹勇断定。

不管怎样,有时候医生更要相信的是直觉,尤其是遇到急诊的时候,哪有时间给医生时间慢慢分析。

谢婉莹望到了急诊室的病床紧接像是推向ct室的方向,不禁眨下眼:哎,那个医生转变诊断方向了?突然变得和她的初步诊断一致了?

医院大门口保安和一个中年妇女争执起来。

“我找我女儿,她站在那里,我们来找住在你们医院职工宿舍的亲戚的。

她叫周若梅,是你们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是我表姐。”中年妇女说。

“我们医院职工宿舍楼不走医院里头的路,同志。你往右边走。”

“我知道,我说了,我找的我女儿,她走错路了!走到你们医院里来了。”

中年妇女着急地跺脚,只得放声大喊,“莹莹,莹莹!”

听见了自己妈妈的声音,谢婉莹回过头:“妈。”

“我叫你放学后在医院门口等我,一块去你表姨家,你跑哪里去了?”孙蓉芳的手指着女儿大喊大叫。

谢婉莹吃惊地听着母亲口里的“放学”字眼,什么放学,她早就毕业工作了。

不对,母亲这样子,虽然天黑了,可是仔细一看,头发不是步入老龄化的斑白而是正黑,脸上皱纹也少,没有老人斑。

低头,谢婉莹见到了自己脚上穿的帆布鞋,这是她学生时代才会穿的鞋子。再看,袖口是高中校服。

肩膀上有了重物的感觉,原来自己背着书包。书包放下来拉开书包拉链,口子里露出了塞得满满的高三课本和试卷题。

“妈,今年是什么年份?”谢婉莹不太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问。

孙蓉芳推开了保安,走过来拿手指戳下女儿的脑袋:“你读书读傻了吗?过几天要高考了,你问我几号?”

“今年是一九九六年。”跟着孙蓉芳过来看究竟的保安给出了正确答案。

一九九六年?

谢婉莹眼珠子一瞪。

天,她这是重生了,回到了一九九六,高考前夕!

“快点走,给你表姨打了电话的,估计人家在家里等得不耐烦了。”

孙蓉芳拉着女儿的手往门外走,走着走着说道,“对了,买袋水果再上楼去,免得两手空空不好意思。”

手里拎着书包的谢婉莹,听着妈妈熟悉的唠叨声,再回头看第三医院的门牌,回想起了自己眼下正在发生的人生转折点。

>>>点此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全文<<<


【3】

明天,全国高考生要填写高考志愿表了。

她想学医,所以,她妈妈带她来表姨家里请教。

她表姨周若梅从助产士到自学转为妇产科的医生,嫁的同医院的普外科医生丁玉海,人生很励志。

隔行如隔山,这话代表了,行业外的人永远不得知行业内的秘密。

想考医,总得知道这个医生的圈子是怎样的。

刚好有这么个厉害的表姐,孙蓉芳理所当然带着自己女儿过来请教亲戚。

孙蓉芳在医院附近的水果铺上挑选水果,挑的美国进口的新奇士橙,贵极了,一粒将近十块钱。

在一九九六年,普通家庭一个月工资几百块的情况下,压根这玩意儿是吃不起的。

为了女儿的未来,孙蓉芳拼了,一边大手大脚花钱,一边说:“你表姨家不缺好东西,买的小橙子西瓜的话她肯定看不上。别人光送给他们家的东西,都好得不得了。

所以,你好好读书,毕业后,让你表姨帮你安排安排,进医院里头,当上医生以后这个日子也不一样了。”

谢婉莹看看母亲的样子,忍了三遍,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妈,不用买了,表姨不喜欢我们买的橙子,也不觉得我能当医生。”

“什么?”孙蓉芳回头,不苟同女儿的话,“你能做医生,你表姨得开心死了。她自己女儿没能考上医学院让她心里疼了半天,现在你能替她女儿出气,她不得高兴。”

她妈妈这是多大的脸,认为表姐能把表妹的女儿当亲女儿看待了。

事后谢婉莹想想,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

周若梅真就没当着众人说过任何人坏话。

原因只有一个,医生只靠普通人不懂的医学知识,都能把一般人压到没话说了。

像她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妈妈看自己表姐,从来当医生的表姐身上全是光环。

当然,接下来要看表姐是真心对表妹好或是其实心里另藏诡计。

花了一百块钱买了八颗橙子,拎在手里沉甸甸的,孙蓉芳颇为满意,感觉有点儿底气可以带女儿去表姐家里做客了。

母女俩这回走进了医院旁边的小巷子里,这里是保安说的近路,可以直通医院职工小区。

医院福利好,表现有自己的职工宿舍小区,小区里的楼地段好,质量又不错,环境安全优雅,再有靠近医院。

人少不了生病,家在医院旁边心头多踏实。谢婉莹记得,后来房价飞涨,医院这年代留下来的宿舍无不例外都是热饽饽的二手房。

周若梅住在堪称黄金楼层的三楼,小区中间。对此,孙蓉芳又对女儿吹嘘自己表姐家了:“你表姨夫,是普外科的第一把刀,知道不?去到那,记得好好叫人家。”

谢婉莹先不吱声,既然刚才说了都阻拦不了自己妈妈,只好等着去到对方家里等对方泼一把冷水,让自己妈妈能脑袋醒过来。

爬到三楼,孙蓉芳按了门铃,怕里头的人听不见又叫:“周若梅在吗?”

“在。”里头有个女人的声音应着,走到门口开门。

>>>点此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全文<<<


【4】

门一开,露出一个剪着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的女人,左下巴有颗痣,号称美人痣。

“你表姨,快叫。”孙蓉芳对女儿使使眼神。

“表姨。”谢婉莹低声说。

“进来吧。”周若梅叫她们母女俩进屋,自己先走回客厅去。

孙蓉芳带女儿进了门后帮自己表姐关上门。

“记得换拖鞋。”周若梅提醒她们。

换上了门口的室内拖鞋,孙蓉芳对表姐笑笑:“你们家拖鞋真漂亮。”

周若梅听到表妹这声夸也笑了:“他们从国外带回来的。”

“国外的拖鞋?”孙蓉芳使劲儿瞅瞅脚上穿的。

“妈,进去坐吧。”谢婉莹拉了下母亲。

孙蓉芳没觉得有什么,反而借机对女儿进行教育:

“好好向你表姨学习,以后,让人家也白送你国外的东西。”

周若梅笑个不停,叫她们坐的时候,又对表妹说:“你自己拿茶几下的茶罐吧。想喝什么自己来。

我这里什么茶都有,国外的红茶,国内的铁观音,西湖龙井,全有,你自己看着办。”

一听表姐这话,孙蓉芳高兴极了,自己拎了个开水壶急匆匆去水池那边装水拿来烧,准备泡茶。

谢婉莹找了张小凳子坐,膝盖上抱着自己的书包。

对面周若梅的眼在她的五官上暗地里打量着。

孙蓉芳拿着装完水的水壶回来了,问表姐:“你老公呢?”

“他在房里看书。”周若梅说。

孙蓉芳说出请求:“我想让莹莹请教请教你老公。莹莹说她想考外科医生。”

“外科?”周若梅宛如大吃一惊,“她要读医学吗?”

“对。我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吗?等莹莹毕业了,你帮她想个法子留在你们医院里。”

“我们现在医院不好留了。现在这年头,医生的学历在提高。

像我们医院,再过两年,本科应该不收了,只收研究生以上的学历,只怕她来不及。”

孙蓉芳听到表姐这么说,有些着急:“你在你们医院里都不能给莹莹介绍吗?”

“哪里行,有本事,和院长做亲戚去。不过我们医院院长的儿子已经娶媳妇生孩子,没这个机会了。”周若梅乐呵呵的。

孙蓉芳愁得揪心:“表姐,你真没法子了吗?”

“有办法。除非莹莹自己考进我们医院。”周若梅说得轻描淡写,“等莹莹考上再说吧,不急,不知道她高考是什么情况呢。”

“她老师说了,说她成绩不错。她三次市内模拟考,全在全市前一百名内。”

“全市名列前茅算什么东西?我儿子当年考仲山医,考到全省前三百名考上去的临床医学班。

如果莹莹想考医学,省内考的不是仲山医别读了,读出来没用,人家觉得你没本事。

省内一流医院要招的,全是要仲山医毕业的学生。你难道想让你女儿去县城里当个卫生院里的卫生员吗?”

孙蓉芳听完这些话傻了眼:这样说的话,她女儿还考不考医?

“仲山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科,去年最低录取的考生分数,是省内前两千名成绩内的学生,你家莹莹肯定考不进去。”周若梅断定。

“所以,表姐你女儿是因为——”

>>>点此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全文<<<


【5】

“对啊,我家的露露我一早和她说了,要么考上仲山医要么别读了,去读个仲山财经好过去其它医学院读书。所以我家露露去上了财经大学。”

孙蓉芳来时的那股高兴劲儿全没了。

眼瞅着表妹的表情,周若梅却来兴致了,招呼:“快泡茶,你不是说你喜欢国外的吗?这个红茶可好喝了,你试试,正是国外送来的。”

孙蓉芳不知道怎么接上话。女儿想当个医生竟然是这么难的,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她知道医生也分等级的,只是没想到在高考阶段已经这么残酷了。

“客人来了啊。”

屋里书房的门口一开,从里头走出来一个高大斯文戴着眼镜的男人,是周若梅的老公丁玉海。

“你好,姐夫。”孙蓉芳转过头打招呼。

“听说想考医学院?”

俨然,客厅里的对话丁玉海早就听在耳朵里了。

“是,莹莹说她想做外科医生。”

孙蓉芳兴匆匆替女儿说,想着或许表姐夫和表姐的意见不一致。

“这是做梦呢。”

丁玉海这盆冷水突然浇下来,把孙蓉芳吓死了。

周若梅一边笑一边拍丈夫的手臂:“给我表妹留点面子。她们不懂医学这东西。”

“所以这不是需要给她们说清楚吗?她想做外科医生?妇产科也是外科。是要做妇产科医生吗?”丁玉海盘问。

一直没说话只看着地板的谢婉莹,抬起了头答:“不,我要做心胸外科医生。”

“心胸外科医生?”丁玉海直摇手,直摇头,“全国女心胸外科医生,据我所知,没一个。”

“前些天报纸上说有个——”孙蓉芳对这事也是听看报的女儿说的。

“报纸上是宣传用语。我知道你说的那个谁。那人被国内送去国外镀完金回来,据我知道的,他们家院长让她做几台手术上报纸给他们医院的形象加分。

实际上,接下来他们科里最重要的手术,没一个会经过她的手主刀。

本来就是,女的当什么外科医生。妇产科是例外,是因为病人和病人家属有要求。

心胸外科是所有外科中最难最高风险的,外科主任和院长断断不会把这样的手术交到女外科医生手里。”

“是什么原因女的不行?”孙蓉芳磕磕巴巴地问。

“女的能熬夜吗?女的能在手术台边站个二十四小时不知累吗?女医生有固定生理期,每个月那几天你能身体畅通无阻上手术台?”

说的全是事实,孙蓉芳耷拉下了脑袋。

“你让你家莹莹别做医生了,考个财经做个会计,或是当个老师,在男人圈子里都是被人喜欢的女性职业,未来婚嫁没问题。”

周若梅给表妹打算打算。

“不,我要做医生。要考首都的医科大学,国协医科大学,本硕博连读八年制,外科方向,一个班只招十人的那个班。”

谢婉莹逐字逐句地说,这个高大上的梦想于重生的她而言,终于有机会可以触摸到了,她绝对会紧紧抓住。

>>>点此阅读《回到九六做神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