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刘玥甄六兮《江山不及美人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山不及美人画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山谷俗人
简介:秋风萧瑟中,他拽着她,目光沉沉“阿兮,别闹了,跟我回宫
”“回宫?你可舍得许我东宫之主?”“朕把这天下万里山河都许你

角色:刘玥甄六兮
小说刘玥甄六兮《江山不及美人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江山不及美人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梦回旧朝


梦里。
她赤着双足,立于悬崖顶上,衣袂飘飘,在跳入悬崖的那一刻,有双手牢牢抓住了她。
那双手,因用力过度,指关节泛白,手背青筋暴露,声音沉沉。
“你敢寻死?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她抬头,便看到了崖上的男子,一脸冰寒,双目布满了血丝,夹着一股深沉的恐惧与绝望看着她,眼底竟有隐隐的乞求。
她笑了,笑容同样绝望。
“代价?还有比死更大的代价吗?”
说着,她奋力一挣,脱离他的双手,顿时,身体如同飘落的雨滴,急速朝悬崖底下垂落。
“啊!”
刘玥脸色苍白猛地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还在火车卧铺上。
额头的汗滑进眼睛又辣又疼,她却没有感觉。
她又做了这个梦,梦里的那个女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心脏深处传来阵阵钝痛,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做到这个梦,她的心就跟拧在一起般,要疼上好几天。
可是每每去医院检查,却没有任何问题。
刘玥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她望向火车窗外,布答宫巍峨耸立在远处,她快到萨城了。
佛塔林立,经幡涌动。
几小时后,刘玥脚踩萨城土地,耳边皆是喃喃梵音。
接她的小师傅熟络的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清秀的脸庞满是笑意,“施主,你总算来了,无玄大师等你好久了。”
刘玥点头,跟在他后面踏上布答宫的台阶,这次她来见无玄大师是为了修复一批古物。
布答宫侧殿,小师傅打开殿门,刘玥便看到了无玄大师。
他闭目盘腿坐在蒲团上,并未穿袈裟,淡淡的春堇花味,带着一抹熟悉。
见她进来,无玄大师起身引着她来到另一间屋子,拿出个檀木箱子放到她的面前。
“施主,请看。”
木盒缓缓打开,她看到了一支簪子,一瞬间她的脸煞白,胸口闷得她喘不过气,这簪子她好似在哪见过!
一滴泪兀然落下,心脏猛地抽搐,剧痛袭来,刘玥恍然醒悟,手摸脸上,一片冰凉,她哭了,因为看到这个簪子,她仿佛能感觉到这簪子背后的故事。
“施主,这簪子能修吗?”无玄大师眼神深远,透过她仿佛在看别人。
刘玥这才想起旁边站了一人,她抱歉地笑了笑,擦干脸上的泪水,这才说道:
“残缺未尝不是一种美。这簪子背后似有一段故事,残缺凄美的故事不用修。”
“残缺凄美的故事?”无玄大师重复这句话,定定看着刘玥,目光悠远,最后叹了一声道:“那便不修了。”
最后刘玥敲定了几件古物的修复方案,告辞之际,她问,“大师,有人说梦里的故事也有可能是前世所生,生命轮回,执念永存,这可是真?”
她将梦境一一阐述,无玄大师转头看向窗外红霞,
“众生由惑业之因,而招感三界六道之生死轮转,永无止尽。施主,你前缘未了,善有人苦苦惦记,这一世才会诸多烦忧,放下,方得始终。”
“我该如何放下?”
“从哪里来,该由哪里去。”无玄大师笑了笑,离去了,只留下一室清冽的春堇花香味。
最后刘玥被安排在了寺庙最西边的屋子,她舟车劳顿,早就疲惫不堪,这会沾床便睡。
就在这时,放着古物的箱子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只簪子缓缓升起。
光华点点形成一圈,慢慢将刘玥笼罩。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床上之人竟不见了踪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2章 她是甄六兮


“阿兮,阿兮……”
声音似天际传来,一下一下敲在她心头。
刘玥猛地睁眼,刺眼的阳光晃得她头一晕,待看清楚周围环境,她心里猛地一惊。
入眼是高耸陡峭的悬崖绝壁,人家几处,土砖瓦房绝不是现代才有。
这是哪?她不是一直睡在屋里怎么跑出来了?
她起身往那几处屋子走去,几个路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穿着打扮皆为古装,她一眼便认出这是通朝的服饰。
心狂跳起来,有一股力量迫使她加快脚步,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而去,答案就在前面,要破涌而出。
突然,她猛的顿住了脚步,在她的面前,是一座城门,城门巍峨耸立,大气磅礴,写着‘天城’二字。
天城?她咀嚼着这个名字,脑子里嗡嗡作响,竟像是一台老旧的电影播放器,一帧帧给她播放了无数的黑白影像,而女主角是她。
这些影像如水中月,镜中花,那么的熟,是她切身体验过的生活。
她想起了,这一世,她叫六兮,甄六兮。是甄大将军之女,甄府的掌上明珠,骄横跋扈的大小姐。直到后来嫁给三皇子寅肃,才开始了万复不劫的短暂一生。
她从崖上纵身跳下,粉身碎骨,在现代匆匆走了一遭,为何又回来了?
难道真如无玄大师所说,她前缘未了,需要再回来了结?
而现在是几年?谁掌朝执政?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吗?
她拉住一位路人,被拉住的路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她,“今儿已是通朝六年……”路人就将当今皇帝的名号报上。
六兮苦笑,原来,她离开了六年,寅肃在她离开那年,如愿夺得了天下,他的野心与才干,历史给了他最好的回报。
这个她曾拿命去爱的男人,如今拥有了这般权势与地位,大概早忘记她甄六兮是谁。
这样也好,她重活一次,不问爱恨纠葛,只为自己而活!
夕阳之下,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朝城南的方向而去,那里住着她的家人。
她明明冷静自持与儿时的甄六兮判若两人,可当看到甄府两个大字时,眼泪依旧忍不住流了下来。
哐、哐、哐——.
她敲着沉沉厚重的大门。
门被打开,徐管家见到她足足愣了好一会, “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还未等六兮回答,向来稳重的徐管家,已经快步踉跄着朝大堂而去,“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声音穿堂,浑厚有力。
按照她的前世,她是已经跳崖身亡了,那么对于家人而言,她是死人。
徐管家怎么没有被吓到?
“兮儿,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
随着声音,六兮便看到了从大堂屋内踉跄着走出来三人,是她这一世,最亲的爹娘与哥哥。
她娘过来紧紧的拥抱住她,嚎啕大哭道:“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这些年你在宫里受委屈了吧?”
“在宫里?”六兮反问了一句,那时,寅肃是亲眼看着她跳下悬崖的,爹娘怎么会不知道?
她娘拍了拍她的背,又抬手摸摸她的脸颊,眼泪更是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甄府,这几年富裕了不少,庭院有扩建,家具,摆设全是讲究,连下人也增加许多,更别提瓷器茶皿都用当今最上等的。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差人送来的。你虽被关在六池宫,但皇上对咱们甄家却是十分好的。这几年,你爹爹跟哥哥也在朝廷受到重用。”
“那就好。”
六兮已打探出来,原来寅肃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已经跳崖身亡的事情。
他只说,她犯了事,被囚禁在六池宫,不得出入,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否则一律处死,包括甄家人。
“兮儿,你私逃出六池宫,若是被发现,如何是好?”
这话,让六兮幡然醒悟,甄府不能久留,若是让寅肃知道,他那么恨她只怕会给甄家招来杀身之祸。
想不到,重回这世,竟然已无归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3章 寅肃看到她了


为了宽家人的心,六兮只好撒个谎,“我明日就回宫里去,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
“你回去,等爹想办法让你出来。哪怕皇上要我项上人头,我也定然会拼力救你!”
“千万别!我在六池宫虽然清冷了些,但是日子也过得太平,不用再与任何人去争去抢,你们知我无事便好。”
六兮连声制止爹跟哥哥要救她的想法,否则他们一去寅肃那求情,就露馅了。
哥哥喝了一杯酒,满面愁容,“若当年是太子继位,或许妹妹你也不用吃这些苦,太子向来十分温和谦顺,以德服众...”
甄将军严厉制止了他
“莫要胡说八道,!”
六兮心下了然,朝中定然是有很多忠臣还在支持着大皇子,看来寅肃如今的地位依然不稳固。
六兮告辞了家人,谎称自己回宫,她娘泪眼婆娑的送她离开。
街上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六兮身处这繁华之中,却不知该何去何从。
当务之急她得先找一份工作,解决食宿问题。
“让开!”
“让开!”
街头出现一队精兵,每个人都身穿铠甲,手拿矛枪推开路人,列队形成一股人墙,开辟出一条街。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有几辆马车过来,看那上头举着的旗,还有这隆重的架势,好像是什么皇亲国戚。
六兮被人群拥挤着,被迫站在街边看这热闹,只听旁边的人悄声议论。
“今日据说是莘妃去姻雀寺求神的日子!”
“难怪这么大排场,据说这位莘妃长得倾国倾城,颠倒众生,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是啊,这几年在后宫那是呼风唤雨,厉害得紧,大家都对她避让三分。皇上是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可不是吗,年初,她豪掷万两给顾家盖豪宅,朝廷里议论颇多,但皇上却拿出自己的私银替她补了这个缺,丝毫没有半分责怪!”
“她要是能怀上龙嗣,将来指不定能替代皇后掌管后宫!”
寅肃的妃?原来他也会如此爱一个女子,把她捧上天的宠着,如果这莘妃当真有孩子,他会怎么疼呢?
想到孩子,六兮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为她那个在六池宫未曾出世就离她而去的孩子感到疼痛。
曾记得,梨花满地,寅肃拥着她,温情脉脉。
“阿兮,将来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小公主,长的与你一样,乌黑的发鬓,灵动的眼,还有活泼的性子。我定会把她捧在手心疼爱!”
“为什么不要皇子呢?”
“我不愿我们的孩子将来要面对帝王家的残酷争夺,面对那些身不由己。我只愿我与你的孩子能够快快乐乐的,自由活着!”
那时的她曾多么的快活,然而当她躺在冰冷的六池宫,当鲜血染红了床单,当她撕心裂肺的感受着那个小小的生命在她的体内一点一点的离开时,迎来的还是一室的清冷,与狠绝的不曾来望一眼的寅肃。
想起这些往事,心里难受的跟刀剐似的,再没有丝毫兴致去看那所谓的倾国倾城的莘妃了。
鼎沸的人声忽然安静下来,一辆五彩绸云般的锦面轿子从六兮的眼前掠过,轿子上的窗是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纱,能看见里边坐着的莘妃,果然是美人,唇角含情微扬,即俏又媚。
如此的女子,谁不怜谁不爱?大家看的如痴如醉,双目圆瞪,六兮也不例外。
又一辆马车经过,一双沉沉的,如鹰如冰的眼眸猝然跌入六兮双眸。
那双眼闪过一抹不可思议,随后寒风凛冽,有思念也有恨意。
六兮几乎停止呼吸,电光火石间,犹如一个大锤重重的敲在她心里最深,最脆弱的地方。
寅肃看到她了!
她没有思考的时间,拔腿就往后跑,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通朝帝王的他会陪着妃子去寺庙,又那么巧,人潮中,一眼就看到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4章 不问爱恨纠葛


只听见后面有个急切而慌乱的声音,尖锐的喊道:“停!”
然后是马被忽然拉住缰绳而仰天长啸的嘶吼,陪护的官员立即惶恐下马,“皇上,怎么了?”
六兮已到拐角的地方藏了起来,她探出身子,悄悄的望向远处街面。
隔着遥遥的距离,她看着他站在马车上,华袍加身,气宇轩昂的样子,他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唇角亦是抿的死紧。
直到许久他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转身回到马车内,虽然万重的人围着他,然而他的背影却在繁华之中凸显的如此寂寥。
人群也散尽,六兮剧烈跳动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她竟然看到了寅肃,这颗被他伤的千疮百孔的心隔了这么多年,还是刺痛的厉害。
这个人在她心里是顽劣的存在,爱也好,恨也罢,根深蒂固,连她自己都撼动不了。
六兮找了一个客栈暂且落脚,客栈的大娘见她一个单身女人,又说要找工作,当即非常热情的介绍道:
“姑娘,我这倒是有一个活儿介绍,你看看能不能做。”
“正经的活就好,烟花场所就算了,您看我这年纪与样貌,也做不了。”这是实话,六兮现在乔装打扮,梳着妇人发鬓,穿着质朴的村装,脸上也有化妆后出现的暗黄皮肤。
在街上,遇到寅肃着实把她吓着,这么打扮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客栈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问道:
“嫁过人吗?”
“嫁过,年前病死了。”她随口胡说,表情也配合着黯然。
“也是可怜人。我给你介绍的这活儿啊,是去当封府的丫鬟。这封府,你知道吧?天朝首富。你看这天城里沿街的商铺?十家有九家是封家的。”
六兮确实也注意到了,刚才见街上,每家商铺上面够挂着一面旗,旗上写着一个封字,原来是这样。但她奇怪的是:
“既然封家这么有钱,还找不到一个丫鬟?你看我这样的能去吗?”
客栈大娘意味深长的道:
“就要你这样的,就要你这样的。”
“哦?此话怎讲?”
“你真没听说过?这封府的当家的,大家称他为封少……”才说了一个封少,这大娘就打住,语气眼神里说不出的神秘,拉着六兮往前靠了靠,还没说第二句,脸便红了,低着声音说
“封少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大少,但凡有点姿色的姑娘,他一个都不放过。”
客栈大娘又往前凑了凑,脸更红到;
“根据那些跟他有过关系的姑娘说,封少可厉害了。这些姑娘,跟过他一次之后,就再也看不上别的男人,哭着,喊着,都想和他在一起。”
客栈大娘犹如自己亲身经历过似的,两眼发光,只差没流下口水。
“你知道吧,在这些姑娘们中悄悄流传着一句话,只想跟封少,只要跟过一次,这一生就知足了。”
六兮听的一头黑线,问道:
“这与我找工作有什么关系?”
客栈大娘一副她不开窍的模样:
“长的稍有姿色的都想着如何爬上封少的床,还有谁好好干活?经历过的又都在私下争风吃醋,还有谁好好干活?封府的管家都急了,这府里一天没人干活可不行,所以管家放话了,这回再找丫鬟,一定要找长的丑的。”
原来是这样。
“管家就不怕他们封少,看腻了美女,哪天口味大变,看上丑女?”
客栈大娘哈哈大笑:
“姑娘,别做白日梦了。多的是跟你一样想法的丑姑娘们,家境好的,坏的,都去封府当丫鬟,别说上封少的床,连人影都看不见。按封少的话说,他只看得见美的东西。”
“刘姑娘啊,你要是好好在封府干,不想歪的,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封府有钱,对下人向来不薄。将来存了点银两,找个好人家嫁。”
既然这样,六兮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客栈大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5章 首富封少


六兮一进封府,老管家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半晌,最后冲客栈大娘满意的点头。
“在府里干活,尤其是少爷那,嘴要严实点,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别问,记住了吗?”
老管家颇为威严,比甄府的徐管家严厉了许多,说话间不带任何情感。
“记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刘玥。”她说了自己现代的名字。从此以后,在通朝,在天城,只有刘玥这个人。
“你擅长做什么活?”
这个问题倒把刘玥问住。她只会简单的家务,而她赖以谋生的手艺,在这个时代,连路边的修鞋匠都比不上。
徐管家看了她一眼心里了然,“以后跟着好好学。刚才跟你说的,你记住就好,不该想的别想。”
“是。”
这一路跟着管家到了封少的庭院,还没走进,便听到里面传来嘤嘤哭声。
管家皱眉:
“又是哪个蠢家伙在这吵。”
一推门,果然见两个年轻姑娘正在吵,发鬓散乱,衣衫也不整,似刚动过手,此时都哭的梨花带雨,而她们面前是一个男子,似完全不受两个姑娘的影响,一派悠闲的坐在石桌旁品茶。
他穿着一袭白衫,腰间缀着一块翡玉,熠熠生辉,身型高大,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不凡的气质。
两个姑娘在他面前为他争吵,哭闹,而他却从容置身事外,仿佛这天地间,就只有他一人在,慢条斯里的品着茶。
两个姑娘见他完全不为所动,更没有打算出手偏袒任何一方时,才停止了哭泣,泫泪欲滴,满眼惆怅的看着他,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爷!”
这一声,简直能酥麻进人的心里,纵然是见过现代女性意识开放的刘玥,也忍不住心里咯噔了一下,全身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而那封少,也终于起身,捏起其中一个姑娘的小脸,指尖在她的脸上摩挲,擦干了泪水。
动作温柔的能滴出蜜来,姑娘脸便红了,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另外一个姑娘也呆住,望着他。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对姑娘做什么亲密动作时,他忽然放手,附身在姑娘耳边,用很轻,但保证在场的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
“长成这样,还妄想第二次爬上我的床?”
“滚,还有你。”
他一手指向另外一位姑娘。
当即,两人脸色青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而他已如没事人似得,拍拍衣袖走了,不带任何云彩。
真是渣男啊,真渣。
在这之后,刘玥没有再见过封少,而她在封府的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刘玥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封少院内卫生,因为安分守己,又识字,深受老管家的赏识。
很快就被老管家给提拔成了封少的贴身丫鬟。
刘玥第二次见到封少,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她正在封少的房内整理卫生,窗外起风,把屋内的蜡烛给吹灭了,屋内漆黑一片,她怕风把桌面的东西刮倒,所以急忙跑去关窗户。
正关着,忽地听到门口的声音,随着门开,进来两个人相拥相缠的影子。
熟不知道,她一只脚还没迈出门槛,身后吧嗒一声,亮了。
“谁?”
床上的男人怒吼了一声,女子也惊叫出声,望着正一脚迈出门槛,一脚还在屋内的刘玥,她无奈地转头笑了笑,刚想说话。
封少半裸着身子,大步走来,一把抓住了她,怒问:
“你是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6章 不曾动心


因是晚上,所以刘玥并未乔装,素净着一张脸,皮肤水嫩而白,发鬓随意盘起,在房内微暗的光线中,有些魅惑人心的感觉。
但她并不自知,垂眉道:
“奴婢是少爷房内的丫鬟刘玥。”
封少微眯着眼打量眼前这个素雅的女人,只隐约记得老管家说给他指派了一个新的贴身丫鬟。
他唇角勾上笑意,邪魅的忽然反问了一句,“看够了?”
刘玥冷不丁听到他这句嘲讽的话,才发觉,自己竟然一直盯着他看。那里张弛有力,呃,她是无欲无念,但对美的事物,自然会多看几眼。
但在封少的眼里便成了另外一种解释。
“管家的眼力越来越不行了。”
他松开了刘玥
“滚吧。”
然后朝那个床上的女子也喊道:
“你也滚。”
女子踉跄着从刘玥身边经过,恨恨的看了她一眼。
而刘玥则是面无表情,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更无半丝愧疚。冲封少点点头,然后踩着步子离开这是非之地。
经过刚才那一闹,刘玥睡不着,也不回房,借着月色漫步。
刘玥选择了一处凉亭坐下,夜风吹拂下,思绪便飘到万里之外。
想起在现代的生活,人人自由而平等,女孩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与男人齐驱并进打下一片天,不像这个年代,女孩只能依附男人。
不知怎么的脑海里滑过身为帝王的寅肃身影,以及那日在街头惊鸿一瞥。
心口还是忍不住抽了一抽,她悲凉的发现,寅肃依然有这能力让她悲让她喜。只是,她不再是以前的甄六兮,她是刘玥,她不会拿命去爱任何人。
或许是夜色太美,她沉溺在这些往事之中,不知不觉,在凉亭里便坐到了后半夜。
更深露重,她才起身沿着刚才的荷塘回去。
不想却迎面撞上了封少。
他立于月色之下,与皎洁的月光融为一体。
见到她,他笑了带着鄙睨之色,他见过太多表里不一的女人,更见过不少欲擒故纵的女人。
何况眼前这个女人,不久前丝毫不避讳的大肆观赏他的身体。对这种货色,他向来不主动,但也绝不拒绝。
这么想着,他的笑容便有些耐人寻味。
刘玥本想避过去,但奈何,她是下人。
“封少。”
封少没有应答,只是靠近了她,高大的身影把她困在荷塘石桥的栏杆之上。她挣脱不过只能先顺从。
封少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声音温柔:“叫刘玥?”
在这样温柔的夜色之下,他这副样子与嗓音,会让所有少女的心颤抖,但可惜,刘玥不会。
她面色如常,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是。”
封少低低的笑了,那双眼,即便在夜里也熠熠生辉,看着刘玥纹丝不动的表情,他倒是想知道她能绷多久。
他又靠近了一点,呼吸便落在刘玥的额头之上,甚至他能看见她低垂着的眼眸上,那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密而翘。
但这个女人依然绷着,靠的这么近,连微微闪动一下亦是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7章 成为众矢之的


他忽然笑了,抬手放开她,这个叫刘玥的丫鬟,手段不低,至少不像别的女人那般乏味。
第二日一早,封少破天荒的没有出门,。
几个丫鬟见到他,无不面色绯红,封少却依旧有悠闲的在院里踱步,甚至连丫鬟惊呼掉落的抹布都帮着捡起,惹得一群姑娘春心萌动。
刘玥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正巧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得感慨,这样的男人生来便是招蜂引蝶的。
她把早点放在石桌上,又用帕子拂落上面的落花,这才招呼道:“封少,您的早点。”
她依然不卑不亢,甚至没有因昨晚的尴尬而有任何不自在。
封少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会她盘着老气横秋的发鬓,衣衫青灰朴实,但那气质却浑然超脱。
昨晚,在荷塘边上,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以及月光下,她光洁而细腻的皮肤,无一不在告诉他,这个女人不一般。
连一个无波无澜的眼神,都能勾起了他体内的兴奋,像是猎人看到猎物那般激动,对于女人,他许多年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刘玥准备离开时,却忽地,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往下,然后整个人便坐在了封少的腿上。
这一幕,使清晨的封府像被施了魔咒,安静的可怕,连平日枝头的鸟叫声也戛然而止。
几个丫鬟愣愣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老管家更是没法言语。
他们封少的口味何时变得如此之重?现在搂在怀里的,可是本院里最丑最老的刘玥啊。
而此时的刘玥,内心翻滚,控制着双手没有甩一巴掌过去,还没等她反应,封少猛地把她推开,像是评价似的:
“嗯,你比红楼那些姑娘有趣多了。”
然后拍拍衣袖,不染一丝尘埃的走了。
留下一个院子的人沸腾开。
“这个女人可真有心机,为了引起封少的注意,费尽心思。”
“可不是嘛,如果她真的上位了,可不只是首富夫人,还是丞相府少夫人了……”
丞相府的少夫人?
刘玥心里一惊,越听越不对,原来这个封少竟然是丞相府的大少爷!
丞相府素来跟甄家有仇,更要重的是寅肃的宠妃莘妃就是封少的妹妹!这万一来府里看到她……
刘玥不敢想,她知道自己该走了。
她打扮成农妇的模样,假装送菜的名义,在顾南封眼皮底下出了封府,直奔城外。
太阳毒辣,又加上路程远,刘玥看着不远处的茶铺走了进去。
结果,还未等她喝上一口,手里的茶碗便被人扣住了。
竟然是顾南封!这丫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老管家气急败坏,“刘玥,你就省省心吧,在这天城,只要封少不允许,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刘玥听着管家的话,朝顾南封看了一眼,“我认栽,来,请你喝茶。”
顾南封挑挑眉,坐到她的旁边,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亦是气定神闲。
刘玥既然被抓了个正着,自然是无话可说,她低着头,发鬓因跑路有些松散。顾南封情不自禁的伸手把那两丝发鬓夹到她的耳后,问道
“不高兴?”
“不高兴。”
“那怎么办?刘玥,我可不轻易放你走。”
刘玥不再说话,顾南封对她像是来真的了。
这份真里面,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的冷漠激起了他征服的念头,得不到的便是好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8章 逃跑


刘玥被带回了城里,也不知道是顾南封心情不错,还是吃饭就是这么铺张浪费,马车中途停在了酒楼前。
顾南封大手一挥说要请她吃饭,刘玥自然不客气。
他们所处的芙锦轩在三层临街,一大扇窗户能直接望见大半个天城。甚至还能看到皇宫。
刘玥往那里瞧了几眼,想着那个人就住在那里面,运筹帷幄掌管天下,情绪便有些低落。
顾南封点的菜已经陆续上来,满满一桌子,差不多算得上是满汉全席了。他敲了敲桌沿说道:
“回神了。守着你面前天城第一号大男神,你兀自发呆这么久,合适吗?你可知道,天城多少女孩排队等着我跟她们吃饭?”
瞧他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刘玥好笑,凉凉的回了一句:
“你知道天城的牛都怎么死的吗?吹死的!”
顾南封被呛了一下,发了誓:
“刘玥,你迟早有一天栽我手里。”
“我等着。”
刘玥一边回答,一边已经开始大朵快颐的吃了起来,她确实饿,又遇到这样丰盛的美食,哪里还有精力去理顾南封。
“你上辈子一定是饿死鬼投胎,哪有姑娘吃东西像你这样狼吞虎咽的。”
“上辈子若真是饿死鬼倒是一件好事。”
总好过在悬崖下粉身碎骨,尸首都找不到要好。
顾南封心情极好,不知不觉便比平时吃的多了许多。末了,才跟刘玥说:
“我稍后约了友人在酒楼谈事,你先自己逛逛,晚点我接你一起回府。”
“嗯。”
“别想着逃跑了,给自己省点力气,知道吗?”
“知道。”
他说什么,刘玥便应和什么。
吃饱喝足后,顾南封走了,而她独自一人凭栏遥望着远处的红墙宫苑,想起曾经在六池宫中所受的罪,纵然是在现代多活了一世,心境也开阔清明许多,但还是觉得难过。
“阿兮,除了这天下,我就只有你。”
“阿兮,我身在帝王家,没有选择。我娶她,只是权宜之计,你要信我。”
“把她关进六池宫内,永不得出入。”
天下在前,她在后。
那时,她尚且不理解他的苦衷,与他吵,与他闹,最终落得打入冷宫的境地。可现在,她太了解他身在帝王家的无奈,心中便多了许多的敬畏。但这份理解和敬畏已经无关爱情了。
楼下街面有位衣衫褴褛的白发老太太正匍匐在地上乞讨。双手因常年的风吹日晒,布满了干裂的粗纹,指甲长而脏,一直跪着匍匐在地上。
太平盛世之下,街上极少有这样的乞丐,尤其是这样繁华地段。
眼看着要下雨,刘玥心中不忍,挑了几块糕点往楼下走。
她把两包糕点放在老太太面前,想了想,又从袖子里掏出几两银子塞到老太太手上。
不远处顾南封站在街角,看着那个穿着农妇衣着的女子,面容姣好,嘴角温和的笑意晃花了他的眼。
看着她对老妪施以援手,顾南封只觉得心中一震,点点情意从心中蔓延开。
另一边,刘玥坐在老太太身旁,老太太慢条斯理的吃了桂花糕,看着刘玥,又看看天,忽然说道:
“要变天喽。姑娘,望您好人有好报。”
老太太说这话时,声音铿锵有力,那双眼像是历经千帆之后的岁月沉淀。
刘玥心下诧异,总觉得她的话里有话。
她心中一惊,想再问一句时,老太太已经没有人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9章 哥哥想造反?


“刘玥。”
有人拍她肩膀,是顾南封。
回家时,顾南封稍显沉默,一会看看身边的女子,一会摸摸自己心脏,最后在下了马车的刹那,轻笑了出来,“刘玥,要跟我去个地方吗?”
刘玥狐疑,“哪?”
“绯翠园。”
去青楼?这个公子哥还真是想着一出是一出,她才不要去!
“来人,备身男装。”顾南封根本不等刘玥回应,直接做主了。
男装裁剪简单利索,刘玥一身青色服装在身上,配着腰间一块如意玉,倒是一位清秀的翩翩公子。
顾南封不由感慨:
“你都要把我的风头抢走了。”
刘玥淡笑不语,与他并肩去绯翠园。
夜色之下,远远的还未到绯翠园,便看到一长溜的红灯笼高高挂着,整条街上,人来人往,大多是穿着华丽的公子哥。见到顾南封老妈妈忙冲上来:
“哎呦,封少,您可是有一阵子没来了,可想死我们了。”身上的粉脂味呛鼻。
顾南封依然笑得“花枝招展”,但是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那位老妈妈的碰触。
“封少,您今天来的凑巧,今儿正是我们绯翠园花魁比赛,新来了个碟夜,模样可比过念白姑娘了。”
“有意思,带位。”
老妈妈给他们安排在阁楼最正中间的独立包间里,视野宽阔,能看到整个绯翠园的一隅一角。
这里的姑娘果然名不虚传,姹紫嫣红,百花齐放。
此时,花魁之争已经开始。
只见碟夜姑娘腾空而降,她缠绕着正中央的纱幔,在空中盘旋飞舞,像一只轻灵的蝴蝶慢慢地缠绕飞翔,然后降落。
像是一只暗夜里飞来的碟,而她脸色蒙着黑色的面纱纵使看不清脸颊,但能感受到是一位出尘的美人儿。
最后冠军不言而喻,碟夜胜了。
刘玥兴致阑珊看向阁楼对面,
“对面是二王爷。”
他说的很轻,但是却如一锤大棒敲在刘玥头上。二王爷?寅则?当年一心想致寅肃于死地的狠辣的二王爷。
她还没回神,顾南封又说了另外一个重磅的消息
“旁边是甄大将军之子,甄六正甄将军。他们可都是这里的常客。”
她哥哥?
这下刘玥心都颤抖,哥哥和二皇子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了 ?
如今通朝是太平盛世,经济上百国来朝,兵力上亦是无以匹敌,她怕哥哥一步走错,没有回头之路。
投票最多者,可让花魁伺候一天,满城自然是顾南封有这个闲钱和闲心。
碟夜已由老妈妈的带领之下,到他们的包房。她穿着一身暗红衣裳,衣裳的肩膀上各有一只似要飞翔的黑色蝴蝶,她有一种神秘与魅惑之美。
刘玥闻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春堇花的味道,无端想起回来之前在无玄大师身上的味道。
春堇花只开在玄国,四年一季,摘了制作成干花与磨制成粉用来熏衣服,想着想着她兀然想到了一个故人——玄国少主也烈。
她不由得抬眼仔细看了一眼碟夜,而想不到,碟夜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刘玥似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熟悉二字,
碟夜来自哪里?她身上春堇花的香味与也烈的一样。
无玄大师跟这一切有关系吗?
她想查,可现在的她又能查出什么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第10章 莘妃来访


已是夜里,顾南封总算带着她回府了,老管家迎面而来,似十分焦急:
“封少,您可回来了,莘妃等了您一晚上。”
刘玥本想回自己的房内,但却被顾南封抓着手臂,“别走,跟我一块去。”
他对自己的妹妹太了解了,这半夜三更来访,,指不定又是在宫内受了气,找他来发泄的。
刘玥挣脱不开顾南封,只能跟着一块去了。
顾南封本是有些疲惫,但一进屋,看到自家妹妹一副萎靡不振垂泪欲滴的样子,心便软了。声音也放柔了一些:
“又私自出宫,小心被人抓着把柄。”
莘妃看了看顾南封,又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穿着男装的刘玥,没有说话。
“有什么事说吧。”
见顾南封并不防备,莘妃这才开口说道:
“皇上病了。”
“病了找太医,你这么晚跑来做什么?”
“哥,你是知道的,皇上这些年,一到中元节便会大病一场。可这次,还不到中元节,他却突然病了。这病来势凶猛……这事都怨我。”
“前段日子,我央着皇上陪我去姻雀寺祈福,可是在街头时,不知皇上遇到了什么,突然脸色大变,叫停了所有马车,回去当晚就高烧不止。”
“宫里都说是我害的皇上生了病,苍若钰更是步步紧逼,想借这事害我。好在她虽是皇后,但也未给皇上生下一儿半子,还暂时奈何我不得。”
刘玥只是在一旁听着,寅肃看到她后病了?她心潮涌动,佯装镇定安静的站在一旁。
“顾莘,说重点,你来的目的。”
莘妃这才抬头看着顾南封,眼里已没有刚才倾述时的脆弱,而是一股坚定。
“哥哥,我需要你的帮忙。”
“怎么帮?”
“这次南方洪涝,良田被毁,很多百姓吃不上饭,有地方官员来报,这场涝灾声势浩大,尤其是宕阳城内,已断粮。朝廷有赈灾粮食运输过去,但缺口很大。
哥哥,皇上少年时在宕阳城里生活过,对那感情颇深,这次你若能相助,提供粮食送往宕阳,解了皇上的燃眉之急,我跟爹爹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顾莘已有祈求之意看着顾南封。
“你先去吧,我会考虑。”
送走顾莘,刘玥也准备离开,却听他忽然问
“这事你怎么看?”
刘玥顿住脚步,回头看他问的认真,“朝堂之事事我不懂,给不了任何意见。”
“刘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闻言,她眼里闪过讽刺,她是旁观者吗?
她是甄将军之女甄六兮,她是被寅肃恨之入骨关进六池宫的甄六兮,更是对宕阳有深厚感情的甄六兮,她曾与寅肃在那度过最快乐的少年时光。
在顾南封的注视之下,她开口道:
“得帮。若不是顾丞相以及莘妃在朝中的地位,没人敢动,恐怕你这封府也早经营不下去。再者说,你富可敌国,皇帝为何没来打压你?关键还是看你在朝廷需要时,是否能够助其一臂之力。”
“依我看,这事不仅要做,还要做到声势浩荡,让天下人都知道,你顾南封是向着朝廷的,将来不仅你生意好做,顾丞相能保着地位,莘妃也能在宫中如鱼得水。一举三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听完刘玥的一番话,刚才表情还凝重的顾南封忽地笑了,
“知我者,莫若刘玥也。就按你说的办,开仓赈粮,我亲自押队送往宕阳。我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取财于民,我也用之于民。”
继续阅读《江山不及美人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