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温情现代言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许你一世温情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小妖火火

简介:初次相遇,他以为她是碰瓷的,忍不住出言嘲讽,拿钱压人。第二次相遇,她推了他一把,害他差点摔个狗吃屎,气得他发誓要弄死她。第三次相遇,她正陷入无助之中,他出手帮了她一把。于温心缇来说,陆景渊是她的克星,却又是一生不可或缺的爱人。

角色:温心缇 陆景渊

许你一世温情现代言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许你一世温情》免费试读

001 跑机场碰瓷来了

这世上有这样一种女子,没有绝世的容貌,却也倾城。
温心缇无疑就是这样的女子。
一袭简洁的白色连衣裙,包裹着娇小的身躯,姣好的曲线被勾勒而出,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配上那张化了淡妆的小脸,不惊艳,不妩媚,却极致的耐看,脚上踩着一双素色高跟鞋,再加上那股清淡出尘的气质,看起来仙气十足。
周围来往的旅客,不时向她投来关注的目光,她却恍若未觉,只是聚精会神的盯着放在腿上的电脑屏幕。
她正在给服装设计图纸上色。
作为路易斯集团旗下最具名气和价值的首席设计师,温心缇的每个作品,都受到广泛的追捧,很多人甚至称她为魔术师,她所设计的每一件作品,仿佛都被赋予了灵魂。
今年,她随笔设计的几款服装,更是在纽约时装周大放异彩,将路易斯在时尚界的地位,推向另一个巅峰。
不少人都猜测,她是个经验十足的老手,却没人知道,其实她只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实习生。
这次,温心缇回国,主要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参加路易斯分公司举办的重要展会,地点就在Z国洛城。
至于另一件……
敲键盘的手顿了顿,温心缇眸中突然染上一丝暗色,脑海情不自禁的浮现昨夜父亲在电话里跟她说的话:“心儿,爸爸准备把温氏的财产进行分割,你回来一趟,温氏的股份,该有你一份。”
看似关爱的话语,落在温心缇耳朵里,只剩满满的讽刺。
事实上,她并不稀罕什么财产,之所以回国,是因为咽不下那口气。
温氏集团是她妈妈在世时候的心血,几年前,她妈妈去世,不到一个月,温志东就带着小三进门。
那小三还带着两个拖油瓶,她莫名其妙多了个哥哥和姐姐。
那母子女三人刚到温家,表面装作很关心她的样子,暗地里却使手段,离间她和温志东的关系,导致父女俩关系越来越差。
正当她处于水深火热时,学校突然给了一个交换生名额,她没多想,便决然的出国留学。
没想到,一年刚过,他们就准备分家产了。
温心缇很清楚,自己在那个家,一点地位都没有了,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妥协。
温氏是妈妈去世时留给她的最后保障,谁都别想夺走一分!
想到这,温心缇眼中出现一抹决绝,点着鼠标的手,也下意识的用力。
结果刷一下,原本上好色的图纸,多出了一抹不协调的痕迹,温心缇忙回过神,惊呼一声:“完了,完了……”
忙了一个多小时,都白搭了!
这可怎么办?
今天就是路易斯的截稿日,出现这么个岔子,怕是要拖稿的节奏了。
温心缇正感懊恼,机场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只见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训练有素的从机场门口进来,三人并列两排,在中间开出一条道。
无数道惊疑的目光注视下,一名不凡的男子,背着光,从外面踏了进来。
一身纯黑色西装衬得他双腿笔直修长,里面是一件规制的衬衣,扣子沿着紧实的线条一路向上,一直扣到了领口,把那副极具力量感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眉目深邃,鼻梁高挺,仿佛上帝最精妙的绝世之作,薄唇崩成一条直线,散发着无限魅力的男性荷尔蒙,在空气中发酵。
这无疑是个相当出色的男子,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尊贵,令所有关注这边的人,都看直了眼光。
其中不少女性,更是眼冒桃心:“呀,好帅的男人!”
“好想上去搭讪,我想嫁给他。”
“还是算了吧,瞧瞧他身上,出自路易斯首席设计师‘温蒂’之手的高级定制西装,手上戴着百达翡丽的手表,价值千万,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
机场在沉静几秒后,变得更喧闹了,而作为焦点的陆景渊却恍若未闻。
此时,他表情看起来有着浓浓的不悦。
助理顾成枫战战兢兢的跟在身后:“抱歉,三少,我已经订下纽约飞洛城的最快航班,只是头等舱已经售完,商务舱也被人抢先一步订走一个座位,不过,其余的我全包下来了,尽可能让您不受打扰。”
陆景渊脸色更臭了:“办事不利!我早就交代过你,这次回国的目的,是为了见温蒂小姐。路易斯能走到今天的地位,她设计的作品功不可没。这次好不容易邀请她出席展会,你却把我乘坐的飞机,让给我姐了!”
“抱歉,三少,这是我的错。只是……大小姐那脾气您也清楚,她想要的东西,我哪敢拦着不给?”
顾成枫一脸苦涩的说道,心里早已泪流满面。
他一定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被派来伺候陆家这两姐弟的!
陆景渊冷哼一声,步履匆忙的继续往前走。
这时,意外发生了。
负责在前方开道的保镖,因为走的太快,不小心撞到一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女孩。
小女孩没防备,直接被撞翻在地,好巧不巧的,就跌在温心缇的脚边。
“小妹妹,你没事吧?”
温心缇连忙停下手中工作,关心的询问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唇红齿白,圆溜溜的大眼睛,先是看了看温心缇,再看看那群黑衣保镖,突然嘴一扁,哇一声便哭了出来。
温心缇忙放开电脑,蹲下身子,想把小女孩扶起:“怎么了?是不是摔疼了?”
小女孩呜呜咽咽的哭着找妈妈,她妈妈闻声赶来,一句话都不敢说,也不等那群保镖道歉,连忙就把人带走了。
直到此时,温心缇才抽空看了眼那几个黑衣保镖。
一个个面无表情,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她不禁有些恼火。
还真嚣张!
撞到人,也不知道道个歉。
忿忿的瞪了他们一眼,温心缇准备回身继续工作。
谁料,她才放端起电脑,又是一道身影擦肩而过,还撞了温心缇一下。
电脑啪的一下脱了手,高高的从半空摔落。
温心缇呆住。
她的设计稿!!!
慢半拍的回过神,她第一时间去抢救电脑,可是,已经晚了,屏幕摔得碎裂,直接宣告罢工。
这下彻底完了!
她所有重要的设计图,全放在那台电脑上,这一摔,把她过去两个月的努力,全给摔没了!
温心缇顿时就怒了:“喂!你走路没长眼睛啊?”
夹着浓浓怒气的娇喝,成功阻止了陆景渊前行的步伐。
他略有些不满的看向温心缇,如若远峰的眉宇微微蹙起。
顾成枫很尽责的上前道:“小姐,抱歉,我们赶时间,不小心撞了你的电脑,我们会给予赔偿。”
“赔偿?你们赔得起吗?知不知道我这电脑里放了多重要的东西?”
温心缇恼火的说道,本就压抑的情绪,在此刻突然有些暴走。
顾成枫皱了皱眉:“小姐,我们家三少真不是故意的,你看能不能就此作罢……”
“不能!”
温心缇二话不说的打断他:“这里面的东西,是我几个月的心血,你说作罢就作罢?你当你是总统啊?”
“可是……”
顾成枫还想说点什么,这时,一直没开口的陆景渊,突然嗤笑一声:“说得煞有其事,不就是要钱?跑来机场碰瓷,你倒也特别。”

>>点此阅读《许你一世温情》全文<<<


002 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

温心缇听了差点没吐血。
什么叫来机场碰瓷?
虽然她不否认他长得好看,可那副不以为然的嘴脸,也实在太欠扁了些!
温心缇实在气坏了,立马强硬的道:“你撞人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事要是不好好处理,你就别想走!”
陆景渊眉头拧得更深,抬手看了看时间。
温心缇看他这动作,料定他应该赶时间,更加有恃无恐。
反正她的航班延迟就延迟了,大不了改签,但这口气,绝对要争回来!
“三少……”
顾成枫冷汗都冒出来了,心里暗暗佩服这不怕死的女子。
这平时要换做别人,恐怕早被丢出去了!
“尽快处理,别耽误时间。”
陆景渊尽管非常不悦,可也懒得理会这点小事,比起这个,见温蒂小姐这事儿,明显重要多了。
交代完后,他领着八个保镖率先离去。
不过临走前,他深深看了温心缇一眼。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人用如此嚣张的态度对他。
好,很好!
他记住了!
眼见着陆景渊远去,顾成枫也没再磨蹭,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在上面签了个数字,然后递到温心缇面前:“小姐,这是给你的电脑赔偿,至于你电脑中是否存在资料,我们无法取证,所以只能给你额外的一点点赔偿,除非你能够证明,那里面真的有东西,而且价格不菲!另外,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再联系我。”
说完这话,顾成枫头也不回的离开。
温心缇站在原地,瞟了眼支票上的数目……十万。
这钱赔电脑,倒是绰绰有余,可赔那些设计稿,可远远不够。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见那混蛋!”
温心缇恨恨的跺脚,朝陆景渊离去的方向瞪了一眼,打心眼里祈祷,这辈子别再遇见那衰神。
然而,事与愿违。
十五分钟后,温心缇在飞机上的商务舱内,再次遇见了陆景渊。而且,好死不死,两人的座位就相邻着。
看到她,经验丰富的顾成枫,第一时间将温心缇挡在外面:“小姐,我想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怎么还纠缠不休?”
显然,他是误以为温心缇是缠着陆景渊不放的花痴了。
温心缇内心也是各种凌乱,可表面还勉强保持着冷静,道:“谁纠缠不休?我买了这儿的票,还不能来么?”
“什么?”
顾成枫一下怔住。
温心缇懒得理会,绕过他,来到陆景渊身旁:“不好意思,借过。”
陆景渊没动,只是微勾着嘴角,目光玩味道:“你不是挺能耐?直接跨过去怎么样?”
温心缇:“……”
跨过去?
怎么跨?
难不成要从他腿上直接跨?
那得用多奇怪的姿势啊?
温心缇不愿意,眼角瞥见旁边还有空位,索性直接坐下,不与他纠缠。
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就听陆景渊道:“成枫,除了我旁边这位置,其他座位你都包了吧?”
“是的三少!”顾成枫毕恭毕敬的回答。
“很好,那么这位小姐,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你那位置,我付了钱的。”
陆景渊邪肆的勾着唇笑,那戏谑的模样,真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温心缇肺都快被气炸了。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她脸色沉沉的起身,可陆景渊的长腿就横在那边,摆明了不想让她回自己座位。
温心缇强压下内心不断膨胀的怒火,道:“先生,既然你的座位不让我坐,那能不能麻烦你,换个位置?”
“不能!”陆景渊学着她的口气,说道。
温心缇继续耐着性子:“那么多地方不坐,你干嘛非得坐我旁边?就不觉得膈应?”
“不觉得。”
“你……”
温心缇被他这流氓般的语气,弄得没脾气。
她告诉自己,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然后咬了咬牙,豁出去般的从他腿上跨了过去。
这诡异的姿势,实在有说不出的暧昧,而且进去时,两人距离很近,温心缇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古龙香水味,充斥着浓浓男性荷尔蒙的魅力。
陆景渊完全没料到她这么豁达,居然真跨,眼底划过一抹兴味,低沉的笑了两声。
这女人,可真有意思!
温心缇不想跟陆景渊抬杠,回到座位第一件事,就是叫了份三明治和一杯果汁。
纽约飞帝京的航程,有十几个小时,她想吃点东西,再补个觉,这样才有力气回家应付那些人。
空姐很快就把餐点送了过来。
温心缇率先拿过三明治,再去接果汁,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手在经过男人大腿上方时,不经意的抖了一下。
瞬间,杯子内的果汁倾洒而出。好死不死,还洒在男人某个重要的部位。
气氛仿佛凝固了一样,整个商务舱内,静得如同一片坟地。
空姐愣了,保镖们也木了,顾成枫嘴角一顿抽搐。
这尼玛……泼得也太有水准了,哪儿不好,偏偏在那个重要部位。
他们家三少,可是有严重洁癖啊!
顾成枫惊恐的去看陆景渊的脸色,如愿的看到,某人脸色黑得仿佛锅底灰似的。
偏生温心缇还装得一脸无辜的责怪空姐:“哎呀,你看你,这么不小心,泼到客人了,还不赶紧擦擦?”
“啊!不好意思,先生,我马上帮您擦干净。”
空姐如梦初醒的回过神,连忙道歉,然后拿出纸巾为陆景渊擦裤子。
不擦还好,一擦,陆景渊的脸色阴沉得更彻底,活像索命阎王似的,狠狠攥住空姐的手腕,怒道:“你以为你在往哪擦?”
“我……我……”
空姐被吓得花容失色,整个人僵在那,一动不敢动。
“滚!”
陆景渊磁性的嗓音夹着浓浓的沉怒。
温心缇清晰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蓬勃怒火,不仅不怕,反而还幸灾乐祸:“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发那么大火吗?”
“滚——”
陆景渊又说了一个字,然后沉着脸起身,粗鲁的推开空姐,朝卫生间走去。
顾成枫提着一口气,很是无语的看着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她惹谁不好,怎么就作死的去惹陆三少?
她就不怕待会儿被折叠打包,从飞机上扔下去吗?

>>点此阅读《许你一世温情》全文<<<


003 还想占一次便宜

很显然,温心缇是不怕的,还非常愉悦的吃完东西,然后倒头呼呼大睡。
再次醒来时,飞机已经降落,她睁眼环顾了一周,发现身边的男人还在,而且,还以一种危险的目光盯着她。
温心缇悚然一惊。
好可怕的眼神!
这厮绝对是在记仇!
温心缇被看得心里直打鼓,但还是强装镇定的站起来:“让让。”
陆景渊双腿交叠,坐姿优雅,纹丝不动,但看着温心缇的眼神,却满满都是挑衅。
那眼神仿佛在说:有本事,再从我腿上跨过去啊?
温心缇气不打一处来。
这混蛋……还想占她一次便宜?
想得美!
她暗暗冷哼一声,看着陆景渊,嘴角忽然绽放出一抹如花绽的迷人微笑,可脚下却狠狠踩在他的鞋面上。
温心缇脚上穿的是高跟鞋,踩下去,自然不会轻,最关键的是,她踩完还嫌不够,很是生猛地将他的腿给撞开。
陆景渊没防备,整个人被撞的一个趔趄,差点从座位上翻了出去。
“shit!”
他铁青着脸,咒骂一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暴怒的眼光,恨不得把温心缇给撕碎了。
温心缇预感大事不妙,连忙脚底抹油的跑走。
不过离开前,还不忘朝陆景渊扮了个鬼脸:“活该,让你欺负我!”
“好,很好!”
陆景渊狰狞的笑了,俊美的容颜,满是暴戾。
旁边一众保镖看了,只觉得商务舱内的温度,直接降到冰点,入骨的寒风呼呼的吹,让人毛骨悚然。
顾成枫更是冷汗涔涔。
他从未见过如此暴怒的陆景渊,那女人,是嫌命活得不够长么,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他!
凌乱间,就见陆景渊忽然弯身,从地上捡起了一枚戒指。
那戒指,做工精细,上面还雕刻着精致的纹路,戒指内侧,还刻了三个字——温心缇!
毫无疑问,这戒指是刚才那女人离开时落下的,温心缇,极有可能就是她的名字!
陆景渊又笑了,却不再是狰狞,而是仿佛看到了什么猎物那般:“顾成枫,用最快速度,把这该死的女人给我找出来!”
“是,三少!”
……
温心缇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不该惹的人物。
坐在回温家的出租车上,她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物,完全没有近乡情怯的情怀,心里反而沉甸甸的。
于她来说,这次回来,将要面临的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役。
她一个人,要与那所谓的家人对抗,过程可想而知,会有多不愉快。
怀着阴霾的心情,车子终于抵达洛城的凤凰山别墅区。
这一带别墅区已经有些年头了,纯欧式风格的建筑,占地面积广阔,园林景观葱郁,以前,温心缇很爱这地方,因为这里有关于妈妈的回忆。
可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就不喜欢了。
原来的家变得不像家,爸爸也不再爱她,属于妈妈的东西,一件一件被侵占。
她抗议,耍脾气,却什么都没留住,最终只剩下妈妈的遗照和牌位。
想到这,温心缇积压一整年的怨怒,在临进家门时,忽然有些控制不住。
她厌恶这里面的每个人,继母也好,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也好,亲生父亲也好……如果可以,她这辈子真不想再回来。
可是她不能。
妈妈的东西还要守护,属于她的东西,也不准别人抢走。
思及此,她深吸了口气,才面无表情推开家门。
一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大厅内那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
温志东坐在沙发主位上,左手边是珠光宝气的继母秦雅娟,右手边是秦雅娟改嫁到温家时,带来的一双儿女,秦芷雯和秦子皓。
四人坐在一块有说有笑,温心缇进来时,有种闯入别人家的感觉,各种格格不入。
这时,一名佣人眼尖的瞧见站在玄关处的温心缇,不由走过来问道:“请问,您找哪位?”
温心缇看了佣人一眼,冷笑。
她不过才走一年,家中佣人竟都不认识了。家里的装潢格局,也都变了,不再是她熟悉的模样。
温心缇没理会佣人,径直往里走。
佣人急忙拦了上来:“小姐,你不能进去,你这样是私闯民宅!”
“放肆!这是大小姐,你没点眼力见吗?”
被这边动静吸引过来的一家四口,终于发现了温心缇的存在,立马出声呵斥道。
大小姐?
那佣人一呆,上下打量了温心缇好几眼,表情有些变幻不定,半天后,才歉然道:“抱歉,大小姐,我刚刚……没认出你。”
温心缇讥讽的勾起嘴角,没理会,只是把目光放到朝这走来的父亲身上。
一年不见,温志东那张保养得宜的脸,并没太大改变,脸上没多一丝皱纹,看起来仍是精气神十足的模样。
“心儿,你总算是回来了,这一年来,在国外过得好不好?你这孩子,一个人在外求学,也不知道多跟家里联系,你知道爸爸有多担心你吗?”
温志东过来喝退佣人,然后一脸激动的抓着温心缇的手,眼眶泛红的说道。
温心缇面无表情的抽回手,嗤笑道:“爸爸也会担心我么?我以为你吃好喝好,有老婆伺候,早就忘了我这女儿了呢。”
“心儿,你……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
温志东激动的神情一下僵住。
秦雅娟略有些责怪的看着温心缇:“心儿,这一年来,你爸爸心里可是一直记挂着你,担心着你,虽然芷雯天天陪伴他,孝敬他,可终究比不上你这亲生女儿呀。”
“就是,姐姐,你都不知道爸爸多想你,整天整天的念叨你,我都快嫉妒死了。”
随后跟来的秦芷雯,假装吃味的说,可眉眼间却夹杂淡淡的得意,那神态仿佛在说‘这一年来,陪在爸爸身边的,可都是我’。
温心缇看在眼里,只觉得厌恶。
这母女两,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嘴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
“如果真是如此,还真是劳烦爸爸记挂了。我好的很,死不了。”
温心缇口气冷冷的说道,然后绕过他们,就往里面走。
坐在大厅一直没动的秦子皓见状,便讥笑道:“我就说了,你们对她的关心,根本就是多余的,还不如我跟芷雯呢。起码,在爸生病的时候,我和芷雯都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反倒是亲生女儿,没尽到孝道,尽会在这耍横。”

>>点此阅读《许你一世温情》全文<<<


004 良心被狗啃的一家人

温心缇也不反驳。
一个在原配妻子死没几天,就把小三娶进门,并对自己亲生女儿不闻不问,反而对两个拖油瓶疼爱有加的男人,要她去尽那所谓的孝道,简直就是可笑。
更何况,这次还是他们叫她回来分割财产的,在这装父女情深,给谁看呢?
温心缇实在没心情陪他们演戏,索性开门见山道:“我这次回来,是依照你们的意思,来谈家产分割的事。我刚下飞机,有些累了,先上楼祭拜我妈妈,至于其他事,等我休息完了再说。”
说完这话,温心缇也不管在场几人微变的脸色,拖着行李,就要上楼。
可刚走没两步,温志东就匆匆追了上来:“等等,心儿,你先别上去。”
“为什么?”
温心缇蹙了蹙眉,询问。
温志东眼神有些闪烁,道:“没,爸爸就是想说,你临时回来,也没提前打声招呼,那房间已经一年多没住人,平时也没怎么打扫,就别上楼了,今晚你就睡楼下客房吧?”
温心缇并不在意:“我自己可以打扫。”说完,又打算往楼上走。
“可是……”
温志东有些欲言又止,眼神闪烁得更厉害了。
温心缇眯了眯眼睛,忽然丢下行李,疾步跑上楼。
身后传来温志东焦急的喊声,她恍若未闻,急急推开自己的房门。
当门打开的瞬间,她呆住了。
以前,她房间的墙壁,是简单的米色系,装扮得非常简单典雅;可如今,四面墙壁全部翻新,变成了浅紫色。
这个颜色,是秦芷雯那贱人喜欢的颜色。
里面家具也全部换了,就连格局都变了样。
温心缇看到这里,心凉了一截,步伐沉重的挪进去,想从里面找到一些熟悉的痕迹。
可是没有,这里面,已经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看到这,温心缇还能勉强维持理智,只是觉得愤怒。
可是当她推开隔壁房间时,一股浓浓的恨意,在心底不断膨胀,如同发酵的面团,几乎要将她胸腔撑暴。
没有了……
出国之前,她把自己的书房腾出来放妈妈的牌位,就为了能在这个家,给妈妈留下最后一方净土。
可是现在,牌位不见了,书房也变成了储物间,其他几个房间,分别被小三和两个拖油瓶霸占,属于她跟妈妈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温心缇身体有些微的发颤,咬牙切齿的看向跟上楼的温志东:“我妈妈的牌位呢?”
她的声音极冷,没有半点温度。
温志东被看得有些心虚:“心儿,你听爸爸解释……”
“我妈妈的牌位呢!!!”
温心缇冷厉的打断他,声音往上扬了扬。
温志东眼神有些闪躲:“心儿,你听爸爸说,咱们家毕竟还住着人,你妈妈她已经过世了,把她的牌位放家里,多少会有些……奇怪。所以,爸爸就给她换了个地方……”
“换到哪?”
温心缇红着眼眶,声音里有着隐忍的颤音。
“在……在……”
温志东一脸难以启齿,旁边的秦芷雯开口了:“姐姐,你别生气,爸爸把你妈妈的牌位,挪到车库旁边的杂物间里了,你放心,那里面的东西已经全部清出来,我妈还特地吩咐佣人打扫得非常干……”
未等秦芷雯说完话,温心缇已经提步往车库跑去。
她来到车库旁的杂物间,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兴许是太久没有人来,里面布满厚厚的灰尘,在角落一隅,她母亲的牌位就孤零零的放在那。
看到这一幕,温心缇感觉有股血气冲上脑顶,怒火腾腾燃烧,胸腔的恨意,再也抑制不住的泄出。
她浑身颤抖的走向妈妈的牌位,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水,狂泻而出。
整整一年,没有人祭拜,还被扔到这暗无天日的杂物间……
温志东究竟得残忍到什么地步,才会连死掉的发妻,都不善待?
“妈,心儿回来了,心儿不孝,心儿对不起你!”
砰的一声,温心缇在母亲的排位前重重下跪,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内心的愧疚和自责,几欲将她淹没。
她不该将母亲的牌位放在家里的。
她早该想到,他的父亲,早就被秦雅娟那狐狸精迷了心智,又怎么会容忍她母亲的牌位,在那碍她的眼?
恨!
她真的好恨!
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待她的妈妈?
家里的一切都已经被霸占了,难道还不够吗?
温心缇眸子猩红,眼眶欲裂,起身将妈妈的牌位擦干净,然后抱着往主宅走去。
此时,温志东已经领着那母子女三个在大厅等候,看到温心缇抱着牌位回来,眸子皆闪烁不定。
有心虚,也有惶恐。
温心缇看在眼底,一阵冷笑。
他们是该惶恐,如此对待一个去世的人,他们大概也会良心不安吧?
“心儿,你怎么把你妈妈的牌位……带回来了呢?”
温志东眼睛根本不敢往前期的牌位上看。
温心缇笑:“我为什么不能把她带回来?这栋房子记在我妈的名下,她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你们凭什么把她送到那阴暗的地方去?你们算什么东西?”
“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把牌位放在这,多晦气。”
秦子皓一脸不屑的说道。
温心缇怒意升腾:“晦气?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这房子是我妈的,你们母子三人鸠占鹊巢,还如此不善待她。面对一个已经去世的人,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
说到这,她忽然顿了顿,笑了:“哦,不对,你们哪有良心?你们的良心,早就被狗啃了,只剩下贪婪和自私。”

>>点此阅读《许你一世温情》全文<<<


005 全是阴谋算计

“心儿,不许你这样说你阿姨和哥哥妹妹。”
温志东出生呵斥温心缇一句。
温心缇嗤笑一声:“哥哥妹妹?爸爸,您大概忘了吧,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孩子,我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哥哥和妹妹。他们在我眼里,不过是小三从外面带进来的野种,他们甚至都不姓温。也就你当作宝一样的供着,对自己亲生女儿弃之如敝。你当着我妈的牌位,难道就一点都不心虚吗?你就不怕晚上睡觉做梦,梦见我妈找你算账吗?你们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吗?”
越说,温心缇的声音越凌厉,再加上她把母亲的牌位,高高举在他们面前,顿时,四人脸色都变了。
秦芷雯害怕的缩进秦雅娟的怀里,秦雅娟脸色一阵苍白,秦子皓眸子里则掠过一抹狠意。
至于温志东,兴许心里真的有愧,脸上露出惊惶,但也只是一瞬,转而开口道:“心儿,你要让你妈妈的牌位回主宅也可以,但爸爸有个条件。”
秦雅娟顿时不开心的道:“志东……”
“爸!”
秦子皓也抗议。
秦芷雯则害怕的道:“妈,我不要跟死人住同一个地方,我晚上会做噩梦的!”
然而温志东却制止了他们,目光直直的盯着温心缇。
温心缇目光极冷。
她完全可以拒绝温志东的条件,可他终究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如果他狠起来,妈妈绝对回不来。
温心缇不愿让死去的妈妈受苦,在沉默了半晌后,才问道:“什么条件?”
“把财产分割的合同,签了。”
说着,温志东忽然给秦雅娟使了个眼色。
秦雅娟会意过来,脸上带着喜色,去书房拿来了一份文件。
那文件,足足有十几页,明显是事先拟定好的,等她签。
温心缇心更冷了。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呵,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算计……
她接过秦雅娟递过来的合同,翻开仔细看。
这的确是财产分割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了分配给她的财产。
一栋别墅,一家子公司的继承权,还有百分之三的股份。
别墅,自然就是目前这一栋,至于子公司还有那百分之三的股份……
温心缇看了后,二话不说就把合同撕了,满脸嘲讽的道:“温董事长,可真是大方啊!一栋别墅,一家亏损连连的子公司,外加百分之三的股份就想把我打发了?如果我没记错,我妈死前留了遗嘱,她名下的动产和不动产,全部由我继承。别的不说,单单温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全是我的,你现在拿百分之三,想打发乞丐吗?还是要把我妈留给我的东西,拿来养小三和别人家的孩子?”
温心缇说话很难听,说得温志东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依旧坚持道:“如果你想要继承你妈妈留给你的东西,也不是不可以,那就把另一份文件签了。”
说着,又递了份文件过来。
温心缇不想看,可纸面上那些字眼却跃入眼帘,上面写了,要她将洛城东区那边几块地皮,转让到他名下,至于公司原本属于她的动产、不动产,他都可以不动。
温心缇看完后,顿时就笑了。
东区那几块未开发的地皮,是当年爷爷去世时,留给她的,为的就是保证将来温氏有个万一,他的宝贝孙女还能衣食无忧。
那几块地皮,属于私下产业,跟温氏集团无关,温心缇十八岁那年,律师就已经转移到她的名下。
如今,那几块地皮,已经价值连成,无数开发商都垂涎不已。
温心缇虽然是学设计的,但对商业方面,还是多少有些了解,如果那几块地皮让温志东得到,那温氏未来发展,将会更上一层楼。到时候,连原本要给她的股份,恐怕都会被架空。
温心缇并不想将自己的父亲,这般阴谋论化,可她不相信秦雅娟。
这女人的心机有多深沉,过去几年,她已经领教过了。
再加上,秦芷雯和秦子皓时不时的卖乖,温志东早晚会六亲不认。
不……
他早就已经六亲不认了,一心全向着秦雅娟他们母子三人。
想到这,温心缇更加不想妥协,再度把合同撕了:“无论是股份,还是那几块地,全部都是我妈和爷爷留给我的,我什么要转让?”
“你……你不想让你妈妈回来了吗?”
温志东极怒,可还是强忍了下来,丝毫不觉得愧疚。
在外人眼中,温氏集团依旧盛大光鲜,可没有人知道,这几年,公司已经每况愈下,眼下只有得到那几块地皮,温氏才有可能重新振作。
温志东明白,温心缇是不可能乖乖把地皮给他,所以就只好用威胁,没想到她软硬不吃。
“呵呵,是,我不想让她留下来了,我不稀罕了。小三住过的地方,满满都是骚气,我嫌空气污染,脏了我妈轮回的路。”
温心缇已经不想再跟他们废话:“看来,财产分割的事我们是谈不拢了,那我也没必要留,告辞。”
语毕,温心缇拖着行李就要离开,温志东却急了,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秦子皓就抢先一步攫住温心缇的手臂,面部狰狞的道:“今天要是不签字,就别想走。”
“怎么?你还想用强的不成?”
温心缇冷着脸挣扎,想挣脱秦子皓的手臂。
可秦子皓的力道很大,她费劲力气,怎么也挣脱不开。
“放开我!”
温心缇嘶声怒吼。
温志东见状,连忙想上来劝说,却被秦雅娟扯了一把:“志东,你可想好了,要是让她走,温氏就完了。”
温志东一听,顿住步伐:“可心儿她不签,这可怎么办?”
“逼她签,如果还是不签,就实行第三个计划。”
秦子皓死死扣着温心缇,狠狠说道。
温心缇心一沉,目光凶狠的瞪着温志东:“什么第三个计划?”
“就是让姐姐嫁给楚家大少爷的计划。我真的好羡慕姐姐呢!楚家可是洛城的大家族,财力势力跟温氏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温楚两家能联姻,那咱们家将会跻身洛城一流豪门。”
秦芷雯佯装羡慕的说道,可眼中却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温心缇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楚家大少爷,是众所皆知的傻子,天生痴呆,生活不能自理……他们居然要把她嫁给那样一个人?

>>点此阅读《许你一世温情》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