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朱砂痣》穿越重生江妩 楚天逸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重生成了朱砂痣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夏雷炮

简介:大夫说,你的心疾再不治,孩子就保不住了。江妩冷笑,那个男人,才是她的心疾。他的白月光坠楼,她说过不是她做的,可他不信。七年守护,一朝和离,父亲暴毙,兄长命悬一线。绝望之际,她以血签下和离书,她说,你守着你的白月光,我只要我的亲人活,你放过他们。他却没有半点仁慈。血水染红了视线,烈火中她彻底倒了下去……当一切重来,她却突然成了他的白月光。有人想摘她头上的落花,他将她一把揽入怀中,说,她名花...

角色:江妩 楚天逸

《重生成了朱砂痣》穿越重生江妩 楚天逸免费阅读章节

《重生成了朱砂痣》免费试读

第1章 王爷你不能这么对我

房间里昏暗一片,江妩独坐在床头,想着白日里大夫的话——
“你的心疾现在加重了,要是再不好好养着,可能不过几个月了,要是想保住肚子的孩子就更难了。”
孩子……
江妩抚上了肚子,心情复杂。
但一想到她的肚子里有了一条小生命,她又觉得,人生似乎还有希望。
所以,她要好好养病,至少,能让孩子平安的出生。
江妩脸上的笑容刚刚绽开,房门猛地被人推开。
逆光下,她抬头看到了男人清俊的轮廓。
她的眼中浮起了期望,“王爷,你回来了——”
楚天逸冷瞥了她一眼,忽然从手中拿出一纸书帖,扔在了她面前的桌上。
“和离吧。”
轰的一声,江妩脑中似有什么炸裂。
江妩红着眼看向男人,有些愣愣的问:“王爷,我,我做错了什么……”
“你说呢?”楚天逸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更何况,你以为本王娶你是为了什么?要不是因为你与本王一夜纠葛弄得满城风雨,你觉得本王会留你到现在?”
江妩呆住。
她知道当初他被迫成亲的,但,她的清白已毁,她除了嫁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选择?而且,她对他是真心的。
江妩怔怔的看着楚天逸,眼睛渐渐红了起来,“所以,王爷和我成亲……”
“自然是因为你是大将军的嫡女。”男人冷冷一笑,“你该不会觉得,本王真的看上了你这个心机深沉的恶毒女人吧?”
仿佛一道惊雷劈进了心口,江妩难以置信的看他,“王爷说我是什么……”
他命悬一线之际,她为他爬雪山采药,他征兵在外,她为他稳住军心受尽了侮辱。
她曾为他连命都豁了出去,可如今,他竟说她是恶毒的女人?
楚天逸冷嘲的看着她,“难道不是吗?你当初明知本王正在政绩的紧要之际,却偏偏命人设计本王与你共处一室,让本王不得不娶你,你敢说你不恶毒?”
“我没有!”江妩猛的站了起来。
当初她也是醒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和他有了关系,她是不知情的。
“没有?”男人冷嗤一声,眼底怒火滔天,“你还要演多久的戏,真当本王看不透你吗?”“你算计本王也就罢了,这次你竟然敢害阿璃!”
北月璃,他放在心尖上的女子,几天前忽然从阁楼上坠下,今日有人说在她出事的时候,看见了江妩,因此,楚天逸认定了是江妩所为。
江妩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极力辩解,“我没有……我和阿璃关系那么好,我怎么会害她?”
楚天逸神色冷厉,“阿璃的妹妹亲眼看见你将她推了下去,难不成她的亲妹妹也会撒谎?”
“怎么会,我没有推她,我们当时确实是在聊天,但我……”江妩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对,那会她妹妹不在场,她怎么会知道当时的情况,这里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然而她的手刚触碰到楚天逸的衣袖,就猛地被他甩开,江妩顿时跌坐在地,肚子立即传来一阵疼痛,她连忙伸手捂住肚子,冷汗涔涔而落。
楚天逸的眼底泛出厌恶的情绪,“阿璃都昏迷不醒了,你竟然还想将罪责推给别人?”
江妩的心底生出一丝不甘与傲气,“王爷,我没有害人,是你不信我!”
“没有?”男人的脸上泛出浓郁的怒气,“你还要狡辩多少次,当时只有你在场,阁楼那么高的地方,阿璃难不成会自己跳下来?那为什么现在昏迷的人不是你?”
楚天逸晲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江妩,你说的话,本王一个字都不会再信!像你这样的心狠手辣的女人,就该下地狱!”
男人冰冷的话语一字一字的敲在她的心间,如针扎一般。
江妩瞬间白了脸。
见江妩许久都没有反应,男人蹲下身来,擒住她的下巴。
“怎么,又想演苦情戏?本王早就看腻了,只要你在和离书上签字,本王可以放你一马。”
当初他们成亲之际,他允诺绝不休妻,所以江妩的兄长才将手里一支精锐军交给了他,但如果是江妩主动提出的和离,就不一样了。
江妩突然抬起一双潋滟的眸子,“绝不。”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就这样放手,这里有误会,她一定要查清,等查清了,他或许还会相信她的。
楚天逸瞬间变了脸色,狠狠的甩开了她,“那本王就给你换个地方,来人,将这个杀人凶手送去烈狱审查。”
既然她不肯和离,那么认了罪也会必死无疑,到时候,精锐军一样还是他的。
且,他再也不用看到这个害了他心爱女子的恶毒女人了。
“不!”江妩惊恐的抬起眼,“王爷,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肚子里……唔!”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便被侍卫们拖了出去。
楚天逸冷漠的看着,表情阴冷无比……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朱砂痣》全文<<<


第2章 烈狱酷刑

烈狱是大梁国最恐怖的监牢,里面刑罚足有百种之多,很多犯人都会因熬不过去而屈打成招。
而关押江妩的这间牢房,更是地狱中的地狱。
江妩一进去,就被几个女人扣住。
为首的女人生得高大,一脸的恶毒相,她将江妩提了过去,一头戳进了旁边的污水桶里。
“老娘生平最厌恶这些做官的人了,这次进来个王妃,真是奇了哈哈哈哈——”
牢中几个女人哄笑一团,开始对江妩拳打脚踢奇起来,似乎要把在牢中受的苦都发泄在江妩的身上。
江妩拼命捂着肚子,蜷缩在一团,“不要,不要碰我……”
“呦,这身上戴得还挺好。”
一个女人突然出声,抬手抓住了江妩耳朵上的真金耳坠,用力一扯,耳坠就连带着血肉被拽了下来。
“啊——”
尖锐的痛楚让江妩猛的惊呼出声,抬手捂住了耳朵,已经血肉模糊。
众人眼前一亮,“还真不少。”
她们看到江妩身上残留的首饰和珠宝,纷纷争抢起来。
她们将她按在地上,将她没有来得及卸下的朱钗、手环、纷纷抢走,尖锐的物品一次一次的划伤她的肌肤,痛得近乎麻木。
江妩的肚子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她煞白了脸,再这样下去,她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江妩哭喊着求饶,“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吧……”
可是却换来女人们更加兴奋的嗤笑,她们踩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又不解气的将她拖到一旁的污水池前,将她的脑袋按了进去。
江妩的呼吸顿时被阻绝,渣滓和灰尘灌入鼻腔,顺着鼻腔和嘴巴流进了喉咙里,难受得近乎昏厥。
“咳……咳,放开我……”
她竭力的挣扎着,抓破了一个女人的脚踝,那女人顿时大怒,“姐妹们,拔了她的指甲!”
江妩的手上顿时传来尖锐的刺痛,十只上的指甲一个一个被她们拔了下来,血肉模糊。
江妩彻底疼晕了过去……
……
宣王府。
侍卫清风走到了楚天逸身旁,“王爷,王妃进去之后,就被犯人们为难——”
楚天逸只当是小打小闹,并未在意,冷眸中浮现一抹嘲讽,“这么点就受不住了,当初她害阿璃的时候,可想过阿璃的痛!就是受了什么折磨,也是她罪有应得,不用管她。”
清风犹豫了一瞬,最终没有再劝,领命离开。
清风没有看到,在他走后不久,房间的一侧露出一道倩丽的身影,她吩咐了另一个侍卫章云,“你去一次烈狱,就说:王爷吩咐,不用太手软,王爷只要结果,不论过程,让沈柯早点查明结果,不要拖延时间。”
“是。”
……
哗啦——
冷水猛的倒在脑袋上,江妩被激醒。
然而,睁开眼睛,已是一片血红,她被那几个女人踢伤了眼睛,眸中充了血。
这几日,她白天被狱司处以极刑审问,晚上被那几个女人折磨,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打晕,但她始终捂着肚子,尽力护住这个孩子。
可她肚子里传来的阵痛,还是让她清晰的感觉到,孩子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身前传来狱司沈柯的声音。
“宣王妃,你要是认了罪,就不用受这种罪了,快点认罪,对你也好。”
见江妩不动,立刻就有侍卫拍了拍她的脸颊,道:“装死呢!”
江妩抬了下眼皮,“我……我是被冤枉的……求你让我见见王爷好不好……”
沈柯笑了下,“王妃,每个送到烈狱的人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你要不认,下官也只能秉公办事了。”
下体已经传来了痛楚,江妩眼眸含泪,试图周旋,“沈大人,您向来清明,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当时我并不在场,我只是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才过去,偏偏就成了嫌疑犯……”
沈柯看出江妩是在有意拖延时间,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手下的侍卫看到沈柯的表情,立刻就拿出鞭子抽了过去。
这一鞭子打在江妩的胸前,痛得她狠狠的呕了起来,偏又在这时,那侍卫将一块灼热的碳火举到她眼前,“认不认?”
“你相信我,我是被冤……”
话刚落,碳火就印在了她的肩膀上,刺啦一声,她甚至能闻到皮肉烧焦的味道。
痛,浑身都痛……
她浑身青紫,已经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
多少次想要放弃生存的欲望,可是隐约中,一直有道声音提醒着自己——
阿妩,你不能有事,你肚子里有个孩子,你身上还有将军府满门的荣耀。
如果认了罪,哥哥就会被她影响仕途,再也不能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了……
泪眼朦胧中,她好似看到了最疼爱她的哥哥,眉眼温柔的看着她说——阿妩,等我回来。
一滴清泪从江妩的眼中溢了出来,“哥哥……我好想你……”
她不能死。
她还想见到哥哥。
她还想要等楚天逸相信她。
女人又晕了过去,但她的身下,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朱砂痣》全文<<<


第3章 我的孩子

女人又晕了过去,但她的身下,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
再次醒来时,江妩已被带到一间干净的牢房。
下腹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江妩下意识的朝下面抹去,却摸到一手的血红。
“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没了。
女人掩面而泣,嚎啕大哭起来。
不多时,牢房打了开,走进了一位矜贵卓然的男人,他睨着她,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眼,就令满室的晦暗都亮了起来。
大梁的宣王,永远这么耀眼。
江妩在他眼中看到了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自己。
她用力咬了咬唇,声音嘶哑的喊了声,“王爷……你是来看我的吗?”
她死死支撑着,在地狱般的日子里等着,等着他相信她,等着他来寻她。
他终于来了。
他一定是相信她了。
江妩哑着嗓子低泣,一脸委屈的开口,“王爷,我们的……我们的……”
她想说我们的孩子没了,可是话到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口,被满满的哽咽代替。
楚天逸皱了皱眉头,眼底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旋即又被一抹冷嘲取代,“在牢中的滋味怎么样?本王送你的礼,喜不喜欢?”
江妩僵住,“王爷,这什么意思?”
楚天逸慢慢的笑了,眼中一片凉薄,“看看你浑身上下的伤,本王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嗯?”
脑中翁的一声炸开,刹那间,如被雷击。
江妩眼中的光一寸一寸的暗了下去。
原来,她经历的一切,都拜他所赐。
他们的孩子……也是被他杀的?
她夜以继日的期盼他来……是图什么?
血红的眼泪拼命的落下,江妩哭得哽咽,“王爷,你怎么会这么对我,你以前明明许诺过我,绝不伤我的……”
“住口!”楚天逸突然怒斥,“本王许诺是本王的仁慈,可你呢,你伤了阿璃!要是阿璃醒不过来了,本王就让你给她陪葬!”
江妩彻底呆住,神色在一瞬间灰败至极,原来她在他的心里这么一文不值,他甚至不惜杀了她的孩子!
楚天逸似被女人皴裂的眸光刺痛,将脸别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了那份和离书打在了江妩的身上,“签了它,本王放你走。”
他属下来报,说她在牢中几日死不认罪,这个女人能一直拖到现在,也是本事。
可毕竟是将军府嫡女,虎威大将军的妹妹,总不好弄出人命。
所以,现在,只有和离的办法走得通了。
“不!”江妩拼命摇头,“我不签。”
整个将军府的荣辱都在她身上,他杀了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男人嗤笑一声,“虎威大将军江凛现在在塞北这一仗孤立无援,你以为,你还有拒绝的机会吗?更何况,你哥哥最精锐的军队还在本王手里。”
“哥哥……”
提到哥哥,江妩的眼中浮起一丝慌乱,“你什么意思?”
男人勾了勾唇,“虎威军连败,已经陷入被动局面,要是本王不发援军,他可就危险了。”
江妩的脸色赫然凝住。
她的哥哥是大梁最勇猛的虎威将军,手里曾有一支以一敌百的精锐府军。
他曾说,他妹妹在哪,这支精锐就在哪。
直到楚天逸允诺绝不休妻,他才放心的将这支精锐给了他。
可,如果她死了,或者,她主动提出和离。
这支精锐,还会是楚天逸的。
这才是他逼着她和离的原因。
如今,哥哥这一仗难打,大梁剩余的兵力都在楚天逸手中,要是他不发兵,哥哥很难扭转危局。
这几日她抵死不认罪,所以,他才想到用哥哥来威胁她,也顺便,解了他伤害心尖女人的气。
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在头顶响起:“签了它,否则,不仅你哥哥,你们整个将军府,连同飞鹤老将军,都会失去他们现在所持有的一切。”
江妩煞白了脸。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眼中忽然泛起一丝倔强的光泽,她竭力撑起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
连日的刑罚让她的腿都在颤抖,但是她依旧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一字一字道:“如果我的任何一个家人有事,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和离书。我还会告诉所有人,你的真面目。”
楚天逸被气得发笑,嘲弄的睨着江妩,“嘴倒是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会信?”
江妩忽然笑了,“别人或许不信,但你的政敌们,总会见缝插针的……”
“你敢!”男人顿时被激怒了,连步上前就扣住了江妩的脖颈,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你想告诉谁,辰王吗?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和辰王那点事!”
他的弟弟,楚慕言,大梁的辰王,是他最强的政敌,更是一直都倾慕着他的女人。
江妩护着肚子,心底忍不住发笑。
看吧,她爱的男人,从来不信她,却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她和别人会有点什么。
刹那间,江妩心凉至极……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朱砂痣》全文<<<


第4章 那个女人不好了

她缓缓的笑了,“是啊,你要是敢伤我哥哥,我就把事情告诉他。”
男人骤怒,猛的的将她甩了出去,“贱人!”
江妩的身体像弧线一样被抛了出去,骤然摔在了地上,五脏六腑都要震碎一般。
一阵天昏地暗的眩晕传来,江妩半晌都没缓过气来。
恰在这时,侍卫章云在外急匆匆的禀告:“王爷不好了,月璃姑娘不太好了!”
楚天逸面色一凝,再不看地上的女人,匆匆转身离去。
楚天逸疾步往外走去,天牢里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男人脚步一顿,有什么情绪飞快的在心口划过。
侍卫章云见楚天逸犹豫,忙道:“王爷,月璃姑娘病情危急,耽误不得了。”
楚天逸敛起情绪,又抬步离去。
男人骑马离去后,章云忽然又回到了牢房,吩咐里面的当值的官员,“王爷刚刚吩咐,里面的那个女人,好好折磨着,有什么情况,不必上报了。”
官员见章云是跟着萧天逸来的,没有怀疑,连忙点头称是。
章云转过身的刹那,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
……
云湖医庄是京中最大的药庄,云集京都最厉害的大夫,依山傍水又适合养病,所以北月璃昏迷后,楚天逸特意将她送到这里看护。
此时,楚天逸心如刀绞,狂奔着赶了过来。
一进屋,便有一个身着紫衣的女人站起身来,泪盈盈的望着他,“王爷,姐姐刚刚醒过来一阵,突然吐了血,然后又昏了过去,她总是不醒,怎么办啊……”
楚天逸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快步走到床边,眼中满是担忧,“阿璃……”
病榻上的女子眼底一片青黑,但仍不掩其殊丽的面容,只是苍白而憔悴。
他盯着北月璃看了好一阵,才侧头安抚北洛雪,温柔而坚定的道:“本王……绝不会让她有事的。”
说着,他唤过清风,“再去找大夫,找遍全大梁,本王就不信没有一个能救回阿璃的人!”
看着男人惊忧交加的神色,北洛雪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妒意。
她在一旁嘤嘤的哭着:“都是我不好,如果当初我能快点跑到姐姐身边,她就不会被推下去了……要是躺在这里是我的人该有多好啊……”
楚天逸心口一窒,安抚道:“不能怪你,你要是出了事,阿璃也会心痛的。”
“姐姐……”北洛雪哭的更加凄厉,“我可怜的姐姐,江妩怎么会那么狠心,把王爷从姐姐身边抢走,还想杀了她!王爷,你一定要为姐姐做主啊……”
北洛雪的话狠狠的戳进了楚天逸的心口,他眼中顿时浮起一抹冷厉的光,面色阴沉道:“本王,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烈的代价。”
北洛雪掩面拭泪的瞬间,唇畔悄悄勾起了笑容。
……
烈狱里。
狱司沈柯盯着面前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女人,“王妃,你还不认罪吗?”
江妩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是抬着一双眸子空洞的望着他。
那神色,已经没了生气,但却让人觉得莫名骇然。
沈柯在狱中看惯了生离死别,可从来没有这样的一双眼睛,让他觉得不忍直视。
冷漠、空寂……却还带着一丝执拗的恨意。
沈柯知道,她刚刚失去了孩子,意志脆弱,所以他派人又折磨了她一番,想让她就此认罪。
可这个女人,依旧抵死不从。
侍卫询问道:“大人,还审吗?”
沈柯沉沉的叹了口气,“将她送回牢房吧……送到那间干净点的里面去。”
两个侍卫将江妩从刑具上拉下,一路拖向牢房,两人悄悄的交谈着。
“这个女人,看起来没有几天的活头了,不知道大人怎么还要给她这么好的牢房。”
“哎,王爷也真够狠心的,刚刚一听说那个月璃姑娘不好了就赶过去了,头都不带回的。”
两人没看到,被拖着的女人忽然抬了下头,寒凉的眸中泛出一丝绝望至极的冷笑。
江妩刚被放进去不久,她的牢门前忽然出现了楚天逸的侍卫清风。
清风走了进来,看向榻上虚弱不堪的女人,沉沉的开口道。
“王妃,王爷让我转告你,塞北那边……断粮了,飞鹤老将军听了这件事后身体也不好起来,要是王妃还不签字,王爷他不介意让援军再晚一点出发。”
榻上的女人骤然睁开了眼,“你说什么……”
断粮了……
那么危及的时刻,断粮就意味着撑不过几天了……
他们的后援军也迟迟不到,楚天逸是要逼死她哥哥吗!
而且她的父亲早年因征战沙场而留下隐疾,这样的消息告诉他,是想让他们将军府,全都倒下吗……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朱砂痣》全文<<<


第5章 签了和离书

江妩竭力撑起自己的身子,猩红着眸子死死的凝视清风。
“王爷在哪,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清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并不给她机会,“王爷说了,只要王妃签了和离书,就让援军立刻支援塞北,自然也会找人给老将军治病的。”
“不,我现在就要见父亲……”江妩的声音近乎发颤,她踉跄着起身,紧紧拉住清风的袖子,“清风,你带我去见王爷好不好,我去求他,让我看一眼父亲,看一眼……”
清风皱眉,“王妃,请您不要让小人为难。”
江妩忽然跪了下去,泪流满面,“清风,只有你能帮我了,求求你,带我离开这,我就看一眼我爹,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她向来高傲,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这么无助,也是第一次跪下求人。
可是为了父亲她可以什么都不顾了。
清风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慢慢挪开,“王妃,这件事我帮不了你,王爷说了,选择权在你这,救不救老将军和少将军,都看你了。”
江妩眼中噙满泪,突然凄厉的笑了起来。
“王爷,你真狠啊,你明明知道,家人是对我最重要的……你竟然拿他们来逼我!”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
这个世上,能让她挂怀的就只有家人了……她绝不能失去他们。
忽然之间,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她的亲人活!
她只要她的亲人活!
“好,我签。”江妩眼中泛出凄厉的冷光,“但如果我家人出了任何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她努力的起身,踉踉跄跄的在地上搜找了起和离书来。
楚天逸就是将那和离书扔在了这间牢房里,只是被她胡乱甩下,不知掩埋到哪里去了。
她慌乱的找着,将牢房里的仅有的几件东西都打翻了,终于在墙角找到了那个满是血指印的和离书。
她毫不犹豫的用带着血的手指将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被拔掉指甲的手指触碰在书帖上,攥心的疼。
字迹飞舞,狠厉决然。
清风看着那份血书面露不忍,俯身,要将血书拿起。
江妩却没有给他,“楚天逸在哪,我要见他,我要见我爹!”
就这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是楚天逸的另一个侍卫,章云。
章云嗤笑,“这个时候,王妃还觉得能见到王爷?王爷早就和我说过,签了和离书后,永远不会想再见到王妃……王妃今日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闻言,清风狐疑的皱了下眉头。
江妩扯了扯唇角,忽然为爱了他的那七年而不值。
想不到,到头来,伤她最重的,却是她最爱的人。
章云继而慢悠悠道:“哦,对了王妃,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将军府刚刚传来噩耗,你的父亲,飞鹤老将军刚刚突然暴毙,过世了。”
“什么……”江妩瞠目欲裂,身子猛地晃了下,“不可能!不是说只是有些不舒服吗,怎么会暴毙!”
“不可能,你骗我!”
江妩死死的盯着章云,“不,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章云嗤笑:“王妃,你觉得这么大事,我可能骗你吗?”
清风有些看不过去,皱眉,“章云,够了。”
清风转向江妩,垂眸,“王妃,请节哀。”
江妩的身子骤然滑落在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不,不——”
她使劲捶着地面,歇斯底里,“父亲……”
她才刚刚得知哥哥的险境,而她父亲就突然暴毙而亡!
怎么可能,这让她怎么接受的了……
江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喷出一口血来,一头栽了下去。
清风惊呼,“王妃!”
一旁的章云眼中却是浮起得逞的笑容。
……
脑中昏沉成一片,依稀听到似有人在说话。
“她的情况很差,本就有心疾,还失了孩子,在狱中连番遭受虐打,身体早就是强弩之末了。”
“还能活多久?”
“没几天了……”
江妩皱了皱眉头,他们是在说自己么……
她猛地坐了起来,却牵动了肩头的伤口,痛得叫出了声。
听到动静,女医连忙道:“王妃,你别乱动,你的伤很重,千万不能再乱折腾了。”
江妩抬眼看到一旁的沈柯,挣扎着起身,“我要见父亲,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沈柯皱了皱眉:“王妃,你的身体很差,需要休养,老将军的事,已经有人在处理了。”
“那是我的父亲,我必须要见他最后一面!”江妩疯了似的,不管不顾的冲了下去,瘦弱的身体突然发出巨大的力量,连侍卫都险些没能挡住她。
女医眼疾手快,给她扎了一针,江妩才昏了过去。
沈柯深深的看了江妩一眼,有些不忍,旋即派侍卫将江妩的情况告诉楚天逸。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朱砂痣》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