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神医狂婿最新章节,蒋天,柳潇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神医狂婿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哇咔咔
简介:岳母:“蒋天,你比窝囊废还要窝囊废,现在就跟我女儿离婚,然后马上给我滚,我们家容不下你!”蒋天:“妈,我...”几天后......岳母跪在地上:“蒋天,我求求你,别离开我女儿~”蒋天站立于前:“求我?这态度也不够诚恳啊!”
角色:蒋天,柳潇潇
最强神医狂婿最新章节,蒋天,柳潇潇小说免费阅读

《最强神医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生死诀


  明天就过年了,大街上有些冷清,家家门可罗雀,周围的商铺都提前关了门,行人和车辆非常少,全都准备迎接这个特殊的节日。

  蒋天也是一样,行走在逆风的街道上,地上滑溜溜的,到处都是冰碴子,后背上还背着两袋大米,身后跟着一个女人。

  “快走,走这么慢,没吃饭?!”

  女人一脸不耐烦,开始呵斥起来,说完还推了一把蒋天,差点给他推倒。

  这女人,是蒋天的岳母,叫柳潇潇,今年四十出头,但保养的很好,身材长相那都没得说,看起来就跟三十多岁一样,韵味十足。

  “知道了,妈。”

  蒋天很不情愿,不过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往前走,身上压着一百多斤,可不是那么好受的,而且走了半小时,这滋味,真叫一个酸爽。

  “别废话,麻利的!挺大个小伙子,这点东西都背不动?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废物!钱钱赚不来,力气还没有,招你这个上门女婿,简直就是老娘人生中的一大败笔!呸~”

  柳潇潇继续说着,可她却空着手,穿的更是花枝招展,只知道瞎指挥,没事还得咒骂两句,好像这样她能年轻几岁一样。

  蒋天一脸黑线,也不敢多说什么,继续朝着前面走,如履薄冰。

  不远处,就是小区大门,终于要到家了。

  蒋天这个腰,有点毛病,这一路下来,还真累坏了,那是小时候落下的,柳潇潇知道,但没管他死活,什么活都让他干,就怕累不死他。

  其实,事情说白了,还是她看不上这个女婿,也觉得亏大了,貌美如花的好女儿,就嫁给了这么个废物,心里怎么都不能平衡。

  人家都是金龟婿,最次也是有房有车,蒋天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半残”,要不是因为老一辈,柳潇潇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呀,又使唤傻女婿干活啦,哈哈~”

  两人刚走到小区门口,岗亭大爷就探出了脑袋,一边抽着烟一边“吧嗒”着嘴,还一脸鄙夷的看了看蒋天,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和不屑。

  “快走!磨蹭什么?快!”

  柳潇潇没搭茬,催促了一句蒋天,等到了单元门门口,才怒声说道:“你看看你混的,连六十岁的看门大爷都看不上你,我、我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蒋天,今天你来家正好一年,这一年你自己说说,你赚了多少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加起来还不到五万块吧?”

  “好,我就算你赚了五万块,可那又能怎么样呢?房呢?车呢?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这个年过完,你就跟婉儿离婚吧,初七民政局就上班了,到时候把手续一办,大家都轻松。”

  这样冰冷的一番话,比现在的天气还冷,直戳蒋天心窝子,他微微抽动了一下鼻子,什么都没说,开门后,就朝着电梯走了去。

  谁知道,今天电梯还坏了,蒋天本来跌落谷底的心,顿时摔得粉碎。

  十七楼啊!两袋大米,这特么怎么背啊?

  “看什么呢?”

  柳潇潇跟进去,嘀咕了一句,一看电梯坏了,不由得冷冷一笑:“来,好女婿,考验你的时候到了,给我扛上去!”

  这一句“好女婿”,叫的蒋天好心酸,也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眼。

  蒋天深吸一口气,看了看眼前漫长的台阶,朝着上面走了去......

  半个小时,两人才到家门口,柳潇潇累坏了,站在门口直喘粗气,蒋天就不用说了,身上早就被汗水浸透了。

  歇了有三分钟,柳潇潇才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然后就自顾的走了进去,蒋天把大米背进去,放在了厨房。

  “哎妈,你都快脏死了,赶紧去洗澡,身上什么味儿啊?怎么还酸溜溜的,你炒醋溜白菜了嘛?烦死,倒胃口,就没见过你这么脏的人,我真纳闷了,我姐怎么能嫁给你这样的人?印刷工人?还是把你自己好好刷刷吧!呵呵~”

  跟柳潇潇几乎一个腔调,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怒火和鄙夷,还带着哂笑,这人是蒋天小姨子,叫上官晴儿,她就喜欢没事找事,有事就更要变本加厉了,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以此为乐。

  “晴儿,怎么跟姐夫说话呢?来,我看看!”

  小姨子出马后,小舅子也来了,他叫上官羽,围着蒋天转了一圈后,就轻蔑的抬了抬眼眉:“这味儿,是不小,掉醋缸里了吧?”

  “还愣着?不去洗洗?你想站在这污染空气嘛?还是等着我给你派人洗啊?滚球吧你!”

  几句话说完,上官羽就踢了蒋天一脚,这可不是闹,他很用力,疼的蒋天不由得颤栗了一下身体。

  蒋天没说话,这样的日子已经习惯了,朝着洗手间走去,就开始洗了起来,客厅还在哄然大笑。

  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到“蒋地”,这是一条二哈,名字是大家给起的,跟蒋天号称上官家的两位公子,不过蒋地的待遇要比蒋天好的多。

  这条狗,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堵在洗手间门口,好像不想让蒋天出去一样,还瞪着傻乎乎的两个眼珠子。

  蒋天往前迈一步,本想躲过它,谁知道这二哈跟他也杠上了,身体跟着蒋天的脚移动起来。

  蒋天不敢踩它,不然就会换来几顿狂风骤雨,可这么一躲,一脚就踩滑了,直接来了个二哈吃屎,疼的他啊,一句话说不出来,而戴在胸口的一块祖传玉配,也被摔碎了。

  玉佩碎了,顿时刺破皮肤,出了不少血,染的衣服和地板到处都是,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蒋天彻底懵了!

  就看一道华光闪过,直奔蒋天眉心射去,他还躺在地上,根本无法躲避,当即就被射中,然后就晕了过去。

  紧接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就浮现在了脑海,还有很多的医学知识,不断地往大脑灌输着,就像电脑拷贝文件一样,更有一个叫“生死诀”的东西出现了,它们交织缠绕在脑海中,这让“晕”了的蒋天不明所以。

  然而,就在蒋天醒来后,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缓缓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脚下,不由得傻了,整个人呆若木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2章 耳钉事件


  玉佩碎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此时躺在地板上的玉佩,竟然完好无损,再一看胸口,划破的皮肤也完全愈合了,只是地板上和衣服上的血迹还在。

  “哈哈,这是怎么了,我们家大哈摔倒了?还给自己干出血了?来,让我好好欣赏一下,啊哈哈哈~”

  上官羽就在一旁,听到那一声“噗通”后,就赶了过来,但没看到神奇的一幕,就看到了蒋天出糗的样子。

  紧接着,上官晴儿也来了,柳潇潇更是如此,三人站在那里好一顿哈哈大笑,那笑声,听在蒋天耳朵里,就如同魔咒一般。

  “瞧你那废物样子,走路都能给自己摔倒,还弄得到处都是你的脏血,赶紧收拾干净了,什么特么的东西!”

  柳潇潇没有说一句关心蒋天的话,除了呵斥就是呵斥,没有一点好脸色,上官晴儿跟着说:“可不是,废物就是废物,还能指着他怎么样不成?不惹祸就算是不错了,只会蹭软饭吃的垃圾狗,你都不如那个二哈!”

  “妈,晴儿,你们这是干嘛,人家都摔倒了,还摔成了这个熊样,我们得关心一下啊,好歹一家人嘛。”

  上官羽这么一说,蒋天就知道没好事,那两人虽然嘴臭,但是不动手,可这个小舅子恰恰相反,说的比唱的好听,不过就喜欢动手。

  蒋天下意识躲了一下,准备收拾收拾,就看上官羽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朝着血迹最多的地方用大拇指狠狠按了下去,还咬着牙一脸阴狠的问蒋天:“怎么样,好点没?”

  特么的,这个畜生,本来一点不疼,被他这么一按,疼的蒋天一下子佝偻了身体,但他很快就察觉出了不一样。

  身体里,好像升腾起一股能量,源源不断地在四肢百骸游走,刚才还很疼,现在却一点感觉没有了,肌肉也好像膨胀了不少,更是刚硬无比。

  “你、你特么这是怎么了?”

  上官羽感觉到了,刚才按下去的地方,就是一般的肌肉,还挺有弹性,现在却按不动了,那根大拇指彷佛按在了钢铁上一般。

  “没、没怎么,我去收拾一下。”

  蒋天也很费解,但没多说什么,转身去了洗手间,拿出抹布就开始收拾了起来。

  十五分钟后,终于收拾好了,蒋天看了一眼时间,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接上官婉儿,她今天说是去了同事家帮忙,应该快回来了。

  下了楼,蒋天直奔小区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下意识的揉着腰,算是一种习惯,可是很奇怪,今天背了两袋大米走了半小时,还上了十七楼,居然不疼。

  如果是之前,肯定疼上好几天,现在却一点事没有了,还能大跳了!

  蒋天觉得,这一切应该跟刚才的神奇事件有关,可是这未免有些太不真实了,他到现在也无法相信。

  一眨眼,到了小区门口,蒋天站在寒天雪地里等着上官婉儿,一点不觉得冷,差不多十分钟后,就看一辆黑色奔驰缓缓驶来,停在了门岗的旁边。

  车门开了,从副驾驶下来一位冷艳美女,这人正是蒋天有名无实的妻子,上官婉儿。

  那是一张天使般的面孔,让万千女人愤恨的身材,婴儿般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只要这个女人出现在公众视野,必定是所有人的焦点,更是众多男士追捧的女神。

  “谢谢你,吴总,那我就回去了,拜拜~”

  上官婉儿下车后,没有直接走,而是跟车里的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才转过身,不过她看到站在那里等着自己的蒋天后,刚才还风情万种的微笑,顿时收了回去。

  “你回来啦...”

  蒋天看着上官婉儿,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在她面前,蒋天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只蝼蚁,她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高不可攀,自己却什么都不是,用一句柳潇潇的话来说,自己给她提鞋都不配。

  “谁让你来接我的,看见你就烦,滚!”

  上官婉儿美好心情全无,都没正眼看蒋天,就朝着小区走了进去,蒋天也没多说话,跟在后面往里走。

  那辆黑色奔驰车,蒋天认识,是上官婉儿经理的车,那家伙叫吴尺,人如其名,四十多岁了,有家有口,坏事没少干。

  可今天,却是他送上官婉儿回家的,不是说帮同事忙去了嘛,这是什么情况?

  “嘀嘀~”

  就在蒋天纳闷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鸣笛声,是吴尺开着车过来了,他还降下车窗,从左肩上摘下了一枚女士耳钉:“呦,这不是上官家大哈嘛,给,你媳妇东西落我车,不,落我身上了,拿去。”

  这家伙,说完还一脸阴笑,蒋天一看事情不对,接过耳钉后,就准备质问吴尺,还有上官婉儿,虽然两人现在有名无实,但也不能这样啊,太特么欺负人了。

  “你别误会,我们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吴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好像在挑衅一般,看的蒋天怒发冲冠,举起拳头后,就朝着车里的吴尺打了过去,这一拳,直接给他打掉一颗牙。

  “你干什么,你疯了嘛?竟然敢打老子,你别走,你特么给我站着别动!”

  吴尺说着,就把车停在了一边,上官婉儿这才听到不对劲,看着下车的吴尺愣了一下后,就朝着蒋天喊道:“你有病吧,干嘛打人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嘛,一天竟给我丢人!”

  面对两人的态度,蒋天就算是再窝囊,也忍不住了,指着两人就说道:“今天的事情,你们必须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蒋天手里拿着耳钉,一阵气血上涌,要是这个耳钉直接落在了车上,这还好说,可它竟然出现在了吴尺的肩膀上,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要怎样才能把耳钉落在那个部位。

  而且,吴尺刚才的样子,就更让人无限遐想了,蒋天虽然没钱,但也不是吃素的,大不了跟他拼了,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谁怕谁?

  “小崽子,看我不弄死你!”

  吴尺怒吼一声,下了车,左手拿牙,右手拿了一根棒球棒,朝着蒋天就走了去,上去二话不说,直接砸向了他的脑袋,一点没客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3章 背锅


  “啊~”

  吴尺太突然,吓得一边的上官婉儿不由得一声惊叫,她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

  “咣当”一声,手腕粗细的棒球棒,直接砸在了蒋天的脑袋上,但是他没觉得怎么样,就像被挠了一下痒痒,反而吴尺站在那里怔愣住了。

  本来他想继续打,但是现在的蒋天毫发无损,这就让吴尺不解了,他可是用了全力,这一棒下去至少有百十来斤的力道,可竟然伤不到人!

  “怎么样?还想继续嘛?”

  蒋天瞪圆了眼睛,不退反攻,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吴尺,就抢过了他手里的棒球棒,然后双手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拿根崭新的棒球棒,居然被硬生生的折断了。

  这力道,看的吴尺彻底呆住了,他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了身在何处,只有地上的两截破木头,能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

  “去尼玛的!”

  蒋天也没客气,上去又是一拳,就看吴尺现在双眼完全对称,成了一个真正的大熊猫。

  “你、你、你特么竟然敢还手,你小子给我等着、你特么给我等着!”

  吴尺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为了不丢面子,咒骂了几声后,就屁滚尿流的上了车,准备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蒋天,你发什么神经啊,不就是一个耳钉嘛,你至于嘛?再说了,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赶紧的,去给吴总道歉,不然你就别进家门了!”

  上官婉儿可不敢得罪吴总,当着他的面好一通骂蒋天,然后就朝着那辆奔驰走了过去,站在车门旁,有点卑躬屈膝:“吴、吴总,不好意思啊,这都是误会,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蒋天一般见识,他什么都不懂,我让他给您道歉。”

  “快点,死过来,赶紧给吴总道歉!”

  “我不要他道歉,我承受不起!婉儿啊,我...算了,我走,你让他给我等着,等着!”

  吴尺咬着牙,眼睛都红了,说话的时候,腮帮子上的肉还在颤抖,这足以看出他愤怒的程度,但也只是愤怒,一句话说完,就开车绝尘而去了,留下上官婉儿站在那里发呆。

  “你就是个疯狗,给我滚,别回家了,我们家不养白眼狗!”

  上官婉儿是真的生气了,站在原地直跺脚,然后就转过身,指着蒋天的鼻子继续咆哮起来:“我今年要是不能升职,你就给我等着!你啊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不如家里那条二哈,难怪大家都叫你大哈,你还真是它哥啊!”

  一番羞辱的话语,犹如猛烈的拳头,在蒋天心上不停捶打,疼的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想继续质问耳钉的事情,可是看到上官婉儿此时的样子,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上官婉儿说的没错,自己什么都不是,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一张纸在了一起,说句难听的话,就算她和吴尺真的怎么样了,也是没招,从结婚到现在,手都没碰过一下,这叫什么夫妻?

  恍惚间,蒋天想了不少,就看上官婉儿已经走了,他只能跟上去,可是到了家门口,却怎么敲门也没人开。

  今天二十九,明天就过年了,今年是蒋天过得最憋屈的一个年,一个人蹲在楼道里,这种感觉无法形容,想起农村的爸妈,泫然欲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开门了,蒋天抬头一看,是柳潇潇,她手里拿着一个垃圾袋,放在了门边,然后翻了一个白眼:“滚进来吧,去把晚饭做了。”

  蒋天站了起来,进屋后,就直接去了厨房,一个人开始准备晚饭,柳潇潇等人都在客厅里看电视,大家嘻嘻哈哈的,气氛不能再好了。

  一个半小时,六菜一汤做好了,蒋天摆好餐桌,就去了客厅:“妈,可以开饭了。”

  “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催?”

  柳潇潇一脸不耐烦,扔掉手里的橘子皮,站了起来:“去,把洗手间里的衣服洗了,不然别吃饭!记住了,只能手洗不能机洗,能听懂人话不?”

  “哦,我、我知道了。”

  蒋天答应了一声,走去洗手间,人家吃饭他洗衣服,等他洗完,那边也吃完了,一桌子菜就剩下了半盘土豆丝。

  可是,蒋天正准备过去吃饭的时候,就看上官羽拿起那半盘土豆丝,当着他的面,竟直接倒在了狗碗里,还挑着眉毛说道:“要是饿了,你们哥俩就一块吃,我困了,睡觉去喽~记得把盘子碗刷干净啊!”

  客厅里,一下子没人了,大家都回了卧室,而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蒋天看了看一桌子的盘子,还有地上的瓜子皮,以及茶几上的果皮和各种包装袋,心里头五味杂陈。

  再次开始收拾起来,差不多两小时,客厅和饭厅才收拾干净,可蒋天还饿着肚子,但这么晚了,他也不敢做饭,生怕吵到大家休息,只好饿着了。

  “唉~”

  轻叹一声,蒋天朝着卧室走,最起码还有地板睡,这也算是幸福了,可是今天的卧室,却被上官婉儿锁上了。

  没办法,只能睡客厅了,没有被子,就盖自己的衣服吧。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也就五点多,柳潇潇就不行了,好像是闹肚子,十分钟之内,就去了三四趟洗手间,到了六点的时候,她就坚持不住了,嚷嚷着要去医院,还说都怪蒋天做饭不干净,这才害了自己拉稀。

  一看柳潇潇这样,蒋天就说道:“妈,我有个方法,能治拉肚子,要不试试看?”

  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因为那块玉佩,不然蒋天什么都不懂,但柳潇潇却捂着肚子咒骂了起来:“你个小畜生,就是故意的,现在还要拿我做实验,你、你...别废话,赶紧找车送我去医院,快!”

  蒋天不敢怠慢,可是这么早,哪有车啊?而且今天过年,谁出车啊?

  家里也没人会开车,这可麻烦了,而柳潇潇还坚持不住了,这一下真的难住了蒋天!

  “没车,没车就背我去,想什么呢,速度!”

  柳潇潇也看了出来,喊了一声后,蒋天就灰溜溜的过去了,然后背起她,直接出了家门,朝着医院飞奔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4章 牛刀小试


  二十多分钟,蒋天才背着柳潇潇到了医院,可今天医院人满为患,挂号都等了好久,而这期间,柳潇潇又去了好几趟厕所,拉的都快虚脱了。

  “都怪你,想害我是不是?蒋天啊蒋天,你小子还真是蔫巴坏啊,大过年的你就想让我在医院里度过是不是?好,你给我等着!哎呦,我的肚子啊~”

  柳潇潇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气的直哆嗦,再加上肚子疼,别提多难受了。

  “妈,我没有害你的意思,大家都吃饭了,就你自己闹肚子,怎么能说我害你呢?你真的冤枉我了。”

  蒋天开始解释起来,这个锅他不能背,从昨晚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上,这大过年的,他心里比柳潇潇憋屈多了。

  “你真长本事了,还敢顶嘴?我说是你就是你!”

  柳潇潇冷声呵斥道,而这个时候,正好到了柳潇潇,有个护士走出来,站在那里摆手:“谁是柳潇潇、谁是柳潇潇?”

  “你给我等着!”

  柳潇潇扔下一句话,朝着护士走去了,剩下蒋天站在那里立正,有柳潇潇在,他都不敢坐,现在她进去了,这才坐下来。

  “让开,让开!”

  蒋天刚坐下,就看一边来了一个病床车,上面推着一个男人,看起来好像是不行了,浑身上下都是血,估计是出了车祸,几名医护人员正在朝着一边的手术室飞奔。

  “咳咳~”

  男人躺在病床上,咳嗽了好几声,吐出几口血沫子,本来带着氧气罩,这样一来氧气罩上全是血。

  “病人快不行了,快,送去手术室!”

  其中一名医生声音急促,说完还给男人清理了一下血迹,但脚步并没有因此停止,反而加快了许多。

  很快,一行人到了手术室门口,然后就纷纷进去了,留下几名家属在门外等候。

  蒋天有些好奇,站起身后,就朝着那边走去了,现在柳潇潇没出来,他待着也没事,就站在门口跟着等。

  不到五分钟,手术室的门就开了,医生摘下口罩看了看几名家属:“病人伤的太重了,已经不行了,你们准备后事吧。”

  简简单单一句话,那几名家属就受不了了,瘫在地上就哭嚎了起来,声音回荡在走廊里,听起来不免让人一阵阵伤感,而这大过年的,听起来就更加让人难受了。

  病人被医助推了出来,几名家属就扑了上去,但蒋天却有些懵了,因为他看出了不对劲。

  “慢着,这人没死!”

  蒋天完全是脱口而出,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有些惊呆了。

  “没死?你开什么玩笑,刚才王主任都宣布死亡了,你却说这人没死?你谁啊?”

  医助看着蒋天,一脸鄙夷,还冷笑了一声。

  “我、我...”

  这句话问的,让蒋天不知道怎么说,他一不是医生,二不是死者家属,还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更是说不明白其中缘由,就站在那里支支吾吾,非常尴尬。

  “你什么你?没事别找事,赶紧走!”

  医助继续给蒋天脸色,那个王主任也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蒋天:“小伙子,你说这人没死?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对此,蒋天也不知道怎么说,站在那里一脸呆滞:“那个,我、反正...反正这人没死,应该还有救,让我给他看看吧。”

  蒋天这么一说,那几名家属顿时愣住了,女人也不哭了,缓缓站了起来,只是没说话,还一脸疑惑的看了看他,也看了看医生。

  “哈哈哈~你给看看?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

  医助继续嘲讽起来,还特意抬高了嗓门:“这大过年的,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进来了,也不知道保安都干什么去了。小子,我警告你,最好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

  “是啊,走吧,回家过年去吧,别自找不痛快,病人的确死了,我可以保证,而且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病人伤的很重。”

  医助说完,那个王主任就跟了一句,估计是把蒋天当成了骗子,因为最近很多小广告张贴,说是能救活死人,救不活不要钱。

  “我不是骗子,就让我试试吧!”

  蒋天很坚持,因为他看了出来,男人虽然没了生机,但是还有救,只要利用好生死诀,就能挽回这条鲜活的生命,更能挽回一个家庭。

  “小子,你学过医嘛,就要救人?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是能把死人救活,我今天就管你叫爹!”

  医助觉得蒋天这是在侮辱王主任,更是在质疑医院的权威,不由得火冒三丈:“王主任可是江都最权威的专家,难道还不如你?识相的赶紧滚!”

  “你们什么意思?”

  王主任一看局面僵持不下,就看了看死者家属,想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这......”

  那女人不知道怎么办,看了一眼身边的父母,父母却点点头:“反正人已经死了,我们就试试吧!”

  蒋天一听,朝着几人鞠了一躬后,就掀开了那张代表了死亡的白布,然后深吸一口气,伸出左手掌,在男人身体开始探视了起来。

  “嗖嗖嗖~”

  蒋天在探视的同时,脑海里出现一块玉,跟他胸口戴着的一样,那玉佩在脑海里旋转起来,图形为太极。

  “膻中、天枢、云门、中府、璇玑、中庭、神封......”

  蒋天一边轻声说道,一边按点这些穴位,最后一掌打出,直接拍在了男人的百会穴之上,就看原本宣告死亡的男人,顿时有了气息,而蒋天脑海中的玉佩,一半变得黯淡无光。

  “活、活啦?!”

  王主任舌桥不下,整个人完全傻了,这病人他是知道的,的确死了,可现在却活了过来,简直见了鬼,而那医助更是如此,不由得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蒋天,一句话说不出来。

  “我的儿啊!”

  “老公!”

  几名家属一看人醒了过来,就立马围了过去,蒋天站在一边,也是十分震惊,没想到这个生死诀,竟然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只是为什么脑海中的玉佩一边变的黯淡无光了,他还无从知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5章 无法低调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死了吗?”

  男人醒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有些混沌,家人就跟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男人一听,这才明白过来,连忙下床感谢蒋天。

  “小兄弟,感谢,十分感谢,你不仅仅救了我,还救了我们一家,还有我集团的数千名员工,我代表所有人谢谢你!”

  男人说的非常诚恳,还给蒋天深深鞠了一躬,蒋天哪受过这个,双手搀起男人客气了几句,但男人拿出一张卡,让他务必收下,蒋天拗不过他,无奈之下只好踹在了衣兜里,也没当回事,还嘻嘻哈哈的。

  “谢谢你,小兄弟,你比某些人强多了,让他叫你爹!”

  那女人看了一眼医助,翻了个白眼,然后递给蒋天一张名片,还说以后只要蒋天有事,随时可以找她,必定赴汤蹈火。

  “叫爹就不用了,只不过是一句气话,你们回去吧,好好休息,我也该走了。”

  蒋天打了一声招呼,那一家人就笑着离开了,他也准备走,但站在一边犹如蜡像的王主任和医助却拦住了他。

  “小兄弟,请留步。”

  王主任走了过去,还看了一眼那个医助:“赶紧过来,给人家道歉,快,态度要诚恳,否则今天就是你在医院的最后一天!”

  “啊?啊!”

  医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跪在了蒋天脚边,哭着鼻子扯着他的裤脚:“大兄弟啊,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狗眼看人低,你别生气,我保证你后不会这样了,都是我不好啊~”

  贬低自己的话,说了不少,其实蒋天也没怎么在意,就笑着把他搀扶了起来,那人擦了擦眼泪,站在一边就不说话了,王主任则说道:“敢问小兄弟这一身医术...”

  “哦,没什么,我就是看过几本医术,没什么。那个,我还有事,就不说了,再见。”

  蒋天知道他想问什么,所以什么都没说,朝着那边就走了,而这个时候柳潇潇也差不多出来了,要是她出来看到自己没在门口候着,肯定大发雷霆。

  果然,蒋天到了门口后,就看柳潇潇正站在那里喘着粗气:“你个小犊子,干什么去了?害了我还不想管我了是不是?赶紧的,背我回家!”

  “哦~”

  蒋天答应一声,背起柳潇潇,朝着楼下走去。

  到了一楼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原来是那个王主任,他一路小跑,手里拿着自己的名片,看到江天后,就深鞠一躬:“蒋先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只要您有事,尽管随便吩咐,要是哪天有时间,不妨一起小酌几杯如何?”

  王主任一番话,让蒋天十分惊讶,不过他什么目的,蒋天还是看了出来,毕竟这起死回生的手法,没人不想知道,何况他还是一名医生。

  “等有时间再说吧,我现在要背着老妈回家。”

  蒋天不以为然,收下名片后,就要背着柳潇潇离开,而柳潇潇却懵了。

  在她的印象里,蒋天一直都是个窝囊废,别说是认识医生了,送快递的他都不认识,而这个医生对他这么毕恭毕敬,着实让柳潇潇惊呆了。

  “等等。”

  王主任说着,就拿起手机,不到一分钟,就看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了医院门口。

  “上车吧,我们年过了再聚。”

  王主任还给蒋天开了车门,脸上一直带着微笑,蒋天也没客气,谢了一声后,跟柳潇潇上了车,司机立马发动,朝着家中开去。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两人下车后,司机就走了,柳潇潇这才看着蒋天问道:“你跟那王主任是朋友?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

  “朋友?不是,就今天认识的。”

  蒋天淡淡说了一句,背起柳潇潇往家走,柳潇潇继续问:“今天认识的?你小子怎么神神叨叨的,跟我还不说实话?要是你们今天认识的,他怎么会这么对你?算了,我也懒得理你,赶紧的,今天是三十,赶紧回家。”

  背着柳潇潇,蒋天小跑起来,很快到了家,上官婉儿等人,正在准备午饭,今天年三十,中午要吃大餐。

  忙活一小时,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开始封运,也就是贴对联什么的,当这些都弄好后,蒋天就去了厨房,开始炒菜,其他人则坐在那里聊天,还说起了柳潇潇闹肚子的事情,她也没细说,就说现在没事了,让大家别担心。

  中午二十道菜,从十点半开始,一直到现在十二点半,终于做好了,蒋天从厨房出来,解开身上的围裙,就看岳父拿着一瓶酒出来了。

  “天啊,来,今天过年了,陪爸喝点。羽儿,给你姐夫倒酒。”

  身为上官家的一家之主,上官文远还是不错的,虽然心里也看不上这个女婿,但是面上过得去,比其他人强多了,而蒋天也就对这个岳父有点好心情,其他人一看他就心烦的要死,有几次都想从这十七楼的窗户跳出去。

  “倒酒?爸,你别开玩笑了,这酒九百多一瓶,是给人喝的,他?呵呵~”

  上官羽很不客气,也不管是不是过年,时时刻刻都在满嘴喷粪,蒋天没在乎,一脸尴尬说道:“我不会喝酒,您喝吧,爸。”

  “会喝也不给你喝,那是我孝敬爸的,你不配!”

  上官晴儿跟了一句,然后用眼皮夹了一下蒋天,柳潇潇也说道:“可不是,这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的,尤其是身份卑微的人。行了,大过年的说点高兴的,咱们吃,边吃边说。”

  几人开始吃喝了起来,蒋天也没出声,上官婉儿一直没说话,情绪看起来还没缓和,应该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嗡嗡嗡~”

  一个小时后,大家吃喝的差不多了,蒋天电话响了起来,这是个陌生号码,他就接了起来,对方是个男人,问他叫不叫蒋天,是不是今天去了江都第一医院,他说是,那人就挂断了电话,也没说其它,很是奇怪。

  蒋天也没当回事,大家下桌后,他就开始收拾了起来,谁知道就在快收拾完的时候,那人发来了一条信息,居然让蒋天给他开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6章 大礼包


  “这人谁啊,大过年的开玩笑吗?”

  蒋天刚刷完碗筷,擦干手后,就去了门口,柳潇潇等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喝看电视,一看蒋天走来,就皱起了眉头,没一点好脸色。

  “吱呀~”

  蒋天开了门,柳潇潇等人就看向了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还训斥道:“刚封运,你开门干球,好运气都被你放走了,什么东西!”

  一番话说完,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柳潇潇就住了口,上官羽等人也愣了一下,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人一身衣服很名贵,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而且大过年的,不想别人看笑话,就没再说什么。

  “您是蒋天蒋先生?”

  那人很有礼貌,微微点点头,手里还拿着几个礼盒,价值不菲。

  “啊?啊,我是蒋天,不是什么蒋先生,别这么客气。”

  蒋天有些没反应过来,看了看那个男人:“您是?”

  “哦,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是我老板让我带给您的,还有这个。”

  男人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几个精致礼盒,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一个拳头大小,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这都是什么?给我的?”

  蒋天还是不敢相信,那男人点点头,也没进屋,还给蒋天拜了个年,然后就走了。

  蒋天站在原地,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直至柳潇潇爆喝一声,他这才回过神。

  “想毛呢,关门啊,冷啊!”

  柳潇潇一直这样,幸好蒋天习惯了,不然非吓出神经病不可。

  “哦,好,关门、关门。“

  蒋天关上门,拿着那些东西走了进来,大家一阵阵奇怪眼神,很是好奇,不止好奇这些东西是什么,更好奇那男人是谁。

  要知道,男人刚才那一身西装,没有几万块根本下不来,什么人能穿这样的衣服,必定是达官显贵啊。

  “什么东西?那人谁啊?你好像不认识?”

  柳潇潇就是个问题岳母,一边说一边看,就看那些东西竟是野生的燕窝,还有鱼翅鲍鱼,更有花胶,都是非常名贵的补品,最后竟然还发现一块龙涎香,这东西,有钱都难买,一块几十万都是便宜的。

  “不知道~”

  蒋天一个劲儿的摇晃着脑袋,他的确不知道,不过转念一想,好像也明白了过来,这人估计是自己救活的那个男人派来的,当时他说自己手下几千名员工,也就只有他出手能这么阔绰了,而蒋天并不认识什么有钱人,所以百分之九十九是他。

  “榆木脑袋,一问三不知!”

  柳潇潇说着,继续看着那些补品,眼睛直放光,这些东西她超喜欢,只是蒋天根本买不起。

  “我去,谁这么大方啊,这些东西加起来得十几二十万吧!”

  上官晴儿典型拜金女,对这些东西有些研究,开始估值,上官羽则站了起来,一把抢走了蒋天手里的那个小盒子,还给打开了。

  “我靠!居然是百达翡丽!”

  上官羽眼珠子快要瞪爆了,这块表还是限量版,没有几百万下不来,这是正品,之前他就去柜台看过,可是囊中羞涩,也只能看看。

  “什么?”

  那些礼盒本来很珍贵了,可是上官羽一句话,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尤其是蒋天,他看着那块表,惊呆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噔楞~”

  就在几人争先恐后的看着手表时,蒋天手机响了一声,是另外一个人发过来的信息:蒋先生,多谢救命之恩,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等过了年我再登门亲自拜访。过年好。

  看完这条信息,蒋天才回过神,自己没说叫什么,更没说自己住在那里,他是怎么知道的?

  “傻!这就是个傻子,这么多名贵的东西不看,居然在哪看手机。”

  “这下过年有面子了,这个给妈,这个给爸,咯咯~”

  “哈哈,我什么都不要,就要这块表了,谢谢姐夫哈,啊哈哈哈~”

  几人在哪里开始瓜分了起来,蒋天也没在乎,而是掏出了那张卡,还有那张名片,就看上面写着:江都聚鼎集团亚洲执行总裁,赵采妮。

  这是那女人的名片,男人估计是这个集团的董事长吧?

  蒋天也不懂这些,只知道印刷的那些东西,看了看后,就把名片收了起来,而那张金灿灿的卡,他现在才仔细看了一眼,上面居然写着聚鼎银行VIP卡。

  这个聚鼎集团,可是江都屈指可数的企业,产业链遍布全国,涉足诸多领域,甚至连银行都有,其业务庞大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堪称一个商业帝国。

  而这张卡,就是聚鼎银行为数不多的金卡,只要有了它,别说是购物了,刷车刷房那都是小事,就算是喜欢飞机邮轮也是可以的,而且只要是巨鼎旗下产业的产品,全部免费,即使去别的公司购买,这里的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花光的,只是蒋天根本不知道。

  当天晚上,大家一起过年,有了名贵补品的柳潇潇,态度也没好到哪去,蒋天给大家拜年,东西一件没落着,全被这些不要脸的抢走了。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他给爸妈拜了年,还说初二就回家,爸妈自然理解,擦了擦眼泪,就把电话挂断了。

  春节晚会结束,大家也困了,就躺下休息了,今天蒋天有幸,睡在了卧室的地板上,只是一晚上上官婉儿也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大家早早起来了,今天是初一,要去给上官婉儿的爷爷奶奶拜年,完事还要去她姥姥姥爷那边,反正事不少,都可今天来。

  “赶紧的,拜年赶早不赶晚,速度。”

  柳潇潇很早起来了,收拾好之后,就站在那里催促大家,而大家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只有蒋天还在洗手间里。

  不是他磨蹭,而是大家祸祸完,他要打扫收拾,自然慢上许多了。

  “就你墨迹,还不如二哈,赶紧走。”

  柳潇潇继续说,蒋天答应一声,这才出来。

  大家下楼,朝着小区门口走,可是却没车,这家人没一个会开车的,今天还很冷,一个个站在那里直跺脚搓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7章 亲戚之间的攀比


  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一辆车,今天初一,可能都去给亲戚拜年了,谁还出来开出租啊。

  “看看人家的女婿,好歹有辆车啊,这个窝囊废,开车都不会!”

  天气很冷,这让本来情绪就不稳定的柳潇潇,顿时发了飙,说完直翻白眼,眼珠子都快翻了出来。

  “习惯就好了,也不是窝囊废一天两天了~”

  上官羽阴阳怪气的跟了一句,哪都少不了他,上官晴儿也是一样,撇着嘴说道:“跟某些人说话都是浪费口水,呸~”

  三人开始唇枪舌剑,攻击力很强,蒋天站在那里心中伤痕累累,仿佛心脏被刀剑刺穿了无数遍。

  “少说两句吧,大过年的,就不能乐呵点?”

  上官文远帮着蒋天说了一句,谁知道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反击更加的强烈了,而这个家柳潇潇说的算,后果谁都明白。

  几人叽叽喳喳的,上官婉儿一直没说话,蒋天好像被毒哑了一样,站在那里低眉不语,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奔驰商务车,从不远处缓缓驶来了。

  分分钟,车子停在了几人面前,司机降下车窗,看了一眼蒋天:“蒋先生,您这是要出门吧?跟家人拜年去?上车吧!”

  这个男人,不是昨天送礼的那个男人,蒋天没见过,站在那里不由得一愣,其他人也是一样,尤其是柳潇潇。

  昨天在医院,她就纳闷,后来有人送那么贵重的礼物,她更是不解,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还开着豪华的车子,着实让她有些懵圈。

  “上车上车~”

  柳潇潇心中疑惑,但却没问怎么回事,嚷嚷了两句后,主动带着大家上车,好像车和司机是奔着她来的一样。

  大家纷纷上车,蒋天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眼光,就连上官婉儿也是一样,直打量着他。

  蒋天知道,大家肯定都疑惑重重,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何解释?

  车子开动,先朝着上官文远父母那里开去,差不多四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小区的门口,大家下了车,也没管那个司机,朝着小区门口走去,蒋天则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说了不少感激的话语。

  司机没多说什么,态度很好,还说是应该的,但没表露身份,蒋天点点头,急忙跟着柳潇潇等人去了,而车子也没开走,就在那里等着,他知道,这人跟自己救的那个老总,肯定是分不开的。

  一行人来到326号楼,一单元门口,上官文远按了一下门铃,很快门开了,大家往里挤,乘电梯到了顶楼。

  到了门口,大家才发现,门是半开着的,还没进去,就听到了一阵阵说话聊天的声音,一听就知道不少人,屋里更是烟雾缭绕的,过年的气愤很足,不时传来欢声笑语,空气中也有一股干果和水果的混合味道。

  上官文远带着大家走进去,给老爸老妈拜年,还给亲朋好友拜年,柳潇潇跟在身边,也是嘻嘻哈哈的,不过都是假笑,看起来十分别扭。

  大人拜完年,就到了孩子们,以上官婉儿为首,纷纷向长辈拜年,这些人她都认识,只有蒋天不怎么熟悉。

  这些人,婚礼上他见过一次,只是没什么印象,除了长相比较特别的,蒋天算是记住了两个,而这里人不少,他也只能认出上官婉儿的大爷来。

  这人是上官文远的大哥,叫上官文轩,从这边论,孩子都叫他大爷,蒋天对这人印象比别人深,因为一年前的婚礼上,这家伙差点给现场闹翻天。

  “呵呵,蒋天也来了?还是老样子?印刷厂小力工?一年前我就说过,你不行,那时大家还反驳我,现在看看,不还是这副德行?”

  上官文轩还是那个样子,一脸不屑的表情,好像蒋天是他女婿一样,而坐在他一边的女人,也就是上官文轩的老婆,李晓梅,也是一脸嫌弃的模样:“狼吃肉,狗吃屎,优胜劣汰,这是自然法则,只是可惜了婉儿这么好的姑娘。”

  这两口子,嘴都不饶人,一个说一个配合,嗓门还扯得老高,生怕别人听不见,而其余人也是对蒋天嗤之以鼻,质疑和嘲讽的话都说了不少,蒋天也只有听着的份。

  “可不是,这年头,什么猪都能拱棵好白菜!”

  跟着话茬的,是上官婉儿的大姑,也就是上官文远的大姐,叫上官艳红,她在上官家是老大,也是最最最刁钻的,上官文远以及上官文轩跟她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幸好咱家儿子不是这样,不然我能气的抽死他,什么玩意!”

  上官艳红说完,她丈夫刘洪就跟了这么一句,同样瞧不起蒋天,这两口子,跟那两口子几乎一样。

  而他们的孩子,一个上官雪,是上官文轩家的,一个刘上官,是刘洪家的,这两人也是一样,打心眼里看不起蒋天,尤其是他是外地人,工作还不体面,跟他们一个外企白领一个私企经理比起来,蒋天真的什么都不是。

  只是,蒋天也没有亏欠他们的,现在被这么排挤,心里真心不是滋味,而且现在是过年,大家轮番这么一轰炸,让他心里要多不痛快就有多不痛快。

  但是蒋天没说什么,他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就站在那里不说话,那些人也说完了,矛头不再指向他,而是聊起了别的话题。

  过年,无外乎都是送礼,这是一种习俗,而这些人,都喜欢攀比,就算大家都是一家人,也不例外。

  刚才的众说纷纭,把蒋天埋汰够呛,没有一个人为他说话,现在更是比起了礼物来,都说自己拿的东西好,还有人故意问蒋天,说他带了什么礼物来,大过年的,总不能空着手来吧?

  而昨天收的那些礼物,都被家人瓜分了,蒋天一样没落着,现在被这么一问,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了,面子上有些下不来,毕竟过年多少都得拿点啥,起码是份心意嘛。

  大家开始纷纷亮出了自己的礼物,有高级补品,还有真金白银,更有名贵茶品和字画,这些都是孝敬给上官婉儿爷爷奶奶的,而现在的蒋天,却什么都拿不出来,别提多尴尬了。

  “姓蒋的,大家都带来了礼物,你带了什么过来啊?”

  真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蒋天正在想这个问题,就听一边的刘上官喊了一嗓子,这一嗓门,振聋发聩,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喊得他心里“咯噔”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第8章 悲催的命运


  刚才就被大家一通数落,这让蒋天心情很差,还好上官羽他们没什么动静,可是刘上官的这句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爷爷奶奶就坐在那里,所有亲戚都在,还有柳潇潇等人,纷纷睁大了眼睛,看向一脸尴尬的蒋天。

  “我...”

  蒋天很想说,自己没时间准备,因为昨天去医院,这几天还赶上过年,每天在家里做家务,哪有时间出去了,就算是出去了,商场这个时候都放假,怎么买?

  何况,他根本没钱!

  一时间,蒋天支吾了,只说出了一个字,然后就站在那里不动了,好像一个木头人一样。

  “你什么你?就是没准备了?”

  刘上官依旧不依不饶,冷冷的笑了笑:“蒋天,你太不像话了,也太目中无人了,爷爷奶奶好歹是长辈,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看看大家,都准备了什么,你呢?拎着两只烧鸡来?”

  两只烧鸡,就是空手来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所以刘上官一番话说完后,引来一场哄然大笑,而爷爷和奶奶却脸色不太好。

  蒋天,他们本来也不喜欢,自己孩子的孩子,都是什么阶层,他们自己知道,蒋天一个外地人,要什么没什么,还是头一年来这边走亲戚,竟然空着手,这让他们内心十分的愤怒,更是觉得这小子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然怎么会这样?

  “没有就没有吧,某些人根本不把我们老一辈当回事,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再说了,还能指望他什么?现在还在印刷厂吧,一月三四千的工资,都没有我退休金多,能买得起什么?”

  奶奶一脸睥睨,语气中也是带着凌厉,说的每一个字,都在刺激着蒋天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在家里的时候,被骂被瞧不起也就算了,毕竟那都是家里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七大姑八大姨都在这里,几十个人这么多,就算蒋天真的什么都不是,也不用他们在这里吆五喝六的贬低啊,把蒋天当成了什么,一条狗嘛?

  蒋天心中很愤怒,但是没表现出来,他自从进屋就站在那里,屋里有很多地方,都没人让他做,而上官文远他们,就坐在那里看着,包括上官婉儿也一样,蒋天脸上火辣辣,很像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这个时候,还没等蒋天有什么动作,爷爷就开口说话了:“虽然有那么一句话,叫莫欺少年穷,但你...的确是太差了,以后还要努力啊,不然婉儿这么好的孩子,难道要跟着你吃一辈子苦嘛?”

  “你这工作,还不稳定,只不过是临时工,还得想想出路才行。你看看你大爷和姑姑们,人家的孩子都在干什么?要不你求求他们,让谁给你随便介绍一个工作,还不比你现在强?”

  的确如此,上官婉儿这边的亲戚们,没有一个差的,人家要么是教师,要么有自己的工资,还有在医院工作的,总之随便一个人站出来,都比蒋天强上不止一百倍,就连他们的孩子也是一样,月薪就没有低于一万的,还是每天坐在办公室的白领。

  而蒋天,每天臭烘烘的,忙碌在裱纸机上,很出力不说,还赚不了多少钱,最主要的还是他在单位也被欺负。

  一想想那个机长和大助,他就恨得牙根直痒痒,这两人,什么活都让他干,就差没类似蒋天了,而这台机器上,就他赚的最少,每月三千来块,那两人没有低于五千的。

  想想这些,都是眼泪啊......

  “我、我会努力的。”

  蒋天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这句话,而此时他眼眶已经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他知道,自己若是哭了,会更让人瞧不起,唯有坚强起来才行,而大家说了这么多,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蒋天说上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安慰的眼神都没有。

  “行了,吃饭吧,别说什么礼物了。对了,今天中午吃啥啊?蒋天,还不赶紧去准备,难道让我们这些长辈伺候你嘛?”

  上官文轩一脸阴笑,说完站了起来,蒋天没办法,咽了口口水后,就朝着厨房走去了。

  在厨房里,蒋天忙活的热火朝天,虽然菜已经备好了,但是都没炒,几十口子人的饭菜,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他忙活了三个多小时,汗流浃背的,才算是炒完了所有的菜。

  客厅里,大家坐在那里谈天说地,过年的氛围很浓郁,但没人打理蒋天,好像他不存在一样,或者说他只是一个临时雇来的炒菜师傅一样,而这菜的味道,确实是做的不错,可能是因为蒋天经常做饭,练出来了。

  这顿饭,吃了很久很久,大家纷纷喝多,等到蒋天上桌的时候,桌上已经是残羹剩饭,根本没人给他留,这大过年的,还真是扎心。

  大家吃饭,有的去了卧室睡觉,有的在斗地主,还有打麻将的,更有看电视吃水果的,蒋天感觉自己这么多余,那里也没去,开始收拾起来,虽然肚子很饿,但他却一口没吃。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盘子碗快才刷完,而这个时候,柳潇潇等人站了起来,跟着那些亲戚打了一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上官婉儿等跟在身边,蒋天自然跟了过去,就准备离开这里,下午还要去柳潇潇家里那边,今天是初一,没有初二拜年的。

  在一阵阵亲戚的欢送中,一行人下了楼,期间还有不少刺耳的话,在蒋天耳边徘徊,但他只是听着,什么都没说,跟着大家下了楼后,就朝着门口走去了,而之前听在楼下的那辆奔驰商务车,现在还停在那里,根本没走。

  “这人到底谁啊?蒋天,你在外面认识了什么人嘛?人家为什么这么帮你啊?”

  上官婉儿很纳闷,根据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觉得蒋天肯定是认识了谁,不然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啊,更没必要这样了。

  “没认识谁。”

  蒋天心情差极了,两天没怎么吃饭,上官婉儿也不问一句,还被她家的亲戚数落成了狗,她更是没站出来帮着说一句话,现在蒋天自然不想理她,所以只顾着往前走,谁知道上官婉儿却发飙了,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蒋天一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样子。

继续阅读《最强神医狂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