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胖子小说《诡门异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诡门异录
分类:悬疑惊悚
作者:南派小哥
简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也是一个离奇的故事,它的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我并不想向大家讲叙这个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故事!因为它太过诡异甚至无法相信!校园诡异铁门,我亲身的诡异遭遇,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鬼神的诅咒?请和我一起进入这扇诡异的铁门,寻求真相...胆小鬼勿近!...另外,热心网友已经帮南派小哥创建了诡门异录吧南派小哥吧在这里我谢谢那些支持小哥的读者们,小哥虽然写的不好,但是只要有一个人读我的书,我一定会坚持每日必更,因为我要对得起每一位看我书的读者
请大家去诡门异录吧和南派小哥吧对小哥提意见!
角色:赵牧,胖子
赵牧,胖子小说《诡门异录》全文免费阅读

《诡门异录》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入学


我并不想向大家讲述这个发生在我身上极其诡异的故事,因为它太过诡异甚至无法接受!但如果让我装着什么也没发生过的遗忘这件事情,我很难办到。所以我准备用笔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我由于学习不好中招失利不得已去了这所我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到的高中,至于它的名字和具体地址你不用问我,问我我也不会给你说的。因为我是为了你好!这所学校里有一条校规很引人注目(不管你是谁,都不能靠近男寝室五楼的那扇铁门!更别说进入)任何人,就算你国家主席来了也不行,至于铁门背后到底有什么,就无人知晓,有的说后面有一颗导弹,有的说后面有一个坦克,还有的说后面是校长的后宫,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各种流言五花八门。

我被安排在了432寝室,和我一个寝室的有猪二,子朋,赵牧三个人,我们四个人由于是一个寝室的,所以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形影不离,无话不说。

这天中午我们的话题不知不觉到了那扇神秘的铁门,“你们听说那扇铁门了吗?据说进去的人都会蒸发啊”子朋故作神秘的说道。

“恩你说的是那扇被校规禁止进入的铁门吧,我也听说了,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赵牧用平静的口气接到,说完若有所思的向上面看去,我看看了他看的方向,浑身一颤,

他看的上面不正是五楼吗?难道这小子真准备去看个究竟?“别想了,那铁门既然被禁止进入肯定有他的道理,你们打消这些念头吧”我对他们说道。

“不打消不行啊”子朋略带调戏地说,“有胖子这个胆小鬼在我们肯定不会下进去的决定啊”说完子朋会意地看了看胖子,

“尼玛的你是在小看你胖爷我?”胖子反驳道。

“有本事你进去啊,反正老子是敢进”子朋不屑的说道。

“你特娘的要是敢进入那扇铁门老子给你跪下”猪二朝着子朋吼道,明显是被子朋的玩笑激怒了,“切老子不敢进铁门老子特娘的给你跪下”子朋反驳到,

猪二这个时候上脸了:“特码的咱们抽签进去谁不进谁是孬种”

子朋一听这话直接火了,“你特码以为老子怕你啊,抽就抽”

我和赵牧见这情况赶快上去劝架“都是兄弟,何必呢?”

谁知道猪二这孙子不识好,竟然带着鄙视的目光对我俩说“你们特码的别装好人,你俩也得参加”,赵牧脾气不好一听这话骂了句你特码的老子陪你玩,他们三个这时候都看向了我。

我心一横吗的老子死就死了,“干!”

晚上回到寝室我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四张纸条,上面分别写着一张去三张不去我将它们揉起来放在桌子上准备抽签,突然听到猪二那小子“啊”了一声,我们吓了一跳

“你特娘的不敢就说一声,别浪费老子时间”子朋很鄙视的骂道,可是奇怪的是胖子猪二竟然没有反驳他!而是静静的满脸惨白的看着枕头的方向!一动也不动,我们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立刻到他身边,往他看的地方看去,那一刻我们都呆住了!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块布上。一块血红的布上!我们当时立刻感到了毛骨悚然!赵牧胆子比较大,一把抓起了白布,展开了来一看“咦?”了一声,“布子上有东西”赵牧大叫。

一听这话我们都凑过去看,但当我看到的一瞬间,我立刻知道了这世界上什么是恐怖!

那上面用血子赫然写着:“别抽,是你,你会后悔的!”

这时候胖子哆哆嗦嗦的说:“是是我.在我床上指的是我”

“你特娘的咋知道是你?”子朋想安慰一下胖子。胖子静静的走到桌子前面,闭上眼睛拿出了一张纸条。打开后胖子的脸白里透绿!可怕极了!然后胖子疯了一般打开其他的纸条,把桌子推到在地。

突然!胖子跪了下来!我们都被这一瞬间的变化惊呆了,只见胖子很诡异的扭过头,冷冷的说了一句“都别争了。我知道是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吃人


猪二面无表情的对我们说:“刚才我闭上眼睛拿了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去,第一反应是你们几个合起伙来玩我,故意让我看到血布,再弄四张都写着去的纸条吓我玩,我打开所有的纸条后发现错怪你们了!”

说着猪二站了起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子敢作敢当,我去”

猪二朝自己的柜子走去,拿出背包往里面装了些水和吃的,“猪二你特娘的就知道吃?”子朋调戏到,“你懂个P,老子这叫防患于未然,万一那铁门后面是个世外桃源老子就不回来了”

“去你娘的吧,五楼一个铁门后面会是世外桃源?要真有世外桃源你也不用这东西了啊,如果真有世外桃源”子朋朝胖子走去,把胳膊搭到他的脖子上说道,“可记得来叫哥们一声”

一听这话我直接笑喷了,心说子朋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人家胖子冒这么大的险就为了给你丫的探路啊。

就在刚才的紧张气氛渐渐缓和下来的时候赵牧突然开口道“太奇怪了”

我赶忙问他怎么了,他说:“胖子刚才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老瘸那寝管都没来?”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咯噔了一下,是啊,这大半夜的胖子又是推桌子又是干嘛的寝管不来?其他寝室也没人开骂?这的确有点玄啊!我们发出的声音难道传不出去?是这块布的原因吗?要是真是这样子老子可就发了,把它交给国家还不封我个“别太在意了”赵牧突然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美梦,“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收拾一下去五楼吧”说着他扶起了桌子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我们几个也过去打帮手一起收拾了起来,收拾完后我们走出寝室往五楼出发了!

夜里的走廊非常静,惊得我们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我们几个蹑手蹑脚的走向上五楼的楼梯,在上楼梯的时候我忽然感到背后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顿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扭头大叫“谁!”“嘘是我胖子”

“你特娘的故意吓老子玩是吗?草你先人的”

“嘿嘿不好意思我捡到了一样东西你看!”说着他把手上的东西抵到了我的面前,走廊的灯光虽然暗,但我还是认出了那是什么,那竟然是第二块血布!!

我赶忙招呼前面的赵牧和子朋回头来看,赵牧回来后问胖子“你在那里捡到的?”

“我刚才走着走着感觉踩到了个东西,捡起来一看竟然是这块布!”

赵牧接过来那块布慢慢的打开了它,我们几个赶快围了过去,如果我可以在选择一次的话我绝对不会去看那块布,因为那块布上的内容太过诡异了!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们看到了那块布上用血写着(铁门会吃人!)

我看到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扭头看胖子他们,那摸样一个比一个怂,我心说特娘的你们也有怂的时候?老子也装下B,“你们怕什么一块布而已嘛,胖子你是去还是不去?”

胖子为了面子用那吓得颤抖的声音附和着“去老子干吗不去?走吧继续走别太放在心上”

赵牧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到这里了那又退回去的道理?”我心说特娘的不是你进铁门,扭头看胖子,没想到这家伙听了这话像是被鼓舞了一样挺直腰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心说我就~了胖子这孙子真特娘的死要面子。胖子扶了扶背包,“走!”

如果我们在这里停下的话,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可惜当时我没有阻止他们,难道这就是上天注定?一路上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大家都不说话的走着忽然前面的赵牧停了下来,转过身对我们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用手指向了前方,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那扇阴深深的铁门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而铁门前面竟然有一个人!我们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但那个人接下来做的事情却令我们感到了毛骨悚然!那黑影扑通一下跪倒了那扇们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那影子发现我们,

可就在这时“我是猪二”胖子那孙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喊了出来!我心说胖子我~你先人的老子算是死在你手上了!子朋的反应更加激烈一脚就踹胖子肚子上了!赵牧见状赶紧去拉,没想到胖子并没有生气,而是平静的站了起来,我忽然感到面前这个人有点陌生,好像不是那个不能吃亏的胖子!就在我奇怪的时候胖子办了一件跟令我难以置信的事情,他竟然默默地朝我走了过来!

我心说我~你祖宗胖子,我可没打你“是子朋打你的,不是我”我知道我打不过胖子赶快对他解释道。没想到胖子听到后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我是猪二”胖子又大喊了一声,尼玛B我知道你是猪二啊我心说。

这时候铁门那边竟然有了动静!只听那边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咳咳猪二我等了你半辈子了你终于来了。过来”听到这话我彻底懵了,胖子才17他就等了半辈子了!猪二到我面前递给我了一块白布,朝那个身影走去,我被这一连串的事故惊呆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一阵咔咔的声音,是那老头在开门!然后匡的一声门开了,胖子和那老头一起走了进去!!

然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我们就这么站着,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奇怪,这么长的时间胖子怎么还没有出来?”赵牧说道。

听到这话我也感到了奇怪,胖子进去后就好像真的蒸发了一样!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按他的性格肯定会出来炫耀装B啊!难道出了什么事情?难道传言是真的?

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时我发觉自己手心里面有东西!我一下想到了胖子进去前给我的那块血布!第三块血布!马上打开去看,当我看到那上面的内容的时候,我知道了什么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恐怖了!!那上面有血写着,(你对守门人说你是猪二,命中注定,你会被吃掉!)

难道胖子真的被吃掉了?我向那扇门看去,那扇开着的门像是野兽张开的巨口随时等待他的猎物进入,给人一种无形的恐惧,难道这扇门真的会吃人?这真的是一扇会吃人的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异象


走廊里灯光昏暗,我们几个就这么无声无息得等着,看着那阴森森的铁门,我一直幻想下一秒那个死要面子的胖子会从铁门里出来,在我们面前炫耀装B,但幻想终究是幻想,这个在我脑海里上映了无数次的幻想在现实世界里始终都没有出现.……

“你们说铁门后面……”子朋顿了顿继续说到“会不会真有世外桃源?

“有没有你可以自己去看看”赵牧冷冷的说,仿佛觉得子朋这个玩笑很无聊,“谁有手电?”赵牧问道。

“我有,我有”子朋喊道,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他半夜看武侠小说用的手电递给了赵牧,赵牧接过手电后竟然诡异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心说特妈的老子好欺负是不是,谁发神经病都要往我这里走?赵牧走到我的跟前,“给我”赵牧冷冰冰的说到。

“给给你什么”我疑惑得问他,“胖子进去前给你的东西”他依然用他那冰冷沉稳的口气说道“我看到了”

我心说你小子眼睛够贼的啊,这都被你发现了?我是不想让他们看那块血布得因为那上面的内容太过诡异!

但现在赵牧既然主动问我要了我也不能不给,无奈一下我把那块血布递给了他。赵牧麻利的打开血布,看起来上面的内容,我原来以为他看到内容后会很惊讶!没想到赵牧看到血布后竟然淡定得冷笑了起来!!然后他就直勾勾的看向了我!不屑的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我心说特妈的老子可没干啥缺德事,你这是什么意思。赵牧把血布丢给了我说“仔细看看上面的字”我听了他的话疑惑的看向了血布。但看了半天也没看蹊跷,“没什么啊?”

我对赵牧说到,“仔细看上面的字!”赵牧这次竟然吼着对我说,我心说这上面字咋了?又仔细看了看,忽然我发现了这字有点不对劲!再仔细一看,我就知道问题出在那里了!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上面竟然是我的字迹!“这这不可能”我大叫。

“从第一块血布我就开始怀疑你了,你写[你]字得时候会把单人旁和[尔]分开很大,第一块血布上的你字我就觉得是你写的,如果你给我说那是巧合的话,那第二,第三块呢?难道也是巧合?哪来这么多巧合?而且其他字体也像极了你得字体,这难道也是巧合?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我被赵牧说的无话可说,看看赵牧,又看看那的确和我一模一样的字体,一时之间我不知所措,我不敢再看赵牧那咄咄逼人得目光,“不……不是我”我吼了起来,然后疯了般跑到铁门面前,真想就这么冲进去,但当我的一只脚埋在半空得时候我还是停住了,因为门的那边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世界!

我收回脚对里面大喊,“胖子,胖子……”但我的声音仿佛被这门里无尽得黑暗吸收了一样!竟然连回声都没有!

我绝望的抱着头自言自语道“不是我,不是我……”

忽然我感到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我扭头就叫“胖子”。但是有句话说的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拍我的不是胖子,是赵牧!子朋在他旁边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心说老子今天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兄弟,让你看个东西”赵牧很沉稳的说,我心说看吧看吧,老子已经是罪人了,随你发落。只见赵牧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向那片黑暗用力扔去,奇怪的是,打火机扔进去后竟然没有了一点声音!

“奇怪,打火机怎么没有落地或则撞墙的声音?”子朋反问道,

我心说就是啊。怎麽会一点声音都没有?“这片黑暗”赵牧用沉稳的口气说,“是片吞噬一切的黑暗!胖子的确是被,吃掉了!”

我心说你在放你吗得屁,这时候赵牧做了一个让我恐惧到了极点得动作,他竟然对着铁门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对不起了,胖子”赵牧说着站起来框得一声把铁门关了起来,“混蛋,你他吗想害死胖子?你这么做他怎么出来?”

“他出不来了”赵牧冷冷的说到“守门人留下的钥匙就是不回来的意思,他没有拔走钥匙”说着赵牧去门锁那里拔钥匙,拔出来后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心说好吧好吧,我身上还一身骚呢,就没想和他理论那么多。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道,“先回寝室把,天快亮了。天亮再说把”我想了想也没别的办法,就点头同意了。

子朋这小子一听说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也变示很赞成,我们三个人收拾了一下走上了回寝室的路。那一路的心情特别复杂,有难过有恐惧有欣喜有悲伤……不知不觉到了寝室门口,打开门后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我们几个赶快用手捂着了嘴巴,就在这时我们看见胖子的床上,竟然躺了一个人!

其实说是一个人也只是猜测,因为他全身蒙着被子,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胖子,你他吗的吓死我们了”子朋大喊着想那个人冲了过去,“你特妈得拉屎啦被子里了?这么臭”子朋说着就去掀那人的被子,当子朋把被子掀开得时候,我终于知道恶臭从哪里来了!

“啊”子朋大叫着跑了回来,那床上,竟然躺着一具腐败不堪的尸体!!!

赵牧仔细看了尸体一下,忽然他哆嗦着看向了我!我心说你特妈得怀疑老子是杀人犯?“这人难道也是老子杀的?你看我干嘛?”赵牧这次没有说话,他有看了看尸体,然后,他又看向了我!这一次他脸色惨白!直勾勾的看着我!用发颤的声音说“这……这不可能!”

我被他的举动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也仔细看向了尸体,仔细看了看这尸体肯定不是胖子啊,虽然腐败程度厉害,但我还能肯定不是胖子,忽然,我发现这具尸体有些不对劲,但说不上来,我又仔细看了看,这一次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当我意识到这具尸体得问题得时候,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忍不住颤抖的往后退去。“这。?这不可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又一个!


我已经无法准确的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了,不知道因该称为恐惧还是惊讶,亦或者是两者都有吧。那具腐败不堪的尸体就那么静静的躺着,他的眼睛异常诡异,两个怪异的眼珠子已经掉出了眼眶,但那两颗眼珠子,竟好像是在直呆滞的看着我,一缕黏液从眼眶中缓缓的溢出。那具尸体的手腕已经腐败的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但他的手腕上的那个首饰异常显眼!那是我们家祖传的玉镯!和我手上的一模一样!

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把他手上祖传的这个玉镯摘了下来,用绳子拴住挂在了我的脖子上,因为当时我的胳膊无法佩戴这个祖传的玉镯,但祖宗定下的规矩是孩子出生就要送给他,所以只好暂时使用这个办法了。随着年龄的增大,不知道在几岁的时候这个玉镯就佩戴在了我的手腕上,这个玉镯陪伴了我17年!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它

那具腐败尸体上的玉镯正是我手腕上的那一个,这个我敢肯定,但是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玉镯?除非我不敢再接着想下去了。只有一种可能,但是这种可能太不符合逻辑了,在当今这个科学盛行的时代这种可能怎么会存在!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去扒那具尸体左脚的鞋子!

“你干嘛?你特码疯了?”赵牧说道。

“你大爷你恶心不恶心啊”子朋也在旁边附和道,但我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我的眼里只有那具尸体的坐脚!

我颤抖着扒下了那具尸体左脚的鞋子,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但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我强忍着要吐的冲动看向他的那只腐败的脚!那只脚的腐败程度和他的眼球一样,我刚才拽掉他鞋的同时已经带掉了好几块肉,他的脚上已经没有完整的肉了,那情形别提有多恶心了,一些惨白的白骨已经漏了出来,但这并不影响我看他的脚趾!

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和我一样,左脚有6根脚趾!我天生左脚六根脚趾,因为这个原因我从来没有穿过凉鞋的经历,就是怕一起的小伙伴们嘲笑我的左脚。就连子朋他们都不知道我有六根脚趾,所以子朋和赵牧并不知道我要干嘛!只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这时候早就把他们忘得无影无踪了,我的心里只有他的脚!他的脚趾!但当我真正看到他的脚趾的时候我彻底懵了,他脚趾的腐败程度相当厉害,与其说是脚趾,不如说是脚趾骨!

因为那上面已经没有肉了!看着这白森森的骨头,我当时竟然没有害怕!也许人碰到一些简直无法相信的事物后所产生的极度恐惧已经可以让你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我一个一个数着他左脚的脚趾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我不敢再继续数了,但我自己告诉我自己必须数下去,必须要用行动证实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这是第五个,第我看到了那第五个旁边,竟然还有一根脚趾头,第六个!!

我眼前一白直接坐到了地上,这这不可能不可能和我想的那样我起来又去看他的玉镯,和我的对比之后我彻底失望了,简直一摸一样,传家宝是不可能有第二个的!我不应该在欺骗自己了!我应该承认那种可能。即使他的确很不可思议!不能接受!

“你也是这么想的?”我毫无感情的对赵牧说,赵牧是个聪明人,他看到尸体后第一眼的表现就说明他看出来这种蹊跷,再加上他看到我刚才的行为,应该知道我要问他什么,“恩恩”赵牧面色惨白的对我点了点头

子朋脑子还没转过弯,竟然还在那里发愣,“你们在打什么哑谜,看出来什么了,这尸体到底特娘的是谁?”

“给你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总之,赵牧,现在你还在怀疑我吗?怀疑我写的血布吗?”

赵牧还没反应过来,机器性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赶快摇头。我心说你特码也有吓傻的时候?“子朋,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了一个死人,而这个死人,是你自己!!你会怎么想?”

我尽量保持平静的对子朋说,子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随后脸色一下就白了!

“你你是你说?”子朋颤颤抖抖的对我说。

“不错,我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人,是我自己!”我不知道我用什么口气说出了这句话,但我还是接受了这种可能,在证据如此确凿的情况下我不能在欺骗自己不去接受这个事实了。

“你们都是疯子你们你们全特码是疯子!”子朋失控性的大吼了起来。

“冷静点,事实就是这样,我们做的只有接受”赵牧显然已经回过了神,冷静的说道。

“这这特娘不可能我要去找胖子”子朋大吼了起来,说着向赵牧扑来,子朋的身手绝对完虐赵牧啊!子朋从赵牧那里抢过来钥匙向寝室门外跑去,

“子朋”我大喊,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我终于意识到,子朋走了,走远了,看着穿上我的尸体,我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想继续沉默。

“你特码的还不去追,子朋去铁门了”赵牧对我大喊,听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子朋说他去找胖子了,还拿走了钥匙,是啊,他吗的他这是要进去铁门啊!想到这里我也顾不得我的尸体了!起身向五楼的铁门跑去,赵牧紧跟其后,道铁门那里我们都惊呆了只见那铁门开了!那黑幽幽的巨口表示它又吃了一个人,不错,又一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选择


我曾经想到过我会再一次站在这个铁门前,但没想到这一刻回来的如此之快!那敞开的铁门放佛魔鬼张开的巨口,吞噬着一切进入的人!不到一天功夫这个魔鬼吞噬了我两位好朋友!我却无能为力,开着的铁门就好像在嘲笑我的无能,“我”的尸体,胖子的去向,血布的由来以及守门人这一切的一切要想知道真相只有进去这个铁门才能得知,只有亲自去那个世界!

“你打算怎么做?”赵牧很平静的看着我说。

我心说如果我说我想进去呢?你特娘的是会平静的陪我还是让我单刀赴会?不过我还是打心里佩服赵牧这个人的,每当我们都被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总是能沉着冷静的看待问题,并且提出质疑,对此我是很佩服的,虽然我嘴上不做表示。

“你到底要怎么做?”赵牧不耐烦的问道。

我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及时做出回答,马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准备……”

“进去?”我话还没说完赵牧就打断了我。

我顿时一惊,妈的这小子不是真准备这么干吧!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默认,“其实我也想进去看个究竟,只不过是怕你不敢,所以问一下。”我心说我~你先人的我还害怕你不敢呢。

但我嘴上没这么说,因为我不像胖子和子朋他们俩不管嘴上还是什么的都不能吃亏,活脱脱俩刺头。可惜我们这个无聊的赌约没赌出个输赢,到把他俩给赌上了。我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要是早点按照那血布上做的停止这个赌约该多好。可惜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打死也要阻止他们几个啊!绝对不能让他们继续这个可怕的赌约,可惜说什么都晚了

“我可以陪你进去,我倒要看看这片黑暗是特娘的什么世界。”我强装镇定的对他说道。

虽然不知道当时我表面什么表情,但我已经尽力表现出来我的淡定了!

“我们进去的时候把钥匙拿上,先别关门,有什么情况我们还可以及时撤回来。如果那里面真的是一个吞噬一切的世界,我们拿走钥匙后只要有人关住这扇门就可以阻止它继续祸害人间”赵牧依旧用冷冷的口气说道。

“可以,如果我们可以活着出来,就把门锁上,把钥匙扔掉吧。让着铁门永远的关起来!”我对赵牧说道。赵牧看着我默默的点了下头。

如果我们当时不是17岁,我们可能会成熟的去报告校方,让校方来处理这件事情。但是我们那个年纪就是有事情想不到校方想不到法律只想到自己的懵懂年龄,这就是青春期啊,如果我们选择报告校方的话,我们也就不会经历后面这个更加不可思议的故事了,但命运往往是冥冥之中上天注定的。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后者,自己进去!

我们两个就这么静静的走到铁门前,看着那片黑暗我曾经又退回去的冲动,但一想这么多的谜团需要我来解开,我不能退缩,再加上那个年龄死要面子,答应了赵牧现在又不敢进去面子上肯定挂不住啊。我又扭头看了看赵牧,赵牧这个人果然是个神一样的队友啊,只见他并不惊慌,满脸的冷漠让我觉得这个人有点害怕!从第一块血布上的字体就能怀疑其他人,而且这种警觉能持续到第三块血布的出现,继续查看那个唯有我才能写出来的(你)这样的人是何等的心思缜密。令人恐惧!

赵牧拿出了子朋的手电,打开往里面照了照,只见那片黑暗立刻就把这束光给吞噬了!里面放佛是无穷的黑暗,看着就给人一种威慑!不过看着这手电我又想起了那个子朋,那个喜欢和胖子斗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子朋,那个我们寝室最能打架的子朋。他由于看到那具尸体竟然发疯似的跑进了这扇吞噬过胖子,可以吞噬一切的铁门。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了胖子。这个死要面子的傻胖子啊,你为什么不早听血布上的劝告,为什么非要打这个无聊的赌约啊。但转念一想也许我可以理解他,也许17岁的你也可以理解他,那一切牺牲为的只是两个字,那个所谓的面子,那个不值一提的面子。这是我们17岁年龄人最在乎的,也是最脆弱的一面!

“我们进去的时候拉着手,里面好像会吞噬一切光源和声音,至少在外边看起来是这样的,拉着手可以防止我们走散。”赵牧扭头对我说到。

但这次我看到他的脸上明显有了一些温和的表情,我心说你特娘的是不是把我看成生死之交了,不过看到这个表情我的内心还是很欣慰的。

“好”我点头应道,我把我那手心满是汗珠的手颤颤抖抖的递给了他,赵牧一把拉着我,他的受那么沉稳,他的手心,竟然没有汗珠!

“不用怕!”赵牧对我说道,我对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们一起走进了那扇铁门,那片黑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那个世界


走入铁门的一刹那,我觉得我立刻与那个世界隔绝了,眼前竟然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伸出自己的手掌,但我惊讶的发现我竟然看不到我的手掌!

这特娘的可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啊!看着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我心里明显有点害怕,我的手开始不自主的发抖,马上扭头看后面,还好后面铁门外边还是那个熟悉的世界,我有一种想冲过去的冲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个东西靠近了我的头部!一股暖暖的气流传了过来!“谁!”我对着那个方向大叫。

“草泥马的老子想贴着你耳朵说话你叫个屁啊”赵牧骂骂咧咧到。

我忙说对不起,不好意思的说太黑看不见。

“算了,不和你计较。我想给你说,别怕,有我呢”

我心说有你除了个人多壮胆外没一点屁用,要不子朋和胖子也不会有事。但嘴上也不发表我的感想了。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虽然他肯定看不见,我们俩就这么拉着手往前走,走一会我就扭头看看后面的门,走一会我就扭头看看后面的门,就像小时候妈妈送我上学,第一次让我自己走的时候,走一会我就回下头看看,妈妈就朝我笑笑。

走一会我就扭头看看,妈妈又是一笑。知道看不到妈妈的脸我才不再扭头,如今没有想到我要看的是一个门!不一会我就看不见那扇门了,也就不再扭头了。走了一会赵牧突然“嗯?”了一声停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我也停下来问道。

“你发现没有?这片黑暗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

“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到头?我们这可是在五楼啊,除非……”

“除除非什么?”我颤抖这问。

“除非这里已经不再是五楼了,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已经不再五楼了?那我们在哪里?在空中吗?”

赵牧显然是被我问倒了,并没有马上做出回答,沉默了一会赵牧说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管接下来的路多么诡异,因为这里一片黑暗,我们只能往前走!”

黑暗?我一下想到了赵牧拿着子朋的手电。

“你特码的不会开手电?黑你不开手电,你脑子有毛病吗?”我生气的吼道。

“如果我……”赵牧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话说我一直开着手电呢?”

一听到这话我顿时感到了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赵牧在抹黑前进,开始我还佩服他知道节约电资源。没想到他一直开着手电!那这就太不可思议了,开着手电竟然没有一点亮光!难道这个世界真的会吞噬一切?但我马上觉得哪里不对劲,如果真的和外边实验的那样吞噬一切的话,为什么我们可以对话?!难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所谓的对话一直都是我的自言自语?!想到这里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我们可以对话?”我掩盖不住我的恐惧,声音颤抖的对赵牧说道。

“这个我也在纳闷,如果真的吞噬一切,那为什么我们可以互相交谈呢?除非……”

“你特娘的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除非这里只吞噬来自外界的声音,不吞噬内部的声音!”我心说你特娘的放了个屁,但是既然这样总比不能说话的好,我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们继续走吧,我们退不回去了,这里这么黑,人是不可能走直路的,我们没有退路了。”赵牧对我说道。

“等等,你说什么?我们不会走直路?”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

“是啊,你听说过鬼打墙没?就是在黑夜一个人走路老是走不出去,像是被围在了一堵墙里面!听老人们常说是因为鬼围了一圈让你走不出去,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就是人在黑暗的没有视野的情况下是走不出一条笔直的路的。你自以为自己在走直路,其实你是在绕弯子。所以你会走不出去。这就是如今最科学的解释”赵牧对我解释道,“回头请我吃饭,不能白让老子给你传授这种知识”

但我此时已经顾不得开玩笑了。因为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那就太可怕了。一个人在黑暗里无法笔直行走,会一直原地转圈,最后导致鬼打墙的假象这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那就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倒是能解释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走到尽头了。

“先别说请你吃饭,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走不到尽头了,因为我们已经走出了五楼啊”赵牧赶忙解释到。

我心说你特娘卖萌了?卖萌可耻啊!

“不是这样的。我们并没有走出五楼。我们只不过是陷入了你说的鬼打墙!”我对他解释道。

赵牧“啊”了一声。明显很惊讶,随即又问道“你是说?我们一直在原地绕弯子?”

“是一直都是,所以我们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细节


如果我猜的没错,胖子他们肯定也遇到了这种情况,这就是为什么胖子会被吞噬的原因,子朋也可能遇到这种鬼打墙,在这种可以吞噬掉一切光源的环境中,就算你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走出去!我仿佛知道了铁门会吃人的含义了

“不对,你说的不合理啊?”赵牧质疑到,“所谓的鬼打墙是人在黑暗中不能用自己的眼睛看所以走不出笔直的路来,由于一些原因导致人一直在绕弯子,走不出去,你刚才的推理忽略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重要细节?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特娘的没有忽略什么重要细节啊,“你可不可以说的在直接一点?我想不起来忽略哪个细节”说到这里我猛地一机灵!

光源!我好想想起了什么,鬼打墙这种东西没有光源的情况下人就会不自觉的绕进去,从我们一进门就没有了光源!难道是?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啊!

“你忽略掉了光源”赵牧看我说了半句不再说话了以为我还在想是那个细节,就补充道。

当听到他说光源的时候我顿时候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难道?我忽然想到了一个更重要的细节来!

小时候妈妈送我上学的时候我总是走一段扭头看一下妈妈,走一段扭头看下妈妈,直到看不到妈妈为止,在这个过程中,妈妈的身影由于我看的距离越来越远所以渐渐变小了,直到后来的完全消失,这就好比人站在山上往山下看。看到山下的人小如蝼蚁,这是因为视觉的远近所产生的。距离越远看的越小,距离越近看的越大。但是刚才的那扇门好像一直是那么大!

想到这里我顿时毛骨悚然,如果我距离门越来越远的话门自然会变小啊!没理由我在它消失前最后一眼看到的会和第一次一样大啊,难道那扇门关上了!

“赵牧,如果……”我顿了顿,“如果我说那扇门被关上了。你信吗?如果那扇门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关上了。那么这一切,就应该可以解释通了吧。”

赵牧好像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沉默了一会说道“那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找门!”

我心说摸到墙边都是问题还找门?

“知道破解鬼打墙的办法吗?”赵牧说道。

“我没有听说过,除非有光源。”我疑惑道,“难道没有光源你也可以?”

“没错,小时候老人们说如果两个人被鬼打墙围住了逃跑的方法就是用一根绳子把一个人的左腿和另一个人的右腿绑在一起。说这叫双腿合并,鬼最怕这个。但是这个也有科学依据的,如果像我们这样拉着手,一个人绕圈子另一个人也会不自觉的跟着绕,而如果绑着腿的话一个人绕弯子那个人是不会跟着绕的,因为他们有一个人脱离那条笔直路线就会连累另一个人和他的步伐不协调以至于摔倒,”赵牧说着脱去自己的外套来季我的左腿和他的右腿。

“你确定这办法可行?”我怀疑的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赵牧不一会就把我的左腿他的右腿绑在了一起,然后对我说:“你挑个方向,我们向墙边摸去。”

我这个人因为左脚六根脚指头的原因所以很偏向于左边。于是我说:“左边吧?”

赵牧说行。我们就一起来了个向左转,开始向前走去,赵牧这招真够损的,一开始走路我们基本上就是一步一跌,叫骂声就别说了,从开始走就没有停止过,不是你抱怨我迈步子快了就是我嫌你慢了。

不过走了一会我们之间也就产生了默契。然后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脸突然碰到了什么硬的东西。一下碰的我鼻血都流了出来。

我刚想开骂却听到赵牧在那里激动的说:“摸到了,我们摸到墙了”我忽然意识到是什么撞我了。顿时心中升起一阵欢喜。娘的这招虽然损了点但还真有效果,也没白摔那几下。

我用手贪婪的摸着面前那看不见的墙,那感觉比特娘的摸女孩子的胸还要爽。这时候赵牧催促道:“快,快找铁门。我们绕着墙摸应该可以摸到,铁门和石头你该能分出来吧,”

我听过之后连忙应到对对对,我们一起往左边摸。他说好。我们马上蹲下来解开绑在我们腿上的那个外套,解下来后我顿时心情轻松,铁门找到了,该死的外套也接下来了,这可真是两全其美。

我们俩解下来后一起往左边的墙壁移动了起来,边移边摸。摸着摸着我忽然感觉手感不对!再仔细一摸。那竟然是铁!

“我摸到了,我摸到铁门了!”我喜出望外的对赵牧喊。

“那还不赶紧打开它?”赵牧催促道。

我应了一声去拉铁门。拉了一下铁门竟然纹丝不动!我心说这铁门够沉得啊,于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去啦它,但这一次。铁门仍然纹丝不动!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又拉了几下结果仍然是一样!我想到了一种可能,但这种可能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诡门异录》

怪物


我心说这是谁特娘的给我门开的国际玩笑啊,在这时候把门锁住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赵牧还不了解情况,在哪里大声嚷嚷:“你特码的快开门啊,在那里干嘛呢?”

我听了之后火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你以为我不想开门?我不比你更想出去?但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门被锁住了”我对赵牧说道。

“什么?”赵牧明显很惊讶。

“但我想到了更可怕的,如果胖子没有死的话还好说,但如果胖子死了……”我顿了下愤怒的对赵牧喊道:“杀人凶手,就是你!你杀了胖子!”

“你在胡扯些什么啊?我怎么会杀死胖子?”赵牧不解的问。

“胖子可能也被鬼打墙给困住了,那么他只有两种情况会发生,一种是他现在还被困者,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离我们并不远,加上这片黑暗可以传播声音,他没理由不理我们。所以这种情况可以排除。”

“那那第二种呢?”赵牧追问道,

“第二种情况就是胖子在被困住一会后用一种我们不知道的方法发现了门的所在,但是……”我想不用我说赵牧就会想到我要说什么,但我还是要说出来,让他心里明白,是他,是他亲手害死了胖子!

“但是胖子发现门被锁住了,胖子的精神肯定极度崩溃,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某个地方昏迷呢!”我基本是哭着对他吼到。

赵牧放佛被我的话给说住了,他并没有反驳,沉默了一会他说:“如果我可以出去,我会去自首。”

我心说自首个屁啊,能出去再说吧。

“先想想怎么出去吧,那种事情以后再说”我对赵牧说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胖子昏迷在某处,那……”赵牧顿了顿,然后说:“我想说子朋那里去了?他才刚进来,没有理由发现不了我们啊”

他这么一说我也心生疑惑,是啊。胖子就不说了,子朋刚进来我们随后就进来了,怎么会消失了呢?这也太奇怪了吧,这一点从逻辑上解释不通啊。

“还有。”赵牧继续说道,“你忽略了一个人,一个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我的脑子现在只想着出去,根本没空去想到底是哪个重要的人

“哪一个?”我问道。

“守门人!那个守门人如此诡异,既然他知道胖子要进来,还等了胖子大半辈子,那么他肯定知道这门后面有什么,他也肯定会有准备,胖子和他一起进来,肯定会有防止鬼打墙的措施,就算他们来到门前发现门锁住了,也可以在这里等啊,为什么发现门又走了呢?这点你说不通啊,就算胖子昏迷,那守门人呢?子朋呢?你的说法漏洞百出!”赵牧解释道。

他这一说我的确觉得不对劲,是啊,守门人的举动摆明是冲着胖子来的啊,他肯定知道胖子会遇到什么事情,既然知道,肯定有防备,那么就会避免鬼打墙,而且他们找到门发现锁着后大可以在这里等着,等有人开门再出去,并不用在走进那片吞噬一切的黑暗中去啊,这一切的确不合逻辑。就算是昏迷。也不可能这么巧三个人一起昏迷啊。

难道……我一下想到了一种可能!但这种可能太过恐怖,以至于我不敢相信!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我对赵牧说道。

“什么可能?”赵牧赶快问道。

“如果他们三个都到这里来了,但最后又不得以离开了,那么解释只有一个,就是,他们遇到了非走不可的原因!”

“你是说……”

“不错,他们很可能遇到了那个。”我颤抖的说了出来它的名字“黑毛怪!”

黑毛怪是我们那里流传的一种兽类。这种兽类在书上并没有记载,据说它们的长相行为和人类很类似,生活在黑暗里,是一种极怕光线的东西。这种东西只能在黑暗里生活,遇到光就会灰飞烟灭,在这种绝对黑暗的环境下是很适合他们生活的,所以我认为这里会有这种东西,这种东西邪乎的很,传说在黑暗中发现什么吃什么!看到的人都死了,但这只不过是我们那里的传说,到底有没有这种东西并不确定。

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解释他们三个在这门的附近遇到了那种东西,所以不得已离开了这里,或则是被吃了!

“你真的相信又黑毛怪这种东西?”赵牧问我。

“在你不得不相信的情况下,也只能相信了一些事情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解释道。

“但是……”赵牧忽然停住了讲话。然后我听到他嘘了一声。然后小声对我说,“你听!”

我听到后仔细听了一下,一听之下,我真的听到了一些声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声音是……

继续阅读《诡门异录》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