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醉骆北寻(恨晚)全章节在线阅读_(恨晚)完结版免费阅读

由陶醉骆北寻担任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书名:《恨晚》,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陶醉一晚上都没走,也没睡。骆北寻因伤口而发烧,陶醉出于小小的内疚,照顾了他一晚上。“你这么坐着,不无聊?”天快亮的时候,骆北寻起来去洗手间,看到陶醉和衣坐在卧室的软榻上,手肘支撑着下颌。“比警长都能熬。”陶醉应了一声,伸了下四肢:“想事情。”“办法不是想出来的,是做出来的。”骆北寻看了她一眼,径自去倒水。“先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再处理遗留的诟症。”
陶醉抬了下眼睛:“你打算帮我?”

小说:恨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猫桃桃

角色:陶醉骆北寻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恨晚》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猫桃桃”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陶醉骆北寻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恨晚》内容介绍:陶醉心慌了一晚上,天快亮了才睡着。本想趁着周六,苟到自然醒的。可才十点多,桃姐就来敲门了。“小姐,沈先生来了。老爷叫您下去。”沈风易?陶醉瞬间睡意全无。“他来干什么?”桃姐一愣:“可能是跟老爷谈事情吧,我也不清楚。”“知道了。”陶醉哼唧唧下地。随便洗漱了一下,头发不梳,妆也不化,拽了一条牛仔裤,就下去了。陶镌峰坐在楼下的沙发里,正在跟沈风易谈下个月订婚的细节。

《恨晚》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15章

“所以,你也别逼我。”

  沈风易勾起唇,拉起陶醉的手,另一手,沿着她哭花的脸颊,被泪水打湿刘海,一寸寸抚摸。

  “小醉,不是我不疼你。

你看,你长得也挺好看的。

学着媚一点,别总是板着一张修女样的脸。

讨好男人不会么?”

  说着,他游了游眼睛,瞄进陶醉胸口的褶皱里。

  “呵,又不是十四五的小姑娘,还穿这种粉红的?你妹说的一点不错,你就是喜欢装清纯。”

  “沈风易……你,你……”

  陶醉又羞又怕:“你想干什么!”

  “我要是想干什么,还用等到今——啊!”

  砰!

  一声巨响,两人不受控制地往前冲了一下。

  撞的不轻也不算重!

  “谁他妈!”

  沈风易怒爆粗口,风度全无。

  眼瞎么!这么大车停在这儿还能追尾!

  肇事的是一辆黑色的悍马。

门一开,骆北寻不疾不徐地从上面下来。

  “北哥?”

  沈风易吃惊不小。

  “远看像你的车,想凑近点确认。

竟撞上了。”

  骆北寻单手扶着伤肩,唇角抹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失血过多,眼花。”

  沈风易用轻咳声掩了下尴尬,“没事。

人没事就行。

北哥,你这伤……”

  “无碍。

当事人情绪激动,误伤了。”

  骆北寻淡淡道。

  沈风易匪夷所思:“什么案子?这么危险?”

  “小姑娘被男朋友劈腿,要打官司索要精神损失费。

我告诉她这种官司打不了,不受法律保护,睡了也白睡。”

  沈风易哈哈两声:“你这样讲,人家不捅你捅谁?你呀,真就是一点都不了解女人。”

  “确实,渣男太多,容易背锅。

幸好在医院遇到小醉,帮我挂号拿药。”

  骆北寻若有所思地往陶醉身上看了一眼。

  “北哥。”

  陶醉甩开沈风易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提身往骆北寻面前过来。

  “风易要去公司,我送你回去休息。”

  说完,她径自开门上了骆北寻的车。

  沈风易愣了一下,尴尬地看了骆北寻一眼,

  “没事,跟我闹点别扭。

北哥我还有点事,麻烦你帮我……”

  沈风易说。

  陶醉坐在副驾驶里,低着头,看自己的胸衣。

  粉红色,带白色蕾丝蝴蝶结,日本代购的款。

  温和如奶糖一样,此时此刻贴合在她身上,却像烙铁一样难过。

  原来在沈风易眼里,在所有人眼里,她的乖,她的纯,她的洁身自好,全是没有用的虚假。

  这些美好的标签,只会让她成为父亲眼里的利益交换品,成为沈家眼里得体大方的准儿媳,成为妹妹和继母眼里的笑话,成为圈子里那些狐朋狗友茶余饭后的谈资……

  凭什么?

  二十四年人生里的每一天,她积极乐观地生活,大胆炽烈地热爱。

她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侮辱,玩弄?

  车门一开,骆北寻坐进驾驶室。

  “去哪?”

  他问。

  是回家,还是去工作室。

  陶醉舒了一口气,把安全带扣上。

  “去你家。”

  骆北寻微微侧了下脸,陶醉正好迎过来一抹笑。

  含在泪水未干的眼眸里,像春水一样波动。

  “骆北寻,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么?”

  “哪句?”

  陶醉眉目生辉,挺身上去。

一伸手,就把骆北寻的领子揪了过来!

  男人的气息瞬间逼近,陶醉不躲不闪,迎着他的唇张口叨上去。

  狠狠的咬吻,很快就满出了一股血腥味。

  陶醉一边流泪,一边上下其手。

  弄了半天,却发现……

  “呵,我还当你……随时都行呢?”

  陶醉咬咬牙,撩着大长腿,从骆北寻身上蹭下来。

  她理了理头发,抹去唇角颜如蜜色的血痕。

  “受什么刺激了?”

  骆北寻眯了眯眼,抬手过去,撩动陶醉耳后的头发。

  “别动我!”

  陶醉像只野猫一样炸了毛。

肩膀一甩,扬起脸:“骆北寻,你不行!”

  “你再说一遍?”

  骆北寻的眸子一倏,停在她耳后发梢的手,就势撩抬起她的下颌。

  “孬……”

  男人的大手加了几分力气,陶醉只觉得下颌骨都要被捏断了一样。

  她不敢再出声,只能任由眼泪沿着脸颊往下滑。

  骆北寻凑上去,呼吸落在她的耳畔,舌尖打着转舔舐着她的泪水。

  “我对太主动的女人没有兴趣。

想要,就学乖一点。”

  说着,他往后一压座椅,陶醉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被放平。

  骆北寻提身压过去,直将车摇得一片昏天暗地……

  太阳落山了。

  陶醉眼前的光也终于消散了。

  刚才的骆北寻跟前面几次都不太一样,她想。

  或者说,是自己变得不一样了吧

  她爬起来,穿衣服,红着脸清理战场,羞于去想刚才发生的种种细节。

  “别擦了,回去洗澡。”

  骆北寻睨了她一眼,发动了车子。

  “骆北寻,他们都说你不近女色,是个男同,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解释?”

  陶醉靠在座椅上,裙子下面湿漉漉的,很是不舒服。

  “我为什么要解释?”

  骆北寻直面前路,目不斜视。

  陶醉吞咽了一下:“那你,以前有过很多女人么?”

  “你是在要求我对你保持专一么?”

  “不是不是,我……”

  陶醉红着脸:“我的意思,其实是……”

  她生性保守。

虽不曾开人事,但情窦初绽的时候,也曾偷偷看过小黄漫,小H文,甚至因为好奇,还从苏嫣那弄过来几部小电影……

  男男女女那些套路,干柴烈火,面红耳赤。

  像骆北寻的这些技巧,每每都打在她最失控的点上,让她欲罢不能。

  陶醉叹了口气:“你这么会,一看就很有经验。

应该有过很多女人,却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骆北寻:“不是我会,是你骚。

不也一样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你——”

  骚这个词,对曾经的陶醉来说,肯定是极致侮辱的字眼儿了。

  但现在,她反而觉得“骚”不是什么坏词,反而是对她魅力的一种肯定。

  纯才是。

  装纯,假清高,无情趣,没男人要……

  沈风易的每个字,都像浓酸一样灼烫她的心。

  ……

  骆北寻在城南临江的高级社区有一套大平层公寓。

  一百六十多平方,极简装修。

  入眼是一片宽敞的大客厅,正对落地窗,江景开阔豁朗。

  欧式的简约装潢,素色布艺沙发和黑白色调鲜明的茶几。

  家居摆设简单又错落,时尚又实用的柜子,空间叠层出文艺感十足的书架。

小巧又充满设计感的小物件,处处舒适处处安。

  “没有女士拖鞋,随意。”

  骆北寻给她扔了一双灰色的拖鞋,径自进洗手间了。

  陶醉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坐在沙发上。

她倚着靠垫,想要舒缓一下被这个死男人折腾到快断的腰。

  咪——嗷?!

  然后,黑色的靠垫瞬间变成了黑色的猫。

  “啊!”

  陶醉吓得花容失色。

  “警长。”

  骆北寻从洗手间出来,叱了一声。

  黑猫三跳两跳,沿着他的大长腿攀上去,蹲在它的肩膀上。

  白衣血迹,眼神锐利,绷带的禁忌,黑猫的神秘。

  陶醉看着这个逆光站在夜色阑珊处的男人。

  第一次觉得,他身上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清冷孤高。

  仿佛前半生就已将世间冷暖经霜沥雨。

什么都看透,却又什么都不在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3 am11:27
下一篇 2022-11-23 am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