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娇妻喜临门(杨梦阑,骆明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农女娇妻喜临门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阿篱.
简介:重生成为一个又肥又懒的已婚妇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杨梦阑看着一身白花花的肥肉,家徒四壁的家,直抓狂
她欲哭无泪,却也撸起袖子,发奋图强
减肥、创业、斗小三,带着全家奔小康
只是…… 杨梦阑凶巴巴的瞪着号称“冷面阎王”的便宜老公:“老婆娶回来是干嘛的?当然是要宠的!不然娶回来干嘛!”
角色:杨梦阑,骆明忠
农女娇妻喜临门(杨梦阑,骆明忠)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农女娇妻喜临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契子


“汪建国,我喜欢你!”

杨梦阑双手拧着衣角说完这句话,然后害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抬头看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年轻士官,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礼貌而疏离的说道:“谢谢嫂子抬爱,不过,您也是成了家的人。还向我表白,是不是不太好啊!”

杨梦阑没听出他话里有话,只是听到他没有拒绝,兴高采烈的说道:“我和骆明忠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只要你和我好,我可以马上就跟他离婚!”

汪建国脸上闪过嘲讽的表情,哧笑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嫂子……还是和骆营长好好过日子吧!”

这句话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炸得杨梦阑脑袋嗡嗡作响。她愣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

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怎么就有喜欢的人了呢?

她不甘心!

自己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却喜欢别的人!

杨梦阑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她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大院的家里走去。坐在树下的军嫂们,向她投射来怪异而鄙视的目光。

杨梦阑此时没有心情理会她们,继续往家里走着。身后的军嫂们压低了声音议论着。

“就她那德性也敢和汪副营长告白?长的跟头猪似的。”

“就是,就是!汪副营长是什么人,还能看上她?”

“哞,太丢人了!这让骆营长以后怎么在这儿立足啊……”

“要是我,一准儿把她赶回老家去!”

“这要是我的女儿,我早就丢一根绳给她,让她死了算了,省得活着丢人……”

……

各种难听的话传入杨梦阑的耳中,她死死的握紧了拳头,若是平常,自己早就上前与她们骂起来了。

只是……

这是她的初恋,是她第一次喜欢上的人,被她们说的如此不堪,自己却无法反驳,因为自己确实是被拒绝了。杨梦阑心灰意冷的加快了脚步,她用手捂住耳朵,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狼狈极了。

她紧跑了两步,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停下脚步,脚像生了根一般,呆在了原地。汪建国跟一个女孩并排走着……

“就她长的跟头猪一样,我就不明白了,她哪来的勇气,还跟我告白?”汪建国的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与不屑。

而跟汪建国并排走的女孩儿,娇嗔一声,“好歹是喜欢你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嘶,饶了我吧!我可受不了!”汪建国双手抱肩,做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逗得女孩儿又是咯咯咯的一阵笑声。

这两个声音,如针一般刺向杨梦阑的耳中。

“原来,原来这些流言,竟是他传出去的!”杨梦阑一直以为是别人不小心听了去,没想到竟是汪建国亲自传播出去的!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抬头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到处是刺鼻的味道。

自己明明是出身在军区大院的城市孩子,可是,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一个不喜欢她的娘,一个好赌还拖累她的哥哥,好不容易嫁人了,却是嫁了这样一个冷面冷心的农村人,不仅穷,还带着一大家子的拖油瓶!

杨梦阑颓然的坐在床上,脑袋里充斥着汪建国和那帮军嫂的话,

“就她长得像猪一样,怎么有勇气跟我告白?”

“给她根绳子,吊死得了,省着活着丢人!”

……

“是啊,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杨梦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于是,她拧开了煤气,自己躺在了床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一章 回到八十年代自杀?


杨梦阑揉了揉一团浆糊的脑袋,睁开双眼,呆呆的瞪着头顶白色的房顶。在这简单的房顶上,只孤伶伶地镶着一个,她十多年都没有看过的大肚子灯泡。

呃……

她记得自己是坐在巴黎的Bataclan的音乐厅,听着美妙的音乐。怎么就躺在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木头的窗户,玻璃被木头窗框隔成了三块。这种窗户,好像是自己小时候才有的。窗户下面放着一张磨损的有些发黑的木桌子,上面放着八十年代特有的白色搪瓷茶缸……

茶缸?

八十年代?

杨梦阑猛的坐了起来。

她慢慢的转动了几下眼珠,看着四周。然后,十分缓慢的抬起了手掌。

啊……

一声惨叫,响彻房内房外。

杨梦阑又重重的摔在了床上,不出意外,又引起床板的一阵晃动。

但是,刚刚躺下,杨梦阑又坐了起来。

“这是什么味啊?”她嗅了嗅,再次爬了起来,推开房门。难闻、辛辣的味道扑面而来。

“不好,是煤气!”杨梦阑眉头紧锁,一手捂住口鼻,屏住呼吸。她很顺利的找到了厨房,关上煤气,然后把厨房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她想了想,又把客厅的窗户和卧房的窗户,也都打开了。

初春的冷空气,由窗外流淌进来,吹散了煤气的辛辣味道,带来了清新的空气,而她的头脑,也逐渐清晰起来。

印象中,她正在巴黎的Bataclan的音乐厅听音乐,然后遭遇了恐怖袭击。

她跟数百名外国人被挟持成了人质,周围都是压抑的哭泣声,原以为那些恐怖人员至少会与政府人员交涉一下,没想到那帮该死的恐怖人员,居然直接向他们扔了几个炸弹。

而她好死不死的就在那爆炸的范围之内,周围的声音似乎一瞬间都销声匿迹了,她只感到一阵刺目的强光……

再次醒来,便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杨梦阑瘫坐在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瞅瞅自己那叠了三层的大肚子,还有那臃肿的双腿。这至少得是170斤以上了吧?

这是她?

自己不会是做梦吧?

杨梦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赶忙爬起身来,跑向洗手间,站在了镜子面前。

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二章 坑爹的穿越


还好,还好!至少相貌和以前还是一样的!不过……

这一脸隆起的肥肉,像一个面团。原来漂亮的丹凤眼,硬生生的被挤小了一半,鼻子也因为太胖,看不出挺拔立体的样子。最吓人的还是那重重叠叠,似起伏山脉的下巴。

而且……

胖就算了,这个原主还邋遢!而且是非常的邋遢!冒着油的头发粘乎乎的贴在头皮上,眼角上还隐约看得到眼屎。

与此同时,一幕幕似是回忆的片段,窜入她的脑海之中。让她对现在的状况逐渐清晰起来,她确实是穿越了。而且还嫁人了,嫁给了一个营长。

照说,以他营长的身份,娶个老婆还不容易。

但是,这个营长出生在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又没有身份背景,而且是出了名的冷面阎王。最主要的是——家里不是一般的穷,老爹因为抗战,伤了一条腿,成了伤残人士,这个冷面阎王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因为家庭的负累,致使他二十八岁还没娶妻。

然后,因为原主的娘,想早点把这个好吃懒做的女儿嫁掉,就找了十里八乡都出名的媒婆上门说亲,要的彩礼又少。这营长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就娶了原主。

而原主心气高,她跟着这营长到了军营之后,却看上了空降下来的副营长汪建国。虽然他的等级比原主的丈夫,低一个等级,但耐不住人家是师长的儿子啊!而且长相英俊,为人彬彬有礼,自身实力也不错。

所以,不止杨梦阑,军队里很多女孩儿都喜欢他,尤其是文工团里的。只是,没有一个女孩儿,像原主这样胆大,直接跑去告白。后来,又意外听到汪建国与人聊天时,对原主的尖酸刻薄的评价。

原主一时羞愤委屈,便打开煤气自杀了。

杨梦阑很是无语,这原主不仅傻,而且还很极品!但是,现在她也顾及不到这些。因为,她的肚子现在正咕噜、咕噜的抗议着。杨梦阑摸了摸已经有下坠趋势的肚子,道:“算了,好在名字没换,自己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杨梦阑走进厨房。一股酸臭的味道,差点把她熏晕!我的个天啊,这到底是不是人住的地方?水池里堆满了盘子和碗,有些都已经发酸发臭。

“天啊!这些东西到底放了多久?”杨梦阑忍不住哀嚎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三章 洗刷刷


“想我堂堂澳门最大赌场的大厅经理,从小到大住过各式各样的房子,就没有哪一间能有这么窝囊过!”

杨梦阑抱着臂膀,紧锁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算了,既然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好歹也要住的舒服一点。就算替原主,还个人情债吧!”她有一点轻微的强迫症,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自己在这种环境中。

杨梦阑先将盘子、碗之类的刷了出来,又将灶台擦了数遍。没有洗洁精,她只好用刷子沾着洗衣粉,刷了几刷之后,灶台才露出了原来的颜色。

收拾好厨房后,她看了眼泡在洗衣盆里的衣服、被子,摇了摇头。这还没开始洗呢,盆里的水,已然变成了一盆黑水。

这里只有一个大盆和两个小盆,杨梦阑猜想应该是洗衣服、洗脸、洗脚各一个。她很无奈的将所有衣服揉搓了一遍,拧出来,分别放在两个小盆中。

再重新接满一盆水,拿出肥皂一件一件的重新洗过。

老天!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才洗了一小会儿,身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浑身的肥肉,让杨梦阑弯着身子,都觉得呼吸困难。她坐直身体,反复深呼吸了几次。然后,扭扭自己肚子上的肥肉,极其的郁闷……

其它也就算了!这身材是什么鬼?

上一世的她,爱好健身,又非常自律。什么马甲线、A4腰,那都不在话下。可是现在,不要说腰看不见,整个人就是一个桶状。手腕比自己上一世的脚腕都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四章 彩旗飘飘


杨梦阑虽然嘴里哀叹着,但手下的动作一点儿也没有减慢。费了半天的功夫,终于将所有衣服、被子洗净,晒在了阳台上。

春风吹过,衣服、被子随风飘扬,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让杨梦阑瞬间有了小小的成就感。

“算了!算了!既然穿越过来了,就要好好生活!杨梦阑加油!你可以的!”杨梦阑自我打气了一番,才重新转回了客厅,利用小苏打、醋和一件旧衣服,该擦的擦,该拖的拖。几番下来,又出了一身臭汗,才把整个房子打扫干净。

厨房、客厅,还有她现在自己的房间,已经打扫干净,还差原主老公的房间了。因为原主的原因,两人一直分房睡着。杨梦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他的房间。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让杨梦阑有种她还在大学军训的错觉。十分简单的一床、一柜、一桌、一椅,床上的被子叠的像豆腐块一般,棱角分明。就连床单,都铺的十分平整,上面连一丝褶皱都没有。椅子放入桌子下面,桌子上的物品,按照高低,十分的整齐的摆放着。

她不得不承认,整个房间看起来,简洁而舒适,也与其它的房间,是格格不入。

杨梦阑默默的关上了门,看起来原主的老公,也是一个非常自律,还有些强迫症的人。

既然如此干净、整洁,就不需要自己多此一举了!她还是好好清理、清理自己吧!身上出了汗,那酸味就是自己,也快受不了了。

这时候,杨梦阑是有些庆幸的。她穿越过来的是军区家属楼,虽然房子不大,但好歹是两室一厅,还有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若是那种记忆中的筒子楼,公用的厕所和厨房,那她都要哭死了。

杨梦阑用手,快速的拍打着湿湿漉漉的头发,想让它快点干些。没办法,这四四方方的客厅,连一样像样的家电都没有,更不用说吹风机了。

正在胡思乱想中,五脏庙又咕噜、咕噜的抗议了。杨梦阑用手揉了揉肚子,正转身要做点什么吃的时候,就听到外头门锁转动的声音。

她浑身一僵,那个人,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五章 初次相见


由门外进来一个高大、硬朗的军人。小麦色的皮肤,健壮而结实的肌肉,一头清爽的短发,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浑身上下都透着满满的男人味。

杨梦阑看着来人愣住了,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还真是……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当然,他是鲜花,自己是……

呸呸,原主才是!

杨梦阑就不明白了,以原主这副尊容,是怎么嫁给相貌和能力都不俗的骆……对了,就是骆明忠!

眼前,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总算是自己穿越过来,唯一的一点安慰。

呸!呸!呸!太不要脸了,自己在想什么呢?

杨梦阑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脸上浮现出一丝可疑的红晕。

此时,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又咕噜、咕噜响了起来。杨梦阑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饿……饿了吧?我正要煮面,一会儿就好。”说着,一溜烟的闪进了厨房。她记得厨房还有几包挂面,应该就是原主自己准备的。

骆明忠狐疑的看着杨梦阑的背影,眉头皱成了‘川’字。

“她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房间被打扫的焕然一新,没有了平时回来时那股酸臭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如此干净的家,他倒是头一回见。

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觉得丢脸了,所以现在想讨好自己?

还是想要钱!

骆明忠摇摇头,第一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自己不能因为,她一时的改变就心软,今天这个事情一定要有个结果!他心中暗暗决定着。

骆明忠站在客厅时纳闷,杨梦阑看着食材也有些发愁。

现在,正值青黄不接的季节,厨房里除了有几包挂面、两棵白菜、一颗半蔫的葱和一头蒜之外,就没什么东西了。调味料也只有最普通的油、盐、酱、醋这几种。

她又翻了翻,难得又找到了一瓶豆瓣酱。装酱的瓶子,是罐头瓶子,这豆瓣酱应该是自己家人做的。

上一世因为生活条件优越,所以杨梦阑也是出了名的嘴刁,不说吃遍天下美食,但是一般的饭菜也难入她的口。看着眼前这点东西,她真的是欲哭无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六章 炸酱面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古人诚不欺我!

杨梦阑嘴里感叹着,但是手下的活是一点儿也没拉下。她把白菜洗净,打薄,撕成数段,然后放着备用。

热锅加油,放入蒜瓣炒香,倒入白菜片,大火翻炒,加入少许盐、酱油、醋,再翻炒至白菜断生,稍焖煮一下,最后翻炒出锅、盛盘。

再热锅,放油,等油开的时候,放入切好的姜片、蒜瓣和花椒粒,炸出香味后,将所有的配料捞出,放入豆瓣酱,炒香,加少许水,一碗简单的酱就做好了。

酱做好之后,杨梦阑将火关小,锅刷干净,加水烧开,把面条煮好,再放入凉水中。最后,盛出了两碗,把做好的酱,淋在面条上。

杨梦阑将两碗炸酱面先端了出去,又将一盘白菜也端了出去,放在桌上。同时,递给骆明忠一双筷子,道:“给,吃吧。”

骆明忠没有接,杨梦阑只好悻悻的将筷子,放在他的碗上面,然后坐在位子上,眼巴巴的看着骆明忠。

骆明忠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杨梦阑,她以前看自己总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即野蛮无理,又粗鲁不堪。现在,虽然还是以前胖胖的样子,但是人干净清爽了不少。而且,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候。眼神中,没有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再鄙视不屑,反而清澈而直率。

被这样看着,骆明忠有些许的不自然,他冷着脸,不耐烦的说:“吃吧!”。

杨梦阑得令后,马上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她吃的很慢,嚼的很细,是为了让自己大脑中快速的产生,已经饱了的错觉。

减肥的路任重而道远啊……

杨梦阑低着头吃饭,但总觉得自己背上凉飕飕的。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只见骆同志军姿挺拔的坐在那里吃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边骆明忠也十分的纳闷,以往,杨梦阑吃饭绝对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一小口、一小口,如此斯文的吃面。

而且……

这面真是太好吃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七章 我们离婚吧


劲道的面条,配上香浓的豆瓣酱,再来一块酸中略带甜意的白菜。他从来就不知道,白菜会这么好吃。骆明忠几口,就将碗里的面条吃完了。

杨梦阑瞄到骆明忠的空碗,抬头讨好道:“厨房里还有面,我给你再盛一碗吧。”

骆明忠冷着脸,没有将碗递过去,倒是自己起身进了厨房。

杨梦阑心底重重的叹了口气,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人,不好巴结!

杨梦阑吃的很慢,骆明忠都吃了三碗了,杨梦阑那一碗还没有吃完。他看着盆里仅剩一碗的面条,想了想,还是没有再盛。虽然说他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做了不少让他丢脸的事情。但是,这顿饭好歹是她亲自做的,自己也不能太过分。她平时吃饭,每顿不得三碗打底,今天就这么点,估计她也是吃不饱的。

骆明忠吃完之后,刷了自己的碗,然后就坐在杨梦阑的对面,安静的等着她。

没想到她做饭这么好吃?

但是……

他背着他向人告白!给自己戴绿帽子,想到这里,骆明忠的心头窜出一把火来,隐隐的怒气萦绕在他的周身。

被骆明忠的目光盯的实在难受,杨梦阑三两下就把碗里剩下的面,给吃完了。虽然还没饱,但她还是强忍着没有继续吃面。想要减肥,一定要先控制好饭量!

‘他一定有事要说!’杨梦阑看了眼骆明忠,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坐在了位置上。

不管怎么样,先示弱再说!

与这个钢铁一般的汉子硬碰硬,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骆明忠从军装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叠成四方形的纸,展开放在杨梦阑的面前,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如果,你想离开,我也不拦着你。这是离婚协议,只要你同意的话,我们就把婚离了。只是,提醒你一句,汪建国你就别想了,还是找其他人吧。”

他板着脸,说出的话是一点也不客气,眼中隐隐带着一丝不耐烦和莫名的怒气。

“你说什么?”杨梦阑一愣,这个冰山老公来家里半天不说话,说出的第一句是‘吃吧’,第二句却是‘我们把婚离了。’

据杨梦阑所知,军人结婚难,可离婚更难。不仅难,而且影响前途!但是,看骆明忠坚定的样子,他想必早已经做好准备了吧!原主到底得多过分,才把人逼成了这样!

“我们离婚吧!我不想再听到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告白了。”骆明忠说完,站起身来,从房间里拿出一支笔,扔在了桌子上。

放着这么一个型男不要,去跟别的男人告白?

原主这眼睛是瞎了吧!

况且,就凭这副尊荣,谁还愿意要她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八章 我绝不离婚


不行,她绝不能离婚!

离开这里,她没地儿住,人生地不熟,又一穷二白的,怎么生活?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和他离婚!

至少,现在不能离!

杨梦阑站起身,三步并两步的走到骆明忠的面前,拉起他的手,道:“明忠,我错了!以前是我做的不对,但是经过这件事,我想明白了。我以后会好好跟你过日子的,你别生气,别跟我离婚了。”

骆明忠皱了皱眉头,想把手从杨梦阑的手中抽出来,却硬生生的没有抽出来。她就像掉入水中,急需救命的人一般,死死的拉住他的手不放。

骆明忠越发的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了。平时跟自己趾高气扬,撒泼打滚,却唯独不见有如此的低声下气的时候,现在为了赖在这里,混吃混喝,还真是委曲求全!

难道真是转了性?

她可真豁的出去脸啊!

只是……

她的眼神,明显的与往日不同,不仅透着讨好,也闪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光芒。而这一点点的些许不同,居然让骆明忠心底,有了一丝丝的动摇。只是,这点动摇,并没有表现在他的脸上。

但是,杨梦阑是谁啊,她浸淫赌场十多年,亲自接待的人,没有数十万,也有十几万了。对于察言观色,那也是手到擒来。

她发现骆明忠脸部线条,微微有些松动,马上再接再厉的说道:“要不这样,我给你写个保证书,如果一年之内,咱俩还处不好,那我主动提出离婚,绝不再拖累于你。”一脸诚恳的样子,连杨梦阑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绝不反悔?”骆明忠惜字如金,听到杨梦阑这样说,才沉声问了一句。

“不反悔,绝不反悔!我发誓!”杨梦阑迅速举起右手,拇指和无名指、小指屈起,叠在一起,竖着食指和中指信誓旦旦的说道。

骆明忠听到杨梦阑的话,心道:这样也好,最多自己再忍一年,就可以自由了。总好过事情闹大了,自己连部队都呆不下去。

若是她真能改变一点,那家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九章 协议


他没有了最初的坚决,同意了杨梦阑所说,但同时也提出了条件。

“那好,我们今天就立个协议。但有几点我要说清楚了!第一,你不能再背着我勾搭别的男人。一旦被我发现,你就立即给我滚蛋!”

杨梦阑压下心底的不愤,点头道:“这是自然!”

她拿起骆明忠扔过来的笔,和那张离婚协议。在离婚协议的背面,写下了协议,和骆明忠说的第一条。

“第二,你是知道我家里的情况的,我爹有腿伤,不能劳作。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上学,我必须要将每月津贴,分一半回家。”

杨梦阑点了点头,道:“你做主就好。”

杨梦阑回答的痛快,骆明忠倒是觉得不真实了。

他看着杨梦阑,心底直嘀咕:这女人又藏了什么心思?往常自己往家里寄钱,都要偷偷摸摸的,被她发现了,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将家里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今天怎么会如此痛快?

算了,女人的心思,太难猜,比打仗可难多了。

“第三,你不能和大院这些家属们吵架。”骆明忠放下心中的疑问,继续提出了条件。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万一是别人惹的我呢?我不会一味的忍气吞声!我只答应,我不会主动挑事儿。”杨梦阑自听到他提出协议开始,自然而然就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你不招惹别人,我就阿弥陀佛了!骆明忠心底不屑,面上不显,点了点头道:“可以。”

“第四,不准满嘴胡话,撒谎骗人。”

嗯……

原主还有这个爱好?

“好!”杨梦阑点头,记下。

“最后一条,在家里,你不要有事没事给我找不痛快,和我吵架。”

“好!”杨梦阑边写边答应道。

听到骆明忠说这几条,杨梦阑算是知道了。

原主就是没事找抽型的!

协议写好之后,杨梦阑递给了骆明忠,道:“你看看,还有没有要修改的?没有的话,我就照抄一份,咱俩一式两份,签字画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十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骆明忠接过协议,果然条理清晰,一目了然。

她的字,与她的人不一样,即有兰花的娟秀,又透着竹的风骨。

真是可惜了这副好字!

骆明忠暗自叹息,然后对杨梦阑道:“我这里没问题,你有什么要求要加的?”

“我只有一个要求,生活费要给我!”杨梦阑微微一笑,毫不掩饰的说道。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易。说来说去,到底还是为了钱!

骆明忠听到杨梦阑的话,心里莫名的生了一把火,说话的口气都要冰死个人,但却依然如了杨梦阑的意,“好,依你!”然后就黑着脸回屋了。

有这一年的时间,自己怎么着,也会适应过来,找到自力更生的方法。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出去找一间小房,过自己的自在日子了。

只是……

杨梦阑看着骆明忠房间关上的门,心道:其实骆明忠,算是一个不错的托付对象的!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上,不难看出,这个男人有颜有才,还有责任心。

若是,能够与他心意相通,情投意合,过过小日子倒也不错。

但是,杨梦阑想起自己现在这副尊容,重重的叹了口气。

杨梦阑有些欲哭无泪。

家里没有什么存粮,第二天一早,骆明忠从食堂,买回来几个苞米面做的大饼子,苞米面粥,还有一点小咸菜。虽然,他依然冷着脸,却没有亏待杨梦阑。自己吃过早餐之后,留了一半在桌子上,就出门了。

杨梦阑早上是被一阵阵号子声喊醒的,那号子声响亮激昂,听的人激情澎湃。她起床,推开门,就看到了早餐,心中十分开心,终于不用饿肚子了!

她洗漱完之后,喝了一口苞米面粥,吃了口大饼子。

嗯……

咽的时候,居然感觉有点剌嗓子!

好吧,她承认,吃了这么多年的细粮,这粗糙的大饼子和稍带着皮的苞米面粥,她一时间,实在是难以接受。勉强喝了半碗粥,吃了两口饼。她叹了口气,道:“权当减肥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第十一章 跑步锻炼


杨梦阑吃完饭后,收拾了一下。眼下,骆明忠也没有给她钱,身无分文,便只好先执行减肥的计划了。她将昨天收拾好的一大袋垃圾,拎在手里,又拿了钥匙,就走下了楼去。

她扔了垃圾,便在外面慢慢的散步。难得穿越到了军区,她可得好好参观一下这个家属院,顺便加深一下记忆。唉,如果哪天能让她也参观一下军队,那就最好不过了!

虽然,她没有当过兵。但是以前,对于军人,也是很憧憬的。

他们住的院子还是很大的,和军区只是一墙之隔。那堵墙上开了个小门,以方便住在这里的军人的进出。

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的空气很好,很清新。初春的小草已经冒了头,上面挂着露珠,被清晨的阳光,照射出七彩的光芒。春风袭来,带着一丝丝凉意。

杨梦阑深吸一口气,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黑土地的味道。

这么清新的地方,不做晨练实在太浪费了。

既然决定了,她就从现在开始坚持锻炼,说不定可以很快就减下来了呢!

愿望是美好的,可实际情况是……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杨梦阑才跑了五分钟,就已经是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了。她弯着膝,双手拄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唉,想当初她也是参加过马拉松的人,现在不说时间,就这路程都没跑多远,自己就已经像一个风箱一般,呼呼作响。

唉,看来现在最好的运动方式,只能是走路了!

杨梦阑沿着路继续向前走着,忽然一大片地出现在眼前。

“对了,军区大院的夫妻家庭都分了一块地,自己家也有一块!只是,这么多地,哪块是自己家呢?”杨梦阑弯着腰,左瞧右看的。“正好春天了,种点什么好呢?”

正想着,迎面走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人,穿着碎花的长袖衬衫,的确良的西裤,带皮带,外罩一件骆色的风衣,脚踏一双深色皮鞋。一头八十年代经典烫发,倒是有几分端庄的样子。

这副打扮,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了吧。

只是……

“哟!这不是杨贵妃吗?我可真佩服你,这脸皮厚的,怎么还好意思出来晃悠?出了这事儿,也不知道在家躲躲!”她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鄙视、不屑。

继续阅读《农女娇妻喜临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