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青天唯念君谷卿尘,巩固,碧海青天唯念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碧海青天唯念君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万小烟
简介:她身为狐族帝姬,爱上天族水神
本以为是天作之合,没想到是一切命中早已注定
卿尘卸下战袍,披上嫁衣,带着一生柔情,千里迢迢嫁给他
可那个男人,却不要她……剜心剜肉,断情绝爱
她终于放下了——“从今往后,青山绿水,见面不识,后会无期

角色:谷卿尘,巩固
碧海青天唯念君谷卿尘,巩固,碧海青天唯念君小说免费阅读

《碧海青天唯念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不要她


“碰你,本殿嫌脏。

大红喜床前,一袭嫁衣的卿尘看着眼前的墨蓝袍子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天族狐族联姻,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给天族水神帝颉殿下,本是九天欢喜之事,但欢喜的似乎只有她一人……
“帝颉,我们百年未见……”卿尘涩声道。
“百年前各族大战,你带领狐族军卫用卑劣手段重伤于我,让我险死于蛮荒谷,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本殿的水神妃?”帝颉面若冰霜。
卿尘心头一窒:“可在蛮荒谷是我……”救的你,也是你亲口承诺要娶我的啊。
“够了!本殿今夜来此,只是想警告你,除了这听雨阁,硕大的水神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帝颉冷声说着,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卿尘攥紧手中的喜帕,眼睁睁看着床头一对龙凤囍烛燃成灰烬。
她为这个男人卸下战袍,披上鲜红嫁衣千里迢迢来嫁给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难当头,卿尘厮杀前阵,和帝颉对战之时差点跌落断崖,被他用水鞭缠腰相救。
可狐族将领却在这时对帝颉使了阴招,让他重伤被困幽冥噬魂的蛮荒谷。
卿尘不忍,跟着一并跳下去,找到奄奄一息的他,照顾了他整整三个月。
那三月时间,帝颉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卿尘用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五彩琉璃心脏巩固了他的神魄。
尽管当初卿尘易了容,但他依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许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荣华富贵,带着一生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视?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卿尘便听到仙娥们在窃窃私语。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
“据说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蛮荒谷救过殿下的命,殿下本已发誓娶她为妻,只等她幻化成人形就昭告九天,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给截胡了……”
卿尘手中的帕子被惊得滑落到地上,当年在蛮荒谷救水神的狐狸明明是她,那红狐是谁?
她正要去追问那两个仙娥,便看到另一个仙娥匆匆奔了过来。
“快!惜水宫的红狐狸幻成人形了,是个绝世美人呢……”
所有人都朝惜水宫跑了过去,卿尘惊愕交错也拂袖飞了过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宫。
繁花似锦,鸟语花香。
相比她冷清萧条的听雨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卿尘收敛情绪,朝宫中走了进去。
入眼看到相拥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觉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帝颉,那个女人——
待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卿尘的脑子嗡地一声似炸开一道惊雷!
怎么是她?!
帝颉怀中的漫烟看到卿尘后,脸色苍白地往他怀中又缩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帝颉顺着漫烟的视线看去,一脸柔情瞬间化为冰霜。
卿尘的视线一直落在漫烟身上,眸中带着震惊和痛意。
“我来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问问她,百年前是怎么救的我夫君的性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2章 一眼万年


百年前,狐族中人为了寻卿尘下落,找到蛮荒谷。
为了保护帝颉,卿尘救了一只重伤的貉妖,助她化成人形,让她帮忙照顾自己的心上人,这才离去。
只是如今,她救过的貉妖顶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宠!
漫烟眼神闪烁地缩在帝颉怀中,浑身瑟瑟发抖。
“殿下,我好害怕……”婉转轻颤的嗓音,楚楚可怜。
帝颉抱紧了她,转眸看向卿尘的眼眸带着锋利:“还不快滚!别逼我动手!”
“帝颉,百年前在蛮荒谷救你的人……”
卿尘正要将真相说出,漫烟却忽的揪住帝颉的衣襟,痛苦地低喘了起来。
“痛,头好痛……”
音落,她变成红狐模样,躲在帝颉怀中瑟瑟发抖。
“烟儿!”帝颉抱住怀中的狐狸,看向卿尘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化成人形,却被你毁了!你居心何在!”
卿尘痛心无比:“她根本就不是狐狸,她是只貉妖……”
“满嘴胡言,你当本殿是瞎吗?!”帝颉彻底怒了,直接以掌幻术挥向卿尘。
猝不及防,卿尘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宫外台阶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捂着胸口,那里似被扎了匕首般难受。
明明已经没有了心脏,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卿尘跌跌撞撞回了听雨阁,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
贴身照料她的陪嫁宫娥小雀见状,赶紧找来安神丸给她服用。
“公主,您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么多,他怎可这样对您……”小雀声音哽咽。
卿尘不说话,就那样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的茫茫仙雾。
她想不通,漫烟明明是只貉妖,怎么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告诉水神殿下,当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气不过,抹了把泛红的眼睛就要起身,但被卿尘拉住。
“别冲动,眼下我说他都不信,又何况是你……”卿尘不想让小雀为自己惹祸上身。
小雀眼泪汪汪看着她:“难道您要将所有真相埋在心底吗?蛮荒谷之恩,还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话还未说完,被卿尘出声打断。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帝颉知道,这婚事怕就作废了……”卿尘沉声提醒道。
“您为了嫁给他,舍弃了所有,奴婢怕您后悔……”小雀哽咽道。
卿尘顿了顿,眸色微微变得柔软。
“一眼万年,大抵便是如此,爱了嫁了,就不存在后悔一说……”
入夜。
一阵猛力将门撞开,随即寒凉的冷风吹拂了进来。
一身墨蓝袍子的帝颉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小雀行礼退下,卿尘则不顾身上的伤支撑着从床上起来。
“帝颉……”
她以为他发现了漫烟的假狐身份,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帝颉眸色清冷,少了白日的愠怒,但依旧不带一丝温情。
“烟儿惊吓过度幻不成人形,神医说需要同族心头血用来巩固,族中只有你们两只狐狸,我来取你心头血。

我来取你心头血——
明明是无理的野蛮索要,他却说得理所应当。
卿尘咽下喉头的涩意,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给了你,又哪里会有心头血……”
我给不了,因为我没有。
帝颉没细究她话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烦:“只是要你一滴而已,这就是你公主的风度?况且是你伤的她,现在也只是赔她罢了!”
他的话字字带刺,扎得卿尘无处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帝颉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里,没有心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3章 易容之术


那里,没有心跳。
----------
帝颉一时怔住。
“在蛮荒谷照顾你的人是我,我用我的心脏救了你……我给不了你心头血,因为这里已经空了……”卿尘哑声道,百年的相思尽在言语中。
帝颉却是在这时清醒了过来,他甩开手,有些厌恶地与她保持了距离。
“救我的人明明是烟儿,她的内丹早已融进了我丹田之中!百年前我修为受损灵力被封,看不透照顾我的女子易容之术,但她是只红狐这点我绝不会看错!可你……是血统纯正的九尾白狐,卿尘公主。

帝颉冷声说完,双手合掌幻出真身虚影,让卿尘看到自己丹田处那橙红的内丹珠子。
卿尘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明明是她将自己的半生修为渡进了自己的琉璃心中,然后给了帝颉。
可现在帝颉身上却没有她的心脏!
“现在死心了?以后少胡言乱语!既然没了心头血,只能剜你的心头肉做药引……”
帝颉神情中带着一丝厌烦,化水为剑,直指卿尘胸口。
卿尘看着他,早已不知心碎为何物。
她把她的心脏剜出来给了这个男人,他却还要剜她的心头肉去救别的女人?
在帝颉要朝前之际,卿尘伸手握住了水剑。
“我自己动手。
”她的声音晦涩不已。
锋利的坚韧一点点刺进了胸脯,卿尘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狠狠转动,再麻木拔出!
漫烟是貉妖,自己的狐狸肉对她并没有太多帮助。
想拿她的肉做药引,无非是变相的折磨罢了。
既然那个女人要,那便给,看她还能把这个谎言滚多大。
卿尘的坚韧和主动惊到了帝颉,但一想起还在床榻上躺着的烟儿,他的神色便被冰霜覆盖。
“也罢,省得脏了我的手。

说完,他用法术包裹住那血肉模糊的心头肉,直接化作水影消散离开。
窗外的月光碎落一地,照得卿尘的脸色惨白无比。
她再也无力坚持,直接瘫软倒地。
小雀匆匆冲了进来,看到自家公主的凄惨模样,她直接哇地哭出了声。
“公主……您怎么伤成这样了……”
小雀颤抖地找出生肌散给卿尘涂药,恨不得自己替她受痛。
“公主,痛就哭出来吧……我们回狐族好不好,天族人对您不好,但狐族上下没人敢伤您一根头发……”
卿尘抬手缓缓擦拭小雀脸上的泪水,没有说话。
连一个下人都知道她很痛,但身为她夫君的那个男人却问都没有问一句。
不爱和被爱,只有一字之差,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养伤七日,终能下床。
卿尘看着窗外萧条的花草,心底思绪万千。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随即传来一阵沁鼻的馨香。
卿尘转头,看到了多日未见的漫烟。
“漫烟前来谢谢姐姐的心头肉,让我能以人形和殿下恩爱快活。
”漫烟娇涩说道。
“冒充我的救命之恩享受他的恩宠,你就如此心安理得?”
卿尘眼眸深处迸射出的尊贵让漫烟不由得背脊发凉,有种被神威压迫的低人一等感受。
“姐姐别生气,我只是无名无分陪在殿下身边,你又何必在意百年前的事呢?”漫烟强稳住情绪。
卿尘冷声道:“你明明是貉妖,为什么变成红狐的模样?别以为你可以用假真身糊弄所有人!”
漫烟听着她的训斥,倒也不恼,而是笑盈盈的抬起掌心幻出一物。
“姐姐看这是什么?”
她掌心悬浮着的,正是卿尘的五彩琉璃心!
“多亏了姐姐的宝贝,我不光修为大增还进化成了狐狸,还得以提前百年变成人形……”
卿尘气得面颊血色褪尽:“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夺我修为和心脏,还夺我所爱之人!这是我的,还给我!”
不甘和委屈让她没能稳住情绪,直接伸手去夺那琉璃心。
漫烟却慢悠悠放置进了自己的胸口:“没了这心脏,我可变不成狐狸模样,又怎么会给你呢?”
卿尘又气又急,直接幻出薄弱的灵力想夺回琉璃心。
但她的手刚触到漫烟衣襟,一柄幽蓝水剑狠狠刺来,将她的胸膛刺个对穿!
顿时,血如涌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4章 看清我是谁


昏昏沉沉。
一阵浓郁的药香弥漫在整个听雨阁。
卿尘躺在床榻上,浑身的骨头都断裂了几根,无法动弹。
帝颉用灵力治愈着她胸口的剑伤,随即往她嘴中塞了药丸。
“这是续命舒筋丸,能让你恢复得更快。

卿尘看着他:“不是要杀我吗,为何又要救我?”
方才她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琉璃心,这个男人却毫不留情地用水剑伤她,足足损了她半条命。
“天族狐族关系还没稳定,你现在还不能死。
”帝颉冷漠说着,从床榻边起了身,“但你若是再对烟儿动手,本殿有的是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自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换来的却是他的如此对待。
卿尘嘴里蔓延着苦涩:“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我眼里?你何时入过本殿的眼?”帝颉厌恶看着她,讥诮反问。
卿尘毫无血色的脸又白了几分,她第一次感受到言语能伤人不见血。
“我知道了……”她蜷紧五指,心底做了决定,“和离吧,我会让帝姬跟天君禀明一切……两族交好,无需联姻也能做到……但走之前我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帝颉刚要抬脚离开的步伐一顿,有些狐疑地转眸看向床上那个虚弱的女人。
“你的什么?”
卿尘直直看着他,眸带痛楚:“我放在你那里的心脏,。

帝颉冷哼:“一派胡言!本殿不屑你的任何东西!”
“五彩琉璃心整个九天上下只有一颗,我给了你,你却给了漫烟那只貉妖……我知道你不信我,但你只要去狐族调查一番便知……”
卿尘的话还未说完,便再次被帝颉打断。
“你说出这种话,那整个狐族上下断然已经跟你串通一气!你是公主,烟儿只是一只被流放至蛮荒谷的普通狐狸……她斗不过你,斗不过狐族,但只要有我在,整个九天界都没人能欺负她!”
帝颉眼神凌厉地扫了她一眼,带着意味十足的警告。
眼见他拂袖离去,卿尘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苍凉。
两行泪落在床榻上,溅起朵朵水花……
修整半月有余,卿尘的身子才勉强好转。
这些天帝颉从未来过听雨阁,她也适应了一人独守空房的日子。
傍晚的夜,带着一丝凉意。
卿尘正绣着手中的鸳鸯帕,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帝颉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
“你不去惜水宫,来我这作甚?”卿尘站了起来,眼中早没了前几日的期盼和柔情。
帝颉看着她,带着醉意的眼神有些迷离。
在卿尘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将她拦腰横抱到了床上。
“烟儿,烟儿……”他深情似水地喃呢着,将吻落下。
听着他唤出的名字,卿尘脑中炸过一道惊雷,肆意挣扎。
“帝颉,你看清楚我是谁?!”
帝颉禁锢住她的手,掌控了全部。
“不……”卿尘嘶声痛哭,却根本无比反抗,“你可以不爱我,可以忘了我,但你不能这样侮辱我……”
餍足,已是天亮。
卿尘看着飘逸的床幔,眼底是漫无天日的彻骨绝望。
迟来的洞房夜,绞碎了她残余的梦。
清醒后的帝颉看到床上凌乱的一切,看向卿尘的眼神带着怒火。
“啪!”一个巴掌甩去,让卿尘猝不及防。
“贱人!你居然幻成烟儿的模样勾引本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5章 缘尽于此


脸上火辣辣的,卿尘却似感觉不到疼痛般一脸平静。
她的脸上没有惊愕不甘,也没有悲伤委屈,只有沉寂如水的淡然。
帝颉像碰了瘟疫般匆匆离去,卿尘则不顾一身的酸痛支撑着起床,去盥洗苑狠狠冲刷了自己的身子。
这场欢好,不该属于她。
整理好后,卿尘走到书桌前,研墨提笔,写下了‘和离’二字。
“奉天之作,承地之合,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这是两人婚书上的誓言,卿尘却提笔在和离书上一笔一划写了出来。
看着那刺目而又亲昵的词句,她喉头一阵翻涌直接吐了一口血——
“噗”血染宣纸,模糊了情字。
卿尘旁若无事地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然后换了张宣纸继续书写。
“狐族卿尘与天族水神帝颉,今缘尽于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特此昭文,告于九天。

落笔,指尖彻凉。
如今的她,终是断了残念。
没了修为,没了心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当初她信誓旦旦说不后悔自己选的这条路。
可眼下,她后悔了……
“小雀。
”卿尘唤来了小雀,让她收拾两人在听雨阁中的行李,“明日我们便启程回狐族,回我们自己的家。

小雀看着郁郁寡欢的卿尘,心底又是一阵酸涩。
想起昨夜帝颉殿下留宿于此,她还以为两人能有质的进展,没想到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小雀气不过,瞒着卿尘偷偷去了惜水宫……
傍晚时分,卿尘一直没看到小雀人影,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她正要出去寻,便听到北边天际传来一声小雀的凄惨哀嚎声!
卿尘呼吸一窒,连忙闻声飞去,在惜水宫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瘦小身影。
“小雀!”卿尘如遭电掣,踉跄着奔过去将她抱在怀中。
小雀胸口插着一柄锋利冰剑,整个身躯渐渐被冰封住,浑身冰冷刺骨。
“公主……奴婢本想拿回您的心……”小雀已经气若游丝,但依旧努力将视线落在卿尘身上,“对不起,不能陪您回去了……”
她的话还未说话,便彻底化作冰人,了无声息。
“不……”卿尘想用自己的体温焐热小雀,融化那厚厚的一层冰,但无济于事。
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紧紧护着漫烟的帝颉,什么都顾不得地嘶声哀求:“求你,求你放过小雀……”
“这贱婢居然想挖烟儿的心脏,死有余辜!”帝颉还在气头上,见卿尘不分青红皂白求饶,更是怒火燃烧,“放了她?你视我水神殿的威严何在?!”
音落,他大掌一挥,小雀冰封的身躯瞬间震碎成冰渣,再散成雾气飘散无影。
“不——!”卿尘嘶吼道,手足无措的想抓住一丝小雀的气息,但掌中一片虚无。
看到狼狈跪地的女人,帝颉心头莫名烦躁,可一想起怀中人还在瑟瑟发抖,他便收敛了心思扶着漫烟往殿内走。
“来人,带水神妃回去休息,没有本殿的允许,不得出来!”他下达了命令。
卿尘被禁足了。
整个听雨阁被结界困住,连风都吹不进来。
卿尘浑浑噩噩的看着昼夜交替,无法相信小雀就那么没了。
明明说好的,两个人一起回去,怎么只剩她一人了呢?
仙娥送来的饭菜,卿尘连着几日都一口未动。
下人们没了办法,只得禀报帝颉。
结界一阵涌动,带来丝丝凉风。
帝颉看着坐在窗边的卿尘,拧起了眉头:“不吃不喝,想死在本殿这里?”
卿尘有些迟钝地转动眸子,看向眼前的男人。
水蓝抹额映衬着俊朗的容颜,墨蓝袍子修饰着高大的身形。
依旧是她喜欢的模样,却不再是她心底的情郎。
卿尘将早已写好的和离书拿了出来,递给了帝颉。
“放我走吧,我要带小雀落叶归根。

帝颉看着那透着墨香的和离二字,双眸微微有些刺痛。
“你可以走,但你走之前我需要你一样东西。
”他顿声道。
“上次是心头肉,这次是什么?”卿尘讽刺问道。
帝颉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动了动薄唇。
“你的命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6章 物归原主


卿尘踉跄后退,毫无血色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剜了她心头肉还不够,还要夺走她唯一得以支撑活着的命珠?
“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帝颉瞬间打碎了她的误以为。
“那贱婢伤了烟儿神魄,她只要幻成人形就会头痛欲裂,我需要用你的命珠去给她疗伤。
”他用的是命令语气。
那意思很明了,卿尘不给,也得给。
“我已经没有了心脏,若是没了命珠,我会死啊……”卿尘看着他,已经无法组织语言。
“狐族公主就这么贪生怕死?”帝颉讥讽道,丝毫没有怜惜之意,“放心,只要你的命珠在烟儿体内养足百日,届时便会还你。

“还?会还吗?”卿尘觉得可笑无比。
帝颉从袖中拿出一个玉扳指,以水化绳索缠在了她腰间的香囊上:“这玉能稳固神魂不离体,只要百日不离身,你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见卿尘依旧不为所动,帝颉的耐心也几近耗尽。
“本殿说过的话一向算数……更何况若不是你伤烟儿在前,那贱婢又雪上加霜来一击,烟儿也不会变成这样!这是你欠她的!”
卿尘的眼底泛起一团弥漫的雾气,但她生生敛了下去。
“原来,眼瞎的人不是你……是我,一直都是我……”
她深吸一口气,吐出命珠,交给了帝颉。
“今日我把我的命珠给你,是偿还百年前两军大战时你救我险落崖之恩,从此以后我们两清。

“请你记住,我这只狐狸,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帝颉不知道自己是带着什么心情离开的听雨阁,卿尘最后那句话,让他有些沉重。
他撤了结界,解了那个女人的禁足令。
只是如此,卿尘依旧没有离开房间半步。
腹部隐隐有些异样的感觉,卿尘用灵力一探,感知到了生命力的涌动。
她……怀孕了。
那不堪回首的一夜,竟然有了意外的存在。
是小雀回来了,换了一种身份陪在自己身边吗?
卿尘的心底忽的升起一抹暖意,连带着灰暗的眼眸都带着一丝光泽。
可如今她没了心脏又没了命珠,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徒有一具残缺的身躯,根本不足以孕育这条生命……
该怎么办才好?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漫烟扭着婀娜身姿悠然进了听雨阁。
“听闻姐姐没了命珠,烟儿过来看看……”漫烟一脸幸灾乐祸,手中把玩的珠子正是卿尘的命珠。
只要她用力一捏,命珠碎裂,卿尘也会直接一命呜呼,灰飞烟灭。
但她还不敢明目张胆地除去卿尘,毕竟水神妃的头衔自己还没到手。
卿尘未搭理她,空洞的眸子依旧看向窗外。
“我这里已经没有东西给你了。

漫烟掩嘴笑:“瞧姐姐说的,烟儿今天过来是特意把琉璃心物归原主的……”
说罢,她自胸口幻出五彩琉璃心,一脸真诚地递给卿尘。
卿尘一脸狐疑看着她:“这次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毕竟我已经有了你的命珠,再拿着你的心脏也没有用了。
”漫烟说的坦然。
眼见卿尘还不伸手拿,漫烟干脆伸手递到了她手中。
只是两手相触之际,漫烟却一个‘不小心’手滑,让琉璃心滑落之地摔得粉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7章 如果有来生


“呀——这可如何是好,姐姐的心脏,摔得五马分尸了……”漫烟一脸惋惜,“这琉璃心的所有灵力和修为都被我吸收,碎成这样姐姐还能用吗?”
琉璃心已经枯竭,脆弱似冰晶,再无用武之处。
卿尘将袖中的五指蜷紧,强迫自己稳住情绪。
“出去。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安好心。
漫烟挑了挑柳叶眉,原形毕露:“臭狐狸,我叫你姐姐是念在你救过我的情分上,你要再这么一脸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有的是方法让殿下折磨你!别忘了,你的命珠也在我这里,你的生死可全看我的心情……”
漫烟甩袖扭腰离去,临走前还不忘用法术碾碎那碎裂的琉璃心,连渣都不剩,什么都没给卿尘留下。
卿尘蹲跪在地上,看着琉璃心刚才摔落的地方。
那里已经一片虚无,但她却好像还看得见一般。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如果有来生,一定不会再把你弄丢了……”她喃呢道,胸口空缺的地方一阵阵悸痛。
想起腹部流淌的新生命,卿尘下了决心,拿出盘在青丝中的发簪,取出里面的珠子摔碎至地。
霎时有星光飘向窗外,随风而逝。
夜深人静,水神殿守卫松懈。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飞进了听雨阁,跪在了卿尘面前。
“阿奴拜见帝姬。

卿尘示意他起来,甩袖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
“我说过出了狐族,我便只是个普通公主,别再叫那两个字。
”她提醒道。
阿奴本是奴隶市场的一只杂毛狐,被卿尘救后成了她的影卫。
战斗力虽不强,但隐身术和追踪术却颇有天分。
阿奴起了身,拂去黑袍上的寒气,认真看着卿尘:“公主,属下以为您屈身下嫁到此,会过得幸福,没想到……”
卿尘摆手示意他别再往下说,她不想再自揭伤疤再撒盐了。
她运转掌中灵力,从腹部逼出一枚灵蛋,交给了阿奴。
“别让人知道他的存在,好好照顾他。
”卿尘虚弱说道,额间有细细汗珠。
这灵蛋是她用自己体内仅剩的灵力炼化而成,让他离体成长,才是唯一的活命机会。
阿奴见卿尘虚弱无比,连忙给她渡灵力,却发现她早没了命珠根本无法承受!
“公主,您到底为他付出了多少?!”阿奴震惊不已。
卿尘未解释,只是晦涩摇头:“都是命,只是苦了这孩子……阿奴,待他破蛋而出,别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就算认你做爹都行……”
绝不能让帝颉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这是卿尘心底唯一的担忧。
阿奴不敢拒绝卿尘的吩咐,但是也不忍让她这般苟延残喘。
“帝……公主,属下是低等狐没有命珠,但我的内丹能助您重新修炼,我一定要救您!”
阿奴说着,就要将自己的内丹逼吐出来,但被卿尘制止。
“你要好好活着,把他抚养成人,这是我的命令!”
“可是……”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四周突然传来喧嚣声。
砰——
原本门窗紧闭的听雨阁蓦地四面裂开!
寒风四起,无数天兵天将涌了进来,将卿尘与阿奴团团包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8章 前世今生


寒风四起,无数天兵天将涌了进来,将卿尘与阿奴团团包围!
-----------
卿尘一惊,瞬间感知到了帝颉的水系气息。
“快走!”她推开阿奴,急切命令道。
阿奴护着怀中的灵蛋,挣扎着隐身遁走。
“属下定当不负所托——!”他的声音随风而逝。
一半天兵顺着阿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帝颉自半空中徐徐落地,带着滔天怒气。
“若不是烟儿告知,我居然不知道你竟敢在本殿的地盘夜会情夫!”
卿尘不怒不恼,看向帝颉的眼眸毫无波澜。
“她说什么你便信什么,这便是天族水神的风范?”
帝颉神情冷冽:“卿尘,我说过百日后便放你自由,你就这般耐不住寂寞?!”
“我们已经和离了。
”卿尘淡漠提醒。
她的冷淡让帝颉恼羞成怒,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只要你一日住在听雨阁,你便依旧还是水神妃!”
尚未昭告九天六族之前,他绝不能容忍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一丝一毫的污点。
帝颉发动所有天兵去寻刚才那男人的下落,再次给听雨阁布了结界。
卿尘根本不在乎他禁不禁足,只要阿奴顺利带着自己的孩子平安离开天族,她便心安。
这一次,听雨阁的结界足足布了半月有余。
若不是天后寿宴,帝颉需带水神妃前去贺喜,卿尘依旧出不了听雨阁的门。
天马云轿,水蓝色的云锦门帘象征着水神的身份。
帝颉看着卿尘苍白的脸色,抬手在她腰际系着的玉扳指上渡了几分灵力。
“今日,你且安分些……母后一直期盼天狐两族交好,我们的婚事也是她钦点的。
”是提醒,也是警告。
卿尘未说话,一张淡如潭水的脸庞就那样静静看向云轿外。
云霄殿。
众神仙驾云入殿,带着从九天一张各地寻到的奇珍异宝献给天后做寿礼。
酒足饭饱,歌舞绕厅。
天后将视线转向坐在身侧的帝颉和卿尘二人,笑容可掬:“下次众仙齐聚一堂,本宫可盼着天孙降生……”
卿尘呼吸微微一滞,低着头没敢直视天后。
帝颉神情闪烁的敷衍:“儿臣会努力的。

众仙散去,殿中只剩他们三人,天后拉住了一直寡言少语的卿尘。
“帝颉身边有只红毛狐狸,百年前救过他一命,帝颉想娶她做侧妃,你是怎么想的?”
帝颉未料母后会直言不讳地问向卿尘,让他有些尴尬。
“母后,这种事只要您首肯就行……”
他话未说完,一声不吭的卿尘突然开了口:“我不同意。

帝颉脸色瞬间僵住,天后也微微诧异地挑眉看着她。
“天狐两族联姻不过三月,水神殿下就要大张旗鼓迎娶侧妃,视我狐族威严何在?”
卿尘嗓音淡而寡冷,没有一丝多余情绪。
“甚是有理,你是水神妃,这事由你定夺。
”天后淡淡一笑,对着一侧颇有不满的帝颉摆了摆手,“你且去陪你父王说说话,我跟卿尘再聊聊……”
帝颉眼神锋利地扫了卿尘一眼,甩袖离去。
殿中只剩他们两人,天后看向卿尘的眸光多了一丝怜惜:“委屈你了,孩子……”
听着她那慈母般的柔情细语,卿尘的鼻头抑制不住的酸涩。
这天族中,怕只有天后一人认可自己是水神妃。
“你们成婚这些日子,他的心思只在惜水宫,我做母亲的都看在眼里……但水神妃的位置是你的,任何人都夺不走,你不要灰心,也不要对他失望,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天后语重心长说道。
“谢母后,卿尘心中有数,定不会冲动行事。
”卿尘低声道。
她早已心灰意冷,无法再继续失望了。
天后似乎看穿了卿尘的心思,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让她回去。
天后唤来了无脸仙,将漫烟的名字写于他掌心。
“去调查这个女人的前世今生,包括百年前在蛮荒谷的经历。

想借百年前的恩情做水神侧妃,也得看她是不是名正言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9章 她不配得到


水神殿。
卿尘下了云轿,便径直朝自己的听雨阁走去。
帝颉没有去惜水宫,跟在了她身后。
“你这样处心积虑毁掉母后给我和烟儿赐婚,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厉声问道。
卿尘停下了脚步,冷冷转眸扫向他:“我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有些东西,不属于她的,她不配得到。

帝颉双眸充满怒气:“她不配,难道你配?别以为我没有找到那个野男人就无法治罪于你,这水神妃的头衔,迟早有一天我会名正言顺地给到烟儿!”
“我拭目以待,等着你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一天。
”卿尘冷冷说着,走进听雨阁便要关闭房门,未料帝颉一推,大步走了进来。
“夜已深,还请殿下回你该回的地方。
”卿尘站在门口,示意他出去。
“你借母后之手让她命我与你尽早诞下仙儿,现在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狐媚手段还真是高超!”帝颉讥诮道,反手将门锁上,便将卿尘步步逼至软塌边。
卿尘脸色微变,连忙抗拒:“我们已经和离,你想生孩子去跟那貉妖生!别碰我!”
那梦魇般的一夜让她不堪回首,如今的她已伤痕累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帝颉眸光犀利,一把撕裂了卿尘身上的薄衫。
香肩沁肤,白若初雪,嫩如婴肌,看得他一时恍了神。
锁骨下的位置隐隐有一朵桃花形状的胎记,让帝颉瞳孔骤然一缩——
当初烟儿在蛮荒谷易容照顾自己时,锁骨下也有这样一朵桃花。
她怎么也会有?
帝颉正要再靠近些看仔细,一道亮光自他眼前划过——
卿尘手中握住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对着眼前的男人:“帝颉,别逼我恨你。

一字一顿,仿若泣血。
帝颉收敛住心猿意马的念头,紧抿薄唇。
自己居然对这个女人有不可控制的邪念,真是荒唐!
他拂袖离去,步态微微有些凌乱……
卿尘放下匕首,瘫坐在床榻上。
她曾最渴望的,如今避之不及。
倘若没有那个女人,他们的婚姻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卿尘将手轻轻放在平坦的腹部,幻想着孩子还在里头。
她什么都不敢再奢想了,只愿自己能扛过这没有命珠护身的百日光阴,然后去找阿奴和孩子。
百年前的海誓山盟,婚书上的执子之手,都抵不过她心死后的遍体鳞伤。
……
入夜,硕大的水神殿沉寂无声,透着诡异的沉闷感。
一阵喧嚣声骤然响起,随即传来狐狸的哀嚎声。
卿尘手中的茶杯猛地滑落,有些踉跄的起了身。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水神殿只有自己一只狐狸,还有漫烟那只假狐狸,那惨叫声是谁的?
卿尘刚要御飞而行,却发现自己体内薄弱的灵力根本不足以腾飞,她只得顺着刚才的声音一路小跑寻找。
刚出听雨阁,便看到天上飞过数百天兵天将,全都朝刑罚祠方向飞去,卿尘也赶忙过去。
一阵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她还没进刑罚祠的门,便看到浑身是伤的阿奴倒在血泊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第10章 一错再错


卿尘脸色大变,原本平静如死水的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
他不是带着孩子离开了吗,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阿奴!”她大喊着朝血泊中的男人奔去,旁边的天兵却用长矛将她拦住。
帝颉负手站立,本来沉郁的神色在看到她后愈发阴冷。
“你来干什么?来看本殿如何处置你的情人吗?!”
卿尘从未料想过阿奴会被帝颉的人抓到,她颤声道:“阿奴只是我的影卫,你不能这样污蔑他……”
“那日本殿亲眼所见,何来污蔑?!”帝颉嗓音中带着渗人的怒气,“要不是他又来与你私会,本殿亦抓不住他!”
他说完,直接以掌幻术将地上的血渍化作血刃刺进了阿奴的伤口中,让阿奴痛到在人狐形态中痛苦转变。
“不,你不能这样——”卿尘苦苦哀求,踉跄着跪到了地上。
她已经失去了小雀,不能再失去阿奴了。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漫烟缓缓而来,惺惺作态地将卿尘扶起。
“殿下正在气头上,姐姐就别再为了别的男人而火上浇油了……”她‘好心’说着,故意在别的男人几个字上咬重了几分。
卿尘情绪已濒临崩溃,一把推开那个女人。
“啊!”漫烟痛苦倒地,手肘都蹭破了皮。
帝颉大怒,大步走来将漫烟扶起,心疼地护在臂弯中,像参天大树护着缠在身上的藤蔓一般。
“卿尘,你敢再次伤烟儿,这便是后果!”他怒声说着,运转灵力笼罩在奄奄一息的阿奴身上。
只听得阿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内丹从天灵盖中生生拔出,落入了帝颉手中!
“不——!”卿尘嘶声尖叫,不顾长矛刺身,踉踉跄跄朝阿奴跑去。
阿奴口吐鲜血,气若游丝地看着她。
“帝……姬,属下无能……孩子……”他的声音弱到几不可闻,尚未说完便散成星尘消失在了卿尘眼前
“阿奴,阿奴……”卿尘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浑噩喊着。
可是,已经再也没人回应她了。
帝颉看着卿尘因那个男人的死而痛苦的模样更是恼怒,他自袖中拿出一物,扬至半空中。
“处置完那个男人,该处理这个孽种了!”
卿尘原本空洞的神情,在看到半空中悬浮着的灵蛋后,唰地惨白。
她嘴唇轻颤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殿下手下留情……”漫烟媚眼中闪过一丝阴鸷,惊呼着劝阻,“虽然这是姐姐和那男人的孩子,但毕竟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她的话,火上浇油地让帝颉的怒气暴涨。
“我水神殿,容不得这孽障的存在!”
说罢,他大掌一挥,将那灵蛋握于掌心,五指的力道将那蛋壳抓住了道道裂痕!
“不要!”卿尘嘶声大喊,痛苦和无措全都哽在喉头,“那是我跟你的孩子,你不要伤害他……求你,求你……”
帝颉冷嗤一声,脸色愈发阴沉:“你给本殿戴了绿帽,还想要本殿认这个孽种做水神嫡子?!”
他大掌用力,狠狠捏碎手中的灵蛋——
霎时,灵光四泄,那小小的一团在空气中飘荡着跌落到地上化成一滩血水,再无生机。
“不!!”卿尘的惨叫带着撕扯血肉的狠厉。
她崩溃地跪爬到那血水边,颤抖地用手护住,但已经无济于事。
她用毕生最后灵力护住的小生命,还未成型就没了,被他的父亲亲手杀害!
“为什么,为什么……”
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所有信仰,在这一刻全都无法挽回地崩塌。
帝颉看着卿尘崩溃的样子,突然觉得胸口涌上一阵细密的烧灼感,怀中漫烟软若无骨抱紧了他,让他飘散的情愫收敛清醒。
“即日起,将狐族卿尘永囚刑罚祠,永生不得踏出一步!”
“烟儿为新水神妃,择日本殿将昭告天下,行大婚典礼!”
帝颉对着水神殿上下宣布处置后,最后冷冷看向那浑噩狼狈的女人。
“你的命珠,就当做送给本殿和烟儿的新婚贺礼……往后你的生死,听天由命。

众人散去,冷清阴森的刑罚祠只有卿尘一人还跪在地上。
她小心翼翼地拢起地上的血水,用帕子包好放至腰际缠着的香囊袋中。
指尖触到那冰凉的玉扳指,卿尘微微恍了神。
丢了心脏,没了命珠,失了孩子,她要这稳固神魂的玉还有何用?
卿尘摘了系在香囊上的玉扳指,随手扔到了地上,就好像是随手扔弃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她摇摇欲坠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出水神殿。
长裙坠地,荡起一地涟漪。
在走出水神殿的那一瞬,她的身影慢慢散做星尘,消失在了广阔无边的天际……
流星划过,九重天上的天府宫传来一声低沉哀鸣。
司命星君拂袖看了一眼洞天镜,重重叹气。
“这场情劫,她终究没能过啊……”
……
百花凋零,漫天飞雪落个不停。
水神殿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门匾上飘逸着喜气洋洋的绸带。
今天,是水神帝颉迎娶漫烟的大喜之日。
天后人未到,但给帝颉送来了一件上古神器——能洞察前尘往事的水月鼎。
“你先回看百年前蛮荒谷的一切,再决定要不要让婚事继续……儿啊,你错了百年,母后不愿让你一错再错……”
帝颉紧拧着眉,接过水月鼎却迟迟不敢开启记忆。
他总感觉,不能看。
若看了,自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殿外军鼓喧嚣,连带整个地面都颤了三颤。
帝颉一惊,凌空飞去。
数以万计的狐族铁甲兵包围了整个水神殿,高挂在门匾上的红绸带已经被他们乱剑斩断。
“水神殿大喜之日,你们来此作甚?!”帝颉怒问。
为首的狐族铁甲将军一身战袍,手中的长剑泛着嗜血的寒光。
“听闻水神另娶新妻,十万狐军!来此恭迎我族卿尘帝姬回家!”
继续阅读《碧海青天唯念君》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