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刁民最新章节,牛根,林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山村小刁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牛根
简介:山村小医生牛根医术高明,为广大村民寻药治病,带领大家一起迈向小康社会!
角色:牛根,林蓉
山村小刁民最新章节,牛根,林蓉全文免费阅读

《山村小刁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阴差阳错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水了,差点儿尿裤子……”傍晚,牛根刚从诊所回到家,就往厕所里跑,一边跑,一边扯自己的腰带。
可是谁曾想,厕所里面居然有人。
农村的厕所比较简陋,都是挨着墙根儿圈出一片空地,根本没有门,所以牛根也没在意,等他冲进厕所,正准备开闸放水,这才注意到对面蹲着一个大活人。
“啊!”
不等牛根回过神,便是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牛根的眼睛一瞪,心底咯噔一响,被吓了一大跳,顿时就懵逼了,手跟着一抖,裤子像降落伞似的,跐溜一下滑到了膝腕处。
“小牛,你怎么……”
“嫂子?”
四目相对,看到蹲在对面的人是嫂子林蓉,牛根更是瞠目结舌,禁不住脱口惊呼起来。
撒泡尿都能在厕所碰见嫂子,牛根也是醉了。
此时,林蓉蹲在对面的石墩上,一脸惊恐的看着牛根,平时白如凝脂一般的脸颊现在一片通红,犹如熟透的水蜜桃。
就在这时,厕所外面传来母亲苗桂花疑惑的声音:“蓉蓉,咋的了?”
林蓉脸色刷的一变,猛地站起身,一把提起裤子,有些慌乱的应道:“妈,没啥,刚才有只老鼠突然跑进来,吓到我了。”
老鼠?
牛根暗汗,心说老鼠都是偷偷摸摸,我可是光明正大进来撒尿的。
想是这么想,但在这个时候,牛根可不敢乱说话,万一让母亲听到他和嫂子一起在厕所里面脱了裤子撒尿,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天还没黑,哪儿来的老鼠?”苗桂花嘀咕两句,然后问道:“小牛回来了吗?我刚才好像听见他说话了。”
“没、没有!”林蓉赶紧摇头。
苗桂花似乎有些怀疑,顿了片刻说道:“那你赶紧出来,妈要进去解个手。”
“啊?”
一听这话,林蓉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苗桂花这是要冲进来“捉奸”的节奏啊。
牛根也被吓得不轻,提起裤子,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头,慌道:“嫂子,你先稳住咱妈,我翻墙出去。”
“妈,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林蓉朝外面喊了一声,然后怒瞪牛根一眼,红着脸走过来,埋怨道:“死小牛,都怪你,进来之前也不知道吱个声!”
“嫂子你不也没吱声嘛,我哪知道你在这里……”牛根一脸的冤枉,翻身就跳出厕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2章短信



牛根现在已经二十岁了,而且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对人的身体构造十分熟悉,所以用脚丫子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绕着自家院子兜了一圈儿,牛根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苗桂花从厕所里面出来,看到牛根,苗桂花愣了一下,问道:“小牛,你刚从诊所回来?”
“对啊。”牛根点头。
“刚才我好像听见你……”
“憋死我了,我先去撒尿。”俗话说言多必失,牛根没敢和苗桂花多说,脚底抹了油,像条泥鳅似的,跐溜一下就窜进厕所。
牛根的父亲死的早,是苗桂花一手把他和大哥牛奋拉扯大的,两年前大哥娶了林蓉当老婆,可是为了挣钱,大哥经常出去跑长途给别人拉货,十天半月都难得回一趟家,所以家里除了牛根以外,只有苗桂花和林蓉这两个女人。
林蓉是附近杏林村的村花,能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别人都说牛奋是祖坟冒青烟,走了狗屎运。
牛奋虽然是牛根的大哥,但有时候牛根也觉得大哥配不上嫂子,因为嫂子不仅人长得漂亮,如花似玉,而且身材非常好,那修长的腿,那纤细的腰,那白花花的皮肤,那水灵灵的脸蛋儿,简直能迷死个人,和电视里那些美女明星有的一拼,估计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对她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牛根也有那个贼心,却没有那个贼胆,不管怎么说,林蓉毕竟是他的嫂子,平时开个玩笑也就罢了,他可不敢真打林蓉的主意。
牛根撒完尿从厕所出来,苗桂花已经把晚饭端进了堂屋,可奇怪的是,牛根四下瞅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
“妈,嫂子呢?”牛根疑惑道。
“在屋里呆着呢。”苗桂花指了指对面林蓉的房间,嘀咕道:“也不知道咋回事,从厕所出来以后就躲在屋子里。”
牛根的脸一黑,心说嫂子该不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在想什么办法把!
就在牛根胡思乱想的时候,苗桂花已经转身走到林蓉的房间门口,伸手敲了敲房门,喊道:“蓉蓉,赶紧出来吃饭。”
“知道了。”林蓉应道。
林蓉的声音本来就好听,如果放在平时,牛根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他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
“妈,嫂子不会病了吧?要不……让我进去瞧瞧?”牛根趁机提议,话音刚落,他不等苗桂花点头,就大步走向林蓉的房间。
那玩意可是个技术活儿,林蓉一个人肯定不行,牛根虽然不敢打林蓉的主意,但是该帮的忙,还是得帮。
林蓉似乎听到了牛根说的话,牛根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她突然吱呀一声拉开.房门,怒瞪牛根一眼,气道:“我就是白天上班有点儿累,没啥好瞧的,先吃饭。”
牛根脚步一顿,差点儿撞在林蓉身上,见林蓉出来,他不免有些失望,但是注意到林蓉红彤彤的脸色,他可以肯定,那东西还没有取出来。
林蓉原来穿的牛仔裤,而现在却换成了一件水绿色的裙子,这就更加印证了牛根的猜测。
“蓉蓉,你……你真的没事?”苗桂花担心道。
“真没事。”
“那你的脸怎么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我……”林蓉张了张嘴,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搪塞道:“可能是皮肤过敏,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苗桂花点点头,欲言又止。
吃饭的时候,牛根专门留意了一下,发现林蓉坐在他旁边的小板凳上,每隔一会儿都会不自觉的扭两下,换个姿势轻。
可是当着苗桂花的面,牛根也不好多说什么。
饭后,林蓉连碗筷都懒得送,站起身就往房间里钻,牛根见状,真是啼笑皆非,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嫂子,你要难受的话千万别憋着,有病就得治,正好我是医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实在憋不住就喊我一声,我随叫随到。”
“呸,你才有病!”林蓉脚步不停,回头嗔骂一声,钻进房间以后直接反锁了房门。
苗桂花一头雾水,问牛根:“小牛,你嫂子今天到底咋回事?”
“我哪知道?”牛根站起身,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农村的房屋结构都差不多,正门这间是堂屋,相当于城里的客厅,两边分别有一间套房,也就是卧室。
苗桂花一直睡在东边那间套房,而西边那间原来是牛根和牛奋一起住的,自从牛奋和林蓉结婚以后,林蓉就取代了牛根的位置,牛根则是搬进了厨房旁边那间单独的西屋。
往床上一躺,突然,一阵刺耳的短信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把他吓了一跳。
愣了愣,牛根掏出手机,打开那条短信一瞧,眼珠子瞬间就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
短信是林蓉发过来的,内容只有一句话:“小牛,咱妈已经睡了,你赶紧过来帮帮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3章快点



过来帮帮我……
牛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十六个字,但是给牛根造成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憾却难以想象,傻子都知道这个忙不好帮,既要冒着天大的危险,又能占到天大的便宜。
半晌,牛根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紧接着就咕噜一声狠狠咽了口唾沫,他躺在床上想了林蓉这么久,裤子都脱了,眼瞅着就要来一发,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收到林蓉的邀请短信,要说不激动,不兴奋,那纯粹是虾扯蛋。
“忍了半夜,看来还是没能忍住啊……”咧嘴一笑,牛根提上裤子就跳下床,悄悄溜出房间来到了院子里。
苗桂花的房间已经熄了灯,似乎真的睡着了。
牛根踮着脚尖来到堂屋门口,先是竖起耳朵听了听,确认里面没什么动静,这才伸出手,推开一条门缝儿,身体一斜走进堂屋。
堂屋里面黑漆漆一片,牛根摸黑来到林蓉的房门外,深吸口气,试着推了一下,随着吱呀一声弱不可闻的轻响,房门立刻就被推开了。
“嫂子,我来了。”牛根心中一喜,没有任何犹豫,坏笑着走了进去。
林蓉倚着枕头斜靠在床上,正在打电话,看到牛根,她顿时一阵紧张,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牛根不要吭声,然后笑道:“大牛,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你在外面跑长途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牛?
一听给嫂子打电话的人是大哥,牛根愣了下,脸一黑,额头的冷汗都他娘的冒出来了,心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依着大哥的暴脾气,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后退两步,牛根乖乖站在墙角,悄悄咽了口唾沫,噤若寒蝉,别说吱声,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林蓉才挂掉电话。
“嫂子,大哥他……他对你说啥了?”牛根突然感觉自己像做贼似的,而做贼必定心虚,抬头看了眼床上的林蓉,他小声问道。
“没啥,就是问问家里的情况,还说……”瞪了牛根一眼,林蓉叹了口气道:“又跟我提孩子的事儿。”
听到这话,牛根心底不由咯噔一响。
在农村,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林蓉和牛奋结婚两年了,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为了这个,苗桂花天天催他们去镇上的医院做检查,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再加上父亲死的早,林蓉一天怀不上孩子,苗桂花就一天难以心安,总觉得对不住老牛家的祖宗,以后死了也没脸去见牛根他爹,所以把抱孙子当成了头等大事儿。
牛根的年龄还小,虽然没有取媳妇儿,却知道大哥和嫂子心里的苦,于是安慰道:“嫂子你放心,镇医院的钱院长我认识,改天等大哥回来,我陪你们一起去医院。”
“到时候再说吧。”林蓉摇了摇头,犹豫道:“小牛,嫂子是个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很正常,你大哥整天在外面跑,难得回家一趟,所以我才……你可千万别想歪了,我不是那种坏女人。”
这话说完,林蓉羞嗒嗒的低下头,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牛根赶紧点头道:“我懂。”
“你懂?”林蓉一愣。
牛根笑道:没吃过猪肉,谁还没见过猪跑?我都二十了……”
“也对。”
牛根咳嗽一声,看了眼林蓉用被子盖住的大腿,正色道:“那个断在里面这么久,肯定憋坏了吧?要不……”
话到此处,牛根稍微顿了一下,然后强调道:“嫂子,老话说病不避医,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医生,你不要想歪了。”
“我……”
林蓉真是后悔死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躲在厕所里面玩那东西,现在自己试了好几次都取不出来,又不敢让苗桂花过来帮忙,只能找牛根。
犹豫半天,林蓉都没能下定决心。
牛根想了想,提议道:“实在不行,嫂子就找块布,把我的眼睛给蒙上,我保证不会偷看!”
“呸,你想得美!”林蓉瞪他一眼,心说你看着还好点儿,如果蒙上眼睛一通乱摸,指不定会摸到什么地方呢。
牛根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嫂子不愿意那就算了。”
说完,牛根转身要走。
“你站住!”
“你想帮忙可以,但是你一定要快点儿,还有,这件事对谁都不能乱说,否则,我饶不了你!”情急之下,林蓉顾不得多想,两害相较取其轻。
牛根转过身,点头一笑,几步走到床前,还把袖管给撸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4章撕烂你的嘴



“让你帮忙,又没让你给我做按摩,你扒袖子干啥?”见状,林蓉额头划过三条黑线,嗔怪道。
牛根笑道:“我给别人做按摩那是为了治病,但是这‘病’不一般,是个技术活儿,所以我必须打起精神,争取一次成功。”
“臭小牛,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林蓉眼睛一瞪,骂道。
“那我不说了,咱们开始吧。”牛根嘴上不说,而心里却暗自腹诽。
林蓉也想尽早结束这种折磨,于是稍微迟疑一下就指着床尾处的被子说道:“你掀开被子从下面钻进来。”
“钻进去?”牛根一愣。
“嗯。”林蓉红着脸点头道:“我不想看见你。”
“……”
牛根的脸一黑,立刻就明白了林蓉的用意,她也不想让牛根看到她尴尬的表情。
可关键是,被窝儿里面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和让牛根蒙上眼睛有什么区别?
“傻愣着干啥?快进来呀!”林蓉见牛根站着不动,便催促道。
“那……好吧。”
牛根翻了个白眼,妥协了。
更让牛根感到郁闷的是,就在他伸手掀开被子的刹那间,他瞪大了眼睛,本以为能看到一些让自己心旷神怡的惹火镜头,偏偏林蓉早有防备,居然啪的一声关掉了卧室的灯。
顿时,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牛根那个汗啊,苦笑道:“你真打算让我乱碰呀?”
“屁,你不是有手机吗?”林蓉骂道。
“倒也是。”
牛根咧嘴一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弯腰就钻进了林蓉暖烘烘的被窝儿里。
……
堂厅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寂静的夜晚,特别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显得格外刺耳。
“不好!”林蓉的耳根子一动,小心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声道:“小牛,咱妈她好像……好像醒了,你先停下,千万别出声。”
话落,牛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变得安稳起来,可是林蓉的小心脏却悬在嗓子眼儿难以放下,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妈呀,你是我的亲妈,该干啥就干啥去,算我求你了,别过来,千万不要过来找我……
但是没办法,做了亏心的事,往往你越怕什么,它就会来什么。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在房门口消失,紧接着响起苗桂花那熟悉的声音:“蓉蓉,你睡了吗?”
咯噔一声,林蓉的心都碎了。
牛根藏在自己的被窝儿里,林蓉哪里敢应声?她闭着嘴,牙齿都快把嘴唇咬出血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希望苗桂花误以为她睡着了,尽快离开,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说。
苗桂花喊了两三声,见房间里没有动静,真的以为林蓉睡着了,摇头叹了口气,嘀咕道:“睡了?那你先睡吧,咱们娘俩儿明天再聊……”
听到这话,林蓉总算是暗暗松了口气。
可是林蓉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苗桂花的话只说了一半,她那口气还没有彻底松下去,就听苗桂花又道:“我现在去找小牛唠唠。”
噗!
一瞬间,不单是林蓉,就连藏在被窝儿里的牛根也差点儿被吓出心脏病,当场就喷了。
“妈,你别走!”
惊慌之余,林蓉都快哭了,如果苗桂花去找牛根,到西屋一看牛根不在,肯定还要再跑回来把她喊“醒”,到那时候,恐怕她和牛根的事藏都藏不住,所以脑子一热,她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喊住了苗桂花。
苗桂花愣道:“原来你没睡着啊。”
伴随着吱呀一声脆响,苗桂花推开了房间的门。
“我……”林蓉紧张道:“我本来睡着了,可是又被你吵醒了。”
“既然醒了,那就先别睡,妈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你把灯打开。”苗桂花笑道。
林蓉犹豫道:“妈,我现在困的要命,有啥事儿不能明天再说吗?”
这个灯林蓉可不敢轻易开,现在房间里乌漆麻黑一片,苗桂花即使推开了门,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形,然而一旦开灯,就算牛根藏在被窝儿里,不能一眼就看到,可是牛根那么大的块头,猫在被窝儿里像个蒙古包似的,傻子都知道被子下面有东西。
“抱孙子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耽搁?刚才大牛给我来电话了,今天晚上要是不跟你唠几句,你睡得着,妈可睡不着……”说着,苗桂花不等林蓉开灯,自己就摸黑走过去,找到开关轻轻一按,一下子把房间里的灯给打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5章有事给你说



“妈,你别……”林蓉想拦,却还是晚了一步。
灯光亮起的刹那间,林蓉顾不得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赶紧撑起自己的双腿,一边一个,把两条腿搭在了牛根的肩膀上,然后拼了命的往下压,只希望把牛根在被窝儿里拱起来的那个蒙古包压得小一点儿,再小一点儿,避免引起苗桂花的怀疑。
怪只怪牛根的体格太好,二十岁的年纪,却有一米七五的身高,那么大的块头,再怎么往下压也于事无补。
“蓉蓉,你的腿……”苗桂花一眼就发现了异样,眉头突然一皱,顿时面露惊色,伸手指着床上的那个蒙古包疑惑道:“你把腿抬这么高干啥?”
“我……我……”
“你不舒服?脸咋又红了?”
何止是脸,林蓉现在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恨不得和牛根一起藏进被窝儿里。
“我……我没事,就是肚子有点儿疼。”林蓉既紧张,又害怕,羞臊不堪,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然后转移话题道:“妈,你刚才说,要找我聊抱孙子的事儿?”
“没错!”
提起正事,苗桂花的脸色一肃,把疑惑的目光从蒙古包上移开,几步走到床前,屁股一扭就坐了下来。
“那你赶紧说,我现在真的……真的不太舒服。”林蓉红着脸催促道。
苗桂花摇头叹了口气,犹豫道:“蓉蓉你看,你和大牛结婚都快两年了,肚子却始终没个动静,村里人都说……”
“我的身子没毛病!”
林蓉愣了愣,哪能不明白苗桂花的意思?于是不等苗桂花说出口,她就矢口否认。
在农村,封建思想比较严重,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女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传宗接代,如果结了婚,却怀不了孕、生不了娃,就会被人瞧不起,被人指着脊梁骨说三道四,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
这其中的道理林蓉都懂,但是这个黑锅,她可不背。
殊不知。
早在两个月前,林蓉和牛奋就去镇上的医院检查过一次,是瞒着苗桂花偷偷去的,去之前他们商量好,如果查不出什么问题,就把检查结果告诉苗桂花,万一查出毛病,就私下里悄悄的治。
而检查结果表明,问题出在牛奋身上。
按照医生的说法,牛奋体内的精-子数量太少,而且活力不足,除非歪打正着走了狗屎运,否则,很难让林蓉怀孕。
这件事,林蓉一直憋在心里,没敢对苗桂花说。
苗桂花没想到林蓉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赶紧安慰道:“蓉蓉你别着急,妈知道,妈都知道。”
“妈你……你知道?”林蓉心底咯噔一响,不由一愣。
“嗯。”苗桂花的脸色在灯光照射下略显苍白,她伸手捋了捋林蓉耳边的秀发,怜爱道:“刚才大牛给我打电话,把你们偷偷去医院的事对我说了,问题出在他身上,是妈错怪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苗桂花的话,林蓉依然没能忍住,鼻头顿时一阵泛酸,眼泪也跟着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林蓉做梦也没想到,牛奋竟然会主动把这件事告诉苗桂花。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牛根,牛根躲在被窝儿里面,隔着被子把苗桂花的话尽收耳底,他惊得差点儿跳起来,暗自乍舌道:“乖乖,嫂子一直怀不上娃,原来不是她身上的那一亩三分地不行,而是大哥身体里的小蝌蚪有毛病!”
“蓉蓉,为了大牛和我们老牛家的名声,这两年真是苦了你。”见林蓉哭的伤心,苗桂花摇头叹息一声,眼眶也禁不住有些湿润。
林蓉伸手抹掉眼泪,坚强道:“妈,你千万别这么说,这都是命,我不觉得苦。”
“傻孩子。”
林蓉越是通情达理,苗桂花感动的同时,心里就越是愧疚,她一心想着抱孙子,却始终未能如愿,这两年没少在林蓉面前说难听的话。
不过。
愧疚是一回事儿,抱孙子却是另外一回事儿,对苗桂花而言,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想办法让林蓉怀上娃,给老牛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可不会因为愧疚就轻易放弃。
片刻后,林蓉的情绪刚有些好转,苗桂花就咳嗽一声,劝道:“蓉蓉,大牛的身体有毛病,可你没毛病,换个男人照样能生,所以,你可不能认命。”
“妈,你说啥?”林蓉一愣,皱眉道:“啥叫换个人?”
“就是……就是找个别的男人替大牛跟你……”苗桂花毕竟也是个女人,虽然年纪比较大,是个过来人,但是提起这茬儿,她也禁不住老脸微红,难以启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6章让小牛陪你



苗桂花的话只说了一半,而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说白了,就是让林蓉去跟别的男人睡觉,借别人的种,把她的肚子搞大,然后让牛奋来当这个免费的爹。
“不行!绝对不行!”
林蓉真是被苗桂花这个近乎疯狂的想法给吓到了,脸色刷的一变,身体也跟着一阵颤栗,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使劲摇头道:“妈,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你急着抱孙子,想给老牛家延续香火,给大牛死去的爹一个交代,这我都能理解,可你……你怎么能让我做对不起大牛的事?”
“妈呀,你这是要闹哪般?”同样,听到苗桂花的提议以后,震惊的还有躲在林蓉被窝儿里的牛根。
有那么一个瞬间,牛根真想掀开被子和苗桂花讲讲理,说叨说叨,可试了几试,他都没敢。
然而,牛根没有料到的是,更让他惊掉下巴的事还在后面。
“蓉蓉,你先别急,听妈把话说完……”
借.种这样的想法过于疯狂,苗桂花早就料到林蓉不会轻易接受,于是伸手抓住林蓉的肩膀,一边安抚她激动的情绪,一边继续劝道:“妈想让你找个男人,借个种,生个孙子不假,但是你放心,妈不会让你随随便便的找个男人。”
话到此处,苗桂花稍微犹豫一下,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牛根撑起来的那个蒙古包,小声说道:“其实……其实妈已经想好了,大牛不行,就让小牛顶上,反正他们两个是亲兄弟,不管谁上,那都是咱们老牛家的种儿……”
小……小牛?
小牛这两个字说出口,林蓉再一次被苗桂花的话吓到了,脸一黑,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
“呃!”
牛根的脖子被林蓉的双腿夹着,在被窝儿里藏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蓉这一夹不打紧,他猝不及防,顿时被夹得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哼出了声。
声音不大,却清晰可闻。
“蓉蓉,你这是?”很明显,苗桂花也听见了牛根的哼声,说着,再次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林蓉床上拱起的那个蒙古包。
“没……没什么。”
林蓉后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一声,急忙搪塞道:“我的肚子实在太难受了,刚才就已经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是跑的次数多了,肚子有些空,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
没等林蓉说完,苗桂花就恍然的点了点头,而脸上却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伸出右手,关心道:“你这样难受着可不行,要不,让妈给你揉揉?”
“不……不用。”
林蓉一把抓住苗桂花就要摸上蒙古包的右手,阻拦道:“我现在好多了,待会儿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苗桂花很是识趣的停了手,而脸上那种玩味的笑意却更加浓郁了,显然是猜到了什么,转而问道:“蓉蓉,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
“妈,那事真的不行。”林蓉脸红耳赤,依旧拒绝。
“蓉蓉,妈知道你一时没办法接受,所以,你现在不必急着回答妈。”苗桂花察言观色,想了想,说道:“妈也不瞒你了,其实,让小牛代替大牛跟你……这个主意是大牛想出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7章大牛的主意



“什么?”林蓉一惊,满脸的难以置信,随即摇头道:“不……不可能,大牛他怎么会……”
“这种事,妈能骗你吗?”苗桂花苦笑一声,无奈道:“为了老牛家,也为了堵住其他人的嘴,妈之所以同意大牛的这个主意,也是没有办法。”
“可是……”
“妈知道你心里还有疑虑,要不,你还是给大牛打个电话问问吧。”
话落,不等林蓉同意,苗桂花就随手拿起了林蓉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手机屏幕,翻找出大牛的手机号拨打了过去。
“妈,你……”
林蓉伸手想拦,但还是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接通,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
其实,对于这个电话,林蓉在心里是想给大牛打过去的,毕竟借.种这种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只是,对于电话接通之后,该如何应对,她还没有想清楚。
最重要的是,看刚才苗桂花信誓旦旦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十有八九真是大牛出的,如果大牛一再追问起来,林蓉是该同意呢,还是拒绝呢?
就在林蓉纠结的时候,电话接通了,苗桂花和大牛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将手里的手机递给林蓉,示意道:“蓉蓉,大牛想跟你说话。”
略微犹豫一下,林蓉接过了电话。
“大牛,我有个事想问你……”
“……”
五分钟后,林蓉挂断电话,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蓉蓉,大牛怎么说?”苗桂花明知故问。
“大牛他……”林蓉的头垂的更低了。
“蓉蓉,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见林蓉的态度不再那么坚决,苗桂花趁机劝道:“老话说的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你和小牛也不生分,总比便宜了外人要好……”
外人?
听苗桂花这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蓉不答应和牛根生娃,她就要找别的男人过来。
与其那样,林蓉宁肯选择牛根!
对于苗桂花抱孙子的决心,林蓉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儿说服不了苗桂花,而且现在牛根藏在她的被窝儿里面,气氛尴尬,苗桂花再不离开,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于是,林蓉思前想后,当务之急,只能先安抚苗桂花,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林蓉故意放软了态度。
“蓉蓉,你放心,传不出去的。”一看林蓉接受,苗桂花顿时喜上眉梢,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牛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
“可小牛他……”
“你更不用担心他了,我一定会叮嘱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林蓉摇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了,凭小牛的性格,他也不会答应的。”
“他敢!”
苗桂花瞥了眼床上那个拱起的蒙古包,胸有成竹道:“我明天就跟小牛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儿里,牛根将苗桂花的话尽收耳底,震惊之余,更多的是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身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育,怎么会主动提出来让别的男人来染指自己的老婆呢?
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要给老牛家延续香火?
可牛根现在已经二十了,只要有合适的对象,结婚也就一两年的事,他能生,老牛家的香火照样不会断,何必要多此一举?
所以,在牛根看来,牛奋的脑袋要么被驴给踢了,要么就是其中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山村小刁民》

第8章舒服吗



“妈,你还有事吗?”
林蓉打了一个哈欠,下了逐客令,道:“我真的有点困了,咱能明天再说吗?”
“好。”
苗桂花志得意满,答应的倒是爽快,站起身,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呼!
林蓉和牛根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林蓉还好些,双腿架在牛根的肩膀,夹着牛根的脖子,不是很吃力,可牛根就不一样了,半跪在林蓉的两条大腿之间,再被林蓉的腿这么一挤一压,刚开始还挺爽,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苗桂花前脚刚走,牛根就迫不及待的动了动,想要从被窝儿里面钻出来。
而郁闷的是,牛根刚动,苗桂花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并且冷不丁的回过头,看向被牛根拱起来的那个蒙古包……
“妈,你……”
牛根看不见苗桂花,可林蓉看的见,苗桂花这个突然的举动真是把林蓉给吓傻了,倒抽一口凉气,小心脏都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慌乱之下,她身体前倾,伸出双手,一把就摁住了还在动的牛根,尴尬道:“这腿抬了这么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
苗桂花笑了起来,盯着那个蒙古包,话里有话道:“妈就是想提醒你,你的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我知道了。”林蓉忙点头。
“那妈就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说完,苗桂花冲林蓉笑了笑,扭头离开。
乖乖,不会被发现了吧?
不知为何,看到苗桂花脸上那种意味深长的微笑,林蓉心底咯噔一响,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蓉愣神的时候,牛根突然问道。
“哦,走……走了。”回过神,林蓉松开双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牛根就藏在林蓉的被窝儿里,无疑,刚才苗桂花说的借.精生子的事肯定都被他听了去,现在苗桂花一走,房间里只剩下林蓉和牛根两个人,而且两个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做那种事儿已经得到了苗桂花和牛奋的首肯,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蓉的身体里,经苗桂花刚才那么一闹,气氛一度尴尬,牛根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蓉。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该看的不该看的,该摸的不该摸的,全都被牛根看了摸了去,事已至此,林蓉可不想半途而废。
“拔可以,只是……”牛根略微犹豫一下,坏笑着问道:“要快点儿还是慢点儿?”
“这个……”林蓉纠结了好一会儿,为了尽快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她咬牙道:“快点儿。”
“你确定?”
“少废话,快拔。”
“那好吧,不过,嫂子可要忍着点儿。”
“啊呀!”
牛根的话音刚落,林蓉立时就是一阵怪叫,浑身随之一震,整个人像虚脱了似的,瘫.软在床上。
乖乖隆地咚,终于拔出来了!
林蓉在感觉下面一阵疼痒之后,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
这感觉……
“嫂子,感觉咋样,舒服吗?”牛根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继续阅读《山村小刁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