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玄逸,苏念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最新章节

小说:错付年华错付情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简介:凤玄逸恨死了苏念禾,因为她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不仅落井下石,还险些让他丢了命
他得胜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一步步将她逼疯
苏念禾瘸着腿,受尽羞辱
命不久矣时,她红着眼问:“我不曾负你,你为何这般待我?”“编,接着编,”他狠厉无比,掐着她的脖子,“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所有谎言,你都能说破天!”后来,苏念禾死在了凤玄逸的面前
他却,彻底慌了……
角色:凤玄逸,苏念禾
凤玄逸,苏念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最新章节

《错付年华错付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娶了别人



喇叭唢呐吹个不停,鞭炮声绵绵不绝。
苏念禾从破败的院落里跑了出来。
一个月前,嫁给凤玄逸的那晚,她被打落至此,凤玄逸不准她出门半步,违令重罚。
她忍着腿疼跑到了前厅,一眼便瞧见了凤玄逸。
他穿着大红喜袍,映衬的他越发俊朗无双,新娘站在他的身侧,看起来无比登对。
苏念禾想冲过去,但礼司一句‘送入洞房’,瞬间让她止了步。
大典已成……苏念禾的脸色惨白,手撑着墙,勉强站稳,心底想对他说的那句‘娶谁都可以,为何要娶她的妹妹苏雨烟,为何要娶她最痛恨的人’,就这么哽在了喉间,说不出来。
转身入新房时,新娘没站稳,凤玄逸敏捷的抱住了她。
新娘的红盖头意外落了下来,众人倒吸了口凉气,新娘也有些慌乱,凤玄逸却毫不在意,笑着在新娘唇上亲了口,“本王迫不及待,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皆笑。
苏念禾的脸上血色全无。细长的指甲嵌入了掌心,丝毫不觉疼。
“送入洞房!”再一声落下,凤玄逸抱着新娘大步望新房走去。
正走着,新娘苏雨烟突然往一处望去,十分讶异,“姐姐……”
凤玄逸脸色一变,顺着苏雨烟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苏念禾站在暗光处,他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厉色,“本王有说你可以出来?滚回去!”
众人不识苏念禾,正纳闷时,苏雨烟挣扎着落地,而后巧笑盈盈的走到苏念禾的面前,亲昵的握住了她的手,“姐姐,今日是我与王爷大婚,往后我们姐妹共侍一夫,可要相互照应。”
苏念禾抽回手,只盯着他一人,“你,非要这么做吗?”
众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位便是当朝武陵王的王妃——苏念禾。
听闻凤玄逸与苏念禾青梅竹马,自幼便有情意,凤玄逸十八岁那年父亲被朝廷小人陷害致死,母亲殉葬,他也遭人暗算重伤,家族就此没落,苏念禾却与凤玄逸解了婚约,落井下石。
重伤的凤玄逸跪在相府门前三天三夜,只求见她一面,苏念禾都狠心没见,遣人辱骂毒打他,又书信一封,辱他连条狗都不如,娶她更是痴心妄想。
凤玄逸看完信直接晕倒在相府门前,大病一场险些丧命,后离开京都,参军。凭借他的才能屡获奇功,一跃成为侯门,后又屡建战功,直接被皇上赐为唯一一个外姓王,今年他回京,第一件事就是把苏念禾娶了……
“你有什么资格对本王指手画脚?”凤玄逸眉宇间的戾气极重,“来人,王妃罔顾本王的命令,鞭挞三十!”
众人大惊。
苏雨烟求情,他拍了拍她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人按压在凳子上的苏念禾,“是她自找,怨不得本王。”
“凤玄逸……王爷,”苏念禾看着他,卑微无比,“念禾愿受罚,念禾什么都能承受,但求王爷,别碰她,好不好?”
苏雨烟楚楚可怜,“姐姐,妹妹待王爷真心实意,姐姐不喜王爷便罢,何以要拆散妹妹与王爷?”
苏念禾没应声,只是望着凤玄逸,再次请求:“别碰她,求你了……”
他知道的,苏雨烟的娘一入府,便活活气死了她的母亲和祖母,把所有爱她的人都害死了,苏雨烟还一直欺负她,事事欺压她,她不求别的,只求他……求他别让她没了盼头。
凤玄逸盯着苏念禾,脸色铁青,“动手!”
配了辣椒汁的鞭子落下,剧痛蓦地传来,苏念禾的背上皮开肉绽,她的指甲断在了掌心,唇被她咬得出血。
有人嘲弄道:“活该啊,当年要是履行婚约嫁给武陵王,而不是高攀南离世子爷,这人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就是就是,这就是报应!”
众人交头接耳的话,苏念禾都听见了一些,她惨白着脸惨笑,想着当年的她如何高攀南离世子,如何毁了婚约?
当年明明是她,是她跪在雪地里求南离世子保住凤玄逸的命,是她为了见他,被苏雨烟阻挠,最后摔折了腿,被苏雨烟按在地上折辱,腿因此落下病根,日日都疼,也是她让怜儿卖掉了所有值钱的首饰,想方设法送与他当盘缠离开……
她还曾书信与他:盼君归,待君娶。
她何曾对不住他?
在府里的那段时光暗无天日,可一想到他……想到要再见他一面,她才生生熬过来的,就盼着他回来,盼着他娶她,盼着他再与她说那句——
“此后余生,有我护你。”
可如今啊……
鞭子一鞭,一鞭的落下,打在她的身上,背部疼到麻木,她的手扣进了木凳里,视线愈发的模糊,却强撑着一口气,没有闭上眼睛。
目光中,她最爱的人容貌清俊,就站在她的前方冷冷的望着她,而他怀里拥着的,楚楚可怜侧妃,却慢慢的勾起红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2章 带我去见他



苏念禾晕过去了。
凤玄逸就这么冷眼看着,命人将她丢回破院。
下人们见苏念禾不受宠,自然是没上心,甚至都没有抬,直接拖了回去。
血染了一路,苏念禾人事不省,后背血肉模糊。
伺候苏念禾的丫鬟哭的不行,求人找大夫,可弃妃……又有谁会理睬?
……
苏念禾再次清醒时,屋外下着雨。
丫鬟怜儿正与备着药箱的老头说着什么。
许大夫道:“你家王妃本就有旧疾,如今还有这么重的伤,能保住人就不错了!日后好生休养,也许还有个把年头能活,还有,你日后莫再寻我,告辞!”
许大夫走后,怜儿擦干眼泪进屋,瞧见苏念禾醒了,瞬间喜笑颜开,“小姐,您可算醒了!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您感觉怎么样?”
苏念禾挣扎着坐起来,问怜儿:“他们呢,圆房了没有?”
怜儿欲言又止的望着她,苏念禾的脸色一变,喉间猛地涌上腥甜,掀开被子起身,怜儿制止她,“小姐,您要干什么啊?”
“我要去见凤玄逸,”苏念禾咳了好几声,“带我去见他,带我去!”
“小姐……”怜儿的眼泪掉下来,苏念禾红着眼看她,声音轻颤,“最后一次了,带我去吧。”
怜儿闭上闭眼睛,“小姐,您不用去了!王爷昨夜一宿都留在烟夫人的屋子里,早上王爷出府的时候,脖子上都是……烟夫人屋里又要了热水净身,他们,他们已经圆房了!”
苏念禾的表情凝滞,蓦地吐了口血出来。
怜儿吓得花容失色,“小姐!”
苏念禾眸底的光,寸寸破碎,就这么死气沉沉了好一会,她忽然笑了起来,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落下,“他真狠啊。”
即便是她再三请求,他也还是,还是圆了房……
怜儿刚想安抚,屋外有人匆匆进来,“念禾——”
主仆二人齐齐望去,只见一人穿着黑色的斗篷进来,帽子摘下,露出了俊美无双的容貌,怜儿大喜,“南离世子,您终于来了!”
秦晨朝她们二人走去,视线紧紧地锁在苏念禾的脸上,眉头微蹙,“你怎么弄成这幅德行了?”
苏念禾欲要下榻朝他行礼,被秦晨拦下,苏念禾望着他,虚弱无力的道:“世子怎会来此?”
秦晨还未应话,怜儿却突然跪在了地上,“是奴婢自作主张寻的世子。”
她红着眼凝着苏念禾,“小姐,昨日您身受重伤,奴婢求他们寻大夫救您却无人应允,奴婢出府去求相爷,相爷说早已将小姐您除去祖籍,不再是温家之人了,奴婢,奴婢身无分文,万般无奈下,只能求世子寻大夫,都是奴婢的错,求小姐责罚!”
苏念禾的脸色愈发惨白,最终惨然的笑了笑,“起来吧,是我没用,如何怪你?”
怜儿擦着眼泪起身,又急急忙忙的说去沏茶,退了出去。
等人走后,秦晨看向苏念禾,眸色难以觉察的放柔了些,叹道:“你这又是何苦?”
苏念禾悲凉的笑,“不苦。”
“当年分明是你救了他,是你帮他……”
苏念禾摇摇头,“过去的事已是过眼云烟,世子莫要再提了,不过,念禾有一事相求。”
“你说。”
“怜儿生性莽撞,不懂规矩,日后若是还求世子来此,世子便拒绝吧,世子于念禾有恩,念禾不敢辱了世子的名声。”
秦晨的眸光黯下,“你一心一意向着他,他却娶了你的妹妹,你也能容他?”
能容吗?
苏念禾心口疼的难以呼吸,低头却笑了,“容不得,但他已娶,念禾无力回天。”
见状,秦晨不再刺激她,坐下来与她道:“如今凤玄逸权倾朝野,我惹他不得,避开了众多守卫才进来的,这祛疤药只送你一次,日后好生照顾自己,莫再受伤了。”
言罢,他便将药瓶搁置在桌上,苏念禾终是微微湿了眼眶,望着他,“多谢世子。”
窗门未关,两人交流的神态亲昵,尤其是苏念禾眸光含泪的望着秦晨,落在院门处站着的凤玄逸眼里,便是含情脉脉,痴缠的紧。
男人脸色阴霾的看着两人你侬我侬,身侧的苏雨烟勾了勾唇,“看来王爷还是心软了些,姐姐即便伤得再重,身侧也还是有尊贵的南离世子相伴,端看他们这般作态,不知情的还以为姐姐与世子才是夫妻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3章 从未负他



端看他们这般作态,不知情的还以为姐姐与世子才是夫妻呢。
----------
凤玄逸的眼底戾气极重,脸色甚是难看,大手忽地抬起,捏住了苏雨烟的下颌,“本王娶你,是让你乖乖当侧妃,不是让你惹本王生气的。”
他力道之大,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下颌被捏的生疼,苏雨烟脸色发白的求饶道:“妾,妾身知道了,求王爷手下留情,妾身好疼啊。”
他毫不留情的甩开,看也没看屋内的男女一眼,铁青着脸拂袖离去。
苏雨烟摸了摸险些脱臼的下巴,朝屋内望去,又冷冷的笑了起来。
姐姐啊,这可是你自找的呢。
……
秦晨已经走了好一会,怜儿却还未回来,苏念禾身受重伤起不来,便只能一声一声的唤她。
却没有任何回应。
屋外看守冷院的婢女议论声有些大,她不知她们具体在说什么,只隐约听见‘挨板子’‘快死了’‘发卖’等一些不好的词。
本也没有力气管太多,但‘怜儿’二字入耳,苏念禾瞬间便变了脸色!
怜儿出什么事了?
她挣扎着爬起来,浑身是伤,却还是勉强爬着站起来了,她套了件外衫,拿伞当拐杖,到花园时,背部的伤口全都裂口了,血渗出大片,连外衫都湿透了。
花园内惨叫声不绝,苏念禾一眼便瞧见怜儿被按在凳子上受刑,她的脸毫无血色,大喊一声都有气无力,“给我住手!”
怜儿眼泪汪汪,脸色苍白,“小姐……”
苏念禾跑过去,但伤太重,直接摔在了地上。
苏雨烟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姐姐啊,该是妹妹给姐姐行礼,怎么姐姐反倒给妹妹行礼了呢。”
她站起来,慢步走上前,将苏念禾扶起,“王爷在这呢,姐姐这般不成体统,会丢了王爷的面子。”
苏念禾随意看一眼都能瞧见她身上的痕迹,何等暧昧,她的喉间蓦然涌上腥味,却又强行压下。
她毫不犹豫的甩开了苏雨烟的手,眸光落在了前方怡然自得品茶的男人身上。
“怜儿犯了何事,你们要如此罚她?”
凤玄逸冷觑着她,“怎么,本王连罚一个丫鬟都没资格?”
苏念禾的手死死的攥着伞柄,“王爷是主子,想罚便罚,现在也罚够了,该还给念禾了吧。”
凤玄逸尚未回话,苏雨烟却道:“这可不成,这丫头冲撞我,毫无尊卑可言,不罚她,难消妹妹心头之恨。”
怜儿哭着摇头,“奴婢没有,是侧妃娘娘颠倒黑白,奴婢没有——”
苏雨烟也娇软了声音,“王爷,您可得为妾身做主啊,不久前这丫头端着的水都泼妾身身上了,您也瞧见了,这会她还狡辩呢。”
凤玄逸不久前看到的是苏念禾与秦晨幽会,苏雨烟故意哭诉,自然引得他怒火难消。
他冷着脸,“罚,继续罚。”
“慢着!”苏念禾凝望着凤玄逸,虽脸色惨淡虚弱无比,背脊却挺的笔直,“是念禾管教不严,念禾日后必当好生管教,请王爷,放她一次。”
苏雨烟垂了眼眸,“姐姐,你伤成这样,她不好好在你身边伺候,反倒跑出来惹是生非,本就有错,姐姐又何苦为她求情?还是说,这丫头是姐姐故意支开,好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侧妃慎言,你……”
“苏念禾,如果你要救她,那就跪下,”凤玄逸打断了她的话,眸光是淬了毒的狠,“端着茶,跪着走过来,给侧妃好好赔礼道歉。”
声音入耳,苏念禾身形忍不住晃了晃,愣愣的望着他,“你说什么?”
苏雨烟与她仇深似海,平日见面说一句话都难,他竟让她跪下,要她低头,为苏雨烟奉茶?
怜儿也呆住了,急忙道:“小姐,小姐怜儿没事,怜儿能受住,小姐莫要管了,赶紧回房歇息……”
凤玄逸冷声问:“你不愿?”
“凤玄逸,”眸底的光片片破碎,苏念禾浑身发冷,难以呼吸,“此生我从未负你,你何以……如此待我?”
“从未负我,呵,”凤玄逸手捏着酒杯,指尖寸寸发白,他按奈着心中万丈高的怒意,“你若不愿,那就将这丫头拖出去,乱棍打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4章 屈辱



苏念禾照做了。
从她屈膝的那一刻开始,这世上她所留住的最后一点尊严,被践踏完了。
怜儿的眼泪滚出来,挣扎着要起来,又被人摁回去,声嘶力竭:“小姐,小姐不要这样……奴婢死不足惜,不值得您这样对待——”
苏念禾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手里端着滚烫的茶杯,背脊却挺得笔直。
她腿有旧疾,跪着极疼,而路上有细碎的石子,跪着走的每一步,都像是有人拿着一百根针,死命的戳着她的膝盖。
她重伤未愈,如果不是着急来寻怜儿,她甚至下不来榻,强撑着一口气跪到了苏雨烟的面前,苏念禾缓缓低下了头,奉上茶,“怜儿年纪小不懂事,侧妃用过茶后,便莫要与她计较了。”
苏雨烟只觉大快人心,堂堂温家千金,昔日被凤玄逸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如今的凤王妃,却混的比狗都不如,跪在她的面前求谅解。
她看了眼身侧俊美无双却面无表情的男人,伸手去拿茶杯,“姐姐说的哪里话,若不是王爷要求姐姐这般,妹妹怕是这辈子都见不着姐姐跪在妹妹面前呢,姐姐如此诚意,妹妹定当不再为难……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茶杯翻了,大半的茶水倒在了苏念禾的手上,瞬间红了起来。
凤玄逸瞳眸微缩,下意识的要上前查看苏念禾的手,却又在一瞬之间顿住了身形。
苏念禾疼的手发颤,抬头望去,却只见苏雨烟缩回了手,手背轻微的薄红,声音带了点哭腔,“姐姐,你要是真的不情愿服软,也不至于故意泼妹妹啊,妹妹这手还得作画呢。”
苏念禾忍着疼,不卑不亢的道:“侧妃莫要过分了,这茶水是你自己弄的。”
苏雨烟却掉起了眼泪,往凤玄逸怀里蹭去,“王爷,您看看啊,妾身这手还要为王爷弹琴作画,揉肩捶背伺候王爷的,姐姐这般作态,叫妾身如何是好?”
怜儿哭的大声,“王爷,小姐也曾经为王爷弹琴作画,如今小姐的手烫伤了,求求您行行好吧,让小姐上药吧,小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凤玄逸深黑的眸凝着苏念禾,“王妃,你要救人还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弄伤了本王的爱妃,该当何罪?”
苏念禾仿佛没了脾气,她抬头看向凤玄逸的时候,心好像麻木了一般,连带着伤口都不疼了,完全没了知觉。
她就这么看着他,看着那么熟悉而陌生的面容,看着昔日恨不得把心掏给她,看不得她受一丝委屈的男人,如今咄咄逼问,她轻声问: “王爷,想如何?”
凤玄逸背手而立,俊朗的容貌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柔和了几分,说出来的话却似寒冬飞雪——
“看在你是王妃的份上,本王给你两个选择,其一,罚二十鞭,你与你丫鬟的罪责就此抹去,其二,你给本王磕头,好好认错,本王便放过你和你的丫鬟,如何?”
话音落下,全场死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5章 她活不久了


话音落下,全场死寂。
----------
苏雨烟咬着唇,眸底掠过一丝不满。
怜儿望向自家小姐,只见自家小姐精致的面容上憔悴不堪,曾被凤玄逸凤王爷夸过的,天底下最漂亮的眼睛里,布满了屈辱与疼痛。
可过后,她淡淡的笑开了,“念禾选第一个。”
凤玄逸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了,脸色难看,“你确定?”
苏雨烟微微勾了勾唇,怜儿的眼泪掉的凶,声线颤抖不已,“小姐……小姐求您了,选第二个吧,奴婢求您了!”
苏念禾垂了眸,一锤定音,“是。”
“王爷不可啊,小姐她伤的重,大夫说需好生调养才能活下去,再不能经受这般折磨了……”
怜儿哭喊着,可凤玄逸已经阴寒着脸扬了手,苏念禾被带下去鞭挞。
怜儿奔溃了,恨声道:“王爷,小姐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您要如此待她?!”
鞭挞声落下,苏念禾一声未吭,凤玄逸也沉默着,可苏雨烟却瞧见他的手握成了拳,指尖寸寸发白,强行忍耐着什么。
苏雨烟收回视线,听怜儿在下边又哭又喊,直接道:“把那丫头的嘴给堵上,老嚷嚷,吵得人心烦。”
怜儿在被布条塞住嘴之前,猩红着眼瞪着凤玄逸和苏雨烟,“侧妃你会有报应的!王爷,你如此辜负小姐,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唔!”
凤玄逸猛地摔了桌上的茶杯,恨意滔天,“本王不悔,是她负我在先,本王永不悔!”
他不仅不悔,他还要让她跟着他一块痛,他爱而不得,她也只能是这个下场!
一辈子都只能当他的女人,休想嫁入世子府!
不论他们怎么吵怎么闹,苏念禾始终没什么表情,眼神空洞洞的,目无焦距的落在一处。
她的唇角翕动着,无声念着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首诗,是她母亲的心愿。
母亲在世时被父亲辜负,便希望她未来的夫君,可以好好的珍惜她,珍惜与她在一起的时光,不再有辜负。
她与凤玄逸说了她母亲的心愿后,凤玄逸曾跪在她母亲的牌位前发誓——
“凤玄逸此生,唯念禾不爱,非念禾不娶。习得武艺护她,读得圣书养她,要天天让她欢喜,生好些个大胖小子,一日都不会辜负。”
她当时既羞涩又甜蜜,娇嗔的道:“你现在话说的那么满,日后若是做不到怎么办?”
他拥她入怀,紧紧地抱着,“那我便将刀递给你,让你剜了我的心。”
她喜欢他,又怎么舍得伤害他,连这话她都不敢轻易应下,只是靠在他的心口处,笑着道:“若那时你不再喜欢我,又怎会轻易让我剜了你的心?”
他头疼,无奈的笑,“你为何总想这些,我发誓,我绝不负你。”
“我知你定不会负我的,你恨不得把我捧在手心里,而且……若你真要负我,我打也打不过你,你又比我聪明又比我强大,对付你是没法子了,不过……”
她的手点着他的胳膊,抬起脸朝他俏生生的笑,“若你负我,我便忘了你,与你恩断义绝,再不回头——”
从没想过,当年一语成箴。
疼痛席卷周身,苏念禾的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极致,余光中最爱的人与最恨的人站在一处卿卿我我,眼泪,却再也掉不下来了。
她极力将喉间的血腥压下,扯唇,笑。
凤玄逸大概不知,她活不久了。
这世上,不会有人再令他这般厌恶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6章 是她不要的他



苏念禾的后背皮开肉绽,看着触目惊心。
怜儿呜咽着说不出话来,眼泪直流。
凤玄逸站在原地,脸上的神情阴霾无比,等刑罚罚完,苏念禾被拖到了他的跟前。
苏雨烟高抬着下巴,声音却柔和的劝着:“姐姐,还不快磕头谢恩,带你的丫鬟回去休息?”
苏念禾浑身是血,执行罚的人看着都有些不忍心了,拱手道:“王爷,王妃伤的重,折腾一下伤口都会撕裂,不如,就免了王妃的礼节吧……”
“这有你说话的地吗?”苏雨烟不满的睨了他一眼,执行罚的人立即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凤玄逸正要开口,遣人送苏念禾回去,却见苏念禾缓慢的爬起来,手撑在地上慢慢的跪直了身,每动一下,后背流出的血便愈发的多,湿透了衣裳,滴落在地。
她抬头,恭恭敬敬的给他行礼,“臣妾,谢过王爷。”
凤玄逸瞳孔缩紧,攥紧的拳头咯咯作响。
不求饶便罢,她竟还用了‘臣妾’自称,这是要若与他断绝了?
果真,见了南离世子一面,便什么都不同了。
苏雨烟捂唇笑道:“姐姐就是姐姐,妹妹若是受了这刑,怕是命都丢了,姐姐还能这般顽强,真是让妹妹好生佩服啊。”
苏念禾却没应话,而是望向凤玄逸,“王爷,可否把怜儿还给臣妾了?”
凤玄逸怒极,“滚!”
这字落在耳中,苏念禾扯唇笑了。
她起不来,给他行礼已经耗尽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怜儿被放开,朝她冲过来。
怜儿一边哭,一边小心的搀扶着她起身,苏念禾最后再看了他一眼,“昨日王爷大婚,臣妾还未恭贺王爷与侧妃,愿祝二位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说完,她也没看男人的脸色如何,转身,迈步,离开。
身上的血滴落在地上,打湿了王府的青石路。
凤玄逸死死的盯着苏念禾的背影,喉间梗的说不出话,这是从边境回来后,心底第一次生出这般恐惧的感觉。
像是要失去了什么一般。
可明明,她早就不要他了,在很多年前,在他快死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要他了……
他紧攥着手,不再看她,转身离开。
苏雨烟多看了两眼苏念禾,唇角勾出一个弧度,很快又敛起,追上了凤玄逸。
“王爷,您等等妾身……”
凤玄逸一走,路上的人大都开始嘲笑苏念禾,他们都是王府的奴仆,苏念禾在他们府内的名声有多差,他们对苏念禾就有多不耻。
有人往苏念禾的脸上吐口水,怜儿哭的肩膀剧烈抖着,红着眼恶狠狠的瞪着他们,劝阻着,却没人理会, 甚至还有人往苏念禾的身上砸石头,她猛地咳了一口血,身子险些瘫软下去。
无数的声音朝她涌来,苏念禾听不清。
她望着遥远的前方,跌跌撞撞的往前,唇边却勾出了一丝凄凉的笑。
这一身的伤,足够令她斩断内心深处对他所有的期待,也终于……
可以停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7章 她死了



凤玄逸回到了书房,管家一路小心跟着,不敢开口说话,苏雨烟并不了解凤玄逸,以为他脸上没怒气,便是不生气,拈着手帕随他进屋。
“王爷,您走那么着急,妾身追着您腿都酸了,”她扭着腰肢走到他的身边,与他道:“姐姐就是这样的人,比较不服输,方才若是顶撞了您,您可别往心里去。”
话落,苏雨烟便得到了男人冰冷的话语——
“出去。”
苏雨烟一怔,“王爷……”
凤玄逸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她顿时不敢多言,急忙俯身行礼退下了。
等走出了门外,苏雨烟恨恨的咬牙,与身边跟着的丫鬟说:“苏念禾伤的重,必定会再请大夫,你去给我盯紧了,要是有什么江湖郎中进来了,本夫人便打断你的腿!”
丫鬟赶紧应话:“是是,奴婢这就去好生看着,绝不会让王妃有求救的机会,请小姐放心!”
书房内。
凤玄逸面无表情的站在书案前,管家小心翼翼的给他沏茶,刚把茶杯放下,脸色难看的男人忽然甩手,书案上的东西全都被甩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茶杯碎了,伴随着砰砰的声音,无比刺耳。
管家立即跪了下来,冷汗连连,“王爷……”
凤玄逸修长的手撑在书案上,意难平,“本王那么罚她,是本王错了么?”
管家诚惶诚恐,“是王妃负王爷在先,王妃若不贪慕虚荣,落井下石,王爷也不会遭此大罪,甚至险些丢了性命,罚她是理应的……”
凤玄逸垂了眸,“可本王不觉得高兴。”
初时,他迎娶她回来,将她羞辱一番,再打落破院,见她狼狈见她伤心,他高兴了一阵子,后见她毫不在意,他便又怒意盎然,于是娶了她最恨的人回来。
她痛苦万分,他如愿以偿。
只是为何走到今时今日,他却一点欢喜的感觉都没有了?
一闭眼脑海里都是她浑身是血,眼里是痛的模样。
管家见状,刚想劝两句,却又听凤玄逸喃喃的道:“罢了,我与她之间,她永远都是赢家……”
管家诧异的抬眸看他,只见凤玄逸深深的闭了闭眼,“给她找最好的大夫瞧瞧,她怕疼,让那大夫上药的时候轻点。”
管家回道:“是,老奴这就去。”
“慢着,”凤玄逸紧紧的抿唇,“我也去。”
……
苏念禾不知道怎么撑着回来的,怜儿扶着她坐在床上的时候,她猛地吐了一口血,身子瘫软,直接倒在了床上。
怜儿脸色大变,“小姐,小姐您的伤——”
苏念禾抬了抬手,示意她安静。
她擦掉唇上的血,勉强扯出一抹笑,“我怕是,撑不过今晚了……”
怜儿瞬间滚出了眼泪,“小姐,莫要说胡话,您……”
“你听我说,”苏念禾道:“我心悦他,所以能等他那么久,但我这身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活不了多久的,活着也是苟延残喘,咳咳咳……”
怜儿上前替她顺气,她又吐了口血,怜儿急的眼泪狂掉,“小姐,奴婢给您请大夫,您……”
“别找大夫了,送我一程吧,”苏念禾抓着她的手,有气无力的道:“怜儿,我想去找娘亲了……”
怜儿狂摇着头,眼泪不要钱般往下滚,“怎么可以,小姐,不可以的……”
“成全我吧。”苏念禾的脸色惨白,后背压着床,血不断的流出来,弄湿了被褥,“我太疼了……”
‘我太疼了’这四个字,说的轻飘飘的,怜儿哭的不行,手一直在抖,“小姐……”
苏念禾轻声道:“我走以后,便将我烧成灰,撒在山花间,有娘亲作陪,我不会孤单……”
怜儿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苏念禾推了推她的手,目光几近哀求,怜儿只能把泪擦干,跪下,给苏念禾磕了三个响头后,起身,拿了一瓶致命毒药出来。
那是她家小姐在几年前便想服下的毒药,只为等凤玄逸回来,才一直没碰。
以往,她家小姐最常说的话便是——
“我怕我死了,他会好难过。更怕我死了,他会随着来。”
怜儿给苏念禾喂下那颗药丸的时候,手抖的险些拿不住药丸,苏念禾含泪笑着,将毒药咽了下去,她吃力抬手,抹掉了怜儿的眼泪。
“别哭了,日后寻个好夫君,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嗯?”
怜儿点着头,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腹内开始作疼,苏念禾的唇边溢出血来,她死死的揪着床褥,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却淡淡的笑了,“我终于……不怕我死了以后,有人会随着来了……”
话落,她闭上了眼睛,再无声息。
怜儿死死的抓着苏念禾没了脉搏的手腕,大哭,“小姐——”
凤玄逸还没进苏念禾的院子,便听见怜儿凄厉的哭声,他脸色一变,冲进了屋内,“苏念禾——”
只见怜儿趴在床上,哭的眼睛红肿,而苏念禾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鲜血遍布……
凤玄逸冲过去,“苏念禾,念禾!”
随行的管家伸手探了探苏念禾的鼻息,大惊:“王爷,王妃她……没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8章 是他,亲手逼死的



“胡说八道!”凤玄逸脸色难看到崩裂,拽着身后的大夫给苏念禾看病,“本王受过多少刀伤都没死,她挨了几下板子怎么会死?给本王治好她,治不好本王摘了你的脑袋!”
大夫诚惶诚恐,硬着头皮给苏念禾诊脉,又掀开了眼皮瞧瞧,他冷汗连连的跪下来,“王,王爷……王妃她是中毒身故,草民只能治病救人,真真无法起死回生啊。”
凤玄逸心神一震,险些站不稳,“不可能!谁给她下的药!你还不赶快弄解药!”
大夫哆哆嗦嗦的道:“王爷,王妃已经去了,再多的解药也无用……”
凤玄逸一把将大夫甩下,紧紧的抱住了没了声息的女人,“苏念禾,苏念禾,你还没有偿还完本王所受的罪,凭什么死!”
怜儿却忽然大笑起来,她仰着头,眼睛掉着泪,目光恨极了凤玄逸。
“我家小姐就是被你凤王爷活活逼死的!你知不知道,她等你等的有多辛苦,二小姐把她欺负的要死,你还把她娶回来,小姐对你那么好,豁出命去救你,可你!你却如此待她,你配不上我家小姐,你丧心病狂,你简直不是人!”
管家听言面色大骇,忙急急蹲下身子捂住了怜儿的唇,“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简直欠打!”
凤玄逸猩红着眼眸看她,“你说什么,她何时救过本王?”
怜儿丝毫不惧,甩开管家的手,恨不得吃了他的肉一般。
“你家道中落的那一年,若不是小姐相求于南离世子,你以为你能逃过一劫?你跪在相府门口,你以为就你情深的不得了,我家小姐为了见你,翻墙出去却被二小姐那歹毒的女人告密,硬生生废了一条腿,你生病高烧不退,你以为你真能耐,在落魄的日子里还有人倾囊相助是不是,那是我家小姐所有值钱的首饰换回来的钱!是她不断求着看守侍卫,甚至给他下跪才送出去的救命钱!”
她痛心疾首的指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家小姐就因为帮了你,被老爷不喜,腿伤没大夫看,还一直被姨娘和二小姐欺压,每日吃的是狗都不吃的剩饭剩菜!南离世子有心助她脱离苦海,可是小姐为了你,她一直在熬,她在等你!她说,只要等你回来,你就会护着她,可你呢,你把她逼死了!”
她的话句句砸下来,凤玄逸就像是迎面被谁重重的揍了几拳,脸色直发白,“不,不可能,是她负本王在前,本王亲眼看见她与南离世子卿卿我我!更是她送了书信与本王,说本王不如狗,癞蛤蟆吃不上天鹅肉,是她……”
“是她什么啊!小姐与南离世子清清白白,从未逾越!你只听外人的风言风语,可曾听过小姐的一句辩解?”
怜儿奔溃的大哭,管家生怕她惹怒了凤玄逸,一直暗中用力的拉扯她,但她却更为癫狂的道:“而小姐只有送首饰卖钱的时候,写过六个字送你——盼君归,待君娶!她何曾写过那等辱人的言辞?”
“我家小姐知书达理,德才兼备,便是你如此待她,可曾听她骂过你一句不是!”
凤玄逸的脸色,终于惨白到了极致,抱着女人的手直发颤。
喉间哽着几个不可能的字眼,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怎敢想,这些年他最恨的那个人,原是被他误解了的。
他又怎敢想,如今他怀里抱着的,伤痕累累的女人,是他……亲手逼死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9章 大火



苏念禾死了。
那大婚之日当众出丑的女人死了,彻底成为众人的笑柄。
苏雨烟也始料未及,却又得意洋洋的笑了。
“她早该死了,也不知在撑什么,竟挨到了今日……”她对镜贴花黄,好生打扮了一番才起身,与身侧的丫鬟道:“走,随本夫人去瞧瞧。”
丫鬟连忙跟上。
苏雨烟到苏念禾屋里的时候,没见着尸体,问了管家才知道,苏念禾被凤玄逸带回房去了。
她的脸色稍稍有些难堪,又去了凤玄逸的住所,只见怜儿面无表情的候在门外,眼睛红肿着,像是被人勾走了魂一般。
与她一同站着的还有管家,她拧紧了眉,朝他们二人走过去,刚要问凤玄逸的情况,却见到外边几人抬着一口寒冰棺材走进来。
苏雨烟面色大骇,“你们这是干什么?”
抬棺材的人不回话,径直将棺材抬进了屋内,苏雨烟要追,被管家拦下,“烟侧妃,王爷有令,除了送棺材的人,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苏雨烟问:“这是怎么回事,王爷好端端的要……要棺材做什么?”
管家回:“王爷做事,老奴也不知缘由,烟侧妃还是少问为妙。”
见棺材彻底抬了进去,苏雨烟紧紧的皱着眉,厌恶的甩袖离去了。
管家瞧了眼怜儿,她依旧是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继续站着。
……
屋内。
棺材放下后,那几个人便离开了。
苏念禾身上的伤口太多,凤玄逸一一为其上了药,极致的耐心,倾尽了温柔。
他甚至还为她描眉上妆,等她惨白的脸有了精神气以后,才浅浅的牵着唇笑开。
他低头,亲了亲她毫无温度的唇,“念禾还是这般好看,为夫看的顺眼。”
随后,他又俯身,将她抱了起来,放进了充满寒气的棺材里,将他曾经送与她的玉佩,重新系在她的身上。
“这段日子你受苦了,为夫先为你报仇,再随你去。”
苏念禾自然不会回应他,他眸里有痛色,滚烫的泪掉在她的脸上,却再没说过一句话。
他转身,出去。
走到门口时,凤玄逸谁也没看,只是嘱咐管家道:“没本王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去,违者——杀无赦!”
管家急急的道:“是,王爷。”
凤玄逸离去,院内又恢复了平静。
他去了书房,遣人查苏雨烟到底做过什么坏事,而他还没出门,便被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的秦晨狠狠揍了一拳。
“凤玄逸,你到底对念禾做了什么!”
凤玄逸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唇边直流血,他掀眸看去,却见秦晨气势汹汹的,再不复过往温润。
他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我问你,当年她去找你,所为何事?”
“都这般时日了,你还以为她对不起你?她若是想攀附权贵,你以为你有机会娶她!”秦晨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本世子还要问你,她人在哪!”
凤玄逸红了眼,秦晨猛地僵住了,随即勃然大怒,直掐他的脖颈,“凤、玄、逸!”
凤玄逸甩开他,秦晨只是有点武艺傍身,自是与凤玄逸这般从战场上杀敌回来的人比不得,生生的被逼退好几步。
秦晨气涌上头,往府里闯去,凤玄逸没拦,心尖像是被人狠狠戳成了马蜂窝一般,疼的他几乎抬不起脚。
但下一刻,他便看见王府的上空冒气了弄弄的大烟,凤玄逸的心跳蓦地停了,疯一般往里跑去。
跑到浓烟处,只见他的卧房,放着寒冰棺材的卧房此时大火弥漫,火舌卷的比人还要高,凤玄逸的眸光近乎破碎——
“念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第10章 您,一定会后悔的



苏念禾的遗体在里面,凤玄逸自是要往里闯,秦晨见状也跟着往里去,但火势太大,管家怎么能眼睁睁的瞧着两位尊贵的主子受伤,下了死令将他们拦下,拦也拦不住,最后只能把他们两个打晕了。
等凤玄逸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卧房刚刚灭完火,却已经惨不忍睹,他徒手挖着还溅着些许火星子的,被房梁压着的地面,万分焦急,“念禾,念禾……”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苏雨烟自然在场,见状忙劝他,凤玄逸却视而不见。
她心生不甘,但苏念禾已经死了,再不顺的气也该消了。
管家让人跟着挖,木头还烫着,即便是泼了再多的水也是发烫的,侍卫太监们都硬着头皮上。
管家则一个劲的劝着凤玄逸,“王爷,王爷您身份尊贵,可不能……”
“滚!”
简单的一个字,充满了戾气,凤玄逸的掌心鲜血横流,他却毫无痛感般继续挖着,管家心焦难耐,正要说些什么,却见怜儿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样鲜血淋漓的手里,攥着一块玉佩。
她的眼神空洞洞的,毫无生气,“别找了,火是奴婢放的,小姐她已经化成灰了。”
管家登时瞪大了眼,“竟然是你放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道我只是解了个手怎么便着起火了,你……”
话未说完,凤玄逸疾步走到怜儿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你怎敢这般待她,让她尸骨无存!”
“不仅火是奴婢放的,连毒药也是奴婢喂的,”喉间的力量蓦地加重,怜儿没有反抗,“小姐说她好疼,想夫人了,要奴婢喂她吃药,也跟奴婢说,她死后想烧成灰,要奴婢把灰撒在山花间……”
苏雨烟诧异的以帕掩唇,倒像是苏念禾那人清高的做派,却还是道:“不会是你对你主子不满,故意弑主后找的托词吧?”
怜儿没理会苏雨烟,她看着凤玄逸,眼里的恨意丝毫未减,“王爷要杀要剐都可,但小姐和夫人都喜欢花,还求王爷做个人,将她撒在山花间,与夫人团聚。”
凤玄逸难以置信的倒退了两步,怜儿大口大口的喘气,将脏兮兮的玉佩递还给了他。
男人的脸煞白,目光紧紧地绞着那块玉佩的形状,正是不久前他亲手系在她腰间的,喉间蓦地涌上一丝腥味,他强行忍着,接过了玉佩。
这时,有侍卫急匆匆的跑上前,与凤玄逸道:“王爷,烟侧妃的事情已经查明,当年您跪在相府门前时,烟侧妃确实告了密,害得王妃从墙头摔了下来,摔折了腿,还有便是……”
苏雨烟反应过后便急了, “你胡说什么!再胡说信不信本夫人叫人割了你的舌头!”
那侍卫有些为难,凤玄逸的手死死地攥着玉佩,“接着说!”
苏雨烟望向凤玄逸,心里的恐慌瞬间弥漫全身,“王爷,妾身没有,妾身冤……”
剩余的话没说出来,她被凤玄逸的眼神逼退了回去。
见她不插话了,侍卫才继续道:“王妃当年寻南离世子,是为您求情,皇上那才开恩饶您一命,贬为庶人,后烟侧妃传出谣言,说王妃与世子有染,相爷便以为世子对王妃有意,所以取消了您与王妃的婚亲,不准王妃见您,您在相府门前跪着,王妃为您折了腿,被相爷重罚,烟侧妃还雪上加霜,彻底废了王妃一条腿,还有……”
“王妃当年得知您高烧不退,没钱买药,便贱卖了首饰,连王妃母亲赠与她的嫁妆,也一块发卖了……被烟侧妃买去,随便给了点银两送到了您的手里,至于您看见的羞辱您的信,是烟侧妃找人模仿王妃字迹写的……”
苏雨烟听到这哪还能安心站着,急急忙忙的跪下了,“妾身冤枉,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妾身绝不会做这种坏事的!”她掉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凤玄逸,“王爷,王爷妾身没有,妾身冤枉……”
侍卫拱手道:“属下皆有人证物证,请王爷明断。”
他说罢,挥手叫人一一上前。
除了南离世子府里的人没有人证在,相府知情的老嬷嬷,昔日看守苏念禾的侍卫,典当行的掌柜,基本都说了情况。
苏雨烟哭的惨兮兮的,“王,王爷,妾身知错,妾身知错了,当年妾身只是玩心罢了,真没想过要害姐姐,还请王爷息怒,饶了妾身吧……”
凤玄逸手里的玉佩险些被他掰断,极其用力才挤出一句话,“拖出去,乱棍打死!”
苏雨烟被架着走,哇哇大哭,身侧的婢女更是哭的不行,“王爷,奴婢都是被侧妃逼得,侧妃心思歹毒,若是不顺着她,她便会弄死奴婢,她,今日王妃受罚以后,她还叫奴婢守着大门,不准任何大夫进来给王妃瞧病,说若是那大夫进来了,奴婢的脑袋就得丢,真的都不关奴婢的事啊……”
苏雨烟狠狠踹了她一脚,“下作的东西,容的到你污蔑本夫人么!”
凤玄逸眸中翻起了滔天的戾色,“把她给本王做成人彘,找最好的大夫吊着她的命,谁若是让她死了,本王便让谁陪葬!”
话落,众人大惊,苏雨烟被吓得险些失语,“王,王爷,不要啊,妾,妾身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啊……你们放开我!”
苏雨烟被拖了下去,其婢女也一并扣押,凤玄逸再也撑不住,猛地吐了口血,管家大骇,忙上前扶他。
怜儿自始至终便这么冷眼瞧着,眼里的讥嘲深深,“王爷,奴婢早就说了……”
“您,一定会后悔的!”
继续阅读《错付年华错付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