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言情小说云苏 许洲远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陌陌321

简介:云苏暗恋许洲远七年了,一朝意外成了许太太,人人都嘲笑她飞上枝头,落地山鸡变凤凰。可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许洲远终于是她的了。云苏刚嫁给许洲远的时候觉得,他不爱她没关系,他以后会爱她就好了。可许洲远没有心,这就没意思了。她有钱有颜、有胸有腿,为什么要死耗在许洲远这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身上?幡然醒悟的云苏一份离婚协议直接拍到了许洲远的跟前,从此天高海阔,他走他的阳光道,她撩她的小鲜肉。离婚后,许...

角色:云苏 许洲远

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言情小说云苏 许洲远免费阅读全文

《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免费试读

第1章 你们许家人,太恶心了

“哟,嫂子,您这是闹哪一出啊,离家出走吗?”
云苏刚提着行李箱从走下二楼,许婷玉阴阳怪气的声音就紧跟着传来了。
云苏没搭理她,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继续拎着行李箱往楼下走。
很巧,刚到一楼又碰上了许洲远的妈,这个一向瞧不起她的富贵太太林青正睥睨地看着她:“大清早的,你提着个箱子去哪儿?”
当了三年的婆媳,云苏又怎么不知道林青这是发难的前兆。
如果是往日,她必定会小心翼翼地赔着道歉,哄着她,可今时不同往日,许洲远她都不要了,这个脾气糟糕的老太太,她更不会伺候了。
“去哪儿都好,不过许太太您放心就是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来许家了。”
她一改往日的敬畏温柔,话虽然淡然,可那双眼眸里面没有平日迎合的讨好,里面的清冷让云苏变得不同。
林青很不习惯从前在自己低头的儿媳妇突然之间这样顶嘴,她脸色顿时就沉了:“云苏,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您对我什么态度,我对您,自然就是什么态度。”
她撩着好看的眉眼,莫名的傲慢和冷然让林青怒火丛生:“云苏你还拿不拿我当你婆婆了?”
听到这话,云苏看了林青一眼,随即勾唇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了。”
她话音刚落,别墅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
云苏挑了挑眉:“我走了,许太太,房间里面我留下的东西全都是不要的,回头您爱怎么处理都行,扔了好烧了也好,只一点,以后都别再联系我了。”
她说着,慢悠悠地拖着行李箱,一边往外走一边吐出一句话:“你们许家人,太恶心了。”
林青还没从云苏那句“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的话里面回过神来,就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气得人都炸了,“云苏你疯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跟阿远说你——”
“妈,你看到云苏那个女人了吗?真是搞笑,大早上的,她居然拖着行李箱,哈哈哈,她该不会是故意在我面前经过,想我挽留她吧?”
许婷玉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看到林青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禁抬手拉了一下她衣袖:“妈,你怎么了?”
林青神色复杂,以前她只要一提到许洲远,云苏就乖得很,可今天见鬼了,她居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外,跑车绝尘而去,林青走出门口,只看到车影。
“她,她走了?”
许婷玉跟出来,撇了撇嘴角:“走就走了,温姐姐回来了,她现在不走,我哥早晚也把她赶走!”
林青想着也是,温家小女儿回来了,云苏这个女人如果能主动离婚,倒也算她识趣。
识趣的云苏正坐在保时捷上面,翻着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看完条款内容之后,她满意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旁开车的乔瑜见着了,轻啧了一声:“真的这么干脆?”
云苏把笔帽盖好,“不然呢?”
许洲远的白月光回来了,她还有什么可痴心妄想的?
三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云苏以为,再冷的心也能捂热。
可是许洲远没有心,他的那颗心呀,长在了他白月光的身上。
云苏觉得自己是不要脸了一点,当初胁恩求报,要他娶了自己,白占了三年许太太的头衔,如今温知语回来了,她自然得退位让贤,不然怎么对得起许洲远这三年来为温知语的守身如玉呢?
是的,她跟许洲远结婚三年了,到现在都没有过一次的夫妻之实。
这事情得亏够隐秘传不出去,不然那些嘲笑了她三年攀高枝的人,指不定要怎么落井下石。
三年,也够了,算是对得起她那七年不懂事的暗恋了。
她抬手捂在了眼睛上面,挡住了眼泪,没让乔瑜看见。
她是个人,再怎么洒脱,十年喜欢落得这么一个收场,任谁都难受。
红色的跑车停下,乔瑜抬了抬脸上的墨镜:“到了,小云云尽管往前冲,小鱼鱼在后面永跟随!”
乔瑜说完,给云苏发了个飞吻。
云苏看着她就笑了,“行了,我上战场了。”
可不是,怎么把离婚协议霸气又不失风度地扔到许洲远跟前,这确实是一件难事。
云苏拿着那协议书推开车门下了车,结婚三年,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来千行,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前台敷衍:“云小姐,你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上去的,许总很忙的,如果每个人都不预约跟我说一声就能上去的话,那我这个前台是用来干嘛的?”
一个小小前台都能这样刁难她,三年了,愣是不叫一声许太太,不用想,这追根究底,不就是许洲远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云苏低了低眉眼,轻笑了一声:“千行的员工培训确实不行,作为许洲远的妻子都还要预约才能上去见他,那看来,这个许太太当得也没什么意思。”
她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前台,踩着高跟鞋直接就走向电梯。
那前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云苏,一时之间被镇住了,反应过来嗤了一声,可到底还是怕出事,连忙又给上面打了电话通知。
云苏人还没到,许洲远就知道她找上来了。
他皱着眉,“不见。”
他五分钟后还有个短会。
秘书应声离开,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云苏踩着高跟鞋走来了。
云苏今天穿了一条半身的碎花塑腰A字裙,人显得温柔端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神看过来的时候,秘书总觉得今天的云苏哪里不一样了。
“梁秘书。”
云苏主动打了个招呼,不等对方开口,她直接抬手就推开了许洲远办公室的大门:“打扰一下许总,有份协议需要你签一下。”
她说着,迎着那办公桌前的男人冷冽的视线就走了过去,抬手直接就把手上的离婚协议放到了他的跟前:“签吧。”

>>点此阅读《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全文<<<


第2章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许洲远不说话,办公室里面的气压得让人难以呼吸。
僵持了一会儿,云苏耸了一下肩:“OK,我不打扰许总,周一上午九点,民政局,不见不散。”
她说完,抬手撩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离开前,到底是不甘心,“许洲远,恭喜你,你自由了,终于摆脱了我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云苏看着他,自嘲地笑了笑。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这回许洲远终于开口了,只是一如既往的扎人心窝。
云苏睨了他一眼,“放心,这一次是真的,不过我也告诉你,这是你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可以摆脱我的机会,你可一定要珍惜。”
云苏眼睛有些热,她不想失了体面,在他跟前掉眼泪给他嘲笑的筹码,踩着高跟鞋转身就离开了。
许洲远看着她走远,直到人消失在转角,他才伸手翻动跟前的离婚协议书。
这份离婚协议书是云苏的人拟的,整份离婚协议书,对他的所有财产,她分文不取,可以说是完全的净身出户。
云苏要离婚,他倒是不惊讶,毕竟三年了,他压根就没把她当妻子。
可她离婚什么都不要,许洲远是不信的。
云苏这个女人一向胃口大,当初救了林青,许家问她要什么报答,她一开口就是要嫁给他。
可惜她算盘打错了,结婚前他早就做过财产公证了,为的就是哪一天他忍不住了,好打发她。
看来这一次,不过也是她玩的花样罢了。
许洲远讥讽地扯了一下嘴角,抬手就把那离婚协议扔到一旁,没当回事。
云苏走出大厦,乔瑜那跑车十分的亮眼。
云苏刚走过去,乔瑜就把副驾驶的门开了:“怎么样,签了?”
她低身坐了下去,“没签。”
“不该啊,温知语回来了,许洲远还不着急?”
云苏系完安全带,瞥了她一眼:“大头鱼,你是不是存心的?”
开口闭口就是这样戳人心窝的话,要不是看在十多年的交情上,她能马上制造一起社会新闻。
乔瑜小心思被拆穿,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子:“我第一次见人离婚离得这么意气风发,这不是想测试一下你是真的死心了还是被气的。”
“你做个人吧,乔瑜!”
云苏不想搭理身旁幸灾乐祸的家伙,她干脆闭上眼,自动屏蔽了一切。
半个小时后,跑车停了下来,云苏睁开眼,解了安全带:“谢了。”
她说着,人已经下了车,绕到后面把行李箱提了下来。
乔瑜坐在车上,对着她飞了两个飞吻:“别偷偷哭哦小云云,爱你哦~么么哒!”
刚说完,红色的跑车就“轰”的一下扬长而去了。
云苏被气笑了,自己交的都是什么损友啊!
别墅提前就让阿姨打扫好了,智能门锁集声音指纹面部等识别方式,她就叫了一声“来来开门”,眼前的檀木门就主动往里开了:“欢迎回家,主人。”
“来来,烧水。”
云苏拖着行李箱上了二楼的主卧,里面是她在许家三年的东西,全都是当年她带过去的。
放完行李,水刚烧好,兑了点凉开水,云苏靠在吧台边上喝了大半杯。
眼泪砸下来的时候,云苏有些怔忪。
想到乔瑜临走前的话,她不禁有些鄙视自己。
还真的是,帅不过三秒。
不过也好,总归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憋不住。
忍了一早上,云苏终于忍不住了,放下杯子直接就趴在吧台那儿哭了起来。
对许洲远十年的喜欢,到头来除了三年备受折辱的婚姻,她什么都得不到。
不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他不爱你啊,云苏。
从许家离开之后,云苏这两天过得浑浑噩噩的。
除了睡觉,她就是在睡觉。
只不过她也睡不好,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
云苏还梦到了十五岁那一年的事情,她天真善良地以为那一个老妇人真的需要帮助,却不想自己只是她眼中的一个猎物。
那些人把她拖上车的时候,她绝望又惊恐,可那狭窄晦暗的小巷里面,这样阴暗的悲剧时有发生。
没有人回来救她的,也不会有人敢救她。
可当她认命的时候,是那个少年一脚踹翻了抱着她的男人,拽着她的手跑出那让人绝望的小巷。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少年停下来,她才敢停下来。
那一路狼狈的逃亡中,她甚至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停下来云苏才发现,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张清风明月一般的脸。
他有一双很黑很黑的眼眸,里面似乎有漩涡,她不过看了一眼,整个人就陷进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
劫后余生,她紧张又期待地问他的名字。
“许洲远。”
少年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让人着迷,云苏从未发现自己的心跳得那么快:“谢谢你救了我。”
“你安全了,我走了。”
他松了手,转身就走。
她下意识追上去:“许洲远,我能不能——”
然而下一秒,少年的许洲远突然变成了成年的许洲远,他冷漠又厌恶地看着她:“云苏,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云苏猛然惊醒,一旁的闹钟响个不停,她皱着眉,抬手摸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角:“来来,关掉闹钟。”
响铃戛然而止,房间恢复安静。
云苏拿过手机,半个小时前乔瑜给她发了信息,让她加油。
是了,今天周一,她约了许洲远去离婚。

>>点此阅读《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全文<<<


第3章 你认真的?

云苏专门从衣柜里面挑了一条一字肩荷叶边半身红裙,栗色半腰的长发烫成大波卷,松散慵懒地披散在身后,脸上是她花了一个小时化的妆,和裙子同色系的正红色口红衬得她整个人气场两米八。
“来来,我去离婚了。”
“主人,挥别错的,你才会遇到更好的。”
云苏挑了挑眉,“谢谢你,来来,再见。”
“主人再见。”
云苏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八点五十五分,还没开门。
她刚到,乔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小云云,到民政局门口了没?”
“刚到。”
“那我提前祝你摆脱渣男,走向新生!”
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了下来,云苏不想多说:“许洲远到了,我不跟你说了。”
“行行行!我跟你说,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个超级大惊喜,保证你在许洲远跟前能够扬眉吐气!”
“希望不是惊吓。”
挂了电话,云苏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许洲远,凉笑了一下:“早啊,许总,耽误你了。”
她说着,把手上的离婚协议递过去:“我知道你不相信,喏,跟上次那一份一模一样的,签个名吧,等民政局开门了,办个手续,你就彻底摆脱我了。”
许洲远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动了一下,“你认真的?”
云苏看着他,没说话,半晌,她突然笑了,“许洲远,我跟你说的话,从来就没有戏弄过。”
只不过,他从来都不信罢了。
许洲远很不喜欢云苏这样看着自己,她以前对他不是这样的。
“门开了。”
既然她要离婚,那离就是了,省了他以后的麻烦。
那一瞬间,云苏听到自己心“咔”的一下碎了。
在他问那一句“你认真的”的时候,她居然还有几分期待,期待他挽留,期待他拒绝,然而他只说了一句“门开了”。
许洲远,他真的是厉害。
收了笑意,云苏转身直接走进了民政局。
结婚的人很多,这么早来离婚的,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云苏今天穿的实在不像是离婚的,以致于两人刚坐下,里面的工作人员就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和平离婚?”
“对。”
她说着,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塞到窗口里面。
离婚比结婚还要快,协议书早就签好了,不过是等着民政局盖个公章。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两人就从民政局里面出来了。
许洲远走在前头,自从拿到离婚证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云苏停了下来,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心中翻江倒海的难受。
一辆玛莎拉蒂突然停在了路边,豪车太过惹眼,云苏的感伤都被打散了许多,视线忍不住落到那豪车身上。
只见那玛莎拉蒂车门被推开,带着墨镜的男人从车里面下来。
云苏看着只觉得眼熟,不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就叫了她一声:“云苏。”
是秦墨,去年凭着一部古装网剧红得发紫的小鲜肉。
秦墨人高腿长,几步就走到她跟前了:“恭喜你重获自由和新生,乔姐让我过来接你的。”
云苏只觉得头疼:“乔瑜疯了你也跟着疯,你新电影不是刚路透完吗?你这样跑过来,你是怕你的绯闻不够多?”
“苏苏姐你别生气啊,乔姐说了,你刚跟许洲远离婚,许家估计很快就放你们离婚的消息出来,我们得先占据有利的舆论位置,免得回头你成了豪门弃妇!”
秦墨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云苏又好气又好笑:“那我真的是谢谢你们了!”
话刚说完,一窝蜂的狗仔就涌了出来。
秦墨反应倒是快,一把就将他护在怀里面,不过他护得实在是太过敷衍,偏偏露了云苏的那一张脸。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推了她一把,云苏整个人就撞到了秦墨的怀里面。
秦墨这么一个万千少女的当红偶像,一张脸帅得那么惨绝人寰,云苏心不怦怦跳两下都对不起他那张脸了。
她跟许洲远结婚三年都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拥抱,秦墨这样抱着她,身上淡淡的特调香水味不断地提醒着他的存在。
云苏脸热得厉害,想从他怀里面出来,却不想秦墨直接一手就环住了她的头,她被捂着到他的怀里面,耳边是男人有条不紊的心跳声,外面是那些狗仔队锲而不舍的追问以及拍照声,她整个人都有些浑噩,被秦墨半抱半拖地带着往前走。
黑色的轿车里,许洲远看着车窗外的那一幕,黑眸许久不曾转动。
前座的梁枫迟疑地叫了一声:“许总,要帮一下许,云小姐吗?”
梁枫刚说完,许洲远就收回视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梁枫浑身一颤,“不是的,许总。”
梁枫百口莫辩,只好连忙让司机开车:“老张,开车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枫错觉,他感觉许洲远的脸色好像沉了一点。
许洲远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他的妻子,不,是前妻,才刚跟他离婚了不到十分钟,就在民政局门口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这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觉得他许洲远离婚是因为戴了绿帽?
“停车!”
许洲远不喜欢戴绿帽,更不喜欢被别人谣传自己戴了绿帽。
“下去把她带过来!”
梁枫惊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回头看到车后座的男人目光沉沉,他连忙推开车门下车,走向被记者包围的两人。

>>点此阅读《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全文<<<


第4章 不要再跟我提起这个人

梁枫惊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回头看到车后座的男人目光沉沉,他连忙推开车门下车,走向被记者包围的两人。
“许,云小姐。”
梁枫一下子还真的不习惯换了称呼,三番两次都差点出错了。
云苏听到有人叫自己,用力一把拉开了环在自己头上的手,头刚从秦墨怀里面抬起来,她就看到许洲远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挤到了这是非中心。
“梁秘书,有事?”
梁枫被那些记者推了一下,人没站稳,有些狼狈地踉跄了一下,好几秒才勉强站稳:“云小姐,许总让你过去一趟。”
听到他的话,云苏挑了挑眉,视线掠过梁枫看向十多米开外的黑色轿车。
特质的车窗让她无法看清楚里面的人,但云苏能感觉到里面的人正看着自己。
她勾了勾唇:“不好意思,梁秘书,麻烦你告诉你们家许总,为了避嫌,以后遇见了,还是当陌生人比较好。”
包围的记者正一个个问题怼过来,秦墨担心粉丝来了会出事,拉了一把云苏:“先上车。”
云苏也没什么想说的了,点了点头,顺着秦墨的力气坐进了车里面。
刚系好安全带,一大批秦墨的粉丝涌了出来,场面十分壮观,云苏庆幸自己已经上车了,不然她可能要被秦墨那些女粉当场手撕。
玛莎拉蒂开入了车流,渐渐把那些还试图紧追的粉丝和记者甩在身后。
“苏苏姐,没伤着你吧?”
云苏睨了他一眼:“以后少听乔瑜的。”
她还以为是什么惊喜,结果给她弄了这么一出。
想到待会儿自己就要变成秦墨的绯闻女友在网络上被大肆讨论,云苏就觉得头疼。
秦墨挑了挑眉,“我倒觉得乔姐这招不错。”
云苏被气笑了:“你跟她久了,也学坏了?”
“苏苏姐可别冤枉我,我不过是看不过你被人欺负而已,就算那个人是许洲远也不行。”
前面红灯,秦墨偏头看着她,表情认真诚挚。
云苏心底有几分感动,笑了笑:“放心吧,没人能欺负我。”
许家又能怎么样?
她任由她们在她头上作威作福,也不过是天真地想着有朝一日许洲远能捧颗心到她跟前。
如今她看透了,自然也就不会再让那些人骑到她头上。
梁枫看着那玛拉蒂开远,才回过神来,刚才还围着他的记者也随着那主角一窝蜂地跑了。
他站在那儿,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轿车,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许洲远交代。
“许总。”
梁枫回到车上,看了一眼许洲远,“云小姐不愿意过来。”
许洲远冷着脸:“我没瞎。”
云苏跟着那个男明星上车的一幕,他坐在车里面看得清清楚楚。
梁枫抿了一下唇:“云小姐让我带句话给你。”
许洲远听到这话,脸色似乎好了些许:“她说什么?”
这个云苏倒不算不识趣,还知道让梁枫给他带回。
“云小姐说,为了避嫌,以后遇见,您还是把她当陌生人好。”
许洲远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冷嗤了一声:“很好,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起这个人!”
“好的,许总。”
梁枫应着,不敢再说什么。
跟了许洲远这么多年,他能明显地感觉出来,许洲远正在盛怒之中。
“开车!”
冷厉的声音惊得司机手都抖了一下,反应过来连连道歉。
许洲远没说话,一脸阴翳地看着车窗外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人群。
蓝色的玛莎拉蒂停靠在仅有的车位里面,云苏看了一眼车窗外:“这又是乔瑜让你带我过来的?”
秦墨解了安全带,偏头看着她笑得人畜无害:“乔姐也是关心你。”
这脸笑起来灿若桃花,云苏哪里招架得住:“秦墨,别太过分了,我刚离婚你就对我笑得这么春风荡漾,是觉得我老牛不敢吃嫩草还是觉得我这兔子不吃窝边草。”
秦墨啧了一声,“苏苏姐您要吃我这棵草,我洗干净了自己躺到你床上。”
“……”
惹不起,惹不起。
两人下了车,往大厦里面走进去。
云雨幻影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不过五年,可近两年好几个当红流量小鲜肉都是出自他们公司的。
秦墨就是其中一个。
乔瑜上个月一电影刚杀青,这会儿空档期,闲得很,这不她一出苦海,她就赶紧安排了。
云苏很少来公司,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她才是幕后大老板,不过见秦墨亲自带着她进来的,一路走来,但凡碰到的员工都是恭恭敬敬的。
两人到了乔瑜办公室,秦墨停了下来:“苏苏姐,乔姐在里面等你,我让人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
云苏看了他一眼,“怎么?惹祸的时候倒是挺厉害的,这会儿算账了,就敢做不敢当了?”
他们给她整这么一出,她云苏现在想不出名都难。
秦墨笑着帮她推开了门:“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可是乔姐一手策划的。”
云苏笑了一下:“行了,回去休息吧,难得歇一天还跑出来营业,公司又不会给你颁劳模奖。”
“你不怪我就成。”
秦墨说完,识趣地走了。
云苏带上门抬腿往这奢华的办公室里面走,绕过转角,她就看到沙发上葛优躺着的乔瑜:“你们家粉丝知道你私底下坐没坐相吗?”
乔瑜毫不在意她的嘲讽,拿着平板对着她就招手:“小云云快过来,你上热搜了!”
“我上热搜不是你安排的?”
乔瑜一把就将她拉到身旁坐下:“看看,这热搜怎么样?我倒是要看看,那些人还敢不敢嘲笑你死命倒贴许洲远没人要!”
乔瑜把平板塞到云苏手上:“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今天是秦墨,过几天等怀南广告拍完回来了,就到怀南上场!”
云苏还没从自己的新身份“秦墨暗恋多年的小姐姐”中回过神来,就被乔瑜这话弄得一时之间也有些无言。
可乔瑜觉得还不够,她觉得云苏这些年在许家受了那么多气,如今脱离苦海了,自然是要扬眉吐气,狠狠打脸那些骂云苏的人。
“当然,你今天都跟许洲远离婚了,快乐单身趴自然是少不了的!我都安排好了,夜宴包场,彰显我小云云御姐的土豪气质!”
“……包场钱你出吗?”
乔瑜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这个,那个,我出就显得太没诚意了!”
云苏哼了哼:“没钱装什么阔?”
“我没钱你有钱啊!”
“……”
损友!

>>点此阅读《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全文<<<


第5章 她没有要我一分钱

许洲远今天过得已经不能用“不舒心”这三个字来形容了,他原本以为跟云苏离婚了,这对他而言是一件不错的喜事。
然而从他们离婚的消息传出去没多久,他的手机就接二连三地收到发小死党打来的电话。
来电开头无一不是:“阿远,你真的跟云苏离婚了?”
这个问题倒没什么让人为难的,他跟云苏离婚的事情他也没想瞒着,更何况今天早上那一出,也瞒不住。
许洲远诚实又高冷地给了答案:“离了。”
电话那头的人却猛抽一口气:“我天啊,云苏这个傻女人终于放弃你不扒着了?阿远,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恭喜你好还是同情你好。云苏这样的女人,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面,打着灯笼也难找吧,满心满眼可都是你啊!她就是人蠢了点,好欺负了一点,穷了一点,拜金了一点,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啥不好的。”
原本以为自己会等到一句恭喜的许洲远:“???”
这特么都是什么朋友?
关键是这样的朋友不止一个,许洲远连续接了三个这样的来电之后,他脸色已经阴沉得跟即将暴风雨的天际一样。
然而跟云苏离婚带给他的糟心还不仅仅是这个,刚应付完那些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损友电话,梁枫突然告诉他,林青来了。
网上他跟云苏离婚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林青来了为了什么,许洲远也知道。
得知云苏和许洲远真的离婚了,林青来时的路上一脸都是掩盖不住的喜色,但刷到热搜的时候,她又不是那么高兴了。
这个秦墨怎么就跟云苏扯上关系了?
还说什么暗恋云苏多年,虽然深知两人无可能,但还是天天希望云苏从许家那个火坑里面跳出来,如今跳出来了,秦墨作为曾经的暗恋者如今的好朋友感到十分的高兴。
不过短短的几句话,林青就从其中品味出了好多层意思。
她脸上的喜色一下就没有了,直冲进许洲远的办公室:“阿远,你实话告诉妈妈,云苏跟你离婚,是不是因为她出轨了?”
虽然跟云苏那三年婚姻形同虚设,可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戴一顶绿得鲜明的帽子。
许洲远的脸顿时就冷了:“妈,您在说些什么?”
林青前几天被云苏呛声,如今又看到网上说她们许家虐待云苏是个火坑,而且自己儿子还很有可能被绿,她想冷静也冷静不下来。
“你自己看看!你们前脚刚从民政局出来,后脚这个女人的追求者就接她了!谁知道她们是不是早就好上了!我们许家容不得被人这么欺负!”
许洲远从民政局回来就开会签文件,料到网上自己和云苏离婚的消息会爆,但也没想过会这样爆。
他看到那句“暗恋云苏多年”之后,心口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也在怀疑,云苏突然这么爽快跟自己离婚,是不是早就跟这个男人好上了。
但也只是一瞬间,许洲远就算再不喜欢云苏,也知道她一天到晚在许家里面被林青指使做这个做那个,不可能有时间去出轨的。
“妈,我跟云苏已经离婚了,和平离婚,她什么都没要,以后我们就当这个人不存在就是了,这些娱乐新闻,您还是少看点好。”
林青这么生气,当然不仅仅是这一条热搜,她以为云苏肯离婚,必定是从许家咬了一块肉下来,可如今许洲远却告诉她,云苏什么都没要。
她有些不相信:“她什么都没要?她在我们家三年,不就是为了钱吗?如今愿意跟你离婚,她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要?”
许洲远不想再应付林青,直接拨了内线叫梁枫进来:“你把离婚协议书给我妈看一下。”
说完,他拿起一旁的外套直接就起身离开。
林青看着他的背影,叫了一声:“哎,阿远,你不跟妈妈回家吃饭啊?”
“有事。”
许洲远鲜少回许家别墅,一是因为云苏在许家,二是他跟林青之间并不是外界看到的那样好。
回到公寓,许洲远耳边终于清静下来。
一整天的忙碌让他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思考自己跟云苏离婚的事情,他今天早上只是纯粹去看看云苏又想玩什么花样。
他不相信她会离婚,就像沈羡之说的,云苏这个女人拜金是拜金了点,可爱他也真的是爱他。
她贪心得很,图钱又想要人,哪会那么轻易离婚。
所以他连那天她带过来的协议书都没拿就去了,却不想她看到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另外一份一模一样的协议书递给他。
说实话,那时候他其实是有些懵的,云苏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婚证就在手上了。
哦,如今在口袋里面。
许洲远把口袋里面的离婚证拿出来,还是一样的红色,可“结婚证”三个字变成了“离婚证”。
他莫名地觉得刺眼,抬手就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篓里面。
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许洲远偏头看着,完全没有要接的打算。
但对方乐此不彼的,断了一次又打一次过来。
他沉着脸摸到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更不好了:“什么事?”
电话是沈羡之打过来的,下午才幸灾乐祸过,这隔了不过两个小时又打电话过来,许洲远实在是想不出除了进一步嘲笑他,沈羡之还能干什么。
“怎么,离婚了不出来开个单身派对吗?”
“滚。”
他不想跟沈羡之说话,骂了一句就打算挂电话了,可电话那头的沈羡之却突然扔了一句:“对了,我现在在云苏的单身派对上。你前妻真是大手笔,今天夜宴一楼的酒水她全包了,这里面不少你的血汗钱吧?”
许洲远皱着眉,“她没有要我一分钱。”
“……”
这回轮到沈羡之震惊了,整个江城谁不知道云苏多拜金。
当年林青低血糖晕倒,云苏恰巧碰到送去了医院,许洲远问她要什么报答,她一开口就是一千万,可不等许洲远说好,她又说一个亿。
当时不知道被谁拍了小视频发到网上,许洲远当场脸就黑了,可这女人还不知足,猛的就来了一句:“我要你娶我。”
一个亿已经满足不了云苏了,她就是看上了许洲远的身价。
结婚三年,两人有名无实,圈子里面都在笑云苏,原本以为两人一朝离婚,云苏怎么也得从许洲远的手里面抠几个亿。
可现在许洲远说什么,她一分钱都没要?

>>点此阅读《离婚后前夫总是追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