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云黛

简介:进宫前,顾云黛就被太子困在了厨房里。进宫后,顾云黛一心想用药膳废了人渣 。谁知太子妻妾迟迟无孕,她的肚子里却蹦了个儿子出来。顾云黛本想母凭子贵安安静静过日子,等儿子长大封王做个闲云野鹤的太妃。谁知皇叔造反,皇家子嗣死了一大堆,她的儿子变成了唯一的皇孙……眼看着距离后位越来越近,云黛忽然觉得,扶持儿子做皇帝,甩掉渣男做太后才是人生最爽的事情。...

角色:顾云黛赵元璟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顾云黛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免费阅读

第一章断绝关系

顾云黛浑身湿漉漉的躺在一堆干草上。

一张巴掌大的脸,惨白如纸,被泡的有些浮肿。

她缓缓睁开眼,便觉得一阵刺骨寒冷,钻入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刀割一般。

她忍不住蜷缩起身体。

这时破屋门被推开,一个四十左右的圆脸妇人抱着衣服被子,急匆匆跑进来,看见云黛的模样,不由得眼泪直流。

“三姑娘,快把被子裹上。”她扑到云黛面前,把被子给她裹上。

云黛觉得快冷死了,顾不上多问,胡乱脱了湿透的衣服,换上粗布棉袄棉裤,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停打着寒颤。

“……三姑娘,这可怎么好。”妇人抹着眼泪哭着说,“小少爷被抱走了,老爷说,要把小少爷摔死啊,您快想想办法吧。”

“什么?”云黛被冻的脑子有些僵硬,一时间没明白,哪里来的小少爷。

妇人归拢一堆草,拿出火折子点燃,给她烤着,急促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云黛身体逐渐暖和起来,脑子转了转,这才慢慢回想起自己穿越之前的事情。

原主性子懦弱胆小,活了十六年,却做了一件胆大的事,那就是她一个未出阁的菇凉,却藏在奶娘家,偷偷生下一个男婴,但是月子还没做完,就被家里人发现了。

家人逼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却根本说不出来。

暴怒的顾老爷觉得她伤风败俗,辱没家门,直接按照族规,把她塞进猪笼,沉入湖中。

后来被奶娘母子俩偷偷救出来。

而原主已经被淹死,云黛穿越而来。

“孩子……不是在奶娘家里吗?”云黛想了想,嘶哑着嗓子说。

“刚才老爷派人把孩子抢走了!”潘婶急的眼泪直掉,“三姑娘,您快想想办法,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毕竟是原主的孩子,才一个月大。

云黛心里也是不忍。

“孩子被抱去哪里了?”

“去了祠堂方向。”潘婶急的直哭,“老爷说要当着全家人的面,把孩子摔死,以示惩戒……”

“我把孩子抱回来!”

她站起身扔下被子,跑出破屋,踩着厚厚的雪,循着记忆中的方向,跑到祠堂。

祠堂外面围了许多人。

隐约还能听见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挤进人群,一眼看见顾老爷满面怒容,手中抱着一个衣衫单薄的男婴,男婴捏着小拳头,哭的小脸发紫。

“……今天,我便摔死这个小孽障!”顾老爷说完,举起男婴。

“住手!”云黛冲过去。

周围一片哗然。

认出她的人,都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顾老爷看见她,也愣住:“你,你个孽障,怎么还没死??”

云黛没理他,上前一把抢过孩子,脱下棉袄,把孩子紧紧裹住。

顾老爷大怒,吼道:“来人,把这两个孽障一起捆起来,扔到井里,我看她还怎么爬出来!”

两个仆役上前,动手拉扯云黛。

这时一个衣衫华丽的妇人冲过来,护在云黛面前,哭道:“老爷,她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云黛回头看她,认出她是原主的母亲,顾家的夫人叶氏。

“你给我滚开!”顾老爷怒道,“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好女儿,丢人现眼,败坏门风!留着她,我顾家的脸都要丢尽了!”

云黛推开叶氏,抱着孩子站起身,一字一句说道:“从今天起,我跟顾家断绝关系。我不再是顾家女儿,顾文斋,你也没有资格定我生死。”

顾老爷愣了下,随即暴怒:“你要跟顾家断绝关系?好,我就成全你,你这条命是我顾家给的,把命留下,我就放你走!”

“老爷,她是你的女儿啊,你何苦要逼她去死?”叶氏哭的肝肠寸断。

看着怀中脸色青紫的弱小婴儿,云黛知道,如果她不留下点什么,是不可能带着孩子脱身的。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说道:“古有哪吒剔骨还父,今天,我就划花这张脸,与顾家断绝关系!从此以后,我不再叫顾云黛,我姓云名黛!”

说着,她举起尖锐石头,朝脸上划下去——

>>>点此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二章 重新生活

在叶氏的尖叫声中,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云黛的手腕。

“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划花了脸,多难看?”声音是清冷漠然的。

云黛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身披紫色华丽披风的年轻男人。

这男人容貌俊美,剑眉薄唇,双眸凌厉,天生便有一种令人臣服的华贵之气。

顾老爷看见他,顿时神色一变,便要上前行礼。

男人身后的随从朝他摇摇头,止住他的脚步。

男人松开云黛的手,淡淡说道:“顾老爷,既然你女儿要跟顾家断绝关系,又何必要了她的脸呢。”

“是是是。”顾老爷唯唯诺诺。

“顾老爷家风严谨是好事,但也不能随意把人处死。”男人淡淡说道,“传到宫里,这名声可不好听。”

顾老爷噤若寒蝉:“我明白,我一定好好处理这件事……”

男人没有再看云黛一眼,带着随从离开了。

男人离开之后,顾老爷毫不犹豫把她扫地之门,在全族人面前,宣布从此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云黛无所谓,抱着孩子,走的毫无留恋。

倒是叶氏追上来,把自己的披风给她裹上,又拿出一些碎银子给她,哭道:“娘没用,护不了你们,娘还要照顾你的弟弟……黛儿,以后,你,你自求多福吧!”

云黛很平静的收下了钱。

不远处,一对年轻男女站在拐角处,冷漠的看着她。

那是原主的亲弟弟和庶妹,她们衣衫华丽,身边簇拥着婆子丫鬟。

与她,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云黛没有再看一眼她们,抱着孩子,回到了奶娘家。

因为她的缘故,奶娘也被赶了出来。

好在奶娘的男人和儿子都是老实勤快的汉子,自己做点小买卖,还能糊口。

三个月后,春暖花开。

在奶娘的细心照顾下,云黛的身子总算是恢复的差不多,孩子也逐渐白胖起来。

在这三个月里,她没有再跟顾家有一丝联系。

顾家也仿佛完全忘记了她这个女儿,不闻不问。

奶娘抱着孩子,笑道:“瞧瞧我们小少爷,长得多白嫩俊俏,长大了必定是个秀气的哥儿。”

云黛笑道:“潘婶,我已经不是顾家的小姐,以后您也别叫他小少爷了,就叫晏儿。跟着我姓云。”

她正在收拾晏儿的小衣服小裤子。

三个月下来,她已经和这孩子有了深厚感情。

潘婶抱着晏儿,担心道:“姑娘,你身子才好,真的要去给人做帮工吗?”

“是啊。”云黛笑道,“我现在恢复的很好,婶子您别担心。”

奶娘家本也清贫,她不能再拖累他们。

她要自己赚钱,买宅子,养活晏儿。

潘婶忧心忡忡:“可,姑娘这身份,怎么能去厨房做事呢?太委屈了……”

“我已经不是顾家的千金小姐,凭双手挣钱养晏儿,天经地义。”云黛把叠好的小衣服放到一边,说道,“只是以后我不能天天回来,还要麻烦潘婶你帮我看着孩子。辛苦您了。”

潘婶红着眼圈,说道:“姑娘只管放心,你是我带大的,我再带晏哥儿,高兴都来不及呢。”

云黛收拾完,又对着镜子描脸。

她这张脸长得太过美艳,出去做事难免招眼。

她便利用化妆技术,让自己变的普通一些。

画完了,她给潘婶看。

潘婶笑中带泪:“我们三姑娘天生的好颜色,却要遮着……”

“免得惹麻烦嘛。”

云黛无所谓的笑着,接过晏哥儿,在他柔软胖乎乎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依依不舍搂着他柔软带着奶香的小身子,说道:“乖儿子,乖乖在家陪着潘姥姥,娘去挣钱给你买糖糖吃,好不好?”

小小婴儿不懂她的话,但似乎知道她要离开,小手揪住她的衣襟,不肯松开。

云黛狠狠心,把孩子交给潘婶,头也不回离开。

>>>点此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三章 做工

她赶到牙行的时候,屋里已经站着十来个年轻女子。

她们多是布衣钗裙,竭力装扮的干净整齐。

看见门口又进来一个容貌寻常的瘦弱女子,她们也没在意。

云黛低眉顺眼站在最后面。

片刻后,牙婆进来,扫视着她们,先给她们来个下马威:“待会要去的,可不是什么普通地界儿!你们都给我老实着点,别一双狐媚子眼睛到处飘。若给我惹祸,别说你们,你们一家子都跑不掉!”

女子们诺诺应了。

牙婆拿着一本名册,照着念名字,对人头。

到云黛的时候,牙婆朝她看看,说道:“太瘦了,能干粗活吗?长得也差了点,看在是老潘介绍的份上,跟着去试试吧。”

“谢谢马大娘,我一定好好做事,不辜负您的栽培。”云黛乖巧笑道。

牙婆看她虽然容貌普通,但干净利落,安静柔顺,心里也挺喜欢,就说道:“你站前头。”

云黛站在了最前面。

其余女人们虽然心里不满,但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她长得不好看,抢不过她们风头去。

牙婆说:“今天要去的是官人家,你们表现好点,争取留下,也能给家里挣点糊口钱。来来,都上车。”

她招呼女人们上了一辆牛车,拉着她们,来到一座宅院前。

宅院很气派,门口立着两头威武的貔貅雕像,一看就是官宦世族。

下了牛车,两个门子上前来问话,牙婆讨好的塞了把铜钱给他们,请他们进去通报一声。

“走后面角门进去。”门子不耐烦的说道。

牙婆便领着云黛等女绕到后面角门进去,穿过垂花拱门,来到厨房门外。

厨房里好几个媳妇正忙碌着,里面传来浓郁的香味。

一个管事模样的媳妇出来,跟牙婆说了几句话,便走过来扫视着云黛等人。

“都是良家子吗?”她问。

女子们都答个“是”字。

管事媳妇点点头,又打量女子们,说道:“你们各自都能做什么?”

有的说会刺绣做女红,有的说会煮茶侍奉主子,有的说会梳头描眉,还有的说会写字算账。

大多是想朝主子们跟前凑,得个好前程。

到了云黛,她道:“我别的不会,只会做饭。”

只她一个,愿意到厨房这种远离主子区域的地方干粗活。

管事媳妇说:“厨房这种地方,也不是人人都能干的。你也别指望上来就摸主子吃的东西。看你这干瘦的模样,能劈柴,能挑水吗?”

“……能。”云黛答。

“那你就留在厨房。至于其他的……”管事媳妇看了看,挑出四个长得齐整干净的,说道,“你们四个跟我到前头给主子看看,愿不愿留下。至于其他的都回去吧。”

这是不肯要的。

牙婆忙笑容满面应下,暗地里狠狠瞪了眼被淘汰的几个女人。

她得少赚多少钱!

牙婆去找管事拿钱,临走还笑着跟云黛说了几句话。

云黛进了厨房,几个媳妇就拿鼻孔看她。

“瘦巴巴的,你会煮什么菜?知道前面主子们每天吃的都是什么吗?”她们笑嘻嘻的嘲讽她,“见过燕窝和鱼翅吗?”

云黛笑笑:“我生的粗苯,嫂子们教教我,我就会了。”

“呵呵,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媳妇们抱团排挤她,“你手脚干净吗,可不敢让你沾主子们吃的东西!”

厨房管事媳妇打发她去劈柴。

云黛没有异议。

她知道自己是个刚来的,到了人家地盘,就得老老实实从最底层干起,若是强出风头,没什么好下场。

她老老实实把柴劈了,手指头磨出好几个泡。

管事媳妇又叫她去挑水,把缸灌满。

云黛干了整整一上午,到了午饭时间,才坐下来喘口气。

厨房里正忙的不可开交,谁知上头又说家里公子请了贵客来,要一桌上好酒菜。

还即刻就要。

这立马忙不过来了。

几个媳妇都嘟嘟囔囔不乐意的嘀咕。

夫人姑娘们要吃,老爷少爷们要吃,外头请了客人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就要酒席。

这不是成心难为人?

>>>点此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四章 轻薄

云黛第一次做这么多重活,累的手脚酸软,坐在厨房边小板凳上,拿碗舀了清水喝。

厨房里头有人喊她:“那个新来的,旁人都忙,就你一个闲坐着?当你是千金小姐啊?快进来帮忙!”

云黛只得匆匆喝了水,进屋照看着火。

锅里正炖着肉。

她看见烧菜的吴嫂只撒了盐,就用水使劲炖肉,旁的竟什么都不放。

这能好吃吗?

云黛心里想着,就问:“吴嫂,这味道会淡吧?”

吴嫂嗤笑道:“你懂什么,我给主子们炖菜好几年了,就不能把他们胃口养刁了,不然以后还怎么伺候?”

那边有人喊吴嫂过去端菜。

吴嫂骂骂咧咧去了,又虎着脸警告云黛不许偷吃。

人手忙不过来,连煮饭的媳妇都端菜到前面去,管事的却不许云黛去。

“你就在厨房看着火,才来多会儿,就想到主子面前露脸儿,凭你也配!”管事媳妇说着就端菜出去了。

“呸,老娘稀罕去吗?”云黛在心里吐槽着,站起身,朝炖肉里撒了酱油,醋,糖等乱七八糟的调料,拿筷子捞一块放到嘴里尝尝味道,觉得不够,又抓了把辣子扔进去。

片刻后,吴嫂急匆匆进来,也没理云黛,把炖肉盛起来搁在盘子里,就又端了出去。

云黛默默看着,心想我帮你们把主子的胃口养刁一些,不用谢。

好一场忙乱过后,厨房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下人们开始吃饭,菜式丰盛,但云黛只有一碗白米饭吃。

这也不错。

到了这里之后,云黛才知道,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一顿能吃一碗白米饭,已经是无上美味。

媳妇们都在前头屋里桌上吃,云黛独自坐在厨房板凳上,端着米饭吃。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她以为是哪个媳妇进来拿东西,也没理会,低头吃饭。

谁知脚步声却走到了她身后,一把抱住她。

云黛吃了一惊,鼻端闻见浓烈的酒味。

她慌忙丢下碗,挣扎叫道:“你干什么……”

一只手伸过来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抵到了灶台上,迫使她面对着墙壁,掀开了裙子,没有一丝停顿的就进了去!

“唔!”云黛疼的眼泪飞出来。

她做梦也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这种无耻下流的败类!

男人力气奇大。

她又气又急,张嘴狠狠在对方手上咬了一口,用了死力气,恨不得咬掉这人渣的手指头。

男人吃痛,清醒了一些,立即退了出来,踉踉跄跄离开。

云黛扭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一袭淡黄色华丽衣衫……

她提起裤子,随手抓起一把菜刀,想要追上去杀了那个贱种,却看见管事媳妇刘大娘领着个小厮朝这里走。

“云娘子,你干啥?”刘大娘看见她提着菜刀,脸上带泪,嘴角还有血,不由大吃一惊。

云黛脑袋清醒了些,胡乱抹了下眼睛,说道:“我刚才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指头了……”

她左手藏在身后,在灶台上狠狠划了下。

疼的她脸有些扭曲。

>>>点此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第五章 那碗肉是我炖的啊!

刘大娘看见她流血的手,皱眉说:“真是上不得台面!谁许你切菜了?脏了主人的东西,你吃罪得起吗?”

一边小厮不耐烦催促:“刘大娘快着点,上头还等着我去回话。”

“好好,我这就找人。”她朝外头喊,“吴嫂,你进来!”

吴嫂正吃饭,擦着嘴进来,笑道:“怎么了,刘大娘?”

刘大娘严肃问道:“今天给公子酒桌那碗炖肉,是不是你烧的?”

吴嫂看看她,又看看小厮,心里突突的,问:“怎么了呢?肉味道不对吗?”

“是的。”小厮说道。

“这……”吴嫂被吓的脸白了下,恍惚记起盛菜的时候,的确觉得肉的颜色不太对,好像发黑来着。

当时忙昏了头,她也没在意。

谁知……

她猛地指向云黛,说道:“小贱人,你说,是不是你趁着我不在,偷偷朝菜里放东西了?”

刘大娘皱眉:“吴嫂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话,真的是她做的吗?”

“真的!”吴嫂忙不迭点头,“先前我忙着端菜上去,叫她过来看着火,一定是她乱放东西进去的!”

刘大娘看向小厮。

小厮说:“既然如此,那就你跟我来吧。”

他指了指云黛。

云黛现在满心只想杀了那个人渣贱种,提着菜刀就跟着去。

小厮皱眉:“去见主子你拿刀作甚?”

刘大娘连忙过来把菜刀拿走,说话也温和了许多:“云娘子,你的好运气来了,快去吧!”

吴嫂闻言愣了下:“什么好运气?”

“那碗炖肉端上去,公子的贵客吃了很喜欢,要做菜的过去领赏。”刘大娘斜睨着吴嫂,有些幸灾乐祸,“原本是你的好处,你非要推给那丫头。”

吴嫂猛地一拍大腿,悔恨的肠子都绿了:“我不知道啊,这……你怎么不早说呢?那碗肉是我炖的啊!”

“现在说啊,晚了!”刘大娘撇撇嘴,出去了。

吴嫂气的几乎吐血。

云黛跟着小厮穿过游廊和三道垂花拱门,最后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

桌边坐了四五个衣服华丽的年轻男子。

云黛迅速扫了眼,没有看见那抹淡黄色衣衫。

“大公子,做菜的就是她。”小厮恭敬着对其中一个男子说道。

那男子看向云黛,见她虽然年轻,但容貌甚是普通,就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云。”

“小云是吧,难得二爷喜欢吃你做的菜,你就跟着进宫去吧,好好侍奉二爷。听见没?”大公子说道,“若不好好侍奉,查到你家里头,谁也讨不了好。”

云黛被羞愤冲昏的头脑慢慢冷静下来。

家里还有晏儿,还有奶娘一家。

她不能一时冲动连累他们。

“还不谢过大公子?”小厮提醒她,“这回进宫你可是撞了大运了!”

云黛垂头,说了声:“谢谢大少爷恩典。”

有钱人之间连妾室都能赠送,何况一个做菜的厨娘。

对她来说,都是做工拿钱,在哪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小厮领着她去找了管事,把契书拿了,又给她结了一个月工钱二钱银子,这才送她上了一辆青帷马车。

>>>点此继续阅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