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爱已随风逝》全本免费阅读

小说:爱已随风逝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清清河边

简介:三年的婚姻,叶清觉得自己会感动这个男人,天真地以为他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心意,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折磨,让她明白,这终究只是一场奢望……

角色:叶清,祁邵华

精品小说《爱已随风逝》全本免费阅读

《爱已随风逝》免费试读

第1章 畸形
叶清苦笑着离开了医院,真是天意弄人。
癌症晚期还不够,连自己千辛万苦怀上的孩子,都被孕检出是个畸形儿。
她如傀儡般下了车,将孕检报告撕碎扔进垃圾桶,随即拨通了祁邵华的电话。
她拨打了三次,电话终于被接通。
紧着,电话那头冷冰冰地传来一句:“祁太太,有何贵干?”
“我怀孕了,医生说是畸形儿。”
叶清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空洞,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祁太太,数日不见,你都学会勾搭别人了?”
冰冷的声音如同寒冰利刃,狠狠地扎在了叶清的心房,再顺势划了下去,顿时令她撕心裂肺。
叶清还没有来得及解释,电话就已经被挂断。
她只得收敛起自己的失落,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子,回了空荡荡的家。
深夜如墨,房门被踢开,一股浓郁的酒味彻底将浅睡的叶清弄得清醒。
她还没有来得及唤他的名字,身体就已经被翻了过去,祁邵华那熟悉的呼吸声在她的耳畔划过。
骨节分明的大手将她的睡裙撕开,而另一只则将她的脸庞死死地按在枕头上,连这种事他都不想看着她的脸做。
紧着,猛烈的疼痛令叶清紧紧地拽住了床单,没忍住地喊出了声:“邵华,痛!”
“痛?那在别人身下,你是不是也如此求饶?”
“……我没有!我至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男人!”
苦涩地闭上双眼,这个男人,永远都能将她的深情熟视无睹。
“三年前,你害琪琪身败名裂的时候,你也这样为自己开脱!”
叶清恍若被淋了一盆冰冷的水,死死地咬着嘴唇,寒意刺骨。
他从来不信任自己……
祁邵华发泄一通之后,照往常一样准备回到另外一个房间沐浴、入睡。
叶清却撑着自己快要支离破碎的身躯坐起,顺手拉过被子覆了上去,思索再三终究开口:“我想将孩子打掉。”
祁邵华顿步转身望向她,嘴角扯出一丝凉凉的笑意:“既然怀上了就生下来,正好能给墨琪的心脏配型。”
叶清听完,脸上顿时血色全无……
她脸色惨白地望着祁邵华,颤颤巍巍地开口:“祁邵华,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生下来和唐墨琪的心脏配型不成功,该怎么办?”
“不过是一个畸形儿,要是配型不成功,就让他安乐死。”
祁邵华生冷的声音犹如萃毒的利刃,准确无误地扎在了沈墨研的心头。
十二年的单相思,三年的婚姻,叶清觉得自己会感动这个男人,天真地以为他总有一天会明白他爱的并不是唐墨琪,而是她叶清。
事到如今,她才彻底地明白,无论她为了祁邵华做了多少,都抵不过不开唐墨琪的存在。
心如死灰,自己还守着这些虚无的幻想做什么。
她垂眸自嘲一笑,良久后,语调悲凉地说了一句。
“祁邵华,离婚吧!”

点击阅读《爱已随风逝》全文


第2章 离婚
“离婚?你以为我祁邵华是你想嫁就嫁,想弃就弃的男人?”祁邵华听到这两字的时候,脸上顿时布上了一层寒霜。
瞧着祁邵华充满憎恶的眼眸,叶清的手指颤了颤:“我将这祈太太的位置拱手相让,不应该是你最满意的事情吗?”
她知道,自己争不过唐墨琪,所以她放了,彻底想放了!
“想离开可以,前提是你将孩子生下来,并签下器官捐赠协议,偿还你对琪琪的罪行。”
祁邵华冷冷地吐出这句话时,叶清情绪突然无法控制,当场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祁邵华,当年明明是唐墨琪抄袭,被人告了!而且车祸也不是我安排的!报告你也看了,上面写着是意外事故——!”
祁邵华被叶清这么一吼,倒是没了醉意。
他怒火中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猛地伸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同一辆车上,为什么你会平安无事?再说了,你明明知道琪琪有心脏病,你为什么还要在行车的过程中播放恐怖电影!为什么!”
叶清的胸口传来阵阵剧痛,不能呼吸,可是她还是极力解释道,“是……是唐墨琪让我……”
听到这里,祁邵华掐住脖子的手就更加用力了,他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道:“叶清,以后再在我面前推卸责任,我就撕烂你这张嘴!”
话音刚落,祁邵华的手机传来熟悉的铃声。
叶清知道这是祁邵华为唐墨琪特设的。
顿时,祁邵华猛然将叶清甩到了床上,急忙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祁先生,墨琪小姐她……”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并非唐墨琪,祁邵华不由地蹙了蹙眉头,紧张地询问:“雪姨,琪琪她怎么了?”
“墨琪小姐心脏病突发,家里的备用药已经用完了。”
“怎么会这样?!”
“晚饭过后,墨琪小姐收到了祁太太寄过来的同城快递,打开之后墨琪小姐就这样了。”
雪姨的声音将祈太太三个字咬得特别清楚,使得叶清的呼吸微微一窒。
快递?她根本就没有给唐墨琪寄过东西!
明白自己被陷害后,她内心一阵苦意窜了上来,那个女人真够穷追不舍。
“叶清,等我回来跟你算账!”
祁邵华冰冷的双目里全是烈火般的怒意,他一字一顿,硬生生地将每一个字眼刻在了叶清的骨子里。
残忍的话音落下,祁邵华快速地整了整衣裳,径直出了门。
从始至终,祁邵华连头也没有回一下,望着他决然离开的背影,她心如死灰。
叶清听着汽车引擎呼啸而去的声音,她不由地勾了一抹苦笑。
她从未想过,自己喜欢了十五年的男人会如此不分黑白,会如此冷血无情!
整整十五年的感情啊!
瞬间泪如珠帘,心如冰封,她的头阵阵发晕,紧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涌上了喉咙。
“噗——”的一声,鲜血从她的小嘴中喷涌出来,被子顿时被染得一片鲜红。
她晃了回神,慌乱地拿起纸巾,手臂颤动地擦了擦嘴角残留的鲜血。
从床上艰难地爬了起来,一边回想着医生的话,一边支着乏力的身躯换上了新的被子。
看来病痛已经对身体的侵害越来越深,她真的快要离开了……

点击阅读《爱已随风逝》全文


第3章 我做
这一夜太过漫长,祁邵华没有回来,叶清也就没有睡着。
感叹了一会,来信提示打断了她的思绪,落款人是刺眼扎心的三个字:唐墨琪。
短信里的字眼,更是充满挑衅——
“姐姐,听邵华说你要将你未来孩子的心脏捐赠给我,妹妹可十分感谢呢。”
见到这样的消息,叶清眼神黯淡,关掉手机,彻底隔绝那些肮脏的噪音。
刘嫂的喊声打乱了她的思绪,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下楼,勉强喝了几口白粥,突然一滴鲜血滴入了白粥里,迅速蔓延开来。
刘嫂见状慌张地询问道:“太太,你怎么了?要不要告诉先生?”
“不用了,只是一点上火,没什么大碍。”
就算是告诉祁邵华,得到的也不过是讥讽,那个男人的关心,全都被唐墨琪给占有。
时到如今,叶清都忘记不了,自己第一次怀孕从楼梯上滚下去流了产时,祁邵华说的那句话:“叶清,你这一辈子都不配给我生孩子!”
轻轻一叹,正要起身就听见汽车的引擎从远而近,停在了院子里。
正当叶清疑惑来人是谁时,唐墨琪娇柔的声音传入了过来,只听见她亲昵地唤着祁邵华的名字。
叶清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自己白皙的皮肉里,面容却依旧保持淡然。
“邵华,叶清姐姐还在,我就这么住进来,怕是不太好吧。”
“她不过是披着祁太太的头衔罢了,你不用担心。”
祁邵华温和的声音却带着剧毒,令叶清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随着轮椅的声音越来越近,她吩咐刘嫂将面前的白粥清理掉之后,起身望向两人开口:“邵华,你回来了。”
祁邵华眼色暗沉地看了她一眼,眉头不由地蹙了蹙,昨天晚上借着微光就感觉她廋了不少,却不想现在看着她,廋的更明显了。
还有她那白衬衣什么时候沾染了一片血红……
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唐墨琪就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冲他娇滴滴地撒娇:“邵华,我有些饿了,姐姐最擅长熬银耳莲子羹,我可是很久没有尝过了呢!”
说着,唐墨琪的目光在叶清的身上飘浮了两下,像是在宣战似的。
叶清又怎么会不懂她的想法,只是不屑跟她罗嗦,那种抢男人的把戏,她嫌恶!
“叶清!你还愣着做什么?是没有听到琪琪的话吗?”
祁邵华的薄唇轻飘飘地将最残忍的话吐露了出来,叶清的心跟着这句话沉入了万丈深渊。
刘嫂见状,连忙不忍得帮腔:“先生,太太她刚流完鼻血,身子虚,我来替……”
“我提醒很多次了,在我面前,不要喊她太太!”祁邵华朝着刘嫂疾言厉色,而后语调更是无情:“再说了,流鼻血而已,不至于死。”
叶清见刘嫂被祁邵华的凶意吓得微微发颤,一股歉意感和屈辱感涌上了心头,险些令她喘不上气。
尽管内心此刻已经狂风暴雨,她还是忍着连绵的痛意,讥讽地开口道:“唐小姐既然敢吃,可以,那这羹,我做。”

点击阅读《爱已随风逝》全文


第4章 够狠
祁邵华看着叶清进入厨房,随即跟了进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低声警告:“墨琪身体不好,你说话给注意点,她过敏什么你知道,别给我想着动手脚。”
叶清一愣,锥心的凉意直接蔓延全身,恍惚间,她好像听见自己问道:“邵华,那你知道我过敏什么吗?”
可惜回答她的,确是祁邵华诧异地眼神,和决绝离开的背影。
她撑着虚弱的身子站在厨房,凄凉地自我回答:“我对花粉,芒果,玉米,还有海鲜过敏。”今后,也包括你。
没过多久,就听见祁邵华温和地告知唐墨琪要出去一趟。
等到汽车的引擎声渐渐地远去,唐墨琪也从客厅挪步到了厨房。
见她进来,叶清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唐墨琪轻蔑的言语打断。
只见她故作歉意地挑了挑眉:“叶清姐,昨天晚上真的对不起,让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还得感谢你经常帮我服侍我丈夫,替我分忧。”尽管满腔怒火,但是叶清脸上依旧保持着风平浪静,一字一句有力的还击着。
这样的叶清令唐墨琪很是恼火,气急败坏的她瞪了叶清几眼,将恨意化作了锋利的言语:“叶清,我只不过是在服侍我未来的男人。倒是你下贱得很,缠着邵华十几年不放手,他都没有正眼看过你!”
“他最后会是谁的男人,还不一定呢。”
对方越是想逼她进绝境,叶清就越是故作姿态,笑得释怀,这样装作无事人的她彻底地激怒了唐墨琪。
只见唐墨琪一把操起案板上的水果刀,一边朝着叶清,面部狰狞到:“那我就让姐姐好好看看,最后邵华会怎么抉择。”
说着,她一边靠近叶清,一边瞄准叶清的腹部。
“你要干嘛?”叶清一边后退,一边恐慌着看着眼前的女人,直到她退无可退……
“当然是,和姐姐玩一个游戏了。”
说着,唐墨琪抬起锋利的刀狠狠地捅向了她的肚子,只见鲜血淋漓,很快就漫了出来,沾在了地板上。
叶清捂住了肚子,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了,她回想着和祁邵华的一幕幕,不由地勾了勾嘴角,这样死去的话,祁邵华一定会很开心吧。
"咚咚咚"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唐墨琪快速地拿着水果刀朝自己的胸口捅了两刀,而后笑眯眯地将刀子塞到了叶清的手中。
全身无力的叶清根本来不及将刀子从手中甩开,她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沉重到快要睡去。
她想,就这样睡去的话,祁邵华一定会很开心吧,毕竟以后她再也不会为难唐墨琪了。
“救命,救命!叶清姐姐快死了……”
这个女人可真会算计,叶清咧了咧嘴,苦笑了一下。
瞬间,因为失血过多,她昏迷了过去。
叶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祁邵华听到她醒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赶来了病房。
可是他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来看她,而是带着教训。
他冷着脸,望向病床上的她,目光落在了她腹部的伤口,尽管有些苦涩,却还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叶清,你够狠!居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敢下手!”

点击阅读《爱已随风逝》全文


第5章 颤抖
叶清的脸被直接打偏,发丝黏在额头,让人看着尤为脆弱沧桑。
她眼眶微微发红,心更是疼到颤抖,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祁邵华会认为是自己杀了孩子!
“你究竟还要眼瞎到什么时候——!你心瞎我就认了,可你的眼睛为什么也不能看见我对你的深情以及我对你的哀求!”她的哭声太过凄烈,那种撕心裂肺地呐喊连祁邵华都被怔住。
“叶清,我看到的就是你的死缠烂打,以及为了不给墨琪心脏配型,不惜连自己孩子都要杀害的残忍女人,你说说,你这样的人我要怎么看待!”
叶清捂着因为激动而略微崩开的腹部伤口,哭着哭着就笑了:“我死缠烂打?我说离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同意?婴儿的心脏能有多大?祁邵华,我是母亲,不是魔鬼——!”
祁邵华呼吸一滞,却也没再做任何回应。
或许他的冷漠更加刺激到了叶清,本就紧绷的情绪此刻更是到达顶点:“我终于相信了那句话,大多数的男人,真的很愚蠢!唐墨琪赢了,彻底的赢了!我没她狠,我做不到捅了别人以后,还能往自己身上下手,就为了陷害对方,哈哈哈哈……祁邵华,你们赢了,你们这对天造地设的眷侣终于赢了!”
“是,就是我自己捅了我自己的孩子,因为我不能看着他活着不幸福,不能看着他活着就是为了养别人的心脏!那种挖心的折磨我特么叶清受不了,受不了啊——!”
叶清的情绪太过激动,病服下的腹部此刻全被红色侵染,祁邵华扯住她的双臂连忙按下了护士铃。
“赶紧给她镇静剂,少让她发疯!”祁邵华面色狠厉的要求。
护士们都被吓到,连忙按照吩咐做事。
叶清被捆在床上,迷迷蒙蒙中,她的眼角划过一滴眼泪,嘴里还念叨着:“祁邵华,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我不该爱上你,更不该奢求这份无疾而终的爱情。
女人啊,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天真的以为自己总能成为那最幸福的存在,可现实却告诉自己,幻想……总归就只能是幻想。
所以叶清后悔了,她不该恬不知耻地以为,自己能够成为这个男人心中的那抹月光,她更不该同意这场本就属于报复的荒唐婚姻。
祁邵华站在门边,看着自己被血染脏的白色衬衣,墨色的双眸渐渐暗了下去。
本来还想质问叶清对墨琪下的狠手,可经过刚才那些后,他居然连询问的念头都没有。
摇了摇头,他捏着眉心转身离去。
来到唐墨琪的病房,一进去就看见等候在里面的医生,对方说:“祁先生,唐小姐的心脏本就已经不堪重负,现在居然还被人下毒手捅了几刀,得亏还差一公分,否则就是神仙也救不回!”
祁邵华神情疲惫地点了点头,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的唐墨琪,他满是歉疚。
“祁先生,手术时间必须尽快安排,唐小姐她……恐怕等不了。”
祁邵华皱眉:“我在找了。”
医生这时诧异地挑了挑眉:“你们不是已经找到了吗?配型成功报告都给我了。”
祁邵华心底一紧:“谁?”

点击阅读《爱已随风逝》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