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婉华,淑妃《重生之傲妃逆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傲妃逆袭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柳婉华
简介:午夜楚条,北风呼啸,吹打着死寂般的冷宫那薄如纸的墙壁
景帝六年,林将军犯上作乱,意图谋朝篡位,将军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
林将军之女林淑妃勾结朝廷,被打入冷宫
“皇上......
角色:柳婉华,淑妃
柳婉华,淑妃《重生之傲妃逆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傲妃逆袭》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前世孽债


午夜楚条,北风呼啸,吹打着死寂般的冷宫那薄如纸的墙壁。

景帝六年,林将军犯上作乱,意图谋朝篡位,将军府一族遭受灭顶之灾。林将军之女林淑妃勾结朝廷,被打入冷宫。

“皇上......我要见皇上!”冷宫之中,林梳颜朝对面紧闭的大门撕心裂肺地吼着,泪水如同石头般沉重,一滴一滴砸落在冰冷的地砖上。

“臣妾没有勾结朝廷,父亲也没有要谋朝篡位啊!我们林家忠心耿耿,一心为国,为什么你宁愿听信奸人谗言,都不相信这个助您登上皇位的将军呢?”林梳颜犹如一个疯子,长发凌乱,拖着被打残废的双腿,朝冷宫的大门艰难前行,冰冷的地砖上留下一路血痕。

门,依然紧紧地锁住,没有一丝动静!唯有冷冽的狂风袭击着这扇脆弱的大门,发出唰唰唰的声音。

冷宫,阴森得恐怖!

突然,门外火光一片,一阵重响,紧闭的大门被人踹开,门外闯入一群侍卫,把这空荡荡的冷宫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雍容华贵的身影映入眼帘,进门的是那位与自己情同姐妹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求求你让我见见皇上,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林梳颜拖着血迹斑斑的双腿,艰难地蠕动着,直到柳婉华跟前,随着泪水滚滚落地,那双金丝落花鞋渐渐在视线中扭曲。

柳婉华幸灾乐祸地啧啧两声,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触目惊心的双腿,“淑妃,不是本宫不帮你,而是今日已尘埃落定,你我也无法改变,你还是认命吧!”

“不,皇后娘娘,我求求你,让我见见皇上!”哭喊声穿破了她的耳膜,她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

“若是皇上要见你的话早就来见你了,他没有来,便足以证明他对你死了心。既然如此,你还活在这个世上做什么,去死吧。”恶狠狠的一句话,带着血腥的味道,柳婉华眼里发出一道残忍的光。

林梳颜猛然一惊,拽着她的凤丹裙裾,“你要做什么?”

她冷冷一笑,“做什么?送你上路啊!”

面无表情的太监如同地狱出来的鬼魅般,缓缓上前,手中捧着一杯酒。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林梳颜拼命地挣扎着,滚烫的泪水瞬间倾泻而出。

“淑妃,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肯离去,你是想着太子吧!你放心,本宫会替你照顾好尘儿的,以后他便是本宫的儿子,你就安心去吧。”柳婉华冷冷一笑,突然接过毒酒,撬开她的嘴,毫不犹豫地把毒酒送入嘴中。

脑中一片空白,唯有尘儿那天真无邪的脸呈现在眼前。

毒酒灌入,她痛苦地睁大瞳孔,面若死灰地盯着前方。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她死!家族没落,她明明已经被打入冷宫了,皇后为什么还非要置她于死地,她不甘心!

身子被人重重砸在地板上,由原先的沉重变得轻飘飘起来,剧毒发作,她的瞳孔里开始冒血,绝望的目光穿越层层障碍,冲破黑暗,奔向冷宫帷幔之中,一双明眸泛着痛苦之色正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

小小的身板捂着嘴,一声不吭,眸光含着恨意和悲恸,颤抖的嘴唇呢喃着:“母妃,不要......”

酒杯落地,嘈杂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她才敢轻轻地呢喃着,“尘儿,我的尘儿!”

泪水翻滚,涌出来的却是紫黑色的血,惊心动魄得很,鲜血从口中缓缓淌出,眼睛死死地瞪大着,她死不瞑目!

“母妃,孩儿绝对不会认皇后做母亲的!”脑中一片空白,耳边响起尘儿对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2章 蚀骨的冷意


冰,浑身冰冷!冰水灌入鼻中,呼吸不过来了,仿佛下一刻便要窒息了。身子慢慢在往下沉,充斥着蚀骨的冷意,这是要沉下地狱吗?

就在她感觉下一刻便要痛苦得死去的时候,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伸向她,紧紧地拉住她的手臂,往上拖去。她好想看清究竟是何人,费劲全力睁开双眸,唯有一个朦胧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狰狞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渐渐沉睡下去。

再次醒来,已物是人非!

周围一阵嘈杂的辱骂声闯入耳中,头痛欲裂,仿佛浑身散架似的。林梳颜皱了皱眉头,强烈的意识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僵硬的身体却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

“还装睡?泼醒她!”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女叉腰,高傲地指使周围的宫女。

不多时,两个宫女抬着沉甸甸的水桶,朝地上的林梳颜一泼。

浑身一阵冰冷油然升起,林梳颜打了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来。视线逐渐清晰,若干宫女围满了整座宫殿,对着她指指点点,辱骂声,嘲笑声,声声入耳。

“哟,醒了?这一觉睡得倒是挺安稳的。”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带着凌厉的羞辱。

林梳颜回过头去,遁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粉色罗裙的宫女,踏着缓慢的步子步步逼近,她长得眉清目秀,嘴角还泛着冷冷的笑意。

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细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简陋的厅房,以及陌生的宫女让她瞬间头痛欲裂。她使劲抓了抓脑袋,回忆昏睡前的一切。

父亲被弹劾,家族没落,她被打入冷宫,皇后逼她喝下毒药,而无助的尘儿眼睁睁地看着她惨死皇后手下……

所有的回忆仿佛一场梦,一个个支零破碎的片段涌出来。

那宫女缓缓走近,突然抓起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说,你昨晚究竟去哪里了?”

四周议论纷纷,对着她指指点点,掩面而笑,一阵强烈的羞辱感袭来。

“放开我!”冰冷的寒意带着盛气凌人,一股强大的气息让眼前的宫女轻颤了颤。

她恶狠狠的揪着她的头发,用力的拉扯着,“沐槿萱,你昨晚是不是私会太监去了。”

一个晴天霹雳似的名字响彻在耳边,林梳颜强忍住头皮发麻的剧痛,咬紧牙关,冷冷大吼一声,“我叫你放开我!”

盛气凌人的逼迫让眼前的宫女猛然一惊,却由不得她震惊,林梳颜已反手一扣,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捏。

她是武将之后,虽然是女儿身,但是每日见哥哥们练武,耳濡目染,还是学得一身本领,因此她的力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宋云脸色骤变,剧烈的疼痛传来,她大喝一声,“你干什么?放开我!”

眼前这个女子,如此专横跋扈,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意的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管谁理亏,她林梳颜就先替这后宫为民除害。于是她再加大力度,把宋云的手腕渐渐朝后扭曲。

宋云疼得眼泪直掉,嘴里还朝她破口大骂,“你发什么神经,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敢这么对我?”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谁,不过看你一身粉色的宫装,位分也高不到哪儿去,你凭什么来动我?”

宋云怔怔地看着林梳颜把她的手仿佛要折断一般,连忙命令周围看热闹的宫女,“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地把她给我弄走?”

这下,宫女们一听,纷纷都停了动作,齐刷刷地朝林梳颜走来,张牙舞爪地要逮住她。

林梳颜冷哼一声,就凭她们几个弱不经风的宫女还想动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3章 仿佛要把她吞掉


眼看着几个宫女正要,那双带着锋利指甲的手正要朝她抓来,林梳颜轻轻一躲,轻而易举地躲过了她们的攻击,伸脚一踹,把最前方的宫女朝后一踹,后面几个跟着她的宫女纷纷倒地。

一下子,整间屋子都炸开了,怒气冲冲地瞪着林梳颜,仿佛要把她吞掉。

身后一阵悄无声息的脚步声缓缓靠近,练武世家出身的林梳颜耳朵一动,捏住宋云的手再紧了紧,就在那宫女正要端着凳子朝她砸来的时候,她突然一闪,把宋云朝她砸去,那宫女一吃惊,手中的凳子飞出。

林梳颜向前接住凳子,然后以飞快的速度一脚把她踹到地上,一把凳子砸向她的脑袋上。那样突然又准确,两只凳脚分毫不差的卡在她的脑袋两侧。

宫女尚未反应过来,只见一只凳子朝她眼前袭来,她吓得脸色铁青,直冒冷汗。

周边传来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本以为那样的力度会将宫女砸死在地上,可却偏偏又一点事也没有,本来愤恨的宫女们纷纷吓得脊背一凉,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不敢上前。

她们万万没想到,向来懦弱的沐槿萱竟然敢反抗她们,而且身体娇弱的她竟然一下子有着惊人的力量。

“沐槿萱,你你……”一个长得清秀的宫女畏惧地站在众人身后,如临大敌般看着她。

林梳颜眉头一皱,对对这个陌生的名字皱了皱眉头,“你叫我什么?”

对于林梳颜的反应,她支支吾吾道,“沐沐.....槿萱啊!”

“我叫沐槿萱?”

众人一阵唏嘘,她是不是从湖里捞起来的时候,被湖水浸坏了脑子?居然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林梳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余光一扫,却惊人地发现自己的腿能走路了,可是她不是已经被打残废了吗?

让她震惊的不仅仅是双腿已能走路,而且连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成了粉色的宫装,她愣愣地看着这惊天动地的变化,即便是冷宫的废妃也不可能会穿宫女的衣服啊!

就在林梳颜一时不注意间,所有的宫女相互递了递眼色,纷纷伺机溜走,以免一下个死的人就是她们,毕竟今天的沐槿萱不正常。

林梳颜也管不着她们了,她缓缓地走到镜子前,一张绝美的容颜缓缓呈现在雕花铜镜中,一身粉色的宫装衬得清丽脱俗,但由于被泼了一桶水,那湿漉漉的头发以及衣裳都滴着水,显得有些狼狈。

刚刚......她们唤她沐槿萱!

陌生的容颜,陌生的名字,还有周围陌生的一切,她再低头望了自己的腿,最终不得不相信一个惊天动地的事实,就是......她重生了,并且重生在一个宫女身上。

而那个林梳颜却是真真正正的死了!

对于沐槿萱这个陌生的名字,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穿粉色宫装的宫女,整个宫里也就只有浣衣局这个地方才会出现,所以她是重生在了浣衣局的宫女身上,而浣衣局是整座宫殿里最低微的地方,里面的宫女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所以林梳颜也不认识这里的人。

沐槿萱,究竟是谁?

没过多久,掌事嬷嬷便进来了,道:“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4章那个人究竟是谁


沐槿萱学着宫中宫女的施礼方式朝嬷嬷施了施礼,不管现在什么情况,总之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你昨夜溺水在陈湖边,好在今天早上有人看见你,才把你救回来。看在你身子还虚弱,今天你就别干活了,好好休息吧!”

溺水?

沐槿萱脑中一片空白,想起昨夜那个朦胧的背影,玄色的衣袍,冷峻的背影,不由得让人心惊胆寒,昨夜有一个背影把她救上来了,可却仅仅是把她放在湖边!

那个人究竟是谁?

“谢嬷嬷关心!”沐槿萱毕恭毕敬地说。

掌事嬷嬷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话说也奇怪,你溺水的时候不在湖里,竟然在湖边。可昨夜一夜平静,连风都没有,怎么会飘到湖边呢?昨天夜里,你究竟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奴婢也不知,对于昨晚的事情全部都忘光了。只要一想起来便感觉头疼得厉害,好像被人打过一样。”沐槿萱确实头疼得厉害,

掌事嬷嬷皱了皱眉头,也就不再问些什么了,毕竟后宫深似海,知道得越多,便死得越快,她道,“那便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吧!”

沐槿萱点点头,目送掌事嬷嬷出门。

可是太阳穴腾腾乱跳的她却是坐不住了,尽管她的身子再虚弱,她也坐不住了。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自己的身世是怎样的,谁是敌谁是友?

对于沐槿萱这个身份,现在脑中仿佛一张白纸,回想过去的一切,唯一呈现在脑中的便是皇后娘娘那张表面上和蔼可亲,实际阴险毒辣的脸。

“你放心吧,以后太子便是本宫的儿子,本宫会替你好好照顾他的!”

“母妃,孩儿绝对不会认皇后做母亲的!”

临死前那支离破碎的一幕幕涌出来,心中猛然一痛,泪意翻滚......

尘儿......她的尘儿怎么办?

还有皇后,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就连死都不让她死个明白,为什么?

家族已没落,林家对朝廷,对皇后,甚至对所有人都没有威胁了,可是为什么......

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谜团了,她要为自己复仇,她要找寻真相,她要夺回自己的尘儿。

若想要稳稳地在这后宫立足,为自己复仇,必须先了解现在的情况!

沐槿萱踌躇了片刻,最后走出了那一扇大门。

正在干活的若干宫女见到她出来,纷纷相互递了递眼色,然后齐刷刷地看着她,各自用一种鄙夷的神色看着她,远远地冷哼一声。

从方才她们的举动和现在这情况,可见,从前的沐槿萱在这儿并不受人待见,莫约是她这懦弱的性子吧,毕竟对于她刚刚的举动,她们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掌事嬷嬷在外面指使着宫女干活,见到沐槿萱突然出来了,忙迎上来,不冷不热地道,“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出来了?身子本来就弱,昨夜泡了冰水,现在又到处乱跑,引起风寒干不了活怎么办?”

“嬷嬷,我好像掉了个玉佩,现在要回去陈湖找一下!”

“不行,赶紧回去躺着。上次你不小心淋了雨水,都病了整整一个月,活都干不完,又没人替你顶着,害得嬷嬷我被罚了!总之,你现在赶紧回去躺着。”

果然,宫里的人都不会有真心关心你的人,掌事嬷嬷最后也不过是为了自己而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5章 心头一痛


“放心吧,嬷嬷,不会的,明日就算是生病了,我也照样干活,绝对不会拖累嬷嬷你的!”沐槿萱笑着点点头,真心实意地说。

掌事嬷嬷这才皱着眉头百般不愿的点头。

其实沐槿萱敢这么肯定不会拖累她,那是因为她知道这副身子绝对不会出事。

沐槿萱本来就是练武世家出生,对于这副身子骨,她可是清楚得很,明明就是练家子的体质。

再加上她方才对那几个宫女的时候,那身手灵活得很。

可明明体质就好得很,为什么周围的人都会觉得她懦弱又身子体弱呢?

难到是……从前的沐槿萱刻意隐瞒?

除了这个说法比较符合实际之外,她实在想不明白还有什么更能解释这个情况的了,她想不明白,一个宫女为什么要刻意隐瞒!

一路顺畅地走到陈湖,她的思绪更深了。

后宫深似海,可这沐槿萱的身份更不简单。

陈湖一片平静,四周的大槐树树叶开始飘零,最后飘落在湖面上,正是深秋时节,远处一片安宁,早已没有将军府一族被灭门的喧闹。

那一切仿佛随风而去一般,甚至就连讨论这件事的人都没有。

她记得被关入冷宫的时候,人们全部都在议论纷纷,现在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是了,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了,而她死的时候,浑身冰冷,正是在大雪纷飞的时候。现在离林梳颜死后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这个问题猛然出现在脑海中。

可是这个问题,她不能去问别人,这样显得太突兀,尤其是在这皇宫之中,总会让人生疑。

陈湖的水依旧如从前一样安静,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一面镜子,可她的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正在此时,远处一抹姹紫嫣红缓缓而来,穿越花丛,沐槿萱一眼便望穿那是皇后的凤鸾。

恨意翻滚,她咬紧牙关,要紧紧地握住拳头,才能忍住不会趁一时之快上前去杀了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是她害了自己的性命,意图夺走她的尘儿。

远处的太监一声高呼,“皇后娘娘驾到!”

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一身凤罗裙,母仪天下,一手搀扶着宫女,一手搁于胸前,正步履从容地朝陈湖所在的方向缓缓走来。

沐槿萱咬了咬唇瓣,恢复神志,她不想跟她打照面,可是看着眼前自己的处境,却无路可退,怔怔地呆在陈湖边踌躇着。

金色刺眼的凤鸾越来越近,仿佛要朝她直逼过来一般,刺痛她的双眼。

她努力深呼吸一口气,默默退到一边,准备迎接凤驾。就在此时,远远便有一双凌厉的眸子射过来,尖锐的声音远远地便朝他吼道,“啊呀,怎么会有浣衣局的宫女在这儿。”

沐槿萱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说的是谁了,她低着头默默不说话,等待太监的裁决。

“真是胆大包天,今日皇后娘娘陪皇上看游陈湖,浣衣局的宫女竟然敢在此阻拦。”

听到皇上的时候,沐槿萱还是忍不住心头一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6章 初遇楚萧寒


“来人,快点把她拖下去,以免被惊扰皇后娘娘跟皇上的圣驾!”太监一声凌厉的叫唤,逼得沐槿萱无处可藏,暴露在众人视线中。

沐槿萱继续低着头,一动不敢动,等待有人来把她拖走,毕竟浣衣局的宫女在宫中的地位甚是低微,如同蝼蚁,即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查的。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个侍卫已上前来把她拖下去。

“慢着!”远处的脚步声已截止,一阵温柔好听的声音落入耳中,贤良淑德的贵气压迫得她无法呼吸,恨意翻滚,她认得,那是皇后娘娘的声音。

动作一顿,几个侍卫把她放下来。

沐槿萱跪在地上,不卑不亢地说,“参见皇后娘娘,今日冲撞了娘娘圣驾,奴婢罪该万死!”

传来一阵冷凝的沉寂,随后才听闻她淡淡的口吻,还含着温柔的笑意,“今日本宫陪皇上游陈湖,你不知道吗?”

“奴婢……知道!”沐槿萱想了想,皇后心思极深,她即便要想理由来摆脱也绝对要演得精彩一些。

“知道?那你为何还要过来?”一句温柔的话,愣是让了解皇后心思的沐槿萱听出了浓浓的醋意。

她在怀疑她要借机博得皇上青睐?

“奴婢昨日在陈湖落下了一块玉佩,那是奴婢的家传之宝,奴婢想着娘娘和皇上还没过来,便想早点把玉佩找到然后赶紧离开,以免冲撞了娘娘,可是不曾想……”

“原来如此!”柳婉华淡淡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可找到了?”

沐槿萱使劲把那握紧的拳头松开,做出一副担忧的模样,“没有,奴婢在这里找了许久都没找到。”

“那你先退下吧,待本宫和皇上游完陈湖再来找吧。”母仪天下的情怀,是何等的令人尊敬啊,若是从前的林梳颜遇到今日这种情况,恐怕早已感动得热泪满盈了吧。

只可惜,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林梳颜了,而是看破她真正面目的沐槿萱了.

“皇后娘娘……”鸡公腔般尖锐的声音掠入耳中,还央求她要责罚,“她冲撞了娘娘……”

“她也是无意冒犯,便不怪罪了,起来吧!”

沐槿萱缓缓起身,拍了拍裙角,“谢娘娘!”

起身之时,无意间,她收敛冷眸,用一双感恩的眸子偷偷凝望一眼那阴险狡诈的皇后,只见美丽的容颜下一双明亮的眸子分外和蔼,一身凤罗裙高贵大方,贵气逼人。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沐槿萱连忙低下头,“是!”

正要迈着步伐离开,而草丛那边已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龙鸾缓缓靠近,远方的总管太监高呼一声,“皇上驾到!”

她偷偷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皇帝的龙鸾,金色耀眼的光刺痛着她的双眼,心中一痛。

“皇后娘娘,皇上来了!”

柳婉华皱了皱眉头,望着她,淡淡的口吻依旧说出了贤良淑德的温柔,“罢了,罢了,先别离开了,接驾吧!”

“是!”目光如同流星般穿梭在草丛中央,意图穿过那草丛一眼望穿圣驾之上的男人。

她仿佛已有两个月不曾见过他了,死前的心凉早已把他恨得彻彻底底,可为什么今日一见到他的踪影,还是忍不住隐隐作痛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7章 脚步声缓缓靠近


脚步声缓缓靠近,柳婉华领着若干人等上前,毕恭毕敬地施礼,“臣妾见过皇上!”

“平身!”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吐出两个字,却足以令人感觉一股强烈的威严袭来。

熟悉的声音逼入耳中,沐槿萱明知冒险却还是忍不住偷偷望了一眼。

她跪在宫女最后头,目光穿越层层障碍,遁着声音,迎向明黄色的身影。

眼前的男人隽秀俊美,明眸皓齿,明黄色的龙袍加身,修成的身材迎风而立,显得英俊非凡。

冷眸中一点墨对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露出半分柔情,温柔地扶起她,眼睛习惯性横扫四周。

可她凝视他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一览众人,也穿越层层障碍,如同箭逼向她的方向,与她的目光在半空中对碰。

他看她,他看到她了吗?

他会不会看一眼便认出了自己?

她的心中猛然剧痛,心脏仿佛被挖走一般。

随后,那目光再度与她擦肩而过,在她身上并未停留半分,一扫全场再度落在柳婉华的身上,“皇后今日真是早,让你久等了!”

依旧是淡淡的口吻,跟从前一样,虽然含尽无数柔情,但是他对每一个女人都是如此。

原来……他并没有看到她!更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而林梳颜,是真的死了!

“皇上说的是哪里话?”柳婉华温婉一笑,扶起楚萧寒朝陈湖缓缓而去。

“今年陈湖的水甚是清澈,朕也很难得才能与皇后一同游湖啊,平日里冷落了皇后,还望皇后切莫放在心上!”

“皇上日理万机,忙是应该的,臣妾怎么会怪罪皇上呢?”

两人依旧相敬如宾地畅谈,话语中,语气中完完全全没有涉及到林梳颜这个敏感的人物。

原来林梳颜不仅死在冷宫里,更死在他楚萧寒的心里了。

听着太监暗示她赶紧离开的驱赶,她默默转身离去,所有对楚萧寒的痛心渐渐抹杀自己最后一点爱,现在……她不过是个宫女罢了!

所有的恩爱全部化为灰烬,那些死去的记忆再一次翻滚。

“皇上……我要见皇上!”得知林家一族被皇上下旨惨遭灭门,她冒死跪在龙涎宫外求见。

龙涎宫内那个曾经把自己宠得一塌糊涂的男人勃然大怒,狠狠地砸碎雕花玉瓶,“不见,朕谁也不见!”

冷漠无情的一句话穿破朱红色那紧闭的大门,锋利地奔向她的心里,割着她的血肉。

林梳颜扑倒在朱红色的大门前,一双纤细的手用力抓着门不肯离去,指甲狠狠地折断在门前,留下几道鲜艳的血痕,触目惊心。

冰冷的木仗打在她的腿上,锥心的痛从下体传来,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双腿被生生打断。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我没有勾结朝廷,父亲也对您衷心耿耿,今日竟会落得如此下场?”撕心裂肺的哭喊唤醒了自己沉睡般的心,所有的宠爱不过都是一场春秋大梦。

“皇上……你好狠的心!”一字一顿,她哭着喊着,全为让自己认清眼前的男人那可笑的信任,绝望的眸光穿过层层障碍,穿透细微的门缝,与他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接,而曾经温柔的脸上出现了无情的狠意,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打断双腿无所动容。

说好的白首不相离,说好的山盟海誓,全部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至始至终,他都不过是扮演着一个配合她演戏的配角。

后来......她被扣上“勾结朝廷”这样的罪名打入冷宫,莫说枕边人,就连她的尘儿也被下了禁令,一直到死的那天,那个男人都不曾出现,反倒是她的尘儿,还会偷偷来看望她。

沐槿萱狠狠握紧拳头,努力不再去细想这一切。

可是她不甘心,为什么明明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今日竟然被抹杀得一干二净了呢?

现在究竟离林梳颜死去究竟过了多少年了?

她太想知道这一切了,对于所有的真相,不管是关于林梳颜的还是关于沐槿萱的,她都迫切地想知道,因为她不甘心,她要复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8章 进退有度


“嫣红姐姐,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沐槿萱观察了四周,根据对所有的人了解,她一眼便相中身边的嫣红,因为所有的宫女当中,唯有嫣红进退有度,不参与争斗,倒是令沐槿萱刮目相看。

嫣红停下手中的活儿,静静地看着她,“什么事?”

“你知道林淑妃家族被灭门一事吧!”

嫣红吓得脸色骤变,忙捂着她的嘴巴,小心翼翼地环望四周,低声说,“你不要命了,怎么说起这事了,都过去多久了!”

沐槿萱的眉头微微一沉,继续假装好奇地说,“我这不是好奇吗?”

“好奇也不许问,我也不会答的,总之日后你也别再提了,若是被人听到了的话,是要杀头的,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沐槿萱心中一痛,为什么不许问?

为什么一提这件事就会被杀头,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迫切的想知道,现在离林梳颜死去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了?

“好吧,好吧,那我就不提她了。只是可怜了太子殿下啊,年纪小小的便孤身一人。”

嫣红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百般叹息道,“那是他自己非要孤身一人,皇后娘娘都愿意抚养他,可他宁愿跟皇上闹翻都不肯,你说皇后娘娘不能生养,若是有她那样的家族在背后撑着,可不是省很多事吗?”

什么?他宁愿跟皇上闹翻都不愿意被皇后娘娘抚养?

母妃......孩儿绝对不会认皇后做母亲的!

尘儿的话依旧如同一场梦,轰炸着她的脑海。他亲眼看到皇后害死她的这一幕,所以他宁愿跟皇上闹翻都不愿意接受这位害死他母妃的皇后,这是尘儿给她的承诺。

可是尘儿,他才六岁。

她忙附和道,“是呢,大概是林淑妃的事对他伤害太大了,一时还缓不过来,日后他会想明白的。”

一听到“林淑妃”三个字,嫣红的脸马上又变了变,瞪了她一眼,“你怎么又提了,今日你真是冒失啊!从前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沐槿萱干笑两声,连忙给自己掌嘴,“真是的!一时忘了。”

却在沐槿萱谈得正欢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沐槿萱,快点把这盆子里的衣服全部洗干净。”

她回头望了一眼,只见不远处刷着衣服的宋云突然站起身子,双手叉腰,她再把目光落在那盆衣服上,那是刚刚掌事嬷嬷吩咐她洗的衣服,她居然还敢来挑衅她,让她来洗,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难道还没意识到此时的沐槿萱,已经不是从前的沐槿萱了。

她真不明白,以前的沐槿萱究竟是被欺负到什么地步了,以至于一次发威都没人怕。

见她无所动容,宋云朝她大吼一声,“沐槿萱,你听没听到我跟你说话。”

好啊,既然宋云不怕,那么今天她就再发一次威,总之她沐槿萱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牵着鼻子走的从前是,现在也是!

嫣红忙推了她一下,“还不快去,待会她又欺负你!”

“来了来了!”沐槿萱笑得一脸谄媚,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学着乖乖的样子蹲在盆子前。

宋云命令式地指着衣服张牙舞爪道,“我告诉你,赶紧把这些衣服全部洗干净了,不然待会掌事嬷嬷怪罪下来可别赖我。这些都是娘娘们的衣服,你小心着点,别撕烂了。”

“哎,知道了!”沐槿萱忙应付着,一边认认真真地耍着。

待宋云一离开她的视线,她马上朝衣服上面乱涂东西,然后在没人知晓的情况下,再迅速把衣物晾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9章 教训


她宋云一个贱丫头还想跟她斗?也不想想她这淑妃的位置是怎么爬上来的,宋云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

不多时,宋云回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指着那被涂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大吼一声,“沐槿萱,你搞什么鬼?”

沐槿萱冷冷一笑,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朝她走过去,“宋云姐姐,怎么了?”

宋云气得大气不喘,恶狠狠地指着晾在半空中的衣服,凶神恶煞地吼道,“我让你洗衣服,你怎么洗成这个样子?你成心的是不是?”

说完,还愤愤地使劲在沐槿萱的手臂上猛掐。

沐槿萱吃痛,甩开了她的手,“我洗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刚刚它明明就很干净,你凭什么赖我?”

听着沐槿萱的语气,宋云微微一怔,转而又恢复泼辣的样子,“你个死贱人,竟然敢推卸责任,翅膀大了,学会飞了是吧?”

说完,伸手怒发冲冠地朝她甩来,一个巴掌正不偏不倚地朝她的脸蛋甩来。

敏捷的沐槿萱伸出两根手指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截住了她的动作,那一巴掌就在一片叶子间的距离猛然停住。

宋云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以及沐槿萱这样敏捷的身手让她徒然一惊,“沐槿萱,你松开我的手!”

“谁是贱人,你再说一遍!”

“你是贱人,沐槿萱你就是个无父无母的贱人,从进宫以前我便知道,进宫后你还是这样。”宋云一边骂骂咧咧地说着,对于沐槿萱的变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看来宋云这个人仅仅是泼辣一点而已,心机观察力什么的也几乎没有,毕竟她这么大的变化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只是宋云的这一声尖叫,唤来了无数正在干活的宫女,所有的宫女围成一个圈看好戏。

沐槿萱用力,捏紧她手的力度加深,周围显出一圈紫色的血晕,惊心动魄得很。

而宋云的骂骂咧咧随着手腕的疼痛逐渐变得凝重,最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劲地说,“疼,疼!放开......”

而旁边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惊舞忍不住了,连忙领着几个宫女便上前挑衅,“沐槿萱,赶紧把宋云放开。”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你以后是不是不想活了?”惊舞大喝一声,对于此时此刻如此嚣张地沐槿萱彻底怒了。

说完,便冲上来,扬起手正要抓她。

沐槿萱皱了皱眉头,以飞快的速度迎上去,一眨眼的功夫。

啪——

一声清脆的闷响。

待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的动作已静止,眼前的一幕便是:宋云已被甩到迎上来的三个宫女身上,而来势汹汹的惊舞却被打了一巴掌,震惊地站在原地,尚未反应过来。

而沐槿萱竟然有着如此惊人的速度。

宋云疼在地上猛打滚,而那三个宫女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自从沐槿萱醒来以后,好像就不正常了,现在惹怒她,真不知应不应该。

见到这情景,惊舞咽了口唾液,再望了望地上打滚的宋云,竟然还不知死活的朝她冲过来,“沐槿萱,你简直就是找死!”

谁找死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第10章 一抹不好的预感袭来


见她没头没脑的冲过来,沐槿萱都懒得去理会,伸脚一绊,灵活的她轻轻一闪,惊舞这厢竟然毫不犹豫地朝她身边擦肩而过,直奔身后的水缸奔去......

不对,为什么她明明见到宋云已经受伤了,她还要来攻击她,正常人不都应该看周围的眼色行事吗?

四周一阵阵冷抽传来,心中一抹不好的预感袭来。

宋云受伤,惊舞竟然还敢来挑衅她,明显就是想在宋云面前表现,可为什么惊舞要在宋云面前表现呢?难道宋云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

震惊之余,背后已一阵清晰的落水声传来,惊舞一头扎进水缸之中。

宋云这厢也吓得脸色惨白,底气也一下子一落千丈。

“我告诉你们,我沐槿萱从前不跟你们斗只是想图个安稳,并不是好欺负的,若是今后你们谁还敢来欺负我,我定然不会放过。日后希望我们还能和睦相处,今日就到此为止!今天就当给你们所有人一个警告。”沐槿萱朝着四面八方倒吸一气,一身凛然地说,说完还回头瞪了宋云一眼,问,“懂了没?”

宋云见她的目光犹如见了鬼一样,“懂了懂了,我知错了,下次不会了!”

莫看宋云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就冲她这一副没头没脑,不会看脸色的样子,恐怕还会继续再欺负她,不过她若是敢来,她也不怕。

就在这时候,掌事嬷嬷远远地听见动静,咋咋呼呼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掌事嬷嬷吓得脸色苍白,指着地上凌乱的一幕幕,惊舞扎进水缸里,所有的衣裳散落一地,还有宫妃的衣裳竟然染成了五颜六色。

“谁能告诉我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近似狂怒的大吼,只要一想到被上面轰炸,掌事嬷嬷就头疼得厉害。

那厢惊舞灌了几口水后,终于独自从水缸里伸出一只脑袋,哭丧着说,“掌事嬷嬷!”

沐槿萱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淡定的神色显然早已想好了对策。

“惊舞,你怎么掉进水缸里了?谁干的?”

“是沐槿萱!”惊舞指着沐槿萱朝掌事嬷嬷告状。

“沐槿萱……你今天搞什么鬼?”气冲冲的质问,仿佛习惯性地这样责骂她。

沐槿萱正了正色,理直气壮地说,“掌事嬷嬷,是她们先欺负我的,我压根就没有得罪惊舞,她就领着几个宫女冲过来要打我,我只能躲开,她就一头扎进水缸里,难道这能怪我吗?”

说完,指着旁边那几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宫女,只见她们僵在原地,面面相觑,表情十分难看。

“是不是这样?”掌事嬷嬷对沐槿萱的变化颇为震惊,但她一看到眼前凌乱的一幕,也来不及去想这么多,压住住怒意,质问那三个宫女。

那三个宫女点了点头,看着眼前性情大变的沐槿萱,不敢多说一句。

“可她还打了我一巴掌。”惊舞咄咄逼人道。

掌事嬷嬷不说话,直接把目光投向朝那三个宫女。

那三个宫女同时非常默契地又怯怯把头一点。

“那是惊舞要先动手的,她要打我,我一个大活人,难道我不需要防卫着点吗?”

掌事嬷嬷不说话,眼睛瞟向那些涂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深恶痛绝,“那么这些衣裳呢?谁把这些衣裳洗成这样的?”

宋云默默地不敢说话,捂着发疼的手腕坐在地上。

“是沐槿萱,是她洗成这样的!”

继续阅读《重生之傲妃逆袭》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