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辛浩然,伊凡《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张家三姐
简介: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可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有很多傻女人争相跳进来
我的丈夫是人人夸赞的三好老公,爱我疼我,对我无微不至
可他还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出轨了
面对24孝好老公伪善下的丑恶,我决定让他们万劫不复!
角色:辛浩然,伊凡
小说辛浩然,伊凡《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入夜。

哄睡了女儿,我才算歇口气。

半倚在床头拿起电话,百无聊赖的刷着抖音。

不经意间,一个正在直播街拍的画面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倏地一下坐直身体,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可是那个美女主播已经调走了镜头。

我心里‘突突’直跳,划着手机屏幕的手一手心的汗,我慌乱的看了一下镜头上的时间,确定这是实时直播,而且是同城。

我赶紧退出抖音的页面,直接给丈夫辛浩然拨了个视频电话,他去滨江出差三天了,可是我刚刚在同城的直播页面上看到他的身影,而且他的臂弯里揽着一个女人。

电话响了好半天,才被接起来,镜头晃动了两下,出现了辛浩然帅气儒雅的样子,他看向镜头温润的叫,“老婆!”

“你在哪?”我一边追问着,一边看着他那边的场景,像似一个餐馆的走廊,他穿着白衬衫系着领带。

可刚刚直播里那一抹身影穿的是一件灰色的风衣。

“我在跟客户吃饭,出来接你电话,怎么了?有事?”他又问了句,“甜甜睡了?”

“你在滨江吗?”我所问非所答的追问。

“当然,你怎么了?”他认真的看向镜头里的我,满眼都是疑问。

“哦!没...

...没什么!”我恍惚的应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我就回,想老公了?”他冲我笑笑,满是爱意,“我尽量快点,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嗯?我还要忙会,挂了!”

他对我隔空吻了一下,然后挂断了视频。

我攥着手机怔愣了一会,有点懊恼,责怪自己怎么疑神疑鬼的。

要说辛浩然,那可是百里挑一的好丈夫,不但帅气出众,还宠妻又宠女。

当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虽然是江城人,可家庭条件很普通,还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我之所以在众多的追求者中相中他,纯是我的颜值控作怪。

毕业后,为了留在他身边,我用爸妈的房子贷款跟他白手起家一起创业,开了一家建材公司,那时他负责货源,我则没日没夜的跑客户,差点没喝成胃出血。

可喜的是公司一点点的壮大,蒸蒸日上,正好我也怀孕了,才停下来,将公司交给他自己,我就安心的带孩子,打理家。

一晃我们的女儿甜甜都4岁了,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安逸富足,好多人都羡慕嫉妒恨。

虽然我们没有办婚礼,他为此一直都愧疚的对我说,一定让我过上好日子,把委屈我的,都给我补回来。

这样的老公怎么会出轨。

我咧了咧唇笑笑,看来自己真的是烂剧看多了,竟然有这样荒唐的想法。

躺在床上,我还在想着抖音页面上的那一闪即逝的身影,应该是我太依恋辛浩然了,还有最关键的是那件风衣太眼熟了,出差前我可是亲手给他烫过的。

所以,应该是那个男子穿了跟我老公同款的风衣,才让自己眼花了。

第二天,辛浩然很早回来了,还给甜甜买了好多的好吃的。

他左拥右抱的亲着我们娘俩,那气氛温馨的要命。

我也开心的赶紧下厨,做了几道他爱吃的可口小菜,想好好的犒劳他一下。

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辛浩然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一股油烟味,去洗洗澡吧!”

我毫不在意的闻了一下,还得意的笑着说,“这叫烟火味好不好?你不食人间烟火啊?”

他宠溺的一笑,伸出大手揉了揉我的头,往我嘴里塞了一块排骨,又给甜甜夹了一块放进她的小嘴里,“好好好,我的小甜心们,统统来块肉!”

吃过了饭,我早早的就哄睡了女儿,然后洗了个澡,凑到他的身边,故意妩媚的问,“这回还有油烟味吗?”

辛浩然一笑,伸手极为暧昧的捏了我一下,“老婆,想死我了!”

说完就拽过我不由分说的按到了床上...

...

今天他表现的特别卖力,完事后,他去了浴室,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我心满意足的一笑。

刚想起身也去冲洗一下,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一闪,来了一条微信,我扫了一眼,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2章


我刚想拿过手机查看发信息的人,辛浩然返身又回到卧室,伸手抓过手机,匆匆扫了一眼,对怔愣的我说,“是小雅!”

“什么事呀?怕我发现?”我狐疑的看向他追问,心里在打鼓,总觉得不踏实。

那条信息只有四个字:她发现没?

可信息量超大,明显的是怕我发现什么?还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

我审视着辛浩然,女人的第六感暴增,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辛浩然‘噗嗤’一笑,顺手将电话又撇在柜子上,一把拉起我来楼进怀里,在我的唇上亲了一口,“你想多了!不是说你,是说我妈!她又用我打掩护,骗妈钱!”

小雅是他妹妹叫辛小雅,从小体弱多病,一直都娇生惯养着,恃宠而骄。像个富家大小姐一样,二十好几了,不务正业,也没个正经班上,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是她的职业。

我没好气的说,“骗你妈的钱,你妈的钱是谁的?”

他一笑,弯身将光溜溜的我整个人抱起来,一边啃着一边走向浴室说,“是是是,都是我老婆的钱!谁让我找了一个通情达理的好老婆呢!”

他说的这话我很受用,这么多年,我对他的家人,从来就没有吝啬过,我总觉得,家和万事兴,要以心换心。

又是一通鸳鸯浴,洗的我心花怒放,心里的疑惑与怨言早就烟消云散了。

晚上躺在他的怀里,我又提起了学区房的事,这都快成为我的心病了。

结婚到现在,我们一直就住在这个只有45平方的小公寓里,小点我到不在乎,不过总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吧!

孩子也快上学了,我们现在住的这个区根本就没有好学校。

其实这几年,房子的钱早就攒够了,可辛浩然一直说不急,江城发展快,得找个好点的地点才行,一步到位,省得总是搬家。

今晚我再提,这一次他到没有在反驳,拍着我的肩膀,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说,“行,我留意一下,有合适的带你去看,你定!”

这个答复我相当满意,美滋滋的在憧憬着漂亮的大房子中甜美的睡去。

翌日一早。

刚将女儿送去幼儿园,就接到我闺蜜伊凡的电话,叫我去老地方。

我当然一呼百应,赶紧打车去了我们约好的地点。

伊凡是我江城唯一的家外亲人,无话不谈的那种,不过像这样大清早就喊我的时候很少,人家是个大忙人,影视传媒公司的经纪人。

一走进我俩最爱去的甜品店,我就看见她坐在角落里,面前放着一部笔记本电脑,一双白皙的小手在上面不停的挠着,一缕朝阳射到她的身上,静怡唯美,煞是好看。

看我进来她对我扬扬手。

我赶紧走过去,调侃着问到,“今天你怎么这么闲,大清早的就约!”

伊凡翻了一下眼皮,看了我一眼,“关心你不行啊?”

“哈哈,行!”我坐下,毫不客气的伸手拿起她给我叫好的咖啡,呷了一口,“关键你不是忙吗?我闲人一个!”

“哈!还好意思说,我看你现在是呆废了,都让辛浩然给你宠杀了,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别太安逸了,容易傻!”她说完别有用心的看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句话令我的心脏猛然一蹦,我看向她顺口问,“几个意思?话里有话啊?”

她垂下眸子,看向面前的电脑屏幕,像似掩饰了一下,“屁,没意思,打击你一下!”

然后她猛然抬眸看了我一眼说,“我前天看见辛浩然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3章


“前天?在哪?”我的语速很快,有点不淡定。

伊凡看向我的表情,反问,“什么反应?”

“你在哪看见他了?”我顾不上跟她贫,依旧追问。

可就在这时,伊凡的手机不适时宜的叫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靠向身后的椅子接起了电话。

只说了两句,就猛的坐直身体,看了我一眼,“...

...什么?...

...我马上来找你!”

下一秒,她另一只手快速的‘啪’一下合上面前的电脑,胡乱的塞进包里,对我指了一下外面,“走了,再约!”

“哎...

...你...

...”

她无暇搭理我,就这样在我瞠目结舌的目光下,风风火火的扬长而去,还给我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

她前天看见了辛浩然!

前天辛浩然出差在滨江,她在哪看到的他?总不至于那么巧,她也出差去了滨江吧?

我缩回脖子闭了一下嘴,一脸的无奈,可是心里却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惶恐。

抖音里的画面又在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可我不能确定那就是辛浩然。

难道辛浩然跟我撒谎了?

他没有去滨江?

他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了?

我一个人木讷讷的坐在甜品店里,心里翻江倒海的,整个人犹如掉进了冰窟一样,即便那屡金色的暖阳打在身上,也还是令我瑟瑟发抖。

如果辛浩然真的出轨了,那我该怎么办?我们的甜甜怎么办?我们的家怎么办?

我犹如丢了魂一般,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竟然忘了去接孩子。

幸亏辛浩然回来的早,见我还没接女儿,他赶紧安慰了我一句,转身去幼儿园。

我强打精神赶紧起身去做饭。

还没等辛浩然接回孩子,辛小雅却开门走了进来,她有我家的钥匙,回这里也跟回家一样,这一点我很反感,可是她哥惯着她。

看见我在厨房忙着,她放下包走过来,倚在厨房的门边看着我问,“怎么才做饭,我哥呢?”

我一边洗菜一边回了句,“接孩子去了!”

“这都几点了,才接孩子?”辛小雅语气里带着责备的意味。

她总是这样,恃宠而骄跟辛家的大家主一样,对我这个嫂子也是忽冷忽热,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她的德性,毕竟她是辛浩然的妹妹,爱屋及乌,别无选择。

“家里有鱿鱼吗?我想吃鱿鱼圈!”她毫不客气的问我。

我指了下冰柜,“你看下,有就拿出来吧!你哥应该买了。”

这时候,门口传来女儿奶声奶气的叫声,“妈妈,我回来了!你今天为什么忘记了接我呀?”

她像只小燕子似的,跑到我身边仰起小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问。

我愧疚的笑,湿着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妈妈忙忘了呗,下次一定不会忘了我宝贝!”

辛浩然拎着女儿的小书包也走了进来,看着我们一脸宠溺的笑着。

辛小雅转身看向门口,温温的叫了一声,“哥!”

“你怎么来了?”

辛浩然淡淡的问,然后放下东西,脱了外套走进厨房,环抱着我摘下我身上的围裙,自己系上,“老婆,我来吧!你跟闺女玩会!”

辛小雅盯着她哥,阴阳怪气的说,“我哥可真是模范丈夫!赶明个,我也找个我哥这样的。”

辛浩然怼了她一句,“出去吧!别捣乱!都等着吃就好了!”

“我不,我给你打下手!”辛小雅撒娇的说道,然后挤进厨房,口无遮拦的说道,“我也体验一下夫唱妇随的感觉!”

听了辛小雅的话,我暗自吐槽,真是没羞没臊,还找个你哥这样的,一天天的不务正业,哪家娶了这样的货,还不是前辈子作了孽,也就你哥惯着你。

本来我就心烦,看到辛小雅的样子我更烦,挺大个丫头,总是缠着她哥,到是在她哥面前,乖巧的像只猫一样,还不是又想伸手要钱。

以前辛家的生活条件极差,只有我公公一个人上班,婆婆到处打些零工,辛小雅一小还体弱多病,隔三差五的住院,日子过的捉襟见肘,那时的辛浩然其实很自卑。

自从我们的公司有了起色之后,辛家的生活才有了大变化,其实等于是我跟辛浩然养了一大家子人。

尤其是辛小雅,要钱还要的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本就是个寄生虫,可是腰杆还贼硬,到处浪有精力,却没精力去工作,我也真是无语。

我拽着女儿离开厨房,眼不见心不烦。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伊凡...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4章


我赶紧拿着手机回到卧室,才接起来,一声责备,“你可真行,撩完我就跑!”

“公司出了点事,着急。”伊凡的声音听起来还真的有些疲惫,透着沙哑,“才处理完,这不就给你打电话了吗,抱怨什么?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安逸!”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她,“那个...

...你说前天看到辛浩然了,在哪?几点?”

这个问题都憋了我一天了。

我感觉对面的伊凡顿了一下,语气淡然的说,“我也忘了在哪了,开着车一闪即逝的。”

“哦!”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答案让我有点失望。

可我悬着的一颗心,着了地。紧攥着的手,也一下放松下来,手心冰凉都是汗。

我哂笑一下,难不成自己还真想证实他出轨了,才算满意?

不得不承认,辛浩然是我的天,我怕塌。

“我发现你简直就是老公控,一提辛浩然你就来劲,能不能有点自我,甜甜都上幼儿园了,你也该有点自己的事干了。别告诉我,你还真的就想一辈子做辛浩然的附属品!我看你真的要呆傻了,都要跟外面的社会脱节了,你的世界里,只有辛浩然。”伊凡吱哇乱叫的揶揄我。

我尴尬的笑,叹了口气,“可辛浩然说...

...”

“你看着没?辛浩然说辛浩然说,...

...我没说错吧?你的世界里就只有辛浩然,他说的就是圣旨,他让你去死你也去?哪天他把你卖了你也得帮他数钱?”伊凡没好气的说。

“呸!乌鸦嘴,辛浩然才舍不得卖我呢!”我反驳到。

“切!对,你家辛浩然不卖你,我卖你行了吧!”伊凡不屑的怼了我一句。

“忠言逆耳,你自己想吧,人得有自己的价值,别跟个老妈子似的,围着锅台转,那不是爱,是傻缺!只有他紧张你,才是真爱你,你整天的柴米油盐,长此以往,他还对你有兴趣吗?”

“不是我说你,你现在除了孩子,老公,恐怕你自己你都忘了吧?”

伊凡的嘴像机关枪一样,‘突突’了我半天,我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她见我不说话,才住嘴,声音也温软了很多,“凌曼,我真希望再看到你自信满满的样子,当年的你可是高材生,我女神!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在家全职,都荒废了,很可惜!”

“你少来,你这是打一巴掌再揉三揉,也不知道谁给你气受了,你跑我这里来撒疯。”

我俩都笑。

伊凡跟我就是这样,什么话拿过来就说。

虽然这样的话之前她也跟我说过,不过今天再听,让我总感觉有另一种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心慌,难道伊凡意有所指?

这时,辛浩然敲了一下门走进来,一脸柔和的笑容,“老婆!吃饭来了!”

他是来喊我去吃饭,伊凡在对面听到声音,赶紧说,“行了,快去吃饭吧!”

然后又压低了声音叮嘱了我一句,“我说的话,你走走心,别被眼前的美景迷了眼!”

她挂断电话,我也被辛浩然拽进怀里,亲了一口,“谁的电话?”

“伊凡!”

“说什么了?神叨叨的!”辛浩然的笑容温润,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他当然知道我与伊凡的交情,我们都是同学,“好久没见到她了!”

我晃了一下神,好久没见到她了?

那也就是说,伊凡说的前天见到他,不是近距离。我心宽了一下,看来是我想多了,没准伊凡也跟我似的,看花眼了。

“怎么了?嗯?”辛浩然见我呆呆的没说话,他弯身看着我的脸,两只手捏着我的腮帮子拽了拽,亲过来,极宠的问,“怎么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

那眼神里都是关切,我一下收回神,莞尔一笑,“哪有?吃饭了!”

辛浩然一把拉过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审视着我的眼睛道,“有什么事不许瞒着老公,听到吗?我们一起解决!”

我伸手抱着他的腰,仰起脸,娇俏的一笑怼了他一句,“是我神经质还是你神经质,没事非得说有事?吃饭了!”

辛浩然也笑,似乎释然的又吻了我一下,然后揽着我向外走去。

不知道为何,我心里的疑虑更重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5章


吃过了饭,辛小雅也没多呆,腻着他哥开口,“哥,你送我呗!”

我撩了一下眼皮,扫了她一眼,她愣是佯装没看见一般,抱着辛浩然的一条手臂耍赖。

辛浩然却看向我,一脸无奈的笑,眼里都是征求的意味。

见我没开口,辛浩然讪讪的说,“你稍等下,我帮你嫂子把碗捡过去,在送你。”

其实我厌烦透顶辛小雅的这个样子,多一分钟都不想看到她,就对辛浩然一摆手,“你赶紧送!我自己收拾不用你!”

“爸爸!你去哪?我也去!”甜甜粘人的叫到,从椅子上站起来,张着小手求抱。

辛浩然赶紧伸出长臂抱过女儿,吧唧一下亲了一口,生怕她摔下去,“爸爸一会就回来!乖,跟妈妈玩会。”

“小屁孩,你去干什么?”辛小雅也开口,她这个姑姑对甜甜一点都没耐心。

我伸手接过甜甜,“宝贝,爸爸去送你姑姑,马上就回来了,你陪妈妈好不好?”

甜甜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须臾,点点头,搂住我的脖子,扭头冲着辛浩然吩咐,“好!爸爸那你快点回来!”

辛浩然伸头亲了女儿一口,爽快的点头,“好!”

然后拿了车钥匙去送辛小雅,辛小雅挽着他哥,回头看我一眼,意味不明且得意的笑,我也懒得理她。

辛浩然回来的有点晚,我也没问,他是个大孝子,我想一定是又陪他爸妈聊天了。

第二天早晨,辛浩然起的很早,说公司忙,9点有个重要的会要开,顺便带走了孩子,直接送去了幼儿园,说免得我来回扑腾。

不得不说,辛浩然总是这么体贴入微,凡事都想到了极致,让我无可挑剔,就像伊凡说的,他整个将我宠杀了,在众人眼里,他绝对是个五好的国民好老公。

我看着他换下来的衣服,收拾了一下,有些是需要干洗的,我逐一将口袋掏了一下,准备送去楼下的干洗店。

可我没想到,我掏出了一个令我触目惊心的东西,看到手上的东西,我彻底醒悟了,一切的怀疑担心,都有了依据。

那是一枚包装精美的TT,我生完了甜甜就戴了节育环,我们两个之间,根本就不用这个东西。

我歇斯底里的丢掉手上恶心的东西,顿时万箭穿心。

他真的出轨了!

他辜负了我对他的信任,这么多年走来,我跟他吃糠咽菜的努力打拼,刚刚过了几天好日子,他竟然背叛了我。

我无助的跪在地上,抱着头,脑海里全都是他与那个女人颠龙倒凤的画面,心痛的无以复加。

我所有的青春,所有的爱,所有的...

...我毫无保留的都给了他与这个家,可是他竟然这样对我。

痛心疾首之后,我心里一遍遍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凌曼,冷静,不能稀里糊涂的失去我好不容易打拼来的一切,得给自己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

我收起那个东西,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攥紧拳头告诉自己,我绝不能将自己拼出来的一切拱手相让。

深吸一口气,我收拾了一下自己,打车直奔自家公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6章


鼎鑫建材搬到锦辉大厦之后,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刚刚搬过去的时候,是辛浩然带我去的,整整包了一层楼,很气派特有成就感。

那天他抱着我,站在他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深情无限的对我说,“谢谢你!老婆!给了我扬起风帆的资本,让我拥有不一样的人生!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会将这栋大厦送给你!”

我哂笑了一下,现在,他要亲手将这一切撕碎。

走进大厦,前台小美女的问我去几层,找谁?

等我报出了辛浩然,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一脸职业标配的表情跟我说,“女士抱歉!辛总不在,跟夫人一起出去了!”

我的头‘嗡’一下大了,尽管我来时有思想准备,可这个答案还是震到我。

手骤然攥紧手里的包,尽管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有些尖锐,“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

她直视着我有点疑惑,不置可否的回应到,“我怎么会搞错,您不是问10楼鼎鑫建材公司的辛浩然辛总吗?他确实一早就跟夫人出去了。”

她的肯定,让我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我很想反问她,他夫人?他哪个夫人?那我又是谁的夫人?

可我硬生生的将话咽回去,拼命的咬紧牙关转身快步冲出锦辉大厦。

我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份体面,也更希望这只是那个前台搞错了,也好给辛浩然留一份体面。

为了确定前台是否出错,我颤抖着手,给鼎鑫市场部的徐进拨了一个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徐进接起电话的时候,我保持淡定的问,“小徐,辛总开完会了没有?我打电话他没接,着急!”

徐进是鼎鑫高管,开没开会他当然知道。他听我这样一问,显然有点懵,“...

...开会?是嫂子啊!没有,今天没有会!辛总出去了!”

我‘哦’了一声,挂断电话。

那一刻,我一下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紧绷的神经瞬间崩溃,腿软的像棉花一样,一口元气像气球碰到了一根针一样,瞬间暴烈消失殆尽。

我攥着手机的手无法自控的颤抖着,连给辛浩然拨一个电话,问问他在哪的勇气都没有。

这还用问吗?

即便问了,也只是另一个谎言罢了,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再去相信他说的话。

我害怕在此时听到他的声音,不想再给他一次骗我的机会。

他竟然跟一个女人明目张胆的在锦辉大厦同出同入,让全锦辉大厦的人,都认为那是他的夫人。

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应该早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出入大厦,进入我一手建立起来的鼎鑫建材公司,享受本该属于我的特权。

我茫然的站街头,茫茫人海我竟然无处可寻他的身影,他犹如我手里的流沙,我越是想抓住,却流失的越快。

捋了一下自己的思维,我一定要看看,这个‘辛夫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想罢,我迈开依旧发颤的腿,又打车回家,直奔家门口的菜市场,买了好多他喜欢吃的菜,又给女儿挑了她最爱吃的菠萝蜜,回到家。

等,等他回家!

一边干活,一边在脑海里想着下一步我该怎么做。

从来都感叹时间太快的我,今天却前所未有的感到,时间过的真的好漫长,快要下班的时候,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在哪?并安排他去接女儿。

他爽快的答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7章


等他接了女儿回来,我的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女儿欢蹦雀跃的跑进来,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妈我回来了,是爸爸接我回来的。”

那奶甜奶甜的小声音,让我的眼眶湿润,我咬牙憋回去,“妈妈给你买了爱吃的菠萝蜜哦!”

“噢!妈妈最好了,我要吃!我要吃!”她跑出去,奔向辛浩然,“爸爸我要吃菠萝蜜!”

“好!先吃一小块,然后吃了饭在吃哦!”辛浩然洗手给他剥了一小块,递给迫不及待的小馋猫。

随后挤进窄小的厨房,从后面抱住我,“怎么做这么多好吃的?”

我心里反酸,多么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可是已经岌岌可危。

“你都出差好几天,辛苦了呗!”我一笑,故作漫不经心的问,“今天忙吗?”

他在我的肩头‘嗯’了一声,我的心一沉,用手肘怼了他一下,“拿碗筷,准备开饭!”

我实在对他此时的‘亲热’有点反胃,我不知道他抱着我的时候,会不会在想另一个女人。

做好了菜,我强颜欢笑的看向他,“喝点?好久没喝酒了,还真的想喝一杯。”

辛浩然看着我,眸光带着疑问,“怎么想到要喝酒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你还出去吗?”我问道,转身去拿酒,“做了这么多菜,总得有点情调!”

说这话时,我的心在滴血。

辛浩然喝酒不行,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给他少少的倒了一小口,自己倒了小半杯,然后对饮起来。

要说酒这玩意真是个好东西,喝上了就兴奋,话多,我也佯装着心花怒放的样子,跟他感慨的忆当年,从大学到创业,再到现在的小日子,颇有感慨,那叫一个开心。

辛浩然看我兴致盎然,又给自己添了一点,还一个劲的提醒我别喝多,最后喝多的是他自己。

我扶他上床的时候,他烂醉如泥。我又赶紧给女儿洗洗涮涮,也哄睡着,便开始行动。

心‘扑腾扑腾’的狂跳,犹如做贼一般。

这是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翻看他的东西,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对他的信任有多愚蠢。

我翻遍了他的口袋,手包,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转身找到他的手机,却有指纹屏锁。我悄悄的走到他的身边,刚刚抓起他的手,他一个翻身抓住我,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吓的我一哆嗦。

“...

...水!...

...喝水!”他口齿不清

对我说。

我赶紧跑出去倒了一杯水,给他喂进去,他又轰然倒在床上睡去。

解了屏,我迫不及待的翻看着手机,通话记录上的名字没有什么可疑的,那些名字我很多都认识,而且看得出,女性很少,都被我排除了。

我又翻看微信,最近的联系人也是有数的,看来辛浩然根本不怎么用,我点开开头的那个头像,看到了辛浩然回来那天的那条信息,‘她发现没’?

干巴巴的就那四个字挂在那,再无其它信息,看样子没有删除的痕迹。

我点开那个头像想看看她的朋友圈,可是朋友圈关闭,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线索,看来很小心。他说是小雅的,我得想办法核实一下。

图片收藏夹里,就有几张我跟甜甜的照片,还有两张是小雅的,再也翻不出任何信息,甚至我用手机管家将手机全部扫描了一下,翻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干净的不能再干净,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怎么可能什么痕迹都没有?

很显然并不是公司内部的人,亦或是大厦内的职员,要不然前台不可能说那是‘辛夫人’。

那这个‘辛夫人’究竟是谁呢?难道还有其他的联系方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第8章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熊猫眼,强打精神起床。

辛浩然看到我一脸的憔悴,惊诧的问,“曼曼,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差?”

“你折腾我一宿,你不知道?”我没好气的敷衍到。

他怔愣了一下,邪肆的一笑,抱住我,“以后不喝酒,运动!有助睡眠!”

不知道怎么的,一听到他的话,瞬间胃里翻江倒海,冲进卫生间里大吐特吐起来,吐的天昏地暗,涕泪横流。

辛浩然紧张的拍着我的后背,“你这是怎么?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我推开他,掩饰的说,“没事,就是没休息好,你顺便把甜甜送去幼儿园吧,我再睡一会就好了!”

他将我抱起来,送到床上,又拉过了被子给我盖好,“那你多睡会,我送女儿,你放心吧!实在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嗯?”

我点点头。

听到父女两个嘻嘻渣渣的说着话,关上门走了。

我当即起身,跑到窗口,看着辛浩然牵着蹦蹦跳跳的甜甜上了车,驶出了小区大门,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氤氲起来,有些哽咽。

如果这一切,依如从前该多好。

我转身,麻利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一改以往的穿衣风格,套上牛仔裤T恤,高高的梳起马尾辫,又找了一顶帽子扣上。

直接到了锦辉大厦的对面咖啡厅,找了一个最有利的位置坐下,盯着大厦门口。

我知道这是最笨,但我想这也许是最有效的方法。

可一连三天,我都无功而返,我连辛浩然的影子都没看到,因为我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出入大部分是走地下车库,那里有直通大厦大堂的通道。

第四天,意识到这一点我,正感觉到分身乏术的时候,却见辛浩然手擎着电话,脚步急切的从大厦里走出来,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向时代广场走去。

我心里一紧,赶紧起身也出了咖啡厅,一路远远的跟着辛浩然,心慌的不像话。

这个时间还不到午休的时候,而且他没有开车离开,说明他不会去很远。

他在前面的路口处,穿过了马路,直接走进了一家茶楼。那是一家很高档次的茶楼,装修的也相当的古朴,环境相当的幽雅,是周围商圈里的精英们休息谈事的好去处。

看来他是来见什么人,我扫了一眼窗明几净的落地窗,思索着要不要跟进去。

可就这一眼,我竟然看到二楼的最后面窗口,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席靓丽的玫粉色职业套装,飒爽英姿的,正是大忙人伊凡,今天她打扮的相当的漂亮。

我嘿然一笑,没想到这么巧,伊凡竟然也在这里,真是得来全不用费功夫,一会我让她看一眼辛浩然跟谁在一起不就行了,我拿起电话想都没想就拨了过去。

电话一通,我清楚的看到伊凡拿起手机看着,可就在这个时候,让我没想到的是,辛浩然的身影出现在窗口...

...

只见伊凡对辛浩然指了一下对面,然后又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之后,我耳边就响起了她的声音,“你又闲了?”

这几个字刺激着我敏感的神经,要是在以前,我会当是姐妹间的调侃,也会毫不犹豫的怼回去,可此时我听出了满满的讥讽,比看到她此时跟辛浩然在一起更让我沉重,我的脸像被她狠狠的掴了一个嘴巴一般,火辣辣的疼。

我哂笑了一下,问,“你在哪?”

“我在公司!在开会,稍后我给你回电话!”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伊凡的眸子一直盯在了辛浩然的那张帅气的脸上。

这个回答,顿时令我瞠目结舌,真是防火防盗却没防这个闺蜜。

继续阅读《离婚后我在豪门乘风破浪》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