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战帝最新章节,陈狂,顾娴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战帝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禹枫
简介:六年前,被未婚妻夺走丹药扔进万丈深渊,却得奇缘,开启另一段人生!

曾有大教和圣地联手兵临城下!

曾有世家结盟,百万大军铺天盖地!

曾有邪魔布置下万古杀阵!

曾有古老大族扬言要不惜一切镇杀!

陈狂昂首而立:哪个大教敢挡我的道,摧之就是,哪个世家阻我的路,踏平就是!

多少纵横天地的古老世家,但凡与陈狂为敌,都曾踏平!

多少屹立几个时代不倒的大族,胆敢来犯,必血洗!

如今,陈狂回来了,当初所受的屈辱,需要用鲜血来清洗,才不负杀神之名!
角色:陈狂,顾娴氏
逆天战帝最新章节,陈狂,顾娴氏全文免费阅读

《逆天战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六重天际,灵峰之巅。

一名青年静静而立,宛若天地之间一尊难以想象的存在。

霸道睥睨,如站在万世之巅,俯览九天十地。

身后九个绝美女子,一道道倩影如是古老画卷中走出。

或惊鸿翩翩,或英姿飒爽,或妖孽如厮,或风华无双……

“少爷,真的要回去吗?”

一个紧身战衣女子走出,目如星辉,英姿飒爽。

“镇杀九魔,也无法让我跨入最后一境,但也有所领悟,我心有牵挂,只有回去了却心事,才能够跨入最后一境。”

“有些账,也该回去清算了。”

喃喃话音落下,陈狂脸庞神色飘忽,双眸微闭,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六年前。

玄澜府,吴家。

“陈狂,我都两个月未曾见到你了呢,心里好想你。”

一个十三四岁少女含情脉脉,紧紧靠在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怀中。

“这是洗髓化龙丹,五星上品的丹药,我娘说这是我爹当初给我准备的,不过我无法修炼,自然用不着了。”

少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递了过去。

“洗髓化龙丹!”

少女接过锦盒,明眸大亮,双手都是有些激动的哆嗦了起来。

洗髓化龙丹,增强天资,开启战脉,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至尊圣宝!

“你们陈家真的有洗髓化龙丹,哈哈哈哈哈。”

“陈狂,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告诉我爹,你送这么贵重的宝物给我,我爹一定会很高兴的。”

少年坐在房间,心中满是高兴。

少年名为陈狂,少女名为吴雨晴。

陈狂自幼多病,天生绝穴,不能修炼,受尽白眼。

但三年来吴雨晴却对自己这个废人不离不弃,他心中暗暗发誓,此生定当不负佳人。

两个月前,吴雨晴为了突破化凡境,开启战脉,闭关了两个月,却未有收获。

为了助吴雨晴破关,陈狂特地将父亲留给自己的洗髓化龙丹拿了出来,送给吴雨晴,只望心爱之人能有所成。

很快,有人进来了。

但陈狂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疑惑。

因为进来的不止是吴雨晴和他的父亲吴溟峰,还跟着几个守卫。

“哈哈哈,陈狂,谢谢你的洗髓化龙丹了。有了这丹药,晴儿终于可以突破化凡境,与战神山慕家联姻也再无阻碍!”

陈狂闻言先是一愣,随后一阵愕然。

“世伯,你刚才说什么……”

“陈狂,你还不明白吗,晴儿陪你三年,无非是在利用你,得到你手里的洗髓化龙丹罢了!”

轰隆隆!

宛如晴天霹雳,在陈狂脑海中炸响。

“晴儿……”

陈狂不可置信的看向吴雨晴,他的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但吴雨晴的眼中只有冷漠。

“晴儿,我那么爱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你个废物,死到临头了话还这么多,来人!”

吴溟峰一挥手,几名护卫围了上来,对陈狂一阵拳打脚踢。

很快他就奄奄一息,血流泊泊。

吴雨晴冷漠的看着他,眼神像是一把尖刀,刺进陈狂的心中。

“战神山慕沅白,六岁修炼,半年打通两条战脉,跨入铭纹境,九岁跨入化凡境,如今十三岁,被战神山内定为未来的亲传弟子,这样的天才,才是我吴雨晴的良配。”

吴雨晴嘴唇微启,冷冷道。

这样的话语落在少年耳中,如是无数钢针扎进了心中。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

“你大可以早告诉我,何必如此!”

少年努力的将头抬的更高了几分,双瞳被血光染红,凭添几分慑人之色,又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屈和傲气,死死的盯着少女。

目视着少年的神情,少女眉头一挑,凤目内冷冷一笑,道:“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洗髓化龙丹就当做是这些年我给你的一场美梦该收的报酬。”

“你这种废物根本没有资格配得上我,是你自己还做着白日梦不醒。”

“我和你有过婚约,便是你今生最引以为傲的光芒了。”

“自此以后,我们更加是天上地下,我将皓月般耀眼,你却已经要死了!”

吴雨晴居高临下淡漠瞥着奄奄一息的少年,对身旁护卫挥了挥手,道:“扔远一点,让他消失在这世上。”

回忆到此处,陈狂睁开了双眸,深邃透亮的双眸深处,一抹凛然之色掠出。

“吴雨晴,吴溟峰,若不是你们把我扔进悬崖,我也无法得此一番奇缘,如今我回来了,当年的账,当百倍千倍清算!”

喃喃自语的声音,却带着一种无匹凛然的寒意,让得四周虚空的温度,骤然如是掉进了冰窟般。

这样的气息,让九个绝美女子也为之心颤。

自家少爷纵横当世,曾杀到血染青山,杀到天崩地裂,杀上世间最高峰,杀到世上无人敢在其面前称尊!

如今少爷说那边有些账要清算,那以少爷的性格,注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被少爷清算的对象,注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嗤啦……”

一个布满裂缝的玉坠握在了陈狂手中,秘纹萦绕,光芒大作,映照四周虚空扭曲,如是形成一个空间虫洞。

很快,陈狂身影开始虚无,被空间虫洞吞没。

“恭送少爷!”

九个绝美女子行礼,恭送杀神归去。

……………………

玄澜府城,热闹异常。

这世间不过过去六年光阴,但大街小巷已经变化不少。

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陈狂来到了六年前家门口的小巷。

小巷中凹凸不平狭窄的小道,开裂的墙体,裂缝中野蛮生长的杂草野花,这些都曾是陈狂六百年来的少年记忆。

“六百年光阴,幸好这一重天不过六年,娘,富贵,你们可还好,我还活着,回来找你们了。”

饶是陈狂前世战道灵道双神境界,此刻站在此处,也禁不住心中颤抖,身躯都在颤动着。

犹豫了片刻,陈狂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院中空无一人,栽种着一些花草,晾晒着一些粗布衣裳。

院中的花草,都是当初母亲喜欢的品种。

“你是谁啊?”

有人从院外回来,一个年纪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年纪看起来陈狂约莫相差无几。

但这青年身形异常瘦小单薄,一件粗布袍子罩在身上,都有点担心要被风刮走了般。

陈狂回头,望着这个瘦小单薄的青年,顿时目光狠狠一颤。

“富贵,你长高了不少。”

忍住目光中的颤抖,陈狂微微笑着,这个家伙长高了,但还是这般瘦小单薄。

好熟悉的声音,陈富贵顿时颤抖的目光深处,那一道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这六年来,日思夜想的身影,就突然出现在了身前。

蓦然间,陈富贵的目光如是触电一般,身子也颤抖着,手中提着的篮子骤然掉地。

“少……爷?”

陈富贵试探着,这真的是少爷吗?

是老天真的开眼了,少爷真的没死吗?

“不是我还有谁。”

陈狂笑着。

“你真是少爷……”

陈富贵眼睛瞪的很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捏了捏陈狂的手臂,双眼顿时通红,身子越来越颤抖,确定了这是个活生生的人,顿时忍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

“少爷,少爷,真的是你啊……”

这六年来,他日思夜想,多么希望少爷能够有一天突然回来。

但六年来,少爷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但现在,六年来每一天都日思夜想的少爷,真的回来了,这是活生生的少爷。

“少爷,你真的没死啊,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陈富贵声音哽咽颤抖,泪水覆盖了双眼,再也忍不住热泪'哗啦啦'的流。

“富贵,家里来客人了么……”

一道温柔慈祥的声音,从陈狂身后传来。

这样的一道声音落在耳中,陈狂顿时心中狠狠一颤。

未曾见到人,陈狂已经忍不住,双眼开始模糊。

“夫人,你快看看,看看是谁回来了。”

陈富贵很激动的冲了过去,高兴的手舞足蹈。

陈狂缓缓转过身去,一个衣着朴素的慈祥妇人映入眼帘。

妇人面色透着憔悴,身子单薄,不过三旬多的年纪,脸庞上已经有风吹日晒的痕迹,但却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个大美人。

妇人抬眸望着陈狂,一下子有些没有立刻认出来。

“是谁回……”

蓦地,妇人目光狠狠一颤,话到嘴边戛然而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战帝》

第2章


陈富贵到了妇人身边,高兴的说道:“夫人,你好好看看,这是谁回来了?”

“娘,是孩儿回来了。”

陈狂一步步走了过去,声音忍不住哽咽。

不过十数步距离,但此刻陈狂每一步走出,都像是脚下有着千钧之力难以迈步,双眸再也控制不住,一片湿润朦胧。

眼前这个妇人,不是自己这六百年来想念的母亲还能够有谁?

“你是,我的狂儿?”

顾娴氏难以置信,眼前那一个青年,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熟悉的眼神……

顾娴氏坐在轮椅上想要站起来,双腿却不听使唤。

陈狂这才注意到母亲坐在轮椅上,心中一慌,顿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早一步在陈富贵伸手之前蹲在了轮椅前,抬眸到了母亲近前。

顾娴氏抬起略为粗糙的手掌,缓缓的落在陈狂的脸庞上,感受着鲜活的温度,便是再也无法控制,湿润的双眼中,泪水哒滴嘀哒的滑落脸颊。

“你回来了,真的是我的狂儿回来了!”

泪流满面,顾娴氏再也无法自持,捧着眼前的脸庞,生怕是会又是一场梦境会消失了。

“娘,我真的回来了。”

陈狂点头,不停的点头。

“回来了,我的狂儿真的回来了,一定饿了吧。”

好片刻后,顾娴氏这才平静一些,擦拭着脸庞的泪痕,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滚落下来,没有多余的话语,抬头对陈富贵道:“富贵,你先带少爷回房间,我去给少爷煮碗面条吃。”

儿子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从小到大,儿子最喜欢吃面条。

六年的日盼夜盼。

六年来偷偷以泪洗面,求上天保佑自己的儿子安然无恙。

六年来,每一天都想着,儿子若是有一天突然回来了,会怎么样。

但此刻真的见到儿子,顾娴氏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只想着儿子饿不饿。

“娘,我不饿,一点也不饿。”

陈狂拉住了母亲,露出笑容。

这六年来,母亲憔悴了太多,才不到四旬年纪,就已经开始显得老态。

但陈狂心中何尝不清楚,这是母亲这六年想念担心自己的缘故。

“真的不饿么,你看看你,都这么瘦了,在外面一定吃苦了吧。”

顾娴氏红着眼圈,还有些难以想象自己儿子真的回来了。

“娘,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陈狂再也无法忍住,泪眼朦胧,跪地磕头。

一尺三寸婴,十又数载功。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心如万刀割。

“你这孩子,快起来,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顾娴氏拉着陈狂起身,激动高兴的难以言叙。

“娘,你的腿……?”

陈狂皱眉,母亲当初虽然修为尽丧,但却身体健康,如今母亲为何会坐在轮椅上?

“少爷,夫人当初……”

陈富贵想要说什么,却被顾娴氏使了一个眼色。

顾娴氏打断了陈富贵的话,对陈狂说道:“年纪大了的毛病,娘的腿没大事,你回来就好,老天显灵,陈家列祖列宗保佑,回头一定要烧香还愿,你也不要在外站着了,先进屋吧。”

陈狂目动,心中有疑惑,母亲不愿意说,那怕是这其中更有问题。

“砰!”

蓦地,就在此时,院门被人一脚野蛮踢开。

一行凶神恶煞的男子闯了进来,簇拥着一个横眉冷目的秃头老者。

“砰砰砰……”

凶神恶煞一群人闯了进来,就直接到处打砸。

“你们要做什么,住手,快住手。”

陈富贵大喊冲了上去,那些花花草草都是夫人亲手所栽种,是夫人喜欢之物。

院中晾晒的,也都是家中有用之物。

“滚远点!”

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抬起一脚将陈富贵踹飞。

“富贵……狂儿,你先进去。”

顾娴氏面色大变,嘱咐着陈狂后,立刻自己推着轮椅到了陈富贵身边。

“夫人,我没事。”

陈富贵挣扎着起身,嘴角溢血,目视着那些凶神恶煞的一群人愤怒不已。

这样的动静也立刻引起了左邻右舍的注意,不少人围拢在了院门口。

“是青狼门的人!”

“太欺负人了!”

有人愤然无比,却是敢怒不敢言。

“顾娴氏,今天是最后期限了,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若还是不识相的话,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秃头老者悠悠的开口,目光淡漠的瞥了顾娴氏一眼,不阴不阳的说道。

顾娴氏连忙点头,道:“好,我答应搬走,这院子卖给你们了,我们也会离开玄澜府。”

“居然想通了,那前几次为何死不想走?”

见到顾娴氏点头,秃头老者都有些意外了。

他们前面来了好几次,这瘸腿女人宁死不走。

今天这顾娴氏居然一口就答应了,反而让他有些意外。

“既然如此,在上面签字画押吧,以后这院子就是我们青狼门的了,你们今天黄昏之前就离开玄澜府。”

秃头老者居高临下的扔出了一张契约到顾娴氏面前,目光随即扫过院子,小声疑惑嘀咕着:“这破院子也没什么啊,真搞不懂上面为何一定要这院子。”

陈富贵捡起契约看了一眼,更加气愤无比,道:“前天你们还出一百灵币的,怎么现在反而要我们给你们五千灵币了,这太欺负人了,这院子至少也价值两千灵币,你们一百灵币想要强抢不说,如今还要我们倒给你们五千灵币,还有王法有天理吗?”

“在这玄澜府,我青狼门就是王法,就是天理!”

秃头老者冷笑望着陈富贵,极度嚣张,道:“小子,原本是打算给你们一百灵币打发你们的,但我们三番五次的来,你们不识抬举,耽误了我们这么多时间,难道不要赔偿的吗?”

“麻溜的签了契约,给我们赔偿五千灵币,然后再滚出玄澜府,此事就算是了结了,要不然的话要你们好看!”

秃头老者目露冷意。

一群青狼门的人凶神恶煞。

“你们欺人太……!”

“富贵,休得胡言。”

顾娴氏打断了陈富贵的话,推动轮椅上前拿过了契约在手中,带着恳求的望着秃头老者,道:“可不可以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收拾东西,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玄澜府,五千灵币我们真的拿不出来,我们孤儿寡母的也没有什么生计,存不下多少钱,这里有着十块碎灵石,价值两千灵币,已经是我们倾其所有了,就当给诸位喝茶吧,大人看如何?”

顾娴氏说完,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鼓鼓的囊袋递了过去。

碎的灵石虽然不是真正的灵石,但比起灵币可值钱的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战帝》

第3章


“算你还识相,穷鬼估计也拿不出什么来,就这样吧。”

秃头老者一把拿过顾娴氏手中的囊袋,放在手中掂了掂重量,目光冷冷望着顾娴氏,道:“模样倒是不错,可惜是个瘸子坏了大爷我的兴趣,明天离开玄澜府可不成,给你们半个时辰收拾,这是大爷对你们的仁慈了,否则的话我将你们扔出玄澜府!”

“太欺负人了,欺人太甚!”

“还有王法吗!”

门外很多围观的左邻右舍也忍不住愤然起来,哪有如此欺负人的。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闭嘴!”

有凶神恶煞的青狼门弟子冲着院门外呵斥,手中刀剑晃着寒光。

门外围观的左邻右舍顿时噤若寒蝉,不由畏惧的退后了不少。

“好,给我们半个时辰,我们就离开玄澜府。”

顾娴氏点头应道。

“夫人,我们离开玄澜府去哪啊,你不是说宁死也不卖了这院子的吗?”

陈富贵心急如焚,从小到大这就是自己的家,离开了这,哪里还有家了。

“离开玄澜府,我们总会找到落脚之处的。”

顾娴氏安慰陈富贵,以前宁死不卖这院子,那是因为怕儿子回来找不到家了。

现在儿子回来了,一切就够了。

只要儿子没事,那比什么都重要。

话音落下,顾娴氏就要签了手中的契约。

“娘。”

陈狂到了母亲身边,顺手拿走了契约瞥了一眼。

俗话说破家值千金!

这契约上写着,这院子给群青狼门,不仅一分钱没有,还要倒欠青狼门五千灵币!

这是何等的欺人太甚!

这是何等的无法无天!

“顾娴氏,你儿子不是早就死了吗?”

秃头老者见到陈狂,觉得有些意外。

陈狂不是早就死了,这怎么又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

“大人,这是……”

顾娴氏正要开口,陈狂冲着母亲微微一笑,道:“娘,儿子回来了,那此事就交给儿子处理吧。”

随后,陈狂对陈富贵示意,道:“富贵,把我娘推到后面一些去。”

“是,少爷。”

陈富贵望着少爷,感觉不可拒绝般,下意识将顾娴氏推后。

“小子,你又是谁?”

秃头老者上下打量着陈狂,面色很不悦。

“你们还不配知道我是谁,问你一个问题,老实回答我,否则后果自负!”

陈狂迈步上前,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已经径直走到了秃头老者的前不足一尺,目光平静中透着一种潜龙在渊般的气势,道:“是谁要赶我娘出玄澜府的?”

突然感觉到陈狂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秃头老者不由一愣。

这青年身上的气息,让他心中莫名为之一颤,不禁心生一种不安之感。

但很快,秃头老者目光一横。

在这玄澜府谁敢叫嚣青狼门,何况这样一个小子,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一定是昨晚上在窑子里面软了推,这是错觉。

秃头老者冷笑直视着陈狂,道:“小子你很嚣张啊,你可知道我是谁,老子是青狼门的堂主,一根小指头就能够捏死你!”

“是么……”

当陈狂这样的话音落下,下一瞬,快到根本让人看不清楚动作,五指微曲,一手便是已经老鹰捉小鸡般扣在了老者的秃头上。

这秃头老者也是化凡境的修为者,但此刻却是只感觉到体内战气凝固,一股恐惧不安的气息,蓦然自灵魂深处涌出。

“啊……”

下一瞬,秃头老者瞳孔扩张,目光惊悚,忍不住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如是遭遇到了最为恐怖的折磨。

这种惨叫来自灵魂深处,根本无法拒绝。

“小小青狼门,也敢在我面前无法无天!”

陈狂目光一沉,一股无形气势镇压而下。

“啊……”

秃头老者浑身抽搐,面目狰狞,不断惨叫哀嚎。

这样的变化,让得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陈富贵和顾娴氏也愣住了。

只是数息时间,秃头老者惨叫声就已经消失,身躯也停止了挣扎。

陈狂爪印一松,秃头老者的身躯软绵落在了地上,面目狰狞,七窍流血,眼球鼓出眼眶,满是恐惧之色,如是在数息的时间内,就遭受了这世上最惨烈的刑法。

“青狼门……”

陈狂目光虚眯,眼中一股凛然之色涌动。

刚刚陈狂所施展的是一种搜索灵魂的手段,能够直接搜索对方灵魂深处的一切,足以让对方痛不欲生。

这种手段,一般的灵者都难以修炼成功,有着太多苛刻的条件。

从秃头老者的灵魂中,陈狂得知这一切都是青狼门的门主所吩咐,要将母亲和陈富贵赶出玄澜府。

这一切,似乎也是有大人物吩咐青狼门门主所为。

但秃头老者在青狼门的地位也不是特别高,所以知道的也不多。

不过陈狂也猜到了,这事定然与吴家脱不开关系。

陈狂思索间,一群凶神恶煞的青狼门弟子此刻才彻底回过神来。

实力到了化凡境的堂主,居然毫无反抗之力的死了。

一个个青狼门弟子哪里还有原本凶神恶煞的气势,无不适目露惧意,面面相觑。

“把尸体带回去,告诉你们门主,入夜之前带着青狼门上下六百六十二人,尽数自废修为和双手来认罪,否则等我上门,定杀到鸡犬不留!”

陈狂对剩下的人开口,眼中寒光闪烁。

青狼门敢动自己的母亲,那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今天若是自己不在,那可想而知母亲和陈富贵会遭受什么。

陈狂不敢想象。

心中无匹杀意,不敢吓着母亲,陈狂只好强行忍着。

“走,快走。”

听到陈狂开口,剩下的青狼门弟子如临大赦,顿时抬着尸体仓惶离去。

院子内外一片死寂,门外围观的左邻右舍都被吓呆了。

“顾娴氏,这是谁……”

有妇人打量着陈狂,总感觉到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柔婶,王姨……”

陈狂身上的凛然之色收敛不见,这些左邻右舍曾都认识,没少在各家各户蹭过吃的。

“我是陈狂,我回来了。”

陈狂笑着回应。

“陈狂,你是陈狂!”

“孩子,你没死么,你真的还活着?”

“你娘一直说你一定还活着,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一群妇人一愣,一张张脸庞错愕,随即替顾娴氏高兴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战帝》

第4章


“原来是陈狂回来了!”

“难怪感觉到熟悉,陈狂还真是福大命大,真的没死。”

大家七嘴八舌,有些不敢想象的打量着陈狂。

“孩子,你是不是成为战者了?”

有年长的邻居对陈狂问道。

刚刚陈狂杀了两个青狼门的人,这肯定只有战者才能够办到。

“是的,我已经战者了!”

陈狂点头。

“战者,你这孩子真的成为战者了!”

“顾娴氏,你这是要苦尽甘来了。”

大家为顾娴氏高兴,也充满着羡慕。

家中走出一个战者,这对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一个战者,足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顾娴氏对围拢的左邻右舍道:“诸位,我儿子才回来,我们娘俩想要说说话,改天再让陈狂去拜望大家。”

“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大家都很识趣,顿时散去。

“富贵,快收拾东西!”

等大家都走了,顾娴氏推着轮椅上前,神情凝重。

陈富贵疑惑问道:“夫人,我们收拾东西做什么?”

“走,我们离开玄澜府,越快越好。”

“富贵,先不用收拾了。”

陈狂给陈富贵使了一个眼色,蹲下身子,抬眸望着母亲,道:“娘,我们暂时不用离开玄澜府。”

“狂儿,你杀了青狼门的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娴氏神情凝重担忧,儿子杀了青狼门的人,青狼门不会善罢甘休。

“娘,你相信我吗?”

陈狂微微笑着,对母亲问道。

望着眼前的儿子,顾娴氏下意识点了点头。

自己的儿子,怎么会不相信。

“那就相信儿子,这些所谓青狼门的人不足为虑,一切会无碍。”

陈狂让母亲无须担心,道:“我们先回屋吧。”

话音落下,陈狂把母亲推进了屋。

陈旧的小院虽然只能够说是栖身风雨,但收拾的整洁干净,朴素但温馨。

“富贵,还疼吗,快去看看大夫,下次可不要那么冒失了。”

小厅中,顾娴氏才平静一些,担心陈富贵的伤。

“夫人,我皮糙肉厚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用看大夫。”

陈富贵摇了摇头,从小到大没少被人欺负过,这点小伤已经习惯了。

今天少爷回来了,比什么都重要。

“富贵没事,应该只是皮外伤。”

陈狂已经暗中查探过陈富贵,那一脚未曾伤到陈富贵内脏,问题不大。

“狂儿,这六年你都去哪里了?”

顾娴氏暂时忘记了青狼门,望着眼前的儿子,还有着一种若如梦境般的感觉。

“是啊少爷,你这六年都去哪了?”

陈富贵也很好奇,整整六年时间,少爷如今回来,居然还是战者了。

陈狂自然也没办法告诉母亲天地宇宙有着九重天,这当世不过是其中的一重天。

于是,陈狂只好编了一个说法,说自己遇上了一位强者,解决了自己身上天生绝穴的问题。

这六年自己一直在修炼,如今那位强者外出云游,自己这才回来。

至于被吴家抛下万丈悬崖,在吴家内遭受的一切,未免母亲担心,陈狂丝毫未曾提起半句。

“太好了,少爷是战者了。”

陈富贵心中不禁替少爷高兴着,从少爷能够轻易击杀青狼门的那位堂主来看,也知道少爷现在还是实力很强的战者了。

“狂儿,我琢磨了一下,我们还是离开玄澜府吧,娘身上还有一点小积蓄,离开玄澜府,到时候找个地方落脚也不难,你现在平平安安就好,娘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受苦。”

顾娴氏到此刻才心中逐渐平复下来,望着儿子不由是由眼泪婆裟起来。

陈狂握着母亲的手,一笑道:“娘,我怎么会受委屈呢。”

“少爷,夫人说的是吴家退婚的事情,六年前你去吴家一去不回,吴家对外宣称说少爷在吴家偷了东西跑了,和少爷退婚断绝关系,去年那吴雨晴又和一个战神山的弟子订婚了。”

陈富贵愤然不已,少爷是什么人他心中有数,少爷怎么会偷吴家的东西,定然是那吴家胡说八道。

“富贵,此事不重要,以后无需再提。”

顾娴氏嘱咐着陈富贵,怕儿子心中会多想。

如今又担心青狼门报复,顾娴氏只想离开玄澜府,免得以后儿子在玄澜府难以抬头做人。

“夫人,吴家实在太欺负人了,沽名钓誉,你的一双腿,要不是吴家怎么会断,他们还威胁你不要对外说,让你说是自己摔断的。”

陈富贵实在忍不住,眼眶通红。

陈狂早就感觉到事情不正常,刚刚蹲在母亲膝下,也暗中检查了母亲的腿伤。

母亲的腿伤绝对不是摔断了腿,而是被重击所打断了腿骨。

再听到陈富贵的话,陈狂如何能忍。

“富贵,到底怎么回事!”

陈狂一声喝问,极力压制心中的怒意,但双眸内一股寒意压制不住斗射而出,宛如闪电,慑人无比!

“富贵……”

顾娴氏喝斥住了富贵,不让富贵多言此事。

“夫人,此事我们应该告诉少爷。”

陈富贵咬了咬牙,对陈狂道:“少爷,你消失第二天后,吴家说你偷了他们的东西,夫人不相信,想要了解情况,可那吴家的人欺人太甚,不仅打断了夫人的双腿,还威胁夫人要对外说是自己摔断的,否则的话就要杀了我。”

“少爷,都怪富贵没用,保护不了夫人,富贵有罪啊!”

话音说着,富贵嚎啕大哭,心中愧疚不安,顿时跪在了陈狂面前,泪流满面。

“扑通……!”

这一霎,陈狂双腿一软,亦是径直跪在了母亲膝下。

六年来,母亲日夜为自己忧心。

六年来,母亲憔悴于此,被人欺辱。

要不是自己,母亲如何会被生生打断双腿!

可想而知,这六年母亲过的有多艰难!

第六重天自己功成名就,实力通神那又如何?

都枉为人子!

“儿子不孝,让娘遭受苦难!”

声音颤抖湿哑,陈狂磕头不止,眼中泪光再难以抑制夺眶而出。

这一霎陈狂心中,心痛,怒意,悲伤,齐齐涌上心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悲痛处!

“狂儿,快起来,娘没事,你已经是男子汉,怎能随便下跪。”

顾娴氏带着一丝严厉,但脸庞上又有着笑容,儿子没死,还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已经一切足够了。

粗糙的双手拉起陈狂,顾娴氏声音又温柔了几分,道:“老天保佑,你安然无恙,吴家退婚就退婚吧,我儿子现在已经是战者了,以后肯定可以再找个好姑娘的。”

“吴家!”

陈狂起身,双拳紧握,指甲掐进了掌心内,有鲜血溢出。

“欺我辱我在先,伤我母亲在后!”

一字一顿的话语,自陈狂口中吐出。

望着母亲的双腿,陈狂紧咬牙关,双唇溢血,眼中冰冷寒意弥漫,满头黑发微微飞舞,自其体内一股无形的煞气不断扩散。

这煞气之下,整个院子顿时都是一片寂静,就连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吴溟峰,吴雨晴,不灭你们一族,不将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我陈狂枉为人子,誓不为人!”

陈狂声音森然,宛如刀剑齐鸣,响彻虚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战帝》

第5章


话语传开,冰冷的杀意奔袭四周。

“轰!”

天色刚时值黄昏,残阳如血。

但此刻,整个玄澜府上空突然一声颤响,宛如惊雷。

风起云涌,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地动山摇!

一股可怕的冰冷寒意,自天穹深处弥漫而出,笼罩整个玄澜府。

这可怕的气息,让得无数玄澜府的生灵无端灵魂颤栗,心中惶恐不安。

有人目露惧意,双腿发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嗖嗖……”

也在此时,小巷外足足两百道身影杀气腾腾而来。

这样的气息下,一个个杀气腾腾的身影目露惧意,抬眸望天,心惊胆颤!

“狂儿。”

顾娴氏回过神来,呼喊着儿子。

“娘,我没事!”

陈狂身上徐徐收敛,难以抑制心中的怒意,惊吓到了母亲,心中不安愧疚。

突然,陈狂望着院外方向,目光虚眯,随即对顾娴氏说道:“娘,你去煮一碗面条给我吃吧,儿子饿了。”

“好,那你等一会。”

顾娴氏点了点头,可不能够让儿子饿着了。

“富贵,你陪夫人一起去。”

陈狂又对陈富贵说道。

“好的少爷。”

陈富贵点头,推着顾娴氏进了厨房。

目视着母亲和陈富贵进了厨房,陈狂目光望向了院外方向,眼中杀意斗射而出。

玄澜府上空的异象,很快平息。

但本应该是黄昏的天色,却是无端被乌云汇聚遮盖。

天色开始昏暗,如是陷入了夜幕中。

小巷口,一个四旬多模样的精壮大汉走出,肩头绣着一只青狼图案,目光闪烁光芒,弥漫着一股血腥寒意。

他是青狼门门主,绰号青狼。

在玄澜府中,青狼灵微境六重的实力,也算得上迈进了强者的行列。

加上心狠手辣,杀伐无情,更是让青狼在玄澜府凶名赫赫。

带领着一共六百多门徒弟子,青狼门在玄澜府内也有着一席之地。

“那点子扎手,速战速决,杀无赦!”

森冷的目光望向小巷内,青狼挥了挥手。

“嗖嗖……”

一道道身影顿时掠进小巷,没有带起太大的声响,一股股气息汇聚,寒意弥漫。

青狼走在最后,目光寒意闪烁。

“嘎吱……”

就在此时,院门径直打开。

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巷子内的一群人,一道道凶光顿时盯在了陈狂的身上,剑拔弩张,杀意弥漫。

转身轻轻合上了院门,陈狂这才目光望向人群,神色没有什么意外,早已经窥探到青狼门的人来了。

“杀!”

蓦然,有人沉喝一声,身上煞气涌动,目露凶光,身形顿时就朝着陈狂冲了出去,举刀就砍。

“咔!”

大刀砍下,却就在离目标陈狂不足半尺距离之际生生停滞,再也无法寸进半分。

这青狼门的弟子目光顿时大变,根本没有看见眼前的青年出手,就被扣住了手腕,浑身战气禁锢,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随后这青狼门弟子手中的刀,直接到了陈狂手中。

没人看清动作,这青狼门弟子的脑袋已经掉下了脖子。

滚落在地的脑袋上,双瞳还在不断的紧缩,涌出极度的恐惧之色。

四周的青狼门弟子,饶是一个个心狠手辣之辈,此时看着同伴滚落的头颅,也禁不住毛骨悚然!

“点子扎手,一起上,乱刀砍死他!”

但很快有人回神,人多势众,恶向胆边生,大喝着齐齐出手。

“今天需要流血,才能够消我心中之怒!”

平静的话语自陈狂口中说出,目光陡然凌厉森然。

陈狂出手了,不进反退,没有太多的花哨,脚掌下战气掠动,手中刀光如电。

“咻咻咻咻……”

一道道刀光掠出,伴随着鲜血飙射,不断有头颅滚落。

此刻陈狂心中的悲痛,心中的杀意,心中的怒火,正需要鲜血来平息。

没有什么剧烈的交战对撞,也没有战气轰鸣。

陈狂此刻不是在对决,只是在杀人。

杀意自陈狂周身奔袭,心中压抑了太多的杀意,此刻需要释放。

尽管修为坠境,但这些青狼门的弟子,又怎么会是陈狂的对手。

一个个在普通人眼中凶神恶煞的青狼门弟子,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但在真正的杀神陈狂面前,这些青狼门弟子又算是什么?

陈狂对这些青狼门的弟子而言,如虎入羊群罢了。

“不好,快逃,快逃啊!”

“救命啊,救命啊!”

“逃,快逃啊!”

很快,青狼门的弟子惨叫哀嚎,再也绷不住,开始哭爹喊娘,仓惶而逃!

但这些青狼门的弟子很快发现,自己体内战气凝固,无形中身子颤栗瘫软,根本无力逃脱。

像是有着一股无形的可怕气息,封锁了整个小巷。

他们根本无法挣脱,只感觉到灵魂悸动,背脊发凉!

“嗤啦……”

陈狂发丝舞动,大开杀戒,杀意奔袭。

所过之处,一个个青狼门弟子头颅滚落,血雾喷薄。

能够坐上今天的位置,成为青狼门的门主,青狼这一辈子也自认为自己心狠手辣,什么样的场面自己都见过了。

但现在眼前的一幕,青狼汗毛倒竖,毛骨悚然,浑身骨头都在发抖。

那一个青年如是从地狱走出,一路所过,都化作血海炼狱。

整个小巷此刻都像是一个黑洞吞噬一切,那一个青年周身就是黑洞的中央。

青狼很想逃,但此刻体内只感觉到有着寒意刺入骨髓,冰冻灵魂,双腿打颤。

冰寒彻骨的恐惧从灵魂深处涌出,根本无法动弹。

眼前这个青年,如是最为可怕的凶兽。

青狼脸庞上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汗毛倒竖,面庞毫无血色,只剩下双瞳在紧缩,两腿不住的打颤。

紧缩的双瞳中,青狼见到那一个青年一手扣在他的头颅上。

青狼很想挣扎,反抗,很想逃命,却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

“回答我,你想死,还是想活?”

这样的一道声音落进了青狼的耳中,冰凉寒冷,如是从地狱深处传出般。

“大人,我想活,想活。”

恐惧下的本能的选择,青狼双腿颤抖着一软,顿时跪在了陈狂脚下。

牙齿打颤,青狼一颗心晃荡不安,全身发抖!

“这里收拾干净,明天一早来跟我娘磕头认错,顺便我有事情安排你做,你的灵魂内我布置了手段,你也可以试一试能不能够逃出玄澜府!”

陈狂转身离去,断臂残尸铺满小巷,血染巷道,却不沾一丝血迹。

“小人不敢逃,定然不敢逃,多谢大人饶命,多谢大人饶命。”

青狼头也不敢抬,一直磕头。

陈狂没有杀了青狼,是因为在青狼的脑海灵魂搜索中发现了背后指使青狼门的人。

要赶母亲和陈富贵离开玄澜府,背后的指使者,如陈狂心中预料的那般,果然是吴家的家主吴溟峰,也是吴雨晴她爹。

这些年,吴家对外甚至对顾娴氏和陈富贵有所接济,显得有情有义。

但没人知道,陈狂是被吴家抛尸万丈悬崖,顾娴氏是被吴家打断了双腿。

吴雨晴去年已经和战神山的亲传弟子订婚,吴家不想万一还有闲言闲语,所以找到了青狼门,让青狼暗中出面,将顾娴氏和陈富贵赶出玄澜府。

青狼心狠手辣,但瞧着瘸腿的顾娴氏和一个下人陈富贵,等于是孤儿寡母,因此动了一丝丝的恻隐之心,吩咐门下将顾娴氏和陈富贵赶出玄澜府就好,尽量别太过。

也正因为这一丝恻隐之心,让青狼暂时捡回来一条命。

破旧的院门外,陈狂身上气息尽数收敛,恢复如常,身上不沾一丝血迹,推门而进,又轻轻关上了院门。

远远的听到院门合拢的声音,青狼这才确定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呼呼……”

微微抬眸,青狼面色惨白,心中一片冰凉。

刚刚发生的一切,此刻青狼还犹如只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实在太过于恐惧。这种已经到了极致的恐惧,和刚刚灵魂深处那种世间最可怕的折磨,死已经并不可怕。

继续阅读《逆天战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