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柒,江野《野性难驯》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野性难驯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易星人
简介:简柒第一眼看到江野就觉得这小子性子真野,带劲,对她胃口,第一次见面她就把人扣在自己床上
简柒掐着江野的下颌,笑得流里流气:“小崽子,想英雄救美?姐姐成全你!”江野冷冷地盯着她:“你待会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弄死你
”简柒只是撩一撩他,没想到江野当真了
后来她不玩了,江野直接把人堵在车里:“撩完就想跑?晚了!”一个比一个野,难驯

角色:简柒,江野
小说简柒,江野《野性难驯》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野性难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漠北这个地方环境恶劣,常年风沙满天飞,经济落后,生活贫穷。穷山恶水出刁民,简柒就是这里最大的刁民。

  简柒,漠北人都叫她柒姐,常年头戴一顶棕色牛仔帽,天热时总是穿着草绿色的背心和宽松的迷彩裤。她手底下有一帮小弟,据说藏有不少冷兵器,甚至还有枪支。总之,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这里的人基本都不会去主动招惹她。

  “柒姐,抓到几只肥羊!”皮肤黝黑个头壮实的男人猛地推开了门,吼了一嗓子。

  简柒正低头玩着手机,门推开的时候,她恰好抬起了头,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大壮和二狗他们,而是被他们几个押在中间的那个男孩子。高高瘦瘦的个儿,皮肤白皙,理着寸头,剑眉凤眼,眼神却阴沉狠戾。

  简柒忍不住想吹声口哨,这小子长得太他妈对她的胃口了,尤其是他那双眼睛,真是带劲。

  “过来!”二狗扯了一把后面的人。

  简柒这才看到后面还站着几个人,男男女女一共六个,二十来岁的模样,年轻得很。

  “什么情况?”简柒打量了这几人一圈,发现确实是肥羊,大多都穿着名牌运动服。

  “柒姐,他们在挖坟。”二狗说。

  简柒挑了下眉毛:“挖坟?”她的目光在这几个年轻人中梭巡一圈,嗤的笑了起来,“又是盗墓的?”

  “我们不是盗墓的,我们是南大地质学院的研究生,来这里做地质勘探的!”其中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比较老实的男孩子解释道。

  “扯淡!你们拿着东西在赤塔的坟头挖来挖去,还说不是挖坟的!”二狗忿忿道。

  “我们真不是来挖坟的,那是在做地质调查,做固体矿产资源的普查勘探和评估。”戴眼镜的男孩子急切地说道。

  “放屁!什么矿产资源,俺们这里都是沙子,有个屁资源!”二狗根本不信他的话。

  那戴眼镜的男孩子张了张嘴,刚想再说什么,他旁边的年轻女孩子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你们不就是想讹钱吗!要多少,直接说!”女孩子抿着唇,眼神透着紧张和厌恶。

  在她看来,这些人无非就是要钱,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有什么好人,说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诬赖他们好讹钱。

  此话一出,简柒倒没什么反应,她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支起一只手撑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几人。

  她没反应,但大壮和二狗他们立马不干了。

  “操,谁讹你钱了,臭娘们,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二狗的脾气最火爆,忍不住推搡了那个女孩子一把。

  那个女孩子尖叫了一声。

  “别碰她!”那个理着寸头的男孩子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仿佛带着某种威压,气势迫人。

  二狗的手不由得顿了下。

  简柒唇角的笑意更浓了,这小子终于忍不住了。

  她搁下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插兜一步一步走到那个寸头小子面前,突然伸手掐住他的下颌,凑近他的脸,不疾不徐地开口:“别碰她?那就碰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2章


  此话一出,二狗他们立马哄笑了起来。

  江野一双凤眼冰冷又犀利,死死地盯着简柒。

  无形的对峙。

  最后是简柒先松开了手。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她就此作罢的时候,没想到简柒突然勾起唇角笑了起来,笑容暧昧又肆意:“二狗,把他弄我屋里去。”

  这帮人又哄笑了起来,有人还吹了声长长的口哨。

  二狗过来拽江野的时候,他陡然眯起了眼,突然抬起一条腿猛踹向二狗。

  二狗没想到这变故,被他狠狠的踹中了大腿,“嘭”的一声摔出几米远,痛得嚎叫了一声。

  “cnm!我要弄死你!”二狗从地上爬起来,拐着腿就要找江野拼命。

  没想到江野的身手还不错,他虽然双手被捆在背后,但腿脚是自由的,二狗扑过来要踢他的时候被他灵活的躲开了。

  二狗正在气头上,暴躁得很,出拳又急又乱,竟然都被江野避开了。

  简柒站在一旁,微眯着眼睛观战,丝毫不觉得紧张。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

  二狗抓不住他,但架不住这里都是简柒的人,也是他的兄弟。

  三炮和四娃见状,立马上前帮忙。

  最后,江野被三炮和四娃一人勒脖一人抱腿抓住了,二狗气冲冲地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地给了他一拳头。

  江野闷哼一声,脸色骤然一白,然后缓缓地弓起了腰。

  二狗那一拳打在他的胃上,他感觉胃酸都快要从胃里涌上喉咙了。

  终于消停了。

  人还是被拖着拽进了简柒的屋里。

  “江野!”他被拖进去前,刚才那个女孩子惨叫着喊了他一声,活像她才是那个被拖进屋的人似的。

  简柒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女孩子的眼睛很大也漂亮,此时这双眼睛跟淬了毒似的恶狠狠地瞪着简柒,敢怒又不敢言。

  简柒唇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当着她的面,缓缓地关上了房门。

  为了防止这小子再伤人,二狗把江野的腿也给捆上了。

  简柒好整以暇地站在床头,看着江野跟只大虾似的弓着身体半趴在床上。

  二狗那一拳不是开玩笑的,江野这会还没缓过来,一边脸颊贴着床单,低低地喘着凉气。

  简柒弯下腰,掐着他的下颌将他的脸扳正。

  这么近距离地看,才发现这小子不仅白,而且皮肤还特别细腻,像上好的瓷器,很有质感。

  简柒低下头在他颈侧轻轻地嗅了嗅,闻到海盐的味道。

  她伸出舌头舔了下他耳垂下方的那片皮肤,淡淡的咸味,可能是汗,也可能是其他,但味道还不错。

  他的皮肤果然如她料想,细腻又有韧劲。

  简柒忽然有点上头,正欲再舔的时候,江野突然开口了。

  “你待会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弄死你。”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甚至很平静,但话里透出的狠意让人无法忽视。

  简柒直起身,与他面对面。

  四目交汇,没有人移开视线。

  简柒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足有一分钟,忽然嗤的笑了一声:“小崽子还挺有种的,”她顿了下,微眯了下眼,然后勾起唇角笑了起来,“你叫江野?名字不错,是挺野的。”

  “不过,”简柒拍了拍他的脸,笑得狂妄又肆意,“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弄死我。”

  说完,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下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3章


  江野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凤眼透着凌厉狠意。

  刚才在外面没看清,他以为这个女人应该有三十来岁,这会靠得近了,他才发现她还算年轻,二十六七岁的模样,绑着一头脏辫,眼睛明亮有神,小麦色皮肤泛着蜜色的光泽,手臂肌肉紧实毫无赘肉。这会她俯身在他上方,他甚至还能看到她胸前背心里的波涛汹涌。

  这是个充满野性美的女人,但江野此刻没有任何一丝旖旎遐想,他只想弄死她。

  简柒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手下动作没停。

  她的手已经摸上了他侧腰,手下皮肤结实充满韧性,手感好得让人蠢蠢欲动。

  江野的眼神更暗了,如恶狼般恶狠狠地瞪着她,如果眼神能杀人,简柒现在估计已经化为灰烬了。

  可惜简柒从来就不是个怕事的人,他的眼神越凶狠,她就越来劲。

  她以一种很流氓的手法掐他侧腰的肌肉,轻拢慢捻,手劲时大时小,像逗猫儿狗儿般调戏着僵着身体的男孩。

  “摸一下而已嘛,这么凶的?”简柒勾着唇角,忽然想到什么,低低笑了一声,俯身靠近江野耳畔,“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江野的表情一滞,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线,下颌绷得很紧,眼神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恼怒。

  简柒一直注意着他的脸,看他此刻的表情,不由得乐得起来。

  该不会真被她说中了吧?

  她低低笑了好一会,笑得眼尾都泛起了水花。

  “刚刚不是还挺横的吗,怎么不说话了?”简柒挺恶趣味的,越野的狗她就越想驯服,这小子就像只狼崽子,野得很,让她起了想驯服的念头,看他隐忍着,她就越想撩拨他。

  “小崽子,想英雄救美?姐姐成全你!”简柒说着,手突然下滑,猛地一拽。

  江野的身体骤然往上一弹,闷哼一声,几乎要咬碎了牙:“你敢?!”

  简柒没什么不敢的,她曲起一条腿跪在床上,一手掐着他的喉咙不让他挣扎,脸上却始终挂着慵懒的笑容,仿佛她只是在逗狗儿玩。

  江野的呼吸乱了,怒火烧红了眼,身体僵硬得如同死尸。

  简柒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儿受不住他的眼神,轻轻吐出一口气,语气暧昧带着戏谑:“嘴挺硬,身体倒诚实。”

  江野几乎瞠目欲裂,要害皆被人拿捏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他丝毫没有要示弱的意思。他吸了口气,一字一句道:“我会让你后悔的!”

  再野的狗到了简柒手里都只有乖乖服从的份,但显然,江野这只狼崽子不是那么好驯服的。

  简柒微垂下眼眸,露出一点思考的神情,似乎在思索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柒姐!”

  大壮突然在门口喊了一声。

  “什么事儿?”简柒在屋里应了一声。

  “黑子他爸要把他弟卖了,被黑子逮到了,拽这儿来了,咋整?”

  简柒皱了下眉头,松开了手,走去开门。

  院子里站了几个人,黑子拽着他爸,三炮押着个中年男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女人,女人怀里抱着个一两岁的娃儿,正低声啜泣着。

  那几个大学生还在正屋里,简柒朝大壮挥了下手:“把这几个先带到隔壁屋去。”

  大壮点了下头,眼睛似乎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她屋里,问:“那你屋里那个呢?”

  “那个不用管。”简柒随意道。

  几个大学生被带到隔壁屋,院子里几个人被拉了进来。

  “说说什么情况吧。”简柒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淡淡地看着站在屋里的几个人。

  “娃儿是我的,关你们他妈什么事!”黑子他爸红着眼大声吼道。

  简柒皱了下眉毛,闻到一阵酒臭味。

  “黑子妈,他这是又喝高了?”简柒转头看向那个抱着娃的中年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4章


  女人低着头抱着娃,闻声,抬头看了简柒一眼,眼神怯懦,低低的嗯了一声。

  简柒嗤笑一声,看向被三炮押着的那个中年男人。男人看起来瘦小精干,一双三角眼看着就很狡诈。

  “这男的是人贩子?”  那人贩子从刚才到现在一直低着头没说话,很聪明地保持沉默。这会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下意识就回了一嘴:“说谁呢,谁是人贩子啊!这男的说他养不起那么多娃儿,让我帮忙找个好人家把他的小儿子送养!我是好心帮忙!你可别乱说话!”

  简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像在看跳梁小丑:“送养?送给谁养?把他叫来当面对一对呗。”

  那人贩子瞪了下眼睛,眼珠子贼溜溜地转了转:“对就对,你们他妈的快放开我,我打电话叫人来。”

  简柒给了三炮个眼神,示意他放开那人。

  那人贩子果然似模似样要拿出手机打电话,这时,简柒又开口了:“诶,”她指了下大壮,确切的是他手里举着的手机,“提醒你一句,这儿录着像呢,你叫来的要是你的同伙,那就刚好我把你们一锅端了给你们打包送局里去。”

  那人抬头看了看,愣了下,正要拨电话的手顿住了。

  哪有什么收养的人,他正准备叫他的同伙来帮忙。

  房门开着,江野在里头也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听到局里二字时他也有点诧异,他原本还以为这女人是个女土匪,原来她还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敢如此横行霸道,光天化日之下将他们几个学生绑了,还企图强抢良家……

  咳,江野抿了抿唇,打断自己的思绪,继续听着外面的动静。

  “怎么?想清楚了没?要打电话就赶紧,不打就现在滚出去!”简柒的语气突然变得阴沉,冷冷地看着那人贩子,“以后不要让我在漠北看到你,再让我看见你,你就没这次这么好运了。”

  人贩子看这帮人也知道不是善茬,他的眼珠子转了转,不敢再作妖,赶紧跑了。

  简柒看着剩下的人,有点头疼。

  人贩子好对付,别人家的家事才是难题。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是贫穷的家庭,就更难了。

  嗜酒如命的男人,怯懦无能的女人,再加上五个孩子,听着就令人窒息,可这样的家庭在漠北太常见了。

  “简柒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老子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男人见人贩子跑了,到手的钱没了,气得跳脚,“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种!”

  简柒本来静静地看着他骂,听到后面这话,眼睛陡然眯了起来,眼神阴恻恻的。

  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看得那男人都有点儿慌,毕竟他曾见过简柒和她手底下这帮人是怎么跟人拼命的。

  “看来真是喝高了,酒还没醒。”简柒突然呵了一声,朝三炮挥了下手,“让他清醒清醒。”

  三炮点了下头,走出去从院子里舀了一瓢水,对着那男人兜头泼下。

  “我操你妈!”男人淬不及发被淋了一头,下意识地破口大骂,只骂了这一句,后面倒不敢再说其他。

  看来人是清醒了。

  简柒又恢复那懒洋洋的模样,她轻呵一声:“想操我妈?那估计难。”

  说完,她垂下眼眸自嘲的笑了笑。

  连她都不知道她亲妈在哪,是死是活。

  一出闹剧结束,男人憋屈又无法奈她何,只能回家去,女人也抱着娃儿回去了。

  黑子却没有走,他走到简柒面前,表情看起来有点紧张。

  “柒姐,我不想读书了,我……我要跟着你赚钱!”

  十三四岁的男孩子,瘦小黝黑,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透着这个年龄特有的冲动和叛逆。

  简柒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表情难得温和又深沉,她拍了拍黑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好好读书,跟着我没前途。”

  “柒姐你说读书然后走出去,可你为什么读了大学又回来了?”这是黑子一直都不明白的事情。

  简柒眨了下眼睛,黑子不说,她都快忘了自己曾经也是个大学生。说到大学生,她这会才想起还扔在她床上的那个大学生。

  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她揉了一把黑子的头发,故意板着脸:“你咋那么多废话?滚回去写作业!”

  黑子正读初二,下学期就初三了。

  他挠了挠头,闷闷地应了一声,然后才不情不愿地走了。

  简柒折回她那屋,一进门就看到江野正硬邦邦地杵在床边,脸上还是那副桀骜不驯的神情。

  绑成个粽子还能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这小子性子确实挺倔。

  “咋的,我才出去一会就想我了呀?这么迫不及待啊?”简柒眯着眼轻笑,故意调侃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5章


  闻言,江野的脸黑了下来。

  刚才听到那小孩说她读过大学的时候他是真的震惊了,女流氓不可怕,就怕女流氓有文化。

  读过大学,受过教育还能干出这些事,这人绝对是流氓!

  “怎么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啊?”简柒慢悠悠地走过来,摸了一把他的脸,皮肤真滑,手感真好。

  江野猛地撇开脸避开她的触碰,他僵着脸,沉默几秒钟,忽然闷声开口:“外面那几个人,一个是学校教授的儿子,一个是教育局局长的女儿,一个是某个领导的亲戚,其他人也都有家庭背景,我劝你放了他们,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简柒挑了下眉毛:“哟,你这是在劝我呀?”她笑眯眯地,突然贴近他的上身,揉了一把他的侧腰,声音里含着暧昧的笑意,“怕我惹麻烦?你关心我呀?”

  江野紧抿着唇,非常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那你呢?你是什么身份背景?”简柒似乎并不在意他刚才说的那番话。

  江野很醒目地选择了闭嘴。

  他算是知道了,跟这个女人说话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他不说话,并不妨碍简柒自娱自乐。

  “只要你承认你关心我,点个头,我立马放了他们几个,怎么样?”简柒又摸了一把他的腰。

  没想到这小子看着高高瘦瘦的,身上的肌肉倒不少,手感还贼带劲。

  听到这话,江野终于转过头看她。

  正当简柒以为他要点头的时候,江野突然冷哼一声,表情明显很是不屑:“冥顽不灵,自讨苦吃。”

  听了刚才那一出,江野心里已经有点儿底了。

  这个女人当然不是什么善茬,但应该不是杀人谋财的犯罪分子,否则她也不会警告那个人贩子,还有劝那小孩要读书。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女孩子在这里当起了女流氓,江野突然有点儿好奇。

  “你的肌肉挺硬的,骨头也硬,”简柒不以为意,笑眯眯道,“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身上哪个地方最硬?”

  江野皱了皱眉,想到她之前的流氓行径,下意识就往某方面想去。

  简柒一直看着他的脸,见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厌恶,立马就明白了他想到了什么。

  她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浑身轻颤,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颤个不停。

  江野眉心皱得更紧,立马明白自己想岔了。他垂下眼眸看着靠在他肩头笑得发颤的女人,薄唇不自觉抿了抿,颤得他的身体有点儿发麻,很奇怪又陌生的感觉。

  简柒终于笑够了,抬起头,随意地用手被抹了下眼里笑出的泪花,眼尾有点儿泛红。

  她抬手掐住江野的下颌,拇指指腹暧昧地揉了揉他的唇瓣,嗓音含着笑意:“我觉得你的嘴最硬,你想到哪儿去了?难不成……”她顿了下,朝他眨了下眼睛,泛红的眼尾染上了一丝妩媚风情,“还有其他更硬的地方?”

  江野眼皮抽了抽,几乎要咬碎了牙。

  女流氓!

  “柒姐,屋里那几个咋处理?”大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简柒挑起眼皮睨了江野一眼,懒洋洋道:“放了,他们都是学生,从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

  江野瞬间眯起了眼,敢情她早就知道他们是学生,并且早就打算要放了他们,那她刚才对他说的话都是故意耍着他玩的了?

  简柒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她亲自给他解开身上的绳子,边解边说:“赤塔那边是坟地,那个地方对当地人来说意义特殊,你们要搞勘探别去那地方,不然被人打死都不知道怎么个原因。”

  “行了,带着你那群身份尊贵的同学走吧。”简柒解开了他手上的绳子,语气淡淡的。

  江野皱了下眉毛,觉得她说这话的语气似乎带着淡淡的嘲讽。

  他刚才说那话并不是在警告她他们的身份有多尊贵,而是想提醒她不要给自己惹麻烦,但这会儿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简柒转身要去开门,手刚碰上门把手,一股大力忽然将她拉扯了过去,而后,她的后背猛地撞上了门板。

  江野一只手就将她两只手腕攥在一起,抬起另一只手掐住她的脖颈,嗓音低沉透着危险:“刚才的账还没算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6章


  简柒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是她的地盘,她当然不紧张,就算不是她的地盘,她和他单打独斗,都不一定会输。

  她轻呵了一声:“账?”她佯装思考状,明亮清澈的眼睛眨了眨,“哦,不就是摸了你一把嘛,怎么,你要算账?那要不……”

  她的手被控,但身体是自由的,她故意挺起胸往前顶了顶:“我让你摸回来呗。”

  江野猝不及防被她的胸膛撞了下,不疼,因为……是柔软的。

  他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猛的后退一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女流氓,却发现完全找不到回怼的话。

  能怎么办,还能真摸回去不成?

  他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挫败又懊恼的神情,松开缚住她手腕的手,用力将人一把扯开,拉开门率先走了出去。

  他刚出去,另一屋里的几个人也走了出来。

  他沉默地看着几个同学,淡声道:“走吧。”

  “江野,你……没事吧?”刚才那个说简柒讹钱的女孩子紧张地看着江野。

  这个女孩子就是教育局局长的女儿,叫梁欣然,南大文学院的系花。她和江野都是南大的,但不同学院。

  江野看了她一眼,神情还是淡淡的:“没事。”

  “江野,”戴黑框眼镜的男孩子走了过来,他和江野一样是南大地质学院二年级的研究生,叫程博睿,他靠近江野低声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什么人?

  他想到了刚才那个女人的行径,抿了抿,脑海里冒出声音:“土匪流氓!”

  见他不语,程博睿也没再追问,转而问起一事:“赤塔那边还继续勘探吗?”

  江野摇了摇头,想起刚才那个女人的提醒,把事情简单说了。

  程博睿皱了皱眉:“只是勘探下也不行吗,这里的人思想还挺迷信的。”

  江野没说什么。

  有的人觉得人死了就是一把灰而已,但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其实无关迷信,而是关乎信仰、文化和习俗。尊重他人的信仰,和而不同。

  大壮开着面包车把这几人送到赤塔附近。

  下了车,梁欣然的脸都还是臭的,她看着江野手腕上的红痕,心里又气又心疼。

  “这群人真是无法无天,我要打电话告诉我爸,我还要告他们!”

  另一个女生也立马附和道:“对,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们抓了!”

  几人七嘴八舌,忿忿不平。

  “这件事不怪他们,是我的问题,没有调查清楚就进了人家的坟地。”江野的声音淡淡的。

  “我也有责任,是我做的调查,你只是负责审批。”程博睿挠了挠头,有点羞赧。

  江野没和他争辩这个问题,天色已黑,他们人生地不熟的,晚上最好不要外出,于是便道:“先回旅社吧。”

  几人徒步走了半个小时回到旅社。

  赤河镇在漠北的最北边,这里可以说是漠北最贫瘠的地方了。镇上只有一间旅社,环境自然好不到哪去,但至少还能住人。

  旅社是之前就订好的,他们没费多少时间就办理了入住。

  三男三女,订了四间房,另一个男生和程博睿关系更亲近,二人一间,余下的男生只有江野,于是他就自己住一间。女生那边,刚才附和要告简柒那女生想和梁欣然住一间,梁欣然婉拒了,说自己不习惯和别人睡一间房,于是那女生便和另外一个女生住一间了。

  稍作休息后,六人来到楼下,准备去隔壁的饭馆吃晚饭。

  饭馆有点儿脏,但他们也没其他选择了,这里的饭馆都差不多这样。

  点了几个菜,几人聊起了天。

  程博睿和另一个男生在聊专业上的事情,江野拿着手机低头刷着。

  “江野,明天我们去哪儿?”梁欣然侧过头稍微靠了过来。

  “肯山。”江野说。

  “肯山……”梁欣然低声重复了一遍,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爸之前提过这座山,他说当地人称之为圣山。”

  江野嗯了一声。

  梁欣然抿了下唇,见他不说话,又找了其他话题:“明天你们忙完了你能不能陪我去一下当地的小学看看,来之前我爸让我顺便去拍一拍这里学校的情况。”

  江野抬头看了她一眼。

  梁欣然看着他,笑得有点儿羞涩。

  江野垂下眼眸,点了下头:“可以。”

  梁欣然忍不住弯起了唇角,这几天她一直找不到和他独处的机会,想到明天可以和他单独出去,心里甜滋滋的。

  其实她本没有机会跟着他们地质学院的人一起来,但她爸和江野父亲关系不错,她央求了她爸才得来了这个机会。

  江野是小组组长,他想带个人来还是可以的,不过他们的费用学院可以报销,但梁欣然的个人费用都必须自费。

  梁欣然自然不在乎这点费用,屁颠屁颠就跟来了。

  吃完饭回到旅社,各自回房间休息。

  晚上十点,江野坐在床上看书,突然有人敲门。

  很轻的几下,江野放下书,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是梁欣然。

  开了门,见梁欣然穿着条米白色的短袖睡裙站在他门口。

  她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

  “江野,我房间里的吹风机坏了,”梁欣然表情有点儿羞涩,小声道,“能不能用下你房里的吹风机?”

  江野垂着眼皮看了她两秒钟,然后侧开了身:“进来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7章


  梁欣然眨了下眼睛:“谢谢。”

  江野关了门,没回床上,而是拿起了书,坐在墙角那把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

  吹风机在浴室墙上,固定着无法拿出来,梁欣然只好走去浴室,打开吹风机吹起头发。

  她站在浴室门口,边吹边往外看,见江野正卷着一本书低头看着,表情淡漠。

  她吹得心不在焉,头发乱蓬蓬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心里不悸动是不可能的,可是她一贯娇矜,借着借东西的由头来敲他的门已经是极致了,再主动去做点什么,她放不下她的尊严和面子。可既然已经来了,没一点进展,她又实在不甘。

  吹风机轰轰的响着,梁欣然心里来了个想法。

  头发吹得差不多,她关了吹风机。

  “江野,今天的事情我还没好好谢谢你。”梁欣然走了过来,眼睛含着水似的水盈盈的,双手垂在身前轻轻绞着。

  江野的目光从书上抬起,有点困惑地看着她。

  “谢谢你在那种情况下挺身而出,我欠你一个人情。”她看着他,眼睫轻颤,脸上难掩娇羞。

  江野听明白了。

  “不用。”他淡淡道。

  在那种情况下,换做任何人,他都会挺身而出。

  “那些人太可恶了,竟然还动手!”梁欣然娇哼一声,想起什么,又问,“那个,你身体没事吧?”

  听她说到动手,他就想到自己挨的那一拳,当时确实很痛,痛到被那个女人……那样,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想起这个,他的眼神不自觉地沉了下来。

  梁欣然见他神色不好,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忙道:“我看他打的好像是你的肚子,伤到了吗,严重吗?”

  江野皱了下眉头,觉得梁欣然真是啰嗦,要是严重他还能跟他们一起吃饭,这会还能在这看着书?

  “没事,”他的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你还有其他事吗?”

  逐客意思明显。

  梁欣然脸上一僵,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没、没事了,那你看书吧,我不打扰你了。”

  江野嗯了一声,好歹还算客气,起身给她开了门。

  他拿着书回到床上,目光落在书页上,一时却看不进去,脑海里不知怎的就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脸,一张嚣张又放肆的脸,偏生眼睛明亮清澈,笑容明媚爽利。

  他有些烦躁地扔下书,闭上眼睛掐了掐眉心。

  第二天一早,他们吃完早饭后就出发了。

  回到旅社差不多是下午四点,江野答应了梁欣然,于是也没多做休息,放了东西就和她一起去当地的小学。

  去到学校还不到四点半,学生还没放学。

  梁欣然找到校长办公室,和他说明了来意。

  校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虽然还不到花甲之年,脸上沟壑却很深,戴着老花镜,看起来很淳朴。

  大城市的高材生来这儿取材,校长自然欢迎,亲自带着他们去教室。

  这小学面积很小,四四方方的结构,教室其实都是一间间的平房,外墙斑驳,木门破败。

  梁欣然拍了不少照片,也录了像,江野站在最后面,全程沉默着。

  这里只有五六个教室,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越到高年级,人数越少。所有学生加起来,相对于本镇的人口来说,人数其实非常少。

  学生人数为什么这么少,校长没说,但江野心里明白,估计这里很多小孩连小学都没读完就辍学了。

  他微皱着眉头,觉得心里有点堵。以前在新闻里看到关于贫困地区教育现状的报道没太大的感觉,但亲眼所见,感受还是挺不一样。

  梁欣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一直在拍照录像,有时候还在教室外面笑着比心自拍,好像个观光客来参观景点。

  三人走走停停,走到最后一个教室,是一个六年级的班级。

  梁欣然正要拍照,看到讲台上面的人时,手忽然顿住了:“她怎么在这?”

  她问的是校长。

  校长有点懵:“谁在这?”

  江野也看了过去,看到讲台上的人时,他也愣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性难驯》

第8章


  讲台上的女老师似乎没察觉到门外的人,正沉浸在自己的课堂上。她正在讲解的是课本里的诗歌《中华少年》。

  一群学生刚声情并茂的朗诵完,女老师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眯眯道:“有没有人知道这首诗歌的中心思想呀?”

  第一排的一个男同学立马举了手,女老师点了他回答。

  “这首诗歌想表达的中心思想是我们是中华少年,祖国哺育了我们,我们要为建设好祖国而努力。”

  女老师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总结得挺好。”她让那个男同学坐下,又看向了全班,“知道怎么才能建设好祖国吗?”

  全班同学异口同声:“读书,考大学!”

  门外,梁欣然震惊地看着校长:“她是这里的老师?”

  校长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你说简柒老师啊,是啊,她是我们这里的老师,你们认识?”

  岂止认识!

  梁欣然忿忿道:“她昨天让人绑了我们!”

  校长挺惊讶的:“有这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梁欣然说了昨天他们在赤塔的事情。

  听完,校长露出了然的神情,微微一笑:“那应该是误会了,之前有人来赤塔盗墓,被村民抓到了差点被打死,后面小柒就让人去那边看着,以防有人误入,闹出人命就麻烦了。”

  梁欣然依然忿忿不平,校长笑了笑,说:“我让简柒老师过来跟你们解释下吧。”

  说完,他敲了下木门。

  站在讲台上的女老师正是简柒。

  “简柒老师,麻烦你出来一下。”

  简柒看到门口的人时,不由得挑了下眉毛。

  “老徐,找我什么事?”简柒和校长说话的态度很随意,透着亲切。

  校长问她赤塔的事情。

  “嗯,是绑了,怎么,告状来了?”简柒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话是和校长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后面的江野,带着挑衅的意味。

  江野微皱着眉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视线,似乎多看她一眼火气就得立马冒上来。

  “徐校长你听她这口气,这种人竟然还能当老师,你们学校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当老师吗?就不怕教坏学生了?!”梁欣然这会底气十足,语带讽刺,眼神鄙夷地看着简柒。

  简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似乎懒得跟她废话。

  徐校长笑呵呵地打圆场:“简柒老师她是开玩笑的,她说话一向直,其实她没恶意的,这里的孩子很多都是她……”

  简柒忽然打断了徐校长的话:“老徐,还有事吗?没事儿的话我进去了。”

  说完简柒转身就想进去。

  “你别走,把话说清楚!”有徐校长在,梁欣然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

  她说着就伸手去拽简柒的胳膊。

  江野皱了下眉头,刚想出声阻止,就见简柒被扯得转回了身,以极快的速度猛地反攥住梁欣然的手腕,然后用力往外一掰!

  “啊——”梁欣然惨叫一声。

  其实简柒的动作只是看着凶狠,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梁欣然是一时被吓到了才叫得那么惨。

  “小柒——”徐校长愣了下,忙开口欲劝。

  江野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攥住了简柒的手腕,眼神凌厉,语气低沉:“放手。”

  简柒微眯着眼睛盯着他,唇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如果我不呢?”

  江野也盯着她:“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

  “哎,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掰起了手腕呢?”徐校长忙笑呵呵的打圆场,“小柒,孩子们还在等你上课呢,先进去吧。”

  徐校长拍了拍她的肩膀,劝阻的意思很明显。

  简柒不会让老徐难做人,她先松开了手,似笑非笑地看着江野:“小崽子,下次最好别落我手上,否则……”

  她轻哼一声,没有说完。

  江野看着她那张嚣张又狂妄的脸,薄唇抿了抿,一丝怒火忍不住涌上心头。

  操!谁他妈是小崽子!

  恰好放学铃声响起,简柒准备进教室,低头一看,江野还抓着她的手腕。

  她微抬起下颌,眼神不悦地看着江野,神情已经露了几分不耐烦。

  江野不为所动,他侧过身逼近她,刚好挡住了后面徐校长和梁欣然的视线。

  他的眼神冷峻狠戾,俯身靠近她的耳畔,嗓音阴沉带着寒意:“下次你也最好别落我手上,否则……”

  他忽而勾起一侧唇角笑了,却是皮笑肉不笑,让人看着心惊胆战。

  一样的话,从简柒口中说出来是嚣张,从江野口中说出来却是冷酷。

  简柒微眯着眼看他,眼神里有探究、审慎、惊讶,更多的是兴奋。

  果然是狼崽子!真他妈带劲儿!

  她舔了舔干燥的下唇,眼神挑衅:“否则怎样?”

  江野嗤笑一声,没有回答。

  答案不言而喻。

  “江野……”

  梁欣然听不清俩人说了什么,但看二人靠得那么近,心里莫名不安。

  江野没有回应她,微抬着下颌,居高临下地盯着简柒,好一会才松开了手。

  从学校出来,江野一直没说话,梁欣然以为他因为刚才简柒的态度生气,于是气咻咻道:“这个徐校长真的太离谱了,这样的人怎么能招进来当老师!”她忽然想起什么,又道,“听徐校长的语气好像跟她挺熟的,还叫她小柒,一个校长叫女老师叫得这么亲热,他们俩该不会是……”

  世人便是如此,靠着一点脑补便以为是事情真相,并且还坚信不疑。

  江野皱起眉头,掠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眼神很冷。

  梁欣然有点莫名其妙地眨了下眼:“江野,你怎么了?你……是在生气吗?”

  江野没有回应她,心里有点不耐烦,觉得她太他妈呱噪了。

  不知怎的,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简柒刚才站在讲台上笑眯眯的模样,眉眼还是那么张扬,却透着狡黠,像狡猾的狐狸。这个女人还真是人狠话不多。

继续阅读《野性难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