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医妃》小说最新章节,白简儿,叶天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倾世医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紫岚美眉
简介:医学天才穿越成凌王弃妃,刚来就在地牢,差点被冤死
身中两种蛊、三种毒,随时都能让她一命呜呼
她活的如履薄冰,凌王不正眼看他就算了,还有一群烂桃花个个都想要她的命
既然两相厌,不如一拍两散!她有大把的美男,为什么要天天看他的冷脸?……
“我们已经合离了,这样不合适!”
“没有合离书,不作数!”
就在她发觉爱上他的时候,他却成了她杀母仇人,她亲手把匕首插入他的心口……
真相大白时,他却对她只有恨,还要娶她的杀母仇人!
“可是,我怀了你的孩子

“你又要耍什么花招儿?”
角色:白简儿,叶天凌
《倾世医妃》小说最新章节,白简儿,叶天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倾世医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勒个去!疼死姐了!”白简儿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双只在古装电视剧里见过的鞋子。

这是做梦了?

她本来在医院里值夜班,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

不容她多想,脸忽然就被那只鞋踩住,并用力碾了碾,一个阴狠的声音响起:“解药呢?”

白简儿头晕眼花地觉得自己头骨都要被踩碎了,与此同时,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大脑。

不得不承认:她竟然穿越了!

别人穿越一场都是带着金手指各种重生,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也好歹丫鬟成群的伺候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一穿穿到暗牢里了呢?

但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保命要紧!

她红唇轻启:“解药……”

“呃……啊……”不容她细想,带有倒刺的银鞭忽就甩到她身上,每一鞭都生生刮出丝丝血肉。她周身伤口纵横交错,血肉模糊。

“解药在哪?!”男人抬手制止了行刑的黑衣侍从,吐出的声音冰冷彻骨,厉眸中尽是蚀骨的恨意和厌恶。

“我没有……”

白简儿倒吸口凉气,忍住浑身火辣辣的疼,咬紧牙关望向眼前这个俊美如神祗的男人,悲凉的泪水混着脸上的血,是原主无尽的失望与恨意落下——这里是大凉国京都天武城的暗牢,他是她的夫君,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六皇子凌王,正值弱冠。

一年前,原主求她的将军爹爹白瑾堂以军功和皇上换了一个赐婚圣旨,如愿嫁给了他。

却没想到,这一年他视她如草芥,从未给过正眼,更没有夫妻之实。

她的爹爹刚出征去边境十天,他竟冤枉她给他青梅竹马的表妹柳如梅下毒。

叶天凌寒眸一凛,突然弯腰,修长如玉的手掐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将她如稻草娃娃一样提起来,威胁着问道:“再不说,我就杀了你给她赔罪!”

白简儿感到他的手在渐渐收紧,她呼吸越来越困难。但看到他眼底再明显不过的厌恶和杀意,原主真的心如刀绞,痛彻心扉。

呃,虽然但是,原主确实有点渣啊!再爱也不该做出棒打鸳鸯的事呀。

而且原主的痛要她这个刚穿越过来的背啊!太过分了吧?

于是她嘴角扯出一个凄冷而嘲讽的笑,费力地说道:“那我就用死证明清白……”

嗯对,说不准死了可以穿回去。

“砰!”的一声,她话音还未落,便猛地被甩了出去,随即闷哼一声撞到石墙上。

她几乎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然后像破碎的稻草一样摔落到地上。

暗牢外,一道刺眼的闪电撕裂阴沉的天空,伴随着摄人的响雷,在暗牢屋顶炸开,让里面的人都惊恐的瑟缩了一下。

叶天凌眉头蹙起,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出于愤怒,他走过去用绣着金色云纹的皂靴挑起白简儿的下巴,“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2章


这个女人现在还不能死,没有解药,梅儿也活不下去。

“解药我没有!”这种受伤程度和重击都没死成,白简儿有点无语的暂时认命。好吧,穿越就穿越吧,不过也不能这么憋屈啊!

于是她心生一计:“但我可以解毒,只是缺一味药。”

她必须为自己争取时间。

叶天凌眸中杀意顿盛,脚下越发加重了力道,声音也冷的如同千年寒冰:“把药方说出来!”

白简儿觉得脑壳要被他踩裂了,心里闪电般的问候了他八辈祖宗一遍。

但是,她现在只能装孙子,“我说了也白搭,里面有一味药太难得。”

叶天凌鄙视的嗤笑一声,“说!世上还没本王得不到的东西。”

他是父皇最宠爱的皇子,父皇的私库里什么好东西没有?

白简儿虚弱的吐出几个字:“千年红雪莲。”

叶天凌眸子一眯,“你在耍本王?”

红雪莲难得,千年雪莲更难得,千年红雪莲简直是个传说。

白简儿懒得看他,“信不信由你,东西找来,我立刻亲自配药!”

叶天凌怒意滔天,恨不得将这个可恨的女人立马挫骨扬灰,咬牙切齿的道:“你还想亲自配药?”

白简儿嘲冷一笑:“不然呢?我想多活几天……”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几乎没有声音了。

知道这具身子暂时不用受刑了,强撑着的那一口气卸下,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叶天凌察觉到不对,踢了她肩膀一脚,“喂!”

旁边的黑衣侍从道:“主子,她好像晕死过去了。”

叶天凌现在心急也白搭,只得命令道:“给她止血吃药,别让她死了!”

不管是真是假,他必须去找千年红雪莲,因为梅儿等不及了。

想来也有可能真的得用到稀有的药材,不然那些太医早就研究出解药了。

就这样,白简儿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

作为二十五世纪的医学天才,她有把握解了那劳什子柳如梅的毒。

但解毒的同时,也等于承认毒确实是原主下的了,她必须先证明原主的清白才行。

这个锅原主宁死不背,她也不会白白受这冤屈。

白简儿迷迷糊糊间,觉得浑身火辣辣地疼,尤其是胸部,估计是肋骨断了,连呼吸都在痛。

她甚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抽离这个身体,她没有害怕,反而觉得雀跃,自己这是要梦醒了吗?

要回去了吗?

她只是上夜班的时候偷偷睡个觉而已,穿越大神,求放过呀!

突然感到有温暖的微风拂面,不是牢房阴冷腥臭的空气,她顿时有了些精神,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绿地上,也就五十平米,绿地旁边是一汪约十平米的水洼。

绿地以外,雾气朦胧,隐约能看到有一座三层的小楼。

这不是她自己业余时间编程的医疗空间小游戏吗?!

白简儿又惊又喜,看到水,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艰难的爬到水洼边,直接将脸埋进去一阵猛喝。

然后,仰躺在地上,看着蓝蓝的天,觉得自己浑身有了力量。

可是,她突然被牢门打开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眼前一黑,就发现自己又躺在了潮湿逼仄的牢房里。

自己编程的医疗空间游戏成了她的金手指了?

不容白简儿拜谢穿越大神赠给了金手指,就见一个身穿古装衣裙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她目露凶光,从手里的食盒里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3章


这是位十三、四岁的少女,丫鬟打扮,模样还算标致。

原主的记忆自动蹦出这少女的信息,是柳如梅的贴身大丫鬟:玉翠。

玉翠将食盒放到一边,握紧了匕首,一步步的朝白简儿走过来。

白简儿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这具身子已经死过一次了,恐怕暂时没有能力和玉翠搏斗。

她只能默默的等着玉翠靠近,再来个致命一击。

玉翠见白简儿浑身是血、死气沉沉,于是蹲下来用手探她的鼻息:“死了?”

就在此时,白简儿用尽所有的力气,猛然起身将玉翠扑倒在地,两只手摁住玉翠,拼命咬住了她的咽喉。

肋骨的疼痛让白简儿咬紧牙关,玉翠发出凄厉的喊声:“啊!救命——”

玉翠此刻无比后悔,侍卫被她支开了,竟然没有人来救她。

不过比起浑身伤痕的白简儿,显然玉翠更有力气些,她拼命挣扎,一脚将白简儿踹到了一边。

白简儿闷哼一声,眼前一阵发黑,她咬破了舌尖,不让自己晕过去。

玉翠朝白简儿扑过来,捂住白简儿的口鼻,嘴里发狠道:“本想划花你的脸,再捂死你。既然你急着上路,我成全你!”

窒息的感觉再次激起了白简儿求生的斗志,她弯起十指猛地戳向玉翠的眼睛。

玉翠惨叫一声,瞬间跌坐在地上。

那声音,像鬼叫似的,在暗牢里回响。

疼痛让玉翠失去了理智,手碰到掉在地上的匕首,一把握住就朝白简儿刺了过来。

她眼睛看不见了,只好疯了似的乱戳。

白简儿情急之下,往旁边滚去“住手!柳如梅……不要解药了吗?咳咳……”

她已经用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说话就扯得浑身钻心的疼,加上咳嗽,就有血从嘴里涌出来。

玉翠冷笑道:“你的尸体,就是她最好的解药!”

说着,玉翠循着白简儿的声音,朝她刺来。

本能的恐惧使白简儿闭上双眸,想避开,却已力竭。

她听到了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胸口感受到了匕首的冰凉与强烈的痛楚。

但是,玉翠毕竟是个不干重活儿的小丫鬟,加上亲手杀人害怕,力气并不大,没有刺穿白简儿的肋骨。

刚才玉翠的尖叫太恐怖,看守再远也听到了,有人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他们看到牢房里的情况,大吃一惊。

看守甲快步上前,一把将玉翠拉开。

玉翠捂着眼睛失措地尖叫,“救命!白简儿要杀我!杀了她!杀了她!”

白简儿眼前一阵阵发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胸口上插着的匕首,随着微弱的呼吸一起一伏。

看守甲脸色一沉,道:“王爷有令,白简儿不能死,快请大夫!”

有人快跑了出去,若是白简儿死了,柳如梅也活不了,那他们的命也就不用要了。

看守乙疑惑道:“玉翠姑娘,你不是来给白简儿送饭的吗?怎么会这样?”

那匕首显然是玉翠插上去的。

玉翠是柳如梅的贴身丫鬟,为什么要杀她?

难道玉翠不想柳如梅活着?……

玉翠似乎听不到看守乙的问话,捂着双目“嗷嗷”直叫。

看守甲和看守乙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目光里看到了狐疑。

事关柳如梅的性命,大夫很快就被请了过来,不过一同来的除了听到消息的叶天凌,还有叶天凌的咆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4章


“何人如此大胆?不知这是本王的私狱?”

玉翠一听叶天凌来了,跪在那里,抱着头瑟瑟发抖。

大夫是个年轻俊逸的男子,也就十七、八岁,一副玩世不恭的气质。

一看有两个受伤的人,大夫问道:“先救谁?”

叶天凌蹙着眉,冷声道:“先救白简儿!”

大夫提着药箱来到白简儿跟前,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道:“情况很不好啊!”

“她死了,你也得死!”叶天凌冷冷的说完,就紧紧的握住了双拳。

年轻的大夫微微扬眉,戏谑道:“哟!对自己夫人很关心嘛。”

成功看到叶天凌的脸黑了,大夫忙道:“尽人事听天命吧,这暗牢里的条件……”

“抬到玉兰阁去!”不等他说完,叶天凌就发话了。

“慢着!”白简儿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她绝不能放过这个玉翠。

叶天凌厉眸一眯,不耐烦的道:“你又想做什么?”

白简儿喘了一口气,才有力气再说话,“玉翠杀我,她是想让柳如梅跟着死吗?”

她知道牵扯到柳如梅的命,叶天凌实在好拿捏,正好借此出口恶气。

果然,叶天凌走到玉翠身边,冷冷的逼问:“说!”

玉翠吓得连连磕头,“王爷饶命!是小姐良善,让我来给王妃送饭,可王妃二话不说,扑上来就咬奴婢的咽喉,奴婢反抗,她就戳奴婢的眼睛,奴婢看不见,自保中,不小心误伤了王妃!”

她咽喉处有血牙印儿,还往外渗着血。眼睛红肿,往外流着眼泪,不知有没有瞎。

叶天凌冰冷的利眸如冰刀一般从地上的食盒、她颈部的牙印儿和眼睛上刮过,冷哼道:“来送饭还带着匕首?”

玉翠身子微微一僵,哭道:“奴婢只是恨白简儿,心疼我家小姐,小姐那么善良,她怎么下的去毒手!奴婢就想用匕首吓唬吓唬她,逼问出解药的下落,谁知她发疯一样要置奴婢于死地。奴婢真的是自保呀!”

叶天凌冷哼,转而对白简儿道:“你还有何话说?”

“卧槽……”白简儿气的爆了粗口,“她刚才明明说是我先动手,现在又变成她逼问我,我才动手。她的话里这么多漏洞,你竟然信了?你特麽的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

叶天凌凝了凝眉,觉得白简儿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玉翠吓得瑟瑟发抖,哭道:“是奴婢心里害怕说错了,是奴婢先吓唬她,她才扑过来的!我家小姐对奴婢恩重如山,奴婢怎么会不顾小姐的安危伤害白简儿的性命?”

白简儿冷笑,“这恐怕只有你知道了!不如用刑吧,打到我这程度,她就说实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5章


她倒要看看叶天凌怎么处理这个玉翠,毕竟现在杀了她,就等于杀了柳如梅。

他那么爱柳如眉,一定会查出真相,白简儿也可以洗脱嫌疑。

玉翠一听用刑,磕头如捣蒜,“王爷,奴婢贱命一条,可我家小姐命悬一线,若是知道奴婢出事……”

不得不说,玉翠很聪明,知道怎么拿捏叶天凌的七寸。

果然,一搬出柳如梅,叶天凌的脑子就不管用了。

“那就让梅儿处置你,若是白简儿死了,连累你家小姐活不成,那你就给梅儿陪葬吧!”

玉翠吓的打了个哆嗦,忙磕头谢恩,“谢王爷不杀之恩!”

“不……行!”白简儿吐出一口血,是被叶天凌这王八蛋给气的。

大夫抱着双臂杵在柱子上,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诶呀呀,吐血了吐血了!本来就是强弩之末了,凭着一口气竟然撑了这么久,还说了这么多话,真是奇迹呀奇迹!”

叶天凌冷飕飕的刮了他一眼,“还不救人?”

白简儿气若游丝的怒骂:“叶天凌,你这个脑子进水的智障!”

反正叶天凌不会让她死,她不如先骂一通解解恨。

见到他瞬间漆黑的脸和眸中滔天的愤怒,她一阵快意,正要继续骂,就有人来抬她,她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

肋骨断了,最怕随便搬动了!

你爷爷滴,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的吗?

白简儿只来得及骂了一句,就痛晕了过去。

看守们都缩着脖子,恨不能自己会隐身,不断自我催眠:王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我没听到王爷挨骂!我什么都没听见!

叶天凌的目光如冰刀一般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意味不明的看了玉翠一眼,拂袖而去。

玉翠跪直了身子,脸上楚楚可怜的神情渐渐褪去,神色狰狞狠戾。

……

白简儿也不知道自己是梦是醒,她又来到了那个医疗空间,悲催的看着那五十平米的绿地,她只想抽自己两大耳刮子。

因为这个金手指,目前只是鸡肋!

想用,就需要一级一级的升级,解锁新功能。

早知道会是这样,自己当初就应该一次到位,直接弄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医疗仓库!

白简儿流着面条泪,艰难的一点一点往那水潭边爬,她记得上次喝这里的水就有了力气,有了力气,她要种草药,给药田升级!

如果现在有背景音乐,一定是凄惨的二泉映月。

这原本用来给药田浇水的泉水,人喝了以后,果然有了力气,连伤口都不那么疼了。

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灵泉?这空间和自己编程的空间还是有区别的。

但是,问题来了,她什么都没有,怎么种草药呢?

她记得有系统附赠的便宜种子:板蓝根、枸杞子和金菊花。

先种点板蓝根吧,在某典时期,板蓝根都快成神药了。

谁知,只一想,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透明的面板,就像一个巨大的水晶触摸屏似的。

白简儿心中一喜,点了种植的按钮,在种子里面选择了板蓝根,立刻,身下的药田里就种上了板蓝根。

突然,“叮咚”一声,系统奖励了一个新人大礼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6章


白简儿心中一喜,忙点开那红彤彤的礼盒。

是一粒续命丹!

很多功能没有解锁,不能取药品来用,给一粒续命丹也算公道。

白简儿果断吃了这粒续命丹,然后等着板蓝根成熟,好及时收获,再种下一茬儿。

金币啊,金币,她现在迫切需要虚拟金币升级医疗空间谁知,没等一会儿,就昏睡了过去,这具破身子,就比尸体多一口气而已。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紫檀木的镂空雕花大床上。

浑身依然很痛,但感觉伤口已经被人处理好了,肋骨也被接上了。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白简儿果断闭上眼睛,装死。

叶天凌走到床边,看着白简儿面如死灰,毫无生气的样子,微微蹙眉,不耐烦的问身边那个年轻俊朗的大夫:“顾之行,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醒?”顾之行一脸的不可思议,“按理说,这情况,应该活不成了,但偏偏还有一口气。啧啧,这事儿,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叶天凌眼底扬起了一抹阴鸷之色,“她是不是装的?为的就是拖延时间,不给梅儿解毒!”

“你质疑我的医术?”顾之行炸毛儿,“难道我连真晕还是装晕都看不出来?”

他眸光一转,问道:“你就不认为她说解药需要千年红雪莲,也是来拖延时间?”

叶天凌给他一个眼刀,“你能解梅儿的毒了?”

顾之行摸摸鼻子,聪明的选择闭嘴。

叶天凌冷哼,“你如此无能,我除了相信她,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顾之行撇嘴,“谁让你把白简儿打成这样的?怨谁?也不想想,若是她死了,你怎么和白将军交代!”

“需要如何交代?”叶天凌声音冰冷,“死了便报暴毙!”

白瑾堂,他还是忌惮的。

不过,现在白瑾堂不是去边关了吗?

他知道白简儿死了,也不可能立刻回京,主将无诏回京可是死罪。

过几年白瑾堂回京的时候,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

想到这儿,叶天凌冷笑,“配出解药前,她不能死!不然你也没好果子吃!”

顾之行不屑的嘀咕道:“管我什么事!”

伸出手,给白简儿把脉,眼睛一亮,沾沾自喜的道:“竟然好多了,我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

啊呸!白简儿真想喷他一口空间灵泉水。

“是老娘自己医术好!”干涩冰冷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飘渺。

“啊!”顾之行吓得缩回手,惊得他差点儿没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瞪着白简儿:“你,你怎么醒了?”

“我有仙丹。”白简儿眯着眼睛,看着顾之行,他皮肤白皙如玉,生着一张俊秀非凡且又讨喜的脸,剑眉斜飞,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眸中波光流转,令人有点朦胧而奇妙的感觉。

嘴角微微向上勾着,天生一张笑模样,痞痞的,贱贱的,却让人怎么都生不出半分讨厌。

他微微挑眉,显然不信,“有仙丹你怎么不拿出来救柳如梅?这样你就不用受着皮肉之苦了。”

叶天凌背负双手,眸光阴沉,“说!”

他着一袭黑色暗云纹绸缎衣裳,五官如同雕琢般完美,浓眉飞扬,深邃的凤目中闪着精光。

白简儿看他冰雕一样的面瘫脸就觉得厌恶,哼!智商是无法用颜值来弥补的。

白简儿挑眉,“想知道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7章


顾之行觉得前方有坑,但还是点点头,“想。”

白简儿淡淡道:“先给我倒杯水喝。”

好吧,果然如此!顾之行想暴走。

但真的纳闷儿明明活不成的人,怎么就突然好了,他从来没这么怀疑自己的医术过。

只好一脸生无可恋的倒了一杯水,别着脑袋递给白简儿,狠狠的道:“给!”

白简儿冷冷一笑:“让他倒!”

“什么?!”顾之行一副见鬼的样子,“你你你竟然让凌王殿下给你倒水?”

叶天凌冷冷的瞪着他,眼里似要甩出冰刀子来,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找死!”

白简儿讽刺一笑,“有种你就杀了我!”

说着,轻咳了起来,有血从唇角溢出。

顾之行大惊,捏住她的脉门,“不是疯了,就是回光返照!”

叶天凌拳头捏的咔吧直响,恨不得撕了白简儿,但又不得不祈祷白简儿别死。

白简儿看他这吃瘪的样子,心里畅快,笑了出来,边笑边咳,暗红的血一口一口的往外涌。

她脸色如纸,双眸却璀璨晶亮,虚弱的嘲冷道:“傻帽儿,你放心,我死了,柳如梅也死不了,等她熬不住了,自然能找到解药,不然就是有神医上门。”

不管毒是谁下的,背后之人的目的绝对不是让柳如梅死,不然立刻毙命的毒药有的是,柳如梅活不到现在。

叶天凌的眸中似有冰冷的旋涡,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他的拳头紧了松,松了紧。

蹙眉问诊脉的顾之行,“她怎么样?”

顾之行眯着眼睛,蹙着眉,一脸凝重的摇头晃脑,口里念念有词:“要完了,要完了。”

半晌,收回手,道:“快去找那千年红雪莲吧,说不定顺便能救她一命。现在,我给她施针,能让她多撑两天。”

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卷着的布包,往床头桌子上一放,然后,像画轴一样展开,里面是各种型号的银针。

修长如玉的手捏起银针,双手翻飞,左右开工,眨眼间就隔着丝绸寝衣把白简儿扎成了刺猬。

白简儿感觉呼吸顺畅了些,闭眼装死,心里却是对顾之行的医术嗤之以鼻:这是吐出了五脏内的淤血,怎么就是要完了?

你丫才完了呢,你全家都要完了!

叶天凌觉得白简儿要千年红雪莲不是为了柳如梅,而是为了她自己,有心想要质问她,见她闭上了双眼,只得愤然甩袖而去。

这顾之行的针灸之术还算不错,白简儿又吐出一大口暗红色淤血,浑身轻松了不少,迷迷糊糊又昏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感觉有人给自己喂药,温热的汤药,苦的很。

不晓得睡了多久,再次醒来,看到和煦的春光透过窗棂铺洒进来,庭院里有鸟声婉转啼鸣……

白简儿懵懂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才又一次确定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

觉得身上轻松多了,疼痛缓解了不少。

想起空间里的药田,心念一动,便进了空间。

板蓝根已经成熟,连忙收了,又种上一茬儿。

因为是白天,怕被人发现,喝了些灵泉水,就出了空间。

腹部一阵酸胀,一阵尿意袭来,撑着身子想起来,牵动了身上的伤,痛的她“嘶”的一声。

外间有人听到动静,门帘一动,一个柳眉杏眼的丫鬟走了进来,见到白简儿醒了,面露狂喜之色,道:“王妃醒了!快将药方写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8章


这个丫鬟白简儿想不起是谁,看穿着和气度,应该是有体面的大丫鬟。

白简儿微微挑眉,“千年红雪莲找到了?”

不应该啊,那玩意儿可是稀世珍宝,不说绝种了,也应该找个一年半载才是。

丫鬟轻蔑的白了她一眼,“没找到,你能醒来吗?”

哎吆,看样子还给她吃了?白简儿心中窃喜,总算自己得了点好处。

丫鬟已经麻利的在桌子上备好了笔墨纸砚,“王妃,请吧。”

白简儿眸光一转,突然面目一阵纠结,捂住肚子,“哎吆,我肚子疼,想上厕所。”

丫鬟不解,“上厕所?”

白简儿可怜巴巴的点头,“人有三急呀,我忍不住啦!”

丫鬟明白了,脸一下子就红了,羞愤道:“快去!”

白简儿撑着床要起来,肋骨疼,起到一半又躺回去,“哎吆,不行,我浑身疼,起不来!”

丫鬟急的咬牙,却对她没办法,叫进两个粗使婆子,“扶王妃去出恭!”

两个婆子面目凶恶,冷着脸,一边一个架着白简儿朝床边一处用屏风遮挡起来的地方走去,那里放着一个描金雕花的恭桶。

啧啧,王府的马桶也这么高级……

但这个过程并不是想象中的酣畅淋漓,白简儿肋骨和胸口的伤还没好,一用力,浑身就疼。

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然后叶天凌冰冷愤怒的声音传来,“不是醒了吗?方子写好没有?”

不等丫鬟解释,就踹门进来,“人呢?”

白简儿暗骂混蛋、渣男,怪腔怪调的道:“我在这儿……拉……粑……粑。”

说着还“嗯嗯”有声,说明自己很努力的在争取时间。

叶天凌瞬间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只觉得自己从脸到脚都红了起来,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面对的居然是这样的窘境。

转身离开吧,他又有点心有不甘,但是不走的话……也着实的尴尬。

他气急败坏的磨牙道:“你怎么说也是王妃,就不能矜持点!”

“就是太后也有三急啊!”白简儿回答的理直气壮。

叶天凌觉得自己也是绝了,这种情况下还能与她吵嘴,真是……中邪了!

“你耐心等啊。”她说完之后,捂嘴窃笑,可再也没听到外面有响动。

等她排解干净,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将自己收拾好,磨磨蹭蹭的出来,房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叶天凌没头没脑的急步出了玉兰阁,脸上如同火烧一样红彤彤的。

那个女人太不要脸了!

他到了梅园门口才停住了脚步,发胀的脑袋渐渐的清醒。

她!她!她!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

他刚才就应该点住她的穴道,然后活活掐死她才对!

叶天凌又气又怒,一掌打在了身侧的墙上,墙皮都被他轰掉了一大块!

不对,不对,他不是要药方去的吗?

怎么自己回来了?

这时,那个丫鬟急急而来,禀报道:“王爷,王妃说请柳姑娘去玉兰阁,她需要给柳姑娘把过脉以后,才能写药方。”

叶天凌磨牙,“将她抬到梅园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9章


白简儿才不会乖乖写药方,一会儿说要喝水,一会儿说要吃东西,一会儿说要把脉后再说。

那丫鬟急的跺脚,亲自去请示叶天凌。

然后,从外面进来两个粗壮的婆子,抬着一条长春凳。

不容白简儿说什么,两个婆子就将她抬到长春凳上,抬着就急急的往外走。

白简儿心中骂娘,长春凳上没有铺条褥子,也没给她盖条毯子,就这么让她穿着里衣,披头散发的躺在上面走过了大半个凌王府。

一路上的下人见了,都毫不掩饰目光中的不屑和轻视。

关键是梅园的门口有两队侍卫,见到这般狼狈的白简儿,虽然目光闪烁,但并没有转过身避嫌,依然将她看了个遍。

真他娘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别说她是王妃,就是普通女子,穿着贴身里衣让男人看了,名声也毁了。

这个时代,女人的名声比命重要。

叶天凌这是不想让她活了!

好,渣男,等着瞧!

梅园是柳如梅的院子,里面种满了梅树,正是春梅盛开的季节,梅香满园。

白简儿直接被抬进柳如梅的卧室内,室内一大帮子人,丫鬟、婆子就有十几个,还有叶天凌、顾之行和好几个太医打扮的人。

叶天凌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道:“把脉吧!”

白简儿趴在长春凳上哼哼唧唧,“她们太粗暴,我伤口裂开了,疼,无法静心把脉。”

玉翠站在床边哭哭咧咧的道:“王妃就是不想救我家小姐,她会把什么脉?懂什么医术?”

白简儿冷冷的看着她,“你还活着呢?眼睛也好了,可真是让我不爽。”

叶天凌气的七窍生烟,“够了!白简儿,你到底想怎么样?”

“凌哥哥~你别生气,好好与姐姐说话,姐姐脾气不好。”床上传出柔弱如水的声音,却不忘给白简儿上眼药。

为了避嫌,床上的纱帐落着,看不清床内的情景。

这和白简儿穿着里衣被抬着逛了大半个王府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白简儿捂住心口,这里如被钝刀子剜肉一般,疼,疼的她想蜷缩起身子。

这是原主的不甘和痛心,可白简儿感受的却如此的真切。

白简儿淡淡的道:“我要梳妆更衣。”

叶天凌瞳孔一缩,脸色微微发红,怎么说白简儿也是他名义上的王妃,现在这个样子被一众下人、太医见到,终究是面上无光。

“可是,梅儿的命重要,既然来了,你就……”

“诶呀呀!我晕了我晕了!”白简儿扶着额角,夸张的翻着白眼儿,假的不能再假了。

玉翠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她害怕白简儿下一个条件是弄死她,还是闭了嘴。

叶天凌气额角青筋暴起,咬牙道:“准!”

白简儿被抬到厢房,丫鬟、婆子们动作很快,很快就将她打扮的体体面面。

只是,她的右脸上有一道狰狞的鞭伤,从脸颊直到脖颈。

她用白纱蒙住了脸,不但没有减色,反而平添了神秘和冷艳的感觉。

这次没有像抬尸体似的用长春凳抬,而是坐在官帽椅上被抬了过去。

也许是刚才太狼狈,也许是她真的太耀眼,屋内的人都不由得闪过一抹惊艳。

她眉目精致如画,肌肤如琼脂美玉,略显英气的秀眉下一双璀璨的眸子透着慧黠和清冷。

叶天凌的心像是被人捶了一拳,再次意识到,似乎哪里真的不对了。

但他来不及多想,蹙眉沉声道:“现在可以给梅儿把脉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妃》

第10章


白简儿姿态慵懒的靠在椅子靠背上,眼神平静无波的看着玉翠。

玉翠身子一颤,脸色刷的变得苍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王妃,饶命啊,我家小姐已经罚过奴婢了,您就大人有大量,快把解药交出来吧!”

柳如梅也柔柔的求道:“姐姐,都是妹妹的错,妹妹御下无方,你要怪,就怪妹妹吧。”

白简儿凉凉的道:“别姐姐、妹妹的,你无名无分的住在凌王府与王爷无媒苟合,有什么资格跟我称什么姐姐妹妹!”

“王妃……我……呜呜……”柳如梅嘤嘤哭泣起来、房间里的人都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耳聋眼瞎。

叶天凌狠狠的道:“白简儿,你不要得寸进尺!本王和梅儿是清白的!”

白简儿鄙夷的白了他一眼,“你们是否清白,管我屁事?现在的问题是,她的丫鬟捅我一刀,没有任何惩罚,我还要上赶的给她把脉?凭什么?”

玉翠不服的道:“那毒是你下的,不该你解毒吗?”

白简儿眸中寒光骤凛,“毒是谁下的,你心里没个逼数吗?”

这个玉翠去天牢杀她,绝对有问题。

“噗!”顾之行憋不住笑了出来,“王妃真是不拘小节。”

叶天凌额角突突直跳,怒道:“白简儿,你说话怎地如此粗鄙?”

白简儿帅气的吹了一下面纱,云淡风轻的道:“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想开了,以后怎么痛快怎么活,多活一天是赚的!”

“咳咳……王爷……我好胸闷……”柳如梅费力的喘息起来,一副要憋死的样子。

没等叶天凌说什么,白简儿就道:“处置了玉翠,我就给你把脉,你自己决定。”

玉翠眸中闪过一抹惶恐,低下头,却竖起了耳朵。

叶天凌冷声道:“白简儿,做事不要太绝,你以后还得在王府讨生活!”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讨生活?你这是在形容我这凌王妃吗?谁该是在府里讨生活的那个,难道你不清楚?”白简儿语气里那无尽的鄙夷和不屑,硬生生的让叶天凌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这个女人,怎么变的如此伶牙俐齿!

每一句话,都能噎死人!

柳如梅见白简儿很坚决,抽泣的问道:“王妃,你想如何?”

白简儿眉眼弯弯,“我很公平,她捅了我一刀,就让我也捅她一刀!”

“王爷饶命!小姐饶命!”这下玉翠是真害怕了,白简儿非得捅死她不可!

柳如梅也想到这点,道:“王妃身份高贵,怎么能亲自惩治下人?不如打她二十大板,小惩大诫可好?”

“好!”白简儿答应的很痛快,看到玉翠神情一松,“不过……打了以后我要验看,满意了我才高兴。别以为我不知道行刑中的那些猫腻儿。”

玉翠的脸煞白煞白的,眸中闪过一抹怨毒,没再求情。

让她嚣张这一时,过后再好好收拾她!

叶天凌给了两个婆子一个眼神,那两个婆子上前来拖玉翠出去。

白简儿声音清脆的道:“正好,抬我来的那长春凳派上用场了,就在那上面打吧。若是我不满意,要重新打过,想让你们小姐好,你们手下就别留情!”

很快,院子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打板子的声音和玉翠的惨叫哀号声。

二十板子很快就打完了,婆子用那长春凳将玉翠抬进来,“请王妃验看。”

白简儿一看玉翠额头的汗和咬破的嘴唇就知道婆子们没怎么手下留情,很大度的摆摆手,“好了,我也不是狠心的人,快抬走处理伤口去吧。”

这次不等叶天凌出言催促,主动道:“把我抬到床边,我要给柳姑娘把脉。”

继续阅读《倾世医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