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穆岑,穆知画)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半支烟头
简介:穆王府嫡女重生
一个想法:复仇
一个目标:当今四皇子
传言四皇子腰间玉佩号令雄狮,价值黄金万万两
穆岑一眼,四皇子便给了
传言四皇子留恋花花丛,夜夜笙歌,奢靡无度
穆岑一言,四皇子后宫再无其他女子
于是越国传闻,穆岑是苏妲己转世,祸害江山社稷
穆岑无畏,见佛杀佛,见神杀神,利刃浸染仇人鲜血,手中绣花针翻转江山社稷,光复天下第一绣房
众臣联名要赐穆岑死罪
四皇子却大笔一挥,十里红妆,后座相...
角色:穆岑,穆知画
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穆岑,穆知画)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穆岑重生


一盏油灯枯尽。
穆岑只觉得自己的头发被人连根拔起,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属于自己的了。那种刺痛的疼,让她发出阵阵哀嚎。
锋利的刀刃,刀刀见骨。
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窜入鼻间,她拼命的求饶,但四肢被死死的钉在木桩上。每挣扎一下,钻心的疼痛让人嘶声裂肺的惨叫出声。
她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水银从脑袋顶上浇灌下来,渗透到血液,周围的一切都屏住了呼吸,穆岑的挣扎逐渐变得微弱。
那是肌肉和皮肤分离的撕拉声,听的人毛骨悚人。
而耳边却是穆知画娇嗔的声音:“皇上,臣妾看了这些,晚上可要睡不好了。”
“爱妃,待朕把这个妖妇的魂魄禁锢在此,再把妖妇身边的余孽都处理了,就没人可以祸害爱妃了。”李时元搂着穆知画却说的格外冷酷。
穆岑残留的意识就这么看着眼前一幕幕。
荷香在惨叫,全身赤裸,刀刃在她的脊椎上来回碾过,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终只能在这样的极致痛苦,咬舌自尽。
凤清宫里的人无一幸免。
穆岑的眼神渐渐从哀求变成冷漠,身体的疼痛,却不如心理的折磨来的残酷,凤清宫的人命一条条的在穆岑的面前消失。
而在天牢最角落的位置,却躺着一个婴儿的尸体。
那是穆岑十月怀胎生下的皇子,而如今却因为穆知画的一句话,被挖空了心脏成了药引。
而她却从未曾亲手抱过她的孩儿。
她是穆王府嫡女,大周国当今皇后,却最终沦为了棋子,从她回府的那一日起,步步都是陷阱,而她却耳根子软,错信了人,最终连累了凤清宫几十条人命,还有自己的亲生骨肉。
水银不断的渗透到肌肉里,彻底的分裂了她的肌肉和皮肤。
最后的意识,让穆岑咬断了牙齿,一字一句的说着:“穆知画,李时元,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一定……”
天牢里,满是渗人的凄厉叫声,很久很久才消停下来,压抑的气氛,让人大气不敢喘息。
……
——
顾府。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涌入鼻腔,穆岑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水井璧边的暗道里。
而耳边仍然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夹杂着利剑刺入拔出的声音,杀戮从来不曾停止。
水井上不断有鲜血滴下来,彻底的湮没在井底。
穆岑有片刻的恍惚。
在铜镜里,穆岑看见了十六岁的自己。
昔日白皙的肌肤,被粗粝的岩壁刮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淡粉色的对襟襦残破不堪,乌黑的发丝挽了一对发髻,却已经变得凌乱。
但就算狼狈,却也挡不住穆岑绝美的容颜,双眸在黑暗中却显得晶亮有神。
只是在这样的神采里,却意外的多了一丝血腥。
她没想到,上一世自己被穆知画陷害,落得惨死的下场,不得善终,而现在,老天睁眼,她竟然回到了十六岁。
一切噩梦的起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2章 是鬼是人


穆岑的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就这么安静的站在暗道里,微微闭眼,听着耳边的杀戮声渐渐停止。
【顾府没一个活口了。】
【小王爷要确定穆岑死了。】
【顾府上下三十号人都在这里了,确定不会有遗漏。】
……
是,上一世顾府三十条人命在瞬间灰飞烟灭。而这一切的主谋不是别人,而是穆岑的堂哥穆战天。
目的就仅仅是为了阻止自己回到穆王府。
这场杀戮来的猝不及防,养父养母只来得及把穆岑送到水井下的暗道,让穆岑等着穆王府的人接她离开,那样她就安全了。
毕竟穆岑是穆王府的嫡女。
这是秘密,所以顾府的人从来没有穆岑算入府中的人头,这三十条条人命,才能让穆岑躲过一劫。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穆岑躲过了这一次,却在未来的十年里,生不如死。
她的噩梦,是从这一刻才开始。
穆岑以为自己回了穆王府,能给爹娘报仇,结果穆王府才是穆岑万劫不复的深渊,信错了人,耳根子软,不仅害了自己,连带最亲信的婢女也死于非命。
老天给了穆岑重生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再发生。
很久,穆岑闭眼,安安静静的站着,一字一句却说的坚定有力:“爹,娘,女儿不孝,不能救你们于水火,但女儿一定会给你们复仇,完成你们的遗愿。”
而后,穆岑跪了下来。
忽然——
井口传来细碎的声音,穆岑的眼皮微掀,冷静的眸光里藏着血腥,她站了起身,一步步的朝着暗室的入口走去。
随手拿起的碎石,在手中运气。
忽然,就这么以迅雷及掩耳的速度射了出去,直接割断了爬下井底的侍卫的大动脉,侍卫的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惊恐的看着穆岑。
穆岑面无表情的站着,完全没杀人的一丝惊恐。
凌乱的发丝就这么覆盖在脸上,遮挡住了绝美的容颜,就好似一个从地狱里爬出的复仇女鬼。
侍卫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这么噗通一声摔入了井底,无声无息。
“下面是鬼……鬼……还是……人……”井上的人,声音都颤抖了。
“下去看看。宁可错杀,不可错过。”上面的人脸色也变了。
又一个侍卫下去了。
穆岑在暗室的入口安安静静的看着。
她才重生,可这戏码和上一世演的都不一样了,这些亲手杀了顾府三十口人命的凶手,亲自送上门,她又何须客气。
这一次,穆岑连给对方落到暗室口的机会都没有,碎石从掌心射出,切断了对方的脚筋,手筋,最后一枚碎石钉在了对方的眉心。
无声无息的,侍卫就这么睁眼掉了下来,看见穆岑的时候,想说话,却已经彻彻底底的没了声息,只剩下惊恐。
穆岑却始终一动不动的站着。
井上的人看见这一幕,面面相觑,谁都没了敢在下去的勇气。
“是不是顾府的人复仇来了?”
“快……快走……”
“大人,那这里……”
“留着,对对……对外说是顾府的仇家下手的手。”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3章 索命阎王


连续两条人命无声无息的葬在井底,上面的人没了试探的勇气。穆岑的耳边很快就传来了马蹄声。
穆岑知道,穆战天的人已经走了。
她顺着井壁的楼梯,一点点的爬了上来,越是接近井口,血腥味就变得越为的浓烈。
穆岑安安静静的看着周围的血腥,找了布把尸体一具具的盖好。
而后,穆岑就这么坐在庭院的中心,一直到天渐渐亮了。
……
——
翌日,天色大亮的时候,顾府再一次传来人声,但是却带着惊恐:“不……不好了,顾……顾府……”
“何事这么惊慌?”陈管家匆匆走来。
而一旁的奴才已经颤抖着指着顾府内,忍不住在一旁作呕。就连久经风浪的陈管家都跟着变了变脸。
“小姐呢!马上把小姐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陈管家冷静的说着,自己也已经匆匆走入顾府。
一晚上的时间,刺鼻的血腥味不曾减少,尸体也跟着发出了阵阵的恶臭。
陈管家也忍不住作呕的感觉。
就在这时——
“那里有人。”侍卫快速的说着。
陈管家匆匆走了过去。
才走进,就看见一个满身脏乱的小姑娘坐在庭院的中间,似乎在听见声音后,缓缓的转过身,在抬眼的瞬间,陈管家有些被惊吓的后退了一步。
她的眼神太透亮了,就好似世间的任何事,她都已经看穿了。
明明就是一个小姑娘,却给人渗骨的阴暗,似乎在看见这片血腥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慌乱,冷静的不能再冷静的坐在顾府的三十具尸骨之中。
好像从地府来索命的阎王。
管家的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起来:“你……你是何人。”
“陈管家。”穆岑站起身看着陈管家,不卑不亢的开口,“我是穆岑。”
管家惊愕。
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姑娘竟然是穆王府要找的嫡女穆岑。
穆岑出生的时候,穆王府是最为动荡的时候,穆王爷穆洪远险些被暗杀,王妃成亲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穆岑,但却在生穆岑的时候丧命。
穆王爷身受重伤,痛失爱妃,穆岑成了扫把星,出生的第二日就被送到了寺庙,而被顾姓夫妇收养,穆王爷明知自己嫡女流落民间,但是却从来不曾过问。
穆岑就在顾府长大。
若不是穆王府的老夫人病重,什么药方也治不好,这才走请了高人,高人说,要请和穆王府有血亲同命格的人入府,方能缓解。
这才让穆王府想起了出生就被放逐的穆岑。
只有穆岑符合这个命格和时辰。
所以,才有了接穆岑回府这件事。
但是陈管家也没想到,自己来到顾府的时候,竟然会看见遍地尸体血腥一片的场面。
而穆岑就这么安静却可以冷静的躲避一切,眸光锐利的看着自己。
穆岑是怎么做到的?
陈管家此刻,只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眼前穆岑,有着和过世的王妃一模一样的脸,以至于没人敢否决穆岑的身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4章 有恃无恐


而眼前穆岑,有着和过世的王妃一模一样的脸,以至于没人敢否决穆岑的身份。
-----------------------
这样的气度,分明就是王妃的翻版,哪里像一个流落在外十六年的穆王府千金。
而穆岑完全不在意陈管家的错愕,淡淡开口:“昨日养母告诉我,今日穆王府会有人来接我回府,结果在深夜的时候,无数黑衣人闯入,一夜之间,顾府哀嚎遍地。”
就连转述这样的血腥,穆岑都面不改色:“养母和养父拼了命的把我送进井底的暗室,才躲过这一劫,我不知道这是何人所为。但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爷自会还一个公道。”
陈管家的脸色微变。
而穆岑就这么看着陈管家。
在上一世,穆岑不仅不能给养父母报仇,就连整栋顾府,都是被陈管家一把火烧了精光。
尸骨无存,连一个墓碑都没有。
那时候的穆岑苦苦哀求,陈管家却嫌恶的看着穆岑,穆王府谁不知道,穆岑并没任何分量,甚至连一个大丫头都不如。
若不是带回来冲喜,穆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到穆王府。
而穆王府的人,也从不对外承认穆岑的身份,最终穆岑才当了替死鬼。
陈管家回过神,脸色已经冷了下来,口气也格外阴沉:“王爷公事繁忙,没空管这等小事。何况顾府的人私自带走小姐,本就是死罪一条,并没什么值得怜悯的。”
说着,陈管家看向一旁的侍卫:“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要烧的干干净净。”
话音才落下,穆岑忽然笑了。
这样的笑意显得渗人的很,明明已经春末,却有了寒冬的阴冷。
陈管家被吓到了,不想在看着穆岑的这双眼,立刻吩咐一旁的侍卫:“送小姐上轿,准备启程回府复命。”
“奴才遵命。”侍卫恭敬的应声,快速的朝着穆岑走去。
结果,就在侍卫走到穆岑面前的时候,原本挂在腰间的利剑却忽然脱鞘而出,利剑落在了穆岑的手中,剑锋就这么抵在自己的脖颈间。
陈管家脸色惊变:“小姐,你要做什么?”
“顾府养我十六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死了,都不得安宁,我身为养女,不能伸冤就算,连一座墓碑都不能给他们,我怎么对得起顾府三十条的人命。”
穆岑说着就这么笑了:“陈管家,我想我要死了,你带什么人回去复命?一个冲喜的人死了,就不知道我父亲会怎么惩处你的失责。”
一边说,锋利的剑锋也已经微微抵靠了几分,脖颈的鲜血渗了出来。
这些动作下,穆岑的手都没抖过,眸光冷淡的就好似这条命根本不是自己的。
“小姐……你……”陈管家的声音都跟着颤抖了起来,看着穆岑,好声好气的劝着,“您别冲动,这种小事,奴才来办,奴才立刻就命人把顾府的人都一一安葬。”
穆岑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开口,是因为知道,顾府出事的事,在陈管家看见,并找到自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飞鸽传书通知了穆洪远。
穆洪远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5章 收服管家


陈管家是穆洪远的心腹,自然知道穆洪远要的不过是冲喜的穆岑,顾府的人死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处理干净就好。
如果穆岑死了,那么最后回去无法交代的人是自己,这条小命都会跟着搭上。
穆岑拿捏的清清楚楚的,才敢开口说出这些。
而后,穆岑就这么拿着利剑,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陈管家命令侍卫把顾府上下三十口人给仔细的安葬好。
并把顾府给上上下下的清理干净,直到看不见一丝的血腥。
“小姐,现在您能跟奴才回府了吗?”陈管家现在面对穆岑的时候,已经变得小心谨慎,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
他毫不怀疑,穆岑手中的利剑会在下一秒,就会砍下自己的脑袋。
是他小看了穆岑,或者说,是整个穆王府的人都小看了穆岑。
而穆岑这才嗯了声,淡淡的把利剑重新放回了侍卫的剑鞘里,那眼神淡漠的落在陈管家的身上:“陈管家,你是聪明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很清楚。”
剩下的话,穆岑没再开口。
陈管家纵然是穆洪远的心腹,能混到现在的位置,势必有聪明的地方。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管家见不到穆岑的底时,绝对不敢再轻易对穆岑下手。
若说之前陈管家笃定穆岑回了穆王府,最终就是一枚棋子。
那么,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陈管家就不敢再这么笃定了。
硬碰硬的时候,不如服软。
“奴才明白。请小姐放心。”说完,陈管家亲自搀扶着穆岑上了轿子。
而穆王府对穆岑的怠慢,任何一处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个轿子,简陋至极,就算是府内的大丫头出府用的轿子都比这个好。
但穆岑并不介意。
越是这样的环境,越是可以让她的思维保持清醒。
那些血债,她会一笔笔的讨。
……
在轿子缓缓动起来的时候,轿子的帘子忽然被掀开,穆岑淡淡的开口:“陈管家,这些个奴才,如果不靠谱的话,您就看着处理。”
很淡的话,却带着威胁和警告,甚至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穆岑的眼神里都还噙着笑意。
被穆岑念着的奴才,听见这话,当即跪了下来,拼命的磕着头。
而穆岑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就直接放下了帘子。
陈管家的声音传来:“奴才知道了,小姐请放心。”
穆岑没再过问。
陈管家今时今日在穆王府的地位,就连现在当家的侧妃都要给几分薄面,只要他开了口,这些奴才,自然就安分守己了。
这一路回去,不长不短的三天路途,也会舒坦的多。
上一世,就算是这三天的路途,穆岑都吃尽了暗亏,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好,但是当时的穆岑哪里知道这是陈管家在给穆岑下马威。
原本就已经被顾府的杀戮吓的说不出话,那三天下来,抵达穆王府的时候,穆岑几乎是神志不清了。
穆王府又是那么讲究门面和排场的人,这样的穆岑自然一出现就已经让人厌恶透顶了,接下来的路,可想而知。
这样的历史,穆岑不可能让它重演。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6章 意外刺客


果不其然,在第一天落脚的地方,陈管家就找了城里最好的客栈,要的上房,再给穆岑备好了衣服,虽然和王府的绫罗绸缎不能比,但起码也是上等的料子和车工。
再安排的人烧了水,让穆岑彻底的清洗干净。
就连饭菜,都是精心准备过的,分量不大,但是菜色却多,一看就很有欲望。
穆岑倒是没怀疑这饭菜有问题,淡定的吃了。
毕竟陈管家就算面服心不服,在这样的情况下,确确实实不敢造次。
一整天赶路的疲惫,加上应对各种状况,穆岑有些乏了,她靠在枕头上假寐了起来,但是穆岑的神经却仍然紧绷,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忽然,关上的窗帘动了动,穆岑假装沉睡,但是在黑夜之中,她却看见了窗纸已经被人捅破。
她嗜血的笑着,猫眼在黑夜里绽放了血色的光芒。
穆岑下床悄然无声的走到了窗边,手心微微用力,钢珠就已经弹了出去,正好打在屋外人的穴道上,架在窗纸上的竹筒瞬间掉了下来。
穆岑拾起,闻了闻。
这是迷幻药,吸入过量会致命,显然对方是下了狠手。
穆岑闭气,把竹筒掐灭,推窗的下一瞬,就已经把窗外人直接提到了屋内,匕首抵靠在对方的喉咙。
“说,谁让你来刺杀我的。”穆岑一字一句问的狠戾。
然后穆岑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
惊愕。
是的,惊愕。
穆岑沉了沉,并没主动开口。
她能重生,也意味着历史的轨迹变了。那么除去她所知道的上一世的事情外,也可能出现意外。
比如穆战天会不会不甘心再回来杀了自己。
毕竟,她还活着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穆王府,穆战天不可能不知道的。
但显然,刺客眼中的惊愕已经让穆岑清楚的知道,他认错人了。
是阴差阳错自己住了这间上房成了替死鬼吗?
“谁派你来的。”穆岑的匕首又抵近了几分,鲜血已经渗了出来。
刺客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再看着穆岑的匕首,直接咬舌自尽,瞬间就在穆岑的面前失去了生息。
穆岑确定人已经死了,这才松开了他。
而不远处住着的陈管家也已经听见了动静,第一时间带着人赶了过来,看见屋内的情况时,陈管家的脸色也跟着变了变。
穆岑看向陈管家,陈管家当即就跪了下来:“小姐,奴才绝无二心。”
“你若有二心,就不会现在赶来。”穆岑挥挥手示意陈管家站起身,而后才开口,“这里找人处理了,还有,这间上房是怎么来的?”
身后的侍卫立刻把尸体拖了出去。
陈管家拧眉在沉思,而后才说着:“奴才来的时候,客栈并没上房了,后来忽然又说有了,奴才没多想,就要了下来,现在看来,是奴才疏忽了,请小姐恕罪。”
穆岑点点头,并没多说什么。
看来,她果真是一不小心成了别人的替罪羊,若不是她警惕,今晚死的人就是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7章 再遇良人


看来,她果真是一不小心成了别人的替罪羊,若不是她警惕,今晚死的人就是自己。
---------------
而这些人也显然不是穆战天的人。
穆战天的人,穆岑认的清清楚楚。
“小姐,奴才找人在门外守着,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陈管家也心有余悸,短短的路途接二连三的出了差池。
穆岑若没回去,他恐怕要也要赔上这条老命。
穆岑嗯了声,陈管家没敢多停留,仔细的交代了门口的侍卫,这才离开。
但这么一闹,穆岑已经没了睡意。
所幸,再两个时辰,天也就会亮了。
……
后半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穆岑用了早膳,陈管家也已经准备稳妥,启程朝着穆王府而去。
路上,陈管家始终警惕。
而轿子陈管家也收拾过,安了软垫和靠枕,让穆岑可以更舒服点。
穆岑倒是安静的靠着,闭目养神。她现在需要的是养精蓄锐,回了穆王府,才是一场持久硬战的开始。
在接近申时的时候,穆岑面带薄纱,下轿子去解手。
陈管家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跟了两个侍卫。
但男女有别,侍卫也不靠的太近,确定了周围的环境没任何危险后,就这么站在不远处候着,没敢惊扰穆岑。
穆岑走到隐蔽的位置,正想解开宽衣的时候,穆岑的眼神微眯,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仔细的听着周围传来的动静。
然后,穆岑精准的走到了东南方向的角落,掰开枯草,就看见了一个蒙面男人躺在草堆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草堆已经被鲜血给浸染了,那种血腥味再一次的涌来。
但是男人却仍然敏锐,一把扣住了穆岑的手,眸光就这么沉沉的看着穆岑,声音沙哑又艰涩:“谁派你来的。”
穆岑没说话,却没因为自己的手被扣住而有任何的慌乱。
也就在对方看向自己的瞬间,那一双眼眸,让穆岑瞬间认出了对方。
当今四皇子李时渊。
上一世,李时渊是太子李时元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运筹帷幄,但最终却功亏一篑,在午门死于太子的剑下,太子登机,大周朝才彻底的陷入不可挽回的悲剧之中。
而穆岑和李时渊却仅仅数面之缘。
穆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李时渊,安静了片刻:“四皇子放心,民女对你并无害。”
一句话,让李时渊就这么微眯起眼,看着穆岑,眸底深处闪过了一丝的警觉。
他在追查太子罪证的过程中,却险些落入对方陷阱,若不是逃得快,此刻死的人就会是自己。
而现在却遇见这么一个莫名的女子,李时渊不可能不警惕。
“你是谁?”李时渊沉声问着,那是天生的王者威仪。
穆岑倒是淡淡的笑了笑:“我是谁,不足四殿下挂心。四殿下受伤颇重,我可以把四殿下送到安全的地方,只是可能要蒙住四殿下的眼,这是为了我自保着想,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说着穆岑顿了顿,似乎就这么把选择权放到了李时渊的身上,眸光更是深沉。
李时渊并没松开穆岑的手:“本王凭什么信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8章 聪明之人


穆岑挑眉:“四殿下,现在前有狼后有虎,你还身受重伤,我要真想对你下手,易如反掌。除了和我合作,目前看来,四殿下并没什么选择的权利。”
不咸不淡的话,而后,穆岑反手,就已经扣住了李时渊,眉眼也已经冷了下来:“我的耐心并不太好,四殿下。”
李时渊忽然就这么笑了:“本王好像别无选择。”
“四殿下果然是聪明之人。”穆岑转了下手腕,看着已经泛红的肌肤,倒是没说什么。
“你有什么条件?”李时渊直截了当的开口。
穆岑没说话,直接伸手就把李时渊腰间的玉佩给摘了下来:“要这个就行。”
李时渊一愣,显然没想到穆岑仅仅是为了要自己腰间的玉佩,但很快,李时渊的双眸锐利的看着穆岑。
这枚玉佩是母妃留下的。
李时渊不管发生何事,都随身携带。
亲近李时渊的人都清楚,见玉佩就如同见李时渊本人。
眼前看起来年近十几岁的姑娘,是早就知晓有备而来,还是凑巧。
“怎么,四殿下不愿意吗?”穆岑倒是看明白了,“不愿意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谈的。四殿下别说将来,今儿恐怕连这里都走不出去。”
李时渊知道穆岑并非信口雌黄。
现在的局势,他比谁都清楚,这样的情况下,识时务者为俊杰。
“有劳了。”李时渊看向穆岑,淡淡开口。
穆岑直接从李时渊的身上扯下衣服,蒙住了李时渊的眼睛,而后把不远处的侍卫给唤来。
“把人给我弄到轿子上,这里收拾干净。”穆岑直接命令。
侍卫面面相觑,而陈管家看见动静也跟着跑了过来,看见穆岑扶着一个男人出来的时候,陈管家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小姐,您这是——”陈管家拧眉。
从顾府看见那个从井底爬上来的穆岑,他就知道穆岑不简单。
但是他也万万没想到,穆岑可以随时随地的出不同的状况,而陈管家阅人无数,却在现在分不清穆岑到底要做什么。
“正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穆岑面不改色,“到前面的镇上,找一个客栈,把他丢下来就可以。”
见陈管家没动。
穆岑问的漫不经心的:“有问题吗?”
那口气听起来随意,却让陈管家冷不丁的回过神,立刻应着:“奴才知道了。”而后,他转身吩咐,“你们还不快点收拾好,今天见到的,你们谁敢多说一句,等着掉脑袋。”
侍卫诚惶诚恐的。
穆岑没再理会,她仍然扶着李时渊,朝着轿子走去,在把李时渊安顿好后,确定现场找不出一丝痕迹后,轿子才缓缓的朝着下一个城镇走去。
李时渊受伤不轻。
但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时渊都没降低分毫的警惕。
一直到轿子停靠在城镇的客栈,李时渊和穆岑都没交谈过一句。
陈管家显然已经交代过了,轿子是停在客栈的后门,穆岑没下轿,看着李时渊,淡淡开口:“四殿下,我只能送你到这里,我想你的属下很快就会到。剩下的,你要自求多福,希望来日有机会再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9章 重回王府


李时渊被蒙着双眼,但是还是出声询问:“姑娘为何会出手救本王,又为何要了本王的玉佩而没提别的要求。”
穆岑轻轻的笑了笑:“可能觉得无聊,就顺手救了。那玉佩,正好看着喜欢,就顺手要了。”
摆明了就是敷衍。
李时渊没再多问,很快,他就被人扶下轿子,客栈的人接过李时渊,马车就快速的转身离开,一刻都没停留。
……
第三天接近午时的时候,穆岑的轿子抵达了穆王府。
穆王府安安静静的,朱红色的大门紧锁,并没人出府迎接,只开了一旁的侧门。
穆岑并没觉得意外。
在轿子落地后,陈管家立刻上前,亲自把凳子摆好,扶着穆岑下了轿子。
“小姐,如今老夫人病重,王府上下都在给老夫人诵经祈福,所以王府人手不够,奴才亲自带您去院落,您看这样可好?”每一句话,陈管家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不小心再得罪了穆岑。
穆岑倒是笑了笑,并没介意:“无妨。”
陈管家这才松了口气。
他亦步亦趋的跟着穆岑,从侧门进了穆王府,仔仔细细的把穆王府的格局和穆岑介绍了一遍。
穆岑低敛下眉眼,安静的听着。
“您的母妃过世后,现在王府当家的是侧妃娘娘,娘娘住在东阁,喜静,平日没事的时候不要随意去东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另外两位侧妃和王爷的小妾就依次住在西阁这头,郡主住在南楼,小王爷被册封为懿郡王,赐了郡王府,独立居住。”
陈管家的声音徐徐传来,抑扬顿挫的:“至于另外一位小王爷虽然没册封,但成年后也独立门户,王爷并不曾过问,而侧妃娘娘给您安排的是西楼,这里最靠近王府的祠堂,也是老夫人最喜欢呆的地方,王爷交代,您要随时随地的陪在老夫人的身边。”
……
陈管家把每一点都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这在上一世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待遇。
上一世,她抵达王府的时候,早就已经被吓的面目全非,陈管家直接让人就把她送回了西楼,就没人再理睬她。
就连伺候的奴才和婢女,都是一个月后才来的。
这一个月里,穆岑跌跌撞撞的,让侧妃对她异常不满,没少受责难,但那时候的穆岑却带着感恩的心,觉得是自己不好。
现在想来,呵呵——
愚蠢至极。
穆岑低敛下眉眼,藏起了深意,款款朝着西楼走去。
西楼是什么地方,好似和祠堂最近,但西楼却是一个分界点,王府的丫头和奴才们,都住在西楼。
而留给穆岑的房间,就只是和祠堂遥遥相望。
看似很近,却不能直接跨越,走到祠堂需要绕过一整个王府,加上对路况的不熟,穆岑每一天都是在迟到,自然引的老夫人怒火攻心,越发的不满。
下场可想而知。
而这一切是谁的阴谋,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她是穆王府嫡亲的长女,现在穆知画所拥有的一切,本应该属于自己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第10章 首战告捷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回到了穆王府,侧妃自然心存警惕,生怕出了什么变数,能最快速度除掉自己才是上上之策。
特别是在穆战天屠杀了顾府三十条人命,却仍然让穆岑逃过这劫后。
斩草除根,是侧妃最擅长的手段。
忽然,在前面徐徐讲解的陈管家立刻跪了下来:“奴才参见懿郡王,懿郡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呵呵——
还真是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分外让人眼红。
穆岑的脊梁骨挺的很直,完全没下跪的意思,甚至是带了几分的慵懒,眼皮掀了掀,一点下跪的意思都没有。
陈管家有些急。
穆岑却显得再淡定不过。
上一世,她逃过一劫,但是却不认识穆战天的长相,穆战天也是在此堵着她,当众给了她下马威,还没抵达西楼就已经被关押了起来,一直到第二日,才有人注意。
而穆战天却一脸无辜,以为穆岑就是一个没规矩的下人。
这件事,也没人申讨,就这么过去了。
穆岑也彻底的沦为穆王府里,就算是一个大丫头都能随便欺负的人。
但现在——
“好大的胆子,看见本郡王竟然不下跪请安?”穆战天冷着脸,凌厉的看着穆岑,声音也跟着阴沉了下来。
穆战天得知穆岑已经抵达穆王府的消息后,就在这必经之路上等着穆岑。
穆战天以为自己能看见一个惊慌失措,浑身肮脏,毫无体统的臭丫头,结果他万万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穆岑却既然相反。
那张素净的小脸不施粉黛,但足可以让后宫三千佳丽黯然失色。
再简单的发髻,随意的挽起,淡漠看来的眉眼,看似慵懒,带着风情无限,但是却在这样的眼神里,穆战天竟然看见了一丝意外的冰冷。
冷到骨髓。
穆战天有些被惊到,但是他反应的很快:“来人啊,给我掌嘴!丢到柴房去反省!”
陈管家也有些吓到了:“懿郡王,这位是——”
穆战天却直接打断了陈管家的话:“陈管家,见到本郡王不行礼,本郡王就是教训教训王府里不听话的下人,难道还不成?再说,陈管家这么忙碌的人,怎么有时间亲自带一个奴才在王府里走动了?”
而穆战天的话落下,他身后的侍卫直接上前,扬手就要抽穆岑的耳光。
继续阅读《锦绣重归:嫡女独步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