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绯闻甜妻慕千汐,厉澜尘,厉少的绯闻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厉少的绯闻甜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落筱筱
简介:慕千汐迫于工作压力,去偷拍厉澜尘的绯闻!那厉澜尘是什么人?帝都厉氏集团的执行长,俊美伦比,是帝都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为人狠厉,不近人情!而更重要的是厉澜尘可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啊!她作为妻子,抓丈夫的小辫子,还要偷拍不成?事实证明,是需要的

角色:慕千汐,厉澜尘
厉少的绯闻甜妻慕千汐,厉澜尘,厉少的绯闻甜妻小说免费阅读

《厉少的绯闻甜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偷拍


“千汐,有线情来报说厉澜尘在香槟酒店跟方梦雪一起,你去给我守着!一定要拍到实照!”
香槟酒店走廊边,慕千汐一身黑色修身运动装,头戴着一顶鸭舌帽,鬼鬼祟祟缩在墙脚。
脑海里浮现出总编那句话,慕千汐好看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
她肯定出门没看黄历!
总编居然让她去偷拍厉澜尘的绯闻!
那厉澜尘是什么人?帝都厉氏集团的执行长,俊美伦比,是帝都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为人狠厉,不近人情!
而更重要的是厉澜尘可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啊!
一年前,她还是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有天一个男人出现声称是她父亲,她欣喜若狂,并没有指责为什么把她流浪在外。
而是兴奋回到慕家,当她以为可以一家团聚的时候,父亲告诉她让她代替同父异母的姐姐嫁给厉澜尘。
传闻厉澜尘是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慕千雪不愿意,就让她冒名顶替嫁进了厉家。
至于厉澜尘,慕千汐也只是在新婚夜见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可以说是隐婚。
可是现在偷拍厉澜尘这个任务居然交给她,为了保住饭碗,慕千汐只能硬头皮上,只求厉澜尘别认出她!
正想着,房间里突然发出一道惊喊,慕千汐顿时打起精神来,举着相机往房门口去……
“嘶,啊……”
手还未碰到门把,房门猛然被打开,慕千汐如惊弓之鸟吓得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相机也摔在地上。
“你是哪家报社的?竟然敢偷拍?”
头顶蓦然传来女人尖利的怒斥声。
慕千汐抬头,只见女人全身围了一条浴巾,娇媚的脸蛋上印有一条红痕,见到她,怒气冲冲地捂着脸。
慕千汐在电视杂志上见过,这个女人是当红小花旦方梦雪!
凭借娇媚惑人的脸蛋,被誉为玉女,可没想到方梦雪会这么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她面前。
如果拍到,那她可就立大功了!
一想到可以转正升职加薪,慕千汐瞬间满血复活,扛起相机就要拍。
可手还未碰到相机,就被方梦雪一脚踢开,相机瞬间撞到墙上,发出碎裂的声音。
“知道我是谁吗?也敢偷拍!”
见相机碎了,慕千汐的心也瞬间破裂了般,这可是用来吃饭的家伙啊!
“你赔我相机!”
慕千汐捡起相机,就要讨说法。
这时,门后又传来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
“敢偷拍,胆子不小!”
橘色灯光下,男人坐在轮椅上,慢慢转动轮椅往外移动着,一身黑色西装整齐合贴地穿在身上,衬出男人精壮的身躯。
狭长深邃的眸子里似有寒光,绯薄的唇在光线下泛着光泽,明明是个俊美伦比的男人,可周身萦绕着一股矜贵冷漠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看到男人的脸,慕千汐的心猛然一颤,虽然她只在新婚夜见过厉澜尘一面,可男人那仿佛看不到底的眸子,她却记得很清。
冰冷摄魂,让人不寒而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2章 逃命要紧


见状,慕千汐立刻低着头,故意压低帽沿,生怕厉澜尘认出她来。
“我没有偷拍,但是她摔坏我的相机,要赔给我!”慕千汐压低声音怒道。
拍没拍到,反而相机还被摔坏了,简直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
方梦雪看到男人,脑海里立刻想起刚才自己近身诱惑,却被男人无情推开,被冷斥的画面,顿时全身一阵寒意。
“厉总,这个女人不能轻易放了!敢蹲拍就应该封杀!”
方梦雪揪着凌乱的浴巾,神色慌张地瞪着慕千汐道。
据她了解,厉澜尘最讨厌媒体拍照,所以这次不用她出手,这个女人也会完了。
方梦雪刚暗意庆幸时,耳边就传来男人冷冽低沉的声音。
“滚!别让我在见到你!”
听到男人的话,慕千汐心里一喜,厉澜尘居然这么轻易放过她了,还以为对她一阵严刑拷打。
抱起相机,虽然心里很气愤,但和厉澜尘比起来,还是赶紧逃命要紧!
“好嘞,我马上就走。”
说着就要离开,而一旁本以为抱着看戏态度的方梦雪见状,气愤地怒叫。
“厉总,你怎么这么轻易放她走呢!她……”
方梦雪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冷冷打断,“站住!”
厉澜尘半眯着眸子,像只蛰伏在黑夜里捕猎的狼般,散发着冷然威慑的光。
看着女人娇小的身子,薄唇微勾起一抹弧度,冷声道。
慕千汐迈开步子的身子一僵,她悻悻回头,不知男人又突然叫她做什么。
“没让你走。”
顿时,慕千汐一脸惊诧,而方梦雪脸色堪比调色盘,一时间红白交替,好不精彩。
厉澜尘这是让她离开吗?
方梦雪暗自咬牙,一副恨意绵绵地瞪着慕千汐,恨不得把她瞪出个窟窿。
“厉总,你怎么能……”
委屈的话语还未哭诉完,男人冷漠无情地喝道,“还不滚?”
碍于男人不留情面的冷喝,方梦雪只能跺了一下脚,狠狠剜了一眼慕千汐,转身狼狈跑开。
方梦雪一走,慕千汐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抬头就看到男人漆黑的眸子冷不丁的看着她,顿时全身一怵。
“嗨,厉总,要是没事,我可以走吗……”
慕千汐努力挤出一丝笑,瑟瑟地看着男人。
可千万别认出她啊!
谁知话刚落,走廊两侧出现几个黑衣男人,一脸冷漠地站在慕千汐面前。
“太太好!”
几个黑衣大汉,齐声恭敬道。
闻言,慕千汐整个腿都软了,后悔来拍,她怎么就忘了这个男人可不好惹啊!
而且男人早已认出她了!
厉澜尘坐在轮椅上,好整以暇的微眯着眸子,嘴角似有戏谑之意,“一年不见,怎么,不认识了?”
见此,慕千汐也不遮掩了,抬起头看着男人,虽然心里慌乱得不行,但小脸上满是坚定。
“哪有,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厉总,我只是遵从我们签的协议而已,在外遇见也要装作不认识罢了。”
新婚夜,厉澜尘就和她签了隐婚协议,在厉家人面前,他们可以装作很恩爱的样子,在外人面前,他们就是陌生人。
听到女人略带冷嘲的口吻,厉澜尘眸光暗了暗,沉声道,“那你是在埋怨我冷落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3章 隐婚协议


听到女人略带冷嘲的口吻,厉澜尘眸光暗了暗,沉声道,“那你是在埋怨我冷落你?”
------------------------------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戏谑,慕千汐眉头一皱,“不敢,我只是按照协议做事而已,要是没什么事,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蹲了一下午,什么也没拍到,反而被方梦雪把相机摔坏,现在又被厉澜尘认出,她可真是倒霉。
现在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远离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见女人一脸恨不得立刻逃走的样子,厉澜尘脸色覆了一层寒霜。
“周六爷爷和子轩从国外回来,记得回家一趟。”
说完,男人转动着轮椅,进了房间。
慕千汐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才收回目光。
厉老爷子和厉子轩要回来了。
厉子轩,只要一想起,那个曾在学校里照顾她的身影,就再次出现在脑海里。
想起一年前,为了代替姐姐嫁给厉澜尘,成了厉家的少奶奶,可不曾想到厉子轩竟是厉澜尘的弟弟。
她清楚记得,那人看她时的目光,失望冷嘲,而她也无奈。
这次他从海外回来,又该如何面对?
慕千汐脑子里乱糟糟,都不知道自己何时离开酒店,然后站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门外。
看着手里摔坏的相机,慕千汐顿时心里都在滴血,明天怎么跟总编交代!
一晚失眠,第二天慕千汐盯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报社里。
“好啊!我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你,你居然没拍到!慕千汐,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我这报社也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听到总编让自己收拾东西离开,慕千汐急了,“不能啊,总编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拍到一个独家回报您的大恩,求求你了!”
她得靠报社养活自己,要是被辞退,她到哪里找工作?
慕千汐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简直是神情并茂,哭得总编心里一软。
“好吧,再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你要是再拍不到独家,就收拾东西走人!”
见总编松口了,慕千汐一颗心这才落回原处,“谢谢,我一定会拍到独家的。”
在报社忙了一天,直到天际泛红,慕千汐这才离开报社。
路口,慕千汐正想拦车回家,这时面前停了一辆奢华尊贵的劳斯莱斯。
车窗被摇下,露出男人那张俊美绝伦的脸。
“上车。”
慕千汐愣了一下,正想拒绝,但看到周围的人都被眼前的豪车吸引过来的目光,慕千汐脊背一凉,上了车。
“你干什么把车停在门口?”
慕千汐刚才上车前,看到一个一直跟她合不来的女人杜晓晓,眉头一皱,指不定明天又怎么在报社里胡说八道,散布谣言呢!
“明天爷爷就回家了,为了不引人怀疑,今晚回厉家吧。”
厉澜尘无视了慕千汐的话,神色冷清的坐在车里,俊美的像一座雕刻完美的雕塑。
自从一年前,签了隐婚协议后,慕千汐就从厉家搬出来,自己独自在外面租的房子住。
这次老爷子回来,作为厉家的媳妇儿,她确实要回去做样子,扮演一个乖巧懂事和厉澜尘相处恩爱的妻子。
两人一路上没说什么话,各怀心事。
厉家。
中世纪欧式建筑风格融入现代元素,雕梁画栋,占地偌大的厉家老宅,处处透着华丽庄严的气息。
车子绕过草坪,穿过林道,最后停在大门前。
“大少爷,大少奶奶,欢迎回家。”
看见车子,管家刘伯立马笑着上前,侍候厉澜尘从车上下来。
“刘伯好。”
刘伯是厉家资历老人,年六十多岁,听说从小就在老爷子身边侍奉,长年一身绅士的西装,戴着一双眼镜,让人看不透心思。
所以,慕千汐对他是敬而远之。
见厉澜尘神色毫无波澜,慕千汐深呼了一口气,跟在身后进了主宅。
暮色深沉,空气里透着一股凉意。
慕千汐坐在大床上,看着眼前灰白简易风格的卧室,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这时,房门被打开,厉澜尘推着轮椅进来。
看到男人,慕千汐顿时感觉被人扎了一样,从床上弹起,有些拘束地站在一边。
“今晚要不我睡沙发或者打个地铺吧。”
既然签订协议,那就没有必要同睡一张床。
看着女人惊慌仿佛害怕的样子,厉澜尘嘴角微勾,眼底闪过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
“过来,扶我去浴室。”
“啊?”
慕千汐被男人的脑回路惊得愣在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4章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见男人黑沉着脸,深邃狭长的眸子似泛着冷光盯着自己,慕千汐这才轻咳了一声。
走过去将男人从轮椅上扶起,扶起这一瞬间,慕千汐这才感觉到厉澜尘真的很高,之前因为坐在轮椅上的缘故,没有发现。
整整高出一个头多,她脑袋只能抵在男人坚硬精壮的胸前,双手紧紧扶住男人的胳膊,吃力地往浴室移动。
而被慕千汐扶着的厉澜尘,看着女人小心翼翼的动作,眼底的笑意不由加深。
“呼。”
终于把男人扶到浴室里,慕千汐放好热水,准备离开时,男人再次把她叫住。
“还没做完,你就要走?”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
还没做完?
慕千汐心里一咯噔,脸上一热,顿时舌头都有些打结。
“做……什么?”
她目光不由往男人的衣服上一瞥,难不成让她帮忙脱衣服?!
“我腿脚不方便,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见男人神色冷清,一点也没有她想的那种龌龊事,只觉羞愧。
对啊,她作为人妻,就算是有名无实,但帮助行动不便的丈夫脱衣洗澡,是尽一个做妻子义务吧。
这样一想,慕千汐再也不感觉不好意思,反而心里很是愧疚,走上前伸出手帮男人解扣子。
上衣褪尽,露出男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肌理分明,线条流畅,性感而富有力量,一点也不像一个长年坐轮椅上的人该有的肌肉。
脱完上衣,慕千汐对着男人腰间的皮带,怔了怔。
“你自己可以脱裤子吗……”
“你觉得呢?”
因为离得近,慕千汐弯着腰,鼻尖都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列的气息,时而还混合着温热的呼气,让她心猛然怦怦直跳。
看着男人眯着眸子,像看一个傻子似的的目光,慕千汐既羞愧又气愤。
“那你把眼睛闭上!”
慕千汐咬了咬唇,羞愤道。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帮男人脱裤子!
看着女人生气鼓动着小腮帮子,又因为害羞红了脸颊的样子,厉澜尘只觉心里有一道火,灼烧着。
虽然想逗弄一下慕千汐,但怕小女人会因为羞赧而生气,第一次配合的闭上眼睛。
见男人闭上眼睛,慕千汐才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只是个行动不便,需要帮助的人而已,不用想那么多。
心里虽然不停给自己打气,但当看到男人精壮的腰身,黑色裤子包裹的……
触及那炙热的温度,瞬间让慕千汐惊呼着松了手。
“你,你流氓!”
天呐,她刚摸到了什么!
太可恶了,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替他脱裤子,可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调戏她?
不对,他不是半身不遂吗?下身已经失去知觉了吗?怎么还会有变化!
看着小女人红着脸,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般跳开,瞪着水灵的大眼看着自己,厉澜尘眸中的暗色更深。
“流氓?”
厉澜尘饶有兴趣的挑眉,看着慕千汐道。
男人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半点羞愧的样子,瞬间让慕千汐炸毛。
“你自己洗吧,我不伺候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出浴室。
看着女人逃似的的身影,厉澜尘性感的唇角微勾,看着只脱了一半的裤子,蓦然从轮椅上站起。
两年前,那场车祸中,他确实受了重伤,也昏迷了大半年,因为被查出车子保险丝被人做了手脚,他才伪装成一个坐在轮椅上双腿不能动的残疾人。
当得知,厉家要选替他选择一个冲喜新娘,厉澜尘也就将计就计娶了,新婚夜就签了隐婚协议。
本想着查出幕后主使者,就放她离开,不过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5章 她是你嫂子


阳台上。
慕千汐涨红着脸,一口气跑到阳台上,被冷风吹过,一颗悸动的心这才平复下来。
为什么这个男人和外界传的不一样?
不是传言他冷漠无情,不喜女人靠近吗?怎么还让她近身,而且还戏弄她?
一想到刚才在浴室里的画面,慕千汐的脸莫名发烫,看厉澜尘还没出来,赶忙钻进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一团。
她只祈求今晚快点过去,等应付过厉老爷子,她就出去住。
脑袋思绪万千,不一会儿慕千汐就被困意所袭,睡了过去。
厉澜尘从浴室出来后,看着小女人已经睡着,娇小的身体和偌大柔软的床形成鲜明对比。
心仿佛被一抹暖意敲击,眸子含笑,从轮椅上起身,掀开被角将慕千汐捞入怀里,闭目养神。
第二天,等到慕千汐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了。
慕千汐快速洗漱,然后换了一件米色长裙,又化了了个淡妆,出了卧室。
“我不在这段时间里,澜尘辛苦了。”
客厅里,厉老爷子厉国峰一身白色休闲装,年已七十的脸上仍精神依旧,眉峰似刀,老花镜下那双眼睛泛着精光。
坐在欧式沙发上,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厉澜尘,眼里满是赞叹和欣慰。
听到爷爷的夸赞,厉澜尘只是淡然一笑,“都是我该做的,爷爷谬赞了。”
“欸?千汐那丫头呢?怎么不见她人?”
老爷子环视一周,没见慕千汐,不由皱眉道。
刚走下楼梯,就听到老爷子叫她,慕千汐忙调整好状态,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走上前。
“爷爷好。”
慕千汐上前,乖巧的轻叫了一声。
看到老爷子身旁站着的男孩儿,敛眉淡然道,“一年不见,子轩倒是越发成熟帅气了。”
眼前的厉子轩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在学校总是温润照顾她的人,现在的他,总给她一种淡漠,眼神里的温柔不见,有的只是冷厉。
“一年不见,嫂子还是这么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厉子轩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不过也是,能嫁进厉家,光凭脸还是不够的,嘴巴还要会说才行,要不然怎么会入我大哥的眼呢。”
说着,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厉澜尘,含笑道。
虽然没有骂人的字眼,但厉子轩字字珠玑,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她的嘲讽。
不择手段,爱慕虚荣,或许这就是他对她的看法,慕千汐心里像被针扎一般,脸上面不改色,但心却疼得滴血。
“子轩!千汐是你哥的妻子,更是你的嫂子,你这是一个晚辈对长辈的该有的态度吗?”
一旁厉老爷子听了,猛然冷哼了一声,斥责着。
而作为当事人,慕千汐脸上闪过尴尬,正要开口说什么时,一旁本沉默不语的男人却开了口。
“入不入我的眼,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千汐是我的女人,更是这厉家大少奶奶。”
说着,厉澜尘微侧身子,眸子里夹杂着警告意味看着厉子轩。
“记住,她是你嫂子,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说完,男人转动着轮椅,不看厉子轩早已怒气冲冲的脸,握着慕千汐因为紧张而卷缩不安的手。
“我还有事,就先不陪爷爷了。”
出了这么一个插曲,厉老爷子深知自己孙子的脾性,冷漠严厉,能给厉子轩一个警告已经是忍让了。
所以,他们年轻人该怎么弄就怎么做,只要不做出败坏家族利益和手足相杀就行。
“去忙吧,不过,公事在忙,也要注意身体。”
厉澜尘淡漠的看了一眼厉子轩,眼神示意慕千汐推轮椅离开。
书房里。
“谢谢你刚才替我说话。”
刚才被厉子轩数落,她本一笑而过,但没想到厉澜尘的竟替她说话,还指责了自己的弟弟。
霸气护短。
一时间,慕千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并不像传闻里那样,冷漠无情。
“谢什么?我只是不允许我的女人被别人指手画脚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6章 绯闻私密


“谢什么?我只是不允许我的女人被别人指手画脚罢了。”
---------------------------
男人的头从文件里抬起,俊美绝伦的五官在朝阳暖汐下,仿佛被镀了一层金光,迷人又帅气。
慕千汐只觉耳根一热,舌头都有些打结,“流氓,谁是你的女人,我们只是假结婚,不要搞错了!”
一口一个我的女人,也不害臊。
闻言,厉澜尘微沉着脸,深邃的眸子里似有寒光闪过,他沉着声音冷道。
“你不是我的女人,那你还想做谁的女人?厉子轩的么?”
男人话锋突然凌厉起来,转折的变化太快,一时让慕千汐没有反应过来。
“你什么意思?什么厉子轩?”
他在胡说八道什么,关厉子轩什么事?
看着女人迷茫不知所措的样子,厉澜尘嘴角冷笑,“你嫁进厉家之前,我就知道你和子轩是同学,而且你还喜欢子轩,对么?”
“你胡说什么!是,我和厉子轩是同学,但我们的关系也止于朋友之间,因为某些原因,子轩学长在学校特别帮助我,但仅此而已,而且在我还没嫁进厉家前,我不知道他就是你的弟弟!”
“所以,请你不要乱猜,我们之间很清白!”
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不一样,看来还是和传闻一样,她就不该对厉澜尘有抱想。
虽然她在乎厉子轩对她的看法,但不代表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小女人被气得怒目圆瞪,一副就要炸毛的样子,厉澜尘心里竟升起一抹疼惜。
或许,他不该胡乱猜测。
这么一想,厉澜尘冷硬的轮廓渐渐柔软起来,他抬头看着慕千汐。
“好,我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所以作为歉意,这个给你。”
说着,男人从电脑上拔下U盘,放在桌前。
看着面前的U盘,慕千汐一脸懵逼,“这是什么?”
“你不是拍独家么,这个是方梦雪的全部绯闻私密。”
“什么?方梦雪绯闻私密,给我?真的吗?你不是在骗我吧?!”
慕千汐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厉澜尘竟然会把方梦雪的绯闻私密给她?
啊啊啊,她要是拿到,工作不仅转正而且还会加薪升职!
天啊,这简直是不可置信啊!
看着慕千汐一张一脸表情丰富变化,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又疑惑犹豫,厉澜尘嘴角含笑。
“不要?”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U盘往垃圾篓里扔。
“要,要!”
看到男人的举动,慕千汐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忙不迭地跑上前,从男人手中抢过来。
视若珍宝。
这可是能拯救她的救命良药啊!
慕千汐拿着U盘暗自窃喜,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好心的,虽然有时特别惹人讨厌,但关键时候还是帮了她。
诶?他怎么知道需要方梦雪的绯闻?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需要拍独家?”
她记得,她没有跟厉澜尘说过。
这个男人是预言家吗,可以看透未来?
闻言,厉澜尘只是微皱眉头,疑问道,“你觉得你有什么事可以瞒过我?”
男人眸子里透着探究性,凉薄又让人捉摸不透。
慕千汐的心猛然一缩,手里的U盘攥得更紧了。
以他厉澜尘的实力,想查明她的事情,简直太容易了,那他是不是也知道她是替嫁的?
思及,慕千汐大脑里瞬间闪过一百种的可能,厉澜尘要是知道了,会该怎么惩罚她?
就在慕千汐慌乱得不知如何时,厉澜尘眸子闪过一丝暗光,“过来,给我倒杯咖啡。”
男人的话如鸣击醒胡思乱想的慕千汐。
“你想喝什么样……啊!”
慕千汐上前,正要开口问咖啡加不加糖,突然腰身被男人一搂,重心不稳,被男人带入怀里。
臀部跨坐在男人大腿上,羞涩难言的部位让慕千汐瞬间爆炸。
“你,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这男人不是双腿无力吗,她这样坐着,不会影响吗?
想着,慕千汐就要挣扎下去,可男人的臂膀如铁钳般牢牢锁住她的细腰,动弹不得。
“不要乱动!”
厉澜尘脸色暗沉的低吼一声,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安分一些?
意识到有东西顶她,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灼热滚烫。
慕千汐瞬间不敢动,脸色涨红,羞愤得都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7章 说好当假夫妻


这个男人怎么这样!
没有一点廉耻吗?
慕千汐拿男人没辙,只能心里小声嘀咕着。
见女人红着脸,视线躲闪羞愧的样子,厉澜尘眸底闪过戏谑,对准女人那诱人的红唇吻下。
甘甜柔软,仿佛有魔力般吸引着厉澜尘。
而慕千汐则是被男人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只觉得呼吸快要结束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
就在慕千汐快要缺氧而窒息时,男人放开了她。
“你做什么亲我?混蛋,不是说好当假夫妻吗?那你现在做的这些算什么!”
得了空隙,慕千汐趁机跳下男人的双腿,斥责道。
面对慕千汐的质问,厉澜尘则是很淡然,然后在慕千汐的惊愕下从轮椅上站起。
“你是我老婆,我亲你难道有什么不对,嗯?”
厉澜尘迈着大长腿,将一脸目瞪口呆的女人逼到沙发上,饶有兴趣。
“惊讶吗?”
男人低着头,温热的气息扑洒在慕千汐的耳垂上,敏感又颤栗,引得慕千汐浑身僵硬。
“你……你不是出车祸……”
这个男人不是因为出车祸双腿残疾,今生只能坐在轮椅上吗?
那他现在好端端的走过来,又把她压在沙发上撩拨算什么?
还有那天晚上,哄骗自己帮他脱衣服的画面……
啊啊啊,慕千汐得知男人像个玩弄傻子似的欺骗她,瞬间怒了。
“滚开,你个骗子!”
欺骗她的信任,既然没有残疾,为什么欺骗亲人还有她,难道因为好玩吗?
如果这样,她慕千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他离婚,就算暴露身份,也不惜!
“骗子?”
厉澜尘嘴角冷笑,眼神冷得骇人。
“我确实出了车祸,因为被人做了手脚,我不得不对外佯装,你知道昏迷两个月才捡回来一条命的滋味吗?”
看着女人呆愣的样子,厉澜尘顿时索然无味,从慕千汐身上起来。
而慕千汐则被厉澜尘的话,震慑到。
别人算计,九死一生才捡回来一条命。
现在的伪装,也止不过想查出幕后黑手,如果不这样,谁愿意一直伪装,谁愿意一直坐在轮椅上?
豪门世家,表面上是那么光鲜亮丽,让人向往,可谁知这些背后黑暗,为争夺利益而明争暗斗,甚至付出生命!
见男人脸上不加掩饰的落寞,慕千汐突然有些感同身受。
其实她也一样,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嫁进厉家。
这背后的酸痛,是没人能理解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经历这些……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不是残疾的事情出去的!”
慕千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只能作些保证。
见小女人拍着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要为他保守秘密的样子,厉澜尘眼底含笑。
看来他的决定没错,把秘密暴露给她。因为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慕千汐看着男人突然对她诡异的笑,心里突然爬上一抹悚然,难道他要杀人灭口?
就在慕千汐天马行空时,这时书房门口传来管家刘伯的声音。
“大少爷,大少奶奶,该吃饭了。”
闻言,厉澜尘走到慕千汐的身边,拍了拍小女人脑袋,“胡思乱想什么?以为你知道我的秘密,把你分尸灭口么?”
听到男人的话,慕千汐瞬间羞愧难当,这个男人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
这都能猜到?难道她都话写在脸上不成?
她全是发现,她在这个男人面前,什么也藏不住,就像没穿衣服一样,这个男人什么都能看透。
“还傻愣着?”
说着,厉澜尘坐回轮椅上,示意慕千汐推他。
“哦。”
见此,慕千汐乖乖去推。
慕千汐的言行举止,让男人喜梢眉色。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8章 自不量力


餐厅。
因为为厉老爷子和厉子轩接风洗尘,刘伯让人准备了偌大一桌美味菜肴。
中西菜品,红酒西点结合。
简直丰富美味。
慕千汐一向对甜品有些独特爱好,看到有西式糕点,眼睛都要笑成月牙弯。
但有长辈在,慕千汐只能乖顺地坐在厉澜尘的身边,时不时替他加菜,充当一个贤惠的妻子。
厉澜尘看着都要被菜堆满的碗,薄唇微勾,夹了一块肉放在慕千汐的碗里。
“你也要多吃点,腰上太瘦了。”
慕千汐刚把肉放在嘴里,听到男人话,差点没被呛到。
什么腰上太瘦了!
这个男人能不能正经点?
瞬间慕千汐耳根发烫地只低着头扒饭,不敢去看男人那不怀好意的眼光。
而桌子上的另外两人,厉子轩则是当时放下筷子,“我没胃口,你们慢慢吃。”
阴沉着脸色离开。
而作为长辈的厉老爷子,则是欣慰的笑道,“看你们这么恩爱,爷爷也放心了。”
“澜尘啊,你和千汐结婚也有一年了,该考虑生个曾孙给我这老头子玩了。”
曾孙,玩?
“咳咳……”
慕千汐当时就被饭呛到,厉澜尘忙贴心的倒了一杯牛奶,递给她。
“多大的人了,吃饭还会呛到自己,真让人不放心。”
说着宠溺的看着慕千汐把牛奶喝了。
而慕千汐快要被吓得坚持不住,就差起身逃离这里。
厉老爷子则是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千汐啊,趁年轻,多生几个,一年一胎,在或者两年一胎也行,生几十个我厉家也养的起。”
闻言,慕千汐拿筷子的手差点掉在地上,她都要被老爷子的话雷到。
还一年一胎?生十几个?
当她是母猪吗?
慕千汐调整了一会儿,脸上才扬起一抹笑意,“爷爷,这种事急不得……”
说着,慕千汐眼神示意一旁看戏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知道替她解围吗?
他们明明只是假结婚,有名无实而已!
怎么生孩子?
看到小女人投来可怜救助的目光,厉澜尘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爷爷,孩子这事,我和千汐最近也在商量。”
说着,故意看了一眼慕千汐。
而慕千汐红着脸,硬着头皮笑道,“是的,爷爷,我和澜尘确实有要孩子的打算。”
啊,来个人快打晕她吧!
这个男人简直不怕事大,还说出他们正在准备要孩子!
“好好,那就好。”
厉老爷子则是一脸乐呵呵,嘴都合不拢的笑。
而慕千汐也跟着笑,不过是哭笑不得的笑。
午饭过后,慕千汐再也待不下去,找了一个外出有事的借口,逃似的离开了厉家。
报社。
“呦,这不是我们慕千汐吗,怎么傍上大款还要来上班啊?”
“就是啊,我们那天可是看到你上了一辆豪车,指不准被哪个老男人包养了呢!”
“就是,长得跟狐媚子似的,肯定勾引男人了。”
慕千汐刚坐下,耳边就传来杜晓晓和她几个小跟班阴阳怪气的声音。
好不容易脱离厉家,来到报社还要被人指点,慕千汐积压了好久的怒气瞬间喷发。
“说够了么,你们嘴巴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书呢?来当报社记者,真是委屈了你们!”
“嘿,被老男人包养了还不准我们说了?你只是一个实习生,要是拿不到独家转正,就等着炒鱿鱼吧,还敢跟我们杜姐斗!自不量力!”
杜晓晓身边的一个跟班,冷眼嘲讽着。
面对这些,慕千汐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俗话说得好,一群疯狗咬了自己,咱也不能同样咬回去。
对待疯狗,要用特殊方式。
“那咱们敢不敢来打个赌,如果我要是拿到独家,你就当众给我赔礼道歉!如果我没拿到,我就给你赔礼道歉,敢吗?”
闻声,杜晓晓昂起脑袋,冷笑,“有什么不敢的?”
顿了顿,冷声讥讽,“倒是你这个丫头片子,来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是处,现在更是厉害,和前辈叫板了,也不知道赢了你,会不会有人说我欺负弱小?”
弱小?回头真正出手,你就知道厉害。
“杜前辈放心,我这人抗造,对付恶心的事情自有一套。”慕千汐暗暗讥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杜晓晓身旁走狗恶狠狠看着。
侧过身子,杜晓晓伸手拦下,“无妨,现在的小年轻说话总是没轻没重,正常,等你能拿到厉澜尘的报道也不迟。”
“厉澜尘?”慕千汐一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9章 一言为定


前脚还是一个报道,后脚却是突然加高赌注。
双手环在胸前,杜晓晓坏笑,“你要是不敢也无妨,权当我这个做前辈的心疼你这小辈无能。”
此话一出,慕千汐一口应下,“好,一言为定。”
随手拿起一旁桌上U盘,慕千汐一脸高傲,“作为前戏,我就先拿方梦雪的绯闻报道让前辈你看看。”
方梦雪的绯闻报道?那可是自己追了好久的。
抿紧双唇,杜晓晓强压住心头诧异,故作淡定,“不过是一个小报道而已。”
瞥见杜晓晓脸上表情,慕千汐笑而不语。
傍晚时分,慕千汐因为赌约直奔厉家,刚一开门正对上厉澜尘正坐在沙发正中央,面无表情。
“大少奶奶,我来。”刘叔伸手接过慕千汐外套。
一转身,慕千汐正对上厉澜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身子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往后一步,险些跌入刘叔怀里。
“怎么,你现在还学会对刘叔投怀送抱了?”
愣了愣,慕千汐尴尬,忙挥手,“不是不是,我。”
话语未落,厉澜尘开口打断,“过来。”
心里一揪,慕千汐迈着小碎步,乖巧走到厉澜尘身旁,“叫我过来干,干嘛?”
“过来我怀里。”厉澜尘大手一伸,慕千汐顺势被腾空抱起,放在两腿上。
小脸涨红,突然亲昵慕千汐顿时慌了神,下意识抬眸看向刘叔。
“大少爷少奶奶,我先退下。”刘叔轻点头,若无其事走出大厅,临走不忘将房门关上,撤下其余佣人。
一瞬间,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相拥。
“说吧,今天回来是因为什么?”厉澜尘开口。
余光瞥向厉澜尘,两人对视,慕千汐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我,我回来其实是为了。”
“为了你的报道?”厉澜尘云淡风轻说着。
心里一咯噔,慕千汐瞪大双眸,“我,我,我。”哆嗦着双唇,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慕千汐倒吸了一口冷气,怯生生说道,“可以吗?”
抿紧双唇,厉澜尘鼻音一声。
耷拉下脑袋,慕千汐反应过来,思来想去认为厉澜尘也不会同意,只得苦笑,“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我现在就走。”
两人之间签署了隐婚条例,慕千汐清楚自己已经过界,不被厉澜尘追究责任已经是侥幸。
“站住。”厉澜尘冷不丁开口。
脚底一个打滑,慕千汐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入厉澜尘怀抱。
扭头,两人四目相对,“为了让我同意,不惜以身相许,厉少奶奶,你这伎俩一般。”
瞥见被误会,慕千汐身子一僵,顿时语塞。
缩了缩身子,慕千汐正要起身,却是被厉澜尘顺势揽住,“不是要我同意拜访吗?那就老实待着,”
半晌,“陪我参加下周一个慈善宴会,我就答应你采访。”
闻声,慕千汐眼前一亮,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慕千汐再一回过神来,小脸皱紧,“慈善宴会?以我的条件,会不会拖你的后腿,可不可以。”
话语未落,厉澜尘随手拿过一旁杂志,话语轻松,“不行,你已经答应我了。”
微皱眉,淡淡一笑,“既然要采访,那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
大脑一阵空白,慕千汐一怔,小脸不自觉泛红,却对上厉澜尘冷若冰霜,“二楼主卧,自己跟上来。”
三天后,慕千汐一早来到报社等候。
不一会儿的功夫,杜晓晓同一旁人有说有笑,朝着办公室走了进来。
瞥见慕千汐身影,身旁走狗坏笑,“哟!这不是我们报社鼎鼎有名的慕大记者吗?三天不见,我还以为,你是畏罪潜逃了。”
畏罪潜逃?
双手环在胸前,慕千汐冷声讥讽,“要不怎么说你头发长见识短呢?畏罪潜逃这词是用在这样的场合吗?”
话语落下,两人四目相对,纷纷杠上。
闻声,杜晓晓轻咳嗽,矗立在两人中央,“慕千汐,少说废话了,报道搞定了吗?”
耷拉下脑袋,慕千汐故作失落,“你要知道,厉澜尘轻易不接受采访,想要他的报道,总是要点本事才行。”
歪着脑袋,杜晓晓冷声讥讽,“那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一无是处没本事了?”
顿了顿,哈哈大笑两声,“无妨,这样的报道没点道行是办不成的,就连我也需要费点功夫。”
嘴角上扬,慕千汐故作镇静,“可偏偏不巧,我这人就是有点本事。”
此话一出,杜晓晓脸上笑容不自觉僵住。
下一秒,主编便是满面春风,高举一份文件走出办公室,“大家都来瞧瞧,慕千汐刚拿回来的独家报道。”
众人纷纷簇拥上前,杜晓晓则是呆愣愣杵在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第10章 诬陷


侧过身子,慕千汐顺势凑到杜晓晓身旁,附耳低语,“为了防止某人从中捣鬼,昨晚我刚结束采访,立刻写好文章发给主编。”
扭头,杜晓晓正对上慕千汐嘴角笑容,一股怒火在心头涌现,快步走上前查看文件。
我倒是要看看,凭你这个进来几个月的小记者,能写出什么不入流的文章。
半晌,众人纷纷惊叹慕千汐能力非凡,能够拿下厉澜尘的独家采访,其中还有不少照片附在边角。
双手环在胸前,杜晓晓却是冷不丁开口,“厉澜尘的独家虽好,但文章通篇流水,毫无看点。”
众人回眸,对上杜晓晓身影,纷纷点头应和。
“没错,这照片虽好,但一看内容就毫无特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学生作文。”
“要我说,有了专访的机会就应该把握时机,借机掏出猛料才是,关于集团的报道早就满天飞,又有什么意思。”
几个走狗一来二去调侃,慕千汐的报道被讽刺的一文不值。
猛料?可笑,想要拿到厉澜尘的猛料,却又要不被他打击报复,哪有那么容易?
点了点头,主编也是皱紧眉头,“这样看来,这份报道却是缺少特色,需要再修改才是。”
“修改?”杜晓晓冷声讥讽,“光修改还远远不够,只怕需要彻底改头换面。”
话语刚落,一旁走狗纷纷吹捧,主编更是认同。
抿了抿唇,慕千汐正要开口反击,主编却是提出将文章修改成厉澜尘和女星程安安的绯闻报道。
“这样一来,这些照片只要加以利用,还能暗指厉澜尘态度,不错。”主编暗自佩服。
闻声,慕千汐心里一怔,“不行,空口无凭,这根本就是诬陷。”
身为记者,应当以报道事实为依据,又怎么能空口说白话呢?
“诬陷。”杜晓晓抬了抬眉头,坏笑,“那你的意思是,主编好心好意给你出主意,反倒是把你往火坑里推。”
杜晓晓三言两语调侃,主编眸色顿时黯下。
慕千汐见状,忙挥手示意,“不是的,主编能帮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
话语未落,主编伸手打断,“既然没有问题,那就照我说的去做,你别忘了,我随时可以炒你鱿鱼。”
慕千汐本还想着各种大道理劝说,主编一句话顿时语塞。
呆愣两三秒,慕千汐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一切都听主编的吩咐。”
六点左右,慕千汐来到厉家,欲向厉澜尘解释,抬头却正对上他一身西装革履,穿戴整齐。
“你这是?”慕千汐愣愣上下打量。
大手一伸,厉澜尘直接将一套黑色礼服丢到慕千汐跟前,“这是你的,穿上,陪我去参加慈善宴会。”
瞳孔微张,慕千汐愣愣指了指自己,“我?”
“怎么,想赖账?”慕千汐眸色黯下。
心里一咯噔,慕千汐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确有此事,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
目光直视前方,厉澜尘话语冰冷,“我在外面等你,给你五分钟的事情。”
五分钟?
慕千汐一怔,大脑一片空白,来不及思考,直接拽过礼服奔向更衣室。
“我,我好了。”慕千汐弯腰大口喘着气。
垂眸,厉澜尘瞥了一眼手表,“四分五十秒,险过。”
余光一瞥,慕千汐正对上厉澜尘计时的手表,真是魔鬼,居然还计时了。
约莫半小时之后,两人来到慈善宴会。
舞台正中央,众人有说有笑,下一秒,轮椅声响起,厉澜尘出现,大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慕千汐推着厉澜尘,心里暗暗吃惊,不想厉澜尘还有这样的威力。
“厉总。”
“厉总。”
厉澜尘所到之处,众人纷纷恭敬点头。
转身便听见各式各样的议论声传来,“原来这就是厉澜尘。”
“他向来少露面,所以你不清楚他也是有的。”
“好帅。”
慕千汐听着议论,心不在焉推着厉澜尘往前,一个不留神,一阵压力传来,再一瞧,跟前一男人正矗立着。
垂眸,盛西安望向自己右脚,皱了皱眉,“厉总,好久不见了,想不到再见面就接到这样的见面礼。”
歪着脑袋,慕千汐这才看见轮椅正压住他右脚,忙道歉将轮椅移开。
闻声,盛西安视线上移,落在慕千汐身上,“这位是?厉家新请来的佣人?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姿色。”
佣人?几分姿色?
小嘴略微颤抖,慕千汐欲开口反驳,盛西安却是继续调侃,“你说说你,坐上轮椅也有些时间了,怎么也不知道找个人照顾自己,偏偏让佣人跟随。”
抬眸,厉澜尘话语轻松,拉过慕千汐小手,“盛总向来是最近公事繁忙,也有老眼昏花的时候,千汐不是别人,正是厉家的少奶奶。”
话语落下,盛西安眼底一惊,伸手指了指慕千汐,“厉家少奶奶,就这样的姿色?”
顿了顿,哈哈大笑两声,“倒真的是委屈厉总了。”
此话一出,身后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副看大戏的架势。
继续阅读《厉少的绯闻甜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