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君子最新章节,霍起笙,顾澜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伪君子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半壶烈酒
简介:嫁给霍显彰时,顾澜音以为,他是爱她的
直到她被推入其他男人怀中——多年信念一夕崩塌,她绝望的问:“霍显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妻子!”他却冷冷一哂:“你只是我养的一条狗
”离婚后,顾澜音又一脚踩进了陷阱里
她忽然发现,前夫的弟弟早就对她心怀不轨
终于有一天,她被人逼至墙角,捏着她的下颌质问:“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我的,还是他的?” 顾澜音轻笑,用高跟鞋碰了碰男人的小腿:“这重要吗?”霍起笙是蛰伏在暗处的鹰,他野心勃勃想要将霍显彰的一切占为己有
某天起,他决定从那个叫顾澜音的女人开始

角色:霍起笙,顾澜音
伪君子最新章节,霍起笙,顾澜音全文免费阅读

《伪君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还让我停下来吗?


  顾澜音喝醉了,恍惚之间感觉到有人在脱她的衣服。

  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肆意入侵,她迷迷糊糊的抱住了那人。

  “显彰……”

  酒后独有的柔软嗓音,撩拨的人心尖儿一动。

  下一刻,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掐住了她的下颌,指腹力道微微收紧,她疼的低吟了一声。

  一记沉润的声音饱含嘲弄,落入她耳畔:“看清楚了,我不是他。”

  与那人截然不同的声音,令顾澜音瞬间清醒!

  借着窗外清寂的月光,她才看清此刻在她身上的男人——

  “……霍、霍起笙?”顾澜音吓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在干什么,停下来!”

  她推拒着男人的肩膀,可此刻醉酒后无力的挣扎,像极了欲拒还迎。

  “啧。”霍起笙按住她的手,慵懒的声线携着两分玩味:“我衣服都脱了,你让我停下来?”

  霍起笙这人,凡事只随自己的心意,从不会顾虑后果,彻头彻尾的疯子。

  顾澜音有些崩溃:“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的大嫂!”

  霍起笙轻嗤:“不是你先勾引我的吗?”

  今晚她喝醉了酒,将电话打到他这里来了,是他好心将她从酒吧带了出来,方才也是她主动缠上来的。

  他可什么都没做。

  “啪”的一声,霍起笙打开了台灯。

  昏黄的灯光照在顾澜音精致的脸庞上,她的酒意已散的干干净净,原本绯红的脸颊,此刻一片惨白。

  她正愤怒的瞪着他。

  以往的顾澜音,理性克制,永远都维持着那副虚伪的清高相。

  而这一刻的她,被他剥去了所有的伪装,露出了原本属于女人的柔软。

  霍起笙就这么眯眸看着她,一双桃花眼蛊惑人心。

  他薄唇勾起轻佻的弧度:“怎么,你怕他知道?”

  “放开我!”顾澜音挣扎着,急的眼圈都红了。

  霍起笙嫌她烦,用力扣住她的手腕,直接举过她头顶。

  她以一种极为屈辱的姿势面对着眼前的男人。

  他兴味十足,正想出声逗弄她,恰好这时,顾澜音的手机响了。

  突兀的手机铃声在房间内响起,霍起笙先瞧见了掉在床角的手机。

  他仅用一只手就将她牢牢地控制住,而后长臂一伸,捞过了她的手机。

  顾澜音瞳眸一颤,曲起腿想踹他,却反被他狠狠地压住!

  她急的音调都变了:“把手机还给我!”

  霍起笙看清了来电显示,嘴角噙着一抹笑,语调漫不经心的说:“哟,好像是他打来的电话。”

  顾澜音的脸色愈发白了。

  他挑了挑眉:“你说,我要不要接?”

  “霍、起、笙!”

  顾澜音显然已被他激怒,咬牙念着他的名字,声音里充满着警告的意味。

  可她被牢牢地桎梏住双手,根本动弹不得,一个纸老虎罢了。

  霍起笙笑了:“顾澜音,你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知道怕了?”

  语气微顿,他声音里含着两分不易察觉的深意:“就那么在意霍显彰?”

  手机还在响,两人相持不下。

  霍起笙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在这时忽然动了一下,顾澜音立刻紧张的出声:“你……不准接!”

  霍起笙唇边笑意更深,满意的瞧着她的反应。

  他下颌微微抬起,威胁道:“那你还让我停下来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2章 你这是求我?


  “疯子。”顾澜音咬紧牙,语气恨恨的。

  霍起笙的心上早已燎了一把火,他低首贴近她的唇,暧昧的说:“待会儿你就该叫我亲老公了,嘶——”

  话音未落,顾澜音气的在他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细微的痛感在他唇上蔓延,齿间沾上了淡淡的血腥气。

  对于霍起笙来说,这无异于在火里又添了一把柴。

  他声音慵懒而低哑:“原来你喜欢玩这种野路子。”

  顾澜音心脏一紧,强烈加速的心跳声令她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她偏过头躲开他饱含占有欲的气息,愤怒的说道:“我会告诉他的,霍起笙——”

  霍起笙扔掉手机,咬她的唇:“你能下得了床,再说这句话吧。”

  在他侵入的那一瞬间,手机终于不再响了。

  霍起笙故意咬她的锁骨,刻下独属于他的痕迹。

  ……

  荒唐的一夜,顾澜音的心和身体都饱受折磨。

  第二天开车去鼎盛集团的路上,霍起笙就在副驾驶上玩手机。

  顾澜音凉凉的一眼瞥过去,忽然停了车,冷着声音命令道:“下去买药。”

  霍起笙将手机关了,眯起眼眸看她,俊逸不凡的脸上,凝着几分轻佻的痞气。

  他薄唇勾出一丝笑来:“你这是求我?”

  顾澜音的一只手紧紧地抠着方向盘,一贯的冷静与克制,在霍起笙的面前被尽数瓦解。

  她气急的说:“你也不想被显彰知道吧?”

  “你昨天不是说要把这事告诉他,怎么这会儿变卦了?”霍起笙语调嘲弄。

  顾澜音暗暗地咬牙。

  霍显彰心思深沉,性情寡薄,被他知道以后,她还能活?

  昨晚她那样说,无非就是吓霍起笙的,可这人根本就是个疯子,怎么会惧怕她的威胁。

  霍起笙解开了安全带,倾身靠近她。

  他说:“要不,你别吃药了,若是真有了,生下来瞧瞧像我还是像他?”

  略显暧昧的距离,顾澜音偏过了头。

  尽管霍起笙已经洗过了澡,可她还是觉得,他的身上有她的味道。

  顾澜音竭力克制着情绪,尽量平静的说:“霍二少,你外面那么多的莺莺燕燕为你生孩子还不够?”

  霍起笙修长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耳垂,轻佻的说:“她们给我生孩子,哪有你给我生孩子有意思——是吧,大嫂?”

  顾澜音压抑着的怒火,成功的被霍起笙挑了起来。

  她愤怒的指着车门吼了句:“你给我滚下去!”

  霍起笙却纹丝不动,只有俊逸的眉头挑了一下,语调玩味的问:“不用我帮你买药了?”

  顾澜音将手紧握成拳头,似乎在忍耐着揍他一顿的冲动!

  她咬着牙恨恨的瞪他一眼,接着低头去解自己的安全带。

  见她打算下车,霍起笙这才按住了她。

  “若是被熟人瞧见了,你应该不好跟他交代吧?”他说着,叹了口气:“就当是昨晚睡了你的嫖资。”

  “……”顾澜音呼吸微沉,头都被气疼了!

  几分钟后,霍起笙回到车里,他手里是一瓶水跟一盒药。

  顾澜音看了一眼,伸手要接过,却被他躲开了。

  “我帮你跑腿,不谢谢我?”

  “谢、谢。”

  两个字十分的敷衍,顾澜音不想与他纠缠,浪费时间。

  “不客气,大嫂。”霍起笙满意将东西递给她,故意咬重了最后两个字的发音。

  顾澜音表情冷冷的,低头拆了药盒,也没喝水,就这么吞了两片药。

  她正打算将剩下的药扔到外面的垃圾桶时,霍起笙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

  他打开手机时,顾澜音看到了来电显示,竟是霍显彰打来的电话——她的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3章 你们昨晚在一起?


  顾澜音的反应落入霍起笙眼底,他薄唇挑起兴味的弧度,举止疏懒的接听了来电。

  “什么时候到公司?第一天入职鼎盛,不要迟到了。”

  手机那边,传来男人一贯低沉冷薄的声音。

  霍起笙眼眸睨着顾澜音略显苍白的脸,淡淡回道:“我在大嫂的车上,准备跟她一起去公司。”

  话落,接收到顾澜音投来警告的目光。

  而手机那头的霍显彰,却沉默了一瞬。

  片刻后,他才沉沉的询问:“你们昨晚在一起?”

  顾澜音的手指蓦地收拢!

  霍起笙却只是懒懒的“嗯?”了一声,接着问道:“怎么,大嫂昨晚没回家吗?”

  霍显彰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语气平平的说道:“你还记得今天要入职就行,我在公司等你们。”

  说完,挂断了电话。

  霍起笙将手机把玩的转了下,手肘抵在车窗上,撑着头看顾澜音,眉宇之间携着两分痞气。

  “我的回答你还满意吗?”

  顾澜音收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脸庞凝着一片冷意。

  她没说话,准备开车。

  霍起笙忽然抬起手握住她手腕——

  顾澜音迅速地抽回手,警惕的瞪着他!

  霍起笙动作一顿,轻嗤一声:“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淡淡的说:“我只是想提醒你,待会到了公司可要冷静一点,别露出什么破绽被他发现了。”

  “用不着你的提醒!”顾澜音没好气儿的回他。

  而后,发动了车子。

  ……

  鼎盛集团是江州市最为显赫的建筑之一,高耸入云的大厦,彰显着它的尊贵与遥不可攀。

  顾澜音与霍起笙在一楼经过电子机器的严格检查后,才进入大厅。

  乘坐电梯抵达18楼的总裁办,一路上霍起笙倒也还安静,希望他待会继续保持这个状态,顾澜音心里这样想着。

  叩叩。

  她敲响了总裁办的门。

  “进来。”办公室内传来一记回应。

  秘书江别正在汇报工作,见到顾澜音与霍起笙后,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而后识趣的退出房间。

  霍显彰西装革履的坐在大班椅里,手臂随意的搭在扶手上,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白色的烟雾徐徐升腾。

  他深邃的眼眸先看向了顾澜音,倒是没理会霍起笙。

  他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冷薄的声线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强势。

  顾澜音悄悄地捏紧了手指,面上却维持着惯有的冷静,顺从的过去。

  霍显彰将烟送至唇边吸了一口,在袅袅烟雾中,抬眸看了顾澜音片刻,接着,语气听不出半分情绪的问:“昨晚没有回家,给你打电话也没接,去哪了,跟谁在一起?”

  顾澜音早已想到了霍显彰可能会有的询问,她面不改色的回道:“昨天是朋友的生日,喝了一点酒,醉了以后就住在她家里了。”

  话音刚落,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霍起笙忽然笑了两声。

  他低头看着手机,表面上像是被手机里的什么讯息逗笑了,可顾澜音却听得出,他分明是在嘲弄她方才应对霍显彰的那两句话。

  她暗暗的咬牙,却不敢表露出丝毫的情绪变化。

  霍显彰被他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像是终于想起了这人。

  他将大班椅转了一个方向,身体缓缓地向后靠着,平静的目光落在霍起笙身上,开口道:“爸说了,从今天开始让你进入公司学习。先在你大嫂的部门熟悉一下公司的运作,让她带着你,你也不要整天的与那些狐朋狗友来往,该收收心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4章 这间办公室有监控


  霍起笙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把玩着手机,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大哥。”

  接着,暗含深意的目光落在顾澜音脸上,薄唇挑起两分弧度:“大嫂,以后就麻烦你了。”

  顾澜音暗暗地拧眉,表情僵住了片刻。

  她思索了几秒钟,开口拒绝道:“A部最近有一个要紧的项目,我恐怕不能……”

  “那个项目我已经转给B部的秦经理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的带起笙吧。”

  霍显彰抖落了烟灰,平缓的语速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

  顾澜音闻言,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语气便急了:“为什么要做这种决定?你从来都没有和我商量过!”

  霍显彰吐了口烟,冷薄的语调听不出半分感情:“澜澜,你是我的妻子,鼎盛的半个主人,没有必要执着于一个项目。”

  “可那是我努力争取来的!你没有和我商量过就把它——”

  “好了。”霍显彰的声音终于冷了下来。

  他耐心尽失,就这么看着顾澜音,严肃端正的脸上,浮现出几许不悦,问她:“你要为了这件事跟我争执吗?”

  顾澜音垂下的双手紧握住,在与霍显彰对视的须臾间,终究还是咽下了想说的话。

  霍起笙在旁冷眼看着,将这一幕收进眼底。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顾澜音隐忍的情绪,她似乎特别的在意那个项目。

  ……

  顾澜音一言不发的将霍起笙带回办公室,而后用钥匙打开了一个柜子,从里面搬出一些文件,高高的一摞放在办公桌上。

  她面无表情的说:“这里面有鼎盛历年来的项目策划书,未来一年的投资企标,部分员工的档案,还有……”

  “我对这些没兴趣。”

  霍起笙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兴致缺缺的抬了抬眸,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

  顾澜音表情微冷,语气疏离的说:“既然你大哥把你交给了我,我就会对你负责,今天先把这些文件看一遍,明天我会再安排其他的……”

  “我说了,对这些没兴趣。”

  话未说完,霍起笙忽然站起了身。

  他的一条手臂搭在那摞文件上,另一只手抵住了桌角。

  顾澜音冷静的表情里闪过一丝慌乱,竟被男人几乎圈在怀里!

  她抬起手推他:“霍起笙,你——”

  他薄唇挑起玩味的笑,沉润的声音里尽是疏懒:“既然要对我负责,那昨晚上的事是不是更应该负责?”

  “霍起笙,你别再提昨天晚上了!”

  顾澜音脸色骤变,终于压不住情绪。

  她使了力气将他推开,双手紧握成拳头,冷冷的说道:“这间办公室有监控,我警告你对我放尊重一点!”

  语气微顿,她跟着补了句:“还有,别在我的部门里生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哦?”霍起笙却满不在意,甚是好奇的问:“那你想怎样对付我?”

  顾澜音抿着唇没做声。

  霍起笙语调轻佻的说:“不然试试睡服我?这一招也许对我有用。”

  “滚!”

  顾澜音随手扯过一份文件,狠狠地砸在男人身上!像是借此发泄。

  霍起笙顺势将那文件拿在手里,摇头轻“啧”了一声:“火气这么大,昨晚在床上你可乖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5章 浪漫是彼此欺哄


  顾澜音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霍起笙见势便收,抬步到办公桌前,俯身搬起那一摞败人兴致的东西,说:“我出去看这些文件,不打扰你生气,顾经理。”

  顾澜音:“……”

  …………

  晚上九点,霍宅。

  顾澜音洗过澡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她微微仰起头,看到自己锁骨上有几处暧昧的印记。

  一天了,竟然都没有消下去。

  顾澜音的心情有些沉重,思索良久,拿起浴球用力地搓着那几处,不消片刻,锁骨上便是一片红痕。

  她生的白,这痕迹在她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可越是这样,她反而能松一口气。

  顾澜音平静了心情,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见到霍显彰拿着平板坐在临窗的沙发里。

  他还是穿着衬衫西裤,尽管在家里,可他永远都是这样严肃正经的模样。

  室内明亮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更衬出了几分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起笙今天在你的部门,还算安分吧?”

  顾澜音正看着男人出神,忽而听到他冷薄的询问声。

  她点头答道:“嗯,挺好的。”

  霍显彰关掉平板,放在边几上,侧过头向她招了招手:“过来。”

  顾澜音轻轻抿唇,顺从的走到他身边。

  霍显彰将手臂搭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就这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我把A部的项目转给了B部,你不高兴了?”

  “没有。”

  顾澜音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却避开了与他对视的目光。

  这显然是假话。

  霍显彰眸光深了深,一贯冷薄的声线里,添了几分显而易见的不悦:“澜澜,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听你说谎。”

  顾澜音闻言,这才承认道:“是有些不舒服。”

  话落,霍显彰站起了身。

  他很高,顾澜音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清他的脸。

  很近的距离,他身上是淡淡的檀香味。

  顾澜音听到他说——

  “我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起笙只有放在你的部门,我才会放心。”

  听到这话,顾澜音柔和的脸庞上笼罩了一层无奈,只得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用心教他的。”

  尽管她心中几万个不愿意,可对于霍显彰的要求,她没有任何拒绝的勇气和权力。

  本以为她的回答会让他很满意,可霍显彰的声音却沉了沉,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男人英俊的眉眼之间,凝着几许令人看不透的高深莫测。

  他说:“鼎盛能教好起笙的人,不止你一个。”

  顾澜音不解:“那么,我……”

  霍显彰低头,冷薄的气息撞入她呼吸之间。

  尽管此刻两人的距离有些暧昧,可他冷静的语气却不带分毫感情,反而多了些薄情,他沉沉的声音入耳:“澜澜,你听着,我要你纵着他。”

  顾澜音几乎在转瞬间就听懂了他的意思,只觉心中一惊!

  她的反应落入霍显彰眼底,他却只是再平静不过的说:“起笙从小骄纵惯了,不适应公司里的约束,也是情理之中。我就只有他这一个弟弟,他再怎么挥霍,我也养得起他,他喜欢做什么,你就让他去做好了。”

  霍显彰这番话,表面听来是兄长对于弟弟的溺爱。

  可顾澜音凭借着自己对他的了解,已经明白了更深一层的意思:他想让她,彻底的将霍起笙变成一个废物!

  顾澜音垂下眼眸,双手悄然收紧,像是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他的话。

  过了很久,她才回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她的顺从,令霍显彰很满意。

  像是出于奖励般,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我就知道澜澜最乖了。”

  顾澜音咬住唇没有说话。

  霍显彰在这时抱住了她的腰,在她颈间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暧昧的氛围由他一手营造,只听到他问:“换了沐浴露?”

  “……嗯。”

  顾澜音再没有心情思考霍起笙的事,手指不由得攥紧了男人的衣服。

  霍显彰带着命令性质的声音响在她耳畔:“帮我脱衣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6章 像一条狗


  顾澜音的心跳声为他而加速。

  霍显彰的心情似乎很不错,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想这件事。

  顾澜音垂下的眼睫轻颤着,柔顺的像一只听话的猫。

  她细白的指尖解开男人的纽扣,耳垂早已绯红。

  霍显彰格外的有耐心,直到顾澜音忽然停了下来。

  他垂眸扫了一眼,声音低缓:“还有内裤。”

  “……”顾澜音微颤的手指落在男人小腹处,缓缓向下……

  …

  顾澜音被压在沙发上那一刻,只觉得一片凉意掠过肌肤。

  霍显彰指腹的温度微冷,划过她锁骨时,她的身体骤然紧绷——

  听到他在耳边问:“这是怎么弄的?”

  她闭起眼睛没看他,颤着声音回答:“……应该是新换的沐浴露有些过敏。”

  他的语气沉了沉:“转过去!”

  话落,还不等顾澜音动作,他有力的大手已经强势地将她身体背向了自己。

  顾澜音被迫承受,手指抓紧了沙发扶手,她的声音又轻又软:“显彰,我们……”

  霍显彰:“别说话。”

  男人用手捂住了她的唇,顾澜音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其实,她想说的是:我们要个孩子。

  可霍显彰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尽管在做这种事,霍显彰依然冷静的不像个常人,呼吸声都没有丝毫的紊乱。

  倒是顾澜音,被他撩拨的心尖儿悸动,吐出的声音都泛着无边春意。

  直到他低哑寡薄的嘲弄撞进耳畔——

  “顾澜音,你现在的模样就像一条狗。”

  他声音清晰入耳的那一瞬,顾澜音骤然清醒,心底的悸动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他说:“你要永远记住,我是你的主人。”

  “唔……!”

  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他一口咬在了她肩上,带着近乎发泄的占有欲。

  …

  霍显彰今晚的兴致很浓,顾澜音却已累极,央求着他结束。

  手机响起的时候,霍显彰正慢条斯理的拆第四个安全套。

  他接起来电,气息没有半分凌乱,一贯寡薄的声音,却多了几分显而易见的温柔:“瑶瑶,这么晚了打来电话,想我了吗?”

  很近的距离,手机那边的声音,也分外清晰的落进顾澜音耳朵里。

  女孩撒娇的说:“我今天感冒了,好难受……”

  仅是一句话,便勾走了霍显彰所有的关注。

  顾澜音感觉到他动作一顿,眼神里微不可察的情欲也在转瞬间褪的干干净净。

  他抽身的那一刻,顾澜音只觉得一阵空虚感席卷全身。

  他对手机那边的人说:“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陪你?”

  “那你过来的时候要给我买草莓蛋糕哦。”

  “嗯。”

  霍显彰嗓音温柔的应了一声,而后挂断电话。

  顾澜音心脏一紧,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显彰。”

  霍显彰神情淡漠:“我今晚去景园,你早点睡。”

  顾澜音咬了咬嘴角,眼神央求的问:“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话落,霍显彰原本平静无波的神情里,忽而多了一丝冷意。

  这句话显然触碰了他的底线。

  他声音冷薄至极:“澜澜,你一直都很有分寸。我喜欢懂事的你。”

  顾澜音闻言,心下一冷。

  她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及景园那边的人重要。

  见顾澜音松了手,霍显彰才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头:“乖。”

  房门被关上,他离开了。

  顾澜音扯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却有一种如坠冰窟的错觉。

  霍显彰对她很好,却没有半分感情。

  他每一个亲密的举动,都像是给予一条狗的奖励。

  就如同今晚,因为答应了霍起笙的事,他才这般愉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7章 勾着人移不开目光


  顾澜音睡不着。

  凌晨一点,她坐在霍宅一楼的客厅里抽烟。

  没有开灯,唯有指间星火忽明忽灭。

  …

  霍起笙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注意到了客厅有人。

  他走近了,借着窗外清寂的月光,才看清那人的轮廓。

  “顾澜音?”

  他声音里添着两分倦意。

  她没回应,只是抽烟的动作一顿。

  霍起笙抬步过去:“这个时间不睡觉,怎么,跟他吵架了?”

  “他出去了,不在家里。”顾澜音凉凉的声音随着烟雾从唇间溢出。

  霍起笙倒也不意外,他摸到了遥控器,开了客厅的灯,问她:“又去景园了?”

  忽然的光亮令顾澜音不适应的眯起了眼睛,面前的男人也从模糊的影子,逐渐变得清晰。

  霍起笙坐在她对面的沙发里,两条长腿习惯性地搭在茶几上。

  不知道他又去了哪里鬼混,领带歪歪斜斜的挂在颈间,白色的衬衫领口还沾着口红印。

  蛊惑人心的眼眸中尽是痞气,就这么玩味的瞧着她。

  顾澜音有些反感的移开视线,将烟送至唇边,也没回应他的话。

  霍起笙倒也不急,他凝视着女人在灯光照耀下的精致脸庞。

  忽然发觉,顾澜音特别的漂亮。

  那种温润宁静的美,有别于其他女人的气质,勾着人移不开目光。

  只是她不爱笑,气质里就更添了几分疏离的清冷。

  可这愈发挑起了男人心中的占有欲与破坏欲。

  霍起笙眸光渐深,忽而转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认真:“那边有霍瑶瑶勾着他的心,你说会不会有一天他将你踢出霍家,跟那个女人复合?”

  一句话激怒了顾澜音,她掐灭了烟冷声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语毕,似乎不愿意再跟他多谈,站起身离开。

  霍起笙唇畔弧度更深,手指轻轻敲着沙发扶手,疏懒的声线暗含嘲弄:“顾澜音,你这样有意思吗,你不会以为无底线的退让就能得到他的心吧?”

  顾澜音脚步一顿,肩膀微微颤抖。

  她没有回头,克制的情绪终究被击溃:“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轮不到你置喙,管好你自己!”

  ……

  翌日。

  不知霍显彰是什么时间回来的,在餐桌上见到他时,顾澜音有些意外。

  她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安静的坐在男人身边。

  赵玉华在他们对面,一边抿着咖啡,一边看手机。

  “显彰,你看杨叔叔家的两个孩子多可爱。”

  赵玉华忽然将手机递到霍显彰眼前。

  顾澜音漫不经心的在屏幕上扫了一眼,已经猜到了赵玉华接下来要说什么。

  果然,她念头才落,赵玉华就问道:“你们结婚有一年了吧,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顾澜音握着筷子的手指一紧:“显彰他说……”

  “澜澜还年轻,要孩子的事不着急。”霍显彰平静的打断了她的声音,语气淡漠的回应了赵玉华。

  而后又道:“何况您不是已经有了一个孙女?”

  赵玉华还是很喜欢霍瑶瑶的,只是,她更想要一个孙子。

  赵玉华还想劝他,霍显彰却在这时站起身,将西装搭在了臂弯里。

  “我还有个早会,先去公司了。”语气微顿,拍了拍顾澜音的肩膀:“你跟起笙一起去公司,不要迟到。”

  顾澜音:“嗯。”

  霍显彰离开后,赵玉华便没了好脸色。

  她语调也阴阳怪气起来:“顾澜音,显彰宠你我也知道,可这么久了你肚子都没有动静,传出去也让人笑话不是吗?若是你身体有什么毛病,那就更不应该瞒着了。”

  顾澜音扯动唇角,尚未出声,一记略含倦意的声音就从餐厅门口传来——

  “妈,大嫂。”

  霍起笙打断了她们的对话,一贯的懒散模样。

  他拉开了顾澜音身侧的椅子坐下,修长的手指捏着一片面包,吃东西时倒是分外优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伪君子》

第8章 奋勇替你来做坏人


  赵玉华看他一眼,嗔怪道:“这个时间了才起床,昨天晚上又去哪鬼混了?”

  “我怎么敢鬼混,还不是大嫂给了我一堆公司的资料,我熬了一整晚才看完。”霍起笙面不改色的撒谎。

  “……”顾澜音无语。

  赵玉华也没有多问,现下还有更要紧的事,她注意力都在顾澜音的身上,又开口说:“这个周末跟我去一趟医院,给你做一个全身的检查。”

  语气强势,没有半点商量的意思。

  顾澜音表情微僵:“妈,我身体很好,没有病。”

  赵玉华闻言,脸色顷刻间就沉了下来,用力地拍了下桌子:“有没有病要检查了才知道,这么久了肚子也没个动静,真不知道显彰娶你回来干什么!”

  “妈……”顾澜音耐着性子,想说些什么。

  这时,身旁的霍起笙忽然将水杯往桌上重重一搁,打断了她的声音。

  “我吃饱了。”他说着便站起了身,问她:“大嫂,时间不早了,是不是该去公司了?”

  霍起笙有意为她解围。

  顾澜音点了下头,也跟着起身。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餐厅,赵玉华更是气极,愤怒的瞪着顾澜音离开的背影!

  她打开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生气的诉道:“思若,那个女人真是气死我了!瑶瑶呢?待会你带着瑶瑶过来家里陪我。”

  ……

  顾澜音与霍起笙坐进车里。

  她仍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也没开口说话。

  霍起笙就有些不高兴了,沉润的声音在车内响起:“我帮你解围,不谢谢我?”

  顾澜音系好了安全带,专注的开车,声音微凉的回应道:“如果你现在能闭嘴,我会更感激你。”

  霍起笙闻言,轻“啧”一声:“忘恩负义。”

  他说完,便没有继续纠缠。

  车子就这样平稳的驶离了别墅区,可还未开出多远,霍起笙忽然用手指骨节敲了下车窗,命令道:“停车。”

  顾澜音皱起眉头:“这不能停车,你要做什么?”

  “我今天不想去公司。”霍起笙说:“我约了几个妹妹打球,没时间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澜音找了一处方便停车的地方,踩了刹车。

  而后才偏过头看着男人,语气微沉的说:“霍起笙,你能不能——”

  话未说完,顾澜音的目光忽然闪了一下。

  她想起了昨晚霍显彰交代她的事——

  霍显彰希望:霍起笙能永远的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废物。

  而霍起笙此刻的要求,正是他所愿。

  顾澜音敛了敛神色,一改态度:“算了,你想去就去吧。”

  顾澜音忽然改变了态度,令霍起笙有些意外。

  他狭长的眼眸半眯着,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微不可察的变了变,就这么盯着她看。

  与他目光对上的那一刻,顾澜音忽然有一种心事被戳穿的感觉!

  霍起笙看她的眼神太毒了,像是猜中了她心底的阴暗。

  顾澜音下意识的移开视线,安抚自己想多了。

  霍起笙不学无术,这辈子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吃喝玩乐搞女人,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他也依然还是个废物。

  想到这里,她便冷静的说:“还不下车?”

  霍起笙敛去眸底深意,恢复了一贯的玩笑轻佻,问她:“我约了别的妹妹,你不吃醋?”

  “滚。”顾澜音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霍起笙不悦道:“怎么说我们都做过一夜夫妻,是不是应该对我温柔点?”

  顾澜音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下不下车?”

  霍起笙这才解开了安全带,开门下车,别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晚上见,大嫂。”

  话落,他人还未站稳,顾澜音便发动了车子!

  疾驰在马路上的车影,昭显着对他的怒意。

继续阅读《伪君子》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