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小说最新章节,莫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莫言
简介: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
   帝都
   一座小小的四合院
   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
   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上的面巾之外,个个都是赤身露体

角色:莫言,
《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小说最新章节,莫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羞辱


暗夜,夜色衬着天空迷朦着一团雾气。

帝都。

一座小小的四合院。

疼痛袭来,莫言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灼亮的烛光刺得她的眼睛一片刺痛。

入目,是几个蒙着面巾的男子,却除了那面上的面巾之外,个个都是黑衣劲装。

那冷漠的眼神,加上那肉眼可见的腹肌,让她恐惧,感到一股深深的压抑感。可她,却说不出半个字来,她的口中被塞了一块软布。

“醒了。”看到她睁开眼睛,一个男子邪笑着说道。

“妞,真美呀,让哥先疼疼你?”男子言毕,就要伸手。

莫言见状,立刻向后退去,可是当她刚刚移动半步时,却怎么也走不动了,自身已然退在了墙角。

天,她这是在哪里?

这是在演戏吗?

可无论她怎么回想,她也想不出她有答应过哪个电影公司要拍戏。

不,不对!

演戏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大尺度的,而且,周遭也没有任何的摄像设备,更没有导演和助演之类的人。

那么,就是她穿越了,而且还是极为狼狈的穿越。

正当此时,那男人已然临近,一把抓在她的手上,狠狠地一攥!

柔软传来刺痛,那只手的力道越来越大。

一张嘴泛着一股子恶臭向她的脸上俯下来。

“呜……”她继续低咽,恐慌极了。

“三哥,让我先来吧。”

“去去去,五弟,亏你还叫我一声哥,既然叫了就不许跟三哥抢,这小妞真俊,水灵灵的就象一颗嫩白菜,一会儿我上了之后自然就轮到你了。”

“好吧,都往死里要了她,也省得一会儿麻烦,这么美的妞脖子上来一刀可就可惜了,不如销魂在哥的身下,那才让哥惬意呢。”

莫言听着那每一个字,她的心已经慌了,此一刻,她就想到了四个字:先奸后杀。

“呜……”她试着挥动手臂,可她的手腕早已被那男人用一个铁环箍住锁在一旁的床柱上了。

此时,不止是她的手腕被绑在床柱上,甚至连她的脚踝也亦是。

就在几个男人的面前,她被绑成了难堪的大字型。

就在那男人的脸从床侧向她的唇继续俯下之际,另一个男人的手中突然间的扬起了一把剪刀,“美人,哥先解了你的束缚,这样才能让你好好的舒服的享受做女人的快乐。”

剪刀,就在男人说话的时候笔直的送向她的长裤,“咔嚓”一声,一股清凉让莫言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要再一剪,她的下半身立刻就会暴露在这几个臭男人的面前。

“呜……”她的泪已经忍不住的就涌了出来。

先奸后杀,她不会歹命的才一穿越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就遭遇到如此不堪的折磨吧。

那个被唤做三哥的男子的唇就要贴上她的了,而那把剪刀还在继续的剪着她的衣服,只需再几下,她全身上下就会迅速的光果而无一物。

合上眼睛,她不敢看了。

既然要被这几个臭男人先女干再后杀,那她还不如咬舌自尽,也落得一个干干净净…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2章 情药


“呜……”那软布终于被她的舌尖移开了一点点,想也不想的,她的牙齿奋力的就咬向她的舌尖。

痛。

很痛很痛。

那是锥心蚀骨般的痛。

可她,却只想要在这疼痛中睡去。

身上,一片清凉,清凉的让她只想死去。

口鼻间,血腥的味道满溢。

身子轻飘飘的,她的手腕与脚踝似乎是被解开了束缚,然后,她被人狠狠的就摔在了地上。

凉,那冰冷的地板触碰着她裸露的肌肤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意识,还是迷糊的。

让她不知道她现在是生还是死。

蓦然,“嘭”的一声响,伴着这响声的是她的身上被浇上了冰水。

那水,不知道放了多少的冰块,让她原本就冷颤的身子只更加的冷寒了。

抖嗦着身体,打了一个又一个喷嚏之后,身前,便有人道:“想不到这小妞还这么烈,居然以死抗争,大哥,怎么办?”

沉吟,那被唤作大哥的男子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突然间说道:“给她加点料,也好慰劳慰劳兄弟们。”

“大哥,好主意,来呀,快将那娱心丹呈上来。”这么好的主意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都怪这妞太美了,让他们哥几个猴急的连那征~服女人的绝招都忘记用了。

一粒粉红色的药丸很快就被送到了莫言的唇边。

她想要抗拒,可她现在,连咬牙的力气也没有了。

下颌被一股力道猛的抬起。

男人的手没有怜香惜玉,而是迅即的将那粒药丸送入了她的口中,随即是水,再捏着她的鼻子让她只能被动的无措的屈辱的咽下了那粒粉红色的药丸。

静。

四周很安静。

可莫言知道,此时正有男人们猥亵的目光再盯着她看。

不过须臾间,那粒大剂量的药丸就开始在她的体内化开了。

刚刚还是冷湿的地板,现在却让她躺在上面无比的舒服。

她很热,她需要那地板上的凉意来疏解她身体里的难过。

蠕动的身子如蛇一样的款摆着,她已无法管束住自己的身体,只能随着感官的需求而舞动着。

“三哥,成了,你瞧,她可真浪,也不知道这妞是不是处儿了,要是不是,可就太扫兴了。”

“我看象处儿,你瞧,她身上那肌肤粉红粉红的,哪里象那些妓馆里的女人,即使是年纪轻轻,但在这样药力的催化下也早就软成一滩水的求着哥了。”

几个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评判着她被服下药丸之后的反应。

莫言真恨不得她刚刚的咬舌自尽成功了,那么,她此刻也就不必听到这些让她难堪至极的话语了。

可偏偏,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黑压压的人影就在她的头顶。

一只狼手一弯腰就抱起了她,一块布擦干了她被冷水浇湿的身体,然后,她重新又被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手腕与腿踝重新被缚住了。

可那姿势,却让她浑身更热更热,也让她只能更加无助的扭摆着身体。

两个男人,已经欺身而上。

那落在她肌肤上的手让她不自觉的浅吟出声,“啊……”

门,却在这时忽的开了,一道男声冷冽的低喝过来,“放开她。”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3章 沐浴


莫言迷乱的循声望了过去,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个人的面容。

床前,她听到了打斗声。

那人,他是来解救她的吗?

她很难受,很难受。

一件长衫就在这时如羽毛般的轻轻飘落,随即就遮住了她裸~裎着的粉嫩身子。

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里的娱心丸已经让她迷失了本性。

很快的,打斗声便渐渐弱了下去。

就在她再也无法忍受的时候,一只手温柔的除去了她手腕上与脚踝上的束缚,然后用她身上的长衫轻轻的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周遭,很静很静。

可她却嗅到了一股子血腥的味道。

却只一瞬,她的鼻端就被男子好闻的沉香的气息所覆盖。

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身子,就向他的身上蹭着,即使是隔着衣衫,她也渴望能触碰到他的身体。

“呜……”她迷乱的低吟,她什么也不想,就想要他也如她这般的蹭着她的身体。

可男子,却根本不理会她的低吟,身形一起,转眼间就抱着她冲出了身后那个带给她无尽屈辱的房间。

夜风,徐徐袭来,吹拂在身上的时候,却让她只更热更热。

渐渐恢复了生气的小手已经不老实的搂紧了身前男子的颈项。

不知道他是谁。

可她知道,他就是拯救她生命的人。

没有他,此刻的她早已被那几个恶男人给……

可她此时还是想要……

男人无视她的举动,只是,那飞掠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的让她感受到了风正呼呼的从她的耳边吹过。

不知道他这样抱着她走了多久。

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她嗅到了一股子花香,淡淡的,那是莲的气息。

“主人,这位是?”

“快去备水,给她沐浴,不然,她身上脏的根本不配留在这园子里。”那是极厌恶的声音,他象是极不喜欢她被那些男人给……

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她已无力也无法去改变什么。

很快的,她被抛进了一个宽大的浴桶中,那水面上飘浮着一片片的花瓣,一个女子轻柔的搓洗着她的身体,而那男人,早已不知去向。

那水,让她更加的难受了。

她一刻也不老实的在水中扑腾着,惹得那为她沐浴的小丫头不住的嘟囔着,“也不知道主人相中了你什么,一个大小姐,居然这么无耻的做着那些下作动作,真不要脸。”

脸红了一红。

可她真的忍不住。

天,有没有人可以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的拯救她火热的身子,如果那个人来了,她发誓,即使这一辈子都做他的奴隶她也愿意。

不然,那娱心丸真的让她无法忍受了。

门,又次开了,她又嗅到了那股子让她熟悉的沉香的味道,只是这一回,那男子的身上显然增加了水的气息,原来,他也去沐浴了。

他是讨厌她身上的脏吧,所以,他要洗去她留在他身上的所有的让他以为肮脏的味道。

其实,即使他不说,她也知道她身上很脏,很脏。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4章 之若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将那几个臭男人的手跺下来,来还她一个冰清玉洁的身子。

男人走了过来,低声向浴桶边的小丫头道:“玲儿,下去吧,这里不必侍候了。”

“是。”

极柔顺乖巧的女声,这男子一定是这园子里所有女子的偶像与心恋的对象。

“之若,来,我喂你吃药。”

说话间,就在那水气之中,一只手就在这一个夜里第二次的送给了她一粒药丸。

可她,却是乖乖的,甚至连水也不必送服就含住那药丸而咽了下去。

只因,这药丸是这男子所给。

而他,是她的恩人。

身体里的火热慢慢褪去,意识也开始渐渐回笼。

莫言微微仰首,床前,男子无声伫立,她这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高大,他的身影压迫着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之若,他之前是这样称呼她的。

那她,就是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一个叫做之若的女人了。

情药尽去,可她脸上的潮红犹在,一双水漾的眸子里写满了清澈,她想要说一声谢谢,可张张嘴才要说出来,却随即又觉得对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只说谢谢有些太矫情了。

他这般救了她,又岂是一个谢字可以还报的。

就在她直视着他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探向了她的额头。

他的手指是冰冰凉凉的,那触感让她浑身一颤,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情药已褪了的她现在最怕的就是男人的碰触了。

只为,记忆里的那些难堪。

“解了。”却就在她心慌的时候,他简单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她点点头,她现在很正常,那情药的确是解了。

“桌子上有银两,明天你就可以离开了,或者回家或者继续出走那都是你的事,不过,你别指望你出了事我会再出手相救。”男子淡淡的眸子里无波无澜,让她怎么也看不透他现在在想什么。

原来,她是离家出走了。

可她的家在哪里?她又是为何而离家出走的呢?

一切,都是一团谜,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微一侧头,莫言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男子才说起的小包裹,那里面有银两,那就说明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想看着她无依无靠看着她身首异处的,所以,他才会救了她,也才会继续帮她。

想到这里,望着他都让她心里一暖……

家,那会是一个多么温暖的地方呀,说不定是她跟爹跟娘吵了架,所以,一生气就跑了出来。

回家吧,有爹有娘疼该有多好。

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她现在只知道她叫做之若。

“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回家?你确定你要我送你回家?”男子的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有些诧异的问道。

她点点头,不管发生了什么,家总是家,亲人也总是亲人,那是无法改变的血浓于水的关系。

他的手指又是一探,随意的一点她的额头,“秦之若,你确定你没有发烧你没有在说胡话吧?”

怎么了?

为什么他有此一问?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5章 不别


迷惑的眨眨眼睛,她直接说道:“我好端端的,既然你不想我留在这里,那我自然就想回家了。”

“好,天亮之后我就派人送你回去,不过,在此之前,如果你后悔还来得及。”

她温婉一笑,却依然不说谢,她明白,大恩是不言谢的。

看到她面上的笑意,他微微一怔,转身便向门前走去,再也没有说什么,留给她的,就是一个欣长的背影。

那背影竟是给她孤单的感觉。

似乎,他并不快乐。

可当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当一扇门合上而隔住了他与她的世界时,她才恍然惊觉:她竟还不知道他是谁……

他走了。

只是桌子上的那个包裹还在,可她,已经不需要了。

因为,她选择了回家。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世界,可这些并不影响之若的好眠。(以下均以秦之若来称呼女主)

从小到大,她最能的就是睡觉了,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头一沾枕头她就能睡着。

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大亮,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真舒服呀。

看着枕头的一侧有一套素淡的衣衫,这应该是给她的吧。

之若坐起来就笨拙了穿起了衣衫,这古代的衣衫她还真是有些穿不惯,只那斜斜的衣襟就让她连盘扣都要连扣几下才能扣妥了。

终于穿好了,之若开心的走到门前,一推门,室外是晴好的阳光,一簇簇的桃花开在眼前,粉粉的亮丽了人的视野。

“秦小姐,你醒了呀,主人说了,用过早膳就送你回家。”

“好。”她冲着那说话的小丫头嫣然一笑,明明还是很陌生的世界,可她转眼间就已经融入了其中。

“秦小姐,你的发型真好看,又简单又典雅。”小丫头看着她的一头墨发只用一块丝巾绑住而垂在身后,不觉多看了几眼。

之若偷偷一笑,她之所以这样很随意的束了一个低低的马尾,那是因为她不会梳这里的那种复杂的发型呀。

她以为,用早餐的时候他也一定在的,那么,她就可以问问他是谁,又为何要救她了。

可当她随着小丫头到了餐厅的时候她才知道她错了。

“秦小姐,请吧。”

“你们主人呢?”

“我家主人已经走了。”

“哦。”之若淡淡的,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碗里稠稠的粥,明明是很美味的,有瘦肉丝还有虾仁,可她就是没胃口。

随意的吃了一小碗就罢了,“走吧。”

才一出门,一辆马车就候在那里,那个男人果然什么都为她准备好了。

小丫头一边扶着她上马车一边说道:“秦小姐,主人吩咐了,如果你改变主意不想回家了,那还可以留下来住两天的。”

“不了,我想回家,请替我对他说:后会有期。”既然,他不来与她告别,那她也就不去打破他带给她的那份神秘感了。

如果有缘,一定后会有期。

马车很快的就驶出了院子,坐在马车里的之若回首望去时,那大门之上却是空寥寥的,居然连一块牌匾也没有,回想着他的穿着,他的身份一定非尊即贵。

显见的,这宅院不过是他临时所置之地罢了。

有些失落的怔怔的望着那处府宅,那一刻,男子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深深的刻下了印迹。

即使想忘,也再难忘记。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6章 秦府


很快的,之若就被街道上的繁华景象吸引住了,她第一次看到这古代的繁华与热闹,要不是马车是别人家的,要不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她一准就跳下马车去那街上游玩一番了。

不远处,一大群的人正围着一面墙看得认真,那些人也吸引了她的视线。

终于近了,她听得马车外的一个女人道:“原来是秦家的三小姐失踪了,秦府赏银万两在寻人呢。”

秦府。

秦家的三小姐。

而她是叫做秦之若的,她离家出走了。

心里一下子就想到这两个女人口中所说的那个秦家三小姐很有可能就是她秦之若了。

万两的赏银呢,看来,爹与娘果然是疼她的。

心里开心的看着马车外的热闹,有爹和娘疼她就是她的幸福了。

马车继续向前辘辘而行,又转过了几条街,眸目望去,远远就见到了秦府门匾上的那个大大的秦字,那字迹迥劲有力,吸引着她的视线不想移开。

在现代,她喜欢书法,喜欢画画,可她的字绝对写不出那种浑厚的感觉,也许,因为她是女子吧。

“秦三小姐,到了。”马车夫将车子停在了秦府的大门口。

“喂,干什么的?”马车才一停下,秦府门前的一个家丁就走过来问道。

“送人。”

“我们这不缺下人了,回吧。”家丁挥挥手,示意这马车夫赶紧将马车赶走。

真凶呀,这样的秦家她可不喜欢。

“怎么,我才一回来就要把我送走吗?”她既是秦家的三小姐,那就该有三小姐的样子吧。

从大门外看这秦府的府宅,只那占地面积就足以惊人了,秦家既是大户人家,就该有大户人家的样子。

“三……三小姐……”家丁口吃的望着秦之若,人已经惊住了。

“是我,怎么,不许我回家吗?”不可能吧,她可是亲眼看到爹和娘悬赏万两白银只求寻回她呢。

“不……不是,三小姐快请进,老爷和夫人们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高兴坏了,小的这就去禀报。”

之若挥挥手,笑意盈然的说道:“不必禀报了,我自己进去就好,也给他们一个惊喜。”

“惊喜?”家丁有些诧异的说道。

“嗯,就是惊喜。”转头又看向马车夫,“阿伯,谢谢你送我回来。”

马车夫不想之若如此平易近人,急忙跳下了马车向之若行了一礼,“小姐保重。”

“嗯。”她随意应着,不疑有他的就随着家丁跨入了秦府大院的那道高高的门槛。

那门槛可真高,高的让她有些不习惯。

踏入了秦府,眼见处处都是享台楼阁,一眼竟是望不到边际。

才走了没多远,就有一个丫头迎面走来,才一见到她,便脸色一变,转身就走,甚至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之若皱着眉,怎么,她在这府里一点地位也没有吗,怎生的连个丫头也不向她请安。

“等等,你站住,你是哪一房的丫头?”她也不知道这府中有几房,更不知道爹地娶了几房的妻妾,所以便随口问问。

那小丫头一怔,“三……三小姐,你回来了……”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7章 嫁议


“嗯,我要见我爹和我娘。”从小就没爹没娘而被奶奶带大的她真的想要有爹有娘的那种感觉,既然是附在了这秦府三小姐的身上,那她就趁着这机会好好的享受一下有爹有娘的那种幸福。

“三小姐,你确定要见老爷和夫人?”

“嗯。”之若笃定的说道。

小丫头再一次的打量了她一番,这才向那家丁道:“刘福,你回去吧,我带三小姐去见老爷和夫人。”

“好咧,那就麻烦小桃了。”家丁倒是乐得清松,转身便离去了。

小桃引着之若走在秦府里曲曲弯弯的石子路上,很快就到了一处房舍前,“三小姐,老爷和夫人们现都在这里议事,你要是想要见老爷就进吧。”

“好的。”见小桃退了下去,之若便向那种满了紫丁香的院子里走去。

盈盈步入院子里,立刻就有丫头迎了过来,“是三小姐吗?”

之若瞧着这一众人的表情,怎么好象都不相信她会回来似的,之若点点头,“爹和娘都在吗?”

“在的,三小姐请。”

听着看着,自从她踏进了秦府之后,她就觉得一切都有些不对了。

正要进屋子里去,却见那门‘呼啦’就开了,一个女人迎了过来,“若儿,你可回来了,可把娘急坏了。”

这是她娘吗?

之若迷惑的站在这女人的面前,听得她叫自己若儿,听得她说‘把娘吓坏了’,这言语之中都证明这女子是她娘亲。

可这女子的穿着却还不如才领着她进院子里的那小丫头来的光鲜。

“娘,我回来了。”温婉一笑,之若便抓住了女子的手,这是她娘亲呢,她也有娘亲了。

可与娘亲才贴近了,之若随即就听到了娘亲低低的声音,“若儿,你回来,难不成是要嫁给那个傻子了吗?”

脑子里轰然作响,“娘,你说什么?”她以为秦之若离家出走只是耍大小姐的脾气罢了,但听了刚刚娘亲的话,她懵了,原来事情并不是她所想的那么简单。

娘亲正要说话,那房门里就闪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浓妆艳抹、穿着考究艳丽的女子,这些女子徐娘半老,年纪都约三四十岁左右,之若微微数了一下,足有十几个之多。

之若望着这些女子,心里隐隐的猜出了她们的身份,她早就想到这秦府的老爷会有妻有妾,却不想竟是这么的多。

“之若呀,你可回来了,快进来说话,别尽拉着你娘站在外面了。”为首的一个女子笑涔涔的望着她,又续道:“老爷在屋子里等你呢,你这番回来就好,也省得让老爷和你娘惦记了。”

“怎么大娘和姨娘们都在这里呀,是不是在讨论我出嫁的事情呢?”之若一点也不慌,不就是嫁个傻子吗,这其中一定有缘故。

“之若,你愿意了?”大娘有些兴奋的向她走来,抓着她的手亲切的问道。

眼前的这张脸,还有那握着她手的手,似乎好象很亲切。

可之若知道那亲切的背后就藏了一把刀,想要把她嫁给一个傻子,这些人的心肠忒也太恶毒了吧。

心底,想起了那个救她的男子,她终于明白在他听到她想要回家时他脸上所流露出的诧异的目光了。

一切,原来如此。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第8章 卑微


那一夜的事情她没有追问于他,因她知道倘若他想说他便说了,而她若是突兀的问起,只会让他感觉奇怪。

因为,他一定想不到现在的秦之若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秦之若了。

脑海中闪过他的身影,此一刻的她突然间的很想要知道他是谁。

可眼前的这些个面孔却让她无从问起。

手一挣,猝不及防间就挣开了大夫人的手,“大夫人,我才回府,我累了,我要歇息去了。”说着,也不待大夫人应了,她便转向了娘亲,“娘,我们回去。”

“秦之若,你连老爷也不见了吗?”大夫人在她的身后发威的一声厉喝。

之若也不转身,而是背对着大夫人道:“嗯,之若突然间的有些乏了,待明天好些了我再去拜见爹爹。”说着,她拉着娘亲的手便走。

“秦之若,你给我站住。”大夫人火了,这么多人在场,可秦之若居然一点也不给她面子,说走就走的就给她晒在了当场。

“之若,要不,咱们先去见见老爷吧。”娘亲有些迟疑了,步子也沉了下来。

“修婉茹,怎么的,连你也要反了吗?”大夫人继续在之若的身后吼着,显见的,已经气极败坏了。

那声修婉茹让娘亲的身子一抖,随即就停了下来。

之若明白了,大夫人这是在叫娘亲。

从容的转身,之若面目含笑的望着大夫人,“哎哟,我才以为天上有喜鹊在叫呢,却不想一回头才发现,原来不是喜鹊,倒是一只乌鸦,而且还是一只没教养的比狗还会吠的乌鸦,没的让人扫兴,娘亲,我们走。”

大夫人的脸一下子就绿了,紧接着就连气息也不稳了,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呀,手指着之若,“秦之若,你……你……”说了‘你’字之后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修婉茹拉拉之若的衣角,“之若,快别说话了,惹恼了大夫人,我看你是必要嫁给那个傻王爷了。”

哦,原来傻子还是一个王爷,这样,她可就是一个王妃了,想来,这是一桩政治婚姻吧,那傻王爷也必不是一般的来头。

“娘,我饿了,我们快走。”快乐的,开心的随着娘亲去往她们的住处,有娘的感觉真好,管他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呢,她现在就只想要享受做女儿的快乐。

沿着府中蜿蜒的青石板路走了许久许久,渐渐的,那些亭台楼阁都被她们撇在了身后,可娘亲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娘,好累呀。”

“就快到了,都是你,走了就走了,又还回来,这以后的事,娘也帮不了你了,唉!”

“娘,你别担心之若,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淌不过去的坎的。”

“之若,一会儿回去了,娘把那个镯子给你,你赶紧去向大夫人赔个不是吧,以后,可断不许再对大夫人不敬了,不然,咱们娘两个以后就……”修婉茹说着,竟是有些哽咽。

眼前,之若看见了一个小屋,破旧的仿佛有风一吹就能被吹倒了一样。

修婉茹的眼圈还红着,拉着她就向小屋走去,“我现在就去找,一会儿你就送过去。”

之若怔怔的站在小屋前,看着娘亲猫着腰的走进了小屋,她明白了,娘在这秦府不止不受宠,而且,过着的还是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怪不得她才进府的时候那些丫头们根本不把她当回事。

原来,从前的秦家三小姐一点也不威风,而且还是一个被人踩在脚下任人随便捏的泥人一样的小姐。

看着娘亲的身影消失在门前,之若的手却紧握成了拳,她要改变娘亲的生活,也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个男人,她终于懂得了他劝她的心。

这个家,她不该回来的,那万两白银的赏银所要的不过是要她嫁给那傻王爷罢了。

怔怔然的望着娘亲再走出来的时候,她的脑子里竟然全都是那个救她的男人。

他是谁?

~~~~~~~~~~~~~~~~~~~~~~~~~~~~~~~~~~~~~~~~~~~~~~~~~~~~~~~~~~~~~~~
继续阅读《妃倾天下:邪王不下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