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安然《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乔安然,洛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乔安然
简介:乔家大小姐,心肠歹毒人尽皆知
六年前,林家破产
她不顾一切夺走了洛太太的位置,不可一世……六年后,她和他深爱的人惨遭绑架
他不假所思地选择了初恋
乔安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洛子修不爱她
可是漫长的岁月里,她却倾尽全力对他好
那视死如归的爱情,最后换回来的却是牺牲她换别人活……
角色:乔安然,洛子
乔安然《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乔安然,洛子小说免费阅读

《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原来你不值钱


“她们俩,你只能带一个走。”低沉的话音,夹杂着浓浓的烟草味。
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恐惧在浑身蔓延开来。
“洛先生,你只有一次机会……”黑暗中,男人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他拽着乔安然手上的力道逐渐收紧,最后有些讽刺地看着面前的人。
正妻和小三洛子修会选谁?
乔安然定定地看着他,晦暗不明的灯光下是属于他独有的英俊。
男人一身西装,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个“川”字。
“我选她。”
他的声音很冷。
下一秒,乔安然顺着洛子修的目光看向了手指的方向。
洛子修指着不远处的林冉,而非正妻乔安然。
此时林冉已经奄奄一息,满脸伤痕靠在那。仿佛一个支离破碎的陶瓷娃娃,而乔安然呢……
从洛子修进来以后,乔安然就没掉过一滴眼泪。
她那一身高贵的服装,处变不惊的模样。
将洛太太的气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呵,放着正妻不要却选了个小三。”绑匪冷冷地哼了一声:“正合我意,毕竟洛太太可更加值钱。”
乔安然的手掌心里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却听绑匪冷冷地开了口:“既然如此,她属于你了。”
六年前,乔安然和洛子修那场婚礼在这座城市沸沸扬扬。作为洛子修的妻子,绑匪自然也认得乔安然这张脸。
乔家大小姐、洛家儿媳妇,这两个身份足够让绑匪看到她的价值。
绑匪直接将人扔进了洛子修的怀里,却还不忘冷冷地警告洛子修:“你最好信守承诺,否则……”
唇角微微勾起,透出了几份讽刺:“你的洛太太,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绑匪手中抓着打火机,他看向乔安然的目光就好似看到了一大叠钞票。
“洛子修……”乔安然沉默了片刻,饶是她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却还是看向了他。
是啊,她堂堂洛太太。
却比不过一个已经家破人亡的小三。
十年前,林冉就住在了他的心里。
洛子修回过头来,站定了脚步。
他定定地看着她,随后镇定地开了口:“乔安然,你命如此。”
冰冷的七个字,仿佛写满了她这些年的满目疮痍。
乔安然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指甲镶嵌进了肉里,可她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她吸了一口气,露出森白的笑容:“既如此,洛先生请便吧。”
乔安然含着泪,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洛子修不会喜欢她。
可是……
她还是不顾一切地成为了他的妻子。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
他早就打定主意了,用她去换林冉。
在她和林冉之间,绑匪只会放一个。而洛子修,也只会选择林冉。
“洛子修。”乔安然的呼吸很沉,仿佛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蹦出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我要说……”
她的目光带着悲凉。
“你母亲不是被我推下楼的,是她。”她的手指,直接指向了林冉。
几年前,新婚前夕。
洛子修的母亲被推下楼,成了植物人。
在哭哭啼啼的林冉、洛家一众奇葩亲戚的指责和佣人的栽赃之下。乔安然成了罪魁祸首。
那时候,洛家即将破产。
乔安然带着大笔财产挽救公司于水火。
洛子修只能忍气将她娶进门。
可他从一开始就对她恨之入骨。
“呵,”洛子修瞥了她一眼,却仿佛再看一个笑话。
他不说话,而是转身带着林冉往楼下走。
乔安然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在洛子修的心里,他一直因为母亲的事情而痛恨她。可饶是如此,乔安然还是义无反顾带着财产嫁进洛家。拯救他于水火当中。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往往会将自己心底最放不下的事情说出口。
乔安然说了,换来的却是讽刺。
“还看什么?人都已经下楼了。”废墟的楼梯上,乔安然被束缚着。
她远远地看着他,按照洛子修和绑匪的约定……
他可以带一个人质下楼取钱,可是……
乔安然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六千万,对于洛子修来说算不上一笔巨款。
可他恨她至此,甚至对她的死活置之不理。楼下的车子发动了,乔安然露出了迎接死亡的冷静。
她想,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吧?
与其在水生火热的生活当中步步为营,还不如早些解脱。
“妈的,上当了!”绑匪也听到了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立刻红了眼。
乔安然冷笑,她早就知道……
洛子修的心,如同石头!
“乔小姐,看来你是真不值钱啊……”绑匪有些讽刺地将目光转向了她,几乎是同一时间乔安然抬起了胳膊。
“我是不值钱,”
“但我死,也要拉你下水。”
乔安然的动作来的太过突然,绑匪手中的打火机迅速滑出,紧接着只听到一声巨响:“轰——”
冲天的火光惊起了四周的飞鸟,紧接着便是死亡般的安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2章 两不相欠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乔安然从睡梦中惊醒。
刺眼的白炽灯让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骨节鲜明的手死死地攥住了被角,耳廓依稀回荡着那一句绝情的话:“乔安然,你命如此!”
冰冷的话音,好似梦魇一般缠绕着她。
她的确做了一个噩梦,她梦到了自己和洛子修结婚的那天。
广袤无垠的草地上,宾客临门。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包括乔安然。
可当神父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的梦破碎了……
神父问:“洛先生,你愿意娶乔小姐为妻吗?”
洛子修看着她,冷冷地质问:“乔安然,为什么逼走她?她已经家破人亡,无法再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
“乔安然,你命如此!”刺耳的话,经年以后竟依旧缠绕着她。
乔安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几乎就在这一瞬,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身着护士服的女孩看到她的那个瞬间,立刻两眼放光:“乔小姐,你可算醒了。”
她的声音很轻,可乔安然却定定地看着她问:“这是哪里?洛子修呢?”
十年了,她疯狂地爱了他十年。
她为他付出了十年的青春,甚至不惜为他去赎林冉。可他竟那般无情,将她扔在仓库里便带着林冉离开。
“这是医院。”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乔安然一头雾水。
“是一位先生送您过来的,没有留下名字。只说他姓祁。”小护士回答言简意赅。
乔安然想了很久,可是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却并没有姓祁的人。
兴许是哪个好心人吧?乔安然想。
“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这个人,”几秒钟以后,乔安然在纸上写下了一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最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告诉他,我要见他。”
毋庸置疑,那个号码的主人是洛子修。
……
半小时以后,洛子修推开了病房的门。
他的手死死地攥成拳头,内心莫名地有些慌乱。
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洛子修攥着的手微微松开了来。
他站在那,定定地看着乔安然。
她还活着,洛子修不知为何自己心中的石头好像落了下来。他恨乔安然,但他却也不想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
男人的目光,就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
不,是仇人!
那隐隐从眸间透出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
若换做以前,乔安然恐怕早就开口解释了,甚至不顾一切地讨好他。
可如今,她只静静地看着他,最后勾起了唇角。
“看着我还活着,洛先生很伤心吧?”
软糯的话音,却是带刺的内容。
洛子修的瞳孔收缩了两下。
像是一把刺入人心的匕首,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乔安然,你想做什么?”洛子修坐下来,阴鸷的眸光落在她白净的脸颊上。
事到如今,她还想狡辩吗?
林冉落入贼人之手,惨遭毒打奄奄一息。而同样被绑架的乔安然,却完好无损。更可笑的是……
新闻早已经报道了仓库发生爆炸,绑匪无一幸免。而她,却成了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
种种迹象,不得不让洛子修深思。
面对洛子修的质问,乔安然只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心里明明已经猜到洛子修怀疑自己,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洛先生,你什么意思?”
她的话音疏离,却分明透出了对他抛弃她的不满。
“乔安然,你敢说……”洛子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和她四目相对。阴沉的眸里透出摄人心魂的冰冷:“那些绑匪不是你找来的?”
“我找来的?”乔安然忽然笑了起来,森白的脸颊上没有丝毫血色。
“所以,你觉得将我留在那里,我就能活是吗?”乔安然咬了咬牙,明明已经是撕心裂肺的痛,面上依旧不起波澜:“那请问,如果我能全身而退,为什么会有这场爆炸呢?”
她以为,这些细枝末节足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洛子修却冷笑起来。
男人盯着她的眸子里露出浓浓的讽刺,唇角上扬,就好似她的死活于他无关:“乔安然,就算你不能全身而退……”
他顿了顿,凑到她的耳边。
冰冷的话让乔安然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说不准可以恶果自食呢?”
“啪——”乔安然抬起手,直接在洛子修的脸颊上落下了一记耳光。
她明白,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洛子修认定,她就是这次绑架案的始作俑者。
纵然她刚过从死亡边缘走出来,他也不会给她丝毫的信任。
洛子修挨了结结实实的一个耳光,俨然有些不悦:“乔安然,你敢打我?”
“我就打你了,怎么样呢?”乔安然冷冷地笑。
“你这个……”
“恶毒的女人对吧?”乔安然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丝毫畏惧。
这些年来,他已经无数次这么说她了。
从他的母亲摔下楼梯的那天开始。
“洛子修,我从来就不欠你什么!你为了你的初恋拿我去做人质可以,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付出。从今以后,请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乔安然抬手,指了指门口的位置。
洛子修从未见过这样的乔安然,他几乎被她骂的狗血淋头。
他凑上前,正准备和她好好理论。
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
助理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的人,“先生,您要的东西。”
他说完,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要我滚是么?”洛子修冷冷地看着她,随后讽刺地笑。
那笑容森白,竟看的乔安然有些头皮发麻。
“乔安然,签了它。”冰冷的话音再度响起,乔安然下意识地将眸光转向了怀里的那份文件。
上面赫然醒目的几个字,让她如同触电般收回了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3章 你给我等着!


醒目的【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让乔安然的眉头皱了起来。
和他结婚以来这么长的时间,她不是没想过和他离婚。
但,当洛子修自己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
乔安然却笑了起来,有些嘶哑的话音从她的喉咙里蹦了出来:“如果我不签呢?”
他不就想要和林冉双宿双飞吗?
将她扔在仓库里,残忍地看着她去死。
目的就是和林冉共度余生。
可他没想到吧?自己竟然还苟延残喘地活着。
乔安然的眸子里多出了几分讽刺,明明鼻子发酸可她却还是故作坚强。
洛子修将她一个人扔在那个破旧仓库里的时候,何尝想过她也会害怕?林冉躲债离开这么久,如今才刚回来,就惨遭绑架。
一波未平,竟一波又起。
“洛先生,你似乎忘了?”乔安然眯了眯眼,软糯的话音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当初我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到和你的结婚证。如今怎会这么轻易和你离婚?”
一句挑衅的话,似乎就像在往洛子修的伤口上撒盐。
男人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的人。
“乔安然,你找死!”暴怒的话音钻入耳内,一只手死死地卡住了乔安然的脖子。
再抬头,男人已经红了眼。
脖子上暴起的青筋似是在诉说着他的愤怒,但乔安然不为所动。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乔安然盯着他的眸,无所畏惧地和他对峙。
“怎么?洛先生带着小三离开抛弃正妻的新闻还不够让记者捕风捉影?你想再把我掐死给他们提供头版头条吗?”好伶俐的一张嘴,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足够让洛子修对她恨之入骨。
“乔安然,你以为我真不敢动你?”洛子修咬着牙,愤恨的目光落在她苍白的脸上。
没有丝毫血色,没有笑容。
这就是洛子修眼中的乔安然,她用这张脸将的公司打理得服服帖帖,也用这张脸讨得洛家长辈的欢心。
“有什么会是洛先生不敢的?”乔安然笑了一声,抬手翻阅着手中的那份离婚协议。
半秒钟之后,她抬手将文件撕了个粉碎。
这一下,洛子修更是怒意横生。
“乔安然,你究竟想要什么?这上面十个亿的财产……”洛子修的话还没说完,乔安然笑了。在他的眼睛里,自己从一开始就唯利是图。
“洛先生,”乔安然眯了眯眼:“想必我说自己嫁给你不是为了钱,你也不会信。”
她顿了顿,最后笑靥如花。
“既然如此,就当是我不满足这十个亿吧。”乔安然瞥了他一眼,面上的笑容没有退。可却那样云淡风轻:“毕竟只要我们一天不离婚,你洛子修的财产就有一半属于我。远不止二十个亿吧?”
“你……”
洛子修直勾勾地盯着乔安然,如果目光能杀人。
她此时恐怕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洛子修咬了咬牙,随后冷冷地丢出一句话:“好,很好!乔安然,你给我等着!”
他说完,自顾自地往外走。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地摔上了。刚才拼命抑制的泪水,此时如同决堤的瀑布。
源源不断地往下落。
在他面前的时候,她还能佯装淡定。
可是洛子修一走,压在心上的石头就落了下来。她本也是要和他谈离婚的,可是离婚协议落下来的那一瞬间她就改变想法了。
纵然她再委屈,也是洛子修明媒正娶的妻子。
若真离婚了,岂不遂了林冉的意?她不过才刚刚回来,凭什么要她将洛太太的位置拱手相送?
想到这里,乔安然就笑了起来。
她艰难地从床上站起,一步一步地推开了房门。
“乔小姐,您要去哪里?”门外的小护士看到她,立刻从值班岗位上站了起来。乔安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她艰难地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无济于事。
刚才的小护士匆匆跑了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高跟鞋重重地踩在了乔安然的手上。
细跟高跟鞋的出现让乔安然倒吸了一口冷气,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故意用鞋跟在她的手背上转动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4章 你怎么这么恶毒?


剧烈的疼痛,让乔安然的呼吸整个一滞。
她抬起头,就看到高挑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林冉一身碎花洋裙,搭配着白色的高跟鞋。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可……
哪有公主会这般恶毒?
“你做什么?你快松开。”刚才那个小护士看到这一幕,慌慌张张地呵斥林冉。女人冷笑了一声,这才极不情愿地抬起脚:“乔安然,你还真不配脏了我的鞋子。”
好生狂妄的一句话,乔安然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她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什么风,把林小姐吹来了?”
乔安然不傻。
连洛子修都不知道自己在医院,林冉却能如此轻车熟路。想必早就跟踪洛子修了吧?
乔安然这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足以显示她良好的教养和身上那一股贵气。这让林冉很不舒服。
“乔小姐,你没事吧?”
小护士一个劲地对乔安然嘘寒问暖。
她只微微摇了摇头,说来可笑……
日日夜夜里她倾尽全力去守护的那个人对她的死活漠不关心,如今一个路人却对她这般关切。
“你先去忙吧,毕竟……”乔安然顿了顿,冷笑了起来:“这位林小姐,忘记打狂犬疫苗了。”
含沙射影的一句话,彻底将林冉激怒了。
她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看着乔安然:“六年不见,你果然还是这么不要脸。”
“乔安然,就算你是乔家大小姐怎么样?就算你在他身边守护了六年又怎么样?洛子修心里的人,不也是我吗?”恣意的笑容,无比刺眼。
乔安然的眼眶忽然就红了。
林冉所说,不过都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可饶是如此,她也不能在小三面前矮一截。她抿了抿唇,最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林小姐,不过一个小三而已。你怎么有脸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
“且不说你和洛子修什么关系,”乔安然冷冷地看着她,一双乌黑的瞳孔里散发出摄人心魂的光芒。
那样的洒脱,那样的自信。
纵然是林家当年显赫一时的时候,林冉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模样。
“就单凭林小姐在医院里的走廊上大声喧哗,就足够让人耻笑了。”乔安然瞥了她一眼:“纵然林家如今光辉不复,你也不该拿林家的教养做赌注?”
“况且,不过是一个小三而已。还真以为自己能上的了台面吗?”
这话一出口,林冉的脸上就是一阵青一阵白。
“小三”这两个字,就是生生的讽刺。
“乔大小姐这般趾高气昂,竟然和我谈起教养了?你勾引……”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啪啪”两声,重重的耳光不由分说地落在了林冉的脸颊上。
“林小姐说清楚,我勾引谁了?”乔安然本就在爆炸中伤痕累累,如今这剧烈的动作扯得她的伤口一下一下地抽痛。
乔安然抿着唇,正欲转身离开。
却被林冉一把拽住了胳膊。
她有些厌恶想甩开她的手,没承想林冉却像是一棵没有重量的竹竿。她踉跄往后退了两步,最后直接摔倒在地。
紧接着,眼泪从眸子里夺眶而出。
“乔安然!”身后突如其来的话音,让乔安然皱起了眉头。现在她明白,为什么自己根本没有用力,林冉却能摔倒在地了。
此时此刻,洛子修单手抄兜正朝自己走来。
“阿修,你别生气。”林冉抿了抿唇,最后小声地说:“不是乔小姐,是我自己不小心……是我穿着高跟鞋不小心摔倒的……”
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乔安然真想啐一口唾沫在她的脸上。
洛子修从病房离开后,就给林冉打了电话。得知她来医院探望乔安然,便找了回来。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乔安然,你怎么就这么恶毒?小冉还说来看你,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她的么?”他的声音很低,却不已经得出结论。
仅凭林冉的一面之词就给乔安然定罪了。
就好像当年,仅凭片面之词。他就认定她对未来婆婆不满,并且恶毒地将她推下楼梯一样。
乔安然觉得洛子修可笑,觉得自己更加可笑。
他不听自己的解释,更连医院的监控都不会想要看一看。就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二位,还有别的事吗?”乔安然对洛子修的话置若罔闻,她清楚任凭自己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在洛子修的心目中,林冉和她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尘泥。
乔安然说完,转身就打算走。
可下一秒,洛子修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5章 良心被狗叼走了


男人手掌的力逐渐收紧,乔安然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洛先生,还有事吗?”乔安然回头,冷冷地看着他。
她从不曾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曾经的乔安然,看向洛子修时,眸光闪闪发亮,仿佛落满璀璨的星河。
而此时,她的目光淡漠,似乎面对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是啊,曾经掏心掏肺不顾一切的付出。
换回来的却是:“你命如此。”
她想问他:“洛子修,你信命吗?”
可是她问不出口。
下一秒,洛子修一字一顿地开了口:“乔安然,道歉!”
无疑,他用了命令的口吻。
不容商榷的语气。
乔安然定定地看着他,却忽然笑了起来:“洛子修,我凭什么给她道歉?我凭什么给一个小三道歉?”
洛子修眼眶里的火焰更甚,他没想到乔安然重重地强调着“小三”这两个字。
“阿修,没关系的……”林冉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衣袖,话音软软糯糯:“是我自作自受,所以乔小姐才会打我。不怪她……”
看似求情,实则却在火上浇油的话让洛子修更加愤怒。
他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若非乔安然身上还有伤恐怕他此时已经动手了。
“林小姐,”浅浅的啼哭被乔安然的话打断了,冷冽的眸光落在她白净的脸上:“说够了么?”
“乔安然!”洛子修愤怒不已,他抬起的手又一次卡住了她的脖子。
从她拒绝和他离婚开始,这女人一再挑衅他的底线。
“给小冉道歉!”他又一次开了口,可是这一次。
话音还没落下,只听到“啪啪”两声。
重重的耳光落在了洛子修的脸上,他没想到一贯对他千依百顺的乔安然竟然动手打了他。
尤为重要的是,这是第二次了。
洛子修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紧接着,怒火中烧。
“洛子修,你不是喜欢林冉吗?我打了她两巴掌,也打了你。成双成对开心吗?”乔安然森白的笑容好似一把匕首,她浑身的锋芒此时都对准了面前的这一双狗男女:“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孝心,忍受不了我的恶毒。”
“却将伤害自己母亲的罪魁祸首当成宝贝。
“洛子修,你要不是瞎了眼就是良心都被狗叼走了吧?”
提到母亲,洛子修愤怒至极。
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乔安然又一次开了口。
“为了这个欠债跑路的女人吗?”乔安然冷笑:“六年了,我的解释你一句也听不进去!你不是想离婚吗?”
提到“离婚”两个字,洛子修和林冉的眼眸里光芒攸然亮了。
可是下一秒,乔安然又开了口:“我偏不和你离婚,不如我们就死磕到底吧!就算两年后,我们法庭上见,你洛子修有一半的家产也该属于我。”
“乔安然,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乔安然眯了眯眼,趾高气昂地说:“看到你和她痛苦,我就心里舒服。”
她要将自己失去的都拿回来!
好一个心里舒服,乔大小姐的气魄依旧这般夺人。
乔安然在两个人咬牙切齿的时候,又一次开了口:“洛子修,你要是再不带着这条疯狗滚出医院。我就把你们两人的丑态拍下来,说不准上了法庭还能叛你个婚内出轨?”
“你……”洛子修气急败坏,遏制不住心底升腾的怒气,正待上前教训女人。
却忽然被身后的人拽住了。
林冉白着脸,小声地说:“阿修,算了吧?”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洛子修神情微怔。男人不解地看着她,乔安然如此咄咄逼人。
林冉为何阻止他?
“你已经为我付出够多了……若是再因为我打官司输给她,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她说着,就落下泪来。
软软糯糯的一句话,似乎驱散了洛子修心头所有的阴霾。
他咬了咬牙,最后小声地说:“放心吧,不会的……”
“可是她现在在洛家公司,而且……”林冉抿了抿唇,“职位还挺高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6章 凭什么降我职?


乔安然出院的那天,闺蜜简小鱼开了她的车早早地就等在了楼下。
“要我说,我要是你我就辞职了……对付你们家那位狼心狗肺的东西……”乔安然一上车她就喋喋不休地开了口。
乔安然转过脸去,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
“对不起啊,我只是有点愤怒……”简小鱼小声地开了口,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乔安然:“我就不该给你查林冉被绑架的事情,要不然洛子修也不会以为是你……”
那天,乔安然本是去赎因林家破产,债务久久未还清的而被绑架的林冉。
简小鱼利用自己的能力破译了林冉手机定位,乔安然拿到地址后独自一人带着钱去了。
原本是想不让洛子修担心,在L公司的六年,她早已经习惯替男人抗下所有的事情,并完美解决掉,可结果……
“没关系。”
乔安然惜字如金,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可如今,好似变了个人。
原本充满笑颜的脸上,此时只留下疲惫和失望。
车子缓缓驶入市区,最后稳稳当当地停在了L国际公司的楼下。
和简小鱼道别,乔安然推开了车门。
可是才刚刚走进办公大楼,耳膜里清晰听到一阵议论声。
“女魔头这几天怎么都没来啊?”
“你们还不知道吧?最新消息,女魔头被绑架了。和她一起被绑的还有林小姐……”
“林小姐?六年前林家的二小姐吗?就是那位……”
“对对对,就是她。”
“听说总裁当时毫不犹豫地带走了林小姐,所以女魔头……”
话还没说完,几个人看到一张冰冷的脸。
大病初愈,乔安然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乔……乔总监……”几个人支支吾吾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
这位乔家大小姐,可是大名鼎鼎。
关于她的传闻,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但最精彩的,还是要从六年前开始说起。林家破产,而林氏和洛家的合作根深蒂固,如同错节盘生的大树,利益全部被捆绑在一起,就在洛家无辜受牵连之际……
这位乔大小姐,带着两千万的嫁妆进入了洛家。
仅凭三言两语,就将岌岌可危的洛家拯救于危难之中。
此后六年,她在L集团兢兢业业工作。也有人说,她是为了洛家的财产,可却无人知晓……
乔安然从十年前就喜欢洛子修。
她用自己的整个青春守护着他。
“说够了吗?”乔安然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言语中却分明带着讽刺。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好久都没说出一句话。最后他们其中一个开了口:“您现在已经不再是市场总监了,就……就没有资格再来管我们了吧?”
这话一出口,乔安然呆在原地了。
“你什么意思?”她冷静地看着面前的人,纵然已经猜到了其中原委。却依旧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面前的女孩停顿了片刻,才小声地解释:“昨天,总裁已经任命了其他人做市场总监,您……您被降职了。现在应该……只能算一个部长。”
乔安然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面上露出了冷笑。
“怎么?我现在是什么职务需要你在这里指指点点?”就算树倒猢狲散,她也绝不是个会低头的人。
“不……不不……”女孩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我是说,你现在已经不配再……”
话音未落,只听到“啪”的一声。
响亮的耳光撂在了她的脸颊上,“收拾东西,你可以滚蛋了。”
乔安然丢下这句话,下意识地迈开腿往里面走。
身后依旧传来员工们的指指点点。
“看看她,多可怜啊。兢兢业业工作这么多年,还不是被自己的丈夫一脚踹开。”
“要我说,她就是咎由自取。”
“你们见过哪个女人有她强势的吗?这样的人,总裁怎么会喜欢她?”
赶尽杀绝,洛子修他可真是好样的。
乔安然连想都没想,直接就踹开了总裁办公司的门。助理站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的人:“夫人,总裁他真不在……”
话还未说完,乔安然就看到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衣服完好,但洛子修此时此刻正勾着林冉的下巴。
看上去,两个人正在亲吻。
“洛子修,你什么意思?”乔安然对两个人的亲密举动彻底无视,而是一字一顿地问:“我做错什么了?你凭什么给我降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7章 我不接受降职


她的话才刚刚说完,就看到林冉小心翼翼地往后躲了躲。
如此细枝末节的动作,乔安然只觉得可笑。她往前走了几步,和洛子修身后的林冉对视:“如果是因为她……”
她眯了眯眼,随后没好气地开了口:“洛先生,你未免太小心眼了!”
“乔安然,你的职位,是公司的决定。”洛子修瞥了她一眼,一抹讽刺从他墨色的瞳孔里倾泻下来:“况且,我做什么决定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他真是恨极了乔安然这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明明已经恨得牙痒痒了,却还能永远保持从容的淡定让他觉得恶心。
“既然洛先生你说了,这是公司的决定……”乔安然顿了顿,“那就召开董事会吧,看看我是不是有资格在这个位置上工作?”
“你倒是敢!”
洛子修接二连三在乔安然的手里吃瘪,他冷冷地望着面前的人。
可还不等他开口,乔安然就已经甩出来一句话:“在董事会研究决定给我降职之前,我不接受降职。”
乔安然丢下一句话,施施然往外走。
总监这个职位,是她凭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他有什么资格给她降职?
乔安然刚往外走了两步,手腕就被人拽住了。一回头,就看到洛子修站在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他的眸光凌厉,更带着厌恶。
“洛先生,还有事吗?”乔安然浅浅地勾着唇角,她的背挺得笔直。
就连看向他的时候,下巴也微微上扬。
好似天鹅般的优雅,加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若是别人恐怕早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可是洛子修没有忘记她做过的那些事。
他凑过来,一把将她抵在墙上。
“乔安然,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公司离开你就转不动了?竟然敢用董事会来压我了?”洛子修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他的声音很低。
可是却不带任何温度。
乔安然定定地看着他,恍惚间她似乎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少年。
“不敢。”云淡风轻的四个字,更是让洛子修的胸口里憋着一口气。
“洛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个会……”
她侧身要走,却被洛子修的另一只手拦住了去路。
他咬了咬牙,最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乔安然,我们洛家的利益。还不需要一个女人来操心……”
这看似羞辱的一句话,让乔安然笑了起来。
六年前,她走进这家公司的时候。
L集团远不及现在这么庞大,况且六年来对她避之不及的洛子修几乎鲜少出现在公司。所以,乔安然一个人,几乎挑起了整个L集团的脊梁骨。
她不知道,洛子修究竟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句话。
“是么?既然如此……”乔安然看了看时间,一字一顿:“二十分钟后,刘氏会过来谈项目。还请洛先生接待一下,我也好早些回家休息。”
她尚未痊愈,匆匆出院。
就是为了这次的合作。
乔安然睨了他一眼,洛子修显然不服气。他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我谈不下来吗?”
乔安然不说话。
洛子修有能力,她自然是知道的。
可每天那么多大务小事,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洛子修,有本事你就去。别仗着洛家和乔家那点基业,整天在这为非作歹。”乔安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让我看轻了无所谓,别日后被林小姐看轻了。说不准你又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第8章 你演技这么好


乔安然说完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公司,甚至身后还带着那些疯言疯语和议论声。
这话,分明就是给了洛子修两个无情的耳光。
打得他连还嘴的余地都没有。
……
城区二环的别墅区。
乔安然打了一辆车,很快就回了家里。
才刚刚推开门,就看到几个佣人蹲在厨房的角落里打扑克。
她迟疑了半秒,最后直接转身上了楼。反正这些年来,洛家的佣人从来没将她放在眼里过,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男人却没有回家。 乔安然没有吃任何东西,直接躺在了床上。
出院以后,第一时间她便赶去了公司。
却亲眼目睹了洛子修和林冉的亲密画面。
想来自己也是可笑!
萌生了这样的念头,她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不论如何,先养好身体才是最关键的。
乔安然睡的半梦半醒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细碎的响动。
随后,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忽然钻进了她的怀里。
她先是一怔,随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女孩指着她的鼻子,小心翼翼地问:“子修爸爸,这位阿姨是谁啊?”
乔安然定睛一看,一个小孩子正坐在自己的床边。
她歪着头,神态天真,眼眸紧紧盯着乔安然。
洛子修回来了?
乔安然心中闪过疑惑,下意识地抬起手,想去摸摸她的头。可没成想,小女孩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随后狠狠地咬在了她的手背上。
前两天高跟鞋留的伤还未痊愈,如今又闹这么一出。
乔安然疼得眼泪都落下来了,她下意识地要推开面前的人。
可小女孩却死死地拽着她不撒手,乔安然俨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放开!”
剧烈的痛让她死死地皱起眉头,然而,小女孩面容却浮出了若有若无的嘲讽笑意。
乔安然终于不耐烦了,她猛地一个用力。直接将小女孩甩在了地上。只听到“咚”的一声响动。
眼泪从小女孩的眼眶里泵出来,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洛子修匆忙赶来。
他一把将小女孩护在身后,声音带了压抑的怒气,“乔安然,林可怎么招惹你了,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怎么?洛子修,你还有个私生女?”乔安然冷冷地看着他。
脑中忽然想起简小鱼曾经告诉她的话,林冉两年前领养了一个孩子。
所以,这个小女孩便是那个养女么?
乔安然眸中闪过冷意,嘴角勾起不屑。
明明连自己都养不活,靠着洛子修每个月打得生活费才勉强活下来。可这样的女人,却好意思收养孩子!
“子修爸爸呜呜呜……她打我……”
“你先咬我的!”乔安然正准备回击,却被洛子修打断了。
“乔安然,你也是小孩子吗?别告诉我被她咬一口很疼……”他侧眸,看向乔安然的时候。她的脸上正带着浅浅的泪痕,洛子修迟疑了片刻。最后冷冷地讽刺:“和你结婚六年,我竟不知道你演技这么好?要不要我帮你找个经纪公司?”
继续阅读《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