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妻狂婿最新章节,许强,沐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护妻狂婿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许强
简介:上门女婿被逼离婚,签完字,各国富豪纷纷跪拜……丈母娘:“姑爷,我为你煲了粥!”小舅子:“姐夫,晚上一起去乐呵!”“滚!”
角色:许强,沐风
护妻狂婿最新章节,许强,沐风全文免费阅读

《护妻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给我磕头叫爷


“二少爷,求求您卖给老朽一个面子,跟我们回家吧!”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请您一定要回去主持大局!”
“老朽,给您跪下了!”
一众人当即跪在许强面前。
而许强目光如炬,眼神中没有丝毫感情。
他目视远方,冷冷道:
“两年前,爷爷听信大哥的谗言,要把我赶出家门,许家上上下下,谁曾为我求情?
李管家,你是不是忘记了?当日,正是你亲自把我轰赶出许家!
现在许家人才凋零,与我有什么关系?都给我滚远一些!”
“二少爷……”
“闭嘴!不然别怪我违背爷爷的禁令!”
听闻此言,李管家等人面面相觑,不敢再上前一步!
依照二少爷的实力,他要是发怒,瞬间便能要了他们的命!
荔城大饭店,沐家老祖寿宴。
当许强一出现,周围便传来一阵嘲讽之声。
“本来是喜庆日子,这个废物来凑什么热闹?”
“我说念雪啊,你是不是非要给我们心里添堵?赶紧把他赶走得了!”
“呵呵,这个废物在你们家可能是个宝,但我们看到谁不来气?”
“……”
随着许强出现,沐家上上下下,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三年前,许强落魄之时,是沐家老爷子力排众议,非要把他的小孙女沐念雪嫁给许强。
沐念雪有荔城第一美人之称,她下嫁给一个不知名的穷鬼,沦为荔城市的笑话。
许强是许家二少爷的身份,只有沐家老爷子知道,但婚后不久,他却因病去世。
自此沐家上上下下,再无一人知道许强真正的身份。
这两年多,许强受尽沐家的嘲讽,白眼。
不过相比被家族逐出家门,后者更是让人心寒!
“废物一个,让你干点小事儿,也磨磨蹭蹭的。”这时丈母娘林芝坐在席间,一脸嫌弃的对许强说道:“把我送给妈的贺礼拆开!”
从两个月之前,林芝为沐家老祖宗准备了一株老山参,好在她寿宴上露一下脸。
今天来的匆忙,林芝把老山参忘在了家中,就让许强跑了一趟。
“哦!”
许强应了一声,正要拆开礼盒,可突然从他身后伸出一只手,迅速把礼盒抢走。
是沐家的长子长孙沐风,平时属他最看不上许强。
沐风拿着那盒野山参,凶神恶煞的对许强说:“没看就要开席了吗?要不找个地方坐下,要不滚蛋!”
“就是啊,都快要饿死了,别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哎呀,看他这傻乎乎的样子,我怎么这么来气呢?”
“……”
沐家人,已经习惯把许强当成出气筒,所有人都对他冷嘲热讽。
而沐念雪一声长叹,却也不忍心许强那么尴尬,皱着眉头说道:“你过来坐吧!”
沐念雪看到许强那窝窝囊囊的样子,露出了一丝苦笑。
她知道,当自己嫁给许强那一天,自己这一辈子就毁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沐风突然站起来,朝着那一堆贺礼走去,嘴里说道:
“伯母从前几天就说,为奶奶准备了一株上好的野山参。今天咱们也跟着开开眼,看看这野山参是什么样的……”
沐风话音一落。
一众沐家亲戚,便围拢上来。
就见沐风,慢悠悠的打开礼盒。
啊?
礼盒一开。
周围众人,立刻发出一阵惊呼。
众人惊呼的,并不是野山参有多漂亮。
而是礼盒中,竟然装的是一根鲜亮的胡萝卜!
“伯母,这是你为奶奶准备的野山参?我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野山参,哈哈!”
“先别这样说,伯母不至于闹出这种笑话……我看八成是许强那个废物,擅作主张,把野山参换成了胡萝卜!”
林芝早已经脸色大变。
明明是上好的野人参,怎么变成了胡萝卜?
沐家人的讨论声,提醒了林芝。
她立即站起来,冲着许强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的野山参呢?”
“妈,来的路上,我没有打开过……”
“还敢撒谎,我打死你!”
不等许强的话说完,林芝扬起手,就准备对他动手。
见状,沐念雪赶紧挡住林芝,说道:“妈,许强没什么本事,但他哪里偷过东西?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就算沐念雪嫌弃许强,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
“伯母,这也不能完全怪许强!”
沐风吊儿郎当的走过来,嘿嘿笑道:
“一定是你们家给许强的零花钱太少,他把野山参换钱花了呗。”
“沐风!”
突然,许强把目光看向了沐风,冷冷的说道:
“是你搞的鬼!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打开礼盒?
分明是你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把野山参给掉包了!”
林芝有意想在沐家老祖宗生日宴上出风头,她绝不可能用胡萝卜充当野山参!
而且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愚蠢至极!
除了沐风之外,许强再想不出,谁会如此可恶!
不过沐风却一脸平静,阴阳怪气的说道:“呦,你一个上门女婿还敢质问我?
但我最是讲道理,你说是我把野山参掉包了,有证据吗?”
“对,你个废物凭什么血口喷人,能拿出证据吗?”
“许强,如果你拿不出证据,就永远滚出我们沐家!”
“……”
沐风是沐家的长子长孙,将来沐家将由他说了算。
沐家上上下下,谁不维护沐风?更何况与他起矛盾的还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已。
不给许强开口的机会,沐风继续咄咄逼人的说道:“许强,饭店里是有监控的,咱们可以去查看监控!
如果是我把野人参掉了包,我沐风给你下跪道歉!
不过监控上查不出什么名堂,那就证明与我无关,以后你见到我,每次都必须给我磕头叫爷!”
见沐风如此有底气,沐念雪无可奈何的开口道:“堂哥,都是许强的问题,与你无关。
堂哥,你就放过许强吧!”
说着话,沐念雪扯了一下许强,急忙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给堂哥道歉!”
“念雪,谢谢你帮我解围!”
这一刻,许强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
他盯着沐风,淡淡的笑道:“沐风,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家饭店的人被你收买了,对吗?
他们会在监控室做手脚,对吗?”
“你……你胡说八道!少说废话,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沐风一怔,许强的猜测几乎接近与事实。
但就算被许强识破了又如何?沐风已经收买了这家饭店的经理,在监控上绝对看不出任何猫腻!
紧接着,许强却偏偏开口说道:“好!我和你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2章 你不过是沐家养的一条狗!


“你……你是不是疯了?”
听闻此言,沐念雪顿时急了,压低声音对许强说:“你都猜到了,为什么还和沐风打赌?
受点委屈怎么了?总比你以后每次见到他磕头叫爷的好!”
经过许强的提醒,沐念雪想起来,这家饭店的王经理是沐风的多年好友。
这场赌约,许强必输无疑!
“念雪,你相信我……”
“相信你?凭什么?”沐念雪一声冷笑,一脸失望的说道:“我的脸早就被你丢光了,你随便吧!
反正我早已不在对你抱有任何希望!”
想起一会儿许强要给沐风下跪道歉,沐念雪恨不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明明他知道沐风买通了王经理,为什么还要逞强?
身为许强的妻子,沐念雪也要跟着丢人。
“赌约已经成立,现在许强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沐风嘿嘿笑着,冲着楼下大声喊道:“王经理,你来楼上一趟!”
沐家众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许强出丑。
一个个围观张望,不怀好意的看着热闹。
王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
刚到楼上,沐风便立刻询问道:
“王经理,我们家这个上门女婿冤枉我,说我把野山参换成了胡萝卜!麻烦你帮我看下监控,也好还我清白……”
沐风洋洋得意,他和王经理早有约定。
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王经理礼貌一笑,冲着沐风说道:
“沐少,不用看了。因为我刚刚就在监控室,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已经看过了……”
哦?
“那就请王经理还原事实,还我一个清白!”
说着,沐风又看向许强,阴险说道:
“也让某些废物知道,我沐风不屑做这种偷梁换柱的卑鄙之事!”
王经理看了许强一眼,淡淡说道:
“的确是有人用胡萝卜换了野山参……”
“谁啊?王经理,你倒是快说啊……”
“对,王经理,您就别卖关子了!”
看热闹的众人,早已急不可耐。
一个个的催促着王经理。
“这人就是沐风,沐少爷!”
什么?
话音一落,全场皆惊。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王经理。
沐风更是脸色惨白,大声质问:
“王经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王经理依旧淡然,点头说道:
“沐少,既然你没听清我的话。那我就再说一遍。把野人参换走的,就是沐少你!”
沐风彻底傻了。
这是怎么回事?
王经理可是自己多年好友,毕竟自己还提前和他打了招呼。
可是,他关键时刻为何会帮许强?
沐风哪里会想到。
许家李管家,早已经出现在宴会之中。
发生的一切,他看的清清楚楚。
而许强更是知道,李管家不会看着他,受人侮辱。
所以,他才敢和沐风打赌。
下一秒,王经理走到许强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许先生,沐风所做的一切,监控已经记录了下来。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为您提供视频。
哦,对了,那一株野山参,藏在了沐风的衣服里面。”
“嗯,我知道了!”
许强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向沐风,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沐风,快把野山参交给许先生,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经理也在一旁喊道。
此时沐风又羞又臊,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但荔城大饭店是王经理的地盘,沐风不按照他的话做,说不定会吃亏。
红着脸,沐风从衣服下面,拿出了那一株野山参。
“哈哈!”沐风尴尬的一笑,硬着头皮说道:“许强,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至于这么紧张吗?
野山参还给你!”
沐风随手把野山参扔给了许强。
“你是不是忘记了咱俩的赌约?”这时许强开口道:“沐风,现在你是不是该给我下跪道歉?”
“你他妈说什么?”
听闻此言,沐风顿时就急了,抓着许强的衣领说道:“你敢让老子下跪?是不是活够了?”
“堂哥,你还想打人吗?”沐念雪一急,赶紧拉着沐风,急忙说道:“错的人是你,就算不下跪,最起码你也得给许强认个错!”
“够了!”
就在这时,沐家的老祖宗把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怒吼。
沐家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从沐家老爷子因病去世,沐家老祖宗便掌握沐家的经济大权,她在沐家有独一无二的话语权。
“念雪,你堂哥都说了是开玩笑,你为什么还要咄咄逼人?”
“奶奶,我……是我的错!”
沐念雪不敢与沐家老祖宗辩解,只好低下了头。
而后,沐家老祖宗用余光瞥了一眼许强,继续开口说道:“你吃我们沐家,喝我们沐家,还联合起外人羞辱我孙儿,这是何居心?
你若还想待在我们沐家,需要郑重向沐风道歉!
不然,立即从沐家滚出去!”
听到沐家老祖宗的话,许强双手攥成了拳头。
无论自己是对或是错,反正结果沐家老祖宗是一定袒护沐风!
沐念雪尝试着和沐家老祖宗讲理,小心翼翼的说道:“奶奶,您都看到了,的确不是许强的错。
要是再让他向堂哥道歉,是不是……”
“怎么?你觉得我不公平?”沐家老祖宗打断沐念雪的话,一瞪眼说道:“如果你觉得我不公,那你就和那个废物,一起离开我沐家!”
“奶奶,我……”
“念雪,别说了!”许强打断沐念雪的话,低声说道:“我道歉!”
此时错与对,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许强绝不会让沐念雪受到丝毫委屈。
虽然许强也知道,沐念雪有些嫌弃他。
但,在外人面前,沐念雪还是尽到了一个妻子的义务。
走到沐风面前,许强低声说道:“沐风,对不起,今天的事情都怪我!”
“你说的什么?大点声!我没有听到!”
“对不起,都怪我!”
“嗯,我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你这一次!”这话说完,沐风贴在许强耳边,阴笑着说道:“许强,你凭什么跟我斗?你不过是沐家养的一条狗而已,而我是沐家的长子长孙!”
许强低头不语!
但他只能承认,沐风说的却也是实情。
沐家人兴高采烈,纷纷向沐家老祖宗贡献出自己的贺礼。
看着许强受委屈,沐念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只是沐念雪在沐家的地位不高,她能够维护到许强的地方不多。
而且沐念雪也有几分怨恨,他自己不争气,别说是沐家人,外人也不会把他当人看。
趁着混乱,许强进入了厕所。
许家李管家当即跟了上前,并且派人封锁厕所,不许任何人进入。
在许强身后,李管家一弯腰,开口道:“二少爷,今日之事,我都看到了!
沐家一个不入流的家主,竟然胆敢如此羞辱二少爷!
只要二少爷一句话,整个沐家,便能臣服于二少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3章 我只要你一句话


“李管家,不要再自作聪明,要是你再暗中做些手脚,小心小命不保!”
方便完,扔下这话,许强走出了厕所。
相对于沐家的冷嘲热讽,许强当日被许家赶出家门,更是令人心寒。
宴席内,沐风正在侃侃而谈,拿出了他为沐家老祖宗准备的贺礼。
“看我为奶奶准备了什么!”沐风打开了一幅画轴,说道:“是唐伯虎的秋香三笑图……虽然是高仿品,却是出自于当代名家李建路之手,我可是花费了十八万!”
“好好好,真不亏是我的好孙儿,你有心了!”
沐家老祖宗笑不拢嘴。
这时,沐风突然用余光瞥了许强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许强,沐念雪,你们俩有点不懂事啊!
你俩都结婚两年多了,来给奶奶贺寿,就空手而来吗?
那一株破野山参,是伯母的贺礼,好像和你俩没有关系吧?”
“对对对,念雪,你快拿出给奶奶准备的礼物!”
“怎么了,念雪?不会你什么都没有为奶奶准备吧?”
“呵呵,看来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奶奶。”
沐家人的冷嘲热讽,传到了沐念雪的耳中,她的脸顿时就红了。
其实从前几天,沐念雪就想为奶奶亲自准备一份礼物。
可是母亲林芝抠门,她已经为沐家老祖宗准备了一株野山参,不许沐念雪再准备别的贺礼。
低着头,沐念雪一言不发,确实是她考虑不周。
“哼!”
沐家老祖宗一声闷哼,宣示着她的不满。
这时许强突然上前一步,突然开口说道:“谁说念雪没有为奶奶准备贺礼?
念雪为奶奶准备的礼物,无论是从价值,还是心意上来说,一定会是全场之最!”
“许强!”
看着许强,沐念雪喃喃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而许强坚定地盯着沐念雪,轻声说道:“相信我……哪怕这一次也好!”
“好!”
轻咬着下唇,沐念雪重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沐念雪并不信任许强,可看到他的眼神,沐念雪竟然期待他创造奇迹。
“全场之最?许强,把念雪送给奶奶的贺礼拿出来吧,也让我们开开眼!”沐风冷笑道。
许强不在多言,下了楼,从车后备箱里找到了一幅画轴。
“你送的也是画?”
“不错……不过是念雪送给奶奶的画,与我没有关系。”许强瞥了沐风一眼,把画打开,继续说道:“说来也是巧,念雪为奶奶准备的贺礼,同样是秋香三笑图。
不过沐风送的是赝品,而念雪为奶奶准备的贺礼,却是唐伯虎的真迹!”
许强打开的这幅秋香三笑图,与沐风准备的高仿画一模一样。
沐家人一阵惊叹!
沐念雪在老祖宗的寿宴上,竟然送出了唐伯虎的真迹?
“我看一下!”
沐家老祖宗立即来了兴趣,甚至过于激动,她的身体都在发抖。
如果有生之年,沐家老祖宗能够收藏一幅唐伯虎的大作,此生也算知足了。
“这色泽好暗,画风过于浮夸!”沐家老祖宗渐渐地皱起眉头,用手捻了一下,说道:“纸张怎么这么薄?是假的!”
沐家老祖宗对书画有浓厚的兴趣,她一向自诩半个收藏家。
她本对许强有偏见,稍微一品鉴,便认定了是假画。
“许强,念雪,你们俩真是该死……幸亏奶奶明辨秋毫!”沐风扫了许强,沐念雪一眼,扶着沐家老祖宗说道:“奶奶,前几天我去取画的时候,李建路大师恰巧和我说过,这幅秋香三笑图在京城博物馆。
这俩人如此欺骗您,奶奶,您得给念雪一些教训。”
“把念雪,还有那个废物,立即给我轰出去!念雪一个月之内,不得进入公司!”
沐家老祖宗本一肚子的怒气,听到沐风的谗言,当即对沐念雪做出了惩罚。
许强双手攥拳,这沐家上上下下,根本没有一个识货的人。
但许强也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奶奶,这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至于这幅画……”
“够了!”
突然,站在许强身边的沐念雪一声怒汉。
她失望的看了一眼许强,低头承认道:“奶奶,这确实是假画,我接受您的惩罚。”
对于这幅画的来历,只有许强,沐念雪最为清楚。
前几天他们二人路过古玩街,许强看到这幅秋香三笑图,非要沐念雪买下来。
不过一百多块钱的玩意而已,沐念雪便答应了许强。
只是沐念雪做梦也没有想到,许强竟然把这幅假的不能再假的画,送给奶奶当做贺礼。
“哈哈,还是念雪诚实啊!”
“我突然觉得,许强这个废物鸡贼的很呐,难怪从一开始,他就说这幅画与他无关,原来是想把脏水泼在念雪身上。”
“没听到奶奶刚才说的话啊?快点滚!”
“……”
沐家人的犀利的言语,一字不差的传到沐念雪的耳中。
她说不出的委屈,甚至眼圈都已经泛红。
拿上自己的包,沐念雪头也不回的下了楼,许强自然跟在了她的身后。
“念雪,那幅画真的是……”
“你别说了,我不怪你!”沐念雪打断了许强的话,低声说道:“要怪就怪我……我为什么相信你的话?
是我傻,是我白痴!
你什么时候给过我惊喜?什么时候为我减轻过压力?”
哭喊着说完,沐念雪丢下许强,开着自己的车离去。
看着沐念雪的车开远,许强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给你世间万物,所有事由我来抗!”
坐上公交车,许强消失在夜色之中。
“沐老太,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李老,请上座。”
许强,沐念雪离开荔城大饭店不大会儿,当代知名画家李建路前来为沐家,为沐家老祖宗贺寿。
李建路在书画界是泰山北斗的人物,沐家老祖宗亲自相迎。
简单的寒暄完,沐风拿着许强带来的那幅秋香三笑图,询问道:“奶奶,这幅假画怎么处理?”
“撕了,烧了都随你意!”
沐家老祖宗依然怒火难消,还不忘对李建路说道:“一个小辈不懂规矩,给我送来了一幅一文不值的假画。
真是让您见笑了!”
“等一下!”
然而这时,李建路从席间起身,从沐风手中接过了那幅画。
只是李建路动身已晚,沐风已经把这幅画撕成了两半。
李建路的神情严峻,双手捧着秋香三笑图都在发抖。
见状,沐风赶紧说道:“李老,这只是一幅假画,与您的大作有天壤之别!”
“不错,不错!”李建路连连点头,自顾自的说道:“我的拙作怎么可和唐伯虎的大作相提并论!”
“李老,您什么意思?难道这幅画是唐伯虎的真迹?”
“何止是真迹!这是唐伯虎的代表作之一!”李建路依然难从激动的情绪中走出来,近乎喊道:“这幅秋香三笑图,如果没有撕毁之前,保守价值在一个亿以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4章 我不同意离婚!


“李……李老,你不会看着走眼了吧?”
沐风不由得一惊,许强那个废物送来的秋香三笑图,竟然是唐伯虎的真迹?
而且还被自己给毁掉了?
他能够想象到,事后沐家老祖宗会如何责罚他!
双眼一转,沐风询问李建路:“李老,上次我可是听您亲口说,秋香三笑图真迹在京都博物馆内!
呵呵,李老,你这和打自己的脸有什么区别?”
“无知小儿啊,无知小儿!”李建路气的一跺脚,解释道:“唐寅的秋香三笑图,乃是用宣纸所创作!
宣纸作画,一幅作品便可揭开三层,三层就是三幅秋香三笑图。
老朽可用一声名誉担保,这幅秋香三笑图是真迹!
只可惜这幅秋香三笑图被沐风撕毁,就算修复之后,价值也只剩下了一二。”
“奶奶,您怎么了?”
“快送奶奶去医院!”
听完李建路所说的话,沐家老祖宗左右晃了晃,差点就昏厥过去。
沐风手疾眼快,当即扶住了沐家老祖宗。
“啪!”
然而稍微平静了一些,沐家老祖宗一巴掌打在了沐风的脸上。
“收回沐氏集团为沐风提供的奔驰s350!”
沐家老祖宗冷若冰霜,当即下达了命令。
一幅价值上亿的画作,就被沐风随手毁掉了?
这也就是沐风,要是换做别人毁了唐伯虎的真迹,还不知沐家老祖宗有多愤怒。
…………
等许强回到家,沐念雪和林芝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林芝有自己的车,她要比许强迟一些离开荔城大饭店,却先一步到家。
“你个废物还有脸回来?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林芝站起身破口大骂,她还冲着沐念雪喊道:“念雪,沐家人就是欺负咱们孤儿寡母,当年凭什么你爷爷让你嫁给这个废物?
你明天就和许强离婚,不然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沐念雪的父亲去世的早,当初沐家老祖宗要沐念雪嫁给许强,林芝是打心眼里反对。
“我……我会考虑的!”
稍微想了想,沐念雪低头回答道。
沐念雪不止一次的想要和许强离婚,这要断了这一层关系,她就等于是逃离了火海。
只是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两年多朝夕相处,生活在一起,沐念雪对许强的感情变得复杂。
但,今晚许强让沐念雪当众出丑,她再次蹦出了离婚的念头,并且比以往更加坚定。
“好女儿,你答应了?”林芝心头一喜,急忙说道:“那我明天就帮你联系李少,他还一直喜欢你!”
“妈,我还没有和许强离婚!”
沐念雪不在理会林芝,她抬头看向许强,轻声说道:“你都听到了,有什么话要说?”
“我不同意离婚!”
许强斩钉截铁,近乎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你是想要赖上我女儿一辈子吗?”林芝急了,冲着许强喊道:“你这种废物,除了让我女儿出丑,你还能做什么?”
“我能给念雪幸福!”许强双眼如焗,不容争辩的说道:“只要念雪一句话,世界万物我都可以给她!”
看到许强那诚挚的眼神,沐念雪不由得心里一动。
她原本心软,当即狠不下心来,轻咬着下唇对林芝说道:“妈,我和许强离不离婚,还是我俩自己商量吧,你就别管了!”
“不行!必须离婚!”林芝一拍大腿,继续说下去:“念雪,你怎么脑子就不开窍呢?
像是今晚,这个废物拿着一张假画当做贺礼,稍微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蠢事!”
林芝正说着,沐念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的脸色一变,有些胆怯的说道:“是……是奶奶的电话!”
“完了,完了,完了!一定是老祖宗越想越气,她还是不肯放过你啊!”林芝惊恐不安,看向许强咬牙切齿的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废物,算是把我女儿给毁了!”
不止是林芝,沐念雪也紧张了起来。
沐念雪不记得,沐家老祖宗有多久没亲自给她打过电话了。
但沐念雪从来不喜欢逃避,吐出一口粗气,还是接通了电话:“奶奶……”
“好孙女,你真是有心了,你准备的这幅秋香三笑图奶奶很喜欢!
明天你和许强早一些过来,奶奶要重重的赏你!”
电话里,沐家老祖宗说起话来如沐清风。
而沐念雪愣住了,痴痴的,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念雪,怎么了?老祖宗说什么了?”
“奶奶让我明天过去找她,还说要赏我。”随后,沐念雪歪着脑袋询问许强:“那幅秋香三笑图是真迹?”
“我一直说是真迹……只是你们没有人相信罢了。”
一时间,沐念雪懊恼不已。
原来许强说的都是真的,为什么自己不能多给他一些信任呢?
“是真迹?”林芝立即瞪大了眼睛,问道:“那得值几千万吧?你……你好不容易捡个漏,就送给老祖宗了?
我说你脑子进水了,一点都不过分!”
“妈,别说了!你不觉得今天许强很委屈吗?”
说完这话,沐念雪转身回房,而许强跟在了她身后。
成婚两年多,许强一直睡在床下,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躺在床上,沐念雪有几分自责,轻咬着下唇,只要许强能规规矩矩,她想让许强上床上来睡。
不过最终这话,沐念雪说不出口。
第二天,许强,沐念雪早早起床,赶到了沐家老祖宗的府邸。
“念雪,这是奶奶送给你的奔驰车,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立即来公司上班!”
沐家老祖宗现实的很,吃饭的时候,也让沐念雪挨着她坐。
吃过早饭,沐家的管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祖宗,有客前来送礼!”
“慌什么?”沐家老祖宗不满的看了一眼管家,说道:“还不知有多少人,想借着我的寿辰,借故与我沐家走的亲近一些。
来送礼的是谁?如果是生面孔,就打发走他们!”
“老祖宗,是京城许家!”
“许家?那……那可是真正的豪门世家,富可敌国,他们怎会给我来送礼?”
沐家老祖宗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下一秒,沐家老祖宗把目光看向了许强,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他一人姓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5章 我看谁敢动我老婆!


但是随即沐家老祖宗摇了摇头,她实在是无法把许强和京城许家联系在一起。
“清代乾隆爷字画一幅!”
“明代乾坤玉佩一对!”
“宋代铜壶一个!”
“元代青花瓷一个!”
“……”
“金银珠宝四箱!”
“现金八千八百八十八万!”
沐家的院子里,共放着八个镶钻的大箱子,两侧还放着十二个红木,稍微小一些的箱子。
那些珠宝闪闪夺目,亮瞎了沐家一众人的眼睛。
沐家老祖宗被左右扶着,声音颤抖着询问道:“请问一下,京城许家为何准备如此厚礼?”
“沐老太,我是为我家二少爷特下聘礼!”
就在这时,李管家在许家几个人的陪同下,走进了沐家的院内。
许强不由得一皱眉,是不是自己对李管家太客气了?他怎敢屡屡乱来?
“下聘礼?”沐家老祖宗心头一喜,立即说道:“这位先生,不知许家的二少爷,看上了我那个孙女?
我现在就可以做主,把她许配给许家二少爷!”
京城许家是何等地位?要是沐家能够和许家联姻,那简直就是高攀了。
而此时,沐家那几位未出阁的女子,全部兴奋,焦急不安了起来。
如果能够嫁入京城许家,她们不介意立即甩掉自己的男朋友。
其中更有甚者,沐家一个叫做沐慈的女孩问道:“先生,您家二少爷看上的人……不会是我吧?
您也是亲眼所见,沐家的几个女孩,我生的最漂亮!”
“哎呦,沐慈姐,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害臊?”
“要说脸蛋的话,咱们沐家有谁比沐念雪漂亮?”
“就是啊,许家二少爷就算是看上我,也未必看得上沐慈姐!”
“……”
沐家的几个女孩已经争吵了起来。
而沐慈脸一红,瞥了沐念雪一眼,话锋一转说道:“就算念雪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
可惜她已经嫁给了许强那个废物!”
沐慈越说越得意,她直接走到沐念雪身边,坏笑道:“念雪,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难受?
如果当初你没有嫁给许强,说不定今天你也有机会嫁给京城许家!”
“哈哈,念雪,你要是现在离婚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
沐家众人纷纷在奚落沐念雪。
而沐念雪却低头不语,那位京城许家二少爷出手阔绰,的确让沐念雪为之震撼。
但是沐念雪已经嫁为人妇,不至于因为天价彩礼,再去迎合那位许家二少爷!
“呵呵,我京城许家,岂会要一些残次品?”这时李管家瞥了一眼沐慈等人,冷笑道:“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我家二少爷怎会看上你们?”
沐慈等人一阵脸红。
不过她们没有人敢和许家的管家顶嘴。
说完这话,李管家走到沐念雪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沐小姐,这些聘礼是我家二少爷为您所准备。
如果您有什么不满,或者是需要,在下可以立即去补办!”
沐家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
许家的二少爷,看上的人竟然是沐念雪?
她明明已经结婚了啊!
难道那位许家的二少爷有什么特殊癖好?
沐家老祖宗不由得一怔,问道:“先生,我这小孙女已经结婚了!”
“结婚怎么了?下午念雪和许强那个废物就去离婚!”
就在这时,林芝闻讯赶来。
她笑的合不拢嘴,激动的抓住沐念雪的手,说道:“念雪,你总算脱离了苦海!
那位许家二少爷一定会对你好,下午你和许强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哈哈,我也真是老糊涂啊!”沐家老祖宗一拍额头,笑道:“还是林芝聪明,就依你,下午让念雪和那个废物去离婚!
反正咱们沐家,绝对不能让许家二少爷失望!”
“不必这么麻烦,其实我家二少爷就是……”
李管家正要揭开真相。
突然,他不经意的和许强对视了一下双眼。
看到许强那犀利的眼神,李管家心头咯噔了一下!
从许强的眼神之中,李管家看到了杀意!
二少爷已经说过,不许自己自作聪明,难道又招惹他生气了?
想到这些,李管家不知该如何收场,后面的话也吓得忘记了。
沐家老祖宗却拉着沐念雪的手,和颜悦色的说道:“好孙女,你总算苦尽甘来!
等你嫁到许家,可不许……”
“奶奶,妈,我不答应!”
而沐念雪却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许强,开口说道:“你们都知道的,他是我的丈夫!
虽然他没什么本事,或许我们俩以后会离婚!
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追求!”
这是沐念雪的原则。
就算许强一无是处,沐念雪也很是嫌弃他。
不过没有离婚之前,她依然都是许强的妻子,绝不会成为那位京城许家二少爷的未婚妻!
“沐念雪!”
林芝最先反应过来,她近乎冲着沐念雪吼道:“许家二少爷不嫌弃你,你装什么装?
沐念雪,现在立即去和许强办理离婚手续,快去!”
“妈……”
“念雪啊,你妈是为了你好!”沐家老祖宗也说道:“两年前,是你爷爷逼着你嫁给他,差一些毁了你一生。
许家二少爷能看上你,这是你的一次机会,也是咱们沐家一次机会!
今日我做主,把念雪嫁给许家二少爷!”
只要沐家攀上许家这门亲事,沐家在荔城市,才有机会进入主流家族的行列!
所以,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沐家老祖宗都要促成这门亲事。
“奶奶,妈,我说了,我不嫁,我不是一件商品!”
“家法伺候!”
沐家老祖宗把拐棍往地上一杵,大声喝道。
“我看谁敢动我老婆!”
这时,许强突然从地上站起来。
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沐念雪。
在这一瞬间,许强好似是完全变成了一个人。
他目光如炬,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人!
李管家激动的双手都在发抖,喃喃道:“那个桀骜不驯的二少爷回来了!
所有人,准备跪迎二少爷!”
随之许强走到沐念雪面前,郑重其事的问道:“念雪,你想要吗?
只要你点头,这些聘礼全都是你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6章 那我养你好喽


“你……”
沐念雪高高举起右手,紧接着,她一声长叹,对许强说道:“你是要成全我和那位许家的二少爷吗?
许强,我不会感激你,反而我会更加看不起你!”
沐念雪以为,许强听到沐家老祖宗,林芝说的话,他答应和自己离婚!
可是沐念雪却更加心灰意冷,他算个什么男人?
如果他真的想要自己幸福,为什么他不能努力,而是让自己转嫁他人呢?
“不是,念雪,你误会了……”
“给我闭嘴!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成哑巴!”
许强刚准备解释,沐念雪便打断了他的话。
许强一阵无语!
为了沐念雪,许强第一次有了回归许家的念头。
只要沐念雪一句话,一个眼神,许强定当把天价聘礼留下来,告诉她,自己就是京城许家二少爷!
沐念雪走到李管家身边,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先生,请您转告那位二少爷,让他错爱了。”
“好好好……我……我现在就走……走!”
李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如释重负一般。
刚刚许强那一个眼神,就把李管家给吓了个半死!
“把你们许家的这些废铜烂铁给我带走!”
“是,是……”
李管家离开之前,许强怒喝道。
而沐家上上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管家的人,把现金,古董,金银珠宝一箱箱的抬走。
“沐念雪,你……你为了这个废物值得吗?”林芝最先反应过来,她指着沐念雪,大声嚷嚷道:“这是你这辈子唯一翻身的机会,被你给糟蹋了。
那可是京城许家啊,你嫁过去,这辈子谁还敢看不起你?”
“就是啊,念雪,许家二少爷能看上你,这是咱们沐家祖坟冒青烟的好事,你怎么可以拒绝啊?”
“现在行了……念雪得罪了许家,说不定咱们整个沐家都会受到牵连。”
“奶奶,念雪没有献身精神,要是许家二少爷能看上我,就算他长得奇丑无比,为了许家我也会嫁!
必须要给念雪一个教训。”
“对,奶奶,得好好收拾一下她!”
“……”
沐家人义愤填膺,简直把沐念雪当成了整个沐家的罪人。
尤其是沐慈等人,心中暗自高兴……沐念雪真是个脑残,放着许家二少奶奶不做,非要守着一个废物。
“沐念雪,你不配当我沐家子孙!”
在场之中,属沐家老祖宗最为气愤!
沐念雪如同断送了沐家老祖宗的梦想!
“奶奶,您老保重身体!”
沐风眼珠一转,他走到沐家老祖宗近前,嘿嘿笑道:“奶奶,咱们沐家一直想要和王氏集团合作。
何不让念雪去谈呢?如果她谈不下,就让沐念雪一家滚出沐家!”
听闻此言,沐念雪立即摇头说道:“堂哥,这根本不可能,王氏集团不可能和咱们沐氏集团合作!”
沐家,在荔城市不过是不入流的三流家族而已。
可是王氏集团的董事长王富贵,却是荔城市首富!
堂堂首富,怎会把沐家放在眼里?
沐风的提议,根本是无法完成的难题。
沐家老祖宗看了沐风一眼,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沐风是想要借此机会,把沐念雪踢出公司。
不过沐念雪连自己的话不听,还留着她做什么?
沐家老祖宗下达命令:“沐念雪,给你三天时间,拿下王氏集团的合作权!
不然就滚出沐家!”
“奶奶……”
“要是你不答应,现在就可以滚!”
说完这话,沐家老祖宗在下人的搀扶下回房。
就是林芝也对沐念雪心灰意冷,从她身边经过之时,咬牙切齿的说道:“活该!你这就是咎由自取!你就一辈子守着这个废物吧!”
一时间,沐念雪心如刀绞,但她强忍着,并没有落泪。
此时她的懦弱,只会换来沐家人的白眼。
不过沐风还是没有放过沐念雪,他趾高气扬的说道:“沐念雪,把奶奶给你的车钥匙还我!快点!”
说着话,沐风就要动手,准备从沐念雪手中抢过那辆奔驰S350的车钥匙。
但这时,许强一把攥住沐风的手,冷哼道:“车是奶奶给念雪的,凭什么给你?”
刚刚沐家老祖宗在气头上,她确实忘记了把车钥匙收回。
“念雪,把车钥匙给我!”从沐念雪手中,许强接过奔驰车钥匙,随手丢到不远处的水塘内,不屑的说道:“不过一辆奔驰车而已,还不配成为念雪的座驾!”
“你……”
沐风一怔。
不过当沐风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强拉着沐念雪的手,已经离开了沐家。
路上,许强小心翼翼的询问沐念雪:“你想要拿下王氏集团的合作权吗?”
“废话!”
沐念雪瞪了许强一眼,无可奈何的说道:“但是这怎么可能呢?王氏集团的高层,根本不会见我!
要是我被沐家赶出去,以后别说养你了,连我也只能喝西北风。”
“那我养你好了。”
“呵呵……好啊,那你养我吧,也能让我在别人面前抬起头。”
沐念雪一声冷笑,赌气似的回答道。
她倒是希望有个肩膀可以依靠,可是许强行吗?
许强并未多言,他在半路上下了车。
沐念雪正想要自己静静,也没有多问许强去干什么。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让我改变,也只有因为你,我愿意接纳,原谅一些人!”
看着沐念雪的车离去,许强自言自语的说道。
两年多的时间内,只有沐念雪对许强不离不弃,不知不觉中,她成了许强最为在意的人。
掏出一部老年机,许强给李管家打去了电话:“十五分钟以内,你给我出现在王氏集团门口!”
“是,是……二少爷,您是想要我的命……”
接到许强的电话,李管家胆战心惊。
李管家还想要继续询问,却发现二少爷已经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许强迈步走进了王氏集团。
王氏集团不过是许家的一个分公司,至于荔城市首富王富贵,却连踏入许家核心势力的资格都没有。
许强坐在一楼大厅等着李管家,但几分钟之后,一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前台小姐走了过来。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许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保安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把臭民工给放了进来?
你来王氏集团做什么?请你迅速离开。”
“哦,我找王富贵有点事!”
那位前台小姐说的话,许强并没有在意,只是随口敷衍了一句。
可她却好像吃了一只苍蝇一般,满脸吃惊,嘲笑道:“你敢直呼我们王总的名字?要是王总肯见你,我……我喊你爸爸!”
前台小姐的话刚刚说完,李管家领着几个人跑进了王氏集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7章 我要在床上睡!


“先生,请问……”
那前台小姐只当许强狂妄,并没有理会他,回头想去招呼李管家等人。
但李管家一把推开她,走到许强面前,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说道:“二少爷……”
“李管家,赏你一百个耳光……你自己动手吧!”
“是……谢谢二少爷饶命!”
此时许强很愤怒!
如果不是李管家自作聪明,沐念雪不会受到沐家人的针对,她也不会落泪。
这是李管家的责任,该罚!
不过李管家却如释重负一般,一百个耳光的惩罚不轻,却保住了他一条命。
“啪啪!”
李管家抡圆了双手,对着自己的脸左右开弓。
一时间,大厅内的人,把目光放在了李管家身上。
尤其是那位前台小姐,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李管家为什么如此惧怕许强……
“好了!”
未等李管家打完,许强就不耐烦的说道:“让王富贵下楼接我!”
“是,二少爷!”李管家疼的龇牙咧嘴,骂骂咧咧的对那位前台小姐说道:“还愣着做什么?给王富贵打电话,让他滚下来!”
“先生,请你放尊重一些!”前台小姐冷下一张脸,说道:“你有预约吗?如果没有预约,我要叫保安把你们这些闹事的人轰出去!”
“你……”
李管家一怔,什么时候,一个前台都敢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的说话了?
不过对那位前台小姐来说,首富王富贵是她最大的仰仗!
至于李管家穿着得体,但他能有王富贵的财富和地位吗?
李管家自持身份,不屑于和一个前台小姐斤斤计较。
他亲自给王富贵打去电话,接通之后,骂道:“王富贵,我在你公司楼下,一分钟之内,你给我滚下来!”
相比于王富贵,李管家在许家身份举足轻重,平时王富贵想要见他一面都难。
“臭农民工,你到底滚不滚?”
这时那位前台小姐,一脸不耐烦的对许强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我们王总怎么会出来见你?”
“小姐,你别急!”许强淡然一笑,上下打量着她,冷漠的说道:“你一会儿乖乖喊我爸爸就是了!”
“呵呵,你装什么装?如果我们王总不肯见你,你得喊我姑奶奶……”
还没等那位前台小姐的话说完,这时从电梯内,走出来四五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王总好!”
“王总好!”
“……”
走在最前面的人,正是荔城市首富王富贵。
王氏集团的工作人员,纷纷站在原地,毕恭毕敬与王富贵打着招呼。
而王富贵却无心理会他们,快步走到了李管家面前,讨好着说道:“李管家,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鄙人……鄙人有怠慢之处,还望李管家海涵!”
说话之时,王富贵还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
只要李管家一句话,王富贵便能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混账东西!”李管家横眉冷对,一声怒喝:“这位是二少爷,你不先向二少爷请安,反而向我示好……
你这是骂我喧宾夺主,更是对二少爷不敬!”
二少爷?
王富贵心头一惊,浑身上下控制不住的发抖。
他可是听说过,许家二少爷未被逐出许家之前,可是出了名的小魔头!
“王总,请你告诉我,以后我见你,需要提前多久预约?”
许强缓缓地把目光看向王富贵。
“噗通!”
看到许强那犀利的眼神,王富贵双腿发软,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
如果惹得二少爷发怒,王富贵不只是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说不定自己一家老小,都会死于非命!
而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他们目瞪口呆,连大气都不敢喘!
王总见到那年轻人,竟然吓得跪了?
尤其是那位光鲜亮丽的前台小姐,她自知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双腿无力,一股尿意袭来……
“二少爷,您……”
“嘘!”
许强示意王富贵安静。
随之他看向那位前台小姐,一脸坏笑的说道:“美女,你要喊我什么?我洗耳恭听!”
“爸……爸爸!”
那位前台小姐脸色苍白,声音颤抖着喊出了那两个字。
这时许强从沙发上站起来,边朝着电梯走去,边头也不回的说道:“我不想在王氏集团再见到她!
把她开了!”
“是……是,二少爷!”
李管家,王富贵赶紧跟在了许强的身后。
说起来,王氏集团属于许家的分公司,像是她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员工,许强留不得。
而那位前台小姐流下了眼泪,她好不容易在王氏集团得到实习的机会,就这样丢掉了。
王富贵的办公室内,只有许强,李管家,至于王富贵在办公室门外恭候。
“告诉爷爷,我的事他不得过问,我可回归许家!”
“二少爷,老家主说了,只要您不在记恨他,所有事都依着您!”
不在记恨他?
昔日之辱,许强一刻都未曾忘记过!
若不是为了她,许强又怎会贪恋许家的荣华富贵?
当日许强被逐出许家之时,许家老家主有令,禁止他使用在许家所学的一切。
现在许强恢复了许家二少爷的身份,从今往后,他可使用所学的武学,医学,鉴宝……
“叫王富贵进来!”
李管家走出办公室,换成王富贵与许强独处。
相比于李管家,王富贵在许强面前,更加的紧张。
“荔城沐家,很想要拿下王氏集团的合作权,你着手处理一下这件事!”
“是……是,二少爷,我尽快!”
“不是尽快!明天,你要亲自去沐家签订合同!”
扔下这句话,许强直接走出了王富贵的办公室。
对王富贵下达命令即可,无需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你死哪里去了?现在越来越懒了,是不是连饭都不想做了?”
一回到家中,林芝便对许强大呼小叫。
许强也懒得理会林芝,赶紧跑到厨房做饭。
吃过饭,许强与沐念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念雪,明天王氏集团的王富贵,会去沐家签订合同。”
“呵呵,许强,你现在吹牛的本事真是越来越见长了!”
“念雪,我没吹牛!”
许强有些委屈,但紧接着,他双眼一转,对沐念雪说道:“念雪,如果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别说是一件事,一万件事我也答应!”
王氏集团和沐家签订合同?在沐念雪的观念中,这根本就不可能!
更何况说出这话的人,还是一向无作为的许强。
许强吐出一口粗气,大着胆子说道:“地上凉……要是王富贵真的签订了合同,我要上床上睡……还要和你一个被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护妻狂婿》

第8章 不怕被打脸吗?


当说完这话,许强一阵心虚,他担心沐念雪会翻脸。
而沐念雪冷笑着,盯着许强的眼睛:“不用等签订合同,你有本事现在就可以上我的床!
来啊,上来吧!”
说着话,沐念雪的双人床,给许强腾出了一半的地方。
不过沐念雪那冷漠的眼神,却让许强一阵心虚,他默默地睡在了地上……
第二天,沐念雪早早起床,刻意梳妆打扮了一番。
“念雪,你怎么起这么早?”
“总得要试一下!”沐念雪头也不回的说道:“万一王富贵王总心情好,他愿意和我见一面呢?”
昨天许强说的话,沐念雪权当听一个笑话。
她还是想要依靠自己的努力,争取见王富贵一面。
“哎!”
许强不由得一声长叹,想要让沐念雪相信他,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许强也没有多说什么,沐家有规定,所有子嗣,没有特殊情况,必须要在七点之前向沐家老祖宗去请安。
去往沐家的路上,许强给王富贵发去了一条短信,让他早一些赶往沐家。
“沐念雪,你怎么还有脸来沐家?”
“不知道奶奶不想见你吗?赶紧滚出去!”
“先别急嘛,说不定沐念雪有本事,已经拿下了王氏集团的合作权!”
“……”
一进入沐家,各种冷嘲热讽,传到了沐念雪的耳中。
在来的路上,沐念雪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她视而不见,恭敬的向沐家老祖宗请安道:“奶奶,祝您……”
“只要我见不到你和那个废物,我就好得很!”沐家老祖宗干脆打断了沐念雪的话,缓缓地看向她,问道:“你见过王富贵王总了吗?他可愿意和沐家合作?”
“奶奶,我还没有见过王总,但孙女……”
“闭嘴!”沐家老祖宗一声怒喝,说道:“拿不下王氏集团的合作权,你无需向我来请安,直接准备滚出沐家就是了!”
连沐家老祖宗都对沐念雪破口大骂,其他人可想而知。
沐念雪心中一阵酸楚,沐家人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自家人。
这时,沐念雪突然感觉到,有人攥住了她的手。
抬头一看,是许强!
许强双眼盯着沐家老祖宗,面无表情的说道:“奶奶,请你对念雪尊重一些!
因为念雪一念之间,可以决定沐家的存亡!”
轰!
此言一出,包括沐念雪在内,在场的人为之惊叹!
这个上门女婿是疯了吗?就算沐念雪注定被赶出沐家,他也不该和老祖宗这种态度。
沐念雪正想要阻止许强,可他却继续说道:“奶奶,据我所知,沐家欠着银行八千万贷款,而且下个月十五号必须要还清!
不然,沐家一部分公司,会被银行进行拍卖!
所以,沐家现在极其需要和王氏集团合作,极其需要王氏集团的投资!”
“好啊,许强,你是来看我们沐家的笑话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沐家变卖几家公司,也影响不大!”
“奶奶,快点把这个废物赶出去,他存心来闹事!”
“……”
在场的人,全都是沐家核心成员,对于沐家的现状自然清楚。
不过对于沐家子嗣来说,沐家日后发展如何无人在意,只要能够维持住现在养尊处优的生活就够了。
但,沐家老祖宗却听出了许强的言外之意。
她皱着眉头,询问许强:“你什么意思?难道念雪拿下了王氏集团的合作权?”
“奶奶,我……”
沐念雪刚想开口,可许强却抢先说道:“不错!念雪已经成功了!
区区小事罢了,念雪亲自出面,王富贵求之不得!
王富贵很快就会前来沐家,亲自和念雪签订合同!”
“真的?”沐家老祖宗双眼瞪大,激动的说道:“若是……若是王总愿意和我沐家合作,我对念雪何止是尊重?念雪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我都会依着他!”
如果沐家和王氏集团达成战略合作,那整个沐家就等于是得救了。
只是沐念雪幽怨的看了许强一眼,他说这些大话,等会儿怎么收场?
一时间,沐念雪低着头思绪百千,想着一会儿该如何为许强收场。
“念雪,是这个废物胡说八道一通,对吗?”
沐风一脸坏笑的走了出来。
刚刚沐念雪可是亲口说过了,她还没有见过王富贵,又谈何拿下了王氏集团的合作权?
而且沐念雪明显神情慌张,根本就是配合着许强说谎。
“我……我……”沐念雪紧张不已,但下一秒,她鼓足勇气,回答道:“是我骗了奶奶,和许强无关!
不过我一定会向王氏集团争取,请奶奶多给我一点时间!”
许强闯的祸,说的大话,沐念雪决定有她来承担。
“哈哈,我就知道,王总是什么人物,怎会见你这个贱人?”
听闻此言,许强双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贱人……许强记下了!
“立刻把沐念雪,还有这个废物逐出沐家,永不得进入!”
沐家老祖宗大发雷霆!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沐家的管家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老祖宗,王氏集团王富贵王总,准备礼物前来拜访!”
“什么?”
沐家老祖宗惊讶无比,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总真的来了?而且还准备了礼物?
这……这简直是给了沐家天大的面子!
“快把王总迎到宴客厅,我亲自接待。”
随之沐家老祖宗走到沐念雪身边,拉着她的双手说道:“好孙女,这几日,你是屡屡给奶奶惊喜。
既然你已经和王总谈妥,为何不告诉奶奶?”
“我……”
沐念雪很是尴尬,对此她一无所知。
沐念雪把目光看向了许强,难道他没有说大话,这一切都是许强所谓?
而沐念雪那诧异的神情,被沐风给捕捉到。
“奶奶,既然王总到了,我也不在隐瞒了!”沐风扶住沐家老祖宗,平静的笑道:“此次王总前来沐家,应该是来和咱们签订合同。
不过嘛,这件事和念雪无关,一直是我在走动关系!”
沐风倒也不是完全胡说,他也想要拿下王氏集团的合作权,前段时间,沐风买通了王富贵的秘书。
既然沐念雪对此一无所知,沐风便以为,是王富贵的秘书起了作用。
许强一怔,他玩味的一笑,看向沐风,问道:“沐风,你确定和念雪无关?
就不怕等会儿被打脸吗?”

继续阅读《护妻狂婿》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