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本王宠定了最新章节,苏宛彤,宋承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本王宠定了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冷月无声
简介:“若我说,我没有推宛若,你信吗?”
临死前,她看着自己的夫君问
可她的夫君,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于是,她失望的笑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推她

“至于我肚子的这个孩子,你讨厌我,料想也不想要他……如今……我们一起走了,你……”
“若有来世,我……誓死不嫁你……宋承锦……”
她嘴角挂起一抹笑,口中却说着最决绝的话,没有看到,在她闭上双眼后,她的夫君,痛哭出声:
“宛彤……”
若有下辈子,我定要宠你,爱你,护你,再也不会让你流一滴眼泪!
角色:苏宛彤,宋承锦
王妃本王宠定了最新章节,苏宛彤,宋承锦全文免费阅读

《王妃本王宠定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毒打致死


一间暗室里,一个女人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两个老妈妈正手执木板抽打着地上的女人。

女人脸上已经是血泪模糊,身体也不停的抽搐着。旁边被另外两个老妈妈拉着动弹不得的小丫鬟,哭的满脸是泪,嘶喊着:“不要打了,不要再打我们小姐了,小姐……”

执行家法的两个人终于停了手,其中一个冷笑一声说道:“少夫人,夫人说了,你害的二少夫人的孩子没了,这次只是小小惩戒一番,若再有下次,我们侯府是定容不下的,你好自为之吧。”

有人走过来。苏宛彤抬起头,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一个女人。

来人蹲在苏宛彤跟前,声音凄婉地说道:“姐姐,我没能说服母亲,怎么办?”

苏宛彤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抓住苏宛若的衣襟,说道:“妹妹,我没有……没有推你……”

苏宛若冷笑一声:“不管你推没推我,母亲相信你推了,你就推了!”

苏宛彤怔愣,有眼泪留下来,声音哽咽:“妹妹,只是为了……让母亲惩罚我,你连……自己孩子都不顾了吗?”

苏宛若露出一脸得逞的笑意,凑近苏宛彤说道:“为了你,还搭上我自己的孩子,你配吗?若我真的有孩子,又怎么舍得不要他?”

苏宛彤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宛若,终于明白,自始至终都是苏宛若的算计,可她究竟为什么这么做?

苏宛若已经站起身,吩咐人把苏宛彤送回房。两个健壮老妈妈一路拖着苏宛彤,地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宋承锦看着被送回来的苏宛彤浑身是血,惊愕地说不出话来。只是听说她推了苏宛若一把,竟没想到受了这么重的惩罚。忙安排人把苏宛彤送回房间,又派人去请大夫。

苏宛彤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看着大夫摇摇头起身说:“世子,少夫人小产,大出血,已经药石无效了。”

宋承锦惊得摔了手里的茶杯,苏宛彤却笑了,眼角的泪划过,眼里满满的绝望。

苏宛彤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终于……看到一次……你为我担心了。”

宋承锦低声道:“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我派人去找大夫。把京城所有最好的大夫都找来,我就不信医不好你。”

苏宛彤无力的说道:“若我说,我没有推宛若,你信吗?”

宋承锦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苏宛彤失望的笑笑,他终究是不信她的。苏宛彤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推她。我也没有给你下过药,如果用这种方法才能与你……我宁可不要……”

“你讨厌我,料想也不想要他……”苏宛彤想伸手摸一下肚子,却已经没有了力气,低垂下眼眉,却只看见蔓延到地上的鲜血,格外鲜艳,像极了新婚时的喜服。“如今……我们一起走了,你……”

苏宛彤吐出一口鲜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宋承锦终于动容的上前,双手擦拭着苏宛彤嘴角的鲜血,却怎么也止不住。

苏宛彤嘴角挂起一抹笑,口中却说着最决绝的话:“若有来世,我……誓死不嫁你……宋承锦……”

宋承锦看着闭上眼的苏宛彤,终于痛哭出声:

“不!宛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2章 意外重生


苏宛彤睁开眼,顿时觉得头痛的很,伸手去摸,却摸到厚厚的绷带缠在头上。

门响了,红烛从屋外走进来,见苏宛彤醒了,忙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小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苏宛彤疑惑的看看红烛,又环顾一眼房间,这是她的房间,她从小到大一直住的房间。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自己房间里?

红烛见苏宛彤不说话,更是担心:“小姐,你不要吓我呀,我……我去叫大夫来。”

红烛刚要离开,苏宛彤一把拉住红烛,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红烛惊了一下,问道:“小姐,你不记得了吗?你不小心打翻了少爷的砚台,污了他刚写好的一幅字,少爷就生气的推了你一把,你头撞在了桌角上,流了好多血,你……都不记得了吗?”

苏宛彤扶着头闭了闭眼,一些影像闪过,好像是有过那么一回事。只是,现在,她是怎么从威武侯府回到苏家的呢?

苏宛彤睁开眼,疑惑的看着红烛说道:“红烛,我们不是在威武侯府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红烛上前摸摸苏宛彤的额头说道:“小姐,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们怎么会在威武侯府呢?”

这时,白芍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药,急急地走过来说道:“小姐醒了吗?我刚刚在厨房煎药,听夫人房里杜鹃姐姐说,威武侯夫人和世子来了,说是和老爷夫人商讨世子和小姐的婚事。”

红烛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直直的看向苏宛彤。

苏宛彤却皱眉想着自己的事:世子?婚事?她和宋承锦还没有成亲?这分明还是当年的情景,难道,她重生了?她刚发过誓不会再嫁给宋承锦,上天就真的再给她一次机会吗?

思及此,苏宛彤不顾头疼,掀开被子就向外面跑。

红烛拿起鞋子追了出来,白芍放下药,拿了件外衫也跟了出来。红烛在门前拦住苏宛彤,说道:“我的大小姐呀,你这头上的伤还没好呢,这又要去哪呀?”

苏宛彤回头拉着白芍问道:“白芍,威武侯夫人和世子在哪?”

白芍一边把外衫披在苏宛彤身上,一边说道:“应该是在前厅,小姐你这是……?”

“去拒婚呀,我不能嫁给宋承锦!”

红烛和白芍再次被惊得愣住,这大小姐醒来怎么这么反常?莫不是摔坏了脑子?红烛刚要把手放在苏宛彤的额头上,却被苏宛彤一把拍掉。

苏宛彤低着头自言自语:“我明明是在威武侯府,刚受了家法,这一转眼又回了自己家,而父亲正在商议我和宋承锦的婚事,难道说是我前世受了莫大的冤屈,老天不忍再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还活着,也还没有嫁给宋承锦,那我是绝对不能嫁给宋承锦的。可是,要怎么拒婚呢?”

“现在宋承锦和沈千寻都在,如果我直接拒绝,势必会得罪威武侯府,那我们全家都会遭殃,不行……可到底怎么才能不嫁给宋承锦呢?”

苏宛彤想的愈发头疼,伸手揉着头说:“不管了,先去看看。”

红烛和白芍怎么劝都劝不住苏宛彤,只得陪她一起到了前厅。苏宛彤让两个人在旁边候着,自己悄悄的凑近门边,探出头去看。

威武侯夫人沈千寻和苏明修坐在上首,正说着什么,许亦雪陪在旁边应和着。宋承锦坐在下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时不时掩面咳嗽两声,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苏宛彤想听清楚屋里的人在说着什么,头又向里伸了伸。谁知,低着头的宋承锦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了苏宛彤,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冲着苏宛彤笑了起来。

苏宛若早就看到了苏宛彤带着红烛和白芍鬼鬼祟祟的在前厅门前,便让玲珑和珍珠缠住了红烛和白芍,她自己悄悄的走到苏宛彤身后。

看到宋承锦冲自己笑,苏宛彤吓了一跳,在她的记忆里,见到宋承锦是在成亲后,他一直是以礼相待,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越来越冷漠。而像现在这样,笑得那么……温柔,还是从来没见过。

苏宛彤刚想退回来,却听到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姐姐你躲在这里干什么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3章 商议婚事


苏宛彤没想到苏宛若在自己身边,还突然出声,吓了一跳,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而屋里的人也听到声音,一齐看了过来。

苏宛彤惊吓之余看到宋承锦笑得更灿烂了。

苏明修走上前问道:“你在干什么?躲在门后偷听,成何体统!”

红烛和白芍听见声音,忙上前扶起苏宛彤。苏宛彤低着头直撇嘴。

威武侯夫人沈千寻走上前问道:“这就是大小姐宛彤吗?”

苏明修拱手道:“正是小女宛彤,让夫人见笑了。”随即转过头对着苏宛彤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见过威武侯夫人。”

苏宛彤正了正衣服,低首俯身道:“见过威武侯夫人。”

沈千寻上前虚扶了一把,笑着说道:“真是个可人儿,和我们家承锦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只是,这头上……”

苏宛彤说道:“回夫人,是宛彤不小心碰伤了,不碍事。”

沈千寻笑道:“那可要当心了呀,好好养着,这要是留下疤就不美了。”

许亦雪在旁边应和着道:“可不是嘛,这孩子呀,什么都好,就是性子莽撞了些,夫人不要嫌弃呀。”

沈千寻拉着许亦雪的手笑着说:“苏夫人严重了,都还是孩子嘛,性子活泼些也是好的。”

三人回到了座位上,宋承锦却还在原地看着苏宛彤。

苏宛彤瞪了宋承锦一眼离开了。一转身却看到身后的苏宛若正看着宋承锦,嘴角带着笑意,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爱慕。

苏宛彤来回看了看宋承锦和苏宛若,此时宋承锦已走回座位,而苏宛若看向宋承锦的眼睛一眨都不眨。

苏宛彤被自己的新发现惊呆了,赶紧叫了红烛和白芍离开。

待威武侯夫人和宋承锦离开后,苏明修把苏宛彤叫到了书房。

苏明修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女儿,忽然就想起了苏宛彤的母亲,不禁叹了口气,说道:“一晃你已这么大了,当初你母亲给你定下这门亲事的时候,还是小女孩。哎,没想到你母亲竟无缘看着你出嫁。”

苏宛彤听了父亲的话,心里也有些伤感。

苏明修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不过,若你母亲知道你快要嫁人了,定然也是会替你高兴的。”

苏宛彤看着父亲欣慰的笑容,低低地说道:“可不可以不嫁?”

苏明修一愣:“你说什么?”

苏宛彤走上前,看着苏明修,露出一副伤心不舍的样子,说道:“女儿舍不得离开父亲,女儿不嫁。”

苏明修哈哈笑道:“说什么傻话呢,你再舍不得父母,也是要嫁人的,也要有自己的家,怎么能跟在父母身边一辈子呢?”

苏宛彤拉着苏明修的手,撒娇道:“父亲,女儿现在还不想离开你,晚几年再说成亲的事好不好?”

苏明修看着娇俏的女儿说出这样贴心的话,不禁深感欣慰,拍着苏宛彤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女大不中留嘛!女儿长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

“如今威武侯府的老夫人身体不好,一直想看着自己的孙儿成亲,而且你二人也到了该成亲的年龄,威武侯才让夫人来商议成亲之事。”

“你也大了,父亲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就把你留在身边。若你母亲还在,也定然不会耽误你的。你早日成亲,也好了却你母亲的一桩心愿啊!”

苏宛彤听着父亲一再提起母亲,心里有些难受,若母亲知道自己嫁进威武侯府两年多就被人陷害致死了,还会同意自己嫁过去吗?

苏宛彤还想再说什么,苏明修已经拍拍苏宛彤的头说道:“去吧,好好准备成亲的东西,你母亲也会帮你的。”

苏宛彤看苏明修的神色里,还有些伤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先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4章 梦中惊醒


苏宛彤痛苦的趴在地上,地上已尽被鲜血染红,可身上的板子还没有停,苏宛彤痛苦的哼一声,微抬起头,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慢慢靠近。

那道影子停在了苏宛彤跟前,蹲了下来,轻声说道:“姐姐,你可还好?我向母亲求过情了,可是……姐姐,对不起,我没能说服母亲……”

苏宛若柔柔地说着,声音里却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是得逞的笑意。然后苏宛若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姐姐,你不要怪我,谁让他喜欢你,不喜欢我呢?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看着苏宛若狰狞的脸孔,苏宛彤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房间里一片黑暗,瞬间有些慌了,叫道:“红烛?红烛……”

红烛推门而进,跑到苏宛彤跟前问道:“小姐,我在呢,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苏宛彤惊恐的一把握住红烛的手说道:“灯怎么都熄了?快,快点上……”

红烛忙起身点灯,屋里有了亮光,苏宛彤才安心些,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红烛看着苏宛彤,一边给苏宛彤擦汗,一边担忧的问:“小姐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心里有些慌。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刚刚四更。”

红烛打了水,给苏宛彤擦了擦身体,换了件干净的衣服。苏宛彤再次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在微弱的烛光下发起了呆。

想着梦里的场景,又想起白天看到的,才知道,怪不得当初嫁入威武侯府后,苏宛若就隔三差五的给她使绊子,原来她喜欢宋承锦。也终于明白了她说的那句:“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可是苏宛若为什么说他喜欢她呢?他明明很讨厌她的,讨厌到不愿与她共处一室,成亲后也没亲近过,除了那次宋承锦莫名其妙的喝醉了。

他喝醉了?他一向不贪杯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喝醉呢?还说是她下的药。她苏宛彤前世虽懦弱,但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更何况,他讨厌她讨厌的那么明显,她怎么敢算计他?她哪里来的胆子算计他?

看来这件事也不简单。前世,苏宛彤总以为自己的妹妹是温婉和顺的,在婆家也常常帮着她说话,可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很多遭遇都和她的妹妹脱不了关系。

在暗室里,她还曾假惺惺的去看她,却告诉她,她从来没有怀过孩子,也对,对付一个胆小懦弱又不讨人喜欢的侯府少夫人,需要搭上侯府的嫡长孙吗?

这么看来,苏宛若即使不是想要了她的命,也不想让她好过。回想以往的种种,苏宛彤竟然曾经还觉得这个妹妹很贴心,什么都告诉苏宛若。

如今想起来,苏宛彤还觉得浑身冰冷,苏宛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她好像从来没认识过一般。

如今她苏宛彤能够重活一次,她一定不会再给她害自己的机会。

苏宛彤就这样一直躺到了天亮。

红烛帮苏宛彤梳头发的时候,看见苏宛彤眼底的青色,不禁担心地问:“小姐昨晚没睡好吗?不然一会儿吃点东西,再回去睡会儿。”

苏宛彤揉着额角说道:“不了,睡不着,父亲去上早朝了吗?”

“一早就去了。小姐找老爷有事?”

苏宛彤轻“嗯”了一声不再说话。昨天和父亲谈话的时候,一时心软,没能坚决点,夜里的梦却让她退婚的想法更坚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5章 坚决不嫁


等苏明修早朝回来,苏宛彤就直接跑到苏明修的书房。

“父亲,我不要嫁给宋承锦。”苏宛彤刚跑进书房就坚定地说。

苏明修皱眉抬起头,他以为昨天苏宛彤提起只是不舍得离开家里,可看今天的态度,确实是不愿意嫁过去,不禁有些恼怒:“你胡说什么?不许胡闹!”

“父亲,我没有胡闹,我和宋承锦不认识,我怎么能嫁给他呢?再说了,不是说他病重了吗?这可是女儿一生的幸福啊,万一他不幸……父亲,求你了,推掉那门亲事好不好?”

苏明修拍案站起,瞪视着苏宛彤:“这还不是胡闹?自古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你自己做主。更何况,那是你母亲生前定下的,难道你母亲也不希望你幸福吗?”

苏宛彤上前挽着苏明修的手臂,撒娇道:“父亲,母亲定下的时候,应该也没有想到宋承锦活不了多久吧?如果母亲还在,一定不会看着我嫁给将死之人而不管的!”

苏明修挥掉苏宛彤的手怒斥道:“胡说八道!他可是威武侯世子,你竟在背后这样议论他。若威武侯府听到了,我们苏家焉能存活?”

“他威武侯府虽已没有实权,可终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威武侯府在朝中还是很有声望的。他们想让谁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苏宛彤委屈的垂下眼睑,却倔强的噘着嘴不再说话。

苏明修已经好久没有和这个大女儿亲近了,看着苏宛彤委屈的样子,想起了苏宛彤死去的母亲,一下就心软了,拍拍苏宛彤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作为父亲,当然希望你幸福。可这是你母亲定下的婚事,是你母亲的遗愿,我们怎么好违背?”

“更何况他威武侯府虽没有实权,好歹还有一世的尊荣在。宋承锦是要承袭威武侯的,你就是未来的威武侯夫人。不管他能活多久,你也可以有一世的安稳生活。若你们婚后再生个一男半女,将来也是要承袭威武侯的呀!”

苏宛彤抽泣着说:“我也没想要做什么威武侯夫人,也不想享他们那一世尊荣。”

苏明修叹口气:“这件事由不得你!昨天威武侯夫人已经带走了你的生辰八字,过段时间就要纳征。你就乖乖的,好好去准备成亲之事吧。”

苏明修转过身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不再理会苏宛彤。

苏宛彤皱着眉离开了苏明修的书房。

既然说不动父亲,那就去找宋承锦,劝宋承锦主动退婚,反正他也不想要这门婚事。还有时间,她总会想到办法退婚的。

苏宛彤正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却被一道身影拦住了去路。苏宛彤抬头,就看见趾高气昂的苏宛若站在跟前。

苏宛彤白了她一眼,想绕过去,却再次被苏宛若拦住了路。苏宛彤不悦地看向苏宛若:“有何贵干?”

苏宛若看向苏宛彤问道:“你去父亲书房做什么?”苏宛彤平时并不会主动接近父亲和母亲,昨天威武侯夫人又刚来过,她去父亲书房必然和婚事有关。

苏宛彤看苏宛若急切地想知道的样子,又想到她看宋承锦的样子,笑笑说:“当然是和父亲商量我的婚事。”

苏宛若心中愤愤,嘴上却说:“听说世子虽是长子,却不得侯爷的宠爱,又是一个病秧子,这样的婚事,有什么可商量的?”

苏宛彤顿时觉得好笑:“再不得宠爱,也是要承袭威武侯的爵位的。好歹现在也是世子,婚事当然要妥帖才好。”

苏宛若想到宋承锦温文尔雅的样子,心中越发气愤,那样的人,怎么是她苏宛彤配得起的。可又无话反驳,气愤的甩甩手离开了。

看着苏宛若的样子,苏宛彤忽然就觉得心中愉悦了不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6章 密约世子


苏宛彤一回到房间就开始写信,然后一边将书信放进信封一边叮嘱红烛:“记着找个面生的小厮去,一定要送到宋承锦手里。”

红烛接过信问道:“小姐给世子写信,这么着急见面吗?”红烛说着掩嘴直笑。

苏宛彤瞪了红烛一眼:“叫你办事你就去办事,怎么那么多话。”

红烛应了一声就走了,心里却在偷笑,没想到小姐见了世子一面就喜欢上了世子。这还没成亲呢,就开始书信来往了。

苏宛彤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笑:“幸亏前世知道三皇子经常约宋承锦去喝茶,否则以宋承锦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格,还不知道怎么见到他呢。”

第二天一早,苏宛彤正在吃早点,红烛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说道:“小姐,世子已经出门了。”

“嗯,这么早?”苏宛彤忙放下手里的早点,随手抹了抹嘴也出门了。

苏宛彤刚出门,就有人从苏宛彤的小院前一闪而过。

苏宛若正在用早餐,玲珑进来说道:“二小姐,大小姐出门了。”

苏宛若眼睛一亮,露出一抹冷笑,在玲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玲珑就匆匆地出去了。

苏宛彤赶到思茗斋的时候,一个小厮正在门口等着苏宛彤。

苏宛彤得了小厮的引路,带着红烛直接上了楼,推开龙井轩的房门,刚说:“宋承锦……”就见一道寒光一闪,一柄剑横在了自己面前。

苏宛彤瞪大了眼睛愣住,一动都不敢动。红烛也被吓得不敢动,生怕对方一不小心就伤了自己小姐。

宋承锦的声音响起:“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小姐。”

苏宛彤用眼角瞥了一眼拿剑指着自己的林永,小心翼翼地捏着剑离自己远一些,才转过头,只见宋承锦正悠哉的喝着茶。

苏宛彤尴尬的笑笑:“宋……世子这是干什么?刀剑无眼,这要是伤了谁就不好了,是不是?”

红烛忙上前护住苏宛彤,瞪着林永,那意思就好像在说:我们小姐是未来的世子夫人,也是你能拿剑指着的吗?

宋承锦一个眼神示意林永收了剑,然后直直地盯着苏宛彤,也不说话。

苏宛彤被林永那一下,吓得说不出话来,又见宋承锦这么郑重的看着自己,一时有些语塞,好一会儿才嬉笑着走近宋承锦,很自觉的坐在了他对面说道:“世子,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宋承锦挑眉,戏谑第看着苏宛彤,不解地说:“不是苏小姐约我来的嘛?”

“啊,是吗?……好像是……不对,你怎么知道是我约的你?”苏宛彤心里莫名有些慌,她是以三皇子的名义约宋承锦来喝茶,他怎么知道是她约的呢?

宋承锦用两根手指捏出一封信,甩在了苏宛彤跟前。苏宛彤尴尬第笑笑:“这是什么?”

宋承锦悠闲第喝了一口茶说道:“苏小姐的东西,难道自己都不认识了吗?”

“你以为一封信就能骗得过我?更何况,你的人在威武侯府外守了一天……你的人有够笨的,套个近乎就能把话套出来……”

说着,宋承锦摇了摇头:“不过,话说回来……”

苏宛彤心中正暗骂了红烛找的人笨,却见宋承锦突然倾身凑过来低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和三皇子会约在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7章 退婚未果


被宋承锦这样盯着,苏宛彤心里更慌了,忽然想起来,前世她也是凑巧听见林永和宋承锦说三皇子约了在思茗斋喝茶,他们好像是避开了别人才说的。

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不会杀人灭口吧?

苏宛彤眼珠转了转,强作镇静的一挥手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约你来,是请你退婚的。”

“退婚?”宋承锦有些意外:“为何?”

“什么为何?退婚就退婚喽!”对于这一点,苏宛彤说的理所当然:“你不了解我,我不了解你,你不想要这门亲事,刚好我也不想结,不如就退婚,各自欢喜。”

“你怎知我不想结这门亲?”宋承锦正色问道:“再说,自古婚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是我们自己说不结亲就可以不结的。”

“至于了解,确实,我们都不了解对方,但婚后有的是时间去了解,不是吗?”

苏宛彤暗自嘀咕:“你明明不喜欢我的呀?退婚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吗?做什么装腔作势?”

苏宛彤虽然声音小,但宋承锦还是听见了,不禁问道:“谁说我不喜欢你?”

苏宛彤一愣,歪着头看向宋承锦:“难道你喜欢我?我们才见过一面啊?”

宋承锦被苏宛彤问的有些尴尬,轻咳一声,低头倒着茶水,递了一杯放到苏宛彤跟前,然后才说:“见一面自然说不上喜不喜欢,但至少不讨厌。”

苏宛彤更不解了:“难道不讨厌就可以成亲了吗?这世间你不讨厌的人多了,那不是都可以和你成亲?”

“但和我有婚约的,也只有你啊?”

宋承锦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且不说你此时退婚,威武侯府会怎么对你们苏家,若你一个女子被男方退了婚,你在京城便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你可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

“恐怕是再也没有人敢娶你了。此事于你无半点益处,为何执意退婚呢?”

宋承锦说着,严肃地看向苏宛彤:“再者说,你毫无错处,我威武侯府却要退婚,世人将怎么看我威武侯府?你将我威武侯府的声誉置于何处?”

苏宛彤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反驳,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呸,有什么道理,我来是退婚的,怎么反而被他说服了。

苏宛彤摇摇头说道:“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你且说你到底同不同意退婚?”

“我是不会同意的。再说了,这是你母亲与我母亲定下的,如果两位母亲还在世的话,我想也是不会同意的。”宋承锦郑重的说。

苏宛彤愤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宋承锦:“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同意退婚对吗?”

“对!”

“你……”苏宛彤怎么也没有想到,宋承锦竟然这么坚定的反对退婚,心里气愤,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甩袖离开。

看着苏宛彤离开的背影,宋承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听他低声说道:“傻丫头,怎么会只见过一面呢,小时候的事你都忘了,我却记得清楚。”

宋承锦抬头对林永说道:“派人跟着苏小姐,看看她最近接触了什么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8章 闹市受惊


苏宛彤出了茶楼的门,嘴里嘀嘀咕咕地骂宋承锦,明明不想要的,却要抓在手里不放。什么威武侯府的声誉,都是借口!

苏宛彤正想着事情,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阵惊呼声,忙转身来看。

只见一人骑着一马进了闹市,马好像是惊了,在人群中疾驰。马上的人正大声喊着:“快让开!快让开!”

苏宛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红烛也被周围躲闪的人挤散了。远处的红烛看着自家小姐一动不动,急得直喊,可人声嘈杂,哪里还听得见。

苏宛彤只觉得好像被人推了一把,就站在了路中间。

眼看着苏宛彤就要被疾驰的马踩于脚下,一道红色的身影闪过,苏宛彤只觉得一个力道拉住自己,随即摔倒在地,翻滚了两圈才堪堪停住,而马匹也在此时被人勒住,停了下来。

苏宛彤睁开眼,看见一个红衣劲装女子从身边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拉起苏宛彤。苏宛彤连声道谢。

这时红烛也跑了过来,忙拉着自家小姐检查有没有受伤。苏宛彤刚要问红衣女子名字,谁知红衣女子已转身离开了。

红烛着急的问:“小姐,你怎么也不躲啊?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真是吓死我了!”

苏宛彤这才发觉,脚踝处疼的紧,都有些站立不住。红烛忙叫了马车,匆忙回府。

苏宛彤回了房间,脱下鞋袜,才看见躲闪时伤到了脚踝,此时已肿了起来。红烛看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怎么伤成这样?”

白芍请来了大夫,拿了些药膏敷上,苏宛彤才觉得好受些。此时才有机会说话:“红烛,你可有看清救我的人是谁吗?”

红烛摇头:“我担心小姐,并未注意其他人。”

苏宛彤叹口气:“今天多亏了一位红衣姑娘,不然我可能会被马踩死。”

“呸呸呸!小姐不要乱说。”红烛担心的说。苏宛彤只是笑笑。

苏宛若听说苏宛彤只是扭伤了脚,没受严重的伤,气得摔了桌子上的茶杯,怒道:“怎么办事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许亦雪进来的时候,苏宛若正在发脾气。许亦雪轻咳了一声,让人都下去,才问道:“闹市受惊的马是你安排的?”

苏宛若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许亦雪叹口气说道:“真不知道那世子病恹恹的有什么好,都说世子不久于世,嫁过去不就是等着守寡吗?”

“再说,即便你想嫁过去,还需要你亲自动手?她苏宛彤自己就向你父亲提出退婚,这一点倒是比你聪明多了。”

苏宛若眼前一亮:“她自己提出退婚?父亲同意了?”

“没有。”苏宛若闻言,刚有点高兴,就又失望了。

许亦雪看着苏宛若的样子有些不忍,却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女儿选择这样的姻缘,只得强硬地说:“不许你再做傻事,也不许你再肖想那世子,我是不会同意你嫁给一个不得宠的病秧子的。”

许亦雪说完就离开了。苏宛若仍然不甘心,她就是喜欢世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9章 侯府夫人


第二天,苏宛彤刚换好药,就有人来报说威武侯夫人来了。苏宛彤一愣,不过扭了脚而已,竟还惊动了威武侯夫人?

正想着,许亦雪已经陪着沈千寻走了进来。

苏宛彤忙起身要行礼,沈千寻急走两步按住苏宛彤,笑着说道:“这孩子,都受伤了,还行什么礼啊?”

沈千寻和许亦雪纷纷落座后,苏宛彤坐在床上,做出行礼的样子说道:“见过威武侯夫人。”

沈千寻笑着说:“你看你,这么见外。伤的怎么样?有没有找大夫看过?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你出事了,这不今天就赶紧来看看你。”

苏宛彤低眉俯首:“回夫人,并无大碍,劳烦夫人挂念了。”

沈千寻却笑着对许亦雪说:“要怪也要怪宛彤身边的人,陪着小姐出去,怎么能让小姐出事呢?夫人要好好教训一番才是,否则下面的人都以为夫人仁慈,做事也不上心了。”

许亦雪笑着应和:“夫人说的是,是我疏忽了。”

沈千寻又说:“我府上有治疗扭伤的药,很是有效,今日给宛彤带来了,宛彤要快些好起来才是。”

说完转头又对着许亦雪说道:“我瞧着宛彤最近有些不顺,该去灵隐寺去求个平安福才放心。”

许亦雪忙点头称是:“夫人提醒的是,我竟没想到。等宛彤脚上好点了,就带着宛彤和宛若一起,去求个平安福,保佑我们宛彤平安。”

苏宛彤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心里直翻白眼,面上却是低眉顺眼的:“有劳夫人和母亲了。让母亲担心,是女儿的不是。”

沈千寻看着直笑:“真是懂事的姑娘。我家姑娘要是有宛彤一半的乖巧我就放心了。”

许亦雪忙说:“听闻云梦小姐跟着二公子去学骑马了?”

沈千寻叹口气:“真是不叫人省心,偏要去学骑马,一个女孩子,学学女红不好吗?这要是摔着了、伤着了可怎么办?”虽是责备的话,语气中却满是宠溺。

苏宛彤心想,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沈千寻宠溺宋云梦,才会让她刁蛮任性,前世也没少为难苏宛彤。

许亦雪却道:“我倒是羡慕夫人呢,云梦小姐既像夫人一般温婉贤淑,又有威武侯的英气飒爽,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呢。”

沈千寻被许亦雪吹捧的心里很是舒畅,笑的也更灿烂。可怜苏宛彤并不想听,却也不得不应付着。

好不容易沈千寻和许亦雪唠完了家常,又反复叮嘱苏宛彤好生注意才离开。等众人出了院门,苏宛彤才一下子软了身子,靠在了身后的枕头上,应付她们真是一件耗神耗力的事。

白芍看着桌子上摆着几种药品和首饰,问道:“小姐,这些东西……?”

苏宛彤扭头看了看说道:“登记在册,好生保管。”

红烛上前说道:“这威武侯夫人倒是重视世子,知道小姐伤了,还特地来看望小姐。”

苏宛彤却在心里叹气,前世的威武侯夫人沈千寻严厉的很,不允许苏宛彤有一丁半点的错处,否则又是警告又是惩罚。还跪过几次祠堂,苏宛彤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戚戚然。她会那么好心来看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10章 另有谋划


许亦雪陪着沈千寻出了苏宛彤的院子,一边走一边闲聊,苏宛若走了过来,俯首行礼后说道:“夫人真是面慈心善,还特地来看望姐姐。”

沈千寻听了直笑:“宛若小姐真是会说话。”

苏宛若微微一笑,状似无意的说道:“夫人这样好,姐姐能嫁入威武侯府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应该知足才好,可惜……”

还没说完,苏宛若一副说错话的样子,捂住嘴说道:“宛若失言了,还请夫人见谅。”

沈千寻皱眉看向苏宛若,面色也冷了些,说道:“大小姐怎么了?”

苏宛若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向沈千寻,小声说道:“姐姐说想退婚。”

沈千寻惊得瞪大眼睛,声音里带着威严和震怒:“竟有此事?”

苏宛若低头,声音更显怯懦:“她亲口向父亲说的。”

沈千寻转头看了一眼许亦雪,见许亦雪也是一脸无奈,看来此事是真的了,不由得怒哼了一声。

苏宛若忙俯首赔罪:“请夫人不要生我姐姐的气,姐姐也是一时的小性子,过后会想明白的。”

沈千寻冷笑一声:“小性子?我威武侯府岂是她想嫁就嫁、想走就走的?把我威武侯府当什么?”说完甩袖而去。

许亦雪和苏宛若忙跟上去赔不是,许久沈千寻才平静下来,说道:“我一向以为大小姐温婉和顺,竟不分场合的耍性子。反观二小姐却更是大方得体,善解人意。若是承锦能娶二小姐才是真正的福气。”

苏宛若面色一红:“夫人谬赞了,小女不敢当。”

苏宛若娇羞的样子,沈千寻都看在眼里,颇有深意的笑了笑。许亦雪却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沈千寻回了威武侯府,宋承珀已经在房间里等她了。

宋承珀见自己的母亲回来,忙站起来:“母亲回来了。”

沈千寻有些累,斜靠在软塌上揉着头,问道:“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宋承珀上前一边为沈千寻按揉太阳穴一边说:“儿子听说母亲去看望尚书府的苏小姐。不过是一个不得宠的小姐,即便是要嫁给宋承锦,也无需母亲亲自去探望。”

沈千寻斜睨了宋承珀一眼:“再不得宠也是兵部尚书的嫡长女,将来或许也是宋承锦的一大助力,我当然要重视。这叫知己知彼。”

“那母亲觉得苏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表面上温婉贤淑,实际上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母亲何出此言?”

“听闻这位苏大小姐竟主动提出要退婚。”

宋承珀邪肆第一笑:“这倒是有趣?”

沈千寻揉揉额角,说道:“且不说她了,不过一个娇蛮的小姐而已。我有另一件事要与你商量。”

宋承珀很是好奇:“何事?”

沈千寻坐直了身子对着宋承珀说道:“今日准备离开时见到了苏家二小姐,言语间她竟处处诋毁苏宛彤。”

“听闻二小姐很是得尚书大人的宠爱,若是你娶了这位二小姐,一来可以利用她掣肘苏宛彤,二来你若有尚书大人的助力,想要有一番作为,岂不是更容易一些。只不过这位二小姐似乎钟情于宋承锦。”

宋承珀听着沈千寻的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11章 巧遇世子


这日,苏宛若应大学士府的夏晗烟的邀请去府上做客,却听说夏晗烟的哥哥也邀请了几人来府上,而刚好威武侯府的公子也来了。

苏宛若闻言,高兴的拉着夏晗烟说道:“我们去看看你哥哥他们在做什么。”

夏晗烟看着苏宛若面色微红,一脸娇羞,好奇地说道:“往常我哥哥请别人来家里做客,你不曾这样,如今这是怎么了?看你的样子,莫非……”

苏宛若脸更红了些,附在夏晗烟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夏晗烟惊得坐直身体,叫道:“你说什么?”

苏宛若忙拉着夏晗烟说道:“哎呀,你小点声!你这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嘛?”

夏晗烟看看左右,知道自己失态了,忙压低声音问道:“你不是开玩笑吧?世子不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婿吗?”

苏宛若轻哼一声:“我姐姐那人你也是知道,胆小怯懦,又无一技之长,她配得上世子吗?”

夏晗烟嘿嘿笑道:“那样的人确实配不上世子。虽说世子身染重病,可他相貌堂堂,翩翩佳公子的样子,确实惹人喜欢。”

夏晗烟的一番话说得苏宛若既高兴又害羞。夏晗烟见此,拉着苏宛若就去了后院找自己的哥哥夏淮宁。

只见一众六七个公子哥在花园里下棋、投壶、说笑。夏淮宁见夏晗烟过来,笑着问道:“妹妹怎么过来了?”

夏晗烟笑道:“我和宛若想学投壶,碰巧今天哥哥和众位公子在,不知道能不能教我们。”

几个公子听见了,围了上来,宋承珀笑着说:“我们求之不得呢,能为两位妹妹效劳,是我们的荣幸。”其他人纷纷应和。

苏宛若看见坐在凉亭中下棋的宋承锦,连头都没抬一下,心中有些失望。

夏晗烟悄悄拉了拉苏宛若,苏宛若才收起失望的神色,和夏晗烟一起去投壶,眼睛却时不时地看向宋承锦。

宋承珀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走上前去挡住了苏宛若的视线说道:“这位妹妹怎么走神了?不是来学投壶的嘛?不自己试一试怎么学?”说着递上一支箭。

一整个上午,苏宛若都没有接触到宋承锦,而宋承锦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苏宛若,这让苏宛若很气恼。

吃午饭的时候,苏宛若没精打采的,食不知味的往嘴里放着食物。突然夏晗烟悄悄碰了苏宛若一下,夏晗烟凑过来在耳边说道:“我帮你约了世子,就在后花园的亭子里。”

苏宛若一听,又是惊喜又是紧张,一颗心怦怦乱跳,竟有些手足无措。

夏晗烟见苏宛若这样,不禁笑了出来,说道:“走,我陪你去。”

苏宛若和夏晗烟一起走进后花园,宋承锦已经在亭子里了。只见宋承锦长身玉立,衣服被风轻轻吹起,更显得风度翩翩,仪表非凡。

苏宛若只觉得脸上一热,竟有些不敢上前。夏晗烟推了苏宛若几把,苏宛若才走过去,在宋承锦身后低低地叫了一声:“世子。”

宋承锦转过身来,见是苏宛若,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苏小姐?苏小姐找在下有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第12章 当众受辱


苏宛若暗自鼓了鼓勇气说道:“世子,这是宛若亲手绣的,还请世子收下。”说着递上一个香囊。

宋承锦眉头皱的更深,略带不悦地说道:“你可知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婿?你却送我如此贴身之物,苏小姐不怕坏了自己名声吗?”

苏宛若高昂起头,理直气壮地说:“我自然知道你是我姐姐的未婚夫婿,可那又怎么样?宛若心仪世子,和世子是谁无关,你就是你,是宛若喜欢的人。”

宋承锦冷哼一声,拂袖转身说道:“请苏小姐慎言。”

苏宛若不甘心,上前一步说道:“我偏要说,苏宛彤那样的人配不上你的,你应该和更好的女人共度一生!”

宋承锦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出声,转过身睥睨着苏宛若:“配不配的上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我与谁共度一生也与苏小姐无关。那是我与你姐姐之间的事。请苏小姐不要妄加评论。”

苏宛若不可思议的看着宋承锦,他怎么能这么维护她,她值得吗?苏宛若不甘心地说:“我到底哪里比她差了?为什么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宋承锦却已没了耐心,轻轻扔下一句:“你与她,根本无法比。”便负手离开了。

苏宛若转过身,刚想追上去,才发现,身后不仅有夏晗烟,还有夏淮宁和另外一个世家公子。

苏宛若脸红了又白,只觉得羞愤不已,转身跑开了。

夏晗烟愣住了,这时才听见身后有声音:“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回头见是自家哥哥,夏晗烟这才后知后觉的转身去追苏宛若。

苏宛若跑到后院的一棵树下,蹲下身子,嘤嘤地哭了起来。

泪眼朦胧中,有人走了过来,递给苏宛若一方手帕。苏宛若看了那手帕一眼,偏过头去没有理。

直到苏宛若哭够,抬起头,才发现,刚才的人并没有走,正背对着她负手而立。苏宛若这才看清,来人竟然是宋承珀。

苏宛若刚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此时对宋承珀也没什么好脸色,气愤地说:“你在这里做什么?看笑话吗?”

宋承珀转过身来,笑着说:“这么美丽的妹妹哭得这么伤心,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能看笑话呢。”说着就要拿着手帕给苏宛若擦眼泪。

苏宛若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宋承珀的手,瞪了宋承珀一眼:“登徒浪子。”

宋承珀讪讪的收回了手,笑道:“我可不是对谁都这么关心的。”

苏宛若没有理会她,抬脚就要走,宋承珀却突然说:“他一向这么无情的。”

苏宛若转过头看着宋承珀,眼里充满了不相信。

宋承珀笑笑,轻声说:“他曾经把对他有些想法的婢女赶出了府,从此他院子里没有婢女。”

苏宛若仍然不肯相信:“那是因为不是他喜欢的人。”

“你也不是他喜欢的人,要不然他能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成为别人的笑柄?”

苏宛若想到刚才的事情,心底升起一股怨气和淡淡的恨意,转身走了。

继续阅读《王妃本王宠定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