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招惹》夏语寒,柯震辛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招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日夜
简介:“今晚,你老公是我的

三年婚姻,夏语寒收获的是陌生女人的一条短信
再次见面,夏语寒双眼含笑:
“小鲜肉人帅多金又会撩,柯总觉得,你的竞争力在哪里?”
角色:夏语寒,柯震辛
小说《招惹》夏语寒,柯震辛完整版免费阅读

《招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凌晨一点,柯震辛果然没回来。

  整栋别墅静悄悄的,夏语寒静静的缩在沙发上,脑海里闪过白天收到的那条匿名短信。

  “今晚,你老公是我的。”

  结婚三年,柯震辛对她一向冷漠,回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身边更是莺莺燕燕数不胜数。

  可这样被挑衅到明面上,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夏语寒到底是坐不住。

  她按了按手机,拨通了柯震辛的电话。

  “有事?”

  男人嗓音低沉,像是被打扰后的不满。

  “你在哪?怎么还不回来?”

  话说出口的瞬间,夏语寒有些后悔,她想起上次这么问的时候还是刚和柯震辛结婚不久,她满心欢喜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可一直等到半夜也没有等到新婚的丈夫。

  等她电话打过去,却迎来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从那个时候起,夏语寒就知道,柯震辛对她的厌恶已经到了骨子里。

  所以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她也很有眼力劲,再没有不知情识趣的打扰过他。

  可今天不同,是她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

  尽管知道他不会在乎,可夏语寒心里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但听到她的话,柯震辛的怒火瞬间爆发:“夏语寒,是我最近给你脸了?我的事情,你也配过问?!”

  “我……”

  她张了张嘴,想告诉他那条短信的事情,可还没开口,就听到电话那头有女人妩媚的呻吟。

  “阿震……”

  声音软糯缠绵,带着浓浓的调情意味。

  原本发怒的男人一瞬间放软了语调,柔声安抚。

  那种温柔是夏语寒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她脸色惨白,柯震辛身边竟然真的有个女人。

  之前也不是没有猜到过,可偏偏为什么是今天?

  更要命的是,那个女人还叫他,阿震。

  ……

  柯家在安城只手遮天,三年前发生过一次内乱,彼时年纪尚轻的柯震辛以雷厉风行之势狠狠收拾了一批心怀不轨的人,踏着无数哀嚎登上接班人的位置,从此名声大噪震慑四方。

  人人提起他都只会想到心狠手辣,薄情寡义这几个字,更遑论有谁敢这般称呼他的名字。

  可夏语寒知道,有一个人敢。

  三年前,柯震辛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他们爱的轰动热烈,是安城人人艳羡的神仙情侣。

  如果不是那场内乱,如果不是柯震辛被人设计,如果不是夏家趁机要他娶自己,现在成为柯太太的人一定是她,孟子意!

  也只有孟子意敢这般亲昵的叫他的名字……

  夏语寒浑身发凉,难道,真的是孟子意回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夏语寒失眠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当院子里传来动静的那一刻,夏语寒立刻起身出去。

  她以为是柯震辛回来了,可看到的却是一抹高挑纤瘦的身影。

  “怎么是你?”

  孟子意化着精致的妆,几年不见,气场更加强大,嘴角是漫不经心的讥讽,“怎么?阿震没回来,夏小姐失望了?”

  夏语寒被这亲密的称呼刺痛了一下,仅剩的自尊让她维持着该有的姿态,“这里是我家,你怎么进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招惹》

第2章


孟子意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夏小姐,你觉得呢?”

  钥匙有两串,一串在她这,一串在柯震辛哪里。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孟子意轻笑了一声,有些咄咄逼人,“夏小姐看到我似乎很紧张?是因为你也觉得自己这个柯太太的位置来的不太光彩吗?”

  当年的事情夏家的确有错,可那个时候孟子意已经出国,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来置喙。

 “孟小姐说笑了,我嫁进柯家是三媒六聘,明媒正娶。说起来还要多谢你离开了我老公,才给了我机会。”

  打蛇打三寸,孟子意当年出国和柯震辛划清界限,虽然有些被逼无奈的成分在,但也的确是她自己的选择。

  孟子意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是吗?你要是真这么问心无愧,昨天晚上又怎么会打电话给他?”

  “所以,那条匿名短信是你发给我的?”

  夏语寒脑子转的快,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此刻只不过是证实一下。

  孟子意嫉妒她霸占了自己的位置,又或者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倒是承认的很爽快,“是又怎么样?三周年纪念日,多么美好的时候。夏小姐一个人在家里,想必是孤枕难眠吧?”

  夏语寒没心思跟她打嘴仗,脸上是少有的认真,“孟子意,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但当初是你自己要离开他,并不是我强行拆散你们。现在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麻烦你自重!”

  “你让我自重?”

  孟子意轻哼一声,故意露出脖子上那貌似有些暧昧的痕迹,“我倒是也想,只可惜阿震说什么也不让我走呢。”

  “你!”

  夏语寒毕竟是大家闺秀,这些年又安分守己惯了,哪里能应付这样的场景。

  孟子意得寸进尺,慢慢欺身逼近,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轻声道,“夏语寒,你当了三年的柯太太,也是时候该把这个位置还给我了!”

  “你做梦!”

  孟子意毫不在意,反而勾出一抹阴狠的笑,“那就试试看,看他会选择你,还是我!”

  夏语寒直觉不安,下一秒手腕被人抓住,孟子意拉着她向旁边的喷泉直挺挺的倒去,同时嘴里大喊,“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摔倒的那一瞬间,夏语寒看清了狂奔而来的人。

  柯震辛笔直的奔向了孟子意,在她即将落水的那一刻用力拉她入怀。

  二选一,他选择了孟子意。

  夏语寒明白,这场游戏里,她已经输了。

  别墅里的喷泉长年都是冷水,即便现在不是寒冬腊月,猛的掉进去,夏语寒还是冻的发颤。

  她浑身湿透,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更糟糕的是整只右手不知道撞到了哪里,一阵钻心的疼。

柯震辛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只关切的问孟子意,“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那紧张的语气要是让不知情的人听到,恐怕还会以为孟子意才是他的妻子,而自己只不过是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阿震,我的脚好疼……”孟子意轻皱眉,虚弱的样子惹人怜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招惹》

第3章


柯震辛看着夏语寒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甚至带着一股隐隐的杀意,“看你干的好事!”

  三年夫妻,他这般维护外人,说不心寒是假的。

  夏语寒咬牙忍住,坦坦荡荡的回视着他,“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拉她,是她突然拽着我往喷泉里倒下。”

  “你说这种话你自己信吗?”

  柯震辛面露嘲讽,看着她大半个身体泡在水里也根本没有拉一把的举动,“子意从小体弱,一向注意身体,会拉你入水?找借口也不知道动动脑子!”

  夏语寒明白,柯震辛根本就不信她,不管她说什么都是无用。

  偏偏孟子意还在旁边火上浇油,“阿震,你也别怪夏小姐,昨天是你们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你没有回来反而陪着我,想来夏小姐心里不痛快也是应该的。”

  孟子意一开口,夏语寒就知道完了,柯震辛本来就厌恶她,这下更加认定是自己在报复。

  “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如果你再敢伤害子意,别怪我不客气!”

  柯震辛扔下这句警告,扶着孟子意往回走,耳边是他的关切声,“先进去,我找个医生给你看看。”

  “我的脚好像扭了,好疼。”

  柯震辛只略微停顿了一秒,便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大步踏进了客厅。

  夏语寒看着这一幕,寒意席卷全身。

  她的丈夫,她的老公,她的男人,不信她,对她不闻不问,反而对另外一个女人关怀备至殷切至极!

  绵密的疼痛在心底蔓延,夏语寒狼狈的爬出喷泉,有下人战战兢兢的过来搀扶,“夫人,您没事吧?”

  夏语寒知道,下人之所以战战兢兢不是因为担心她受伤,而是害怕太靠近她会被柯震辛责罚。

  毕竟在过去的三年里,她这个柯太太就形同虚设,一点地位也没有。

  “我没事,扶我回去。”

  她换好衣服出来,别墅里已经没有了柯震辛和孟子意的身影,右手疼的厉害,夏语寒额头出了一层细汗。

  “夫人,您哪里不舒服吗?”

  王嫂看到她惨白的脸色,连忙走过去扶着,可是刚一碰到夏语寒的胳膊,就听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夏语寒皱眉,猜到胳膊肯定是肿了。

  王嫂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刚才那一幕,但是也从其他下人的嘴里听了个大概,她对夏语寒这个不受宠的少奶奶一直有几分同情,连忙道,“夫人刚才估计是摔伤了,我给少爷打个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吧?”

  “不用。”

  不过是摔伤了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这些年她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王嫂,你帮我拿点摔伤的药抹一抹,我有点不舒服,想上楼休息。”

而此时的柯震辛几乎快把医院给掀翻了。

  孟子意一直喊疼,偏偏医生又说她没什么事,柯震辛大发雷霆。

  “一群废物,没看到她不舒服吗?”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拿这两位祖宗没办法,“柯总,可是我们真的已经检查过了,孟小姐的确没什么大碍。”

  见他又要发怒,医生赶紧补了一句,“也许是孟小姐的败血症引发了一些诱因,我这就开一些缓解的药。”

  柯震辛脸色铁青,他要的不是缓解,而是治好她。

  等人都退了出去,孟子意扯了扯他的衣袖,苦笑道,“阿震,我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也没必要为难医生。”

  柯震辛没说话,孟子意的病是因为他才留下的,三年前他就不计代价的救过她,原本以为已经治好了,没想到前两天孟子意突然找到他,告诉他病情复发希望他能帮忙。

  柯震辛目光沉沉,“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治好你的。”

  孟子意面露感动。

  可是阿震,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你治好我啊。

 ……

  夏语寒发烧了。

  她抹了药之后就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睡梦中只觉得身体发冷,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神色十分不安,偏偏又醒不过来。

  王嫂不放心她一个人,端了杯热牛奶过来查看,一开门就看到这一幕,吓得杯子都差点没拿稳。

  “夫人,你怎么了?”

  伸手摸了一下夏语寒的额头,竟然烫的惊人。

  王嫂这下坐不住了,瞧见夏语寒的手机放在床头,赶紧拿过来给柯震辛打电话。

  此时柯震辛正在陪孟子意吃饭,虽然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可他还是觉得再观察一段时间的好。

  手机振动了几下,柯震辛看到来电显示,脸色黑了黑,根本没有接的打算。

  “阿震,你不接电话没事吗?”

  孟子意试探性的问,她也看到了备注上的名字。

  柯震辛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不用管她。”

  恐怕又是因为今天的事不依不饶,柯震辛才没兴趣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孟子意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很享受现在和他独处的时光。

  王嫂等不到柯震辛,只好叫人把夏语寒送到医院,柯震辛得到消息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夏语寒已经醒了。

  但医生给她扔了一个重磅炸弹。

  “夏小姐,您不知道自己已经怀有身孕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招惹》

第4章


夏语寒一脸懵,她当然不知道。

  柯震辛很少碰她,每次都是应付差事一般,在此之前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怀孕这种可能。

  “孩子已经快一个月了,目前看来很健康,不过因为怀孕的缘故,我们不能为你注射任何药物,恐怕只能物理降温。”

  女医生脾气极好,一边笑着说一边安抚她。

  夏语寒抿了抿唇,突然提了一个要求,“医生,这件事情你能不能暂时为我保密?不要告诉和我同来的人。”

  柯震辛那样厌恶她,如果知道她怀了自己的孩子,恐怕也一样不会接受吧。

  这个小生命来的太过突然,夏语寒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可是本能的她并不愿意让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女医生瞬间明白她大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再要开口,夏语寒的手机响了。

  是柯震辛打来的电话。

  他单刀直入,没有任何的废话,“你在哪?”

  夏语寒猜到,大概是王嫂把自己生病的消息告诉了他,不过柯震辛会特意打来电话,还真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夏语寒如实说了地址,只听男人如同命令般低声吩咐,“在那里呆着别动。”

  他这是要来找自己?

  夏语寒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希望,如果柯震辛能对她多一点在乎,是不是也意味着能够接受这个孩子?

  柯震辛挂了电话,便转头看向坐在病床上的人,“夏语寒发烧了,我要过去一趟。”

  孟子意心里不乐意,可她此刻并没有什么拒绝的资格。

  柯震辛留了两个保镖在这里照顾他,自己则快步离开了病房。

  看着他神色匆匆的背影,孟子意头一次产生了疑问。

  他真的如同传言一般那么讨厌夏语寒吗?

  那又为什么在得知她发烧的消息之后,又毫不犹豫的前去探望?

  阿震,三年夫妻,你心里还是有她的吧?

  孟子意比任何人都了解柯震辛,也因此嫉妒的眼眶发红。

  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三年前她已经错过一次,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

  夏语寒刚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了走廊尽头的柯震辛。

  他穿着一身黑灰色的西装,神色冷峻,步履从容,那一身矜贵冷淡的姿态和年少里的记忆重叠。

  夏语寒自己都没察觉她脸上多了一些笑意,“怎么来的这么快?”

  “子意刚好也在这家医院做检查,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

  夏语寒嘴角的笑容一僵,却很快又恢复了自然,“原来是因为她啊……不过我还是要解释一下,我没有拉她下水,你也看到了,伤的更严重的人似乎是我自己。”

  柯震辛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孟子意根本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事实如何已经一目了然,偏偏夏语寒还要嘴犟。

  “我听王嫂说你病的很严重,看来是夸大其词,还有心情在这里狡辩。”

  夏语寒苦笑,就知道他不会相信。

  可这抹笑容落在柯震辛的眼里就有些刺眼,他忍不住冷声道,“没事了就早点回去,不要给其他人添麻烦。”

  夏语寒点了点头,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孟子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招惹》

第5章


喜欢到为了她不辨是非,喜欢到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柯震辛的脸色一瞬间沉了沉,夏语寒甚至有种错觉,仿佛下一秒柯震辛就会一把掐死自己。

 “夏语寒,你觉得你有资格问这个问题?”

  这女人还有心情在这里讨论这些,哪里像是病的很严重的样子?偏偏王嫂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老泪众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他当真以为夏语寒受了很重的伤,现在看来生龙活虎。

  早知道他就不来这一趟了!

  柯震辛转身想走,却突然接了一个电话。

  夏语寒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但她能明显的感觉到,柯震辛身上的气场在一瞬间变得阴沉恐怖。

  下一秒,他直直的看了过来,眼神里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你……是熊猫血?”

  “是啊。”

  夏语寒点了点头,她一直是熊猫血,因为这个血型太特殊,她平时都不敢磕磕碰碰,就怕有个万一连救命的机会都没有。

  柯震辛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跟我来。”

  “去哪?”

  夏语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直觉有股不安。

  “子意有败血症,底下的人来报,她刚才削苹果划破了自己的手指,需要……输血。”

  !!!

  夏语寒马上反应过来,立刻甩开柯震辛的手,“你是要我去给她输血?”

  柯震辛没有反驳,亲眼看到夏语寒眸子里有什么东西明明灭灭。

  “我不去!”

  夏语寒转身就走,她是疯了才会给孟子意输血,更何况她现在还怀有身孕发着烧,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谁又来救她和孩子?

  见她这种态度,柯震辛也来了火气,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正好拽到了夏语寒磕伤的地方,那股熟悉的疼痛感又开始蔓延。

  柯震辛语气不容置疑,“夏语寒,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果你不去,子意很可能会因为败血症而死!这件事情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我都说了我不去!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凭什么要为她做出这种牺牲?”

  柯震辛一向说一不二,还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的决定,尤其他已经做出了承诺,可夏语寒还是不同意,在他看来就是故意的。

  柯震辛脸色发沉,强行拖着他往病房里走。

  “事情紧急,医院里调不出血,现在她还躺着手术台上,事后无论你让我怎么补偿你都可以,但现在你必须跟我过去。”

  见他来真的,夏语寒也慌了,如果自己真的输了血,那孩子怎么办?

  “柯震辛,我不能去,我真的不能去!”

  她用尽全力的挣扎着,在男人耐心消失的前一刻,大喊:“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抛出来无疑是一道惊雷,柯震辛被震的半天没有动作。

  可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是更加凶猛的怒气,“怀孕?夏语寒,我真是小瞧你了,为了不给子意输血,你还真是什么借口都说的出来?也不嫌恶心?

继续阅读《招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