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奉旨为妃》谢语凝,芳玉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奉旨为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时浅
简介:  被困深宫,苦苦坚守着曾经所以为的深情,最后却落得个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下场
  重活一世,谢语凝誓要手刃渣男,斗倒宫里那些陷害过她的牛鬼蛇神,背靠皇帝这艘大船,护得家人一世平安
只是未曾料想,一颗早已泛不起波澜的心,却在皇帝夫君的倾心呵护下,重新变得温热
  大仇得报,海晏河清,谢语凝偏头望着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不愿松手的九五至尊,哑然失笑
真正属于她的良人,原来一直都在她身边,幸得这一世,她没有再错过……
角色:谢语凝,芳玉
小说《奉旨为妃》谢语凝,芳玉完整版免费阅读

《奉旨为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册妃大典


十里红妆,长长的誉安街上,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红。

  行至街中的大红花轿一摇一晃,前后簇拥着喜婆丫环宫女太监,唢呐吹出喜庆的乐调,一路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今日这场大婚,可谓风光无两鲜有人及。

  坐在花轿中的谢语凝抬手掀开盖头一角,看着这热闹景象,心中却掀不起一丝波澜。

  十日了,距她死后重生到现在,刚好整整十日。

  从初时的震惊,到后来的庆幸,再到一切归于平静后的狠厉决然。

  上辈子被人陷害惨死冷宫,遭心上人背叛家破人亡,却不料上天眷顾让她重来一次,这一世,她定要擦亮眼睛,将那些狼心狗肺的人通通扔下地狱。

  谢语凝眸中闪过一抹狠绝,缓缓将盖头重新放了下来。

  今日,是她奉旨入宫,嫁给当今皇上风箫寒的大喜日子。

  风箫寒年轻有为,十八岁那年自先帝手中接过飘摇江山,如今不过短短三年,已经稳住了动荡朝堂,将气数将尽的大启重新拉了回来。

  这样一位帝王,按理说当是所有姑娘心中仰慕的如意郎君,但上一世接到封妃圣旨的谢语凝,却只觉得晴天霹雳,甚至因为风箫寒的“强取豪夺”彻底恨上了他,直到死前都未曾给过他一个好脸色。

  原因无他,上一世的谢语凝心中另有他人,一直认定是风箫寒拆散了她的姻缘,对他满心恨意,直到死前不久才知道,那所谓至死不渝的感情,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笑话。

  爱错了人,信错了人,到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真真是她应得的报应。

  谢语凝自嘲一笑,缓缓攥紧了掩在大红嫁衣下的手掌,上一世的大婚被她闹得不欢而散,这一回,可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花轿一路进了宫门,而后换成了大红色的喜辇,浩浩荡荡的队伍簇拥着她在重重深宫中穿梭,最后在落云轩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被扶着进了门,走至寝宫主殿,风箫寒已经坐于上位,礼官立于旁侧,桌上还摆放着封妃的圣旨和册案。

  吉时一到,谢语凝便被扶至中央跪下,礼官开始宣读册文,然后是授册,对风箫寒行叩拜大礼,一系列繁冗礼节过后,封妃礼成,谢语凝正式被册为凝妃,位列后宫四妃之一。

  因着经历过一次,谢语凝对于流程十分清楚,规规矩矩的按照礼制进行,顺顺利利完成册封,随后便被送入了落云轩的卧房。

  其实按大启律,只有封后和册贵妃才会举行册封大典,但风箫寒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给她也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册妃礼,排场甚至不输三年前的秦贵妃。

  这一点谢语凝直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她一开始以为风箫寒要她进宫为妃只是因为看上了她家族的权势,但拉拢一个兵部尚书,应该还不至于力排众议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她大婚当晚和风箫寒闹翻,甚至把人赶出了落云轩,后来更是时时刻刻和风箫寒作对摆冷脸,但他没有一次动怒,由着自己胡闹从不责罚,这一件件事情下来,又让谢语凝觉得,风箫寒或许对自己有些不一样的感情。

  直到最后她被冤枉毒害皇子,风箫寒下令将她打入冷宫,她又开始不明白了,那个男人连查都没有查清楚就定了她的罪,心里怎么可能会有她呢?

  所以历经两世,嫁给风箫寒两年多,谢语凝却从来没有看明白过这个男人,也根本不清楚,他非要娶自己的理由是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2章 阿凝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按照前世的发展来看,风箫寒对她甚是纵容,只要她想办法避开那次陷害,在宫里应该就能平顺无事。

  而且,这一世,她并不打算再和风箫寒作对,风箫寒贵为九五之尊,若能得他庇护,她想做的事情一定会更加顺利。

  曾经她为了维护心中的感情和风箫寒的关系一再恶化,如今既已知晓那个在意了多年的所谓心上人不过狼子野心,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为了这封妃一事对风箫寒怨怼愤恨。

  左右已经嫁给了他,若能相敬如宾,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

  在宫女的伺候下换上红纱寝衣,谢语凝静坐大红色的喜床上,等着风箫寒过来。

  外面被夜色笼罩,整个宫殿点亮了烛火,谢语凝等得都快开始犯困的时候,房门终于被人轻轻推开。

  “参见陛下。”一众宫女纷纷跪地问安,谢语凝跟着起身,隔着红色的寝帐微微欠了欠身,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后妃礼。

  “都起来吧。”风箫寒淡声说完,抬手示意宫人退下,待屋中只剩两人时,他抬起那双浅色的眸子,缓缓看向了床帐后的那个身影。

  似乎有些踟蹰,风箫寒在原地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反而转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就沉默着不说话了。

  谢语凝愣了。

  风箫寒的反应,实在出乎她的意料,眼见着那个男人竟然坐在一边就不动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谢语凝直接傻了眼。

  上一世,她怎么不记得还有这段?

  啊,也是,上一世的她刚被送入洞房就发了好大一通火,胆大包天的将寝宫中能砸的东西全砸了个稀烂,风箫寒回来时喜房早已一片狼藉。

  而且,她好像还尤不解气的冲到风箫寒面前冷嘲热讽了好几句,愣生生的将人气得甩袖而去,根本……连让风箫寒坐下的机会都没给。

  谢语凝窘迫的闭了闭眼睛,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想依靠上辈子的经验推测风箫寒为何会是眼前这般态度看来是没戏了,她还是得想办法去试探一下才行。

  撩开床帐,谢语凝缓步走出来,一步一迟疑的走到风箫寒面前,作出一副羞怯的模样,低下声音轻唤:“陛下……”

  “……嗯?怎么了?”风箫寒愣了下,颇有些不自然的抬头看着她。

  “臣妾……臣妾是不是哪儿做错了?”谢语凝咬着嘴唇,微微低下了头。

  风箫寒眸中闪过一丝无措,站起身道:“未曾,阿凝什么都没做错……”

  这句“阿凝”一出口,让谢语凝和风箫寒同时怔了怔。

  谢语凝是觉得惊讶,上辈子她和风箫寒的关系一直紧绷,风箫寒最出格的叫法也不过是“语凝”,这般亲密的唤她“阿凝”,还是在她刚进宫的情况下,就真的很让她费解了。

  而风箫寒,却是在为自己的一时口快而懊恼,尤其看着谢语凝疑惑的神色,更是不知该从何解释。

  好在,谢语凝没有过分纠结这件事,愣怔片刻后就收回了讶异之色,奈何风箫寒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一个更加让他无法招架的问题就砸了过来。

  “既然臣妾没做错什么,那为何,陛下从进门便对臣妾不理不睬?臣妾已经是陛下的人,若是陛下未曾对臣妾不满,又为何,不……不趁着吉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3章 你愿意?


话到最后,谢语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接说不下去了。

  风箫寒却明白了她的意思,猛的抬眸看向她,满脸诧异。

  谢语凝不明白风箫寒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没有贸然开口,只拿一双尤带水雾的眼睛看着他。

  半晌,风箫寒咬了咬牙,压低声音带着些难以置信的问:“你……你愿意?”

  “……为何不愿?”谢语凝惊疑的反问,“臣妾既已进宫,就已经是陛下的人,行那事,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风箫寒,似乎跟记忆中独断专行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了,明明不顾她的意愿强娶了她入宫,现在居然还来问她愿不愿意!

  上一世就算了,自己早早将他赶出房门,他便是想圆房也没法子,可今日她明明已经主动如斯,为何风箫寒反倒是这样的反应?

  他难道不是,迫不及待想要自己的么?

  脑子里全是疑团,细细思索了过往那些与风箫寒针锋相对却始终被纵容宽恕的点滴,谢语凝才陡然惊觉,真正的风箫寒,她好像从来不曾了解过。而那数次在争吵冷眼中的不欢而散,似乎也并不是她所以为的相看两厌。

  上辈子满心恨意蒙蔽了双眼,从未给过风箫寒一个好脸色,直到现在认清一切恢复理智后才发现,这个男人,也许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在意自己。

  “陛下,”见风箫寒一脸惊诧,怔在原地迟迟没有反应,谢语凝思索之后又上前了一些,放软了声音道,“若您未对臣妾不喜,那还是借着吉时全了礼数……如若不然,明日传出陛下未留宿落云轩,臣妾在宫中怕是难以立足。”

  “……你是担心这个?”风箫寒不知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无妨,朕可以在此处坐上一晚,明日,自然不会有闲话传出。”

  谢语凝:“……”

  见风箫寒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谢语凝简直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深吸一口气道:“陛下身份贵重,若真在臣妾宫中干坐一晚,臣妾更是难辞其咎。”

  谢语凝微微顿了一下:“若陛下当真对臣妾不喜,臣妾睡小榻便是。”

  风箫寒上前一步,手忙脚乱的解释:“朕不是这个意思。”

  谢语凝低眸:“臣妾不知陛下为何突然下旨封妃,但臣妾既已进宫,便一辈子都只会是陛下的人,陛下若执意‘避嫌’,又叫臣妾情何以堪。”

  风箫寒沉默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哑着嗓子,认真的看着谢语凝的眼睛:“你想好了?过了今晚,你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谢语凝眼中并无半点犹豫,她浅浅笑了起来:“从臣妾进宫的那一刻起,便已定下了此生,不论陛下喜爱或是嫌弃,都已没了后悔的余地。何况,臣妾不后悔。”

  风箫寒没说话,却被她的话刺了一下。

  是啊,封妃旨意昭告天下的那一刻,便已经无可更改,便是他今夜不碰她,她也出不去这个皇宫了。

  既然她心中愿意,那……

  风箫寒深吸了一口气,俯身将谢语凝抱起,小心翼翼的抱着她走向了床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4章 情爱二字


大红色的喜帐缓缓放下,喜红色的衣衫一件件被扔到床下,伴随着风箫寒一声轻哄,谢语凝陡然攥紧了被子,眼角泪痕滑落,压抑不住的低吟出声。

  桌上红烛跳动,照着帐内那两道起起伏伏的影子,暧昧而纠缠,低低浅吟经久未歇。

  这一晚,候在门外的宫人听得真切。

  不论是谢语凝带来的心腹,还是皇后贵妃安插进来的细作,皆有了一个同样的猜测——这位凝妃娘娘,今后怕是要得宠了。

  毕竟,除了如今的秦贵妃和当初的皇后,皇上每每宠幸宫妃,皆无甚耐心,更别提温言细语的哄着了。

  尤其这一年多来,除了皇后和贵妃,其余妃嫔侍寝皆是被送到帝王寝宫,侍寝完又会被立刻送回去,连新进宫的妃嫔也没有例外。

  可凝妃这儿,皇上不但亲临,完事后居然还在落云轩留宿了一夜,可见得这是何等的宠爱与殊荣!

  外头各方势力如何衡量谢语凝不清楚,她现在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快废了!

  倒不是说风箫寒不体贴她,相反,为了照顾她的感受,风箫寒十分温柔,怎奈何帝王先天条件优良,耐力十足,她这辈子初承恩宠,小身板自然会受不了。

  说起来,上一世她与风箫寒仅有的一次,是在她惹怒了风箫寒,风箫寒暴怒难忍的情形下进行的,她记得那个时候,风箫寒气得恨不能杀了她,但那一晚,似乎也没有让她太疼。

  她当时身体紧绷内心抵触,比之今晚自然更难忍一些,但如今回过头来细思,风箫寒看着可怖唬人,可落到她身上的动作,却轻的像是怕碰坏她……

  她当时满心只剩下了恨意,又没有过此类经验,不知女子初次会疼到什么样的程度,被弄疼了,还以为是风箫寒故意折磨,加之心绪不稳根本察觉不到他愤怒之下克制的温柔,这个误会,便愈渐深重,她到死都以为那晚是风箫寒的惩罚,对他污了自己清白的恨更是延续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

  重生后,谢语凝在两天之内就已经迅速冷静下来分析好了局势,并且决定向风箫寒示好,今夜的洞房花烛,便是她早就想好的,送给风箫寒的示好方式。

  可饶是早有准备,联想起上一世那糟糕的体验,她心头多少还是有些阴影,直到此刻,看着满眼温柔疼惜,动作珍重又小心的风箫寒,她突然就生出了一股子啼笑皆非的荒谬感。

  她是有多蠢,居然误会了风箫寒这么多!

  难怪都说感情会使人丧失理智,她自小聪慧才名远播,可没想到就因为喜欢上了一个苏怀谨,就彻底失了理智丢了脑子,不但没有察觉到苏怀谨的狼子野心,还对风箫寒的珍视爱护视而不见,甚至想当然的,把风箫寒越推越远,单方面编造出了一个势不两立的滔天仇恨出来!

  为今一看,情爱二字,果真害人不浅!

  她这样的家世身份,周遭不知多少豺狼紧盯在侧,作为府中嫡女,最不该碰的,就是感情。

  她若是没有陷入感情的漩涡之中,能够始终保持着清醒和冷静,或许就能在关键时刻窥见那些阴谋算计,想法子保住家族,只可惜,这一切终究只能是后话了。

  幸好,上天眷顾,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回,她绝不会再耽于情爱,覆车继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5章 恩宠


  谢语凝毕竟是初次承宠,哪怕风箫寒再如何把持不住,也不敢胡来,一次之后,见她累得昏昏欲睡,便舍不得继续了。

  风箫寒平缓了一下呼吸,拉过被子将她仔细盖好,便将人抱在怀中,一下下抚着她的背,很快便将她哄睡着了。

  谢语凝似是在睡梦之中也感觉到了珍视,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久违的感到安心。这一觉睡得极好,再睁眼时,天已经亮了。

  旁边早就没了人,谢语凝醒过神后,下意识伸手去碰旁边的位置,只余下了一抹温热,应该已经起身好一会儿了。

  只有封后之时有罢朝几日举国同庆的惯例,封妃却是没有的,想来,风箫寒应当是去上朝了。

  谢语凝收回手,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就被身上的疼痛激的倒了回去。

  “嘶……”怎么,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谢语凝想到这里,脸颊骤然爆红!

  风箫寒怎么……怎么也不叫人替她清理干净!

  谢语凝捂了捂脸,开口唤了自己的贴身宫女进来:“枳汐!”

  啧,嗓子也哑了!

  “小姐。”一个穿着宫装的宫女推门走了进来,十七八岁的模样,瞧着机灵又稳重,她进来后,另一个年纪稍小些,看上去娇俏天真的小宫女也跟着踏进了门。

  先进门那个稳重的是枳汐,后边那个叫妙兰,这两人都是谢语凝在谢府时的贴身丫环,打小伺候她,最是忠心。

  谢语凝奉旨入宫为妃,便将这两个心腹丫环带了进来,直接提做了身边的一等宫女,照旧伺候她起居。

  “不是小姐,该改口叫娘娘了!”妙兰脆生生的说着,小步越过枳汐,走到床前伸手撩起床帐挂了起来。

  谢语凝笑了笑,目光扫了一眼随后而入的一群宫女,略略垂下了眼睫:“本宫要沐浴,备水。”

  另一个一等宫女若伊动作一顿,微微眯了眯眼,旋即乖顺的低下头:“是,奴婢这便吩咐下去。”

  谢语凝眸光微冷,若伊,她可还记得呢。

  “小……娘娘,怎么了?”枳汐敏锐察觉到了谢语凝的情绪,偏头看了离去的若伊一眼,压低声音问道。

  “无妨。”谢语凝看了眼屋内的宫女,“都出去吧,枳汐妙兰留下伺候。”

  “是。”众人各怀心思,却不敢驳谢语凝命令,躬身退了出去。

  “扶我起来。”门关上,谢语凝才从锦被中伸出手,示意枳汐扶她。

  枳汐忙上前,仔细托着谢语凝的腰,把她轻轻扶坐了起来:“娘娘,没事吧?”

  谢语凝摇摇头,抱着被子遮住身子,不适的动了动腿。

  妙兰咯咯地笑:“皇上真宠咱们娘娘呢,奴婢听人说,近两年新入宫的嫔妃里,只有咱们娘娘让皇上留宿了!”

  “别胡说!”枳汐瞪她,“已经入了宫,便要时刻谨言慎行,莫要给娘娘招惹麻烦。”

  “……哦。”妙兰讪讪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行了,不是什么大事。”谢语凝笑了笑,又偏头瞧了瞧妙兰,“不过,你从哪儿听的这些消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6章 忠心


  妙兰眨眨眼睛:“咱们落云轩的小厨房那边,有一个特别好的嬷嬷,今日一早奴婢去要热水时遇上了,便是听她说的。”

  小厨房的嬷嬷……

  谢语凝眸光一颤,有些心急的问:“她叫什么?”

  妙兰:“好像叫,芳玉,没错,就是芳玉姑姑!”

  “芳玉,芳玉……”谢语凝低低一笑,心头一暖。

  芳玉,是落云轩中为数不多真心待她的人,上辈子被陷害打入冷宫,芳玉执意跟在身边照顾,受尽冷眼欺凌,是芳玉倾力护着,在冷宫中重病,芳玉想尽办法给她弄来好药,乃至最后被害身中剧毒,弥留之际,亦是芳玉守在身侧。

  若说她上辈子临死前唯一的温暖,大概只有自小照顾她不离不弃的枳汐,以及这位并无渊源却忠心对她的芳玉了。

  至于妙兰,这丫头在之前秦贵妃的一次陷害中被风箫寒推出去顶罪,虽然保全了她,可妙兰却被处死了,这也是她与风箫寒矛盾激化的一大原因。

  当然,如今来看,当初若非风箫寒当机立断,她早已中了秦贵妃圈套,估计早便被扔去了冷宫。

  处死妙兰是不得已之下做的决定,与一心想要保护她的风箫寒无尤,真要怪罪,也只能怪她自己犯蠢。

  不过这一世不会了,妙兰也好,枳汐芳玉也罢,她都会好好护着,再不让她们受到一点伤害。

  “娘娘,怎么了?”妙兰试探着问,“莫不是,那个芳玉姑姑有问题!”

  “没有。”谢语凝回神,对妙兰笑笑,“芳玉既然这么好,便调过来吧,正好我身边缺个管事嬷嬷,就让芳玉顶上,也替我好好管管这一屋子不省心的宫女。”

  芳玉会跟妙兰说那些话,想必也是想通过妙兰的口告诉她自己在风箫寒心中的地位,提醒她把握好风箫寒的宠爱方能早日在宫中立稳脚跟。

  这是好意,也是示好,说明芳玉此时已经决定了要效忠她。既然如此,何不早日把人放到身边,多了一个心腹不说,以芳玉的能力,还能替她看着落云轩中的这些细作,能帮她省不少事。

  “好!”妙兰挺喜欢芳玉的,听谢语凝这么说,便高兴的应了,“奴婢回头就去告诉她!”

  谢语凝失笑,真是孩子心性。

  枳汐却欲言又止:“娘娘……”

  谢语凝偏头看她:“嗯?”

  “您身边的管事嬷嬷,怕是要仔细挑挑。”枳汐斟酌着措辞,“这么重要的位置,便是那芳玉姑姑再好,也得仔细查查再用。”

  谢语凝明白枳汐的顾虑,身边伺候的人,若是不小心用了细作,后果不堪设想,若非有前世的经历,她自然不敢乱用:“无妨,我心中有数。”

  枳汐见状,便点点头不再多言。

  热水很快送来,妙兰被谢语凝吩咐去找芳玉了,只留了枳汐伺候沐浴。

  踏进浴桶,把自己浸入水中,谢语凝看着往水里撒花瓣的枳汐,微微启唇:“你有心事?觉得我用芳玉太过草率?”

  “奴婢不敢。”枳汐也笑了,她放下花瓣篮子,舀了些水轻轻淋在谢语凝肩头,“此事娘娘心中有所计较就成,其余的奴婢不该多管。不过,奴婢怎么瞧着,近几日,娘娘似乎格外纵着妙兰些?”

  谢语凝顿了顿:“我之前,不也纵着你们么?”

  “不太一样。”枳汐道,“娘娘性子好,对奴婢们也是爱护有加,不过妙兰调皮,娘娘往日总爱压着些她的脾性,偶尔还会训斥几句,可如今,却好似全然随了她去了。”

  谢语凝眸中闪过一抹复杂,轻轻叹道:“之前,是我太严苛,妙兰天性活泼,人也单纯,不该拘着她。”

  枳汐却觉得不止是这样,但她看不懂谢语凝眼中转瞬即逝的那抹沧桑和痛意,遂也不再多问:“奴婢明白了。”

  谢语凝拍拍她的手:“你与妙兰,在我心中是一样的。”

  枳汐一愣,赶忙道:“娘娘误会了,奴婢只是好奇,并无他意。娘娘对奴婢的好,奴婢永生铭记在心,绝不会因为此等小事生出旁的心思,还请娘娘放心。”

  “知道了。”谢语凝笑笑,“继续吧,再添些花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7章 避子药


  沐浴过后,枳汐扶着谢语凝出了浴桶。

  她浑身酸软,尤其腰腿,动一下都觉得难耐,跨出浴桶之时,腿甚至还轻微颤了颤,险些站不住摔倒。

  枳汐心惊胆战,扶着她在榻上坐稳,才取了布巾替她擦干身子,给她换上了新衣。

  谢语凝抬起手由着枳汐替她系好腰带,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东西带在身上吗?”

  枳汐动作一顿,明白过来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谢语凝颔首,也不再说话,把手伸到她面前,摊开了掌心。

  枳汐却有所迟疑:“娘娘,您真的想好了?”

  谢语凝点头:“给我吧。”

  枳汐叹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白瓷瓶,扯开瓶塞,倒出了小小一颗墨色药丸,轻轻放在了谢语凝掌心。

  谢语凝看了一眼,仰头,将药丸咽了下去。

  枳汐心中微涩,宫中规矩大,嫔妃侍寝当晚,若皇上不欲让其怀上龙嗣,便会半夜命令那名妃子沐浴干净,而像她们家娘娘这样,特意留到了天亮的,就说明陛下心中,是想让谢语凝为他怀一个小皇子的。

  她家小姐已经进宫成了凝妃,哪怕再放不下那苏公子,此生也是没可能了,正好得了皇上宠爱,若是能生下一位皇子,有了孩子傍身,此后必定一身尊荣顺遂荣华。

  之前小姐闹着不肯入宫,后来突然答应了,且昨晚还伺候了皇上,她本以为,谢语凝已经想通了,也放弃了苏公子,可如今却坚持着要服下那避子的药丸,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没彻底死心?

  作为谢语凝的贴身丫环,她心疼自家小姐的同时,也不免为她担心。

  妃嫔暗中服用避子药乃是禁忌,一旦被发现,便是藐视皇帝,轻则削分位禁足,重则打入冷宫。

  此事若是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而皇上若是由此追查下去,一旦发现她家小姐与苏公子的关系,那必然要翻了天去!

  小姐放不下苏公子,她也替她苦,可已经这样了,若是不慎走岔路,等着她们的估计就是深渊,她只怕她家小姐钻了死胡同,最后反倒把自己给搭进去。

  谢语凝哪看不出枳汐的担忧,不过她并没有告诉枳汐,服用避子药是真,却并不是为了苏怀谨。

  她选择风箫寒,只是因为风箫寒对她报仇有助益,却并无什么感情。

  诚然,就算没有感情,以风箫寒对她的好,也不妨碍她和他相敬如宾过一辈子,更不妨碍她为他生下孩子。

  可问题是,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宫中远没有看上去的这么太平,此时有孕,只会沦为众矢之的,保不保得住孩子另说,她会不会被人暗害“一尸两命”都未可知。

  毕竟,除了皇后的大皇子,三年了,后宫佳丽无数,却再无其他皇子诞生,就连秦贵妃入宫不久后怀的那一胎,最终也没能保住。

  她现在本就受宠,若是再怀了孩子,那些人怕是要按耐不住了,若是秦贵妃狗急跳墙和皇后联手对付自己,她的处境将会万分艰难。

  这种百害无一利的事,她不会做!

  至于会不会被发现……

  前世确实被发现了,也因此害了妙兰的性命,但这一世,早已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谢语凝,想要规避这样一桩事,并不困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奉旨为妃》

第8章 咄咄逼人


  当今太后并非皇上生母,风箫寒生母已逝,登基后便按例将先帝的皇后封为了太后。

  太后与风箫寒关系不睦,是以这三年,太后皆以喜静为由,轻易不让人去打扰,同时也免去了妃嫔的每日请安。

  但太后那儿免了,皇后那里却还是得去!

  拜见皇后无需太早,但谢语又是沐浴又是洗漱更衣,收拾好之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便上了步辇往皇后的凤仪宫去了。

  幸得落云轩离凤仪宫不远,加快步子赶去,倒也没浪费多少时间,只是谢语凝到的时候,也已经有数位妃子在等着了。

  作为四妃之一,谢语凝的位置靠近皇后主位,一路进去,毫无疑问收获了诸多或审视或嫉妒的目光。

  谢语凝视而不见,缓步走上前,向着皇后和秦贵妃各行了一礼:“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坐吧。”皇后神情淡漠,视线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便漠然的移开了。

  谢语凝颔首言谢,礼数全了之后,便也无甚表情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得了陛下宠爱果真是不一样,瞧瞧凝妃这模样,还真是有了几分宠妃的派头。”下头一个嫔妃不轻不重的讽了一句。

  “那是自然,凝妃妹妹进宫晚,可一进来,便位列四妃,不像我们姐妹,在这个位置上熬了数年,也不见往前晋一晋,凝妃如此受宠,端着些架子倒也寻常。”另一个不知隶属哪派的贵人阴阳怪气道。

  妙兰听不下去,刚想上前理论,就被站在旁边的枳汐眼疾手快的拽了回去,略带警告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谢语凝余光瞥了眼这两个丫头,慢悠悠的把视线移到了说话的苏贵人身上:“敢问姐姐,位列哪个妃位?”

  苏贵人怔了怔,慢慢涨红了脸:“我……我乃去年夏日进宫的苏贵人!”

  “哦……”谢语凝拉长了语调,“原来不是妃啊,那我竟不知,宫中何时改了规矩?”

  苏贵人警惕的看着她:“……什么规矩?”

  谢语凝勾唇一笑:“据我所知,宫中妃嫔,向来是按位分行事,而非进宫先后,姐姐封号‘贵人’,平日里见了我,应当也是要行礼的,怎么这会儿,却如此犯上不敬呢?”

  她看着苏贵人几乎变得扭曲的脸,在她开口强词夺理之前,以一种虚心的口吻询问道:“我刚进宫,确实不知如今的规矩,不若,回头见了陛下,我细细问一问,也免得今后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惹了姐姐生气?”

  “你是在威胁我?向皇上告状,好让皇上惩罚我?”苏贵人气得差点站起来,“凝妃好歹位列妃位,不好如此锱铢必较得理不饶人吧!更何况,我说的本就没错,不过是不小心说了句实话,凝妃娘娘不爱听,我道歉便是,又何苦这般咄咄逼人!”

  谢语凝简直气笑了:“我咄咄逼人?那敢问这位苏……贵人,我何时端着架子了?你这般随口诋毁,不知何时竟成了所谓‘实话’,还不容许我反驳么?”

继续阅读《奉旨为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