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放过我吧》小说最新章节,唐仁,李曼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师姐,放过我吧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老王不哭
简介:唐仁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因为师姐们对他的各种折磨
唐仁最大的梦想,远离师姐!可是下山那天开始,唐仁才慢慢发现,原来师姐们对他的折磨,都是为了他好
师姐,这次换我来保护你们吧!...展开
角色:唐仁,李曼曼
《师姐,放过我吧》小说最新章节,唐仁,李曼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师姐,放过我吧》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师姐,放过我吧


“小师弟,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躺在木板上的唐仁只感觉毛骨悚然。

  “师姐,你就放过我吧!”

  唐仁的求饶可一点也不管用,师姐手中毛茸茸的鸡毛掸子已经顺着他的脚心,慢慢的往上爬了上来。

  “小师弟!大师姐和二师姐都说了,要我好好照顾你!”

  张小欣温柔的声音,让唐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么几个极品师姐。

  从小到大,唐仁都是在她们的折磨中成长的。

  如果只是身体上的折磨,咬咬牙忍忍也就过去了,关键是她们不按常理出牌。

  “五师姐!”

  唐仁赶紧道:“只要你放过我,我答应你,给你炼制美颜丹,三炉!”

  听到三炉美颜丹,张小欣的手停了下来,轻声道:“我没逼你吧!”

  “没有!”

  唐仁很清楚,这个时候只能顺着她,不然中了五师姐下的是想软骨散的他,非得被师姐折磨得体无完肤。

  “可是人家觉得三炉美颜丹有点少了,你觉得呢?”

  唐仁的上下牙齿都在打架,自己这些年,就给几个师姐白白的干活了。

  “五炉,师姐,这都是我孝敬你的,只希望我美丽如公主般的五师姐,青春永驻,永远十八岁。”

  说好话不要钱,事到如今,唐仁只能厚着脸皮说一堆好听的话。

  张小欣其实长得很美,二十岁的她看起来身材火辣,一双白花花的美腿惹人遐思。

  精致的五官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就像是星星一样的好看。

  只是在唐仁的眼中,不止是这个漂亮的五师姐,剩下的那一堆师姐,都是恶魔。

  别人眼中的花丛,对于唐仁来说,就是人间地狱。

  “不错!”

  张小欣满意的点点头,身子也弯了下来,一点也不在意那雪白的一片被唐仁看了个精光。

  非礼勿视!

  唐仁赶紧闭上眼睛,五师姐每次这样做之后,马上就是另一种折磨他的手段。

  “小师弟,师姐漂亮吗?”

  唐仁中了十香软骨散,也拼命的点头道:“漂亮,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比五师姐还漂亮的女人了。”

  “真的吗?”

  张小欣的手已经伸到了唐仁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低声道:“既然我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看我呢?”

  “你看看,师姐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唐仁被逼着睁开了眼睛,那雪白的一片就在自己的眼前,下意识的,唐仁就吞了下口水。

  “师姐,好白……”

  张小欣嘻嘻的笑了起来,然后直起身子。

  “上次你不是说三师姐肌若凝雪吗?”

  唐仁暗道完了,她肯定偷听到自己和三师姐的话了,五师姐这个小恶魔,比其他几个师姐都要难对付。

  “师姐,我又没仔细看过,我说错了!”

  张小欣的手,慢慢的滑向唐仁的身上,轻声道:“那你想仔细看看吗?”

  唐仁疯狂的摇头,他还想多活几年。

  “胆小鬼!”

  张小欣收回手,没好气的道:“你三师姐要带你下山去娶媳妇了,你会不会忘记师姐。”

  唐仁马上一副露出一副悲伤的神情。

  “师姐,我舍不得你们,我不去!”

  张小欣看着他笑道:“真的吗?那我下山,把你未过门的媳妇给杀了,你没意见吧!”

  唐仁打了个冷颤,这尼玛真是小恶魔。

  自己那未过门的媳妇,可是师娘给自己定下的婚事,师姐们欺负自己,可是在师娘面前,那可就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紧张害怕。

  “师姐,我发誓,我心里只有你们,那什么媳妇,要不是师娘安排的,我打死也不会娶她。”

  其实在唐仁的心中,哪怕这个没见过的媳妇是个丑八卦他也认了,总比被这些师姐们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好。

  “师娘也真是的!”

  五师姐埋怨道:“我们几个师姐,难道还满足不了你吗?干嘛非要让你娶一个外人,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看她就是巴不得我们像她一样,孤独终老。”

  唐仁可不敢接话,这小恶魔五师姐也只是悄悄埋怨下,当着师娘的面,她乖得像只小狸猫一样。

  “小五,小师弟,我可以进来吗?”

  好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唐仁如获大赦一样的开心。

  三师姐李曼曼走了进来,嘻嘻的笑道:“小五,事办完了吧,我就说你是只小骚狐狸嘛,怎么样,小师弟的第一次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张小欣看着三师姐,脸不红心不跳,她们这帮老司机,没少在唐仁面前开车,这还没上高速呢。

  “小师弟,你五师姐要是不够温柔呢,三师姐也不是不可以给你温习一遍的。”

  唐仁看着另一个恶魔,恨不得现在就长上一双翅膀,飞离这人间地狱。

  “三师姐!”

  唐仁哭丧着脸道:“你们放过我吧!我发誓,以后一点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各种好。”

  实则上此时他心中所想,全是这几个师姐对他的各种折磨,他暗暗发誓,离开之后,一点要离这些师姐远远的,就是入赘,吃软饭,也绝不找她们帮忙。

  堂堂七尺男儿,得有尊严!

  “嗯,差不多了!”

  三师姐李曼曼满意的点点头,嘻嘻笑道:“在我们师姐妹的教导下,小师弟终于长大了,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发了。”

  ……

  半个小时之后,叶丰已经站在了生活十几年的人间地狱之外。

  他恨不得马上逃离,但依然要保持出依依不舍的表情。

  “五师姐,七师姐,你们别送了!”

  唐仁的表情,让一旁的三师姐憋着笑,这坏小子还真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心思吗?

  “小师弟!”

  五师姐把手中一个香包交给唐仁道:“这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要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记得打开看看!”

  七师姐只是比唐仁大了几个月,她走上来,把手中一个手镯放到唐仁的手中。

  “小师弟,如果你想师姐了,就回来看我们。”

  七师姐看了眼一边的三师姐,然后低声在唐仁的耳边道:“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别让三师姐占你的便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姐,放过我吧》

第二章 一纸婚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姐,放过我吧》

第三章 以死拒婚


  周一山的态度,让周家上下很是诧异。

  唐仁不过一乡下小子,全身上下看起来就是杂牌。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唐仁这一身,可都是师姐们亲手做的,堪比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

  光是这一身穿着,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当然,周家人也不知道,周老爷子对唐仁的态度,那是因为他知道,唐仁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有多可怕。

  “昏迷不醒!”

  唐仁嘿嘿一笑道:“小问题,快带我去看看,既然是我未来老婆,我就勉为其难,出手救她一命。”

  “爷爷!”

  周家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看这小子就是个乡巴佬,可不能让他去看小妹。”

  “就是,就连赵老都没办法,他一个乡下小子,能有什么本事。”

  “爸,我就说不应该逼着漾儿嫁给这样的人你不信,现在你看见了吧,他就是个毛头小子,一无背景,二无家世的,他哪里陪得上我周家掌上明珠。”

  周一山脸色微微一变。

  “闭嘴!”

  他喝止住儿孙之后,看着唐仁道:“你跟我来吧!”

  周家人一个个气得满脸通红,老爷子这是中邪了吗?

  这小子有什么值得他这样做的!

  唐仁看都没看这些人一眼,跟着周老爷子就走进了院子之中。

  唐仁一边走,一边在打量着周家大宅的环境。

  这样一看,周家好像挺有钱的,自己吃软饭的理想应该能实现。

  一处温馨的房间里,穿上躺着一道安静的身影,就像睡公主一样。

  唐仁的目光,都被床上的这道身影给吸引了,光是这样看起,不管是五官还是身材,竟然一点也不比师姐们差。

  这周家大小姐,是个美女!

  “老周!”

  一个白胡子老人走上来,轻声道:“漾儿可能撑不过今天晚上,你还是早做准备吧!”

  周一山差点没站稳,孙女服了那么多的安眠药,虽然抢救及时,但也伤及大脑。

  没想到连自己的老伙计都说她时间不多,难道自己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老赵,真的没办法了吗?”

  赵老是中州神医,看过多少疑难杂症,很多被医院宣布无救的人在他这里都有一线生机。

  而他能保住周漾三天不死,已经是个奇迹了。

  赵老摇摇头道:“老伙计,这次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唐仁微微皱眉,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穿上的睡美人,只是一眼,唐仁就知道她这是服用了过量的药物造成的昏迷不醒。

  “她吃了什么药?”

  听到唐仁的问题,赵老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周一山赶紧解释道:“他就是漾儿那个未见过面的未婚夫。”

  赵老微微一惊,叹息道:“漾儿宁死也不嫁的人,没想到还能见她最后一面。”

  “小伙子!”

  赵老接着道:“看一眼就算了,赶紧走吧,他宁愿死也不想嫁给你,应该也不想见到你吧!”

  唐仁的目光,落在眼前这张苍白的脸上。

  宁死也不嫁给自己吗?

  “就算是她死了,也是我唐仁的妻子!”

  唐仁一字一句的道:“更何况,有我在,她死不了!”

  “唐仁!”

  一道大喝声传来,周家人被他的狂妄给激怒了。

  “你一个黄毛小儿,也敢在我周家大放厥词。”

  “赶紧滚,我女儿不愿意嫁给你,也不想见到你。”

  “爸,求求你,让他走吧,漾儿已经要走了,就让她走得安详一点,不好吗?”

  女人的哭声都传了出来,她是周漾的母亲。

  周一山的神色很恍惚,他是个守信之人,当年的婚约是他一口定下来的。

  可是没想到孙女会这么抗拒,以死拒婚。

  “唐仁!”

  周一山颤颤巍巍的道:“漾儿不能嫁给你,是我周家之错,她既然已经要死了,我周家愿意拿出一半的财产,补偿给你。”

  周家人全都大惊失色,周家一半的财产,那得是多少。

  上百亿吧!

  凭什么?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乡巴佬,有什么资格,拿走周家一半的财产。

  “爸,你疯了吗?”

  周一山的儿子一着急,就连冒犯老爷子的话都说了出来。

  “不行,爷爷,他算什么东西,都没和小妹结婚,凭什么分走我们周家的财产。”

  “就是,我们不同意,让他滚!”

  周家的反对声,让周一山的神色慢慢变得冰冷。

  “放肆!”

  周一山怒喝道:“周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做主了。”

  老爷子一发威,所有周家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差点忘了,周家大权,可一直掌握在老爷子的手上,他做的决定,谁敢反驳。

  只是这一般财产,太恐怖了,竟然让他们一时之间忘记了老爷子的可怕。

  唐仁看得出来,周老爷子是真心实意的,不像是演戏。

  微微叹息一声,唐仁笑道:“老爷子,她既然是我老婆,我就不会看着她死,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等等,我可以让她恢复如初,活奔乱跳。”

  周一山先是一愣,然后马上想到了什么,大喜道:“当真!”

  唐仁点点头,自信的道:“我的女人,就算她不愿意嫁给我,我也要让她亲口跟我说,而不是用死在拒绝我!”

  “她想死,我不答应!”

  唐仁的霸气,竟一时之间,让几个周家的女孩都微微心动,这样的男人,好有味道。

  赵老眼中也露出了精光,只是他行医多年,看过太多的疑难杂症,也见过无数的年轻天骄。

  周漾是脑死亡,根本无药可救。

  “小伙子!”

  赵老好心的提醒道:“她可是脑死亡,大脑受损,当今世上,即使华佗在世,也药石无用。”

  唐仁点点头,轻声道:“按照你的说法,就是除非神仙来了!”

  唐仁嘿嘿的笑道:“真巧,我就来做一次神仙吧!”

  说完之后,唐仁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道闪亮的光芒。

  那是银针!

  唐仁不慌不忙,手中一闪而逝的银针,缓缓的插入了睡美人的太阳穴之处。

  赵老看到这一幕,眼睛微微一缩,这一手,他不敢,也做不到。

  太阳穴是人体最脆弱的一处穴道,一个不留意,大概人就因此而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姐,放过我吧》

第四章 你乃神仙也


在银针稳稳扎在眼前睡美人太阳穴处时,唐仁右手一闪,又一根银针出现在手中。

唐仁想也没想,这一针直接扎在周漾的天灵穴。

赵老看着唐仁的手法,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他瞥眼看向周一山,好似在说:老伙计,你好手段啊,这样的人都给你请来了!

他伸手捋胡须,脑海中回忆起二十年前的某一天,那日,他躺在血泊中,口中不断喷吐鲜血,生命气机急速流逝。

那个抱着个婴儿突然出现的老头,只是伸手探了下他的鼻息,就行云流水般在自己身上扎针,一套针灸下来,止住了他伤口的血,稳住了他动荡的气机,救下了他。

“自己这一身医术,可不正是那位老人所传吗?”

赵老想着,又看向唐仁,只见唐仁第三根银针直直扎在周漾另一边太阳穴处,还没等其他人看清,第四根银针就已经落在了周漾人中穴处。

四根银针扎完,唐仁一把搭在周漾肩上,在周围人惊愕的眼神中,将周漾扶起坐在床上。

赵老眉头一闪,周漾此刻刚扎完银针,理应等银针彻底稳住穴位后,再施行推拿之术。

如此急躁的施行推拿,极可能为周漾留下病根,他刚要出手阻拦,脑海中忽又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一幕,于是手上的动作一顿,就已经来不及阻拦唐仁。

唐仁将周漾扶坐起后,一把按在周漾后背,其丹田中,一股真气顺着周身经脉,流至双掌之上,一道真气蕴于掌中,唐仁的双掌游走于周漾后背各大穴道,一遍又一遍,一圈又一圈。

大约十分钟之后,唐仁低喝一声:“取盆来!”

周家人还不明所以,唯有赵老一把将身边周漾的母亲推开,喊道:“快点取盆去!”

周漾母亲才急忙取来一个脸盆,但又不知放在何处,她望向赵老,赵老忙不迭接过脸盆,放在周漾身前。

此时唐仁的推拿之术已经接近尾声,他暗运手中真气,在周漾浑身大穴游走一个大周天,将周漾体内已经液化的安眠药蒸发至头顶天灵穴处。

但因银针已经封住天灵穴,药气无法溢出,只能聚集于天灵穴处。

因太阳穴、人中要穴早前已被唐仁以银针封住,药气不得浸染,所以药气只能凝聚于天灵穴。

眼见时机已到,唐仁轻喝一声:“嘿。”

双掌中真气直逼周漾胃中,昏迷中的周漾痛苦呻吟一声,瞬即“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

随着吐出血液之后,就是周漾胃中所有东西的残渣!

做完这一步,唐仁一把拔出周漾头顶银针,另一只手自周漾尾椎处一路往上推,只见周漾头顶一股白烟满满溢出。

五分钟后,白烟流尽。

唐仁双手不知何时,已握住数根银针,他快速将银针扎在周漾头顶各处大穴,以此来刺激周漾脑神经,将其临近死亡的脑神经刺激回最初的样子。

等周漾满头都插满了银针,唐仁才双手做收工之势,然后长呼一口气。

“收工,不出五分钟,我媳妇儿不醒我去陪她。”唐仁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唐仁跳下床来,伸手在兜里摸出一个小玉瓶,随意扔给周漾的父亲,故作傲气说道:“老丈人,我媳妇儿醒了,就给她吃下,这颗药,这世上仅此一粒,可别浪费了。”

“胡说什么?谁是你老丈人?”

周铭接过药瓶后,瞪了唐仁一眼,语气相较于刚才已经好了一些。

“你叫谁媳妇儿呢?”

周漾的弟弟周峰就气冲冲的看着唐仁,若不是周围都是大人,他一定会冲上去和唐仁拼命。

唐仁仰着头,傲气无比,朝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笑道:“小舅子,你姐是我媳妇儿呢,还不快叫姐夫?”

周峰气得牙痒痒,他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一顿毒打,可事实证明,他是打不过这个家伙的。

周一山瞪了一眼周峰,说道:“不得无礼。”

说完,周一山看向赵老,问道:“老伙计,可有问题?”

他问的自然是唐仁这一顿操作下来,是否对周漾有用。

赵老捋着胡须,思虑了下,最终决定亲自去检查检查。

他走到周漾的床边,抬起周漾的右手,把脉检查着。

周家人此时心中还是上下不定,他们根本不信唐仁真能治好吞了大量安眠药的周漾。

他们在等着赵老,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十秒钟……

三十秒钟……

五十秒钟……

……

“叮”

一分钟之后,赵老准时收手。

“哎!”

众人心中一颤,以为唐仁误事了!

赵老摇着头走到周一山身旁,他望向唐仁,说道:“小伙子,你乃神仙也!”

此话一出,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整个房间中,陷入真空般寂静!

周一山愣了下,随即狂喜。

“漾儿无恙了!”

周一山如释重负的吸了口气。

此刻周家众人才反应过来,先前赵老才说过,除非神仙来了,否则周漾必死!

赵老这是承认唐仁是神仙,因为他救活了周漾!

周铭与妻子对视一眼,随即紧紧握住手中小玉瓶,这药只有一粒,可是救治爱女的唯一的一粒药,不容有失。

唐仁嘿嘿一笑,他对着赵老一拱手,道:“过奖过奖,我也只会在救我媳妇儿的时候才会这样卖力,其他人我可不乐意。”

唐仁几句话,始终不离与周漾的婚事,他可是始终铭记三师姐的叮嘱,一定要娶周漾当媳妇儿的,娶不到,他可就得回到山上,整天被山上那几个魔头往死里折磨,到时候,又得天天喊“师姐,放过我吧”!

“咳咳!”

此时,躺在床上的周漾咳嗽了一声,唐仁赶忙上前,双手有序的将周漾头上的银针取下,收了起来。

待银针取完后,周漾也慢慢悠悠的醒来。

周铭对身边的妻子道:“快去取水来!”

然后走到周漾床边,打开药瓶,倒出里面的一粒药丸,等周漾母亲取来水后,喂周漾吃下药丸。

醒来后的周漾打量了周围一圈,从他爷爷周一山、父亲周铭、母亲柳淑华等人身上扫过,又看向赵老,最后扫过唐仁。

她慢慢坐起身,对着赵老恭敬行礼。

“谢赵爷爷救命之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师姐,放过我吧》

第五章 流氓唐仁


赵老与周家老爷子周一山可是至交好友,据说二人曾是老战友,具体是哪一种战友无人知晓。

但赵老和周家老爷子的关系,确是中州城人尽皆知的事情,神医赵礼的名号更是响遍九州十八地。

当周漾看到赵老的时候,下意识的认为救她的人是赵老,毕竟她也不认识唐仁。

赵老连忙摆手,他可不敢认这份功劳。

“漾儿,救你的人可不是老夫,我这老家伙,不中用咯。”

周漾一阵好奇,此处,除了赵老外,还有谁有这般医术,能把她从死神的手中抢过来?

她心有死志,知晓自己这次是吃了多少安眠药,必死无疑。

眼前的周家人自然是不会医术的,不然也不会请来赵爷爷。

所以,不言而喻,酒自己的难道是另一个陌生人,可是他也太年轻了!

周漾还很虚弱,但是依然转眼看向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唐仁。

好帅,但似乎有点穷,一身杂牌……等等,这一身衣物的料子……这衣服的做工……这缝纫的手法……无一不是精品,这是量身设计订做的顶级衣服!

这那是什么穷人啊!

长得帅气,还有钱,周漾眼中扑闪出一道淡淡的光芒。

“多谢这位小哥哥救命之恩。”

周漾连忙对着唐仁道谢。

唐仁嘿嘿一笑,他直接坐在周漾床上,撇着二郎腿,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客气个啥,一家人说啥两家话?这不是搞劈叉了吗?”

周漾一阵迷茫,但别人刚救了自己,而且长得还比较好看,自己就不能失礼了,让他占点便宜就占点便宜吧,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看着唐仁坐在周漾的床上,周铭可不答应了,他才不管这小子是不是自己宝贝女儿的未婚夫不未婚夫的。

“哼,小子,你可别坏了我周家礼数!”

周铭直接哼了一声,目光不善的看着唐仁。

周漾的母亲柳淑华也跟着道:“唐仁,你现在还不是我周家女婿,离我女儿远点!”

这话一处,周漾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立马变了,她望着唐仁,惊愕道:“你就是唐仁?”

唐仁拉扯着个大笑脸,十分配合的点着头。

“可不就是我,我就是你那个还未见着面的未婚夫,唐仁。”

周漾错愕的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救自己的人竟然就是唐仁,让自己以死来抗拒的男人竟然救了自己,这……似乎有些狗血。

周一山看出了周漾的窘境,他轻咳一声,说道:“漾儿,先不管这事儿,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周漾机械般的点点头,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些啥了。

只是心里面在想着,这家伙似乎也不错,也不像老爹讲的是从山里面出来穷小子,毫无优点可言,好像自己也不怎么抗拒他嘛。

众人自然不知道周漾此时心中的想法,他们见周漾回应的勉强,下意识的认为周漾刚逢大变,精神不好,等过些日子就正常了。

唐仁可不这么认为,他自己动手救的人,吃的还是自己亲手炼制的十全大补丸,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要活拨乱跳了才对,不应该如此模样。

唐仁这十几年来天天被那几个恶魔师姐折磨,早就练就了一身看人识人的本领,他一看周漾的样子,就知道周漾为何这般模样了。

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不由分说,直接伸手搭在周漾肩上,喊道:“媳妇儿,哪儿不舒服你给老公说,老公给你好好瞧瞧。”

周围周家的人大怒,尤其是周漾的父母,此刻是真想将唐仁打死。

“放肆!”

周铭直接怒喝,他的女儿,在他面前被外人这般欺负,他怎么能忍得住?

“唐仁,这是在我周家,不是你们山上!”

“够了!”

周一山深知唐仁背景,唐仁背后那人,可不是他们周家可以招惹的,他喝止自己的儿子,待四周无人在议论后,才开口道:“有什么事,去外面说,这儿是漾儿的房间,这么多人堵在这里成何体统?”

说着,就招手带着周家其他人往房间外走去。

周铭夫妇一直盯着唐仁,唐仁不走,他们也不走。

门外,周一山见周铭夫妇和唐仁都还没有出来,顿时狠狠一跺脚,只听得一声轰隆巨响,被周老爷子脚踩的地方已经陷下去一个大坑。

“我还当着家呢!我说的话就这么不好使了?”

周铭夫妇被吓了一跳,唐仁则是暗暗点头。

这一脚的功力,比起大师姐来都不遑多让了。

周铭冷冷看了一眼唐仁,冷哼了一声,就拉着周漾和妻子走出了房间。

唐仁无奈摊了摊手,也跟着走出了房间。

……

周家会客大堂内,周一山端坐在主位上,左侧第一个位置上坐的是赵礼赵老,顺着就是唐仁。

右侧是周家所有人。

周一山先是请赵老喝茶,又是伸手一抬,叫唐仁喝茶,随后自己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如今在坐的都没有外人,赵老是我多年好友,也不算外人,那老头子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喝完茶后,周一山就直接开口,说道:“漾儿与唐仁的婚事,是我十年前定下来的,这事儿不用争辩……”

“爸!”不等周一山说完,周铭就打断了老爷子的话,他站起身来,继续说道:“我是漾儿的爸爸,这事儿是不是得经过我的同意?”

周家其他人纷纷跟着点头。

“是啊,本来就是嘛。”

“做父母的都决定不了儿女的婚姻,那不就要乱套了吗?”

“老爷子真是的,也不说为啥要订下这么一档子婚事来。”

……

“好了!”

周一山一摆手,喝止众人的讨论声。

“这是没有商量,现如今唐仁和漾儿都在,那咱们就把这事儿给敲定一下吧。”

唐仁翘着二郎腿,一脸痞样,直接开口道:“我没意见,反正这婚早结晚结都是要结的,我不着急。”

周漾刚见到唐仁时,原本对唐仁印象还算不错,可是此时听到唐仁说话的口气以及这不可一世的模样,顿时心中就开始反感起来。

“爷爷,爸妈,我也不着急,不如这事先放一放,等我养好身子了再说吧。”

周一山眉头一紧,心想双方针尖对麦芒的,这好事怕是要黄。

继续阅读《师姐,放过我吧》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