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逝去的爱最新章节,唐宁,傅九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追忆,逝去的爱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一朝有酒
简介:傅九云毁了唐宁的一切,让她五个月大的孩子,生生被取走……她心如死灰,最终死于非命,要他尝到蚀骨之痛
几年后再遇——他望着她,几乎红了眼,“唐宁,你还活着!”谁知,女人目光陌生,早已不再记得他
“傅先生,请自重!”
角色:唐宁,傅九云
追忆,逝去的爱最新章节,唐宁,傅九云全文免费阅读

《追忆,逝去的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拿掉孩子


窗外雷雨交加,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
唐宁坐在床边,手心抚摸着五个月大的肚子,哪怕轻微的跳动,都让她满心激动。
可是,她的瞳孔里却如一潭死水。
凌晨三点,雨声越来越大,可唐宁还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她猛然起身,看见傅九云推门进来。
笔挺的西装染了些许的雨雾,发梢还在滴着水。
但他的英俊,覆盖了狼狈。
“你回来了。”唐宁上前,替他脱了西装。
一眼就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那么醒目,带着张扬和挑衅。
唐宁攥紧了西装,终于还是没忍住委屈,眼泪瞬间堆满了眼眶。
“傅九云,现在我到底算什么?”
唐宁仰头,眼泪划过脸颊,她逞强的睁大眼睛,想装作很冷静。
有丝烦躁拂过傅九云的眉心,他伸手摸了裤兜,掏出一根烟来,打火,怎么也打不着。
干脆嘭的一声扔在桌上,唐宁被震得一惊。
“唐宁,我们结束吧。”
傅九云坐下来,整张脸都隐在黑暗里,“秦心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有染,我不想她不开心。”
别的女人?
唐宁霍然笑出声来,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傅九云。
她从十八岁就陪在他身边,整整十年,她所有的青春都给了他,最后换来一句,别的女人?
“傅九云,当初是你说的,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说你会对我负责任的!”
唐宁泪如泉涌,红着眼眶质问他。
“人是会变的。”
傅九云轻飘飘的一句话,显得此时的唐宁像一个笑话。
唐宁瞠着双眸,许久许久才仰头大笑,扭曲的脸颊在闪电的映衬下,格外渗人。
“所以你这么晚回来,不是为了看我和孩子,只是来提分手的,对吗?”
傅九云没抬头,“没错。”
“那可真是难为你了,傅九云。”唐宁笑,却阻止不了眼泪往下流,“如果我不同意呢?傅九云,如果我死也要嫁给你,如果我死也不准你娶别的女人呢!”
“唐宁,你知道我想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
傅九云起身,压迫性的站在她面前,深邃无底的双眸让人心寒。
“所以你想做的事,就是非娶秦心不可。”
“是。”
唐宁的心一下子死了,她咬死了牙关,“可你别忘了,我们已经有孩子了,难道你想要孩子一生下来,就变成私生子?”
闻言,傅九云的脸上闪过些许的不忍,但只是一瞬。
“唐宁,孩子不能生下来。”
一声响雷震破了耳膜,唐宁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夜色里,他像魔鬼。
她听错了对吗?
她一定是听错了!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唐宁嗓子哽住,她缓缓攥紧他的衣袖,“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孩子拿掉吧,我已经联系好了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不会痛的。”
这一次,她没听错。
唐宁只觉得手脚发凉,冰冷,贯穿全身的每一处神经。
她终于哭笑着嘶吼出来,“傅九云,孩子已经五个月了!他已经会动了,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残忍的话?你要把五个月大的骨肉从我的身体里抽离出来,让他变成血淋林的一坨肉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2章 化作一滩血水


傅九云皱眉,有不耐溢出,“我问了医生,手术很快,你不会有任何感觉。”
唐宁脚步踉跄着撞在墙壁上,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
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傅九云,算我求你。”唐宁暗着眸色,卑微如尘埃般。
但傅九云没有回应,他从她身边一阵风刷过,唐宁哗的掉了眼泪,转头就追了出去!
一直追出别墅,傅九云开了车门正要进车。
“傅九云!”唐宁追过去,顷刻间被大雨淋透。
她站在滂沱大雨里,像只孤魂野鬼,湿漉漉的发丝黏在脸颊上,狼狈极了。
“我不要你娶我了,我只要留下这个孩子!”
傅九云扶着车门,没有回应。
“我自己会生下孩子,带他躲得远远的,我不会阻碍你的大好前途!也不会妨碍你们夫妻恩爱!我只想留下这个孩子!”
唐宁在做最后的让步,放弃这十年以来她所有的憧憬,她知道,这有多不容易!
但傅九云却没有半点妥协,他冷漠决绝得让人颤栗。
“手术就在一个星期后,到时候我派人接你。”
唐宁双腿一软,跌倒在雨水里,她眼睁睁看着傅九云进了车,她撑大了双目,疯狂的扑了上去!
“傅九云,十八岁,你第一次哄我做,你说过什么?你说只要我要只要你有,你什么都会答应我,你忘了吗!”
“二十二岁,我爸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他说你就是一个黑心商人,我跟你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你信誓旦旦的跟他说,说你是这个世上唯一能给我幸福的人,你忘了吗!”
唐宁狠狠的拍打着车窗,里面的人侧脸冷漠,没有一丝动容。
唐宁的眼泪比这大雨还凶猛。
“二十五岁,我第一次怀孕,你说你还没准备好做一个父亲,我听了你的话,去医院做了人流,你当时怎么答应我的?你说等下一次,下一次你一定留下我们的孩子!”
唐宁失声痛哭,“傅九云,我跟你在一起十年,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是唯一一次,我求你放孩子一条生路!”
蓦地,车门被一把推开!
唐宁被撞得连退几步,还没站稳,颈脖已被傅九云掐死!
唐宁惊恐的张大了眸子,瞬间失去了呼吸,傅九云满脸青筋暴动!
“你别跟我提以前,唐宁,我就是顾及以前,才给你留了脸!”
“你什么意思?”
唐宁不懂,傅九云的表情让她害怕。
“什么意思?”傅九云冷笑,将她一把甩开,“你肚子里的这个野种,我让他死一万次都不解恨!你放心,手术那天,我会亲眼看着他化作一滩血水,变成血淋林的一坨死肉!”
傅九云的笑,在大雨里狰狞可怖。
不!
不是的!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唐宁抓住他的手,“九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再次被甩开,紧接着,一沓照片砸在她的脸上,落在雨水里。
唐宁瞠目,那上面赤身果体的人是她!
傅九云蹲下身来,掐住她的下颚,目露寒光,“我每次心疼你,再不舒服都会戴套,我还想着怎么会这么巧就中标了,原来你怀的是别人的种,怎么?太过激情到忘我的境界,为了他宁愿冒着怀孕的危险?唐宁,你把我傅九云当什么?我真没想到,你能这么贱。”
“不是的……不是的……”
唐宁绝望的摇头,“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3章 是替代品


唐宁绝望的摇头,“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
傅九云根本不想听她所谓的解释,唐宁一身泥泞的追过去,被堵在车外。
“傅九云,我没有跟过别人,你相信我!这个孩子是你的!”
唐宁慌乱的扒着后视镜,“不信,你不信可以做亲子鉴定,他是你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孩子是无辜的!”
傅九云不屑的冷笑,“好。”
话毕,疾驰而去,唐宁跪倒在大雨里,突然觉得这夜,黑得看不清方向。
唐宁以为,抽羊水去做亲子鉴定,一定可以还她一个清白,最起码,能确定孩子的身份。
可她没想到,结果出来,反而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你还有什么话说?”傅九云面容冷怒,讽刺的笑。
唐宁受不了他这样的表情,她拽着傅九云的衣角,越发卑微,“九云,这不可能,这个结果一定错了,可能是报告拿错了……”
“够了!”傅九云全然没了耐心,甚至是暴怒。
唐宁无力的站在原地,百口莫辩,可孩子真的是傅九云的,为什么?
“九云。”不远处,秦心一身白大褂走过来。
很自然的就搂住了傅九云,而后才微笑着看向唐宁,“你就是唐宁吧?久闻大名,今天一见,果然……”
果然?
唐宁眯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觉得她的眉眼之间跟自己有几分相似。
特别是眼睛下方的那颗泪痣!
秦心莞尔笑笑,“我跟九云啊是青梅竹马,不过十年前我被我爸送出国,后来就断了联系,我没想到他一直还在等我,我很感动……”
秦心很自然的摸了摸唐宁的手,“谢谢你代替我陪伴了他十年,我也很感激你。”
那语气,好像一朵与世无争的白莲,好像真的发自肺腑的感激。
唐宁却自嘲的笑了,她望着傅九云,笑得越来越放肆。
十年啊,她的十年原来只是一个笑话!
原来她不过是别人的替代品!
原来曾经所有的美好,竟然皆是残酷!
“傅九云,你可真深情啊。”唐宁笑,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你骗了我十年,你知道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年吗?你知道这十年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吗!我为你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为你跟父亲闹翻,为你付出所有我能付出的,最后就活该得到这样的结果吗?”
唐宁痛恨自己的不够潇洒,可她怎么潇洒?
“唐宁。”傅九云拧眉,烦躁得毫不掩饰,“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连解释都不愿意解释吗?
唐宁看向秦心那一身的白大褂,突然揪心,“是你们的诡计是不是?为了甩掉我,你们诬陷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种,对吗!”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唐宁双目赤红,“傅九云,你这样会遭报应的!这是你的亲生骨肉!”
“诬陷你?”傅九云冷笑,“唐宁,你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难道你敢说,照片上那个女人不是你?”
唐宁陡然怔住。
没错,那是她。
她无法否认。
“唐宁,检查结果我们没有动任何手脚,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九云的,我们都愿意抚养,但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这不是九云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4章 跪了很久


秦心的话在她耳边嗡嗡作响,唐宁无法反驳,她只能无力的站在原地,听傅九云说着手术时间。
那冷漠的语气,在她心上凿了一个又一个口。
不管她怎么解释,傅九云都不会相信的。
照片上的人的确是她,可她为什么会那样,傅九云却根本不在乎。
唐宁摸着肚子,那里的小生命,她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
为了躲开傅九云,她没有再回别墅,她能去的地方,只有家,那个可能早已经不属于她的地方。
“你还回来干什么?”
还没进家门,母亲顾兰一巴掌扇了过来,看着她像是看着仇人,“你还有脸回来!”
父亲的遗像就挂在客厅里,唐宁缓缓走过去,每一步都沉重难行。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明明她每次托人送回家的补品,得到的回应都是收下了,只是没有父亲的回音而已,她以为是父亲不肯原谅她,还不愿意见她!
可是,父亲竟然已经走了六年了!
“当初你离开没多久,你父亲就思念成疾,他原本心脏就不好,那天夜里突然心脏病发,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不行了,但他一直睁着眼不敢睡,他一直在等你,可我给你打去的电话没人接,我托人去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爸最后是死不瞑目啊!”
顾兰大哭着,这六年,她一个人守着这个家,就算再苦,她都忍着,就当没有过这个女儿!
“可是我没有看到来电,也没有人去找过我……”
唐宁胸口堵着千斤的石块,她想哭,可却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她回想着父亲离开那一天,那天她跟傅九云在一起,手机?
模模糊糊的印象,开始变得渐渐清晰……
是傅九云吗?
是他为了断了她跟家人的牵绊,所以删除了手机上的来电?
嘭!
大门被一脚踹开,紧接着涌进来三五个粗犷的男人。
“还钱!”带头的一棍子砸碎了花瓶。
顾兰战战兢兢的上前,“再给我点时间,我很快就有钱还给你们。”
“他妈的,老子给了你多少时间了?今天再不还钱,就把这宅子卖了抵债!”
“不可以!不行的!这宅子是我家老头子一辈子的积蓄,他要是想家了想回来看看了,见不到我会难过的,这宅子我死也不能卖!”
对方哪有闲工夫扯这些,“今天不卖也得卖,要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去吧!”
唐宁不明白情况,看着母亲跟这些人拉扯,本能性的冲上去,“你们是什么人!”
“呦,这位是谁啊?怎么,你有钱替她还债?”
还债?
唐宁疑惑的看向母亲,顾兰抹着眼泪大哭,“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几个月前,我想去找点事做,听了别人的话签了一份合同,谁知道最后竟然变成了这样,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这些人隔三差五就上门来要钱……”
唐宁大致听懂了,母亲可能是被人骗了。
“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你有证据吗?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法律也管不着!”
那些人说着话,就要动手砸家,唐宁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更是手无缚鸡之力,她情急大喊:“我还!钱我还!”
“你还?”带头人不屑的瞄了瞄她,“这可是一百万,你还得起吗?”
“我还得起,三天,给我三天时间。”
三天,她可以从傅九云要到钱,哪怕付出一切代价,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家没了。
傅九云即将新婚的别墅,铁门外,唐宁跪了很久。
铁门终于打开,走出来的人却是秦心。
“听说你没回别墅,九云正派人找你,你怎么来这儿了?”秦心抱臂站在她面前,高高在上。
“我找傅九云。”
“九云啊,他还没回来。”
秦心挑唇,眯起的视线暗露犀利的光。
闻言,唐宁起身,双腿早已经麻了,既然傅九云不在,是谁让她跪在这儿的?
“没错,是我。”秦心冷笑,“是我让你跪在这儿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5章 孩子不是交易的筹码


她捏住唐宁的下巴,目露凶光,“还远远不够,唐宁,这还远远不够你补偿这十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个女人已然不是初见时的模样,此时她满脸狠毒!
“我跟傅九云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你这个人!”唐宁解释。
但秦心根本不在乎她的一字一句,“哼,当初如果不是你,傅九云一定会出国找我,就是因为你,我们错过了十年!”
如果她非要把错算到自己身上,唐宁也无能为力。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跟你争执的。”唐宁自嘲的笑,“既然傅九云不在,我也没必要待下去。”
“慢着!”
唐宁转身,却被秦心叫住,“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你不就是想要钱吗?”
唐宁咬牙看向她,预感她有话要说。
“很简单,你只要同意拿掉这个孩子,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秦心满是胜利者的残忍姿态,真真是恶心到了唐宁!
“我凭什么拿掉孩子?这个孩子是傅九云的,无论如何我都要生下来!”
“但你心里应该清楚。”秦心讽刺的笑,“傅九云想要这个孩子死,而且,你觉得你给他戴了绿帽子,他还会愿意给你钱吗?唐宁,他没让你死,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每一个“死”字,都宛如凌迟。
唐宁握紧了拳头,双肩寒寒的颤。
“唐宁,拿掉这个孩子,我给你一百万,反正一百万对我来说,不过就是打发乞丐……”
“你说够了没有!”
唐宁没忍住,伸手推开秦心,秦心穿着高跟鞋,崴了两下撞在铁门上,与此同时,一个小男孩从别墅里冲了出来!
“妈咪!”
这一声“妈咪”惊住了唐宁,下一秒,唐宁被小男孩狠狠推开!
“不准你欺负我妈咪!”小男孩挡在秦心身前。
唐宁不明所以,秦心有孩子了?
“傅九云的。”秦心拍了拍衣袖,挑衅的笑,“十岁,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怀孕了。”
傅九云的孩子?
“想必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秦心走近她,几乎怼上唐宁苍白的脸,“傅九云不会要你肚子里的这个野种,也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如果你真的有点自知之明,拿掉孩子,这是你目前为止最好的选择,想想你的母亲你那个家,很划算不是吗?”
唐宁的视线始终未曾离开小男孩,半晌,她笑了。
原来他已经有一个十岁的孩子了!
“孩子不是拿来交易的筹码。”唐宁扬起脸来。
秦心冷笑,“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未落,一辆兰博基尼疾驰而来,一声急刹车,傅九云一脸冷怒的阔步走来。
秦心一把将傅雨晨抱紧,面露怯色,“九云。”
傅九云只一眼,手掌猛然扣住唐宁后颈,逼着她疾走了四五步,狠狠将她按在车上!
唐宁腹部一阵痛,她护住腹部,脸色更加苍白如纸。
“傅九云……”她难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6章 孩子不是你的


“九云,算了!”秦心跑上来,拉住他的手臂求情,“她也不是故意的,可能她来这里不是找我麻烦,是有别的事情呢。”
傅九云脸色更冷,手上丝毫没留情。
他找了她整整一天,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他都找了,最后竟然接到管家的电话,说她来这里闹事!
“唐宁我警告你,我跟你之间的事情,你最好别扯上秦心!如果你敢对她有半点不利,别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就是你,我也有办法叫你生不如死!”
哈!
唐宁笑出了眼泪。
她怎么敢对秦心有任何不利?
她是他放在心里十年的女人!
是他儿子的妈!
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让他动此大怒的心上人!
而她唐宁是谁?
是十年等待,等来一句生不如死。
唐宁笑出声,“傅九云,你觉得我现在的状况,会是她的对手吗?”
能不能拜托他张大眼睛看看呢?
“她欺负妈咪!”傅雨晨指着唐宁,凶巴巴的说,“她推妈咪摔倒!”
秦心轻斥,“晨晨别乱说!”
“我没有乱说,她欺负妈咪,还想欺负我!”
小男孩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傅九云耳朵里,傅九云咬牙切齿,“小孩不会说谎,你还有什么话说?”
唐宁无话可说。
“好,都是我的错。”她认了,笑着的脸却扭曲得很难看。
她不得不认,也懒得解释。
“我今天来,是想借钱,一百万,对你傅九云来说,不多。”
傅九云冷笑,将她拎起来按在车上,那双眸没有半点余温,“我以为你唐宁清高得很,你不是常说你对我的感情不涉及任何利益吗?我给你的卡你一张不要,怎么,现在开始露出真面目了?一百万?对你来说这可是一笔大数目,这钱,是准备留着跟小白脸双宿双飞用?”
唐宁看不清眼前的男人,泪雾朦胧了视线,她笑,“你别管我怎么用,你给我不就行了?十年青春,换分手费一百万,很划算啊,傅九云,就算是找小姐,也是要付点费用的吧?”
她把自己说得越不堪,好像越爽快。
傅九云果然被她惹怒了,唐宁的呼吸更加困难,整张脸憋得通红发紫。
腹部的阵痛越来越强烈!
“就你,也配?”
他说,她还不如小姐。
唐宁笑出了眼泪,却倔强的忍住了哭声,但藏在心里的委屈,却翻天覆地的袭来!
“傅九云,因为你,我连我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走了六年,六年!这六年我每天都在乞求他能原谅我,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永远不会原谅我了!”
“傅九云,你真的好狠心,你为了能把我困在身边,竟然耍出这么卑鄙的手段!现在你想抛弃就抛弃,难道连一百万都不愿意给吗?”
唐宁终于还是没出息的哭了,她卑微的恳求,“算我求你,我只要一百万!”
面对分手,她只想要钱!
什么时候,她的感情变得这么龌龊?
为了别的男人,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傅九云的脸色几经变换,片刻,薄唇微微张动,“好,我给你。”
唐宁松了一口气,呵,就够了,从此两清,各不相欠。
“但是,你必须拿掉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7章 孩子没了


“但是,你必须拿掉孩子。”
----------------
唐宁震住,傅九云的脸就在眼前,不带一丝怜悯的冷漠嘴脸,彻底凉透了唐宁的心。
唐宁双唇颤抖着,“不要……”
“你自己选择,是要一百万还是要孩子。”傅九云眯眸。
唐宁绝望的摇头,胡言乱语起来,“既然你认为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有什么权力要我拿掉?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
她承认了!
傅九云怒火中烧,愈加冷血!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就算没有这一百万,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允许你生下来,我说过,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唐宁死死扒着他的手掌,眸色猩红如血,“不可以!傅九云,不要!”
“你没得选择!”
“啊……”
唐宁痛苦的捂住腹部,额头渗出了许多冷汗,傅九云拧眉,看她的情况不对。
“应该是孩子出问题了,九云,还是快点带她去手术吧。”
秦心上前,给出了专业的意见。
傅九云的脸色微变,一把拉开车门,将唐宁扔了进去,嘭的摔上车门!
“不要!我不要手术!傅九云,你放我出去!”
唐宁疯狂的拍打着车窗,苦苦哀求,但她看到的,只有秦心得逞的冷笑……
傅九云看向秦心怀里的男孩,“带晨晨回屋,他身体不好,不能着凉。”
“嗯,我会照顾他的,我等你回来。”
傅九云点头,上车。
……
一家偏僻的私人诊所,装修很高档,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唐宁毫无反抗之力,被傅九云扔进了手术室。
“不要,求你了,傅九云,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唐宁哭喊着,拍打着玻璃墙,两个医护人员将她架回去。
傅九云就站在玻璃墙外,冷血的看着这一幕。
唐宁的挣扎渐渐没了……
她知道,所有的哀求,所有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被按在手术台上,医护人员扒掉她的裤子,她张着腿睡在那里,反倒没了眼泪。
她睁眼看着天花板,空洞的眼神里灰蒙蒙的,像是死了。
有人替她戴上了氧气罩,她的手腕被扎了一针,麻麻的疼,但心脏,却仿佛停止了跳动。
“要推药了,如果想睡就睡吧。”
唐宁听见麻醉师在说话,但依然盖不过门口的声音。
“傅先生,胎儿毕竟五个月了,过程中大人可能随时会有突发情况,您确定还要继续手术吗?”
傅九云签了字交给医生,冷漠决绝道:“继续。”
唐宁笑了。
不到三秒的时间,就昏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说:“妈妈,你别哭。”
唐宁没哭,梦里,她笑得灿烂美好。
她看见一个身影离她远去,那么小小的,看不清脸,她听见笑声,清脆悦耳。
小小的身影对她挥手,“妈妈,再见。”
唐宁想追过去,可白茫茫的一片,她迷了路。
她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手足无措啊,知道吗?
“醒醒,结束了。”有人推了推她的手臂。
唐宁醒过来,但只是一瞬,有模模糊糊的感觉,她被抬到了病床上,然后,就一点知觉没有了。
再次醒来,是在次日中午。
眼角有眼泪的痕迹,她伸手抹了抹,被阳光刺了眼。
“你终于醒了,你从手术室出来,就一直在掉眼泪。”小护士心疼的说,“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是吗?
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唐宁本能性的摸上了腹部,心脏撕裂的疼起来,她知道,孩子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8章 把胎盘还给


五个月大的胎儿,被强制性结束了生命。
唐宁笑,眼泪浸湿了枕头,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感觉氧气如此稀薄。
“你醒了。”秦心推门进来。
唐宁屏住呼吸,满眼红血丝的剜着她。
秦心不以为然的冷笑,举起手里的东西,唐宁赫然瞠目!
“反正对你来说也没用了,九云早就答应给我的。”
“秦心!”
唐宁霍然起身,如果她没猜错,秦心手里拿的,是胎盘!
“别激动,你现在这身体可不比一般的人流,要多休息。”秦心恶毒的把玩着胎盘,“晨晨身体一直不好,我请遍了名医都查不出什么原因,就只好用这些偏方子,但吃胎盘是有医学依据的。”
“秦心!”唐宁大喝,想冲过去,腿一软跪倒在地!
她嘶喊,“把胎盘还给我!”
“那么小气干什么?”秦心偏不给她,“胎儿都死了,你要这个胎盘也没用,大不了我给钱,你说,多少钱?”
唐宁的指甲抠着地板,咯吱咯吱的刺耳响声,她整张脸惨白发青!
为什么!
孩子已经没了!
“为什么你们还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折磨我!”唐宁彻底崩溃了,血红的眼满是仇恨,“还不够吗?还不够吗!”
秦心仰头大笑,嘴角嗜血,“这是你欠我的,我的十年,还有晨晨的身体,所有的账我都记在你头上!看到你现在这么痛苦,我总算心里舒坦了些。”
“傅九云呢?”唐宁疯了,“傅九云在哪儿!”
“九云可没时间陪着你,他可宝贝晨晨呢,这会儿在家陪着晨晨吃午餐。”
秦心挑衅完,满意的离开了。
唐宁趴在地板上,疯狂的大笑。
傅九云,你当真冷血到这种地步吗!
秦心的孩子是孩子,我的孩子就只是一个野种吗!
傍晚的时候,唐宁收到了短信,傅九云的钱已经到账了,她走在夕阳下,感受黄昏。
但没有温度,这个世界,一片冰冷。
她没让母亲担心,替母亲处理完债务,还做了一些交代。
“你要干什么去?”顾兰觉得哪里不对,“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唐宁摇头,“我没事,我就是想离开一段时间,也可能……永远不回来了。”
顾兰狐疑的皱眉,“你跟傅九云闹矛盾了?我听说他马上要娶别的女人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妈,我的事情你别操心了。”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他也不管了?”
唐宁握紧手心,瑟瑟的发抖,整张脸都在发麻,“你别管了。”
她没再多说,夺门而去。
……
已经一个星期了,傅九云每天上班下班,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九云,你回来了。”
又是天黑,他才忙完回来,秦心上前替他脱下西装,傅九云有那么一瞬,以为是唐宁。
但很快,他就清醒。
自从手术后,唐宁没再出现过,之前的别墅也人去楼空,她是回家了?
他没有去查,一个出轨的女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爹地。”傅雨晨冲过来抱住他,撒娇的问,“爹地有没有想晨晨?”
傅雨晨身子弱,看起来病怏怏的,可能因此,这性格倒像个女孩子柔柔弱弱。
傅九云看着他,却突然闪过那个五个月大的胎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9章 明天他就要娶别的女人


他头痛欲裂,按了按太阳穴上楼去。
“九云,你是不是不舒服?”秦心跟上来,有些抱怨,“你这几天对晨晨的态度很冷淡,他会多想的,你知道的,这十年他都过着没有爹地的生活,突然知道有你的存在,他撒娇也是正常的。”
傅九云点头,进了卧室,看着房间里的摆设,还是觉得陌生。
没办法,跟唐宁生活了十年,早就习惯了她的味道。
他要改。
“九云,我是不是不该回来?”秦心打量着他的脸色,委屈的问他。
“别多想。”傅九云按了按她的肩膀,“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秦心趴在他怀里,“哪里不舒服?”
胃疼。
唐宁知道的,每次他皱皱眉,她就会去拿药。
十年,足够培养默契。
傅九云没说话,自己去取药吃,秦心忿忿的握拳,有火气也不敢发。
又过去了一个月,唐宁像是人间消失了。
傅九云开始心烦意乱,十年的感情她说放就放,还口口声声说多爱他?
难道她就不想问问,为什么他非要拿掉那个孩子?
难道她就不想问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
怎么,拿了钱跟小白脸过好日子去了?
想到她跟别的男人每天睡在一张床上,做着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每天在家里等着别的男人回家,傅九云火气不打一处来!
没过几天,傅九云即将大婚的消息传遍全城。
这是傅九云的报复。
他就是要让唐宁知道,他就不信,她可以一直无动于衷!
他就是要等她哭着来求他不要结婚!
但没等来唐宁,却等来了顾兰。
“你跟宁宁在一起十年,你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顾兰不顾形象的大闹,“你不要她,就把女儿还给我!”
傅九云陡然拧眉,抬手让佣人退下,这才走到她面前,“你说什么?唐宁没有回去?”
顾兰也一懵,“你什么意思?她不在你这儿?”
下一秒,顾兰一巴掌扇在傅九云脸上,佣人拦都拦不住!
“你把宁宁弄哪儿去了?你把女儿还给我!”
傅九云被这一巴掌打懵了,耳朵里嗡嗡嗡的,只听见顾兰的吵闹声。
直到家里安静了,他才回神。
呵,好样的,唐宁。
想用这一招来抗议?
以为他会丢下所有的自尊,去找她?
傅九云不会去找她的!
新婚前一晚,有兄弟替他办了一个单身派对,他是没什么兴趣去的。
但心情莫名的烦躁,想喝酒。
中途,气氛高涨,有人玩笑:“九云,你跟唐宁在一起十年了吧,我还一直想着你怎么不结婚,原来你还惦记着秦心呢?这唐宁也真是可怜,一个女人白等了十年……”
“你胡说什么呢,九云肯定给了一笔不小的分手费吧,她也算赚了,哪个女人十年能赚那么多。”
傅九云猛的灌了一瓶酒。
分手费不多,一百万,但是用她肚子里的孩子换来的。
好像跟了他一场,她是有点亏。
十年了。
原来唐宁跟了他十年。
明天他就要娶别的女人,她还不出现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第10章 子宫受损严重


“你们别说,这个女人也真是死心眼。”
说话的,是私人诊所的老板慕声,喝的有点高了。
说话都在飘,“一个不健康的胎儿拿掉就拿掉了,我们是准备送去火葬场的,谁知道半路被她拦下来,跪在地上求我们把胎儿给她,后来就抱着死胎走了,我们诊所小护士说,觉得她好像精神不太正常了,不知道现在死胎处理了没有,不过也能理解,毕竟这次手术下来,她子宫受损严重,以后可能再也怀不了,这也算是她最后一个孩子……”
“你说什么!”
慕声话没讲完,被傅九云一把拎起来,傅九云醉眼赤红,吓人得很。
“我说……”
“你说她再也怀不了了?”
傅九云话一出口,心脏骤疼,慕声皱眉,“我以为你知道后果的,医生当时应该也征求过你意见了,我以为唐宁会跟你说……”
是,医生说可能随时有突发状况。
他知道她没有生命危险,就走了,没等到手术结束。
因为那血淋林的画面,让他不适。
那一幕,再次清晰的回忆起来,傅九云一头栽进了洗手间,狂吐起来。
喝进去的酒吐完,开始呕酸水,几乎心肝肺都要吐出来……
从私人会所出来,傅九云一脚踩了油门,一路狂飙。
终于,还是给唐宁去了电话。
但里面传来的机械性女声,却彻底惹怒了他!
“找到唐宁,就算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她找出来!”
……
这晚,他回了之前住的别墅,里面的一切都还是从前的样子,但是没有唐宁。
他去了他们去过的所有地方,没有唐宁。
凌晨三点,傅九云累了,坐在车里,所有有关唐宁的记忆,排山倒海的袭来。
十八岁,她天真烂漫,收到一束花都笑得阳光灿烂。
二十岁,她第一次提出见家长,满眼的期待。
二十二岁,历时两年的争吵,她终于跟父亲闹翻,她哭肿着眼说,那个家她再也不要回去了,傅九云,以后我只有你了。
同年,她父亲去世,他是后来才得知。电话是他挂断删掉的,因为如果非要让她在他和家人之间做一个选择,他希望答案是自己。
二十五岁,她第一次怀孕,神神秘秘的告诉他,但他没要那个孩子,带她去医院做了人流,她哭了两个小时,用光了五包面巾纸。
二十六岁,二十七岁,二十八岁。
她疯狂的想家,想要回去看父亲,是他用了各种借口阻止。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父亲已经离开的事实。
十年间,她提过多少次结婚,他记不清。
没有一次,他给的回应,是肯定。
直到秦心回来,带回来一个十岁的孩子,直到她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傅九云捂住眼,沉默。
手机响动,打断了他。
“傅先生,我查到了那个男人的地址,顺藤摸瓜找到了唐宁小姐。”
……
一处偏远的宅子,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花草草。
傅九云铁青着脸,命人砸了锁,盛气凌人的走了进来。
巨大的响动也惊醒了宅子里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顾与安冲出来,一眼认出傅九云来。
继续阅读《追忆,逝去的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