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霍祁深,秦甯)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霍祁深
简介:她与他的婚姻本是一场交易,本是毫无关系的两人,却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角色:霍祁深,秦甯
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霍祁深,秦甯)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离婚到期


"这都三年了,你肚子里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

"我们霍家娶你回来是为什么?就是为了让你给祁深生个大胖小子!"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不然就你这样的女人,我会愿意让祁深娶你回来?!"

看着面前婆婆数落的模样,秦甯只能站在原地好好听着,丝毫不敢反抗。

三年了,她已经无数次听到这样的话了,早已习惯。

她在三年前嫁给了霍祁深,每年回来的时候,都要被婆婆数落一顿。

被数落的话题,永远都是一样,结婚三年,肚子连个动静都没。

她不是不能生,而是这三年里,她就连见到霍祁深的面,都是屈指可数,两人之间更是没有夫妻之间的那种事,除了一个月以前,霍祁深喝醉酒回来的一次--

被数落了一顿后,秦甯走出霍家。

她望着远处的夕阳,深深吸了口气,才像是如负释重一般。

偌大的别墅外,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夫人,霍先生在车上等你。"司机拉开车的后门,示意着她。

秦甯一顿,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来。

钻进车的后座,果不其然,正看着一个男人坐在车的后座。

男人手中点燃着一支烟,灰白的烟袅袅环绕在他的面庞。消瘦的下巴勾勒出完美的下颚线,一身西装更是衬得身材修长。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一副让大多数女人痴狂的面孔。

听到动静,男人这才掐灭手中的烟,微微抬头扫了她一眼,语气淡漠,"怎么?觉得委屈了?"

秦甯一愣,随即收起脸上的苦笑,摇了摇头,"霍先生说笑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不过是被说两句,我的心里还没有那么脆弱。"

霍祁深见她神色恢复如初,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份文件,扔到了她的面前。

"把这份文件签了,我会给你打一笔钱。另外,你现在住的房子,我也会转到你的名下。"霍祁深嗓音低沉,双腿优雅的叠交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握在膝盖上。

秦甯拿起那份文件,赫然看到文件最上面的四个大字--离婚协议。

而最下方,已经有了他刚劲有力的签名。

"霍先生,这……"

秦甯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堪,喉间滚动,刚想说些什么,却是被霍祁深一把打断。

"我做事向来喜欢干净利落,不喜欢过多的纠缠,这也是这三年里,你让我最舒服的地方。女人,最好识趣点。"他嗓音有些冷冷,带着几分胁迫,"离婚之后,互不打扰,若是有违约,你知道后果的。"

夕阳从车窗外照射了进来,他有一半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下,让人看不清神色。

秦甯知道,以霍祁深的性子,向来不喜欢别人在多说什么。

更何况,他们之间的约定,本就是到三年结束。

要不是霍祁深的大哥出事,他家里也不会逼婚,他也不会妥协,着急结婚。

满打满算,如今正好三年。

"好。"

缄默了半响,秦甯低声说道。

她捏紧了手中的文件,白色纸张的边角被她捏得起了不少皱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3章,没有给他带绿帽


他神色有些阴冷,就连开口都带着几分阴阳怪气,"秦甯,你可真是好本事啊!"

要不是因为有份文件之前落在这个别墅里,他也不会回来看到这一幕。

秦甯在看到霍祁深的时候,也是心下一惊。

她怎么都没想到,平常连踏入都不怎么踏入的人,居然会这个时候回来。

"姐姐,他是谁啊?"秦时筠也是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不由得压低了声音,有些不安的小声问道。

他见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将身材衬得笔直,好看的脸上更是有一股贵气。

只是俊美的脸上神色有些不太好,他总觉得这个男人来势汹汹。

更重要的是,他怎么有姐姐家房门的密码--

"小筠,你先上去,他是我的上司,要和我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秦甯故作镇定,神色如常的对秦时筠说道。

虽然不知道霍祁深回来做什么,但是现在只能先将小筠支开。

秦时筠本来还是有些担忧,但是听到秦甯不容置疑的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上了二楼。

看到秦时筠去了楼上,霍祁深的脸色更是难堪了一分。

他冷冷一笑,吐出来的话像是带着刺儿,"秦甯,真没想到,原来你早就给自己找好了退路。和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我们结婚前?还是结婚的时候?"

他话里带着质问,却又像笃定了一般。

"霍祁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甯皱了皱眉,不明白霍祁深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少给我装傻了!你当我霍祁深是什么人?绿帽子也是你能带的?!"霍祁深见她否认,却是一把打断。

想到刚才两人如此亲密,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又和他私会过多少次?

想到这里,他便是恼怒不已。

都这个时候了,秦甯居然还在这里装糊涂,她真当他是傻子不成!

"霍祁深,我没有给你戴帽子……"秦甯皱着眉头,出声否认。

她实在不明白,霍祁深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都已经离婚了吗?为何霍祁深却还突然跑过来兴师问罪!

看着秦甯无辜的眼神,霍祁深胸腔瞬间燃起一阵怒火。

他几步上前,逼近秦甯,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头看向自己。

秦甯皱了皱眉,挣扎了两下,然而男人的手像铁钳一样,她根本挣不开。

霍祁深凝视着她,薄唇微启,一字一句,吐出残忍的字眼,"我真是没想到,我当初居然找了个你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结婚!"

这句话像是一根针,扎进了秦甯的心脏,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心中酸涩难堪。

难道在霍祁深的心目中,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秦甯昂着下巴,掩去眸中痛色,神色倔强的望着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霍先生,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我们只是协议婚姻,各取所需罢了!"

她嫁给霍祁深,他给她钱。

而他娶她,也不过是为了完成一个承诺罢了。

听完这句话,霍祁深心中更加窝火。

看来秦甯拿了好处,早就想着和他离婚了!

这次离婚正好如了她的愿,她心里指不定多么高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4章,改主意了


想到这,霍祁深眸中闪过一抹冷意,他猛的挥手,扯下了秦甯身上的衣服,"秦甯,你早就应该知道,我霍祁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冰凉的感觉,瞬间袭卷了肌肤。

秦甯大惊失色,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他却是如同一座大山一般,丝毫未动,"霍祁深,你要做什么!"

"干你!"简洁明了的两个字。

话音落下的瞬间,霍祁深已经将秦甯压在沙发上,欺身而上。

秦甯脸色大变,拼命挣扎。

然而男女之间的力气悬殊,秦甯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肆意妄为。

霍祁深像是一只发狂的狮子,无法阻挡。

秦甯害怕被秦时筠听到动静,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她手指紧握成拳,隐忍被动的承受着霍祁深的怒火。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祁深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穿好衣服,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衣衫不整的秦甯,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他环顾四周,一想到面前的女人,多少次和别的男人在这里耳磨鬓厮,眼中便浮上了一抹阴暗。

他冷冷一笑,"秦甯,我改变主意了。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要是在让我看到你住这里,后果自负!"

说完后,霍祁深便转身扬长而去。

霍祁深离开后,大厅里又恢复了寂静。

秦甯依然保持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动作,她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两行泪水沿着她的眼角缓缓滑落。

"姐姐,是你的上司走了吗?"楼上传来了秦时筠的声音,想必是他刚才听到了霍祁深摔门而去的声音。

秦甯连忙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坐起身,擦去脸上的泪痕,用若无其事的语气应道:"是啊,小筠,你下来吧。"

"姐姐,你怎么了?"秦时筠刚走下楼,便看到秦甯眼圈通红,像是刚刚哭过。

"没事,别担心。"秦甯摇了摇头,停顿一瞬后,想起霍祁深刚才的话,她咬了咬唇,看着秦时筠道,"小筠,我们不能继续在这里住在这里了,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吧。"

她知道霍祁深的性子,既然他说了一天,就不会多给她一分,一秒。

"姐姐,为什么……"秦时筠顿时有些疑惑,怎么突然就要搬出去了?

"小筠,你不要再问了,听话。"秦甯叹了口气,只是摇了摇头。

秦时筠虽然满心疑惑,然而在看到姐姐情绪低落的模样,他懂事的没有多问,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因为时间紧迫,秦甯只能临时选了一个房子。

虽然不大,但还算干净,她和弟弟两个人住,刚好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搬家,因为东西太多,秦甯又舍不得花钱请搬家公司帮忙,姐弟两人来来回回三四趟,才总算把东西都搬完了。

秦时筠坐在新家的沙发上,累的直喘气。

"小筠,你没事吧?你病刚好就让你这么累,是姐姐对不住你。"秦甯看着秦时筠,满面愧疚。

她本来想给弟弟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可是现在,房子也被霍祁深收回去了,她只能带弟弟住这样简陋的出租屋里。

"姐,没事,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搬个家而已,能有什么事?"看出了秦甯的自责,秦时筠连忙笑着安慰她。

秦甯这才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她正准备站起身,脑海里却蓦地一阵昏眩。

整个人也突然使不上劲,身体失去重心,往后面倒去。

"姐,你怎么了?"秦时筠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紧张的问。

秦甯强撑力气,强颜欢笑,"没事,可能是搬家太累了。"

刚说完这句话,她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姐!"秦时筠惊呼,脸色大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5章,婚离了却怀孕


秦甯昏厥再次醒来后,睁眼,便是洁白的天花板,鼻尖是刺鼻的消毒水味。

脑海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秦甯动了动手指头,掀开被子,想要从床上下来。

守在身旁的秦时筠听到动静,立马抬头看去,语气满是掩饰不住的惊喜,"姐,你醒了。"

"小筠,我这是怎么了?"秦时筠揉了揉眉心,还是觉得浑身还是没什么力气。

她话音刚落,秦时筠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看到他这个样子,秦甯心中涌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她直视秦时筠,追问道,"小筠,你告诉姐姐,我到底怎么了?"

"姐,医生说你怀孕了,有一个多月了--"秦时筠无奈之下,还是说了出来,说完后,他又困惑的追问,"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怀孕?"

秦甯就连男朋友都没有,又怎么会怀孕?!

秦时筠的话像是晴天霹雳,让秦甯脸色煞白。

这让她不由得想到,在和霍祁深离婚前的一个月,他有一次喝醉了酒,回到了别墅--

没想到,她居然在那个时候怀了孕。

可是,她和霍祁深都已经离婚了。

想到这,秦甯就觉得心情无比复杂。

她情不自禁的抬手,放到小腹的位置,那里居然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姐,你说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秦时筠见秦甯沉默不语,心里更加着急。

秦甯这才抬起头,她神色疲惫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没人欺负我,小筠,这件事,你就别问了。"

见秦甯神情低落,秦时筠也不忍心继续揭她的伤疤,打算等她缓和了在说,只能点了点头。

"小筠,我们出院吧。"

既然已经醒了,秦甯自然不想继续待在医院,她不能再浪费钱了。

和霍祁深离婚后,他虽然有给她打了一笔钱,但是那笔钱,她都用来交之前所欠医院的费用。在加上现在的开销,已经没剩多少了。

"姐,你真的没事了吗?不用再住院休息几天?"秦时筠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没事了,我不想呆在医院,我们回家吧。"秦甯摇了摇头,坚持着。

见秦甯这样说,他只好妥协。

姐弟两人一起出了病房,待来到前台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

秦甯目光一转,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霍祁深和白若希!

秦甯之前在新闻上看到过她的照片,所以知道她就是那个霍祁深订婚的女人。

两人并肩而立,白若希挽着他的手臂,有说有笑的,看起来格外的般配和谐。

"秦小姐,你怀孕了记得一定要注意饮食,多休息,千万不要再劳累,否则对孩子发育不好。"一旁的医生出声叮嘱着,声音不大却也不小,秦甯这才回过神来。

霍祁深本来是陪白若希过来复查脚伤的,此时却是突然听到医生的话,下意识的抬起头,却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秦甯。

本来看到秦甯还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就已经够愤怒了,如今听到医生说秦甯居然怀孕了,顿时更是怒火中烧。

他此时像是忘记了一旁的白若希,立马大步上前,直接走到秦甯这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冷声质问道,"秦甯,你真是贱!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6章,她一个人的


霍祁深说罢,满是阴鸷的目光还不忘扫向一旁的秦时筠。

他的声音不小,顿时惹得周围不少人都对秦甯投来异样的目光。

秦甯咬着嘴唇,脸色发白,浑身微微颤抖,像是秋风中飘零的落叶。

"混蛋,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再乱说,信不信我揍你!"秦时筠看到霍祁深嘴里的话满是嘲讽,瞬间有些恼怒。

他像是一只凶狠的小豹子,愤怒的盯着霍祁深。

眼看弟弟有可能对霍祁深动手,秦甯吓了一跳。

她用力的甩开霍祁深的手,连忙快步上前拉住秦时筠,急切劝道,"小筠,不要冲动!"

弟弟的心脏不好,经不起刺激--

"姐……"

"呵!"霍祁深看着秦甯如此迫切的护着秦时筠,心中更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正想发作,此时一旁的白若希却是追了上来。

"祁深,你怎么了?"

刚才两人本来好好的,霍祁深却是突然甩开她,冲了过来。

她看向面前的秦甯,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惊讶。

这不是霍祁深的前妻?

看到白若希过来,霍祁深的神色这才冷静下来了几分。

"我没事。"霍祁深微微摇了摇头,面色恢复如常,眸底却依旧冷落寒冰。他见她微微喘气,不由得揉住了她的肩膀,缓和了声线,"倒是你,急急忙忙的跑着做什么?万一摔着了呢?"

他的语气满是关怀。

看着两人并立而站,秦甯只觉得有些刺眼。

现如今他都已经有未婚妻了,又何必要来纠缠自己?

苦笑了一声,她深吸了口气,不愿在看两人,只是拉着一旁的秦时筠离开,"我们走。"

若不是白若希还在一旁,霍祁深恐怕早就忍不住失控了。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霍祁深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

白若希仿佛是没有感受到男人的异样。

她拉着他的手,像是兴致冲冲的讨论着,脸上满是期盼,"祁深,我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觉得我们结婚的日子定在什么时候好呢?不如下个月吧?我看下个月的十号,就是个好日子……"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嫁给霍祁深了,这样她就是名正言顺的霍家太太了!

当年要不是因为出了那档子的事--她也不会选择在那节骨眼上出国,更不会容忍霍祁深和别的女人结婚。

如今她回来了,霍祁深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然而,霍祁深却根本没有心思讨论这些,他满脑子都是秦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

"祁深,祁深……"白若希叫了他好几遍,霍祁深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她一眼。

"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我刚才跟你说了半天,你都没听到吗?"白若希语气娇嗔,带着几分撒娇意外的不满。

霍祁深这才回过神来,先是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撇开她挽着自己手腕的手,"我突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些事情,等会我让司机来接你,你先回去。"

"祁深,是什么事,怎么这么急的吗……"

白若希显然是不想让霍祁深离开自己,刚想出口挽留,他却是直接丢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医院。

看着霍祁深大步转身离开,白若希气的直跺脚,却又丝毫没有办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7章,和男人同居


秦甯和秦时筠走了没多远,秦时筠却是突然停住脚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姐,其实那个人就是孩子的父亲对吗?那栋别墅也是他的?"

刚才从医院出来,秦甯就一直魂不守舍。

而且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来找秦甯,他就在二楼隐约听见了姐姐和那个男人的争吵。在加上刚才两人说的话,秦时筠便有了猜测。

秦甯低先是一惊,抬头看到秦时筠有些关切的神情。

本想说些什么,喉间滚动了两下,却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她低头沉默不语,虽然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秦时筠从小和她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她的心思。

看到姐姐这个样子,他心中顿时有些无比自责。

他垂下头,神情低落,愧疚不已,"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姐姐。"

他知道,姐姐一定是为了救他,治好他的病,所以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秦甯听后连忙抬起头,她握住弟弟的手,劝慰道:"小筠,你千万别这样想,你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了,还有什么比你的安危更重要的?只要我们姐弟两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可是,姐,你的孩子……"秦时筠欲言又止。

姐姐向来高傲,要不是因为他--

"没关系的小筠,姐姐是成年人了,姐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你真的不用担心,你现在病好了,姐姐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可以好好赚钱养活你……还有肚子里的孩子。"秦甯说到这里,顿了顿。

她看向自己的小腹,现在还很是平坦,根本看不出是怀孕的样子。

她和霍祁深签的协议,离婚之后,两人互不打扰。

就算没离婚的时候,两人的婚姻也没有公开,只有几个亲人知道。

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这个孩子,会怎么做?

两人不知道的是,从医院出来之后,霍祁深便一直开着车,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一路上看着两人并肩而行,态度亲密,俨如热恋情侣般的模样,霍祁深更是气的面色铁青。

直到看到两人一起走进了一栋房子,霍祁深更加恼怒不已。

他紧握着的拳头上隐约甚至可见青筋,足以彰显他此刻的愤怒。

才刚离婚,秦甯就和别的男人同居了,还真是好样的!

到了家之后,秦甯先是让秦时筠上楼休息,而自己则准备晚饭。

拗不过秦甯的要求,秦时筠应了声,就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秦时筠的离开,秦甯这才像是松了口气。

她垂了垂眼皮,沉沉的坐在了沙发上。

刚才的思虑,现在一瞬间又涌了过来。

她没想到,怀上前夫的孩子这么戏剧性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她现在自顾不暇,又怎么能再照顾好一个孩子?

一道敲门声传入耳中,将秦甯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抬头看向了门口,眉头不由得轻轻皱了皱。

她和秦时筠刚搬来不久,还没来得及通知其他朋友,跟周边的邻居也并不熟悉,这个时候是谁会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8章,他追到家里来


"来了,稍等一下。"音量提高了些,秦甯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她才看清了那个来的人是谁。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想将房门关上。

然而在门关上的一瞬间,男人的大手,却是抵在门上。

稍稍用力,就将原本细小的门缝,彻底拉大。

"怎么?不欢迎我?"霍祁深看到秦甯的反应,像是有些恼怒。

夕阳的余晖从他侧面洒下,在他那张俊朗的脸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也将他那双清冷的眸子衬的更加幽深。

"霍先生……你来做什么?"秦甯开口,声音微微有一丝颤抖。

整个人也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恐惧。

这个霍祁深是不是有毛病?还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非要从医院追到自己家来?

霍祁深冷哼了一声,却是丝毫不理会她的讶然。

也不等她开口,直接一步从门外踏了进来。

他的目光却不在她身上,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见没有其他人在,最后才落在秦甯的身上。

看着面前女人有些不自然的表情,霍祁深嘴角轻轻勾了勾,笑里满是讥讽,挑眉道:"怎么?你的奸夫呢?"

闻言,秦甯毫无波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起伏。

她开口,语气里有了丝愠怒:"霍先生,这是我的私事。"

虽然霍祁深之前的确帮过她不少,可秦甯做不到在他一次次对自己冷嘲热讽后还笑脸相迎。

"私事?"霍祁深冷笑,上前一步拉近了二人间的距离,伸手抚上了她的脸,凑近道:"秦甯,你敢给我霍祁深带绿帽,还还上了别的男人的野种,这就是你的私事?"

他靠的很近,温热的呼吸喷洒在秦甯耳边,她不由得打了个颤儿,身体也绷紧了。

霍祁深看着她的反应,幽深的眸子又沉了沉。

透过她的发丝,可以看到身后的鞋柜上摆放着一双男士凉鞋。

本来那股被他压下去的愤怒,又瞬间重新袭卷了回来。

他不知道自己对秦甯是怎样的感情,两人三年婚姻,她在自己面前,像来都是温顺乖巧的。她从来不会麻烦自己,更不会来主动找他。

但是他却知道,她就在家里。

就好像,自己只要一招手,一回头,她就在。

如今却是突然发现,原来以前她所表现的一切都是伪装,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什么,这种感情甚至会吞噬掉他的理智。

他想占有她,就像是以前挂着霍太太的名头--

这么想着,他抚在秦甯脸上的手也渐渐下滑,却在心口上的几厘米处被抓住了手腕。

"霍先生,请你自重!"秦甯开口,似是怕楼上的秦时筠察觉,她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思绪被她打断,霍祁深有些不悦,丝毫没把她的反抗放在眼里,他手上一用力,就将秦甯拥入了怀里。

不给她反抗的拒绝,冰凉的薄唇便吻了下去。

秦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俊颜,只觉得有些羞耻。

心下一狠,朝着他闯入的舌头咬了下去。

顿时,一股血腥味弥漫在唇间。

霍祁深吃痛,这才放开了他。

他舔了舔嘴唇,被咬伤的地方有些刺痛。

这女人,还真是下的去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9章,互不打扰


"霍先生,请你现在离开!"秦甯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立马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恼怒,不由得放下狠话,"霍先生,你和我现在已经离婚了。如今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更何况,你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你也不希望我们的事在媒体上曝光!我们的协议上,说好互不打扰!希望霍先生不要违约,并且离我的私生活远一点,不然我会报警!"

秦甯一字一顿的说道,她生怕他又做出什么,眼中更是充满了警惕。

霍祁深听着她开口,眼中神情瞬间变得阴沉,语气有些不悦,"你威胁我?"

威胁?她哪有这个本事?

霍祁深在H城的势力,光是在地上踩上一脚,H城都会抖三抖。

她只是一个平凡无名的女人,又怎么敢威胁他?

秦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只是希望霍先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打扰我身边的人。"

她的话,落在他的耳里,就像是在维护他的奸夫。

他冷眸微眯,像是怒极反笑,捏紧了拳头,冷冷道,"好,很好!秦甯,记住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后不要来求我!"

话落,他就直接转身出了客厅。

秦甯直到确定他真的离开之后,只觉得脚下一软。

幸好扶住了一边儿的沙发,这才没倒下去。

#周一,今日又是给秦时筠取药的日子。

虽然弟弟的病情已经好转了不少,但是出院之后,还是需要用药物维持。

秦甯从医院外的车站坐上公交车,一路回家。

她抖了抖透明雨伞上的水珠,这才从包里取了钥匙开门。

"小筠,药取回来了。"秦甯朝着楼上开口。

没有人应,大概是睡着了。

将手里的雨伞靠在门边儿放下,秦甯换了鞋。

她不喜欢光线太亮,客厅里的浅色窗帘是一直拉着的,不过因为今天外面天阴,所以这会儿房间里有些太暗了。

将手上装着药的塑料袋子放到了茶几上,秦甯去将窗帘一一拉开,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还停留在支付短信的界面,秦甯看着余额的数字,眉心不由得跳了跳。

之前从霍祁深那里拿的钱,早就已经用完了。而且药物又一直都是用最好进口的药,现在剩下的余额,就连这个月的开销都成问题了。

关掉了手机,秦甯不由得叹了口气。

"姐。"

就在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秦时筠下了楼,目光落在茶几上的药袋子里:"姐,下这么大的雨,你去医院取药了吗?"

秦甯点头,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嗯,你的药吃完了,医生让我今天去。"

"姐,你为了我已经很累了,以后取药这种小事儿还是我自己去吧。"秦时筠开口,语气有些愧疚。

"说什么傻话呢。"秦甯见状,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医生说了,你要多休息,以后你就好好待在家里,不要操心这些事。"

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秦时筠也不想让她太为自己担心,还是答应了下来。

接过了她手里的药,秦时筠正想转身上楼,就又听到身后的秦甯开口了:"还有,我打算回去工作了。"

脚下的步伐顿了住,秦时筠侧头问:"回去演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10章,得罪了人


"嗯。"秦甯轻应一声。

在没有和霍祁深结婚之前,她一直在娱乐圈的底层摸爬滚打,不过因为接不到好的资源,所以在圈里并不出名,收入也不高。

和霍祁深结婚之后,秦时筠的医药费和手术费都是他付的,平常的开销更是不用愁,再加上弟弟住院时也需要人照顾,她就一直没有再接戏,一晃就已经是三年多了。

现在她的收入来源断了,秦时筠过些日子还要再做个手术,光靠以前剩下的那些钱是不够的,只能回去工作。

秦时筠不想让秦甯因为自己太劳累,可是见她态度很坚决,也拗不过她。

决定回去工作之后,秦甯便开始一份份往一些招人的剧组投简历。

然而一连好几天过去了,她都没有收到试镜的消息。

她虽然不是很有名气的演员,但是至少也有底子,还年轻。

就算做个龙套,也应该是有活接的。

秦甯抿了抿唇,翻了翻通讯录,给以前合作过的一个导演打了过去。

铃声响了几秒,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朱导演,最近过得怎么样?"秦甯客套着开口。

对方却没有回话,听筒里沉默了数秒,这才有声音响起:"小秦啊?咱两认识也有好几年了,按理说你要重新回来,我自然是欢迎你的。但是吧,你知道的,我们这行水深的很……你得罪了一些上头的人,我也不敢用你啊--"

朱导演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不等秦甯在追问什么,电话便被人挂了。

秦甯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只觉得像是有一盆凉水从她头上泼下来一般。

连猜都不用猜,从霍祁深离开那天说的话,就知道他这些是他吩咐的。

她苦笑了一下,难怪她一个试镜的通知都没收到。

死死的咬着下唇,她深吸一口气,最后投了一份简历。

然而简历刚投出去,当天她就收到了拍摄通知。

不过不是什么正经的片子--

不过导演说了,尺度并不大,在秦甯可以接受的范围。

更何况,她也不是主角。

收入也还算可观,而且这也是她唯一能接到的戏了。

约定了地点,和导演简单的交流了一下。

换好了衣服,秦甯心不在焉的翻了翻剧本。

还没看进去多少,就听到门口一阵儿嘈杂的吵闹声。

"姐,你不可以拍这个!"秦时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有工作人员想去拦他,却被他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秦甯心里一惊,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手里的剧本差点儿掉在地上。

正想起身,她就看见门口的秦时筠突然声音一顿,随即直直的倒了下去。

"小筠!"秦甯惊慌失色,声音也有些颤抖:"快,快叫救护车!我弟弟有心脏病!"

#急救室的灯亮着,秦甯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全身上下止不住的发抖。

几分钟后,急救室的门被人推了开,秦时筠的主治医生穿着手术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见势,秦甯连忙上去,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医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12章,他好狠心


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般,白若希眼眶里顿时涌上了些泪花,她扭头看向霍祁深,声音有些哽咽:"祁深……这是真的吗?"

见她眼里有泪,霍祁深眉头皱了皱,心中的怒意也终于压抑不住了。

这女人,说孩子是他的?!又怎么可能?

她明明--

扭头看向了白若希,见她满面委屈,他更是冷了双眼,他从口袋里直接抽出了张支票,扔在她的面前,有些恼怒道,"我给你一百万,你去把孩子打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滚!"

他的话很不留情面,秦甯只觉得心里有些微微发寒,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结婚的这三年来,他们很少见面,可秦甯没想到,霍祁深居然这么狠心,要一次次的这么折辱她,现在就连他自己的亲生孩子也要打掉!

她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现实也没有给她落泪的机会,包里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秦甯有些慌乱的从包里翻出了手机,她扫了眼屏幕,是秦时筠的主治医生打来的,大概是为了手术的事。

没有接电话,秦甯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她蹲下身来,捡起了那张支票,紧拽在手中。

想到还在医院等着她的弟弟,她深吸了口气,对上霍祁深的眼眸,沉声道,"孩子我会打掉,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肯给我这一百万。"

道完谢后,秦甯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把欠下的医药费通通都缴清了。

秦时筠做手术抢救的时候,秦甯就站在门外,她心中既紧张又忐忑。

如果弟弟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秦小姐,你的弟弟已经被平安抢救过来了!"

听到医生的这话,秦甯脑海中紧绷的弦瞬间断了,她长松了一口气,快步冲进秦时筠的病房。

只见秦时筠躺在床上,俊美的面容苍白,看上去有些憔悴。

秦甯心痛的望着他,弟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弟弟出了什么事情,那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秦甯守在床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他。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秦时筠便醒过来了。

"小筠,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秦甯语气关切的问。

秦时筠并未回答,他目光幽幽的望着秦甯。

半晌,他突然一把抓住秦甯的手,急切道,"姐姐,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能去接那种片子了,否则我就再也不治疗了!"

"小筠,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姐姐答应你就是了。"秦甯听秦时筠说要放弃治疗,连忙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你也要答应姐姐,一定要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

秦时筠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为了筹钱给他治病,姐姐怎么可能会去接三级片?

都怪他,非但保护不了姐姐,反而只能够成为姐姐的负担。

想到这里,秦时筠就觉得十分内疚,他脸上满是自责,"都怪我不好,都是我拖累了姐姐,姐姐,我对不起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13章,惩罚


"小筠,你千万别这么说,你是姐姐唯一的亲人,如果没有你,姐姐也活不下去了!"

安抚好了秦时筠后,秦甯帮他掖了掖被子,叮嘱他好好休息,然而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甯就来到医院看望秦时筠。

没想到,还没走到秦时筠的病房门口,就被几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男人给拦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嘛?"秦甯满脸戒备的看着这几个人,下意识的朝后面退了一步。

"秦小姐,是霍总派我们来的,他让我们来看看,孩子打掉了没有。"

听到这,秦甯脸色瞬间惨白,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护住小腹。

昨天,她答应要打掉这个孩子,只不过是为了拿到弟弟的医药费,可是现在她后悔了。

她并不想就这样打掉这个可怜无辜的孩子!

毕竟,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小生命啊。

"秦小姐,霍总说了,希望您能遵守承诺。"那几个人见秦甯的动作,便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打断。几个人有些神色怪异的互相看了一眼,便朝着秦甯逼近。

"你们不要过来……"秦甯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他知道,以霍祁深的性子,昨天自己当着他的未婚妻的面说了出来威胁他,他没弄死自己就已经算好的了。

她心中急如焚,突然脑海中猛的想到了一个人。

只有她,才能救自己了!

秦甯在后退的时候,双手已经抓着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身后,触碰到了冰冷的墙壁,秦甯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了。

她缓缓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你们把霍祁深找来,这件事情我要和他商量!"

"这……"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似乎拿不定主意。

"这个孩子好歹也是霍祁深的,如果你们真的逼我打掉了孩子,而霍祁深又后悔了,那你们的下场你们应该清楚!"

"你还有什么和我商量的?"

然而秦甯话音刚落,那几个男人的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

那几个男人顿时往旁边挪了几分,给霍祁深挪出了一条路来。

霍祁深此时冷冷的盯着面前像是一只刺猬的女人,想到昨晚的事,他微微有些恼怒,神色更是冰冷了几分,像是覆着一层寒霜。

秦甯心下一顿,随即立马哀求道,"祁深,这个好歹也是你的孩子,我求求你就放过他吧!"

面对她的哀求,霍祁深丝毫不为所动,只觉得好笑。

孩子?这肚子里的孩子,对她来说,只是可以胁迫自己的手段!

"既然你违背了当初的合约,那么就要受到惩罚,这个孩子我是不会留下的!"

听到这里,秦甯扯唇苦笑一声,整个人彻底绝望。

霍祁深还真是残忍啊!

就算他不爱自己,好歹也还有三年夫妻的情分,又何必对一个孩子如此赶尽杀绝呢!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抓住她,带她去打胎!"霍祁深一声令下,那几个男人立马冲上前,强行将秦甯带到了手术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第15章,她们已经离婚了


霍母像是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出声问道,"祁深,你知道吗?要是我晚一点到,小甯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就没了。"

差点就没了?那这个意思就是,秦甯肚子里的孩子还在?

秦祁深似乎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却又觉得有些恼怒,好像自己是被那个女人算计了一般。

但是碍于母亲还在,他又不好发作,只是语气有些冷冽,"妈,我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祁深,这件事是不是和你有关?"霍母见他语气平淡,自然是了解自己儿子的性子。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看向霍祁深。

然而霍祁深却是不愿意多说,深吸了口气,"妈,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

"你瞎说什么?你还知道我是你妈!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盼着抱孙子已经盼了多少年了,你怎么能瞒着妈妈!"霍母却是不依不饶,想到这件事情,便是越说越气,"还好我及时赶到,要不然我的孙子就没了!"

"妈,我和秦甯已经离婚了,这个孩子我不能要。"霍祁深神色更冷了几分,双眼中也满是冷意。

更何况,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还不知道呢!

"胡闹!"霍母没有想到两人竟然已经离婚了,她低声呵斥一声,态度坚决,"我不同意,这个孩子不能打掉。要是离婚了,就去复婚!"

"妈,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我已经决定和若希在一起了!"

说到这里,霍祁深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白若希,眼底也没了刚才的冷漠,倒是多了几分温柔。

"可是祁深,毕竟秦甯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我又怎么能拆散你?"白若希见霍母凌厉的眼神,若在自己的身上。她心下一惊,顿时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暗暗紧握。

她知道,霍母不好对付。

不然当初她离开的时候,霍祁深也不会碍于自己母亲的威胁,娶妻生子。

"不行,我绝不同意!这是我霍家的孩子,难不成,我要让我的孙子,连个名分都没有?!"霍母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的语气也十分坚决,"你要是还当我是你妈的话,就和秦甯复婚,我绝对不允许,我们霍家的孙子流落在外!"

她的目光扫过白若希,眼底扫过一丝嘲讽。像她这样想要攀龙附凤,一脚迈进豪门的女人,她见的多了。

要是以前,她也就不管了。但是现在,秦甯的肚子里,可是怀有她霍家的子孙。

她自然是要帮着秦甯。

"妈……"秦甯看着霍母为自己说话,顿时有些感动。

她没有想到,为她着想,站出来帮她说话,是平日里向来厌恶她的霍母。

而不是自己三年名义上的丈夫,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想到这些,秦甯就觉得连鼻头都有些泛酸。

"妈,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一定要和若希在一起!"霍祁深深吸了口气,他握紧了身旁白若希的手,以此安慰她。

他的态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继续阅读《以爱为谋:霍少已入局》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