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一生只爱你橙香,润白,等候一生只爱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等候一生只爱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橙香
简介: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最美的
他跪在地上,脚又酸又痛,还是没有人来
但是并没有焦急,俊秀洁净的脸上写满了稳重之色,有着一种自信,让阒黑的眸子,变得更是神采奕奕的

角色:橙香,润白
等候一生只爱你橙香,润白,等候一生只爱你小说免费阅读

《等候一生只爱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最美的。

他跪在地上,脚又酸又痛,还是没有人来。但是并没有焦急,俊秀洁净的脸上写满了稳重之色,有着一种自信,让阒黑的眸子,变得更是神采奕奕的。

忽然,从那白布桌底下伸出一只白嫩的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白嫩莹白的手往桌上的糕点摸上去,淡粉色的指甲散发着微微的光泽,这只手好是润白而又好看。

粉绿色的袖子软软地滑落在手肘处,还是努力地摸了上去。

少年正要开口提醒那只想抓糕点吃的手,就要掉下来了。

但见她手一抓,说时迟,那时快,整盘糕点都摔了下来。

“咣当。”一声响,整个盘子就摔在地上,糕点也摔了到处是。

躲在桌下的人儿暗暗地苦叫:“惨了。”

探了出头来,朝他一笑:“不要说哦。”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女孩儿,约莫十五岁的年纪,她一笑,如?翩若轻云出岫一般的清新动人。

颊边的酒窝儿在打转着,婉约又甜美。

垂下头,乌黑的发丝滑盖住她的颊。她二手积极地收拢着那一地散碎的糕点,长长的睫毛像是扇子一样,在她的眼盖上投下一圈阴影。

他帮她将散在四周的糕点给收起来,放在盘中。

她抬头笑,软软地说:“幸好盘子没有摔碎。”

似乎很相熟一样,粉润的唇一启动,有着一种甜甜的味道。

连那眉儿都在欢笑一番,尤其是眸子中的笑意,甜得像是吃了橙子一样,酸酸甜甜的。黑眸中漾着水波,好如水里开的白梨花一样,灿烂又绚丽。

少女白嫩的手指放在唇边,又甜甜一笑:“嘘,不要告诉别人,橙香的记录太坏了,再来一次,他们会骂橙香的。”

橙香,真好听的名字,像是开得正香的那抹花。此时的窗外,莺儿欢快地歌唱;庭院里的花瓣上还残留着重重的露水,清风过处,柳枝儿轻轻飞舞,落花满地。

嫩绿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像是春天的嫩芽儿。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带着笑容打量着他,没有半分的生疏。一波的夕阳光华照了进来,映得一室生辉,黯淡尽去。

在他看来,爱笑的女子,最是可爱。笑起来连心里也觉得甜甜的女子,更是让人喜欢。

“橙香。”外面响起了娇柔的呼唤声。

橙香吐吐粉色的舌,颊边又生起了笑:“是我姐姐啊,你不要出声啊,我不想去练武功,我好懒的。”

“橙香。”声音越来越近了:“我知道你在那里,快出来了,你要是不练,姐姐去告诉爹爹去。”

温柔的声音不紧不慢,却是满满是威胁。

橙香的笑垂了下来,若人心怜的,她无奈地叫:“可恶的姐姐。”

紫泪一推开门,就看到了橙香扁着嘴站在那里,还有个陌生的少年。怔了一怔,美丽的容颜又恢复了平和之色,对着橙香说:“橙香,这是爹爹招待客人的地方,快出来,跟姐姐去练功了。”

橙香白嫩的脸又挂上了笑意,拉了紫泪进来:“姐姐,他是来拜师的,可是跪了大半天了,爹也不来见他,他也不说话,也不喝水,也不起来。”

紫泪温柔地一笑,看了眼垂头跪着的少年说:“你就在这里偷懒了一下午啊?”

橙香眉儿一弯,笑道:“姐姐,我就是想看后看,他要什么时候才说话嘛,没有偷懒的,事实证明了,他有跪到现在。”

紫泪摇头失笑,点点她的额,看着这可爱透着甜润之气的妹妹,生不起气来。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娇宠地说:“你啊,就是淘气,爹爹的客人啊,莫要失礼了。”

少年只是静静地听着她们姐妹说话,紫泪进来,他就一直就没有抬起头来看。

冷而不刺人,漠而不会让人忽视,他有着温文尔雅、沉稳俊逸气息。但是有一种尊贵气息,让人都会对他尊重三分。

紫泪牵了妹妹的手出去,谁知走到门口,橙香又跑进来,小声地说:“你不要等我爹了,我爹闭关中,要三天后才会出来呢?”

“橙香,爹是不想见他,别说这么多。”紫泪可不想橙香再惹什么事。她太单纯了,认为全天下的人,都是好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2章


在橙香看来,坏人是因为迫不得已,才会变坏的。只要好心相劝,就会变好。

橙香皱起眉,眨着眼可怜地说:“姐姐啊,可是跪得久了,脚会很痛很麻的,不如你去跟爹爹说啦。”

紫泪挑挑秀眉:“那你去帮他跪跪。”

橙香可爱地笑:“呵呵,那还是不要了。他看起来好高大,跪上半天没有问题的。”

说话的音声越来越远,顾倾雪抬起了头,漂亮的眸子中,有着一抹轻淡的笑意,太浅太浅,几乎捉摸不到。

这橙香真是一个蜜糖一样的女娃儿,在这里的日子,应该不会太无趣。

微微带笑的眸子,看着窗外越行越远的嫩绿身影,神色都变得柔和起来了。女孩子是没有必要去练太多的武功,累人。有人保护她,才是一辈子的幸福。

此次,就是遵了师父的遗命,前来与薛家结亲的。

想着刚才橙香所说的,要闭关三天。跪个三天,对他来说,又算什么呢?

眉间含着坚定的笑,龙族有着最高的武功,不管是哪个武学之人,都想得到薛大师的指点。

只是,龙族一代一代传下来,发生了不少的事故和意外。或者是天意吧,传到现在,已是人烟单薄的很了。只有薛家一家,才得以一直保存下来。

居说是风水不好,但是一直也找不到哪一个不好之处了。

总之薛之风就带家带眷地避到了这边关之地,在边关这崇山峻岭间秘密隐居了起来不理江湖天下事。

他深居简出,几乎无人能得知他在何处。有着最大财富的龙族,只剩得这几脉,还在这山峰之颠。只怕他也是出于想保护二个女儿,才会远避这地方的。

不知不觉想着,就跪到了晚上。

听到软软甜甜的声音在撒娇地叫:“爹爹啊,他跪了好久,脚会好痛的,你去见见他啦?”

“香儿啊,你这丫头。紫泪,紫泪。”男声扬高。

橙香笑得开心,软软地说:“爹爹你不用叫了,姐姐去练内功去了,我啊也好想练的,可是我知道有人在这里跪着,我心里头,不舒服啊。爹爹是不是你欠下他的钱了,你还给他嘛。”

薛之风看着橙香宠溺地叹息:“你这丫头,知道些什么啊?”

“是啊,不知道,橙香天天在山上,什么事也不知道的。爹爹不如我们不要去见好了,这样子橙香好几天就会一直想啊想的,要是练功走火练成了魔鬼,爹爹不要心痛。”拉得老长的,带着磨人的武胁。

橙香的话让人忍禁不俊的笑,薛之风拿这女儿没有法子。

即然来了,终归是要见的。

如果是别人也别罢了,偏就是顾倾雪,不能不见。

转手拉了橙香:“你想多个师哥罩着你,还是想多个人守着你。”

橙香眼睛滴溜溜地转一圈,笑道:“当然是师哥啦,这样多好啊,以后练功可以让香儿打打混。”

“你这丫头。”他无奈地一笑。手欲在她的头上轻敲,又极是舍不得这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只好揉揉她的发:“爹会让他留下,你们也长大了,爹也老了。”

“不懂不懂不懂。”橙香一个劲地叫着。黑眸中,闪着一些害羞之意。十五岁了,而且聪明剔透的她,只要爹说什么,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薛之风摸着下巴笑,眨眨眼睛掩中眼中的宠爱之色,轻声地说:“明明就懂,好吧,看你们姐妹们,谁喜欢,爹就嫁一个,留一个了。”

顾倾雪与他的女儿,可是订过亲的,订的是哪个,却没有说。

端看女儿们的喜欢吧,二个是他的宝贝。

一个漂亮得像是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让人赞叹。一个甜得蜜糖一样,让人心里舒服。

顾倾雪,一个绝美的少年,一个有着武功与权势结合的少年。

别人只道,他是一个嗜武之人,却不知,他真正的身份。

尊贵得让人都吓一跳,是大月朝的一个皇子。

大月朝与无相之朝,都是数一数二的国朝,国势均衡。无数的战火与抗争下来,都写着一种无可奈何。谁也打不败谁,于是,都在奋发图强,各自为政。

时光逝眼般的快,紫泪和橙香,竟然就长大了。

如果不是顾倾雪忽然而来,他都没有意识到,女儿长大了,是得嫁人了。

他不知道,龙族的覆灭,也就从顾倾雪的到来,开始了。

人可以预算到自已的命运会不会是坎坷,但是无法去把握着生命长长久久。

每个陌生的人上来这里,都会有着不同的目的。

龙族二字,代表着宝藏。

他叹息,好也不好间,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3章


橙香是个透明如水珠,清亮如皎洁秋月的人儿,虽然聪颖,却太是单纯。而顾倾雪,是个皇子,是不适合橙香的。

薛之风翻着桌上的贴子,带着睿智之色的眸子,淡淡地看了顾倾雪一眼。

少年的眉眼中,还是不动声色,隐隐带着淡若自如的笑意。

“顾倾雪。”薛之风朗声叫:“你师父让你来的。”

“三年前。”

“可如今,过了三年了。”放下贴子,他正眼瞧着顾倾雪。

是不是出世道少了,如今能见到这样稳重而又眼含着淡雅智锐之气的少年,可不多了。

或者是带着一些别意吧,越看,越觉得少年不错,不是一般的俗人。紫泪性子温柔而美丽,很是听话又善解人意,也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是要找一个能配得上紫泪的男子。

顾倾雪轻笑,不卑不亢地道:“薛师父,倾雪因为家中有些事,所以耽搁下来了。”

薛之风点点头,明了地一笑。

顾倾雪是尊贵的皇子,他的事,自然不会是练武这么简单。

宫中的事,向来是复杂而又繁多的。

叹了口气说:“那以后就留下来吧。”

不仅是看在过世朋友的份上,也是谦儿说过的啊,许一个女儿给好姐妹的儿子。

这顾倾雪就看这表面,也不错,一表人才,眼含尊贵,却不骄矜贵气,自幼因为身子弱,说要小时要远走才能保命,王妃托了哥哥带着孩子。他和他们也有过一段的交情,自是认识,没想到,转眼十几载。那可爱的小娃儿,就长成了少年翩翩公子了。那锐利中,还着儒雅,掩起了他的精光,这样的少年,仁厚多过一切,这是好的。

看人,看眼睛就能知道一个人的性子。少年不峥嵘,皇子不出头,有这性子,也是好修为。他是故意难为他的,知道他来,故意不见他。

想一个尊贵的皇子,有着一颗凡人的知礼之心。顾倾雪跪着一下午,也没有生气,就让他赞叹了。

“谢过薛先生。”顾倾雪有礼地说着。

门边处来轻笑,清脆娇嫩的声音,像是银铃一样。

薛之风脸上挂上柔和的笑,低声地轻叫:“橙香,进来吧,你这丫头。”摇头,脸上却尽是满足的笑。

橙香蹦跳着进来,带着一脸的俏皮,依在他的身边。

对着顾倾雪一笑:“师兄。”

“哟。”薛之风点点她的额头:“鬼灵精啊。”

橙香甜甜地一笑,笑得眉眼弯弯的。

他觉得,这昏黄的夜,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那漂摇的烛火,根本就比不上橙香的眼里的笑意来得亮。

真可爱的少女啊,明眸如花,笑颜如雪。

他恭敬地瞌了个头,对着薛之风叫:“师父。”

“嗯。”薛之风含笑地点头:“好,以后就好好练功吧,将来啊……。”将来很长啊,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

“师兄。”橙香又甜甜地叫着,歪头看着他:“以后要多多照顾了,师妹先拜个礼。”以后真的要多照顾了,先打好关系。

“你这丫头,就是想偷懒,不好好练功,爹也不逼你啊。”薛之风感叹地说着。

不过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地由得她开心。

人的一生啊,求的是什么,无非都是求着更好,什么才好呢?追追逐逐一生,其实开心最好。

“倾雪啊,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已的家。”

“是,薛先生。”顾倾雪有礼地答。

薛之风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休息了,有什么需要,向丫头说一声就好了。”

橙香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摇啊摇的:“爹爹真好,我的爹爹啊,是世上最好最好的爹爹。”

薛之风眼中的笑,越发的浓。这心肝宝贝儿啊,尽得他的心,让他心中像喝了蜜一样甜。

橙香回过头来,还不忘对顾倾雪眨眨圆圆的眸子笑。调皮的眨了眨:“师兄明天要开始练功了。”可怜啊,应该要多休息几天的。

他笑了,打眼里笑了出来。

他想,这么讨人喜欢的女子,当然会得人疼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顾倾雪就在练着蹲马了。

这些是基本功,很少人会一直练,但是他不会,天天都会坚持,纵使他可以一蹲就是一天。但是还记得师父说过,人的最初,往往是从这些开始的。

在这山颠之上,哪怕是六月之天,但是早晨还是带着冷寒之气,让人舍不得温暖的被窝。

山上的白雾绕缠着,蒙蒙青青的,看得不太清楚。四周安静得鸟儿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清清脆脆的。

“师兄。”温柔的声音响起。

他抬眼一看,是一个长得出尘至极女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4章


好美好美,像是初冬开的花儿一样,绝尘欺雪,好个闭月羞花的女子。看多了美人,什么样的也看过,就是这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还是第一次见。

紫泪也只知道多了个师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好看。

一身白衣的他,仿是从雪中走来的仙人一般,雪一般洁柔的长发轻泻了一身,雪一般凈美的容颜更胜绝色佳人,但那斜飞入鬓的两道墨色剑眉却生凛然英气。

顾倾雪抬头朝她温厚地一笑:“早啊,紫泪师妹。”

美则美矣,比不过那爱笑的橙香。

过了好一会,打呵欠的人儿才走近。

拖着软软长长的声叫:“姐姐早,师兄早。”

找个地儿,继续打盹。

紫泪温婉地一笑,羞涩地看了顾倾雪一眼,轻柔地说:“橙香啊,得练功啊,别再打瞌睡了,地上凉啊。”

“呵呵。”橙香迷糊地一笑,带着慵懒的声音说:“还早呢,你们慢慢练。”

这山颠之上,真的是空气好啊,睡得特别的舒服。

不过有新鲜的人,还是想知道新鲜的事。

橙香带着甜笑的眸子看着扎马的师兄,软软地叫:“师兄,你从哪里来啊?”

“从大月朝。”

“那里好玩吗?”她又歪头问着。

好玩?顾倾雪想了想说:“我倒是没有想着玩。”

紫泪无可奈何地看她一眼,轻声地说:“一天到晚就想着晚。”

橙香垂下脑袋,又带着憧憬地说:“山下多好啊,新鲜事儿多,好玩得多。我最想啊,就是下了山,在草原上放马逐奔,迎风仰头看蓝天白云,真美啊。可是要下山,还得要等啊,等到月初,和孙姐姐一起下山去买东西。”

“就想着下山。”紫泪笑她:“可是爹爹说了,你要是不把那些经书抄完了,你就不能下。”

“坏姐姐,你不帮我。”她软哝地叫。

“都帮你抄一本了。”真是让她吃死了,紫泪摇摇头,好是无奈啊。

“姐姐我们来比赛轻功好不好,输了,你帮我抄,我输了,我练功。”橙香眉眼中满是善意。

眸子一转,看着一边认真的顾倾雪,软言温语地诱惑:“师兄,你要不要比啊,年纪轻轻地,不要一幅老成样子哦,老了好几岁。”

“轻功?”顾倾城挑高了眉。

越看她越是像糖,记忆中那年少的香甜滋味,忽然和现在连贯起来了。

“要不要嘛?”她眼神亮了起来。

紫泪故意不说,在师兄的后面点点橙香的头,不揭破她的小诡计。

在龙峰山峦之上,谁人的轻功,能比得上她呢?

橙香白嫩的脸上,笑得可爱又无害。

他也不相信,就这么个晶莹剔透的人儿,轻功能比得上他吗?

温和地笑道:“好啊,不妨试试,不过,输了你可不许哭的。”

她笑得眼弯弯:“姐姐,他说我会哭哦,呵呵,要是孙姐姐知道,一定会笑得眼泪都出来。不过,说好了,只比轻松哦。走,带你去一个地方,如果你输了啊,你就要帮我抄经书哦。”

呵呵,不能白赌的。

一点的波光,引起无数的折射,潋滟生色了不少。

而另一则,有着山荫的挡住,阳光还无法射入,不算大的湖,筑起山里的水成湖,但是很长很长。湖上烟波才起,有些迷蒙不清,清泠泠的水,透彻到底,看出底下的一些五颜六色。有花儿,也有一些石子。

他心中暗想,这还真是宝地,就连水下,也有着闪烁人心的吸引。怕不得人人说龙族满满是宝藏了,狡黠的女孩。

她轻眨着明眸,舒服地享受着这里的灵气,蓝袖一挥,张扬着雪嫩的双手。

回头朝我一笑:“师兄,你要让让我哦,我年纪比你小。”

紫泪就在一边笑着,眸中有着警告之意,还有看好戏的样子。

他怎么会轻敌呢,他从小就不会小看人,不过橙香,他会让她个三分。

就看在她可爱的份上吧,男人让让女子,是一种风度。

“真漂亮,每次在这里看的时候,就想想飞。”她轻轻地说着。

顾倾雪对湖底下的宝石也不屑一顾,转动着双手,呼气吸气的,倒是想看看这橙香,有得几分能耐。

这么美的地方,这么美的人,会是一个美的记忆。

橙香回头笑着说:“姐姐啊,你要给我们做证啊。”

紫泪正在挑着翻着那木桌上的书,头也不抬地说:“姐姐知道了。”

“让你三步。”顾倾雪对橙香轻笑着。

她笑,笑得好狡黠,让他不禁多看了二眼。

双手一抱拳,她有礼地说:“师兄,那橙香先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5章


她飞身一起,往那湖面上走去。顾倾雪真想抓住她,怕她落水了。奈何,真的不用,她真的好快,就是一眨眼,人就在湖面上极快地飞走着。

几乎是足不着水,如一缕轻烟一样,美丽而又优雅。

他想,真的轻敌了,这个狡黠的橙香。

提气,如鹰一般的飞身,足尖点着水,追她而去。

她笑着,银铃般的声音,串起了湖的轻快。

真的好快啊,这小女子的轻功,是他所见过最快的。使尽了全力,提尽了气地追她,居然还追不到,天啊,她是什么速度,竟然可以这样。

他自叹不如啊,几乎就要触摸到她的衣服了,她又加了速。

远远地看起,一白一蓝二条人影如烟一般的逝。

紫泪帕子轻擦净一本厚经书的封面,想来,小橙香,又会赢了。

她算是欺负新人吗?不算吧,橙香跟他说清楚的了。

“泪儿。”明朗的一声吃,让紫泪回头一看,不好意思地叫:“爹爹。”

薛之风看着远远而去的人影,摇头失笑:“你们是不是又在算计着那顾倾雪了。”

“爹。”紫泪的脸上微微的红,原来爹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她们还以为爹不在呢。

“好吧,挑本紫面的给他抄抄。”他眼中含着一抹笑。远眺而去,这莽莽山林中,还真是美得不得了,忍心胸中的轻咳,暗暗地压下去。

紫泪点点头,轻笑地说:“爹爹这不是纵容橙香吗?”紫色封面的,可是最厚最厚的。

“是啊,长大了,都下山去走走吧。泪儿,你和妹妹也得去见识一下,才能知道,这天下,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不走走,眼界不会开。

江湖的险恶,也不会知道的,年少不要白枉来一场才是。

紫泪看到爹远远地离开,心中生起了一些感觉。这里的生活,是真的要改变了。

爹看着那顾倾雪的眼神,有抹赞叹,想来,对他很是喜欢了。

他的确是很好看,是她见过,最好美的男子了。

那厢,二人相比。

橙香不好落人口实,于是放慢了速度,让他追上。

在到岸的时候,她的蓝袖拂过他的脸,清清的淡香味吸入鼻尖。

橙香扬手,将发丝绾在耳后,看着他盈盈一笑:“师兄,承让了。”

“狡黠。”他带着三分宠溺地说着。

对着她,免不了心中生了些柔和之意,也想疼爱她一样。

“不是啊,是师兄承让了,真的,你看,我才快你半步,如果不是你让我三步,我就输了你二步半了。”她振振有词地说着。

只有他知道,她放慢了速度。

也是第一次,有人能与他并肩同步。

二人绕着湖边的路,踏着一地上的湿润落花,拂开吹在脸上的青丝,一路上往回走。

紫泪扬扬手中的紫色经书,橙香的笑越发的甜润了。

还是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啦,师兄。”

“应该的。”下次,再也不敢再小看这狡黠的丫头了。

“呵呵,姐姐真好。”感激啊,那可是最厚的。真的是有劳师兄了,想必他那么厉害,应该抄得很快吧。

这姐妹,他摇头轻笑,却无半分恼怒,而是感叹地说:“小丫头就是鬼点子多。”

“呵呵,是师兄的承让啊。”她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不好的。

美丽的湖波之上,又安静了下来,雾慢慢散了去,越发的显得波波潾潾,灵美清雅。

姐姐真是太好了,挑了个最厚的。

不过这师兄真的没话说,所以说,好人还是多的。

人家可是二话不说,抄起笔就写了起来。

橙香伸长脖子看:“师兄,你写得字好好看哦。”

“这好看吗?”顾倾雪也不生气是橙香设计了他,一来就让他先抄经书。依然是平和而又含着淡淡的笑。

“是啊,好看得我看不出来了,爹说,这样的字,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居本写的,她看不懂啊,太龙飞凤舞了些。

顾倾雪心中好笑,这女娃儿啊。

橙香沾起墨,也抄了起来。

免不了的,他侧头轻看。

橙香赶紧用衣袖挡住,笑眯眯地说:“师兄,我们各抄各的。”过二天就可以下山了,抄啊,师兄抄快一些。

紫泪一手磨着墨,一手用手绢轻捂着红唇,带着笑意地说:“橙香的抄的,是天书,不是谁能可以看到的。”

“姐姐啊。”橙香不依地叫着,雪白的脸上,浮上了二抹羞怯的红意:“我哪里是写天书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6章


“我知道我知道,是毛毛虫不安份。”这个妹妹,还是有点爱面子的,不能让人知道,她写的字,和她多无缘了。

长得可爱,写的字也可爱,爹爹还拿出挂着。

哪知孙姐姐端菜一看还说:“薛先生,怎么毛毛虫也放在这里啊。”

橙香当时好哀怨地看着。

爹笑着说:“是啊,毛毛虫也是生命,也有可爱的地方,对不对啊,橙香。”

“我吃多点饭,就能写出漂亮得一字来了,主要是爹爹你让我抄得太多了,给我这么多武学的经典抄啊抄的,我抄得多了,就会贪快,孙姐姐,贪快是不是嚼不烂啊。”

孙姐姐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笑道:“是倒是,不过二小姐你下次给我画二条毛毛虫,不要爬的,要睡的,我挂着。”

“孙姐姐你和爹爹一样坏,我一准儿把字给练好。”

从此,大家就把橙香的字,叫毛毛虫。

顾倾雪写了好一会,偷眼瞧瞧橙香写的,还真是毛毛虫啊。

摇头失笑地写着,这橙香,没想到字写得和他有得一比。

没人看得懂他的,太飞扬了,没人看得懂她的,太多毛毛了。

越写越累,橙香就拿着二支笔,沾了墨一起写着。

顾倾雪看得有些吃惊:“橙香……。”

“呵呵,没事,我爹习惯了。”她也写习惯了。

月头开始的,都堆积到现在来了。

“好了,要是没有墨汁了,叫姐姐。”紫泪磨好墨,就在一边练着武功。

日头渐升,薄寒尽去,雾气也消弥得干净了。

薄腻的阳光,从那枝尖上透射下来。

点点的亮光,隐隐约约地照在她的脸上,白嫩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来。

多娇嫩的一朵花儿啊,真美。

时光在指尖里流逝着,指尖握着笔,优雅地写着经书。

少年不惜时光如玉般的珍贵吧,写着的时候,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偶尔抬起头,总是能看到她一边写,一边看着枝头上的初蝉在空鸣叫着。

甜甜一笑,睫毛弯弯柳眉如新月,羡慕地看着自由自在的天空。

好静谧的一刻,不远处的湖水,波光越发的夺目。

风一吹,光彩就欢快地吹逐着,像吹响的号角,叫草原的英雄欢呼起来。

少女的发丝如黑绸一般,带着馨香,飞舞着。

回头朝他灿烂地一笑,轻道:“师兄,这天气真好。”

是啊,天气真发了,她的笑,太灿烂了,让他都不敢正视。

低下头,越发的抄得快。

写多点吧,这样橙香才会写得少一些。

“师兄,你是皇子吗?”她又好奇地问着。

“嗯。”他简短地答着。

他对于皇子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好炫耀的,其实他更羡慕她们在这里与世隔绝的生活。

无忧无虑,单纯如一滴水珠一般,从指尖淌下,什么特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一旦入了神,抬头一看,竟然是日已高,该是用午膳的时间了。往旁边看看橙香,橙香却是趴在那石桌上睡着了,想叫醒她,但是听到紫泪的轻巧的脚步声。

顾倾雪收扰回了手,径自地回去。她抄得好累一样,总是捶肩捏手的。现在睡着了,也不出奇的。

一转弯,就看到了紫泪。

紫泪眉眼轻含着笑意,放轻了声音说:“又睡着了,是吧。”

他点点头,浅含笑,就往回走。

紫泪忍不住往回看,雪白的身影,带着淡淡的香味,让她脸上有抹羞意。

刚才听到有下人说,这师兄和她,很相配。

男的出色,女的也出色,这叫做男才女貌。

而且爹爹有意为她们寻一些亲事了,她娇羞地低下头去,凡事,还是爹爹说了算。

橙香趴着睡得好香,她感叹地一笑。

以后,她要好好地照顾妹妹啊,这个妹妹,不仅是爹的心头肉,也是她喜欢的。

她很可爱,没有什么脾气,但是,她很聪明的。

其实,这样单纯就好,不是吗?为什么要去学会那污黑的一面呢?

宁愿把她保护在羽翼下一辈子,也不要她伤心难过。

她会的,没有人知道,她比爹还要宠爱着橙香,因为她是她的妹妹啊。

娘为了妹妹,连命也不要。

爹为了妹妹,躲在这里,她为了妹妹,也可以的。

一家人,不谈什么,只要开心就好了。

看相的说,妹妹的命不好,如果不躲开一些事,就会一辈子的伤心。

所以,远远地避开了。

如今也快十六了,想必,什么要发生的事,也已经发生了。爹可不要她们只做井底之蛙,他说人生,不是这样的。

但是他疼爱橙香,放弃了自已要过的生活,到了这里。

这地方,也是龙族最古老而又神秘的地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7章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可以盼开下山了。

掬一把辛苦的泪啊,薛先生终于不用再看毛毛虫了。

闭了关去,交待顾倾雪和紫泪下山不能张扬,而且要好好地保护着橙香。大方地允诺橙香,玩够了就回来。免得她一张脸回来拉得长长的,哀怨地说时间不够,看不尽美色。

一早就蹦蹦跳地拉着紫泪要下山,又娇翠地呼唤着顾倾雪快点。

爹可说了,要听他们的话,才能玩得久一些。

草原的湖水很清亮,像宝镜一样。在草滩之中,嵌着一洼洼清亮的湖水,水面映出太阳的七彩光芒,就像神话故事里的宝镜一样。一洼洼说明湖水很多,清亮说明湖水很清,能映出人的样子。

草边的草,娇嫩得青翠翠的,风掠过,荡着绿色的波浪,美得让人叹息啊

远处,或散或集的牛羊,多得数不清,一些野花,开着五颜六色的娇艳。

“好美啊。”橙香赞叹地说着。

都不敢靠得太近了,怕是惊忧了这天堂一样美丽的地方。

一回头看着姐姐笑:“姐姐,那比赛的地方要是在这里的话,那会惊忧了这一片的宁静安谧的。”

顾倾雪难得的唇角扬起一抹笑:“不会在这里的,橙香,别跑太快。”

紫色的轻纱,飞扬得像是紫雾一样,直往那小白羊身上扑去,抱着又亲又笑的。

让人的唇角都轻扬,真是孩子一样。

“师兄,由得她去吧。”紫泪温和地说:“她就喜欢这么野,管也是管不住的。”

“姐姐,师兄,快点快点啊,要去吃些东西。”

紫泪忍不住笑:“你啊,一下山就是肚子饿得快,小心些。”

“师兄,不如我们再来比试轻功吧,免得你说水上比不过我。肚子里暗暗的叫,平地上未必比我差。”

顾倾雪的脸,有抹无奈的笑意:“现在下山了,再比,输了也不能帮你抄经书。”

身在福中不知福,那些经书,可都是集武功大学而编的,凡人想寻也寻不到。

“姐姐,你和师兄就慢慢走吧,慢慢哦。”拉长了声音,又暧昧地笑着。

紫泪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脸微微的羞红。

这橙香,明明知道爹有意将她许配给顾倾雪,还来这样说。

“橙香。”顾倾雪叫。

发现这二个字,叫得好舒服。

如果要娶,就娶薛橙香。

运起轻功跑得极快:“来比就来比吧,输了,你给师兄拿二把剑。”

橙香一挑眉娇笑道:“比就比,在草原上,就是有一种奔跑的感觉,这样才能让心里的犷达之气,呼出来,心情也好了,天气也美了,人也变漂亮了。”

忍不住的轻笑,这橙香。

“姐姐一起来。”狡黠的橙香还想拉拢姐姐和顾倾雪。

姐姐是世上最好的姐姐,最疼自已了。而顾倾雪,也很不错,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武功很好。又可以任由人欺负,以后有这样的姐夫,日子才好过。

“好啊。”紫泪站在橙香的身边。

三人一起叫,笑着就跑开了。

三个的轻功,都属于上乘,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出老远了。

但见草原上,就二白一紫的衣服,如烟雾般飞快地往远处而去。

快到镇上,橙香搞怪地一推紫泪,往顾倾雪怀里推去。

紫泪也没有想到,啊的一声叫出来。

眼看就要摔在地上,顾倾雪手极快,抓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泪儿,小心些。”

娇嗔地看了橙香一眼,她却挤挤眼一笑看着远处说:“我要去买炊饼吃,师兄,你看看姐姐的脚扭伤没有,姐姐真是不小心啊。”

“橙香。”紫泪带着警告地叫。

一扮鬼脸,跑得老快的:“我先去了。”

“她真是调皮,哎呀,还真是有点痛。”推她也不看看地方,唉,脸都热起来了。

顾倾雪扶着她,眼睛看着橙香往远处跑去,也寻着药铺说:“先去看看。”

正恰逢今天是集市的日子,周边的百姓,都来赶这集会。

而且这是大月与无相之朝交边的地方,什么风俗的都有,一边是用牛羊来换珠宝,总多,杂七杂八的,熙熙攘攘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走丢。

她是不怕的了,她是老江湖了,经常下山来这里混的。

是主要是让姐姐与顾倾雪在一起才好,这样子回去,爹爹不知有多开心。

孙姐姐说,感情是要培养的啊。

一起,才会培养。

笑眯眯地仰起头,享受着街上的种种香味交杂着。

空气中隐隐的蕴着一种紧张,带着肃无声息的马蹄声靠近。原来马蹄上,都层层的裹上了棉布与皮料,怪不得如此多人靠近,也不会震然作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第8章


“爷,过了这里,就到了。”一个男人低声地叫着。

坐在马上的男子约莫二十左右,漂亮的五官如神抵般,不论是鼻子还是眉毛,都是老天爷的杰作,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看到他的脸,都会有些着迷。

尤其是那乌黑的眼珠子,冷的时候像把刀,笑的时候,让人连灵魂也可以出卖给他。

少年的唇紧紧地抿着,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睨视着这热闹的地方。

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他再看,又看不清楚了。

勾起唇一笑淡道:“今天就不赶了,明儿个是草原英雄比赛,端的是好好地看一看。”

“爷,只怕此地不宜久留。”

“有何不可,他不是也在这里,我想,他一定会参加,就让我来与他比一比。”眉宇中藏着一种锐利的霸气,让人不敢正视。

将手上的马鞭甩给手下,少年跃下了马往集市而去。

“别跟着我,化整为零。”越多的人,越会是一个明显的目标。

手下也不多话,牵了马就去。

他悠闲地走着,闻着那烧饼的味道,拿出些银子买了一个咬嚼起来。

多久不曾这般轻松自在了,越是热闹的地方,倒是越可以放心。

俗语有云: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卖烧饼哎,卖烧饼哎。”起伏的叫声,勾引出橙香无数的口水在肆虐着。

橙香二眼发光,冲了过去。

摸摸周身,连一个铜板的眼儿也没有。

旁边有一个少年,黑色的衣服和披风带着让人不可靠近的味道。似在想着什么,有一口没有一口地吃着。

护腕都是暗煅黑金做成的,这人一定是有钱的啊,气息都不是一般般的。

橙香拉拉他的衣服,抬高了脸撒娇地说:“能不能借我一个铜板,一会我姐姐会还给你的。”

她那么可爱,就给她一个铜板吧。

大多数的时候,都没有人会拒绝她的。

但是少年锐利的眸子冷冷的一扫她。看着她白嫩的手指抓着黑披风,不悦地叫:“放手。”

扁起嘴:“别那么小气嘛,你借一个给我,等会还你十个。”

越有钱的家伙,越是小气得要死。

她是不想带银子,带在身上重重的。

少年不理会她,也不想让任何人缠上,漂亮的眸子一冷,转身就走。

哪知道橙香还抓着他的披风,他一走,那披风的绳子就勒着他的脖子。

正好啊,那么一口烧饼就吞在喉间。

这一勒,把他差点没有咽到,难受地一手抓着脖子咳嗽着。

橙香一看,放了手,想着不关她的事。

少年回头冷狠地一瞧她,吓得她吐吐舌头,往人群里就跑走了。

惹了祸不走,还等着骂不成啊。

他顺了气,微抬起头,看着那在人群里窜来窜去的紫色身影,有些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哪来的野丫头,差点害他当众出丑,最好不要给他再看到。

一扬披风,还是威风凛凛地往一边走去。

天上的风云,越聚越是波谲难测,下山一趟,她不知道,遇上了她喜欢的人。

在那隐密的一角,一个男人也站在窗台上看。

轻笑:“越来越是热闹了,连大月朝的皇子,也来参上一脚了。”

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所有的酷男人,什么事都不用自已理会的。

但是他很倒霉,真的很倒霉。

他很酷,看上去浑身上下浑发着雪寒之气,没有人敢靠近他一步。

而且他还带着皇室的血统,打小的优越生活和教育,让他全身都是尊贵之气。

他一句话,就可以命令很多人了。

但是此刻,很狼狈,为什么呢?马儿不跑了。

他左看右看,心里暗暗想,早知留一二个侍卫在身边就好了。

用力鞭打着胯下的红马,还是不动。

马儿抬着头,似乎在听着不知何处的风声一样。

他用力地夹下,还是不动。

四周看看,没有任何一个人,恼恨地说:“走不走?”

马不会听话啊,你骂它也是没有用的,依旧是杵着。

照这样下去,去参加赛马的,就会迟了。

那不是丢尽了脸,他跳下了马,狠狠一脚踢在马脚上:“走。”

真简短的字,马不甩他。

“呵呵。”清脆的叫声从一边的林子里出来了。

“谁?”他浑身警戒地看着那林子。

“告诉你干嘛,你不是很酷吗?你怎么不上马呢?”

橙香笑着从茂盛的绿叶中飞身下来,橙色的衣纱映着绿色的林子,特别的显眼。

好不容易,说服顾倾雪照顾脚微微扭伤的姐姐,她就独自一个人去赛马的地方了。

难得,还看到了不肯施舍一个铜板给她的酷男人。
继续阅读《等候一生只爱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