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紊,慕爵小说《总裁大人,别太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大人,别太猛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程紊
简介:“兄弟们,程紊在那儿,别让她跑了
”  程紊拾起地上的酒瓶子,用力一敲,“啪!”她拾着碎片就开始狂奔
  程紊并没有注意碎渣掉哪儿,开始发狂的奔跑,脚下陷入了很多碎渣,鞋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每跑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她咬牙,只能继续跑
  “兄弟们,那娘们跑得慢,咱们能追上,快点!”追捕的人神色透着贪婪和粗俗,接着,围着程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臭娘们,看你还怎么跑
”男人们粗犷的声音传得很远,“哈哈哈哈
”  程紊忍住没有看向脚下的血滩,将刚才的玻璃碎渣最锋利的地方对向自己的脖颈动脉,神色有着死一般的决然:“再过来一步,你们试试
”  那帮人顿时停了脚步,上面说将她抓回去,但没说要的是尸体
  操!这女人这么烈,真难搞,难怪组织要派这么多人来围捕她
  “哧~”  汽车急速刹车的声音传来,车门开启的声音,伴随着摄人的气息,等到众人都清醒过来的时候,三架加特林已经瞄准了众人

角色:程紊,慕爵
程紊,慕爵小说《总裁大人,别太猛》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大人,别太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追捕


“兄弟们,程紊在那儿,别让她跑了。”

程紊拾起地上的酒瓶子,用力一敲,“啪!”她拾着碎片就开始狂奔。

程紊并没有注意碎渣掉哪儿,开始发狂的奔跑,脚下陷入了很多碎渣,鞋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每跑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她咬牙,只能继续跑。

“兄弟们,那娘们跑得慢,咱们能追上,快点!”追捕的人神色透着贪婪和粗俗,接着,围着程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臭娘们,看你还怎么跑。”男人们粗犷的声音传得很远,“哈哈哈哈。”

程紊忍住没有看向脚下的血滩,将刚才的玻璃碎渣最锋利的地方对向自己的脖颈动脉,神色有着死一般的决然:“再过来一步,你们试试。”

那帮人顿时停了脚步,上面说将她抓回去,但没说要的是尸体。

操!这女人这么烈,真难搞,难怪组织要派这么多人来围捕她。

“哧~”

汽车急速刹车的声音传来,车门开启的声音,伴随着摄人的气息,等到众人都清醒过来的时候,三架加特林已经瞄准了众人。

程紊握着的碎渣更用力了,一下就陷入脖颈,脸上的决然不言而喻。

“哟,怎么着,就你这样的小白脸也来想抢人?”

男人右脚迈出,一身黑色的西装更衬托出他的气质,深邃的眼眸,俊美的脸庞无不彰显凌烈的气场,眼眸定定的落在程紊的脖颈,看着血液的流淌,带着些戏谑的神色。

“慕爵,是慕爵….”一阵静默后,传出来的声音极大,众人听了都开始冒冷汗,刚才有些嚣张的人现在只想将自己隐藏起来,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将他内心的害怕谱写。

慕爵,慕家在g市如同横行的龙,家里世代都有军政,关于慕爵的一切,虽然现在慕家不是慕爵掌门,但是,他的实力,是没有人能够达到的。

此人,看似一脸无害,但是他的身份地位和传奇事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哒,哒,哒。”清脆的脚步声开始靠近,程紊看着来人,向后抵了抵,神色晦暗不明。抵在脖颈上的碎渣又陷进去了一些。“看来慕爵竟也来凑热闹。

慕爵闻言,唇上的弧度更高了,挥退身后的人,“那么,程小姐,你的烈性不小。”

程紊眉宇微皱,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她再度后退,直到背抵着墙,“今天真有趣,你也是来抓我的?”

“不。”慕爵神色不变,程紊能清晰地看见慕爵眼里自己的倒影,“我对于你,不需要理由。”

看着他的贴近,程紊心里的玄一下就断了,“离我远点,不想我死的话,”她轻吐了口气,“我想,你应该不喜欢尸体。”

慕爵的整个人冷了下来,神色伶俐的撇像身后的众人。

脚步声渐行渐远,宽阔的路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程紊心一横,“对于和你走,抱歉,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

“哦?程小姐这是在和我谈条件?”慕爵神色恢复了戏谑。

下一瞬,程紊手上的碎渣早已落地,人已到了他的肩头。

“慕爵,你放开我,放开我….”

“开车。”

车子平稳的驶过,若不是路面上的血滩,无法证明今天的夜晚发生了什么。

车开始行驶,慕爵看着手上的纹路,似要看出花来,接着一言不发。

程紊内心还不平定,并不知道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哪儿,现在人在车上,就像任人宰割一般。

从窗外看去,窗外的景色如光影一般急速,可想而知,此时的车速有多快。

“慕少。”坐在副驾驶的人递了一叠文件给慕爵,他伸手接过。

程紊隐约听到些什么杀了之类的字眼。

心里不由得一紧,程紊轻咬着唇,自己现在在他的手上,若是算起刚才自己对他的言语不客气,是不是心里一横就会解决了她,现在整个人就像是被人囚禁,千万不能坐以待毙。

惨白的脸有些暴露了她的神情,呼吸也有些紊乱。

整个g市都可以说是慕少爵的地盘,必须在车停驶前想办法离开,但是要怎么办才好。

她刚才是有些决绝,是因为她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是,现在,对于他而言一有机会就是希望,她现在不想死也不能死,她还有大把时光没有浪费,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你想什么?”慕爵抬起头,戏谑的目光扫来,“对于跑这种事,你还是省省吧。”他倾身靠近程紊,唇似乎要碰上了她的唇,“既然抓到了你,就没有还能跑得希望。”

他全身心的盯着程紊的唇,似细细的描绘程紊的唇形。

程紊鼻息间全是他的气息,忍住内心厌恶的躁动。

她神色变了变,立刻温柔的小妹妹状态表现了出来,将头枕在慕爵肩上,她其实不希望他靠近她的唇,细长灵动的眼眸扑闪,“慕少,你说的都是对的。”她故意将声音装得嗲,就连程紊自已听了也觉得犯恶心。

“慕少~这半夜的快睡了吧,慕少~”说实话,这是程紊生平第一次说这么嗲的话,但是恶心了自己肯定也恶心了他。

坐在副驾驶下属和司机都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脸,慕爵脸一抽,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

看着程紊的神色有些不可置信,但是,睡觉?呵。

他眼神突然有些深邃,将文件递给下属,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怎么,困了?”

手掌一点点描绘程紊的后背,让她有些颤栗。

“不要!”她恢复了平日的常态,眉宇间满是愤恨,下意识的推开了慕爵,还挪了挪屁股,离得慕爵更远了些。

“那就待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2章程紊的逃离


慕爵说完,再次从副驾驶座位将文件拿起,身子微微坐直,手指微微翻弄着。

一瞬,冷风灌入,“慕爵,滚吧你。”她狠狠地放倒这句话。

慕爵一脚踹开还未紧闭的车门,路面上的程紊早已随着疾驶的车开始变成了黑点。

他手一紧,趋身向前,“慕少,慕少,快停车!”坐在副驾驶的人知道事情不对,开始有些慌乱。他想伸手去抓住慕爵,但是迫于车厢的限制。

“滚!”

慕爵前身一屈,眉宇邹成川字,一跃而下。

“慕少!!!”

程紊全身蜷着,她没想到车的速度太快,况且自己身上还有伤,这一下要是慕爵再来,恐怕自己就是漏网之鱼了。

“救我,救…”

慕爵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飞奔跑向程紊,捧着她沾满血迹的头颅,手臂将她搂着,一直戏谑的神色变了意味。神色有些黯淡。

“慕,慕少?”细微的声音从怀里发出,“真没想到啊…”

“给我闭嘴,信不信我将你丢下就走。”

程紊两次接近死亡,现在的自己有着对生的渴望。

“叭!”

“叭!”

闪着白光的汽车正朝程紊和慕爵飞速行驶,好像是刚才才发现他们,这是的他只能用喇叭催他们离开。

焦急的喇叭声响彻云霄,如生命的前奏。

“慕少,跑….”

“啪!啪!啪!”

“哧!!!”“嘭!”

程紊屏住呼吸,若是自己死了,她不敢想象。

时间像是在这一刻停止一般,周围的一切都成了慕爵的陪衬。

程紊等了许久,这才鼓起勇气看向四周,不看还好,本就向他们疾驶而来的车辆早已撞在护栏上:“第一次见到这么笨的女人。”

程紊勉强支起身子,刚才,好像被骂笨了。

“哼!”程紊不服气的轻哼,谁笨了,谁喜欢自己被抓,她还不是为了逃出去。

“怎么,女人,不服气?”慕爵眼神犀利的看着她,似要看出个洞来,“还是,你想呆在这儿?”

程紊随着他的话语看看四周,看着有车辆继续行驶,虽然没了慕爵要困难些,但是,他会让自己逃吗?答案当然是不会的。

程紊一抬头,献媚的脸上有些扭曲,“慕少~”

他脸一抽,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女人,还想玩什么花样。”慕爵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看着这女人被他捉弄的样子,似乎,有些有趣。

程紊知道他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是只要自己打死也不承认的态度肯定是没办法的。

“慕少,现在大半夜的风有些大,不如,回去加件衣服吧。”

他看着她身上多处的擦伤,脖颈上的血液似乎有些凝固,还有脚下的碎渣虽然没有取下,但是也有了凝固的现象。

他将程紊打横抱了起来,“真不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重。”

程紊脸色有些害羞,“哪有,我本来就不重,我至少1米66,体重46.5kg。”程紊顶着气红润的脸蛋,眼一瞬不瞬的看着慕爵。

慕爵并没有接她的话继续下去,“真想试试看看你在床上是什么模样。”

不可否认的是,程紊的确长得很不错,吹弹可破的肌肤,黛玉眉,高挺小巧的鼻梁,时常红润的脸颊。

脸上的血迹也没有挡住她美丽的容貌,程紊足够有倾国倾城的资本。

程紊一张脸顿时气成了猪肝色,眼瞳瞪得像铃儿般大。

这男人大脑里想的都是什么,怎么脑子里面满是那种东西。

程紊真想撬开他的脑袋,看他的脑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这种东西。

车终于经过漫长的行驶终于到了目的地,别墅的距离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程紊正对面的一条龙似有欲上天的形态,只是细看,才会发现那是石雕。

爵苑

别墅的内置倒是极为奢侈和贴切,真是恰到好处,尽显奢华,也透着些许内敛。

程紊身体伤得没有多严重,就是身上的血看着有些吓人罢了。

她主动下了车,没想男人被拽得一个趔趄,她整个人都被撞进了慕爵的怀里,程紊捂着撞疼的鼻子,为什么这男人的胸膛这么硬,她眼泪差点被撞出来了,真的好痛。

本想斥责的话咽了下去,这是慕爵的地盘,要是她一个不顺,最好是观察好四周,能多快逃出去就多快逃出去。

她被抓还真不知道慕爵有什么癖好,刚才的那些难听的话到让程紊有些害怕。

慕爵公主抱着她来到了二楼,眼瞳在门上的花壁上扫了一下,纯白色的花梨木们便像两边敞开。

温暖的橘黄色光带着些暗雅,奢侈的深灰色洒满了四周每一个角落。

程紊被丢在了蚕丝棉被上,虽然不痛,但是突然的丢倒是让程紊有些惊奇,那眼神似乎写着,要不我丢你一下试试。

男人的突然撩起了笑意,眼中的暗火愈加明显。

“你干嘛!”程紊这个时候是真的慌了,用膝盖抵住了慕爵的进攻。

“哦?”

“放开我!走开!”

程紊双脚被压制,在她的惊呼和惶恐下,温热的吻如雨点般落下来。

“死女人,你敢打我?”慕爵沾着嘴边的血迹,“敢咬我的女人是第一个。”

程紊终是受不了了,“滚开!”

“女人,太烈了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

程紊瞪大眼看着再次靠过来的头,狠狠地咬在了慕爵的脖颈。

“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3章烈性女人


慕爵揪着她的头发,“看来你对死很执着。”他双眼微眯,眼里却带着兴味,“打我耳光,敢咬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我真想看看你求我上你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哦?这难道就是慕家慕少的修养?”

“怎么?”慕爵闻言紧紧盯着她的双眼,不想放过她任何的一个细微表情。

“慕少,女人不是这么玩的,像我这种女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况且,像我这种女人,男人可是很多的,要是您一不小心染上什么病,我这是为您好。”程紊看着这么贴近的脸,她有种还想再次挥上去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行。

还有什么男人很多,这只是单纯的为了骗慕爵,程紊还是完璧之身。像慕爵这么高贵的身份,什么女人没有,说了这么个理由,别说慕爵接受不了,恐怕换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

但是慕爵好像没有受什么影响,对于她的话也毫无反应,这让程紊有些慌,但是她必须装作很镇定,“慕少,我身上这么脏,那我先洗个澡.”

慕爵眼里充满了兴味,“哦?”

接着她试图推开他,可是没曾想,推开了,“我很脏。”这是再次提醒慕爵,其实她男人很多。

她到处摸索着,不想再次惊动了那个恶魔。

“我带你去。”他笑的极为恶劣,手强制的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入了浴室。

程紊躲闪浴霸的水,水温极高,让她的肌肤快速泛红,看来这就是男人的恶趣味。

她的躲闪倒是让慕爵反应过来,调好了水温,直接将浴霸丢给了紊,“给你二十分钟。”丢下这句话就不在管程紊了。

这让程紊有些放松,整个身子都放松了下来。

三十分钟后,慕爵双眼紧盯着浴室门,这女人看来真是一只倔强的小猫啊。

一时洗澡忘了时间的程紊实在找不大可以穿的衣服,刚才进来的时候,衣服早已被慕爵撕碎了,再说,那些衣服本身就有些破烂。

她瞄向另一方的浴袍,那是慕爵的没错,所以…

慕爵本就没有多少耐心,但是此刻的浴霸门打开他的内心是极度不爽的。

程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慕爵强行横抱了起来丢在了床上,“慕爵,我很脏的。”这时候的程紊才是真的慌了,为什么这男人告诉他自己男人很多也偏要自己,她不想失身。

“慕….”程紊整个人都被淹没在了他的吻里。

没想到这么就被占有了,“你给我滚…”

一夜旋旎。

第二天,程紊被身上的疼痛折腾醒了,感觉就没睡过,全身的疼痛都在叫嚣昨夜的放纵。某个地方更是疼得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倒是身旁的慕爵睡得极香,身上全是程紊的抓痕和牙印。

程紊神色似淬了毒一般,将男人脸庞记了下来。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带着些许伶俐,深邃的眼瞳,浓密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薄唇,眉形修长略带伶俐,高贵气质难以掩饰。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这么恶劣的人竟然拥有这么不俗的长相,这男人的长相,不管男人女人恐怕都会为之疯狂追求,真是。

长得相貌堂堂的禽兽,遇见我,你死定了。

“女人,你男人很多?”慕爵唇角微扬,深邃的眼睁开带着摄人心魂的魄力,似乎将程紊淬了毒的眼神并不看在眼里。

慕爵眼瞳还在回味昨夜的味道,这女人说了她男人很多,他内心是不信,但是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再看到她那么强烈的反应就断定她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男人,然后,他赌赢了,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这样想来他的心里有些舒心,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程小姐,或者该叫你程紊。”

程紊内心有些震荡,昨夜的时候他或许是听到那帮小混混叫她程小姐,但是她并没有告诉她她的名字。

“程紊,多大?”

“哦?看来慕爵你对我很好奇。”程紊神色有些愤恨。

“多大?”声音带着威胁,他的笑意毫不掩饰。

“29。”程紊想了想,给了这么一个年龄,其实她只有十八岁,昨天刚好成年。

慕爵脸色顿时像是吃了苍蝇般,“29?”

“对,慕少,其实我的膜是补得,我的皮肤是保养得。”程紊嘴里一句一句将自己扁得极低,“没想到慕少您对这么老的女人,还有这么多男人的我这么感兴趣,还有,昨夜你的服务不错。”

慕爵眉头紧皱,嫌弃意味太重,29岁,那是什么概念。现在的他才22岁。

程紊看他相信自己的话语再次放话,现在正是再次加把火的时候了,就让大火来得更猛烈吧。

“慕少,昨夜已经够了,你直接将我丢出去吧,我这么老的女人被您这么高贵年轻的身体碰了我感到很荣幸。”

慕爵眼睛一眯,在思考她说的每句话的真实性。

程紊看出他知道自己耍了她,强装镇定,“慕少,我还可以给你找可爱迷人的小妹妹,我这么老的女人您就丢了得了。”

慕爵确定,这女人真是难搞,说话一套一套的。不过,放过她?这么有趣的女人放了他还从哪儿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4章当我的情人


“做我的情人。”慕爵恢复了之前的伶俐。

程紊缓缓抬起头,脸色有些苍白,要是呆着这里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要是他一直不厌恶她,她没办法想下去。

“慕少,我可以给你找其他女人,我配不上你。”程紊不想和他产生纠缠。外面大把的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他却在这里对她这么纠缠不休。

“如果你想死,可以。”

“那么我想出去。”

“做我的情人就可以。”

“我不做,你给我滚。”程紊伸手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直接砸在慕爵头上。

血液快速流了下来,滴在了他的唇上,带着些诱惑。

“打我?”慕爵露出了一抹微笑,瞬间,直接扼住了程紊的咽喉,把她狠狠灌在地上,他出手的速度太快,太突然,打得程紊一个措手不及。

程紊被强行灌在地上有些疼痛男人,咽喉上的伤疤并没没有治疗,伤疤开始破开了,“真是恶劣的男人。”

“记住,我叫慕爵。”他的言语间满是致命的危险,眯着的眼眸带着戾气,放荡不羁的,凌烈的,带着致命的诱惑。

程紊还想对峙,但是根本就发不出声音。程紊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这男人看来真的是生气了,对于她的死亡好像并不在意。看来真的是想要她的命了。

程紊嘴角带着不屑的笑容。像极了在污秽的池塘里的白莲花一层不染,洁白如华。

“慕爵,杀人也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这里,是你家。”程紊神色有些淡然带着些嘲讽,她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对于生和死,或许,死才是一种解脱。

慕爵眼里带着诧异,看着程紊的神色也微微变了。

此时的程紊美极了,脖颈上的血液顺着滑向了肌肤,顺着血液的流向,每一分的诱惑都带着摄魂,让人沉沦,不言而喻,程紊的美是无置可否的。

昨天的她明明害怕极了死亡,怎么到了现在对死这么坦然,这女人他是第一次见。

慕爵突然放开了她,她呼吸着大口的新鲜空气,刚才那么决裂的模样不是装得,是感受到了慕爵的杀气。

“想活么?”他本就没有打算杀了她,只是她的大胆让他有些恼火罢了。

这么枯燥的生活,总要给自己找些乐子,这么有趣的女人要是死了那多没意思。

“想。”

程紊一脸镇定,但是颤抖的手暴露了她真正的神情。刚才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她不会傻到去触碰死亡这条线,就算生活再不容易,她也要活下去,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多大?”慕爵想知道她真实的年龄,至于29岁,他是不相信的。

“18.”

“刚才的问题,做我的情人。”

“多久?”

“你来定。”

“五天。”

慕爵脸上带着诧异,“你做情人的期限五天?一年。”慕爵如狮子大开口般。

“半个月。”

“我想你对死亡很执着。”

“一个月。”程紊忍着头皮说。

“四个月,废话那么多干嘛,或许你想呆一辈子?”他的声音带着恼火,对于程紊的讨价还价有些无法忍耐。

“好的,慕少。”程紊面上一脸笑意,内心一个劲的暴躁,“除了上床,我什么都可以做。”

“笑话,不上床你当什么情人。”慕爵看着她姣好的身形,她身上可是什么都没穿,“况且,做都做了,你不是对我的服务很满意么。”

“慕少,你忘了是谁强迫的了?”程紊说道,语气平和,慕少,除了上床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么,女人,你总会愿意的那一天,要是你愿意,你今天的话就作废。”

“好。”愿意?鬼才会愿意被慕爵碰。他慕爵就别想有碰到她的一天。

“那么,慕少我可以离开么?”

“搬来和我一起住。”

“慕少,我一个人挺好的,我有自己的工作。”她不想招惹这种男人,他权势滔天,自己永远也敌不过他的,最好能少见一面是一面,希望这四个月趁早过去。

“这也叫情人?”慕爵话语带了些凌厉,“程紊,你觉得你能忤逆我么。”

“我随叫随到。”程紊对于自己的生命很珍惜,但同时也不想缠上这个男人,这纯属迫于无奈,但是能远离一步是一步。

慕爵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坚定,“我警告你,当我的情人,给我老实点,别和别人纠缠不清,要是我知道了,不仅是你,那个男人也死定了。”

“穿好衣服就滚。”慕爵打开门,将门外的衣服丢了进来,自己起身离开。

程紊穿好衣服一刻也不想留下来,起身就走。

慕爵看着下属递上来的资料,“这女人倒是有趣。”

慕爵看着程紊的资料。

程紊,是一位落魄千金,现在寄宿在爷爷家,家中有哥哥姐姐,寄宿家庭还算富裕。

考上了c大就搬出寄宿家庭,就连她住的地方还有她落魄的家庭也有很多详细的解说。

看着这些资料,慕爵陷入了沉思,当初抓她亦也是为了自己的势力。当时和自己一样的目的的那批人知道人在他的手上就不敢轻举妄动,对于手上有了程紊这块肥肉,他表示自己很满意。

程紊继续做着自己西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日子过得无聊且平淡,虽然偶尔有些同事会说些尖酸刻薄的话来讽刺她,这些她都能容忍。

这一天下午,程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慕爵凌厉的语气传来,“爵苑,半个小时。”

“我还没下班…”程紊还未说完话,慕爵已经挂了电话,忍住了砸了手机的冲动,只好去请了假。

这男人的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转弯,才刚把睡了,第二天的态度就变了,而且也丝毫没有顾忌她身上的伤。

程紊上了公交车,坐了整整二十分钟,又走了整整二十分钟才到的爵苑。

爵苑门外停着一辆气派的兰博基尼,还有四辆保姆车护在四周。

她按了门铃,花壁的大门自动打开了,程紊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现在的光景和夜里看到的不一样,这一的光景将整个爵苑照耀得蓬荜生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5章你说的我不愿意就不上床


慕爵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他的面上带着戏谑。白色的衬衫没有扣上纽扣,好身材暴露无遗,足够让任何人想入非非。

程紊内心有些忐忑,但还是迫于无奈只能上楼。

“所以?”慕爵指着手中的怀表,“你迟到了多久?”

程紊不卑不亢,语气平和的说道,“慕少,公司到这儿的时间路程有些远。”

“哦?”慕爵笑意不变,但是笑意越浓,更渗人。“这是你对我的不满?”

程紊突然发现自己语塞,果断不再说话。她没有慕爵那么有钱,足足跑车就有几十辆。

“怎么?哑巴了?”慕爵钳住她的下颚,观察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慕少我该说什么,或者,慕少你希望我说什么?”程紊神色淡然,下颚在慕爵的手中仿佛就要被捏碎般,但是程紊的表情并未因此有任何变化,似乎程紊的傲骨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慕爵挑眉,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怒火,转而变成戏谑,“脱了。”

程紊神色有些发颤,满脸不可置信,看着他的神色有些紧张,她身上穿的早已是自己的衣服,只是单纯的牛仔裤和棒球服外套还有一件长袖内衫。

头发被一根胶圈束在脑后,看上去一脸无害,姣好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将廉价的衣服穿出大牌的模样。

“慕少..”

“我说脱了,你想反抗?”

“你难道不是说过,我不愿意就不会做那事。”她神色有些楚楚可怜,但是神色凌厉也带着些傲骨,似乎对于别人践踏她的尊严都不放过。这幅模样在慕爵眼瞳里倒影出了惊艳。

“你以为你这副模样是个男人就会上?”他话语里的毒舌可以说是及尽羞辱,其实现在这副模样的程紊姿色很不错,他只是想看看她炸毛的模样。

程紊狠狠地闭上眼睛,心里早已把慕爵千刀万剐。真不明白这头恶魔是吃什么长大的,白白有一副俊美模样,总有一天她要让他连本带利还回来。

慕爵领了一旁的礼服丢给了程紊,“换上这身。”

程紊脸上客气虚伪的笑意已经全无,只剩下一脸淡漠,拿过礼服进了更衣室。

更衣室里四面的墙壁都是镜子,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身材和容颜,从镜子看,这身礼服美得触目惊心。

柔软蚕丝的材质,贴身,纯白的色彩将她打点极好,身材并没有太过傲人,身上毫无一丝赘肉。

换了一身衣服,她整个人的气场就变了。

程紊微微挪动步子走出了更衣室,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让她感觉到刺骨。

她穿上礼服就有种全世界都抛弃她的感觉,那种带着孤寂的背影和神情让她微微蹙眉,她现在本就无依无靠,对于寄人篱下这事,骄傲如她怎会再次去感受。

慕爵背对着她的身影转了过来,看着她孤寂的模样和不服输不低头的傲骨,内心有些赞赏,真不愧是冷家的长女。

即使流落在外多年这份傲骨也从未丢过,这女人他没有抓错。

“慕少。”程紊看着他对着自己发呆,其实刚开始她看到自己也被惊艳到了,但是不至于到慕爵这种地步。

她的声音有着温柔的憧憬,还有一股威慑力,虽然威慑力感觉极少。或许程紊自己并没有发现,但是慕爵知道这份傲骨就是贵族名门之家才会有的,她的威慑力会越来越强,到时候定然不会屈服在他的身后。不过嘛,他若是连一个女人都无法掌握,还如何去掌握慕家。

慕爵贴近她的身子,看着她眸子里好不掩饰的厌恶,悠然走来,长臂勾在她的腰上,“女人,将你的眼神收起来。”慕爵话语里透着威胁,听着隐隐有些危险。

程紊突然一怔,才反应过来刚才竟然暴露自己的内心想法,她拧了拧眉,微微低着头,看似一副服从的模样,其实背脊挺得太直,并没有一丝顺从的模样。

慕爵看着她的这幅模样,自己是该好好地让她知道,自己的魄力不是她一个女人就能左右的,对于他来说,程紊还差远了。要让她知道,自己是不能侵犯,只能仰视和服从的男人,这一点必须让程紊知道。

他看着她光洁的小脚丫,自己整个人比程紊高出很多,就这么居高临下地。

若是没有脖颈上那条淡淡的疤痕,应该就会更美妙了。

倒是有种让人浮想联翩的想法。

现在的程紊虽然有了慑人的气场和动人的容颜,但是并不张扬,相反有些内敛,看上去像一朵还未盛开的白莲花,引人想入非非,一探究竟的感觉。

程紊感觉到两人的姿势太过暧昧,有些不适应,她想拉开两人的距离。

“别动。”慕爵的声音与往日不同,带着强大的气场和威慑力。

程紊有些愣住,也不再动弹,“过会儿你走的时候下属会给你东西,别拒绝,你没资格。”慕爵看着她脖颈上的疤痕很不顺眼,所以就让程紊去拿可以去除疤痕的药膏。

慕爵将手插入她的发间,顺着发的纹路向下,一头柔美微卷的发有了些波动,微微低下头,散发着迷人的玫瑰香味,真是令人着迷。

他有些情不自禁,将她紧紧拉入怀里,轻嗅她的香。

她整个人都埋入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每一下都似跳入了程紊的内心。

气氛太过暧昧,程紊不想再这么靠近慕爵,害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慕少…”

慕爵闻言连退几步,眼神有些冷冽,看上去极为正经和正气。

看着程紊的眼神如刀子般刮了上去,“你要光着脚到什么时候?”

她看着地板上的水晶高跟鞋,不再言语,穿上。

程紊看着他的神色不卑不亢,嘴角微张,气势凌人的模样倒不像是被人压一截的模样。

这时候慕爵已经侧过身子,并没有看到她这副模样。

“戴上。”慕爵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盒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6章你真是个会勾人的妖精


程紊打了了盒子,是milloe品牌,人造水晶是最奢侈的品牌,仅仅一个商标就代表着奢侈高社会地位,精致和名望的生活,以及优雅和精巧,其水晶制品为包括女王在内的历代王室和名流的青睐。

然而这个水晶是沙尔落实尔水晶,水晶的魅力和材质都原值材料的品质和采用的制作方法,璀璨夺目的高度精确化身,奠定了这个水晶,这个品牌的成功。

因而这个品牌完全是因为他的纯净,独特的切割以及刻面的编排和数目让人们疯狂追求。

颜色是血红色的宝石项链,还有耳环,戴上,整个人的韵味又瞬间变了。

高贵,典雅,冷艳,还有清纯和妩媚。很奇怪的是,她身上彰显的这些气质并没有让她感觉庸俗,反而有了不一样的韵味。

慕爵有些看呆了,没想到仅仅是换了一身衣服和带了项链竟有如此大的改变。不可否认,程紊的眼眸随时都带着勾人的气息。

她的一颦一笑都有妖孽的气息,太美的东西很危险。

慕爵身边的女人很多,但是没有人有她美得这么触目惊心,让人惊艳。只一瞬,他收了眼神。

对于这幅模样的她,慕爵表示很满意,轻点了头。

程紊随着慕爵下了楼,但是足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太过阻碍,而且程紊以前穿的高跟鞋最多只有三厘米。

慕爵看着她这幅犹豫不决的模样,直接把程紊打横公主抱,也不管程紊的惊呼。

门外的保镖眼里有些诧异,但是很快收回了眼神,在你爵耳畔道,“慕少,欧阳诺小姐已经来了。”

慕爵恩了一声,保镖再次看了一眼程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慕爵将她放在沙发上,拉着她让她整个人都埋入了自己怀里。

程紊感觉危险想要逃离,但是礼服实在让人太过拘束,有些难挪动身子。慕爵抓着她乱窜的手臂带入怀里。

“慕爵!”

“别乱动。”

“慕爵,你够了吧?”程紊一股脑的想一股脑的说出来,但是眼神不由自主地随着慕爵的视线看去。

“或许,你希望我来真的?”在她身上真有一种想要的冲动。

程紊随着他的眼神看去,门外有辆宝蓝色的法拉利停在别墅前,还未明白,就听到他的这句话,“你…”

他低头狠狠地篡住他的唇,开始细细品味。

程紊看着在身上侵占的某人,锋利的牙狠狠咬在了他的脖颈,上一次慕爵亲吻她的时候她也是咬在这个位置,这次相同的位置让他的伤口绽开了。

“程紊!”慕爵转而并没有停手。

欧阳诺进来时就看到这么暧昧的一刻,满脸的喜悦化为悲愤,她有些错愕地站在门外,看着他们缠绵的一刻。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与其说是缠绵不如说是互相撕咬。

潸然泪下。

程紊转头扫到欧阳诺,尊严仿佛被人践踏,她从来没想过在别人面前表演这一出,而且,将她的尊严放在何地。

慕爵看到她的反应太激烈,这是抬起头,看到欧阳诺时满脸诧异,“欧阳诺,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欧阳诺扑闪的大眼睛有些发怔,她闻言没有理会慕爵,双眼紧盯程紊,想看她到底是长什么模样,竟然能勾得上慕爵,而且还是她深爱了这么多年的慕爵。

她的发有些凌乱但是毫无掩饰她的容貌,面目清纯妩媚,欧阳诺看到她的模样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

“你个,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她的泪还在落下,话语中有些沙哑,眼里直鼓鼓地盯着程紊,她操着一股美语,但是美国语言,程紊还是听得懂。

眼里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就被女人嫉妒上了?

“慕爵,她是谁?”那副模样怎么看都有一副撒娇和捉奸在床的老婆模样。

他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褶皱的衣领,“我的女人。”

“你个大骗子,爸爸说你不近女色。”泪水流得更为凶猛了,轻轻咬着下唇的模样。

他忽然扬起戏谑的唇,弯起了好看的弧度。唇上带着些鲜血,但是却更为诱人,他突然低头,再次篡住她的唇。

“慕爵,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她声音里有些气急败坏还带着些颤音。

“未婚妻?”慕爵将她从头扫到尾,满脸不屑,“这副模样你觉得够格?”

“慕,慕爵,你爸爸同意了。”

“哦?我怎么不知道?就你这样的胸大无脑也想做我未婚妻?”

她现在的处位可以说是很尴尬,她身形有些踌躇,指了指程紊,“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她漂亮吗?”说完这句话时,眼神重新投在程紊身上。

程紊本就没有弄明白情况,但是听到他们的谈话就知道慕爵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她看到。

看向她指向自己的手知道自己慕爵牵扯进来了,自己本就是毫无势力的小老百姓,要是招惹了慕爵的未婚妻,吃不了兜着走。

她满脸堆笑,看上去单纯无害,她对着欧阳诺微微鞠了个躬,“那个小姐,我只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模特,还请您消气,我这就走。”

说完她顺手脱了高跟鞋,满脸看着全是歉意,开始大步挪向别墅大门。

慕爵有些诧异,没想到程紊能忤逆他到这种地步,在发楞间程紊已经到了别墅门。

欧阳诺满脸诧异的看着程紊的离开,不过想想自己未婚妻的身份不是谁都不怕的,不过内心稍微有了些安慰,就看到慕爵向着自己奔来,她的心跳开始躁动,双手张开,似要迎接慕爵的怀抱,她想慕爵找她来只是气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7章你个沙猪


程紊听到动静已经来不及了,慕爵上前,将她放倒在沙发上。

程紊早已臊红了脸,第一次被男人打屁股,而且还是在别人未婚妻的面上。

欧阳诺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又重新开了闸头,“慕爵,你太过分!”

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还跑不跑?”

程紊泪水被打得逼了出来,耳根子的红润都清楚地表达了程紊此时的羞耻,她想咬在慕爵的腿上,但是离得有些远。

“问你,还跑不跑?”慕爵有些气急败坏,自己的脾性这么多年被锻炼的很好不会轻易发脾气,但是遇到程紊之后什么好脾气也没有了。

“慕爵,你不是人。”

“啪!啪!啪!”

“慕爵,你个变态,你就是禽兽,你是混蛋!”

“啪!啪!啪!”

“慕爵,你这头沙猪,混蛋猪!”

他手上动作不停,“所以,你是母猪?”

“啊——你混蛋,你不是人.”

“床都上了,你骂我沙猪,那么陪我上过床的你就是母沙猪了?”

他起身将程紊狠狠丢在沙发上,理了理手肘的西装,对着别墅门说道,“带程紊去维亚那儿,两小时后再来找我。”

程紊并没有随着保镖去,整个脸蛋似冒烟了般,语气声中有些气急败坏,“慕爵,这笔账,总有一天你会还的。”说完这才转身跟着保镖离开。

剪裁流畅,还特意挑选了高领的礼服将她脖颈上的疤痕遮掩住,肤色的嫩白在这里更为加分。项链和耳坠没有取下来,最后给她画了淡妆,看上去极为典雅,再将长发微卷有了不一样的韵味。

两个小时后,维亚早已将程紊包裹好了,将她脸上的清纯遮盖,虽然她的容貌本就精致,但是又添加了一些妆容有了一种高不可攀的贵气。

程紊看着陌生的自己也有一瞬间的惊艳,内心震荡。

“慕少,已经打理好了。”维亚眼里带笑,满脸带着戏谑和亲近,然后附在慕爵耳畔,“你挑女人的眼光不错,这是我至今为止见过最美的女人。”维亚身上的男人味很重,稍稍靠近慕爵瞬间将慕爵衬得像一个小白脸。

“嗯。”慕爵眼里有经验掠过,又很快隐藏了起来。对于他自己的眼光,他也很满意。

“果然很美。”慕爵语气戏谑,已经开始往外走,“走了。”

程紊本来已经调整好的笑意在这里全盘击垮,她有些僵硬的对着维亚笑了笑,随着慕爵坐上了骚包的跑车。

程紊落座时,有一瞬间的疼痛,但是她不言语,也当做知道,只是苍白的脸色彰显了她的神情。

骚包的跑车法拉利到了码头,程紊也随着慕爵下了车,“慕少,他们人已经全到了。”保镖微微曲腰恭敬的道。

慕爵点头,程紊很识趣的将手挽在慕爵手畔,朝着游轮走去。

这是一辆豪华游轮,三层。游轮有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欲仙欲死”。程紊暗衬,这么露骨的名字还是第一次看到。

慕爵将她带上了三楼,慕爵一上来,游轮就开始开了。包厢里面,灯光闪烁,座上有好几位男子,他们身边都是露骨的女人。慕爵倒是一个也不认识,除了流苏和方侦以外,其他人看上去都有些粗犷。

流苏搂着怀里浓妆艳抹的辣妹说道,“慕少,你拉着谁家的大小姐出来谈生意?”

程紊一直垂着头,听到他谈到自己抬起了头。

“卧槽,慕少,这妞太正了。”

“哦?看上了?”

其他人也全部将目光投向程紊,开始细细低语。

“这女人眼神有点不好吧?”流苏有些不怕死的道,因而发觉自己说了什么,“慕少,嘿,错了。”他和慕爵是多年死交,平时里开的玩笑比这过分的还要多,但是他一时没注意包厢里的人。

场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程紊知道这个地方不适合自己,身上的汗也开始冒出,方侦开了一句玩笑话将这件事带过,要是其他人开这种玩笑,恐怕活不过今晚了。

这场合,女人们只能当花瓶,但是程紊和游轮上的女人气质截然不同,其他的女人一看就是风尘女子。但她身上的气息无法于此容纳,像极了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包厢里的人是不是扫向程紊,眼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们谈的是生意,说的是西班牙语,还有英语和日语,那些风尘女子听不懂,但是程紊多年的累积有些似懂没懂。他们最多说的是日语,英语很少说。

她一瞬明白,难怪这些人谈生意要放着身边的女人不管,就算要泄密,你要先听懂才行。

他们的眼神越来越凌厉,虽然有些带笑,但是从开始到现在都极为认真。什么枪支,谋杀之类的词汇加在一起就有了很多内容。

程紊知道他们谈得不是什么正当生意,所以只能从头到底装成傻白甜,要是他们知道她听得懂,恐怕自己只能活过今晚。

她看了一眼在座的风尘女子,她见其他女人在伺候男人喝酒,吃水果。

既然她来是花瓶就要充当好花瓶的责任,她伸手剥了葡萄的皮,然后将它塞进慕爵的嘴里。

神色变成了和其他风尘女子一样的模样,满脸媚笑。

流苏一开始认为这是千金大小姐,虽然容貌很佳,气质高贵,但是这副模样,看来只是一个高贵的风尘女罢了。

程紊在他的内心降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程紊起身要去厕所,其中一位风尘女也跟了出来。他是流苏带来的女人,画着大浓妆,整个人极为妖艳,正在补着大浓妆。

“你这妆很淡,你皮肤怎么保养得,看你好小的样子。”

“我平时就用洗面奶,其他也没怎么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8章惊慌失措


“是么,我看你皮肤很好的。”她的话语里面有些诧异,“你是哪个夜总会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她说这话倒是很显认真,若是哪个夜总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会很出名,但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

“飞鸟绝艳。”

女子有些疑惑,“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程紊别了发间的碎发,“新创的。”

“也难怪,慕少带你出来多少一晚?”

程紊想了想,其实这个她真的不清楚,“大概二十万。”

“好便宜。”她有些惊诧,还想继续追问程紊已经提前离开了。

程紊沿路逛着,不打算这么快回去,难得来这种豪华游轮,她不想错过了风景了。只是没想到,刚出了洗手间,一名男子已经开始贴近程紊,看上去那名男子有些醉。

他撞在程紊身上,准备将她压倒在地方吻,嘴里说着英文,“这么正的中国妞我还是第一次见。”

程紊将他狠狠推开,避开了他的袭击,那男人有些不死心,手很不规矩,开始想撩起程紊的裙摆。程紊内心怒火难耐,灵活的躲了开来。

程紊有些害怕,开始朝着包厢跑,男人在背后追着,话语里全是污秽,一边看着程紊笑,一笑很猥琐的跟来。

程紊刚跑到包厢门口,就撞上了慕爵。

她不顾慕爵的意愿,将整个身子都藏在慕爵的背后。

慕爵将她搂在怀里,将她带回包厢,美国男子也跟着进来,醉意有些浓。外面有什么动静,包厢的人当然都知道。

他们内心有些震荡,没想到慕爵竟然会拒绝美国男子。

Jack是有些势力的黑道老大,jack的黑道在美国简直就是横行,他们若是想要进入美国市场就必须和jack搭上关系。

Jack手指着程紊,看着慕爵说着点名要着程紊这个女人,程紊听得懂,jack点名只要她,她脸色苍白,自己死定了。

慕爵平时看上去是满脸戏谑,但绝不是好说话的人,做事也极为阴险,可以为了利益做很多事。程紊看着jack表情越来越激动,说话的速度也快了,声音也提高了许多。慕爵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情,只是静静地听着。

她开始害怕,内心的黑洞越来越大,背后已经全是汗,她因为惊吓过度的眼睛瞪得浑圆,眼眶里面的湿润有着夺眶而出的冲动,她脸色苍白,看上去楚楚可怜也有些隐忍。看上去像是任人宰割又有些想要逃的奋进。

慕爵很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害怕和恐惧,心有一瞬间的停拍。

流苏和方侦和他虽然是一丘之貉,但是他们并无意相帮,对于他们,这件事,他们更愿意看戏。

Jack突然想要起身,程紊整个人投入慕爵的怀里,不敢听,不敢言。

慕爵已经感觉到了衣襟的湿润,语气冷漠的道,“其他女人随便挑,但是我的女人,我有洁癖。”他的声音像是带着刀子,“别人碰过的东西,很脏。”

程紊只当听不懂,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得不依靠慕爵,只能任由他话里的难堪,只是眼里的泪止住了。

Jack依然不依不饶,点名道姓就要程紊。

慕爵踯出一把枪,“要她,用你身上的东西换。”

慕爵此人果断毒辣,说一不二,流苏在他面前都不敢太过得瑟,他说不的东西,你若是偏要,他会让你感受什么是狠辣,什么是他的手段。

Jack突然有些清醒,这是在慕爵的地盘,道上的人都知道清楚慕爵脾性,虽然平时看上去一贯没有脾气,但是只要拒绝的东西都别想从他身上得到。

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他也不敢硬碰硬。

Jack消停后,已经不再提这事,只是眼神愤愤的看着次紊,不甘心之意颇为明显。

程紊看着他是护着自己的,开始乖乖听话,即使这人再变态,但是这个时候也是帮着她的。

她现在非常心甘情愿的服侍慕爵,不时剥一个葡萄,不时倒一杯红酒。

慕爵看上去很受用,程紊又乖巧的剥了一个看上去又黑又大的葡萄放进慕爵的嘴里。

流苏和方侦看着慕爵的拒绝并没有多诧异,诧异的是程紊的态度,看着她那么害怕的模样。再看看身旁的风尘女,对于自己身体的交换没有一点反应。

流苏看了看程紊的身形,虽然看上去有些妩媚,但是还些清纯处子的模样,这幅模样是没办法骗人的。

午夜散场

慕爵满脸春风得意的搂着程紊的腰,拒绝了流苏的邀请。

方侦问,“他不是一直不近女色?”

流苏眉微挑,“慕爵他眼光高你不是不知道,要么那个女人胸大了,要么那个女人头发太长了。你记得上一次咱们给他找的女人,那女人长得不错,身材也很好,你记得他说什么?他说人家鞋跟太高。”

方侦点了点头,确实,“不过,这个女人姿色确实不错,但是你没发现屁股有些翘吗?”

流苏在回味,确实,“看来慕少的品味很古怪,喜欢屁股翘的。”

方侦有些压不住笑,“你说要是慕少知道,你会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流苏一脸威胁看着他,“所以,你想让慕少知道?”

“哪敢啊,哈哈哈哈,你真恶毒。”
继续阅读《总裁大人,别太猛》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