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行歌,傅容母亲《承君一诺半生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承君一诺半生缘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傅行歌
简介:雨下了整整一夜,而我也在雨中跪了足足一夜
“你可知错?”母亲根本不顾脸色苍白无色的我,沉声质问道
我垂首,藏起眸中几乎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张了张苍白的唇,答道,“孩儿知....
角色:傅行歌,傅容母亲
傅行歌,傅容母亲《承君一诺半生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承君一诺半生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受罚


雨下了整整一夜,而我也在雨中跪了足足一夜。

“你可知错?”母亲根本不顾脸色苍白无色的我,沉声质问道。

我垂首,藏起眸中几乎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张了张苍白的唇,答道,“孩儿知错。”

知错?我何错之有?不过是心底藏了一个喜欢的人,所以便要这样屈辱的跪在这里被鞭挞?

其实也不然,每年的今日,我都会跪在这里,向面前这个女人,我的亲生母亲忏悔,接受无休止的鞭打,一遍又一遍的叩首喊着“我错了我错了……”

可我何错之有?不过是我的父亲抛弃了母亲,因为心存怨恨,所以母亲便要将所有的恨意都加注在自己身上吗?

明日,是我十七岁的生辰,这样的日子,我过了整整十七年!

着男装,束长发,没错,傅行歌是女儿身,可从我生下来母亲便要我做一个男人,因为男儿才可成为母亲复仇最尖锐的利器!

“啪”的一声,是鞭子撕开皮肉的声音,我双手紧握,冷汗横流。

“我怎么教你的,你自生下来便是要做男儿的,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将你调教成全京城里最优秀的少年,你却敢偷偷的喜欢上男人?”母亲几乎不留余力的挥舞着鞭子抽在只着单衣的我身上,丝毫不顾及眼前的人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啪”的一声,雪白的中衣被抽破,我死死咬着唇早已支撑不住,可鞭子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说,那玉佩是谁送你的?看那玉佩的价值,看得出主人也是个非富即贵的人,傅行歌,你给我记住,你是男儿身,男女之情你皆碰不得,你不说,我自有法子找出那玉佩的主人是谁,你最好记住你活着的目的就是报仇,要那个抛弃我们母女的负心汉去死,你听清楚了没有?”母亲面容狰狞,失声吼道。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撑着地缓缓起身,仰起头,眸中几乎是带了些许的希冀,问道,“母亲,如果我们大仇得报,那到时候,我可以嫁给他吗?”

鞭子比之前更狠厉的抽下,尖锐的叫骂声更加猖狂。

“不可以不可以,你这辈子都要做一个男人,永远做不回女人,男人有什么好?你非要去费力的讨好取悦?男人都是下贱的东西,你爹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一定也是,傅行歌,你最好记住我的话,否则我们都活不了,整个千机阁都要跟着陪葬!”

我蜷缩着身体,承受着无尽的责打,母亲此时就像个发疯的泼妇一般,一边叫骂一边发狠,只要是提起爹,当今梁国的丞相傅容,母亲便像发了疯一般将怒意发泄在自己身上。

地上的雨水混着血迹流走,我只觉得眼眶发涩,即使挨了这样重的责罚,面对母亲的逼问,我也不愿将那个名字说出于口。

宋云承,那样美好的名字,我怎舍得让母亲玷污?

那是我心底的白月光,小心翼翼的藏着,在我暗无天日的光景里,唯有这个名字,让我有了些许活下去的勇气。

可如今,母亲却要连这些许的温柔都要夺走,她彻底封死了我的心,让我断了七情六欲,只剩仇恨,这样的我,又怎敢再去喜欢那样干净明艳的人?

自此以后,这个名字便深深的埋藏在我早就支离破碎的心脏里,连带着无尽的暗恋,终是见不得天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二章 再相见


“少阁主,丞相府的人到了。”

是秋桐敲门的声音,我翻身下床,却撕扯到身上的伤口,疼的我眼前一黑。

未等她推开门,我便当先出去了,今日是我第一次回丞相府,也是母亲复仇大计的第一步,容不得一点差错。

“走吧。”我拂了拂袖口,昨日母亲的责打让我几乎遍体鳞伤,一夜未上药,伤口摩搓着衣服,几乎每走一步便是钻心的疼。

见眼前这丫头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脸不动弹,我屈指弾在她脑门上,笑道,“我脸上有花儿啊?值得你这样看?”

谁知这小妮子竟嬉皮笑脸的说道,“少阁主您说笑了,这天下哪有比您还好看的花?奴婢可要摘来和您比一比了。”

我故作严肃说道,“若是要母亲听到你这话,可是要撕烂你的嘴了。”

小妮子听闻朝我做了个鬼脸,扭头红着脸跑了。

今日,是父亲要接我回家的日子,父亲是当今的丞相傅容,想要借着今日的寿宴把我正式引荐给京城里的名贵们,我知道他的心思,不过是想要人知道,他傅家虽死了一个儿子,如今流失在外却还有一个长子,并非后继无人。

“少爷,到了。”小厮停下马车提醒道。

我睁开眼,心中苦笑,身上的伤口让我坐立不安,可今日却要硬着头皮应付这一场所谓的寿宴。

“行歌!”

脚尖刚落地,身后便传来一声兴奋的呼喊声。

我转身,眼瞧着一个身穿淡紫色纱裙的姑娘便冲着自己跑来。

“行歌,真的是你啊?好啊,你竟然骗了我这么久,你竟然是相府的公子?”宋云意亲昵的拍了拍我的后背,半分埋怨半分撒娇的说道。

突然被人拍到后背的伤口,只一瞬间我额前已经沁出细汗。

“云意,不得无礼。”

说话间,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抬头,便撞上那灿若星河的眸子,刹那间失了神。

“皇兄,这便是我常和你说起的傅行歌,我在蜀山的师兄,没想到他竟然是丞相府的嫡子,”宋云意俏丽的脸上满是笑意,拉过一旁的人,继而笑道,“行歌,这是我皇兄,宋云承。”

早已支离破碎的心,却在此刻疯狂的跳动,我看着那一袭墨色锦袍的人,缓缓朝着自己走来,还未来得及欣喜自己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喊他一声名字,而后头顶便传来一道略带着审视和探究的声音。

“你就是傅行歌?”

听闻如此,我的心狠狠的被刺了一刀,我抬眸,看着眼前那丰神俊朗的男人审视的目光,知晓他怕是早已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十年前他曾救起的那个孩子。

“是,傅行歌见过太子殿下。”我压下心底的刺痛,拱手行礼。

即使他不记得了,可如今相见,便是上天格外的恩赐了,我想。

我神色冷淡的跟在傅容身边和众人打了个过场,今日到场的人,皆是在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父亲说,是我了替我在城中站稳脚做铺垫。

身上的伤口疼的让人头皮发麻,我喝了不少酒,便寻了借口出来透透气。

临行前,母亲告诉我,从今日起,我便是丞相府的少爷,是傅容唯一的儿子,我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傅容尽快的将世子之位传给我,夺得丞相府的一切权利。

这样的寿宴,不过是母亲为了寻仇而布的一场局。

仰头灌下一口酒,烈酒入吼,仿佛那久久弥漫的苦涩也褪去了几分。

“前堂热闹的很,你这个主角儿怎么却躲在这里不出去?”

我闻声扭头,瞧见那人斜倚着栏杆,眉梢染笑,正若有深意的望着自己,不由得心头一愣。

“前堂热闹,那太子殿下为何也出来了?”我敛了眸子,不答反问道。

下一秒,手中的酒坛便被夺走,身侧那人开口道,“身上有伤就别碰酒了。”

伸出去的手指微微一顿,我不禁蹙眉,知晓是方才在门口宋云意碰到自己伤口时露出了破绽。

“我之所以出来,是有话和你说。”宋云承凝视着我,缓缓开口,“我妹妹喜欢你,你知道,只要她和我父皇开口,赐婚的圣旨立刻就会传到相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三章 你若是个姑娘


我一点也不意外宋云承的话,宋云意对自己有好感,我一直清楚,当年母亲送我去蜀山习武,恰逢皇家六公主也上了蜀山,自那时起,宋云意对我的好感便从未褪减过,即使我向来性子冷淡,从未应允过宋云意的好意。

“承蒙六公主青睐,可我不喜欢她。”我瞥了一眼神色冷清的人,抬手夺过酒坛,语气不卑不亢,“如今皇上倡导明理行事,难道这只是空口而言?”

良久,头顶竟是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宋云承与我对面而坐,伸手道,“早就听闻琅琊榜上排名第五的傅行歌是个极有风骨的人,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看着眼前那骨节分明的手,好看的要命,我强压住心底的悸动,终是笑着回握住那只手,掌心传来对方的温度,仿佛顺着血液熨烫了我的心脉。

“我宋云承从未佩服过什么人,傅行歌,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我幻想过很多次我能身披嫁衣,嫁给眼前这个男人,可此时的我,却只能选择潇洒的像个极有风度的富家公子,与他把酒言欢。

母亲说,我这辈子都不能动情,而我,也断然不可能让她知道,藏在我心底的那个人,便是宋云承,因此,除了滴水不漏的伪装,我别无选择。

母亲说,为了让父亲更快的信任我,所以这段时间我便不必回千机阁了,一直住在相府便好,这一住,便是半年之久,这倒是方便了宋云意日日来相府找我,当然,到底是皇室的公主,为了名声,她每次来都会拉上她的哥哥,宋云承。

以至于朝堂之上都传出储君有意拉拢丞相府的流言,可宋云承却像是丝毫不在意一般,依旧由着宋云意拿他当幌子,隔三差五的跑来丞相府。

母亲自幼便对我严格调教,她说要让我成为这京城中最优秀的少年,才更有把握成为相府的世子。

每每宋云承来相府,我们不是赛马射箭便是对弈,他是天之骄子,身手才华自然是人中佼佼者,可我自幼受母亲教导,也并不比他落后几分,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相处,是从心底感受到的旗鼓相当的快感。

以至于在一旁干坐着看我们玩儿的酣畅淋漓的宋云意气的大喊,“皇兄,明明说好是你陪我来看行歌的,怎么倒是反过来了,我看是我来陪你找行歌玩儿的吧?”

我俩闻言相视一笑,朝着在一旁气的红了俏脸的人说,“我们啊,这叫相见恨晚。”

宋云意没好气的将喂鱼的碟子都一同丢尽了池塘,气呼呼的领着宫女出了相府,临走前还扬言要告诉她父皇母后,说是宋云承欺负她。

一时间就剩了我和宋云承两人,他朝我一笑,当真是灿如星河般的耀眼,“怎么?醉红楼喝一杯?”

“走着。”我答道。

这么久的相处,宋云承对我当真是好,他带我认识京城中的权贵和名人,说是为了日后让我在城中立足,他带我走遍整个京城,细心地给我分析当朝局势,说是早晚我会世袭相府世子之位,要知己知彼。

我知道,他对我的好,全是念在我们是兄弟,是朋友,又或者,是念在他的妹妹喜欢我的情分上,我时常想,若是没了这些情分,宋云承待我,还剩下几分的好?

酒过三巡,桌上已经放了不少的酒坛,宋云承喝的迷迷糊糊,我虽是醉了,却还有些许意识,我起身去扶他,说道,“行了,今天就喝到这儿,走了。”

谁知下一秒就被人扣住了手腕,我脚下一个不稳,竟是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宋云承捏着我的下巴,那狭长的眸子半眯着,灯火摇曳,却是将所有的光亮都融进了他的瞳孔中一般,好看的要命。

他怔怔的盯着我看了片刻,却痴痴的笑了起来,随后喃喃道,“行歌,我长这么大,见过无数的美人,却从未见过有人生的如你一般好看。”

我被他的话撩拨的红了脸,拨开他的手起身道,“你醉了,我扶你回去。”

他摇摇头,低眉浅笑,“是啊,我是醉了。”

可谁知下一秒我便觉得下巴一紧,那人竟是俯身而上,他捧着我的脸,温热的酒气洒在我的耳畔,我浑身僵硬的一动不敢动,紧接着,脸颊便落下一吻,这一吻,像是烙在了我的心尖。

他依旧抱着我,喃喃道,“行歌,你若是个姑娘,该多好,行歌……”

我倚在他的怀中,听闻这句话,早已泪流满面,我多想告诉他,我是个姑娘,货真价实的姑娘,我更想问问他,宋云承,若我是个姑娘,你愿不愿意娶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四章 母亲的逼迫


我将宋云承交给他的贴身暗卫,便朝着相府的方向走去,宋云承方才落下的吻,仿佛还有温度一般,我摸了摸脸颊,终是叹了口气。

突然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街角处,即使是夜里,我也认得出,那人正是我的母亲冷雪荷。

手掌心有冷汗沁出,我的双腿竟是有些发抖,我害怕,害怕母亲方才看到了我和宋云承在一起。

“怎么?半年未回千机阁,规矩都忘了?”母亲转过身,冷漠的眼神中是无尽的怒意。

是的,半年未踏入那炼狱般的地方,我每日被父亲宠爱着,被宋云承骄纵着,被这整个京城的权贵巴结着,我甚至开始逼迫自己去忘记曾经鲜血淋漓的生活,可当母亲出现的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她带给我的那些伤疤,永远不会愈合,只要母亲一出现,我的伤疤就会被狠狠地揭开,暴露在日光下。

“母亲。”我快步上前,双膝跪地。

谁知母亲转身兜头便是一鞭子,直打得我闷哼出声,母亲恨我,更恨父亲,所以从小她打我的金鞭里便拧着钢丝,抽在身上,是深入骨髓的疼痛。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教训我从不手软,可却也从不当着外人的面动手,在外面,她还要保持她母亲和蔼可亲的一面,可今日,我竟不知她为何会气到在这京中街道上与我动手。

“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

又是兜头一鞭,我垂首不语,死死咬着牙关强忍着,只求她早点消气,若是让人认出我的身份,在这京城中日后我要如何立足?

“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母亲拿鞭梢指着我,厉声问道,“我问你,那玉佩的主人是不是宋云承?我告诉你傅行歌,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你可知那人是大梁的储君,是日后一国之君,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下三滥的货色,竟然敢肖想那样的天之骄子?不要脸的东西!”

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我知道,母亲说的没错,宋云承那样高傲尊贵的人,是我一生都得不到的,更何况,如今的我,是个男儿身。

“我已经给了你半年的时间,不是让你留在傅家当少爷的,你记住,要尽快的让傅容将世子之位传给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尽快得到相府全部的权利。”母亲说完便没有再为难我,转身隐匿在了黑夜里。

我撑着跪的发麻的双腿,缓缓起身,母亲说要尽快,我到底要如何才能达到母亲的目的?

翌日,刚过午时,宋云意便急匆匆的跑来了相府寻我,一见面便死死拉着我哭道,“行歌,我不准你去边疆,我不准!”

昨日母亲的警告让我不得不加快行动,我回来便和父亲说我要去边疆参军,日后建功立业后,也好加官进爵,不辱家门。

只有我尽快的做出点成绩来,我想父亲才会下决心将世子之位传给我吧,所以,去参军,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我还有自己的私心,边疆远的很,母亲的千机阁即使胳膊再长,也伸不到这么远的地方,我想逃离这里,逃开母亲对我的束缚和威胁。

父亲听后虽不舍,可看我心意已决,也只得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说明日会向皇上启奏,安排我参军的事宜,宋云意估计是听说了这事,这才跑来劝我“悬崖勒马”的。

“云意,建功立业保家卫国,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你应该支持我才对。”我笑着拉开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安慰道。

“你闭嘴吧你,傅行歌,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你何曾是个爱慕权贵之人?你少拿这话哄我,”宋云意见我不语,红了眼眶哽咽道,“行歌,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不想让你去边疆,别去好不好?”

“我心意已决。”我背过身,不忍看那为我哭的梨花带雨的人。

“若是我不同意呢。”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惊讶的回身,宋云承不知何时也来了相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五章 为了我留下


我看着从屋外大步走进来的人,发丝上染了雨滴,周身带着雨后的寒气,看样子是刚刚下朝便赶了过来。

“皇兄,你可来了,你快劝劝行歌,别让他去边疆。”宋云意看到宋云承像是看到了救星,她知道,宋云承的话,我多少是能听进去几分的。

我别过头,不敢看站与我对面的人。

“云意,你先回宫。”宋云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本就生于帝王家,此时气场全开,我几乎不敢呼吸,只怕他会突然发火。

宋云意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是看了我两眼转身出了房门。

“抬头,看着我。”

宋云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冷的让人发寒。

我缓缓抬起头,毫无预兆的撞入那冷冽却又带了几分怒气的眸子里。

“云承,我……”

“你什么?傅行歌,你终究是没把我当兄弟是吗?为什么这件事你连提都没和我提过?还是你根本就打算不辞而别?”宋云承拉过我的胳膊,将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分。

“嘶!”被他按到昨夜母亲打的伤口上,我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宋云承看了我一眼,不由分说撩起我的袖子,丑陋的伤口瞬间见了光。

我感受到头顶越来越深的怒气,赶忙解释道,“没事儿,这不是昨晚上喝多了回来不小心摔了一跤吗。”

“你他妈的糊弄傻子呢?傅行歌,这伤口明显是鞭子打的你当我瞎吗?”宋云承气的在屋内转了一圈,再开口时,显然他将怒气压了下去,“行歌,初次见你,你带着伤,这次还是这样,你不说我也不强迫你,可是边疆,不去行不行?”

我抬眸,见那眸底深处甚至染上了几分哀求,我的心终究是动摇了。

“为什么不可以?宋云承,给我一个理由。”我开口道,其实,当他开口求我不要去的时候,我便动摇了,我从不知道原来一向说一不二的自己,在宋云承面前会这样毫无原则可言。

“就当是为了我,留下来好吗?”宋云承抓着我的胳膊,一向稳重冷肃的他此刻竟带了几分孩子气,“我从未遇到过像你这样能真正走近我内心的人,你知道,生于帝王家,连交朋友都不是我可以选择的,而你,行歌,是我此生都想要去珍惜的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没有负担,和你对弈骑马比剑,都是那么美好的事情,行歌,留下来,好吗?”

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对于一个人来说是独特而重要的存在,被人珍视被人珍惜原来是这么美好的感受,更何况,这个人是我藏在心底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宋云承,当你说出为了你而留下的时候,我的整颗心,支离破碎的心,早已死寂干枯的心,从那一刻起,竟是又吹过了春风,沐浴了春雨,起死回生。

“好,我留下。”我强忍住泪水,朝他浅笑道。

宋云承眸中掩盖不住满是欣喜,随后他又瞥见我胳膊上的伤口,蹙眉道,“你这莫名其妙的伤我也不想多问,行歌,进宫吧,为了不让你再受伤,我只好把你绑在我身边了。”

我惊得几乎跳起来,他什么意思?我是个男人,进宫?绑在他身边?

“想什么呢?我可没有断袖之癖,”宋云承拍了拍我的脑袋,说道,“下个月宫中侍卫选拔,你去参加,如果进宫一样可以建功立业的,行歌,来我宫里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要天天见面吗?我甚至为自己方才龌龊的想法红了脸,有一瞬间,我甚至以为他是喜欢我的,我在想什么?他是天之骄子,我如今是个男人,他怎么会喜欢我?

“好,我答应你。”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的说出喜欢,可在母亲的威逼到来之前,宋云承,我想再多陪陪你。

“你答应了?”宋云承欣喜,转而又屈指敲了敲我额头,霸道又严肃,“如果我未在选拔的名单上看见你,傅行歌,你就等着挨收拾吧。”

我浅笑着应声,心中却难掩苦涩,眼前的人全然不提昨夜他吻我的事,昨夜,他当真只是醉酒后的玩笑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六章 武斗


我师承蜀山云散真人,再加上母亲多年来的亲身教导,我虽年仅十六岁,却已经登上了琅琊阁第五的排名。

宫内侍卫的选拔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场形式,我离宋云承更进一步的形式。

擂台搭上的那天,京城中几乎不少名贵权臣都来欣赏这场盛大的武斗,梁帝和皇后领着一众皇子公主们也纷纷落了座。

我站在台下一群武者里,逆着阳光看向高台之上的众人,一眼便对上那双灿若星河的眸子,宋云承一袭华服,折扇轻摇,端的是风华绝代的清隽,他目光所及的地方,正是我站的方向,我不敢多做动作,只回他一个浅笑。

铜锣声响起,第一组的人已经上了擂台,只三个回合,双方便纷纷落了台下,众人一阵哄笑。

宋云意一拍手,杏眼里满是不屑,说道,“这都是哪儿来的杂碎啊?今年初试的选拔谁负责的,怎么水准越来越低了!”

此言一出,台下负责选拔的官员闻言纷纷捏了一把汗,当朝六公主自小养在蜀山修习,身上难免有江湖气息,而梁帝又是极宠这个女儿,这要是一个选拔不力的罪名扣下来,他们有多少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梁帝看着下首的女儿,不禁莞尔赞同道,“意儿说的没错,今年这些武者的水平可是差得很啊。”

众臣闻言吓得又冒了一层冷汗。

宋云承修长的手指扣着椅背,薄唇染笑道,“父皇莫急,真正的高手或许就藏在这其中,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言罢,我感受到那炙热的目光投向了我的方向。

一旁的宋云意眼珠转了一圈,凑到梁帝面前,软着声音说道,“父皇儿臣知道这里面藏着一个高手,您要不要提前见识见识?”

梁帝宠女儿宠惯了,笑着说道,“你认识的高手?行啊,那你就让他提前上擂台,也好给大家开开眼。”

宋云意闻言欣喜道,“儿臣遵旨。”

言罢,我便听到那高台之上软甜的声音喊道,“傅行歌,还不出来给父皇展示展示你的身手?”

这一嗓子喊出来,在场的众人纷纷顺着她的声音看过去,感觉到一众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我脸上有些挂不住,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越过人群,飞身上台,朝着那上首的帝王跪拜。

“傅行歌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我行礼道。

我很明白今日擂台一战后,我傅行歌的名字在整个京城会掀起怎样的风浪,可是我没有选择,这个风头,我必须要出,并且,要出的出彩。

梁帝的视线在我身上久久徘徊,终是点点头让我起了身,威严的语气里带着审视,竟是与宋云承初次见我时的语气如出一辙,“你就是傅行歌?傅丞相流落在外的长子?”

我还未答话,我爹便起身说道,“回皇上,正是犬子,是老臣的错,让他流落在外多年,前些日子刚刚认祖归宗。”

皇后开口道,“真是苦了孩子这么多年,本宫常听闻意儿提起她在蜀山有个极厉害的师兄,小小年纪便登上琅琊榜第五,没想到竟是丞相之子。”

梁帝的目光始终威严肃穆,挥袖道,“那就开始吧,朕也看看琅琊阁第五的高手身手如何,傅行歌,可别让朕扫兴。”

闻言,我垂首道,“遵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七章 名动京城


我抽出一旁的长剑,剑锋映着日光,凛冽的寒意直指对方,我侧身避过那人的长枪,挽了个剑花长虹贯日便直逼他要害,“砰”的一声,是对方躲闪不及掉下擂台的声音。

“好!”宋云意兴奋的大喊,跟随着她的呼喊声,众人的叫好声也连成一片。

我收回长剑,侧首而望,恰巧看到那墨色瞳眸中隐藏的笑意,宋云承知晓我志在必得。

不过两炷香的时间,我未曾使出全力便将在场的武者纷纷击败,梁帝龙颜大悦,指着我爹笑道,“丞相,你这个儿子当真是少年英才,怪不得意儿总往丞相府跑,现在朕真是见识到了,后生可谓,后生可畏啊!”

我爹被这一连串的称赞夸得喜笑连连,连带着看我的目光都带了无尽的宠溺。

这是头一次,我感受到至亲如此宠爱的目光。

武斗已经结束,毫无疑问,我是夺魁者。

梁帝提笔要拟旨对我进行封赏时,宋云承突然起身,说道,“父皇,儿臣斗胆,想向您要了傅行歌,东宫正好缺一个有如此身手的侍卫,请父皇恩准。”

我抬头看向那请旨的人,心中悸动,这一次,我离我的心爱之人,又近了一分。

梁帝提笔的手微顿,说道,“傅行歌如此身手,朕本想给他个官职,若是只在东宫当个小小的侍卫,会不会太屈才了?”

言罢,梁帝看向我,问道,“傅行歌,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朕一向看中人才,你尽管说。”

我叩首起身道,“太子殿下的知遇之恩,傅行歌定当涌泉相报,我愿意跟随太子殿下,入职东宫。”

东宫内。

宋云承目光里满是骄傲,我知道,这份骄傲,源于我今日名动京城,他双手张开,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我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每一个音节。

“行歌,我为你感到骄傲,这样好的你,我究竟积了什么德,才能遇到你。”

言罢,我便感受到额头落下一吻,轻柔而炙热。

我呆呆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人,只一次,宋云承没有喝醉,可他的确,亲了我。

“想什么呢?本殿下不过是心情好,走了,为了庆祝我们能日后同吃同住,今天晚上喝一杯。”宋云承拉着还在愣神的我出了殿门。

自那日武斗之后,我的名声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人人皆知傅家出了个名动天下的少年,往往盛名的背后,便暗藏着一些人的图谋不轨。

宋云承被梁帝诏令出宫去大理寺处理案件,却将官印落在了东宫,差人命我去给他送去。

我刚绕过御花园的拐角,便撞见了三皇子领着人走来,我退到一边行了礼,刚要起身离开却被人喊住。

“你就是傅行歌?那日太子亲口点名要的人?”宋云峥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我说道。

我被他这样心怀不轨的目光盯的极其不舒服,可再怎么样这人也是个皇子,身份地位摆在这儿,自然容不得我放肆。

“是。”我答道。

民间传言宋云峥极其好色,是个男女通吃的主儿,宫内长得好看的太监宫女都被玩儿了个遍不说,还在京城中置了宅子,专门圈养那些皮相好看的小倌。

我不想与此人多做纠缠,又行了一礼说道,“默认分章[6]三殿下若没什么事,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刚要转身,却被一股大力捏住了手腕,我转身便对上宋云峥阴鸷的笑意,“早就听闻丞相之子少年英才,仰慕已久,走,去我宫中喝两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八章 春药


我挣开捏着我手腕的人,垂首道,“属下有要事在身,改日定当亲自向殿下喝酒赔罪。”

我想赶紧离开这里,宋云峥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来梁帝明里暗里也监管过他的荒淫无度,可是念着当年宋云峥的母妃是为了救先帝而死,可怜这个儿子小小年纪没了母妃,所以心怀愧疚,对于宋云峥的荒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谁知对方并未有放我走的意思,他拍了拍自己落空的手,唇角的笑意渐渐变得狠辣,说道,“不给我面子?本殿下请你喝杯酒,是赏你的脸,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知道,今日这杯酒,我非喝不可了,宋云承还等着我去将官印送过去,不想将时间都浪费在这个淫虫身上,我答应了宋云峥的邀请。

仰头将杯中的酒灌下,我说道,“酒也喝了,属下这次可以可以走了吧。”

宋云峥半眯着眼睛看着我笑道,“果然是豪爽之人,那日宋云承若是不开口,本殿下也是想将你要来府中的。”

我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若是开口,我一定当场就回绝了你。

谁知我刚抬脚迈了出去,却感到像是踩到了棉花上一般,绵软无力,身上突然升起一股燥热,烧的我汗流浃背,我心中一惊,方才那杯酒,一定被宋云峥这个畜生做了手脚。

一阵低沉的笑意从身后传来,宋云峥起身朝我走过来,眼中是捕食猎物的兴奋,“进了我的府邸,就想这么轻松的走出去?”

我强压xiashen体里的异样,眸子已经带了猩红,咬牙道,“三殿下如此放肆,就不怕皇上怪罪吗?”

谁知那人的笑声更加放肆,大笑道,“傅行歌啊傅行歌,你是不是没脑子?本殿下一向放肆惯了,你看皇上哪次怪罪过?”

说完他一把将我抱住,呼出的热气悉数灌入我的脖颈间,直烫的我脸色潮红。

“我还就明白的告诉你,今日本殿下就是在这儿把你给办了,皇上也不会多说什么!”

宋云峥阴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将我身体里的燥热又勾起了几分。

我缓了口气,手肘用力向后击去,紧紧抱着我的人闷哼一声,瞬间松开了我的腰。

得了自由我趁机去抓门把手,谁知门竟然被锁住了,看着对面的人一步一步靠近,我握紧了双手,死死盯着朝我走来的魔鬼。

“性子果然烈,本殿下就喜欢有挑战性的,傅行歌,识相的自己脱了衣服乖乖在床上撅好,否则我不保证会不会让你脱层皮!”宋云峥抹了把嘴角方才被我一击打出的血迹,阴狠的说道。

听着他的淫言秽语,我死死咬牙强撑着意识,可身体里的异样夹杂着燥热一波又一波的侵袭着我的脑子,终是让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宋云峥缓缓朝我走来,他俯身抬起我的下巴,说道,“这张脸真是美得不可方物,真是难怪宋云承会点名要你,啧啧啧,瞧着皮肤,比小娘们儿的还嫩,来,让我好好亲一口。”

我拼命的躲闪着,奈何身上的力气都被药物封锁住,浑身软的烂泥一般,我用尽了力气朝着那张冲我亲过来的脸打去,只一巴掌就将他打的偏了头。

宋云峥显然没想到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他,这一次他没有再忍,反手一巴掌将我打翻,掐着我的脖子狠厉至极的说道,“我本想怜惜你这张脸,奈何你太不识相,我倒要看看一会儿在床上被我操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你到底求不求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九章 鞭刑


身子一轻,宋云峥直接将我打横抱起,当他伸手要去扯我的腰带时,我混沌不清的脑子瞬间“嗡”的一声,连带着意识都被带回了几分。

母亲说过,我是女儿身的事情不能被人知道,一旦暴露了,我们都得死!

我死死咬着牙,眼看着宋云峥这畜生就要扯开我的腰带,我心中一急,恰巧瞧见床头挂着的宝剑,猛地抽出长剑,挥手便朝着他的后背刺去,只一剑,便刺穿了他的肩胛骨。

“啊!”宋云峥惨叫一声,捂着伤口滚到了地上。

我抹了把脸上被溅上的血迹,提剑指着他说道,“宋云峥,想占老子的便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够不够格儿?”

方才那一剑,我是拼尽了全力,灼伤了心脉才刺出的,强忍着在这畜生身上再戳几个窟窿的冲动,我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赶忙出了府门。

这官印,今日是万不能送过去了,身上的燥热还未消散,我回到东宫便直直跳进了池塘里,冰冷的泉水浸过每一寸皮肤,那股燥热感才降下了几分。

刺穿宋云峥的那一剑力道不小,我心中心乱如麻,有些担心会牵连到宋云承,虽说宋云峥对我无礼在先,可毕竟刺伤皇子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直到傍晚,那药物的药效才堪堪下去,我吐出一口池水,浑身软的不像样子,费力的从池塘里爬出来。

刚一上岸,只见李公公便领着一众人急匆匆的朝着东宫走来。

“傅公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李公公瞧见落汤鸡一样的我,尖着嗓子惊讶的喊道。

我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最终却因为没有力气只得放弃,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说道,“这天气有些热,我降降暑而已,公公有何事?”

李公公抬头望了望天,此时正是深秋季节,一阵晚风吹过,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众人看我的眼神宛若看着一个智障。

“皇上有旨,传傅公子您立刻去乾清殿面圣。”李公公说道。

我轻笑一声,果然,是宋云峥那个畜生恶人先告状了吗?

乾清殿内。

宋云峥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他一见我便向梁帝哭诉道,“父皇,就是他,今日儿臣好心请他喝酒,他竟然心怀不轨要刺杀儿臣,父皇您一定要替儿臣做主啊。”

我冷眼看着这人恬不知耻的演戏,心中生出几分鄙夷,但也并未开口申辩,依着梁帝对宋云峥的一贯的放纵,此事断也不能就判了我无罪。

梁帝看着依旧哭喊不已的人,揉了揉眉心沉声道,“够了,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干的那些龌龊事。”

只一句话,便成功让鬼哭狼嚎的人闭了嘴,我脸上没什么表情,看来梁帝早已知道了此事的前因后果。

“傅行歌,无论出于何因,你刺伤皇子可是大罪,你可知罪?”梁帝威严不减的问道。

我闻言垂首道,“臣知罪。”

片刻的沉默在大殿中蔓延,终于梁帝赞赏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连带着声音都缓了几分,“既然如此,那便拉下去鞭刑六十,此事便算过去了。”

随后梁帝又指着哭哭啼啼卖可怜的宋云峥说道,“至于你,给朕滚去面壁三个月。”

六十鞭子,对于刺杀皇子来说,这个惩罚简直是轻如鸿毛,我应了声,便直接退出了大殿去领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第十章 以后不会了


我一向被母亲鞭打惯了,原以为这普普通通的六十鞭子会很轻松,可宋云峥那个畜生竟是给我用了最烈的情药,我又在冷水里泡了一个下午,整个身体一丁点力气都没有,更何谈再挨六十鞭子。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踉踉跄跄走回东宫的,只觉得背后的伤口黏着血液将外衣紧紧连在皮肉伤,只要一牵扯便是撕心裂肺的疼。

迷迷糊糊中,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我费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宋云承铁青的俊脸,那原本熠熠发光的眸子此时满是焦急和愤怒。

“傅行歌,你是傻子吗?宋云峥是个什么货色你不清楚?他男女通吃你也敢喝他给你的酒?你究竟有没有脑子?”

我方要开口,却被对方夹杂着怒气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看着站在窗前气的来回踱步的人,我也不知怎么的,心里的委屈一下子便涌了上来,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

“是,我没有脑子,我就是个傻瓜,傻瓜才会不想因为惹到了宋云峥会因此牵扯到你,傻瓜才会为了你将实情藏在肚子里,大殿之上不辩一言生生挨下六十鞭子,我就是个傻瓜,我就是自作多情,自讨苦吃的笨蛋!”我强撑着身体扶着床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极力隐忍着身后的疼痛。

宋云承被我的话吼得愣在原地,他一拳打在桌案上,转身将我抱住,因为怕碰到我身上的伤口,只得轻轻地揽着我,再开口时,是倾世温柔。

“行歌,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是我不好,将你要进宫来,却没有保护好你,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他一遍一遍的道歉,我抬头时,看见那好看的眼眸都染了猩红。

宋云承的声音里,带了无尽的心疼。

“太子殿xiashen份尊贵,属下怎担得起您一句对不起,是属下做错了事,理应受罚。”有句话叫恃宠而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开口怎么说出的这句话,只知道即使耍了脾气,眼前这个男人也会耐着性子哄我,我甚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对宋云承的依赖和信任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宋云承被我一句“太子殿下”叫的尴尬的张了张嘴,随即他叹了口气,将我的脑袋按在他的胸膛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气,气我对你发火,可你知道当我听到消息时连夜往京中赶,你可知道我方才去和父亲大吵了一番,与其说气,不如说是气我自己,气自己没有保护好你,害得你受如此委屈。”

他的声音温柔中带了自责,这份心疼和怜惜,是真真正正发自肺腑的,我知晓,我这辈子,怕是要沦陷在宋云承的温柔中溺死爬不出来了。

正说着,房门突然被打开,宋云意哭着喊着就闯了进来,我赶忙从宋云承的怀里钻出来。

“行歌,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宋云意一双眼睛哭的红肿,手中握着长鞭进来就抓着我仔细打量。

我被她扯得直皱眉,看了眼她手中的长鞭,不解的问道,“公主殿下,您别告诉我您这是刚从三殿下的府中出来?”

宋云意一向被梁帝和皇后捧在手心里长大,说是飞扬跋扈一点都不为过,更何况她这些年在蜀山习武一身的江湖气,什么出格的事干不出来。

果不其然,宋云意扬了扬手中的长鞭,气恨道,“是又怎么样,本公主就是要砸了他的府邸,拆了他的牌匾,还要打得他满地找牙鼻青脸肿,看他以后还敢欺负你。”

看着面前娇俏的脸儿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我心底泛起一股暖意,宋云意对我的心意我一直清楚,可我也一直在回避。

我是个姑娘,如何能接受一个姑娘的心意,我能做的,便是不伤害她。

继续阅读《承君一诺半生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