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女狠妃徐采薇,萧景尧,小说毒女狠妃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毒女狠妃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徐采薇
简介:赶上穿越大潮,竟面临要被人侵犯,主谋还是自己的堂妹,可惜她不是原身那个软柿子,且让堂妹当着这京中公子贵女的面先来一场脱衣舞开始,再看看她如何步步为营为原身报仇泄愤,然后才好在这异世安心生存,可偏巧腹黑的他竟一直默默关注着她,顺带着时不时闯一闯她的闺房,某人一脸不可置信,难道古代的美男子喜欢欲擒故纵?
角色:徐采薇,萧景尧
毒女狠妃徐采薇,萧景尧,小说毒女狠妃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毒女狠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捡了个大便宜


“这美人儿还挺水灵的,瞧瞧这细皮嫩肉的,今儿个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几个男人围着床上那昏迷过去的女子,个个皆是两眼放光。
徐采薇只觉得脑袋晕沉沉的,身子仿佛漂浮在空中,一些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接踵而来,脑子仿佛与什么能量产生了碰撞。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刚好对上几个满脸横肉,笑容猥琐的男人。
她一个激灵腾的一下翻身而起,打量着这屋子里的陈设。嗯,小茶几,暗红色油漆的衣柜,雕花大床,再联想到刚刚脑子里的那些画面,她犀利的眼神扫了一圈围拢过来的男人。
难道自己竟赶上了穿越大潮?
“呦,美人儿醒了?”
其中一个男子笑的十分猥琐,眼看着口水都要从他嘴角掉下来。
徐采薇打了个冷颤,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让美人享受一下这人间的极乐啊。”
几个男人兴奋的直搓手,冒绿光的眼睛,将徐采薇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
其中一人还伸手想将她推倒在床上。
徐采薇一个旋身躲开,脑子里警铃大作。她明明正在房间作画,怎么恍惚间竟穿越了,穿越也就穿越吧,谁穿越有自己这么倒霉,一穿越过来就遇到这种破事?
“人间极乐个屁啊!”
想要侵犯别人,还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呦呵,这小娘子有点意思!哥几个,别客气了,赶紧解决了,咱们好拿钱。”
“等一下。”
眼看着几人逼近,徐采薇背部已经贴上了墙壁,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这么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硬来肯定要吃亏,得智取。
她脑子一转,挤出一个笑容来。
“那什么,你们觉得我美吗?”
她故意扭了扭腰肢,几个男人哈喇子又要掉一地,齐齐点头:“美美美,当然美了,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比你更美的女人了,快让老子过把瘾。”
“既然落到你们手上了,我想跑自然是不可能了,但是我也不可能同时伺候你们,不如你们比试一番,谁赢了,我便伺候他,接着再按照你们输赢的顺序再伺候其他人?”
她毫不慌乱的说出这番话,几个男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想第一个上。
个子最高,长得跟一座山一般的男人率先点头:“这小娘子的提议倒是公平,有意思,我同意。”
其余几人兴奋的直搓手,“既然如此,那哥几个就比试一番。”
徐采薇指了指屋子,“这屋子就这么点大,不如去外面打,放心吧,我一个弱女子肯定跑不了。”
她朝几个男人虚弱一笑,仿佛在展示自己的柔弱。
于是,从屋子里到了院子。
徐采薇扶着门框看几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她瞧着天空中太阳的位置,计算着时辰,留给自己脱身的时间不多了。
几个男人叠罗汉一般的在地上翻滚。
她大声呐喊:“那个大哥,他打了你一拳,快揍回去啊。”
“蠢啊你,揍回去啊,他都把你眼睛打肿了。”
徐采薇悄然将屋角那根扁担掂在了手里。
屋顶上,一身白衣的英俊男子,饶有兴趣的往口中扔了颗话梅,瞧着下面那瘦弱的女子处处握着先机,冷漠的面上竟也勾出一丝笑容来。
“这女子有点意思。”
几个男人都受了伤,有人双眼乌青,有人口鼻流血,有人在地上爬不起来,唯独那高个子壮汉身上处处都是伤,动作却半点不见迟缓。
“我赢了!”
他话音刚落地,高大的身子便轰然倒地。
徐采薇手里握着扁担,站在他身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2章 寿礼被毁


瞧着地上的几个男子,她得意一笑,搓搓手迅速奔到门口,开了门扬长而去,剩下院子里男人的哀嚎声。
……
出门后,徐采薇拦了辆马车,急急往徐府赶去。
今日徐府老夫人寿宴,原身却被二小姐徐采宁和三小姐徐采乐骗出府,还被设计了刚才那一出。
就是为了让她缺席寿宴,再毁她名节!
不孝又失身的名声传出去,那她可就完了。
不过可惜,她可不是软弱的原主,看她怎么反击回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她回到了徐府。
徐采薇疾步往自己的葳蕤轩而去。
当她的身影出现在葳蕤轩门口,贴身的丫头绿萝,飞扑过来拉住了她的手,眼里还含着泪:“小姐,你去哪里了?怎么这副样子?”
徐采薇心中一热,这是贴身伺候原主十几年的丫头,忠心耿耿。
“稍后再说,替我梳妆打扮。”
绿萝赶紧给她换衣裳。
对着镜子,那眉目如画的女子果真十分养眼,可惜身量偏小,犹如待开的娇花。
珠帘碰撞,有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小姐,老夫人那边叫你呢。”
“我随后便到。”
徐采薇接了笔,不过几秒便画好了,眉毛细长,其下一双翦水秋瞳神采奕奕。
她起身转入一旁的屏风,拉开屏风上面蒙着的红布。
精心绣好的百寿图屏风,被剪出了几个洞,寿字甚至被剪烂了。
这是原身给老夫人专门准备的寿礼,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现在直接被毁了,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徐采乐,你给我等着。

四月春深,徐府的花园里,百花盛开。
诸位夫人正陪着那满头银发的老夫人说笑,老夫人身侧站着两个窈窕少.女,姿态丰.腴,神色温柔。
徐采薇走近,向老夫人福身行礼:“孙女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她姿态娴雅,并无原身那怯懦的小家子气,顿时也吸引了不少人。
老夫人身侧的两个少.女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可思议。
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
“这是徐家那位不大出门的大小姐吧,听闻克死了父母,性格孤僻,长相丑陋,这瞧着不太像啊,瞧着孩子目光温和的,怪可怜的。”
不知哪位夫人开口,老夫人下首的张氏,也就是徐采薇二叔的妻子,立刻笑道:“这孩子是不太见人,平日里不爱与人亲近,但最是友.爱。”
说完,张氏温和的拉住了她的手:“采薇,你身子不好,想必没有准备寿礼吧,婶婶已经替你准备了。”
她一招手,立刻有人送上来一整套做好的衣裳,暗红色的料子上绣着吉祥如意的图案,袖口和领口都绣着仙鹤,针脚细密。
老夫人眉头一皱。
“多谢婶婶,采薇精心准备了寿礼,想当众献给祖母。”
众人顿时都伸长了脖子看,可她两手空空。
老夫人身侧年纪稍小的少.女顿时便开口:“大姐何必嘴硬,当着诸位夫人小姐的面,若是丢脸,丢的可是徐府的脸。”
老夫人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徐采薇抬头,对上祖母那嫌恶的眼神盈盈一笑,露出一口糯米般的白牙,“祖母,孙女想给祖母写一副寿字,孙女练了许久了。”
“你的字那么难看,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了吧?”
徐采乐出言讥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3章 惊艳四座


诸位夫人小姐也像在看笑话,谁不知道徐家的这位大小姐不喜念书,无一点才艺能拿出手。
此刻若是二小姐徐采宁出手,众人定是十分期待,毕竟这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女。
徐采宁温和的目光看过来:“大姐,不必勉强自己。”
“多谢二妹三妹,我练了许久了,真的很想献给祖母。”
百寿图被毁,只能当场创作。
那无疑最快的便是字画了,画画她不敢说擅长,但是写个字那简直不要太容易,她可是拿过书法比赛第一名!
她可怜巴巴的,一副孝顺之心感染了一些夫人。
“难得徐大小姐一片孝心,不如就让她写吧。”
“是呀是呀,反正大家都有心理准备。”
徐采宁心里乐开了花,她意味深长的看着下面站着的徐采薇。
这可是你自找的,废物!
徐采薇回报她一个笑容,那笑容里竟有狡黠和得逞。
徐采宁心头一跳,再定睛一看,自己这位大姐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她顿时安了心。
张氏瞧着夫人们都开口说话了,只能让人送上了笔墨纸砚。
徐府的客人纷纷前来观看,其中不乏世家子弟,引得徐采宁两姐妹真是眼睛发亮。
倒是徐采薇不紧不慢的磨墨,众人围拢了过来。
“哎,我说徐大小姐,你到底行不行啊?”
一个年轻的公子一摇折扇,见她一直磨墨,有些不耐烦。
“张公子急什么,你要是不耐烦一边待着去。”
徐采薇双笔饱蘸浓墨,双手各执一笔。
不过片刻的功夫,雪白的两张宣纸上便是龙飞凤舞的寿字,且两个寿字形态各异,字迹遒劲,跃然纸上。
围观的众人纷纷惊艳。
徐采宁和徐采乐更是惊疑不定。
“你的字明明写的歪歪扭扭,怎么突然之间能写这样漂亮的字,竟比姐姐的还要好?”徐采乐嘴快。
徐采宁脸色一黑,狠狠瞪了徐采乐一眼。
徐采乐这个蠢货,什么叫比她的字还要好!
众位夫人本来对徐采薇的字只是欣赏,徐采乐这么一说,正好提醒大家,这徐府大小姐看来不像是传言中的样子,今日倒是比徐府二小姐要让人惊艳很多啊!
徐采薇挑眉看向她:“自是日日练习之故。”
废话,要不是你毁了我绣了几个月的百寿图屏风,我能被逼着露这一手吗?
这才是真正的歪打正着。
“谁说徐大小姐貌若无盐,无才无艺?”
“传这话的人怕是跟徐府有仇吧?”
“是啊,就这字恐怕全京城,不,恐怕全天下都无女子能及。”
两个丫头上前,将那两张寿字展开来,给老夫人看。
“孙女献丑了。”
老夫人也是出身书香门第,这字她只看一眼便知高下,顿时眉头舒展了不少,“难为你了,能练到如此地步,可见用功。”
来围观的几位年轻公子纷纷离开,而男客中有翰林院的几位大人,听说徐家大小姐的字堪称一绝,顿时炸开了窝,请了徐采薇送给老夫人的寿字,非要亲自看一看。
寿宴还未结束,在前院招待男客的徐二爷,便遣人给老夫人传了话:“武威候府世子十分欣赏徐大小姐的字,请她明日去武威侯府教妹妹写字。”
武威候世子的名号一出,扎堆的各府小姐们都有些骚动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4章 完好无损么,未必


众位夫人也纷纷道贺:“这武威侯府,不仅是皇亲,更是大盛朝第一权贵,这武威候世子更是姿容绝世,徐小姐这真是一朝名动天下啊。”
这语气多少酸酸的。
武威候世子,可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姐姐所出。武威侯府更是得皇家信任,执掌兵权。
武威候世子萧景尧是全京城闺秀们的如意郎君。
徐采宁从听说萧景尧来了前院便站不住,可惜她是二房的长女,必得招呼女伴,没空离开。
此刻见徐采薇得了对方青眼,恨得后槽牙差点咬碎。
……
寿宴毕。
徐采薇跟在张氏身后,送众位夫人离开,完全无视了徐采乐那恨得咬牙的神情。
等宾客全散了,徐采乐才怒气冲冲的上来找茬:“徐采薇,你故意的是吧?你这字是何时会的,为何从未见你写过?”
张氏和徐采宁也冷着一张脸,等着她回答。
徐采薇似笑非笑:“三妹,若非我精心准备的那副百寿图屏风被人破坏了,我哪会想到题字。”
此话一出,徐采乐的神情顿时跟吞了一只苍蝇一般。
那百寿图屏风就是她剪的。
徐采宁瞪了妹妹一眼,心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了好了,从前府中诸多流言对姐姐总是不利,如今姐姐怕是要扬名京城了,往后可要记得提携一下妹妹。”
徐采宁握住了她的手,十分的亲热。
老夫人远处瞧着,眸中的厌恶之色又在聚集,对于老夫人来说,哪怕再文采惊艳又如何?克死她的长子长媳是真。
“采宁莫要取笑姐姐了,我一介孤女,能在这府中安然长大,靠的便是叔叔婶婶的慈爱之心。”
张氏脸色好看了许多。
回了葳蕤轩,绿萝奉了茶水上来。
“小姐,都怪绿萝蠢笨,那屏风是小姐花了好几个月绣的,熬了多少个晚上,三小姐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剪坏的,我都不知道……”绿萝十分惋惜。
“坏了就扔了吧。”她却神色淡然。
见小姐不想多说,绿萝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小姐,你脖子上的玉佩呢?”
那玉佩是已故的夫人,在小姐出生之时,寻了工匠雕刻而成的,伴着小姐十几年了。
小姐每天都戴着,今天她给小姐换衣裳的时候就发现不见了,但是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问,这件事一直挂在心里。
徐采薇摸了摸脖子,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今日回府的时候,守后门的花婆子被徐采宁收买,丝毫不想让她进府。为了能赶上寿宴,她将那枚玉佩给了花婆子,迟早她得拿回来。
“我托人保管着,没丢。”
绿萝松了一口气,又看小姐不像是开玩笑,这才安了心。
倒是徐采宁的梧桐轩里,此时真是好一番热闹。
时值暮春,屋子里的一盆牡丹正开得娇艳,她冷着一张脸,神色狰狞。
贴身的大丫头怜儿正跪在地上,显然已经跪了一会儿了,膝盖处疼的她满头大汗,却不敢求饶。
徐采宁将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放下,茶水洒出来,她毫不在意,声音清冷又飘渺:“让你干这么点事你都干不好,看来你真的是不中用了。”
怜儿吓得磕头不止:“小姐恕罪啊,奴婢是亲眼看着大小姐被关在屋子里,还将那几个闲汉都带进去才离开的,谁知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5章 武威侯府


“谁知道她竟完好无损,奴婢也不知啊!”
“完好无损么?”徐采宁嘴角弯弯,“我看未必,下去领二十板子。”
张氏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怜儿被打板子,她目不斜视的进了屋子。
屋子里徐采宁正在看书,侧影优雅动人。
“采宁,犯不着跟这帮贱婢生气,她徐采薇躲得过初一可躲不过十五。”
徐采宁放下了手里的书:“只是女儿不明白,她一个弱女子到底是怎么逃脱的?”
张氏眼中迸射出怨毒的光来:“这些都不管,你得想法子,借着她跟武威候世子亲近起来才好。”
想到武威候世子那让女子都嫉妒的姿容,徐采宁红了脸,“是,女儿不会放弃的。”
深夜的葳蕤轩中。
徐采薇靠在浴桶假寐,脑子里整理了一下原身的记忆,心中真是对这个设定十分的不满意。
穿越过来豺狼环伺,真是悲惨。
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真是半分都不能放松。
绿萝轻手轻脚的进来伺候她穿衣,声音急促:“小姐,奴婢刚刚发现紫竹鬼鬼祟祟的出去,身影着实可疑,奴婢便跟上去了,发现她在跟什么人接头,对方交给她一包东西,奴婢将她支出去之后发现那竟是松脂。”
“松脂?有人想要烧了我们这儿。”
绿萝吓得打了个寒颤,恰好窗外闪电劈开厚重的云层,窗外的黑夜瞬间变成白昼又回归黑夜。
绿萝的声音都变了:“那怎么办?”
“是三小姐徐采乐,她性子冲动,但今夜怕是有雨,想来不会今晚纵火。”
绿萝替她擦拭着头发,“不如去找老夫人做主?”
“不妥,一些松脂说明不了什么,反倒让祖母更加厌恶我。”
她躺上床,闭上眼睛,片刻又睁开,“今夜应是无事,明日我自有办法应对。”
这一晚她睡得很沉,再睁开眼时已然天亮了。
绿萝已经准备好了温水。
她利索的爬起来收拾好,抓紧时间吃了早饭,便带着绿萝往老夫人那边去请安。
还没进屋子,便听到老夫人跟徐采宁姐妹二人说笑的声音,她挤出笑容来,进了门恭敬的行礼。
“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敛了笑容,淡淡问道:“可吃过早饭了?”
“回祖母,采薇吃过了。”
徐采宁拉着老夫人的手臂撒娇:“祖母,今日姐姐去武威侯府给教萧小姐练字,采宁也想跟着去见识一番。”
老夫人被孙女摇得身子微晃,乐得满脸笑容,脸上的褶皱都堆到了一起。
“好好好。”
她甚至连看徐采薇一眼都没有,直接便应了。
“正好你去了武威侯府,照顾着点你姐姐,她素来不出门,可别丢了咱们徐家人的脸。”
徐采宁声音甜美:“孙女知道的。”
徐采薇心中突然有点为原身不值,她本就是一介孤女,缺少了父母的疼爱。然而同是老夫人的孙女,可老夫人竟如此的厚此薄彼。
徐采宁已经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姐姐,我们这便去吧。”
“嗯。”
徐府门口,武威侯府的马车正好来接。
徐采薇带着绿萝,徐采宁带着檀香上了马车。
徐采宁不时整理着妆容,倒是对面的徐采薇,安静坐着,淡定从容。
一刻钟之后,马车停在了武威侯府门口,徐采薇站在门口才领悟到了古代真正的权贵世家。
武威侯府的景色雅致又精美,处处透着奢华与精致,及至到了萧小姐的院子,被引到了花厅,面对厅里的贵重摆件,徐采薇早有心理准备。
很快,门外有笑声传来。
接着进来个一身正红色,绣着海棠花图案裙子的女子,看着也就十三四岁,雪肤花貌,面上含笑,却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
互相见礼后,萧景柔注视着眼前的两位徐小姐,示意她二人坐:“不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6章 葳蕤轩起火


“不知哪位是徐大小姐?”
徐采宁赶紧抢话:“这位是我大姐姐。”
萧景柔不看她,对着徐采薇温和一笑:“昨日听哥哥说徐大小姐的字写得好,便十分敬佩,我母亲给我请了不少师傅,可我的字还是不得其法。”
已经有人将她平日里写的字稿拿了上来,放在了徐采薇面前。
徐采薇细细看了,恭敬回话:“萧小姐平日里是临摹字帖吗?我瞧着萧小姐这字十分虚浮,似乎腕上无力。”
她二人你来我往,萧景柔很快便喜欢上了这位徐大小姐。
徐采宁原本以为来了能见到武威候世子,结果却被两人无视,心中十分不爽。
一天下来,她就跟个木头人一般。
及至回府的路上,她目光阴郁,一句话不说。
马车里难得的安静,徐采薇则盘算着今晚她的院子可能会被火烧的事情。
“大姐?”
耳边有声音,徐采薇睁开眼,对上徐采宁愠怒的脸。
“二妹妹怎么了?”
徐采宁露出小女儿的娇柔姿态:“大姐,下次再去武威侯府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提提我?你看我今日一天,连午饭的时候,萧小姐都未曾跟我多说一句话。”
徐采薇心中憋着笑,却面上无辜:“二妹妹多多担待些吧,听说这位萧小姐十分受太后和皇上的宠爱,她性子高傲也是正常的。”
徐采宁见她不解其意,只得低声解释:“我是说,大姐往后跟她说话的时候,能不能顺带着让我也说两句?”
“嗯?我今日没让你说话吗?”
她打算装傻充愣到底。
“算了,下次再说吧。”徐采宁十分挫败。
回了徐府,姐妹二人去了老夫人那请安,徐采薇才一身疲惫的回了葳蕤轩。
迅速的吃完了晚饭,她才悠悠吩咐了绿萝几句。
深夜,葳蕤轩中突然一片火光。
徐采薇衣衫整齐的看着火势越来越大,这才不慌不忙的将被子全部浸入了水中。
空气中已经全是烟雾的味道,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将湿被子裹在身上,又用湿帕子捂住了口鼻,这才迅速的出了门。
刚出门,一根烧断的横梁便砸在了身后。
她吓出了一身冷汗,加快了脚步。
葳蕤轩隔壁的偏房有一堵墙,昨夜下雨已经摇摇入坠,这便是她逃脱的生路。
浓烟呛人,虽是做好了准备,却不免吸入了几口,顿时肺里火辣辣的疼痛。
葳蕤轩门口,绿萝急得大哭,几次想要冲进去救自家小姐,张氏却让人将她死死的按住。
“来人,快救火,快着点。”
她指使众人去救火,可火势越烧越旺,眼看着已经将整座葳蕤轩吞噬了,才有人陆续打来了水。
那点水浇下去,除了扬起一阵阵的灰尘,根本无济于事。
徐采宁看着面前的大火,往后退了一步。
她看看母亲,张氏摇头。
她立刻去看自己的妹妹,徐采乐对着她做了个鬼脸。
她顿时心中大快。
火光燎人,热浪滚滚,绿萝被两个健壮的婆子押着,根本不能前进一步。
她哭得声嘶力竭,嗓子都快哑了:“快救救我家小姐啊,小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7章 世子的一片心意


已经逃离火海的徐采薇,在暗处,将众人的神色都收入了眼底。
她将身上的被子扔入火海,又抹了两把黑灰在脸上,这才踉跄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徐府的高墙上,谪仙一般的男子,借着那冲天的火光,看清了女子的一举一动,一颗心落回了实处。
他那幽深的黑眸中翻涌着光芒。
“传言无才无艺,貌若无盐,却着实是个有趣的人呢。这已经是第二次死里逃生了,真是不枉本世子急急赶来的一片心意了。嗯,字也写的不错。”
徐采薇骤然出现,绿萝奋力挣脱开别人的钳制,冲了过去,“小姐,小姐!你没事太好了!”
徐采宁恨得修长的手指甲将手心都掐破了,徐采乐更是一脸不屑。
“大姐无事就好,方才真是吓到我们了,幸好大姐无事。”
徐采薇扫视一圈,未曾发现老夫人的身影。
心中冷笑,原身这位祖母,到底是真的怨恨这个孙女克死了儿子儿媳,还是冷血凉薄?
徐采宁扯了扯嘴角,笑道:“大姐,这大晚上,你这葳蕤轩也烧了,不如先去妹妹的梧桐轩住着吧,等葳蕤轩修缮好了你再搬回来。”
“那怎么好意思打扰妹妹呢?”
“正好我也想学学你的字。”
“那多谢妹妹了。”
梧桐轩里,徐采薇被带到后面的浴房洗澡,她一身的黑灰,像极了从灶膛里爬出来的人。
徐采宁送了母亲张氏到梧桐轩门口。
“采宁,你向来是个有主见的孩子,留她住这里,母亲没有意见,只是你要防备着她,母亲总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了。”
“母亲放心吧。”
睡在梧桐轩的偏房,一夜安稳。
第二天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听闻昨夜你的葳蕤轩起火了,你如今住在了你二妹的梧桐轩里?”
“回禀祖母,昨夜骤然起火,二妹盛情,只能打扰了。”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未说话,甚至连问一下为何起火都没有。
倒是徐采薇自顾自说道:“原不该打扰祖母的,只是昨日我从火海中逃脱出来的时候,明明脖子上还戴着从未离身的玉佩,可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便没了。”
徐采乐忍不住跳出来了,“难道你还怀疑我二姐偷了你的玉佩不成?”
话毕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徐采薇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怎会怀疑二妹。定是我那葳蕤轩中有人手脚不干净,若是旁的便罢了,可那玉佩我戴了十几年,还是亡母留下来的,这才叨扰祖母。”
她都这么说了,老夫人若是再不理,那便是真的凉薄无情了。
“庄嬷嬷,你去将葳蕤轩的下人都搜一搜。”
很快,庄嬷嬷带着人回来了,只是脸色不太好看。
“老夫人,没有搜到玉佩,倒是在葳蕤轩发现了松脂的痕迹,昨夜葳蕤轩起火怕是人为。”
徐采薇立刻捂着胸口一阵后怕,梨花带雨的小脸上已经挂了两串泪。
“求祖母做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8章 处置花婆子


她嘤嘤切切的哭声让老夫人一阵头疼,不耐烦道:“庄嬷嬷,也别审了,将这些下人全都卖了,再给她选几个人伺候着。”
“是。”
这是打算就这么算了。
徐采薇只是默默流泪,好在老夫人到底有些不忍做得太过,又吩咐了一句:“庄嬷嬷,让人全府搜查,务必要找到大小姐的玉佩。”
“是。”
有健壮的婆子要来拉绿萝,徐采薇拉着她的手又跪下了:“祖母,绿萝伺候我许久了,我信她,求祖母开恩。”
徐采乐立刻反唇相讥:“说葳蕤轩下人手脚不干净的是你,要留下绿萝的又是你,你直说想换下人不就行了?”
“三妹。”
徐采宁呵斥她一声。
老夫人古井无波的利眼看了一眼下面跪着的徐采薇,想到那位天人之姿又是京城第一权贵世家的武威候世子,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折腾到快中午的时候,如徐采薇所料,庄嬷嬷拉着花婆子来复命了。
花婆子一进门,看到徐采薇,立刻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大小姐,你快帮老奴说句话,这玉佩的确是你前日送我的。”
徐采薇不动声色躲开她的手,笑容温柔:“这是我出生时,母亲寻了工匠给我雕刻的玉佩,十几年来我从不离身,直到昨夜突然不见了。”
她一字一句,花婆子又不傻,此刻才发现自己掉进了圈套。
花婆子立刻对着榻上的老夫人求饶,肥胖的身躯笨拙的在地上叩拜,脸上糊满了鼻涕眼泪:“老夫人明鉴啊,这玉佩的确是大小姐前日送给老奴的,老奴不敢说谎,只是不知为何大小姐今日全然不认了。”
徐采宁撇撇嘴,这花婆子不像是说谎,可若是说徐采薇舍得把这玉佩送给花婆子她也不信,她觉得哪里不对。
“大小姐,前日你从后门进来,老奴给你开的门,你将这块玉佩赏给老奴的,大小姐,你不能不认账啊。”
花婆子还在哭得肝肠寸断。
徐采宁眼前一亮,所以那天她的确是从外面赶回来的?
“花婆子,你可说清楚了,若是敢污蔑我大姐,我可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徐采宁貌似关心,可眼中尽是窃喜。
“二小姐,借老奴十个胆子,老奴也不敢撒谎啊,老奴说的句句属实啊。”
“花婆子你怕是梦魇了吧,前日祖母寿宴,我何曾出过府,污蔑主子,还敢说冤枉。”徐采薇挑了挑眉。
老夫人被众人吵得头疼,不耐烦的一挥手,花婆子便被拖了下去。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揭过去了。
“如今葳蕤轩在修缮,你便住到听雨阁去吧。”
“是,孙女告退。”
徐采薇带着绿萝到了听雨阁,这里靠近府中下人住的地方,十足的偏僻。
可胜在清幽,院外是一池绿水,池边杨柳随风摆动,水中鱼儿欢快,她顿时便喜欢上了这里。
高大的香樟树枝上,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逝。
武威侯府的花园里。
萧景柔蹑手蹑脚的绕到萧景尧身前,“哥哥想什么这么入神,瞧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该不是被哪位美人迷住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9章 生财的法子


“胡说什么呢?你的字可有长进?”
说道自己的字,萧景柔十分的自豪:“多亏了哥哥,竟然找到了徐大小姐,她可不像从前那些师傅,每次板着脸,照本宣科,无非就是临摹字帖,照着她的方法,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我的字进步可快了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确是进步了,她从袖中掏出自己最近写的诗稿递上去。
“不信你看。”
雪白的宣纸上沁着淡淡的梅花香味,纸上的一首小诗字迹娟秀,比之前的字确实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萧景尧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来。
他伸出手来摸摸妹妹的脑袋,“的确进步许多,想要什么奖励呀?”
萧景柔那修长的睫毛轻轻闪动着,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我记得哥哥有一对婴儿拳头大的夜明珠。”
“我回头让人送过去。”
“除了这个,还有……”
“等你能写出徐大小姐那般字再提其他要求。”
萧景尧一个纵身便消失在花园子里。
“哼,小气。”
听雨阁里,徐采薇看着张氏身边的林嬷嬷指挥着下人打扫布置,自顾自的带着绿萝去了花园里赏花。
见了武威侯府的花园子,方知徐府的花园子不过是凑合,虽说都是京中的官宦,可徐府是断断不能跟武威侯府这种顶级的勋贵之家相提并论的。
“小姐,奴婢看这听雨阁倒比葳蕤轩更大一些,虽说许久未曾住人了。”
“嗯,往后更清静些,只是从前侍候的人都被遣出去了,再送来的人你得仔细的盯着些。”
“是,小姐不说奴婢也知道,府中老夫人不疼小姐,二房的人都没把小姐当回事,连带着下人都捧高踩低的。”
“无妨,只是从前父亲母亲留下的旧人府中可有吗?”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人,现代的许多东西照搬过来可都是生财的好法子,只是自己如今满府只有绿萝一个信得过的人,若是有从前伺候父亲母亲的旧人就好了。
“自从大夫人也过世之后,老夫人说怕看着旧人触景生情,将伺候老爷和夫人的人全都打发了。”
徐采薇仿佛看见了徐府白幡飘飞,一帮下人却被赶出府门的凄惨场景,她昂头浅笑,“无妨,我有法子。”
林嬷嬷办事效率很高,黄昏之前听雨阁收拾妥当了,所有的摆件器具都是从府中库房里挑了新的换上,下人婆子也是新近分派过来的。
“大小姐,武威侯府来人了。”
听雨阁外,徐采薇正倚着栏杆喂食池中的鱼儿,来报信的小丫头欢欢喜喜的。
“快请。”
来的是萧景柔身边的贴身丫头珠玉姑娘,“见过徐大小姐,奴婢是奉命来给大小姐送请帖的。”
她双手奉上精美的请帖,请帖上绣着大朵大朵精致的海棠,仿佛是真花一般灵动。
“请帖?”
徐采薇接了请帖。
“我家小姐月底生辰,今年生辰想请徐大小姐也来府中玩耍。”
徐采薇心中微动,作为皇上和太后都十分宠爱的武威侯府小姐,徐采薇的生辰来往的都是权贵中的权贵了,正好自己要见她。
于是,一连好几天,她日日都带着绿萝采摘听雨阁周围的鲜花,然后照着自己现代做惯了的技术开始制作胭脂等。
眼看着一箩筐的鲜花变成了手中瓷盒里鲜红欲滴的口脂,她拉着绿萝坐在了梳妆镜旁,给她的嘴唇上抹了一点,只那么一点口脂,却仿佛点亮了绿萝整个人,让她开始焕发生机。
“小姐,这是什么呀,这东西真好,奴婢还从未见外面有卖的呢?”
绿萝拿着那精美的瓷盒左看看右看看十分的稀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10章 你知我知


徐采薇接过瓷盒又盖上,“这是口脂,回头多做一些其他的颜色。”
“那明日采什么花?”
“玫瑰。”
深夜躺在床上,徐采薇想着自己的发财大计忍不住叹息一声:“可惜了,这个世界上的技术实在是太落后了,否则以自己这穿越过来的身份哪里用得着徐府的供养。”
清晨,她从老夫人那边请安回来,又急急的带着绿萝去花园子采摘玫瑰,玫瑰花瓣上的露水在来回滚动。
“徐采薇,听说你连着几日都在府中采摘鲜花,你该不会想将府中的花全都摘完了吧?”
徐采乐亲眼看着她从葳蕤轩活着出来,前两天她又收到了萧小姐亲自送来的请帖,早就不顺眼了,被母亲和姐姐约束了几日,终于可以找茬了。
徐采薇起身,从袖中掏出来昨日制成的口脂然后拿出一盒粉红色的,“三妹,这花儿这般开着无人欣赏也是浪费,不如让她发挥自己的作用,瞧,这个是我用鲜花制成的口脂,颜色鲜艳,涂上比外面买的可美多了,三妹不妨试试。”
她卖力的推销手里的口脂。
小小的瓷盒打开来除了花香还有那鲜嫩的颜色顿时让徐采乐爱上了,她立刻伸手接过来,身侧的丫头扯了扯她的袖子。
“谁稀罕你的东西,指不定你想谋害我?”
她一松手,瓷盒掉在地上的绿草间打了几个滚。
徐采薇心疼的弯腰捡起了瓷盒,再面对徐采乐的时候,眸中的冷芒一闪而过:“为何三妹觉得我会谋害你?还是三妹自己心虚?”
她步步逼近,吓得徐采乐步步后退,眼看着自己已经靠在了花枝上,退无可退了,她梗着脖子强硬反驳:“谁心虚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徐采薇从她耳畔摘下一朵娇艳的玫瑰,凑近了她的耳朵低声道:“葳蕤轩为何失火其实我都知道,是你。”
最后两个字仿佛带了千钧之力,吓得徐采乐一个激灵,一把将她推开,“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你知我知就行了。”
她拎着篮子走开,剩下徐采乐靠在那玫瑰花边呆愣,她明明还未吩咐紫竹动手的。
“小姐,三小姐会告状的,回头老夫人和二夫人又要责备你了。”
绿萝低声劝。
徐采薇自顾自的又摘了几朵开得正好的玫瑰,“她若告状,便要先承认葳蕤轩的火是她让人放的。”
“小姐高明。”
武威侯府小姐的生辰,京中的闺秀们都争相去,可惜萧小姐每年只给少数几个人发请帖。
徐采宁瞧着远处花丛间那一抹单薄的身影,紧走了几步,脸上已经挂了笑容。
“大姐,听说你连着好几日都在这里采,花,可是有什么用途?”
徐采薇手上的动作不停:“不过是为了做些胭脂口脂之类的玩意罢了,等着过两日的时候送给萧小姐做生辰礼物的。”
“大姐姐真是能干。”
“二妹找我有事吧?”
只有徐采乐那种笨蛋才会时时刻刻的都想着要将讨厌写在脸上,徐采宁这种人口蜜腹剑,有求于人的时候自是十分好说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女狠妃》

第10章 你知我知


徐采薇接过瓷盒又盖上,“这是口脂,回头多做一些其他的颜色。”
“那明日采什么花?”
“玫瑰。”
深夜躺在床上,徐采薇想着自己的发财大计忍不住叹息一声:“可惜了,这个世界上的技术实在是太落后了,否则以自己这穿越过来的身份哪里用得着徐府的供养。”
清晨,她从老夫人那边请安回来,又急急的带着绿萝去花园子采摘玫瑰,玫瑰花瓣上的露水在来回滚动。
“徐采薇,听说你连着几日都在府中采摘鲜花,你该不会想将府中的花全都摘完了吧?”
徐采乐亲眼看着她从葳蕤轩活着出来,前两天她又收到了萧小姐亲自送来的请帖,早就不顺眼了,被母亲和姐姐约束了几日,终于可以找茬了。
徐采薇起身,从袖中掏出来昨日制成的口脂然后拿出一盒粉红色的,“三妹,这花儿这般开着无人欣赏也是浪费,不如让她发挥自己的作用,瞧,这个是我用鲜花制成的口脂,颜色鲜艳,涂上比外面买的可美多了,三妹不妨试试。”
她卖力的推销手里的口脂。
小小的瓷盒打开来除了花香还有那鲜嫩的颜色顿时让徐采乐爱上了,她立刻伸手接过来,身侧的丫头扯了扯她的袖子。
“谁稀罕你的东西,指不定你想谋害我?”
她一松手,瓷盒掉在地上的绿草间打了几个滚。
徐采薇心疼的弯腰捡起了瓷盒,再面对徐采乐的时候,眸中的冷芒一闪而过:“为何三妹觉得我会谋害你?还是三妹自己心虚?”
她步步逼近,吓得徐采乐步步后退,眼看着自己已经靠在了花枝上,退无可退了,她梗着脖子强硬反驳:“谁心虚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徐采薇从她耳畔摘下一朵娇艳的玫瑰,凑近了她的耳朵低声道:“葳蕤轩为何失火其实我都知道,是你。”
最后两个字仿佛带了千钧之力,吓得徐采乐一个激灵,一把将她推开,“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你知我知就行了。”
她拎着篮子走开,剩下徐采乐靠在那玫瑰花边呆愣,她明明还未吩咐紫竹动手的。
“小姐,三小姐会告状的,回头老夫人和二夫人又要责备你了。”
绿萝低声劝。
徐采薇自顾自的又摘了几朵开得正好的玫瑰,“她若告状,便要先承认葳蕤轩的火是她让人放的。”
“小姐高明。”
武威侯府小姐的生辰,京中的闺秀们都争相去,可惜萧小姐每年只给少数几个人发请帖。
徐采宁瞧着远处花丛间那一抹单薄的身影,紧走了几步,脸上已经挂了笑容。
“大姐,听说你连着好几日都在这里采,花,可是有什么用途?”
徐采薇手上的动作不停:“不过是为了做些胭脂口脂之类的玩意罢了,等着过两日的时候送给萧小姐做生辰礼物的。”
“大姐姐真是能干。”
“二妹找我有事吧?”
只有徐采乐那种笨蛋才会时时刻刻的都想着要将讨厌写在脸上,徐采宁这种人口蜜腹剑,有求于人的时候自是十分好说话。
继续阅读《毒女狠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