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希,顾宸铭(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木苒
简介:钟情于他,情系八年,以为承诺会开花,会结果,可她活不长了,她不能喜欢他了
    她放下后,他三番五次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面对记者质疑:“顾先生,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    他从容不迫的陈述:“我喜欢笨的,丑的,腿短的
”    于是,微博炸了,众人纷纷评论:“顾先生,你看我够不够笨?够不够丑?够不够腿短?”    他没看微博,找到她并说:“时小希,你真的很笨,很丑,腿也很短
”    时小希蹙眉:“你凭什么侮辱我?”    他傲娇狂妄,表白的话实在说不出口,他撂下一句:“我只给你一次挽回我的机会

角色:小希,顾宸铭
小希,顾宸铭(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不想喜欢你了


第1章 我不想喜欢你了

时小希活不长了。

渐冻症,最后会死于呼吸衰竭。

这几天,她总是很疲惫,有时候一躺就是一整天。

再睁眼时,她看到天边夕阳西下,橙色余晖灿烂且耀眼。

液晶电视上插播着临海市的晚间新闻:“洛尘集团总裁顾宸铭征婚,豪门名媛纷纷报名。”

呵!

时小希自嘲道:“你宁愿征婚,也不愿意履行承诺娶我,我是有多傻?”

时小希艰难的从床上撑起来,她拿遥控器关掉电视,最后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是九月一号。

九月一号!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她每年都会在三月一号和九月一号这天对顾宸铭表白。

没错,是顾宸铭,临海市最有钱、最有权的男人。

时小希靠在床头,她拿着手机,看着躺在通讯录里的那个备注名称,她瞳孔缩了缩,颤抖着手指打字说:“我不想喜欢你了。”

泪水滚落在屏幕上,聚成了小溪流,委屈、痛苦、压抑、卑微、难过......覆顶而来。

信息没有发送出去,时小希却先崩溃了,她侧身躺着,身体蜷缩在一起,泪珠滑落在枕头上,濡湿了大片。

放弃一个深爱八年的人,谈何容易?

有人说,人总是执着于第一眼就喜欢的人,时小希执着了八年,可如今,她不得不放下了。

或许是太累了,她哭了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手机在耳边“嗡嗡嗡”的震动,她拿过看了一眼,理智在瞬间回笼,仅仅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她肝肠寸断。

顾宸铭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她愣了一会儿,最终点下接听两字,她声音低哑道:“喂......”

话筒对面,男人的声音犹如大提琴的音色般醇厚,裹挟着致命的毒素一点一点吞噬着时小希最后的克制,他问:“你在哪?”

时小希哽了一下,缓缓回答道:“在家。”

“开门。”男人的声音果断、坚决、冰冷。

时小希怔了一下,被强压在心底的感情像决堤的洪水翻起惊涛骇浪。

她开了门,看到顾宸铭站在门口,洁白的衬衫衬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纽扣松了两颗,露出麦色的肌肤,再往上,是他英俊如琢的五官,薄唇微微掀开,散发着致命的性感。

他垂眸打量着时小希问:“脸色这么白,很缺氧?”

时小希不自觉的绷紧身体,怕被他察觉异样,转头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一天没吃东西而已。”

顾宸铭跟进来,语气冷淡:“不怕被饿死?”

时小希微愕,随后道:“习以为常了。”

顾宸铭在沙发上坐下,挺直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他看着时小希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他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时小希手指微颤,直起身形道:“我记性一直很好。”

顾宸铭抿了一口水,他提醒道:“今天是九月一号。”

时小希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他都记得,她故作镇定看向他问:“然后呢?”

顾宸铭将水杯放好,他缓缓起身,高大的身形将时小希逼到角落,他垂眸,声音暗沉着命令道:“做我女朋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2章 还可以爱你两年


第2章 还可以爱你两年

以前念念不忘的,如今就在面前伸手可及,可时小希却不想要了。

哦,她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不能要。

他说,做他女朋友,时小希这八年的坚持,大概为的就是这句话吧,可此时此刻,她除了不安,还是不安。

强忍住想要说“好”的冲动,时小希咽了咽口水,她鼓起勇气看向他问:“你觉得一个人会不计回报、不顾青春的等一个人八年吗?”

她背靠着墙壁,扬起脸,端正、标致的五官在白皙的灯光下更显得立体、分明,她眼睫颤动着,鼓足了莫大的勇气才问出这句话。

顾宸铭低着头,墨色的眼眸铺上一层疑惑不解,但他更多的是不耐烦,他勾人的声线响起:“做我女朋友。”

命令且急不可耐的口吻,似乎连思考的时间都不愿意多给。

这一刻,时小希的心一凛,犹如被凌迟了一般,她垂在裤缝边缘的手指微微收紧,沉默几秒后,她问:“你......喜欢我吗?”

二十三岁的时小希始终觉得,喜欢是支撑两个人要不要在一起最不可或缺的因素,表白的这些年里,如果顾宸铭喜欢她,就不会等到现在才开口了。

顾宸铭没说话,但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时小希勾唇笑笑:“那么多莺莺燕燕,你又何必为难自己来接受我呢?”

时小希弯腰,从顾宸铭腋窝下钻出去,但手腕却突然被攥住,身后响起他冷酷、冰冷的声音:“我再重复一次,做我女朋友。”

他的声线迷人,可语气却裹挟了浓郁的不耐烦,时小希鼻翼一酸,平静的心海像被砸进了一块巨石,惊起了破碎的涟漪。

看吧,不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不温柔,不耐烦,连说话的语气都像是淬了剧毒,恨不得置人于死地。

时小希反应过来,回头看着顾宸铭,她轻轻的笑开,想做一次高傲的公主,可她终究做不到对早已经融进骨血的男人说出决绝的话。

好半响后,她拿出手机,将未发送成功的消息翻出来摆在顾宸铭面前。

男人看完,神色微顿,他松开扼住时小希手腕的手,他语调冷厉道:“时小希,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也就没有了,从今以后,我不想再收到你发送的任何消息。”

绝情、冷酷,他转身,高傲的夺门而出。

时小希背靠着墙壁,身体慢慢滑下,她坐在地上,没有表情,没有说话,但心脏像是被两股力量拉扯着,最后撕裂成一片一片,痛的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怔了好久,时小希才对着空气淡淡的、无力的笑道:“好。”

她答应他,不会再给他发消息了。

夜里十点,几条微博被默默顶上热搜。

“顾总裁征婚结束,顾太太人选已定。”

“有知情人爆料,洛尘集团总裁顾宸铭带知名女星沈若初回家,疑似见家长。”

“顾宸铭沈若初在一起,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

时小希看着微博,泪水不争气的滚落,她关上手机,计算着时间。

两年,顾宸铭,我还可以小心翼翼的再爱你最后......两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3章 相亲


第3章 相亲

这几天,有关沈若初和顾宸铭的新闻在微博霸屏了。

“顾宸铭携女友参加活动。”

“顾宸铭带女友去高档酒店。”

“顾宸铭陪女友回家见家长。”

......

或许是命不久矣,或许是想通了,对于这样的新闻时小希早已经麻木了。

在家躺了几天,好友黎婉突然发来信息说:“中午十二点,老地方,记得化妆。”

时小希其实挺注重形象的,所以就用心化了妆,搭配了穿搭,到地方后,黎婉还没来,等了几分钟,却等来了一个男人。

男人长身玉立,黑色西装、公文包、平光眼镜、其貌不扬、中规中矩,应该是成功人士。

男人在时小希对面坐下,礼貌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康泽宇,二十八岁,是做金融的,月薪三万以上......”

时小希不明状况,她有些懵,黎婉发来微信说:“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自己好好接触,别成天顾宸铭,你要再不谈恋爱,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你。”

时小希回她:“???”

黎婉:“给我处,不处不许来见我。”

好好的饭局,变成了尬聊。

康泽宇侃侃而谈,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便开始问时小希:“时小姐,你哪一年的?”

“96年。”

“你是做什么的?”

“美食博主。”

“你对结婚有什么要求吗?”

“没想过。”

“时小姐想多久结婚呢?”

“不知道。”

......

对于不喜欢的人,时小希提不起兴趣,吃过饭,她主动买了单,但康泽宇却依依不饶的说为了答谢这顿饭,他想带她去买个礼物。

做金融的,大概都很会套路吧,三言两语的,时小希竟然妥协了。

康泽宇带时小希去花店买了一束花,还理所当然的要了联系方式,但为了不那么尴尬,时小希说自己还有事情就离开了。

分道扬镳后,时小希抱着玫瑰直奔商场,漫无目的的逛了一圈后,她才惊觉自己什么都不想买,打算离开,她却发现坐电梯的人很多,于是她便去商场角落乘坐员工专用电梯。

电梯刚好停在五楼,她进去后便安静的等待着,可殊不知电梯在四楼停下,电梯门开的一刹那间,她感觉到一股寒气迎面扑来。

抬眼望去,她的视线却冷不丁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如同鹰隼一般的目光里,她愣了愣,下意识的往角落一缩。

顾宸铭只看了她一眼,随后抬腿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本来略显宽敞的电梯却瞬间变得拥挤,一股寒气以顾宸铭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氧气一点一点被冻结,时小希缩在角落连大气都不敢出。

针落可闻的氛围里突然响起视频通话的铃声,时小希吓的呼吸一滞,随后慌慌忙忙的接下了视频。

黎婉开门见山道:“小希小希,怎么样?我给你介绍的对象不差吧?你要知道,人家是做金融的,人脉广,人高大又帅,温柔又多金,比起顾宸铭那个冰山可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我告诉你,只要你点头,甜甜的恋爱就在向你招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4章 他回她了


第4章 他回她了

黎婉的滔滔不绝以及不小心对顾宸铭透露出来的厌恶让时小希有些惶恐,她拼命的对着视频那边的黎婉使眼色,殊不知黎婉不明所以问:“你眨眼睛干嘛?眼睛要瞎了?”

时小希屏住呼吸,用余光暼了一眼身前的男人,他一米八八的身高,身着灰色暗纹风衣,背影孤立、挺拔,他的下颌线从耳廓一直延伸到衣领底,透着致命的危险。

可自始至终,顾宸铭都保持着面对电梯门站立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动,他似乎对黎婉的话并不在意。

愣神间,黎婉不耐烦的追问道:“时小希,你怎么不说话了?”

将注意力从顾宸铭身上硬生生的剥离开,时小希看着视频里的黎婉,她说:“婉儿,我等下再打给你。”

闻言,黎婉叫嚣道:“时小希,不许挂,你要是敢挂,我跟你没完。”

时小希拧眉问:“你想知道什么?”

黎婉暴躁道:“时小希,康泽宇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社会精英,错过他就没有第二个了。”

迫于无奈,时小希只能答应道:“我知道。”

黎婉逼问道:“那你到底处不处?”

前有顾宸铭如狼,后有黎婉似虎,不知怎的,时小希竟点头答应道:“处,我处,我处还不行吗?”

黎婉惊讶道:“真的?”

时小希无奈道:“比真金还真。”

黎婉见有希望便开始吐槽道:“你终于知道开窍了,成天守着个不爱你的男人,像个舔狗一样,我看着都替你心疼,从现在开始,不许给我想着顾宸铭,他算个什么东西?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得靠征婚才能找到女朋友......”

黎婉越说越离谱,时小希当机立断的挂了视频,她抬眸去看顾宸铭,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回过头正看着她,那一双眼,如同猎豹,带着戾气,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时小希被吓了一跳,她尴尬的想替黎婉说声对不起,可谁知道,“咔”的一声,电梯停住了。

瞬间,电梯里一片黑暗。

时小希有个毛病,她怕黑,还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密闭空间里,这种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就像黑暗中有一把枪口正对着你的脑门,随时能终结你的性命。

她缩在角落,背靠着冰冷的墙面,她想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却发现手机没电关机了。

你说,人倒霉的时候,是不是连喝口水都能塞牙缝?

就是这么一瞬间,时小希突然有些崩溃了,她跌坐在地上,双腿蜷缩着,将脸颊埋在臂弯里。

反观顾宸铭,他倒是冷静不少,拨通了应急电话,交代了情况,喇叭里有人说:“好,我们马上过来,你们别着急。”

害怕和恐慌一点点攻克了时小希最后的心理防线,她手指甲几乎要陷进皮肉里,她大汗淋漓,再难忍受这样的压抑,她颤抖着唤了一声:“顾宸铭......”

时小希抬起脸,看到一片漆黑,而鼻翼里充斥着灰尘的味道。

她刻意等了几秒钟,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应。

她想,顾宸铭应该是讨厌她的吧!

她垂下头,任由恐惧和失落慢慢将她吞没,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电梯里才响起顾宸铭若有似无的回音:“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5章 爱过狼的女人


第5章 爱过狼的女人

嗯......

时小希愣了愣,有些分辨不清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可她还是试探着又唤了一声:“顾宸铭。”

这一次,她没有等很久,似乎只有两秒钟的停顿,顾宸铭的声音便响起:“嗯。”

时小希喑哑着嗓音恳求:“你能陪我说话吗?”

顾宸铭冷声抗拒:“不能。”

时小希噤声,心想自己都已经和他撇清关系了,现在又来提这样的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

她想,维修工人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她安慰自己,黑只是一种颜色,不用害怕的,她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建设时,黑暗中却响起喑哑暗沉的声音:“时小希。”

时小希怔了片刻,随后才回道:“我在。”

就算是身处黑暗,顾宸铭那股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自始至终都没有消散过。

似乎是找不到话题,顾宸铭随意的问:“你是哪一年的?”

时小希回答:“96年。”

“你喜欢什么颜色?”

“白色。”

“你喜欢做什么?”

“打王者荣耀,听情感电台。”

“今天来商场干嘛?”

“朋友让来的。”

“你相亲了?”

“嗯。”

......

于是,气氛沉默了。

狭小的空间再一次恢复沉寂,那股恐惧感瞬间袭上心头,还没来得及害怕,电梯突然极速下坠,顾宸铭喊道:“时小希,抱头。”

下坠的速度很快,电梯坠到底端的过程大概只有几秒钟时间,幸运的是楼层不高,造成的冲击力并不大。

时小希呆滞在原地,像木偶石化住了一般,以至于她没听到顾宸铭的几声呼唤,直到一双冰冷的手覆上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尖叫出声:“顾宸铭......”

或许是爱的太深,她下意识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时小希不敢动弹,身体僵直着,片刻后,头顶上方响起不冷不热的声音:“害怕?”

听到熟悉的声音,时小希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松开,她委屈的哽咽着:“嗯。”

顾宸铭蹲在她身旁说:“小状况,死不了。”

时小希感觉到他就在身旁,她安心不少:“嗯。”

很快,维修工人来了,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便打开了电梯门。

光线照进来的一瞬间,时小希看到顾宸铭就坐在自己身旁,他侧脸渡了一层光芒,将他的脸轮映的无比深邃,他那双黑眸正一瞬不瞬的凝睇着她。

时小希对上那双幽邃的黑眸,像一汪深潭,又像是无边无际的星空,更像是黑洞,能把人吸进去。

她看不懂其中的神色,也不敢看。

他的眼神带有侵略性,仅仅一瞥,就好像能将她剥的光溜溜一样。

为了掩饰尴尬,时小希捧着玫瑰快一步走出了电梯,向维修工人道谢后,她匆匆忙忙离开了。

走出商场,外面雾霾很重,微风拂过,乳白色的长裙贴在时小希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打了一辆车,正欲上去,手腕却突然被攥住,顾宸铭的声音响起:“我有话跟你说。”

跟着顾宸铭踉踉跄跄的走到商场的监控盲区,她背靠着墙壁,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顾宸铭便冷声道:“时小希,爱过狼的女人会爱上狗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6章 家族遗传病


第6章 家族遗传病

爱过狼的女人会爱上狗吗?

时小希没有回答,因为当时的顾宸铭问完这句话就高傲的转头走了,离开前,他还夺走了她捧着的玫瑰花。

这个问题,其实是有答案的。

自从爱上顾宸铭之后,时小希遇见的男人好像都没有了光芒,她的世界里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沐浴着阳光。

所以,爱过狼的女人是不会爱上狗的。

黎婉总是发视频询问她和康泽宇的进展,几次后,时小希终于摊牌,她告诉黎婉,她不想恋爱,她也对康泽宇没好感。

于是,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时小希是美食博主,微博上有五百四十万粉丝,名副其实的橙色大V,这天傍晚,她刚拍完视频素材,还没来得及剪辑,就传来了噩耗,家里的保姆打来电话说:“时小姐,老夫人晕倒了。”

时小希扔下刚做好的“油焖大虾”直奔老宅,万幸的是奶奶虽年事已高,但身体还算硬朗,而晕倒也是常事,所以等了半个小时也就醒来了。

睁眼看到时小希的时候,奶奶伸出皱巴巴的双手去握住她的手,随即眼泪汪汪道:“小希呀,你回来啦。”

时小希红着眼圈点头:“嗯。”

奶奶的手粗糙,但手心却暖融融的,她轻轻捏着时小希的脸蛋,语气温柔缓慢:“小希呀,奶奶陪你去检查身体吧。”

时小希坐在床边,她安抚着老人:“奶奶,我检查过了,没什么事的。”

奶奶板着脸,不放心道:“小希,你别骗奶奶。”

时小希笑笑:“奶奶,我没骗您,我真没事。”

奶奶从床上坐起来,她背靠着床档,长叹一口气,满眼担忧道:“小希,你爷爷和你爸爸都是因为这个病离开的,奶奶不想你有事,明白吗?”

时小希伸手,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摸了摸奶奶的头:“我明白。”

奶奶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他们都没活过二十五岁,我怕你......”

欲言又止,悲痛欲绝。

时小希咬咬唇,却还是强颜欢笑道:“奶奶,您放心吧,这个病不一定会遗传给我的。”

奶奶有些执拗:“小希,奶奶身体很健康,明天我带着你去医院瞧瞧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奶奶说了很多话,都是想带时小希去医院看病,可三言两语的,却还是被时小希劝退了。

安抚好奶奶,看着她睡着,时小希才离开。

时近十月,已入初秋,临海市外面下着密密麻麻的细雨,路面微湿,可华灯初上,正是夜市拉开帷幕的时候,人流拥挤,似乎每个人都很忙碌。

走在人群中,时小希突然有些无措,她眼眶微湿,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

为什么?

为什么比得癌症还小机率的病会找上她?

可她明明才二十三岁......

她以为她会很幸运,她以为这个病不会遗传给她,她以为年少的爱情会有结果,她以为她可以陪奶奶安度晚年......

可她错了,一切都是她以为而已。

商业街很热闹,可她却格格不入,颓败的不像话,冷风拂过,她下意识的哆嗦一下,紧跟着手指一麻,手中的手提包掉落在地上。

她怔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蹲下去捡包,可突然之间,她抱着包,将脸埋在双膝处就那么不顾一切的哭了起来。

她蹲在地上,被过往的人流淹没,没有人问她怎么了,没有人去关心她,她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突然有人大声喊道:“时小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7章 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笨


第7章 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笨

时小希很敏感,听到声音的一刹那间她就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还顺势擦干净了自己的眼泪。

抬眼看去,只见正前方的位置站了一个男孩,他手捧鲜花站在一个女孩的面前,各种灯光的交映下,两个人显得那么可爱、乖巧,在他们的脸上,时小希看到了羞涩和憧憬。

男孩说:“时小希,做我女朋友吧。”

原来那个女孩也叫时小希,可她却远远没有那个女孩幸运。

相同的名字,截然不同的青春。

女孩接过鲜花,泣不成声的答应:“嗯!”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那个男孩亲了那个女孩,还抱着她诚意满满的立誓:“等我们毕业了,我就娶你。”

女孩满心欢喜的答应:“好。”

时小希站在人群中,眼眶微湿的看着他们,猛然间,心头涌上一股突如其来的苦涩和艳羡。

十八岁的年纪,她也曾这样疯狂过,她以为只要她努力,只要她坚持,她爱的那个人就会被打动,就会在一起,就会相守......

年少时的喜欢大概真的很纯粹吧,纯粹到不顾一切,可他们的喜欢真的会如愿以偿吗?

逆着人流,时小希离开了这场浪漫的告白仪式,她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可这一次,她真的酸了。

沿着商业街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她像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灵魂,只剩下躯壳,可突然之间想到奶奶,她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她想她得好好赚钱,在离开前给奶奶留足钱,安排好她的晚年生活。

长吁一口气后,时小希整理好情绪在路边打车,她要回家将没做完的视频做完。

突然,身旁传来惊讶的女声:“时小姐......”

时小希错愕的回头,看见穿着一条宽松阔腿裤搭配一件紧身露脐装的沈若初,她脚上踩着小白鞋,长卷发披散着,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在各种灯光的交映下,她显得那么温柔,可温柔中又透露着妩媚、性感。

沈若初微笑着,涂着脏橘色口红的唇瓣轻轻掀开,她说:“时小姐,我老远就看到你了,只是不敢确定。”

时小希和沈若初有过工作上的接触,认识也是不奇怪的,只是她比较好奇,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沉思片刻后,时小希礼貌的笑笑道:“是啊,真巧。”

沈若初笑道:“我在等男朋友,时小姐呢?”

男朋友?

是顾宸铭吗?

心还是无法遏制的痛了一下,时小希镇定自若道:“我准备回家呢。”

沈若初提议道:“时小姐不嫌弃的话,我让男朋友把你顺道送回去吧,这会儿正值晚高峰,是最不好打车的。”

时小希刚准备开口拒绝,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寒气直逼而来,紧跟着,顾宸铭嗓音微凉的对沈若初说:“我公司还有事,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他极少对人耐心,也很少对谁这么温柔,就算沈若初略带撒娇的埋怨他,他也只是板着脸命令:“听话,你先回去。”

时小希落荒而逃,她那么爱顾宸铭,实在无法忍受他关心别的女生,心好像被撕开了一条条口子,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时小希早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细雨变成瓢泼大雨,她小跑到公交站台下,搓着双臂看雨倾盆而下。

时小希向侧面看去,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刚刚浪漫告白的男女主,男孩圈着女孩的身体问:“冷吗?”

女孩满脸羞涩的摇头:“不冷。”

她看着他们,任由酸楚渐渐侵占心扉。

公交车来了,他们手牵手的上了车,车子又呼啸而去。

偌大的公交站台,仿佛只有时小希一人没有归宿,没有方向。

雨小了,时小希垂下脑袋踩着水洼继续往前走,她差点和一个人撞上,赶忙道歉说:“对不起。”

缓神间,头顶上方响起沁凉彻骨的嗓音:“时小希,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8章 我们一起撑


第8章 我们一起撑

临海市刚下过雨,灰尘退去,整个城市都是晶莹透彻的,街道两边的商家广告牌灯光交汇在一起,使得整个城市更加繁华和壮观。

顾宸铭站在时小希面前,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一条直筒的西裤,脚上踩着黑色的皮鞋,他撑了一把伞,仅仅是站在那儿,就如同松柏一般挺拔,橘黄的光线下,他的脸几乎找不到一丝瑕疵,好看到人神共愤。

时小希抬头看着他,还是如同第一次见到他那样小鹿乱撞,面红耳赤,以至于她忽略了他问的那句话。

湿漉漉的地面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斜长,黑伞下,顾宸铭的眼皮微微闪了闪,他眸光幽深的喊她:“时小希。”

时小希回神,尴尬的目光四处乱飞,她慌乱道:“怎......怎么了?”

顾宸铭无厘头的说了一句:“下雨了。”

时小希扭头去看四周,才发现是真的又下雨了,她茸了茸肩膀故作轻松道:“是啊,又下雨了。”

她刚把话说完,顾宸铭突然加重嗓音的力量喊道:“时小希。”

她被吓到,下意识双腿一并,屁股一撅,站了个标准的军姿,随后抬眸去看顾宸铭,眼中满是探究的问:“怎么了?”

顾宸铭好整以暇的凝睇着她,他耐着性子,一字一句的重复了刚刚的话:“我说:下、雨、了。”

时小希有些懵,不知为何,她手心起了一层汗,她心虚却又无比真诚的接话说:“是啊,下雨了。”

顾宸铭叹了一口气,他的气真的很长很长,长到时小希都能感觉到他是不是快抓狂了。

沉默了半响,顾宸铭低头喊她:“时小希。”

时小希怔住,心想今晚是怎么了?他怎么老是喊她?

认真计算的话,他今晚喊她比这九年喊的还多。

时小希愣了愣,她有些不敢直视顾宸铭的眼睛,她垂着头回答:“您吩咐。”

没例外的,那股寒气再次将她侵袭,顾宸铭弯腰,语气裹挟着浓郁的无奈:“你怎么连躲雨都不会?”

时小希回神,她慌忙道:“我会躲呀。”

她以为是顾宸铭不耐烦了,她扭头就往公交站跑,可刚跑出去两步,顾宸铭却大声喊道:“时小希。”

她顿住步伐,有种被呼来唤去后的暴躁,但面对顾宸铭,她更多的还是卑微,这份卑微会使时小希不由自主的对顾宸铭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崇敬和害怕,以至于她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染上了一丝丝颤抖:“你......”

顾宸铭依旧站在原地,黑伞下的他突然多了几分冷酷,他沉着嗓音不耐烦的命令:“过来。”

时小希一愣,在僵持几秒钟后,她的腿脚终究是不听使唤的走向了顾宸铭。

她和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他高她一个头,在凝视她几秒钟后,他将大伞粗鲁的塞进她手中:“自己撑着。”

时小希错愕,她仰头看他:“那你怎么办?”

五光十色的光线下,细雨密密麻麻的飘着,顾宸铭的头顶很快就落满了水珠,他的那双眼锐利如鹰眸,狭长且迷人,他眼角微微一挑,有一种无形的威压。

顾宸铭垂眸盯着她,无奈的斥责:“你真是笨的有盐有味。”

说完这句话,他大步离开了。

时小希在原地怔了一会儿,竟觉得他的批评有几分亲昵,心尖好像被羽毛掠过,痒痒酥酥的震颤着。

回神后,她撑着伞小跑着追上了顾宸铭,她站在他面前,模样乖巧的将伞举过他的头顶,她说:“我们一起撑。”

顾宸铭弯了弯唇角,不知道是不是笑了,但他这样,是真的好好看呐。

愣了几秒钟,顾宸铭已经走出了大伞的范围,见时小希没追过来,他就停下步伐,急不可耐的催促:“时小希,快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9章 他送她回家


第9章 他送她回家

雨其实并不大,但淅淅沥沥的一直不肯停,所以就得一直撑着伞。

时小希一米六五,顾宸铭一米八八,按照这个身高差计算,她得将伞一直举着才能遮住两个人的身体。

这一路沉默,时小希的注意力又全都在麻木的那只手上,说真的,她好想换只手撑伞,可身旁这人就是冰山,她生怕出了幺蛾子,所以就没敢动弹。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一个人越是小心翼翼的时候就越是容易出岔子。

继续走了几步路,顾宸铭突然顿住步伐,吓的时小希也跟着顿住,与此同时,他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我看不到路了。”

大概是真的很怕他,时小希竟乖巧的将伞举高了些,她笑着问:“这下呢?”

顾宸铭睨了她一并未说话,他大步往前走,她就小跑着跟上。

显而易见的,雨伞挡住顾宸铭视线的事情不会只出现一次,但万幸的是,后几次他都没有吭声,直到数不清第几次挡住视线时,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他停下步伐,幽邃的目光落在时小希身上,他看了她几秒钟,又突然叹了一口气,最后抬手接过雨伞并低声的嘀咕一句:“脑子也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

时小希没听清,就拧着眉心问:“什么?”

顾宸铭没直言,只是说:“快点走。”

好吧,他不想说,她再问也是枉然。

九年!整整九年!时小希从未和他并肩前行过,从未和他说过这么多话,从未在他身上感觉过温暖......

可今晚,她心底的那些兵荒马乱仿佛得到了救赎,可她却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勇气和资格。

一个将死之人,怎么可以去拖累拥有大好未来的人呢?

心底暗想了很多,直到顾宸铭开口:“上车。”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像极了悠扬大提琴的音色,显得格外迷人。

时小希愣了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副驾驶的车门已经打开,顾宸铭站在门边正用那双墨黑深邃的眸子盯着她。

她有些惶恐,颤颤巍巍的询问:“上......上车干嘛?”

时小希了解顾宸铭,也听说过他的习惯,他的车除了司机和他自己,好像从未坐过别人,就连刚刚送沈若初回去也是让司机开的别的车。

顾宸铭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见时小希没动作,他就将伞收起来放回了车里,他坐进驾驶座,骨节分明的手指撑着方向盘,他侧目看着时小希,声音漠然:“时小希,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也许是察觉到他生气了,又或许是她心底的卑微作祟,也有可能是周围多了围观的人......

总之,时小希上车了。

这一路,她僵直着身体,不吭声,不动弹。

时间好像过的特别快,总感觉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车子就停在了她家附近。

顾宸铭冷着声音轰她:“下车。”

时小希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

顾宸铭连头都没有转,丝毫没有要和她寒暄的意思。

时小希站在路边,等他开车离开。

橘黄的光线下,顾宸铭的侧脸轮廓如同刀刻一般立体分明,下颌线从耳廓一直延伸到下颌处,墨黑的短发遮住了眉峰,更显得那双眼睛犀利如同黑夜里的鹰。

他坐在车里,浑身散发着截然天成的尊贵。

看的入神,以至于顾宸铭转眸过来时,两个人的视线冷不丁的对上。

一者慌乱,一者从容不迫。

顾宸铭那双覆了薄冰的瞳望着她,自作主张的决定:“明天下午两点我来接你,陪我参加明晚的酒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10章 娶她的承诺


第10章 娶她的承诺

陪他参加酒会?

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沈若初陪同吗?

时小希还没来得及拒绝,顾宸铭就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回到家里,已是十点,时小希剪辑了视频,又打电话给保姆问了奶奶的情况,确定她没有异样后,她才安心。

洗漱后,时小希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她抱着一本菜谱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全都是顾宸铭。

说句没出息的话,她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顾宸铭从她手中拿过伞时触碰到她手指的温度,他的手指微凉,指尖好似附有魔力,总能情不自禁勾起她深埋在心底的喜欢。

想到她和他并肩前行,他给她撑伞,他送她回家,她就抑制不住心底的雀跃,她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得到了喜欢之人的回应,可喜悦过后,一抹忧愁缓慢爬上她的眉梢......

是啊,她活不长了,她没有资格站在他身旁,没有资格说喜欢他。

不懂事的那些年,时小希在喜欢顾宸铭这件事上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喜欢顾宸铭那年,她不过才十五岁,还是个初三的学生,而他作为大学学生代表来学校进行普法讲座,他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他叫顾宸铭,她默默记在心底,就这么记了八年。

时小希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坐在全校师生面前不卑不亢,有理有据的讲着一个又一个犯罪事实,并且认认真真的教导他们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是怎么鼓起勇气和他搭话的呢?

那天中午,她在食堂看到了他,他坐在角落,就连垂头扒饭的动作都那么好看,他生人勿近,周遭的寒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她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迎了上去。

她问他:“好吃吗?”

他继续扒饭,没理她。

她又问:“你吃饱了吗?我这里还有。”

她想把餐盘里的鸡腿夹给他,可他却直接拿着餐盘离开了。

那时候的顾宸铭,他才二十岁,可那股冷傲和猖獗却是与生俱来的。

他在学校待了一周,她就那么烦了他一周,她每天都端着餐盘坐在他身旁,哪怕是一句话不说,她都觉得幸福洋溢。

他离开前的那天晚上,她在校门口堵住了他,她仰头告诉他:“我叫时小希,等我长大了,你记得回来娶我。”

他低头微笑:“小丫头,我记住了。”

那晚的他眉眼如画,温润清隽,温柔到像是如沐春风,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仿佛都能配在他身上。

时小希以为,一个冷漠无温的男人肯为自己驻足,那她一定会是个例外,会得到这世间所有的偏爱。

可直到上了大学,她再次遇到他,他却再没喊过她“小丫头”,甚至忘了娶她的承诺......

......

雨密密麻麻的下,刮雨器在挡风玻璃上不停的刷动。

劳斯莱斯在红绿灯路口停下,后面跟着数不清的车流。

顾宸铭打开车窗,任由冷风灌入,他抿着薄唇,覆了寒冰的瞳盯着绿灯倒计时的数字。

手机响了,他漫不经心的接起:“什么事?”

朋友在对面埋怨:“顾宸铭,你搞什么?今晚的活动不是你组织的吗?我们都到了,你人呢?”

顾宸铭眼皮轻阖,语气清冷:“有事耽搁了。”

朋友追问:“什么事?”

他怔了怔,脑中不自觉的涌入时小希面对他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勾了勾唇角,缓缓解释:“送一只小笨猫回家。”

小笨猫?

朋友直接炸了,忙问:“什么?猫?你什么时候养猫了?就你那个冷冰冰的家,你不怕把猫冻死?”

顾宸铭弯唇低笑,选择性的回答了问题,他说:“她皮糙肉厚,冻不死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第10章 娶她的承诺


第10章 娶她的承诺

陪他参加酒会?

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是沈若初陪同吗?

时小希还没来得及拒绝,顾宸铭就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回到家里,已是十点,时小希剪辑了视频,又打电话给保姆问了奶奶的情况,确定她没有异样后,她才安心。

洗漱后,时小希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她抱着一本菜谱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全都是顾宸铭。

说句没出息的话,她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顾宸铭从她手中拿过伞时触碰到她手指的温度,他的手指微凉,指尖好似附有魔力,总能情不自禁勾起她深埋在心底的喜欢。

想到她和他并肩前行,他给她撑伞,他送她回家,她就抑制不住心底的雀跃,她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得到了喜欢之人的回应,可喜悦过后,一抹忧愁缓慢爬上她的眉梢......

是啊,她活不长了,她没有资格站在他身旁,没有资格说喜欢他。

不懂事的那些年,时小希在喜欢顾宸铭这件事上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

喜欢顾宸铭那年,她不过才十五岁,还是个初三的学生,而他作为大学学生代表来学校进行普法讲座,他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他叫顾宸铭,她默默记在心底,就这么记了八年。

时小希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坐在全校师生面前不卑不亢,有理有据的讲着一个又一个犯罪事实,并且认认真真的教导他们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是怎么鼓起勇气和他搭话的呢?

那天中午,她在食堂看到了他,他坐在角落,就连垂头扒饭的动作都那么好看,他生人勿近,周遭的寒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她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迎了上去。

她问他:“好吃吗?”

他继续扒饭,没理她。

她又问:“你吃饱了吗?我这里还有。”

她想把餐盘里的鸡腿夹给他,可他却直接拿着餐盘离开了。

那时候的顾宸铭,他才二十岁,可那股冷傲和猖獗却是与生俱来的。

他在学校待了一周,她就那么烦了他一周,她每天都端着餐盘坐在他身旁,哪怕是一句话不说,她都觉得幸福洋溢。

他离开前的那天晚上,她在校门口堵住了他,她仰头告诉他:“我叫时小希,等我长大了,你记得回来娶我。”

他低头微笑:“小丫头,我记住了。”

那晚的他眉眼如画,温润清隽,温柔到像是如沐春风,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仿佛都能配在他身上。

时小希以为,一个冷漠无温的男人肯为自己驻足,那她一定会是个例外,会得到这世间所有的偏爱。

可直到上了大学,她再次遇到他,他却再没喊过她“小丫头”,甚至忘了娶她的承诺......

......

雨密密麻麻的下,刮雨器在挡风玻璃上不停的刷动。

劳斯莱斯在红绿灯路口停下,后面跟着数不清的车流。

顾宸铭打开车窗,任由冷风灌入,他抿着薄唇,覆了寒冰的瞳盯着绿灯倒计时的数字。

手机响了,他漫不经心的接起:“什么事?”

朋友在对面埋怨:“顾宸铭,你搞什么?今晚的活动不是你组织的吗?我们都到了,你人呢?”

顾宸铭眼皮轻阖,语气清冷:“有事耽搁了。”

朋友追问:“什么事?”

他怔了怔,脑中不自觉的涌入时小希面对他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勾了勾唇角,缓缓解释:“送一只小笨猫回家。”

小笨猫?

朋友直接炸了,忙问:“什么?猫?你什么时候养猫了?就你那个冷冰冰的家,你不怕把猫冻死?”

顾宸铭弯唇低笑,选择性的回答了问题,他说:“她皮糙肉厚,冻不死的。”

继续阅读《萌妻难求:boss大人欠调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