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妃,莲儿(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欧阳妃
简介:父亲谋反,为保九族,她宁屈承龙恩;今为保他天下,她愿弑父杀兄!他拍手叫绝:“为爱灭亲?演得真像!”他喂她毒药,囚禁羞辱,忍住泪水,她笑得猖狂!他掐住她的脖子,苦涩落泪:就算你是弃妃残花,也只能死在我身旁……
角色:欧阳妃,莲儿
欧阳妃,莲儿(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红色的罗帐


凤羽八年腊月初八,皇上左玄羽选黄道吉日,纳将军之女欧阳妃为妃,大宴群臣,受百官朝奉,有锣鼓喧天之势,丝毫不亚于纳后之礼,红色地毯一直由皇宫的安定门铺到了大将军的府邸,十六人大轿,锣鼓喧天,几百号的迎亲队伍后面三十车的嫁妆,震惊的了凤羽上下。
入夜一行宫人手执灯盏在前引路,左玄羽五官深邃,俊逸非凡,一举一动皆透着帝王的霸气,此时他穿着一件明黄色绣着五爪金龙的锦服走在后面,眼睛里略带几丝急迫。
灯盏中折射的光线划过精致的长廊,只见长廊四处张灯结彩入目的红色渲染了所有人的眼睛,寒冷的北风也温柔了许多,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而安静。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衔接仙界的金桥。那飞檐上的龙与凤,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沾染了喜气欲腾空飞起,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拨地而起,在积雪的地面上折射出斑驳的倩影。
“娘娘,奴婢伺候你歇着吧!”
皇宫御花园东侧大殿外排放着百十盆菊花,虽不是奇珍异草,但也是异彩纷呈,宫门大开,一个身着宫装的婢女站在一边嘀嘀咕咕。
莲儿是凤飞宫的执事宫女,也是皇后陈墨儿的陪嫁丫头。自家主子心里难过,莲儿又怎会不知,可是帝王的心谁又能说什么,当初主子深受皇宠,如今也只能过着‘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日子。
而坐在她面前,她说话的对象,是一个十八年华的女子,低着头正凝望着殿内深红的地毯,满脸哀伤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莲儿,本宫不困。”
“娘娘,那奴婢把宫门关上,外面风大,着凉就不好了。”
“你去睡吧,不用管本宫,本宫还想看看这片夜空。”
说罢,女子无奈的抬起头来。
只见她眉目如画,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像极了夜空高悬的北斗星,忽闪忽闪,只是眼中蕴含了一缕忧愁。
鼻尖秀挺,唇不点而赤,端得一副绝美的美人图。
“奴婢陪娘娘一起看。”莲儿拿过一件披风盖在女子身上。
这个女子就是凤羽国的皇后——陈墨儿,只叹:“爱已过期,身在帝王家,美貌已经不是爱的筹码。”
承乾宫的门被一名小太监推开,小太监无声的退到一边,,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两名宫女上前行礼:“奴婢参见皇上!”
“起来吧!”空气一下子吸收了很多酒的气息。
两名婢女起身分立两边将大红色的罗帐,分别用两边铜勾旋起,足足有九层,每一层帐上遍绣洒珠银线龙凤祥纹,当最后一层被撩起时,欧阳妃紧张的手指揪紧了嫁衣的下摆,光滑的大红色嫁衣在揉搓之下长出了几条皱纹,左玄羽向两名婢女摆了摆手,婢女自觉地阖上房门退了下去。
左玄羽拿着桌上的称挑开欧阳妃的盖头。
眉如翠羽,小巧秀挺的鼻,白玉一样的肌肤泛着丝丝红晕,好似待采的樱桃,满屋的红色更加衬托欧阳妃的妖艳迷人。
“臣妾见过皇上。”
“爱妃快快请起,今晚爱妃好美。”左玄羽扶起欧阳妃,柔声细语的凝视着,缓缓低下头,薄唇覆上那两片柔软,一只手搂着欧阳妃的脖子使其贴紧。
浅尝辄止已经满足不了他,欧阳妃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两手僵直地下垂,因为吃疼欧阳指头不受控制的轻轻地拧了一下他的皮肤。
欧阳妃的这个动作无不危险的引发了左玄羽最原始的悸动,懒腰抱起欧阳妃将其放在龙床之上,余光正好看到龙床中间铺了一块白锦帕。欧阳妃知道这是要做什么,来之前喜娘已经给她细细的讲解过了,此时她的心就像四处乱闯的小鹿怦怦直跳,害羞的脸上更加红艳。
“一件,两件,三件!”欧阳妃闭着眼睛默数着,直到感觉皮肤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新娘子喜服共有九件,取九九归一之解,寓意“圆满!”。这已经是第八件了,不自在小声恳求:“皇上,先将灯灭了好吗?”
左玄羽手下的动作一顿,这一声酥软了他的心,宠溺的威胁:“爱妃,以后在这个时候要叫朕玄羽知道吗?”
见欧阳妃不支声,有些生气的重重一咬。
“啊!”吃疼的叫出声,欧阳妃迷离的眼睛恢复了一丝理智,乖巧的叫道:“玄羽!臣妾知错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2章 :如此疼痛


自从他十三岁登基以来,整整八年自己都没有因为害怕弄疼一个女人而强忍着,喘着粗气宠溺道:“爱妃,这么体贴朕那现在就开始了,朕会很温柔的,相信朕。”
欧阳妃迷离的眼神对上深情款款的左玄羽,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左玄羽摸到那块皱褶的白色锦帕铺到欧阳妃的身下,再度吻上她的唇。
“妃儿,朕喜欢你自称我。”说完又堵上了这个让他欲罢不能的唇,只想尝尽它的美好,完全不知道她刚刚的手指在那刻已经留下了是到长长的红痕,成列在左玄羽的背上。
龙凤烛燃烧着,春色的上演着一遍又一遍悸动,烛火发出“嗞嗞!”的声音,彷如干柴遇上了烈火直到黎明才停歇。
三个月后。
风轻日丽,碧空清透。
翩凡大陆,凤羽王朝。
高墙绿瓦,凤羽皇宫临西的一座大殿内,丝丝暖阳难以温热这殿内气氛。
“打,给我狠狠的打!”欧阳妃坐在贵妃椅上冷冷的发号命令。
“啊,啊娘娘你就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错了,啊啊!”。
一个宫女被两个太监按在冰冷的地上,环儿挣扎着失声大叫。
欧阳妃慢慢走下来,嘴角勾勒出一丝浅笑:“你说本宫会饶了你吗?你连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值得饶恕吗?”
板子依然有序的打在环儿的身上,浅蓝色的宫装渗出一片红色,红的若隐若现,而且颜色还有加重的趋势。
“贵妃娘娘是奴婢办事不利,还请贵妃娘娘给奴婢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环儿忍着疼为自己的一条贱命做最后的争取。
“呵呵,真可笑,你以为本宫会傻的再给你机会败事吗?看在你伺候我多年的份上本宫就饶你一命!”欧阳妃对着施刑的两个太监摆了摆手示意停下来。
环儿从地上爬起来磕头,虚弱的说道:“谢谢贵妃娘娘开恩,环儿今后必定好好替娘娘办事!”。
欧阳妃看了一眼环儿满身脏污,露出鄙夷之色,转过身大声嚷道:“小帐子、小顺子把这个贱婢丢出皇宫,本宫不想再见到她。”
“是娘娘!”小帐子、小顺子各自拽了环儿一只手臂往门外拖。
环儿自知能拣回一条小命已经不错了,这会也不在叫嚷任由两个太监将自己拖出,地上留下两条猩红的血迹。
欧阳妃眉头皱了皱,一旁的婢女烟儿出口吩咐其他的两位婢女把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
烟儿随后走过去扶着欧阳妃进了内室,嘴里嘟囔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3章 :一包堕胎药


“小姐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刚刚小姐就应该直接仗毙那丫头才是呀。”
“烟儿,你不懂,看你气的,放心吧这只老虎如果不知道归隐丛林,马上就会变成一只纸老虎。”
烟儿也不在为这事多言,心想小姐自然是比自己想的周全。突然想起皇后的事情,隐隐有些忧虑。
便问:“小姐,皇后和她肚子里的胎儿要怎么办?”
欧阳妃坐在椅子上,淡淡开口:“爹爹很快就会知道此事,如其让他老人家动手,还不如咱们自己解决,我可不希望这种事让别人为本宫代劳,就算那人是爹爹也不行。”
烟儿开心的笑了笑:“我就知道小姐是想出什么对策来了,小姐你快说给烟儿听听。”
“烟儿,你马上去把张太医请到我这来,就告诉张太医说,本宫已有两个月的身孕,然后这样……”
“恩,小姐这招真是妙极啦!”烟儿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小姐的崇拜,微微一福身:“娘娘,奴婢这就去办,定将此事办的漂漂亮亮的以安娘娘的心。”
欧阳妃拍拍烟儿的肩膀,洋装生气:“还不快去,你的屁股也想吃扳子吗?宫中规矩还是要守得,以后不要再叫小姐。”
“贵妃娘娘,奴婢知错。哈哈我去了。”烟儿说完人就在房间里消失了。
话说环儿被丢出皇宫后,就叫来一辆马车直接进了将军府。
月色皎洁,朦胧生辉。
星辰闪烁,凉风入颈。
将军府的书房里,环儿跪在地上,低低的声音响起:“奴婢环儿见过老爷。”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刚毅的五官,泛着一股煞气,浑厚的声音质问:“你不是应该在皇宫吗?怎么会浑身是伤的回来,可是妃儿出事了吗?”
“回老爷,是奴婢办事不利,贵妃主子惩罚奴婢将奴婢赶出了皇宫。”环儿低着头,身上的伤口也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欧阳诀心下疑惑妃儿一向看好环儿这丫头,又怎么会突然把她赶出皇宫呢?眉宇一皱言辞狠戾:“妃儿把你赶出来的,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说!”
环儿被这一吼,身子不自觉的哆嗦起来,抬起眼快速的看了一眼自己跟了半辈子的老爷,知道不说是肯定不行的,只好硬着头皮将此事来龙去脉说下去:
昨日,皇后娘娘到妃乐殿来和贵妃主子下棋,中间突然昏迷了一刻钟,主子请来张太医才得知皇后娘娘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贵妃主子小心询问皇后娘娘才得以确定皇后并不知道自己怀有龙嗣的事情。于是贵妃主子授意张太医只说皇后娘娘是劳累过度导致身体虚弱,皇后却丝毫没有怀疑。
等皇后娘娘走后,贵妃主子给奴婢一包堕胎药,可谁知奴婢正要将堕胎药下进皇后娘娘的渗汤里的时候,一个黑衣女子在门外跟侍卫打斗,引来了大量侍卫,御膳房的东西在打斗中砸碎中被砸碎了很多,那罐渗汤也没能幸免。
贵妃主子今早听说奴婢下药失败,大发雷霆将奴婢仗责了一顿并撵出了皇宫,奴婢真的没有想到御膳房突然会闯进刺客。还请老爷开恩,替奴婢跟娘娘求求情,奴婢一直对老爷衷心耿耿的呀!
欧阳诀越听脸色越发阴沉,走到环儿身边道:“此时,你还向谁提起过吗?”
“没有。奴婢只跟老爷你说过。”
“起来吧,下去好好休息!”。休息二字被咬的很重。
环儿开心的叩首谢恩,忽视了欧阳诀眼里暗藏的杀机,转身站起往门口走去。只见欧阳诀低垂的右手,一握一伸,在空中挽了一个旋涡状,杀气腾腾的双眸一阖手上推出一股气流。
“啊,老爷你……”环儿倒在门边,新鲜的红色血液从环儿的嘴角溢出,一直蔓延到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延长,这时环儿的双眼之中也流出两行血渍,随后耳朵、鼻孔都在散播血腥的气息。本来还一清秀的女子顷刻之间化成七窍流血像流水一样的一具丑陋死尸。
欧阳诀仔细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嘴角微微上扬,他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品。
从怀里拿出一个哨子放到嘴边吹奏了起来。
不消片刻,一通体红衣的女子闪身出现在欧阳诀身后,女子红沙裹面看不清其样貌,冷漠无一丝波澜的跪在堂下,完全无视身边人的死状。
红衣无风自动,翩翩若仙,黑发临空。
片刻道:“主子,叫红裳来此,有什么事?”
欧阳诀抬手,运功吸过来一把椅子,椅子四角稳稳的嵌进环儿的后背,他冷笑的坐到椅子上,小环的肉身上俨然出现了四个血窟窿,“红裳啊,你过几天随老夫进宫,妃儿身边是要安一个有能力得人才行。”
“是!”
“下去吧!”
一阵红色的风飘过,再一看屋里就只剩下一活人和一死人,傍晚的余辉也变的诡异而充满嗜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4章 :宠溺的逗弄


左玄羽一下朝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妃乐殿,一进门就抱住欧阳妃转起来,半天才放下来。
欧阳妃嗔怪道:“皇上,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像一个小孩子。”
左玄羽阴下脸:“妃儿,你叫朕什么?”
“皇上,哦不,玄羽!”
“这才对嘛?妃儿我一大早就听小路子说爱妃怀了朕的龙子是真的吗?”
左玄羽登基十年只有吴贵妃育有一女,再没有其他子嗣,得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好比打了一场胜仗。
欧阳妃神色一暗,逐低下头,掩饰着自己心里的慌乱,只是点了点头!再抬头时脸上已然一副小女儿的娇羞,眼里带着浓浓幸福。
左玄羽兴奋的说出自己对欧阳妃的承诺。
“太好了,太好了,我凤羽有继承人了,妃儿你真是朕的大功臣,如果你腹中是一位龙子朕一定封他为太子。”
“玄羽,谢谢!你对臣妾太好了!臣妾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
左玄羽伸出手轻轻的捂住欧阳妃的口,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双手抓过她的肩膀,深情的看着欧阳妃道:“妃儿,你什么都不要说,就让朕好好看着你,你总是能带给朕惊喜,你知道吗?自从去年十月朕在将军府见过你之后,朕才知道真正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以前朕总认为心目中深爱的人是皇后,自从那次之后朕就时时刻刻梦到你,就连白天眼睛里也是你的影子,朕知道君王是不该有爱的,父皇以前君君告诫过朕,帝王的爱是会误国误民的,可是朕不相信,妃儿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呢?”
欧阳妃知道左玄羽此时此刻的爱是真实的,可是以后呢?要是真相被揭穿他还会这么爱着自己,对自己袒露心声吗?不,肯定不会,她听到“误国误民!”四个字就感觉寒气从脚底涌向全身各处,奇寒无比,双腿发软几欲摔倒幸好有左玄羽扶着。
看到脸色惨白的欧阳妃担心的询问:“妃儿,你怎么了?”
“玄羽,臣妾没事,你不要担心。”扯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这怎么会没事呢?”朝着门外大喊:“小路子。”
“皇上奴才在。”
“去把张太医给朕叫过来,快!”
“奴才这就去办。”说完小路子就火速出了门超太医院跑去。
左玄羽扶着欧阳妃到床上躺着,温柔而又带着一丝责备道:“妃儿,以后私下朕喜欢你说我,不要总是臣妾臣妾的知道吗?你还要朕重复几遍你才能记住啊?”
欧阳妃乖巧的任由左玄羽将自己按回床上,柔柔的开口:“玄羽,你真的愿意一辈子对我好吗?我好怕那天你会不要我,你会恨我。”
“傻妃儿,你是朕最爱的女人,朕不对你好对谁好?”左玄羽宠溺的逗弄了一下她秀挺的鼻子,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欧阳妃小心翼翼地问:“假如玄羽有一天不再爱我了怎么办?”
“怎么会呢?妃儿几时也这么疑神疑鬼的了。”
“可是……可是……”
左玄羽眼神不高兴的责备着欧阳妃,她也不敢再问,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即便问了又怎么样?结果还不都是一样的。她可以遇见她的结局只有死,但是她不甘心,还是想要自私的占有现在的一切,也希望占有将来,她心里暗暗发誓:决不放弃。
一人拧着药箱跪在堂下:“臣张怀春参见皇上。”
“还磨蹭什么,进来晚了朕要了你的脑袋。”
张怀春四肢并用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拧着药箱就疾走几步来到内室,将一根金线缠在欧阳妃的手腕上,也就是传闻中的金丝把脉的绝技。
半刻中后,收回金丝,躬身启奏:“皇上请放心,贵妃娘娘是身怀龙裔刚一月有余,身子还不太适应再加上身体虚弱,才会气血不畅的,臣开几贴保胎药服用之后就会好。”
左玄羽一直看着欧阳妃,围着欧阳妃身上淡淡的荷香就感到心神安定,看也不看张怀春一眼,带着迫切的命令道:“还不快去,要是贵妃娘娘有丝毫闪失你就等死吧。”
张怀春吓得两股战战“澎“的跪在地上直磕头“是,是,是,皇上放心。”
欧阳妃向张太医使了一个眼色,让张怀春冷汗直冒,爬起身一个没站稳又摔了个狗吃屎。
欧阳妃心里咒骂张怀春是一个废物,看来此人医术高明可人却是一个十足的孬种,完全不是能保守秘密的人,迟早有一天她会让他从这世上消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就假装很好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说:“皇上,张太医真的好搞笑,张太医不医术好,还很会逗人开心的。”
左玄羽见欧阳妃开心的笑了,脸上也有了几丝红晕,心下大悦:“张太医做的不错,去内务府领一千两银子。”
张怀春还么爬起来就直接有跪了下去,欢天喜地的大呼“谢皇上恩典,谢贵妃娘娘恩典,皇上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5章 :给你送人来了


小路子:“张太医起来吧,娘娘还等着你的药呢?”
“是!”张怀春这下利落的站起身跟着小路子退了下去,脸上仍然充满了喜悦,眼珠子开心的都要蹦出来了。
左玄羽握住欧阳妃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小手怎么这么凉啊,待会还是让奴才们备受几个暖炉才好!”。
“玄羽,你不要把我看得太虚弱了,我没事,一会就好了,再说现在都春天了,屋里在放上火炉该多稀奇古怪呀。”
“谁要是敢说长道断的朕决不饶他。”左玄羽随即看向一旁站着的烟儿道:“你去给你家主子拿一个手炉过来。”
“是皇上,奴婢这就去拿。”烟儿愉快的领命去了门然后偷偷一笑将门阖上。
寝室内就只剩下左玄羽跟欧阳妃二人,左玄羽俯下身子轻吻了一下欧阳妃的额头,站起身道:“妃儿,你好好休息,朕也该回承乾宫批阅奏折了,现在你又有身孕今晚朕就不过来了,朕已经一个月没有去皇后那里了,按规矩也该去看看了。”
欧阳妃一听心下感觉不妙就掀开被子下了床,从背后抱住皇上哀求道:“玄羽,我像你今夜来陪我。”
宽厚的手掌包裹住欧阳妃的一双小手,轻轻的说:“妃儿,你现在身怀有孕,朕怕伤到你。”
欧阳妃知道左玄羽再说男女之间那事,面上爬上了一大片红云,反握住左玄羽的手撒娇:“玄羽迷你真坏,就知道逗弄人家,你就陪我一下好吗?人家毕竟第一次为人母心里总有一些不踏实,总害怕这只是一个梦,玄羽你就躺在我身边就好,要不你等我睡着了再走也行呀。”
看着这般诱.惑可爱的欧阳妃,左玄羽又一次觉得身体里有什么在爬行,总无法拒绝,只要看到欧阳妃失落的眼神,身体就有一种被什么东西啃嚼一般的疼痛,左玄羽转过身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绽放了一个温馨的笑,将欧阳妃拦腰抱回床上,体贴的盖上锦被叮嘱道:“妃儿要乖乖休息,朕晚上来陪妃儿就是。”
等左玄羽一走欧阳妃脸上就退去了幸福的微笑,冷冷的看着门口自言自语:“上苍,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了吧!”
欧阳妃刚用过午膳后,欧阳决就带着红裳前来求见。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来只是没想到会来这么快,看来她又有一仗要打,对着一旁静立的丫鬟烟儿道:“给本宫更衣,本宫要去迎接本宫的爹爹。”
“小姐,老爷这次来一定是为了皇后娘娘有孕的事情来的,老爷一来小姐你肯定又会有麻烦了,不妨烟儿去跟老爷说小姐你身子不舒服,让老爷改日再来。”
欧阳妃见烟儿不动,只好自己下床,拿过一旁床榻上的外衣穿戴起来,烟儿见状走过去帮忙,心疼的说:“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哎,烟儿,本宫也不想如此,可是爹爹都来了,他会只听你一句推辞的话就离开吗?再说本宫谎称怀孕的事爹爹肯定都知道了,那本宫又何来身子不适,即便拖过今天那明天呢?”
“小姐!”烟儿似乎还要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她知道她家小姐说的对,手下也加快了穿衣的动作。
欧阳妃跟烟儿二人来到的妃乐殿的主厅。
“老臣见过贵妃娘娘。”“奴婢红裳见过贵妃娘娘。”
欧阳妃快走几步扶住欧阳决的双肘:“爹爹不用如此多理,快快请起,爹爹再这样可要折煞女儿了,现在也没有外人,爹爹有什么事就说吧。”
欧阳决也不再做样子,直接坐到了主位上,欧阳妃也顺势乖巧的坐到左边的位置。“女儿啊,听说皇后娘娘有了龙种是真的吗?”
“又是那该死的丫头在爹爹那里嚼耳朵根子了吧,早知道本宫就让人将她直接乱棍打死的好,都是她误了大事,不然女儿也不用在这假装怀有身孕,躺在床上活受罪,爹爹你以后挑人一定要挑一个牢靠的人放在女儿身边才是呀!”
看着对自己撒娇的女儿,欧阳决难得觉得一笑的看着欧阳妃说道:“女儿说的是,爹爹这不是给你送人来了吗?红裳过来拜见你的新主子。”
“红裳见过贵妃主子。”
欧阳妃看到欧阳决是有备而来,心下一记较,说道:“爹爹,红裳可是爹爹最好的属下,红裳跟在爹爹身边女儿才放心,女儿不可以要!”
“乖女儿,爹爹知道你孝顺,可使皇宫凶险,虽说你会武功,可是现在你身体里的息功散还没有失去作用,你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爹爹怎么不为你的安危着想呢?”欧阳决脸上闪耀着父亲的光辉。
“老爷,奴婢烟儿会舍命保护小姐的。”烟儿跪倒在地向欧阳决表明心志,希望欧阳决可以打消让红裳跟着的决定。
“起来吧,烟儿你的忠心老爷也看得清清楚楚的很,但是你的武功对付一两个人还行多了就不够用了,妃儿可是我欧阳家的希望,老夫是不允许有任何闪失。”继而柔声对着欧阳妃道:“女儿,为父武功你是清楚了,很少有人可以伤到爹爹的你就放心吧,倒是皇后娘娘这件事要尽早处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6章 :生子良方


欧阳妃目露凶光:“爹爹,那个皇后竟然不知死活的怀上了龙种,女儿绝对会让她知道什么是一步错步步错,爹你就把陈墨儿那贱人交给女儿自己处理吧,女儿已经在实施计划了。”
欧阳决大笑:“真不愧是我欧阳决的女儿,女儿记着一定要对敌人心狠手辣不留余地,环儿为父已经替你处理好了,切记不可以再手软知道吗?爹爹就将这事让你自己处理,有什么不方便出面的就红裳替你去做。”
“谢谢爹爹,女儿不会让你失望的。”低着头的欧阳妃早知道一旦环儿说出皇后有身孕的这件事,欧阳决绝对不会允许环儿再活在世上,虽说她是罪有应得,可是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妃儿,你嫁进皇宫也有三个多月了,怎么肚子还么有动静?”欧阳决脸上也升腾出了一丝忧虑。
欧阳妃不还意思道:“爹爹女儿今后会更加努力的。爹爹请放心。”
“恩,爹爹心里面急啊,爹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要是不在后宫站稳脚,欧阳家族想凌驾其他家族的希望可就小之又小。爹爹正四处需找生子良方,妃儿你只要继续将皇上多留在你的宫中就好。”
“女儿不会让家族没落的,爹爹为女儿费心了,红裳女儿就收下了。”看了一眼堂下一身红衣婢女打扮的红裳,那冷漠的眼中看不出悲喜。
欧阳很满意欧阳妃的表现,即使女儿是自己亲生的,他也不会不做任何防备,红裳就是他安排在宫中的又一双眼睛。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官袍:“天色不早爹爹也该走了,以后有什么情况就让红裳跟爹爹讲,还有女儿记住每月初十、十五、二十都要好好跟媚娘学习床上秘术直到媚娘认为你过关为止,这些妃儿你都知道吗?”
欧阳妃郑重的点了点头,她会学,只要这一切是为了左玄羽做什么她都愿意,是她的家族对不起他在先,哪怕是她的命她都会给,但是她绝不会容忍有人利用她。
“那为父就走了!”
“恭送爹爹,爹爹要常来看看女儿。”
送走欧阳决后,欧阳妃又躺回床上静候左玄羽的到来。红裳也被烟儿领回住处休息。掌灯时分左玄羽准时出现在她的床前,和她一起吃过夜宵然后相拥而眠,没有半分逾越的事情,让暗处的红裳冷漠的脸上更加冷漠。
次日一早,阳光明媚讨喜。
用过早饭后就有很多妃子前来恭喜欧阳妃喜得龙嗣,欧阳妃让红裳将礼品收下,人却一个没见,全部将这些巴结之人拒之门外。欧阳妃在等一个人,今天的戏是为一个人演的,主角不来又怎么能开锣。
“小姐,都要用午膳了,大概皇后今天不回来了。”
“不,她一定会来。”欧阳妃很肯定陈墨儿那样一个善良大度的女儿绝对会来,之所以到这个时候没来,一是她不想让人说她是像自己示好,二是,她是一国皇后来看看皇上的龙种是皇家的规矩。如果不是陈墨儿突然有了身孕,她会让她平静的做她的皇后,可惜现在的情况将不再可能和平共处。
红裳走进来禀报:“娘娘,皇后求见。”
“该来的终于来了,烟儿去让御膳房多准备一些饭菜端到前厅。红裳跟本宫去见皇后娘娘。”说完起身前往前厅。
欧阳妃福身行礼:“妹妹见过皇后姐姐。”
陈墨儿上前扶起欧阳妃下坠的身子,和颜悦色的道:“妹妹使不得,今日不同以往了,妹妹要保重身子才是,妹妹肩负着国家的未来就不用在向姐姐行礼了。”随即担忧道:“听说你身子不适,你怎么就起来了呢?”
欧阳妃亲昵的拉住陈墨儿得手入座,愉悦的说道:“姐姐,妹妹没事,只是不想应付那些前来讨好的嫔妃的一个借口而已,姐姐自从妹妹住进皇宫以来就十分照顾,自然不是那种有利就巴结,有事就落井下石的人,姐姐不会怪妹妹不懂礼仪,任性妄为吧?”
“姐姐感激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妹妹,像妹妹这样单纯率真的人,现在宫里已经不多了,妹妹切记饮食,衣物,用的东西都要格外注意。”陈墨儿着实喜欢欧阳妃,也不忘推心置腹交代一番。
欧阳妃有片刻动容,但很快眼里的杀气吞噬的一丝不剩,转移话题道:“姐姐交代的的是妹妹会注意的,我让御膳房多加了几道菜咱们姐妹两也好久没在一起吃饭啦,一个人吃饭很没意思的,今天姐姐就陪妹妹一快吃好吗?”
“姐姐答应便是!”
“就知道姐姐心肠最好,走咱们入座吧。”欧阳妃拉着皇后陈墨儿就向客厅左侧走过去,那里有一张很大的桌子横陈着,入座后欧阳妃向红裳使了一个眼色,红裳便退了出去,不不消一会,几十道菜就摆上了桌子,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十分丰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7章 :抢了她丈夫的女人


欧阳妃钳了一块红烧鱼放到陈墨儿碗中:“姐姐,你看看这些可合口味,如果不好妹妹再让他们做来。”
“妹妹真是有心,知道姐姐喜欢吃红烧鱼块,妹妹你也多吃些才好,像这个乌鸡汤多喝些对孩子好,姐姐给你舀点喝喝吧?”
欧阳妃赶忙推脱道:“姐姐你客气了,这有下人们做就好,姐姐就多吃些,免得以后没有这个机会。”
烟儿走过来接过陈墨儿手中的碗,走到桌子的另一端舀着乌鸡汤递给欧阳妃。
“妹妹看你说的,姐姐平日里也没事可做,随时都可以来陪妹妹用膳,妹妹怎么可以说没机会呢?”
“是妹妹错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嘴上也没一个把门的,姐姐不要见怪多吃一点,姐姐近日人都瘦了一圈。要赶紧补一补才是,皇上他也真是的都不知道关心姐姐一下,妹妹一定会给姐姐向皇上讨一个说法的。”
陈墨儿一听欧阳妃说起皇上心里就泛酸,她跟皇上从小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从皇上16岁成人礼之日迎娶十四岁的她为皇后,现在已经有七年之久,左玄羽曾今对她说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永远都会对她好,可是就在半年前,左玄羽突然不喜欢陪她下棋,也不再对她呵护备至,到她宫里的次数也一次比一次少,虽然每月还是回来上两三次,但是她在他眼里再没有看到过爱意,只有浓浓的歉疚,她看在眼里就像针扎在心里。
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呢?自己嫁给左玄羽七年没有育下一儿半女的,很多宫人暗地里都说她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古语有云:不孝是小,无后为大。她又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左玄羽不再娶别人,她见到左玄羽的眼神里怜惜的看着欧阳妃就像当初他看自己一样,她的心就彻底冷了。
最近一个月,左玄羽都没有去过她宫里,即便是歉疚她也不在乎,只要自己深爱的男人能够看看她,她最近总觉得身体不大舒服,她想引起左玄羽的关心就一直没让太医诊治,整日食不知味,身体还感到疲乏,经期也一个多月都没来了,她时常都有经期推迟的毛病,她也就没有在意。她以为她可以伪装的自己毫不在乎是否被宠爱,用一颗善良,宽容的心管理着整个后宫,以前她知道左玄羽的心在她身上,她不在乎。可是现在她不在乎,是因为她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在乎有什么用,只是徒增伤感。
每一次看到左玄羽对欧阳妃的体贴入微,她的心就在淌血,一次一次将她自己掩埋,她和他过去也是如此,可是现在她只能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站在左玄羽的身边,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亲热,她却还有顶着一个皇后的头衔,端庄贤淑的笑着说“她不怨他。”
听到欧阳妃怀孕的事情,她比谁都兴奋,跪在菩萨面前感谢了半个时辰,一大早就想过来,可是她心里还是隐隐做疼,她不愿意让人说她巴结或不怀好意,等到了中午才过来,看到欧阳妃就像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她总觉得欧阳妃敢爱敢恨,有强大的家世做后盾比她自己要更加适合左玄羽,是心里也有忠的喜欢这个抢去了她丈夫疼爱的女人。
“姐姐,你怎么哭了,是妹妹说错了什么吗?”
陈墨儿回过神,用丝帕优雅的擦拭掉脸上的泪水,笑了笑道:“姐姐是感动的,妹妹如此关心姐姐,姐姐真的好开心。”
“既然姐姐这么开心就多吃点,不然等会菜凉了就不好了。”欧阳妃心里却在想:陈墨儿怪只怪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皇帝,此时我不能对你手软,这顿饭算我赔给你的。
“妹妹你也吃。”
“恩!”!
二人亲热的两亲姐妹似的,可是这样的姐妹情谊又能有多久呢?
二人吃罢饭后,欧阳妃提议去院子走走,欧阳妃拉着陈墨儿到凉亭那边喂锦鲤,看着四处游离的鲤鱼,欧阳妃笑了笑将手里的鱼食一点点的丢进池子里,锦鲤顺着食物慢慢聚拢在一起,有好几十条,大的鲤鱼都有手臂那么长,想来养了很长的年头了。
“姐姐你看它们多可爱呀,姐姐你来呀!”欧阳妃朝一边石凳上坐着陈墨儿兴奋的招手。
“妹妹你当心点,妹妹你好好玩,姐姐就不过去了。”
“姐姐!”欧阳妃嘴一撅,站起身就走向陈墨儿,拉着她的袖子哀求:“姐姐一块玩吗?一个人玩很没意思的。姐姐求你啦!”
陈墨儿耐不住欧阳妃的哀求,只好答应,一块过去喂锦鲤,陈墨儿有一下没一下的向池子里投食,这样的场景勾起了她以往的美好回忆,那时自己也是这么开心的喂着一池子的锦鲤,玄羽他也是这样被她拖着陪她一起玩,那时自己是那么的快乐,还恍如昨日,现在却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日子啦,玄羽有了新的人要守护,而她只能像这一池锦鲤一样等待别人的投食。
“姐姐,你不开心吗?”
陈墨儿笑了笑:“哦,没有,姐姐很快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8章 :没保住龙种


“姐姐骗人,姐姐分明是不开心,要不姐姐怎么一投就是一大把,你看他们吃的多起劲呀。”
“呵呵,是吗?对不起妹妹姐姐没有注意到这点。”陈墨儿抱歉地说。
欧阳妃看着这群贪吃不知道饱的锦鲤,略有所思的想了想问道:“姐姐这些锦鲤为什么会不知道饱,如果一直喂它们就会一直吃直到被撑死,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贪吃?”
陈墨儿想了想:“大概,它们是害怕这一顿吃了下一顿就没有了,所以才会这么贪吃吧。”
欧阳妃看到红裳给自己打了一个暗号,如是嫣然一笑“那既然它们宁愿做个饱死速死地鬼,我就成全她们,她们就不会饿了,燕儿把鱼食都给我端过来。”
“是,娘娘给。”烟儿走过来手里托着满满的一盘子鱼食递给欧阳妃。
陈墨儿回过神来:“妹妹,它们只是贪求一时之快,妹妹就不要了吧,你看他们多可爱呀!”
欧阳妃轻巧的避开陈墨儿抢夺的手,天真的讲:“姐姐,妹妹天天养着它们,就是要他们像妹妹一样活得开心快乐,如果连吃都不能让它们吃饱,它们又怎么能快乐,妹妹要让这些锦鲤知道粮食是吃不完了,只要他们需要,不用这么用命去多贪吃几口。”说完就要整盘倒下去。
陈墨儿情急之下就伸手去夺,她不想这一池锦鲤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死掉,一边抢一边解释:“妹妹听姐姐一次话,不要这么做好吗?姐姐不想它们吃得太饱。”
欧阳妃眼角正好看到走近的左玄羽,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开心的说:“姐姐别抢,妹妹给你就是。”将手中的食盘递给陈墨儿,在陈墨儿高兴的双手捏住的时候,欧阳妃猛的向一边拉去,陈墨儿本能的往自己的方向拉。
“姐姐,你别推我,姐姐我……”
“啊……”
“妃儿!”左玄羽大叫着跳进池子中向欧阳妃游过去。
欧阳妃跌进了池子里,陈墨儿看到欧阳妃掉进池子里,心里害怕极了,手上的食盘脱离她的手心直直的坠入池中,“我明明没用用力,怎么会?”陈墨儿此时脑袋一片空白的看着池子中挣扎的欧阳妃。
烟儿惊恐的大叫:“来人呀,救命呀!”
宫人惊惶失措中纷纷大叫,一下子引来了宫中大批的禁卫军。
一会,左玄羽抱着昏迷中的欧阳妃一跃上岸,焦急的叫着:“妃儿,你快醒醒,不要吓朕,你快醒醒看看朕。”
欧阳妃吐出几口积水,睁开一双大眼睛,声音中带着惊慌:“玄羽,我的肚子好疼好疼。”
左玄羽这才注意到欧阳妃的身下在流血,眼睛起了变化惊讶,心惊,惶恐……
“快宣张太医,太医……太医!”歇斯底里的大叫。
烟儿见机冲过去抓住陈墨儿大吼:“皇后娘娘,我家娘娘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把她推进冰冷的池子里,怎那么可以。”
左玄羽丢下一句冷冷的话:“把皇后给朕抓起来。”下一刻抱起欧阳妃就朝宫殿里跑过去,嘴里一直安慰着:“妃儿,不要睡,没事的,看着朕没事的。”
“孩子……”昏迷了过去。
左玄羽害怕极了,泛红的眼睛看着怀中的人儿大叫“妃……儿!”
妃乐殿内,宫女进进出出,从内室端出了几盆血水,左玄羽望着这一盆一盆的血水,心沉到了森冷的湖底,一个时辰后张太医从内室出来。
“爱卿,妃儿怎么了?”
张太医眼神躲躲闪闪的说道:“皇上,臣该死没能保住龙种,娘娘她……”
“她怎么了?说!”
张太医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惶恐万分:“娘娘她情绪很不稳定,皇上恐怕要多加费心。”
“下去,朕心中有数。”
左玄羽走进内室,欧阳妃整张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嘴唇也是白白的,不沾染一丝俗世的颜色,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虚弱这点倒不是装出来的,她不会水,敢拿自己的命赌,是她料定左玄羽会救她。
左玄羽心疼的坐在床边,执起欧阳妃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妃儿,你不要这样,孩子没有了我们以后还会再有的。你看看朕好不好。”
欧阳妃抱住左玄羽哽咽的哭泣:“玄羽,我的孩子,孩子……呜呜,我不该去凉亭里喂锦鲤,呜呜孩子娘对不起你!”
“别哭了,朕都看见,错不在你,放心吧朕不会让我们的孩子这么无辜的死去的,妃儿你要答应朕好好养伤知道吗?真也和你一样心疼,可是妃儿朕不可以在失去你呀。”
“玄羽,你不怪我吗?都是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左玄羽轻轻移开欧阳妃,用手帮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柔柔的安慰:“妃儿,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都是皇后,都是陈墨儿推的你,这么单纯善良的你,她怎么忍心?竟然害朕失去了朕的儿子。”左玄羽在说到说到陈墨儿时眼睛里全是浓浓的杀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第8章 :没保住龙种


“姐姐骗人,姐姐分明是不开心,要不姐姐怎么一投就是一大把,你看他们吃的多起劲呀。”
“呵呵,是吗?对不起妹妹姐姐没有注意到这点。”陈墨儿抱歉地说。
欧阳妃看着这群贪吃不知道饱的锦鲤,略有所思的想了想问道:“姐姐这些锦鲤为什么会不知道饱,如果一直喂它们就会一直吃直到被撑死,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贪吃?”
陈墨儿想了想:“大概,它们是害怕这一顿吃了下一顿就没有了,所以才会这么贪吃吧。”
欧阳妃看到红裳给自己打了一个暗号,如是嫣然一笑“那既然它们宁愿做个饱死速死地鬼,我就成全她们,她们就不会饿了,燕儿把鱼食都给我端过来。”
“是,娘娘给。”烟儿走过来手里托着满满的一盘子鱼食递给欧阳妃。
陈墨儿回过神来:“妹妹,它们只是贪求一时之快,妹妹就不要了吧,你看他们多可爱呀!”
欧阳妃轻巧的避开陈墨儿抢夺的手,天真的讲:“姐姐,妹妹天天养着它们,就是要他们像妹妹一样活得开心快乐,如果连吃都不能让它们吃饱,它们又怎么能快乐,妹妹要让这些锦鲤知道粮食是吃不完了,只要他们需要,不用这么用命去多贪吃几口。”说完就要整盘倒下去。
陈墨儿情急之下就伸手去夺,她不想这一池锦鲤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死掉,一边抢一边解释:“妹妹听姐姐一次话,不要这么做好吗?姐姐不想它们吃得太饱。”
欧阳妃眼角正好看到走近的左玄羽,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开心的说:“姐姐别抢,妹妹给你就是。”将手中的食盘递给陈墨儿,在陈墨儿高兴的双手捏住的时候,欧阳妃猛的向一边拉去,陈墨儿本能的往自己的方向拉。
“姐姐,你别推我,姐姐我……”
“啊……”
“妃儿!”左玄羽大叫着跳进池子中向欧阳妃游过去。
欧阳妃跌进了池子里,陈墨儿看到欧阳妃掉进池子里,心里害怕极了,手上的食盘脱离她的手心直直的坠入池中,“我明明没用用力,怎么会?”陈墨儿此时脑袋一片空白的看着池子中挣扎的欧阳妃。
烟儿惊恐的大叫:“来人呀,救命呀!”
宫人惊惶失措中纷纷大叫,一下子引来了宫中大批的禁卫军。
一会,左玄羽抱着昏迷中的欧阳妃一跃上岸,焦急的叫着:“妃儿,你快醒醒,不要吓朕,你快醒醒看看朕。”
欧阳妃吐出几口积水,睁开一双大眼睛,声音中带着惊慌:“玄羽,我的肚子好疼好疼。”
左玄羽这才注意到欧阳妃的身下在流血,眼睛起了变化惊讶,心惊,惶恐……
“快宣张太医,太医……太医!”歇斯底里的大叫。
烟儿见机冲过去抓住陈墨儿大吼:“皇后娘娘,我家娘娘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把她推进冰冷的池子里,怎那么可以。”
左玄羽丢下一句冷冷的话:“把皇后给朕抓起来。”下一刻抱起欧阳妃就朝宫殿里跑过去,嘴里一直安慰着:“妃儿,不要睡,没事的,看着朕没事的。”
“孩子……”昏迷了过去。
左玄羽害怕极了,泛红的眼睛看着怀中的人儿大叫“妃……儿!”
妃乐殿内,宫女进进出出,从内室端出了几盆血水,左玄羽望着这一盆一盆的血水,心沉到了森冷的湖底,一个时辰后张太医从内室出来。
“爱卿,妃儿怎么了?”
张太医眼神躲躲闪闪的说道:“皇上,臣该死没能保住龙种,娘娘她……”
“她怎么了?说!”
张太医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惶恐万分:“娘娘她情绪很不稳定,皇上恐怕要多加费心。”
“下去,朕心中有数。”
左玄羽走进内室,欧阳妃整张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嘴唇也是白白的,不沾染一丝俗世的颜色,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虚弱这点倒不是装出来的,她不会水,敢拿自己的命赌,是她料定左玄羽会救她。
左玄羽心疼的坐在床边,执起欧阳妃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妃儿,你不要这样,孩子没有了我们以后还会再有的。你看看朕好不好。”
欧阳妃抱住左玄羽哽咽的哭泣:“玄羽,我的孩子,孩子……呜呜,我不该去凉亭里喂锦鲤,呜呜孩子娘对不起你!”
“别哭了,朕都看见,错不在你,放心吧朕不会让我们的孩子这么无辜的死去的,妃儿你要答应朕好好养伤知道吗?真也和你一样心疼,可是妃儿朕不可以在失去你呀。”
“玄羽,你不怪我吗?都是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左玄羽轻轻移开欧阳妃,用手帮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柔柔的安慰:“妃儿,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都是皇后,都是陈墨儿推的你,这么单纯善良的你,她怎么忍心?竟然害朕失去了朕的儿子。”左玄羽在说到说到陈墨儿时眼睛里全是浓浓的杀气。

继续阅读《辣手王妃:皇上别惹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