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世刚,陶夭(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世刚
简介:晚上八点整,陶夭动作利落地从停靠在马路上的一辆普通的私家车上跳了下来,准时出现在了苏世刚每天下班的必经之路上
根据哥哥陶然的调查,苏世刚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在路边的同一家小店里买上一包烟,然后直奔夜场
苏世刚,是燕城,有权有势的高官
而陶夭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他的命!
角色:苏世刚,陶夭
苏世刚,陶夭(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要人命的美女


晚上八点整,陶夭动作利落地从停靠在马路上的一辆普通的私家车上跳了下来,准时出现在了苏世刚每天下班的必经之路上。
根据哥哥陶然的调查,苏世刚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在路边的同一家小店里买上一包烟,然后直奔夜场。
苏世刚,是燕城,有权有势的高官。
而陶夭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他的命!
果然,十几秒钟后,苏的红色保时捷稳稳的停在了这个十字路口的路边。
“苏先生!”
陶夭暗暗地吸了一口气,眼眸微眯,嘴角含这一丝妩媚的笑意,万分妖娆的迎了上去。
“你是?”
苏世刚眼中精光一闪,却也有着隐藏不住的惊艳!
眼前这名美艳的陌生女子,不过二十岁的光景。
巧笑嫣然,双眸灵动,面露妩媚,一副欲说还休的摸样。尖尖的下巴,标准的瓜子小脸,缀上这樱桃小口,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苏世刚望着这天降的艳遇,纵是江湖老手,也不由得暗暗吃惊,稍显不知所措。
看到苏世刚那幅色迷迷的模样,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更似一个挑剔的客人在挑选自己心满意足的货物。
陶夭心中一阵恶心,眼神却充满了挑逗。
“我……仰慕苏先生已久,希望能得到先生的垂怜……”
说着,陶夭笑得轻挑,伸出一只玉手,轻轻地覆在苏世刚的胸前,画了几个圈圈。
鼻端传来一阵特有的幽香,苏世刚心中一荡,抬眼,细细地看向眼前的女子。
身为色中老手,他敏锐地感觉到眼前的女子虽然言语和动作都颇为大胆,却极有可能是个未经人事的!
如此一想,苏世刚险些把持不住,忙深吸了一口气。
这样一个美艳的女子,任谁都会把持不住,好在他苏世刚也不是吃素的。陌生人面前的警惕还是必不可少,毕竟,他身份特殊,是敌是友没弄清楚之前,怎么好下手……
“你到底是谁?”苏世刚挑眉,冷冷的问道。
“是何总派我来,让苏总开心的呀。”
陶夭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面上却只是斜斜地瞥了苏世刚一眼,掩唇一笑,千娇百媚。
听陶夭提到泰丰的何平,他苏世刚这才放下心来。
“哈哈,是何平兄的人啊!这小子,怎么也不提早跟我打声招呼,我得打电话问问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2章 :设计贪官


说着,苏世刚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苏先生,真是好谨慎!何总说了,为了感谢你在西山那件事情的大力帮忙,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力的让苏先生开心。”陶夭媚笑着,轻轻的握住苏世刚欲打电话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起来。
这美丽的人儿的小小的动作,让苏世刚有点精虫上脑的感觉。“啊,哪里哪里。小事一桩而已!应该的!应该的!”苏世刚不在怀疑她的来历,反手一把抓住陶夭微凉的手儿,将脸凑到她小巧的耳边“小姐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不知,苏某人该如何称呼你呢?”
“我叫小安,苏先生,这里聊天多不方便,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怎么样?”
陶夭侧过脸去,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双手攀上了苏世刚的胳膊,自然而然的上了他的车。
其实陶夭,就是城中富豪陶卫光的养孙女,他和哥哥陶然,便是陶老爷子的秘密武器。但凡在商场上,对陶家使阴招,下绊子的,或者任何不正当的竞争手段的即便当时得逞,之后也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也有警方曾经上门调查,但是都是一无所获。
陶夭和陶然两兄妹,从三岁起就开始接受各种培训。哥哥陶然,擅长催眠术,除此之外,他体能过人,擒拿格斗,射击骑术,样样精通。而妹妹陶夭,虽是一个弱质女流,却善于使蛊和化妆易容。这也是每次下手,死者都离奇死亡,让警方无从查起的原因。此刻的陶然,争夺在暗处观察这妹妹的一举一动。
他们每次行动都会做这样的安排——陶夭在明,陶然在暗。
“你想去哪啊?我的小美人?”苏世刚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陶夭,语气轻挑。
“去城郊的树林吧,那又安静环境又好。”
“好,听你的……”苏世刚一边答应着,一边心里盘算,这小妞倒是够狂野的,还想玩野战,呵呵,有点儿意思。
这一路上,苏世刚的一只手,就没离开过陶夭的身上,一直在他纤细的腰肢和大腿来回游走,若不是开车,他真恨不得现在就吃了眼前这个诱人的小东西。
陶夭抿嘴,心里十分厌烦,表面上,却堆满了柔媚的笑,也不敢闪躲,只得逼自己冷静。陶夭在心里把这个老色鬼咒骂了成千上万遍——等着吧,等会儿就送你这个老色狼上西天!
陶然在后面依稀能够看见前面车里的情景,鼻子酸酸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点燃了一支烟,陶然深吸了一口,缭绕的烟雾下,他暗暗的想:这次回去,就劝爷爷,我们不再做杀人的事了。毕竟,有很多的方法可以惩戒这些恶毒的绊脚石,不一定每一次都要让他们兄妹二人双手染血,而他也不希望他的夭夭处于这样的境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3章 :目标“夜巴黎”


“苏先生,您这是要去哪里?”陶夭见车子前进方向不对,心里隐隐的不安,又不敢表露出来。
“小东西,别害怕啊!不是何总派你来让我开心的吗,那我们就要去个能开心的地方啊。怎么,你不愿意啊?!”苏世刚,一脸淫笑。
“当然愿意了……”陶夭心中暗叫不好,脸上却堆满了娇媚的笑容,“怎么会呢,我只是好奇,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嘛!人家年纪小,又没见过什么世面,苏先生你可不要笑话人家啊。”
“小东西,老实点,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苏世刚假装怒道,在陶夭脚上重重地摸了一把,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加快了车速。
他这一路,不停的余光在观察陶夭,对她暗暗品评。但见她周身散发淡然高贵的气质,自是与他所见的女子不同。
“呵呵!这定不是普通的女子。这个老何,到底是从哪弄来这么个可口的蛋糕。呵呵,以前还真是低估他的能力了。”
陶夭的身上,带着微型的对讲机,她和苏世刚在车里的每句对话,陶然都听得分明。这越听越是着急。此刻,悄然跟在后面的陶然,心里着急的很,夭夭,可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本来,城郊树林,安静偏远,自是行动的理想之地,不过按苏世刚现在的路线,恐怕是要往市中心去,他这是要带夭夭去哪?
“苏先生,你太坏了啦,你要是还不告诉人家要去哪里,人家就不给你吃了哦……”陶夭巧妙的捉住苏世刚的手,一副欲拒还迎的风情,假装撒娇道。
“好好好,小东西,服了你了!我要带你去夜巴黎!哈哈哈,夜巴黎美人虽多啊,但却没有一个有你这个美女这般动人啊……”苏世刚大笑,在陶夭的大腿上用力捏了一把。
“啊,夜巴黎……好棒啊,人家还从来没去过,今天可以跟苏先生去见识见识了……”陶夭假意兴奋,冲着对讲机的方向,大声的重复了一边,着重的强调的下“夜巴黎”三个字。
“夜巴黎”!
陶然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心急如焚。“夜巴黎”,是燕城最大的休闲娱乐会所,是城中有钱有势人的天堂,是个集合夜总会,KTV,迪吧
,酒吧,情色场所,酒店,健身,等各类休闲娱乐的高级会所。这个时段,各类表演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上演,正是人最多得时候。而且,“夜巴黎”的安保设施极其严密。
夭夭,这可如何是好……
大概十分钟后,苏世刚的车稳稳地停在了夜巴黎的门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4章 :鬼眼神探


“苏先生,您来了”苏世刚是这里的常客,门口的保安对他自是熟悉非常。
苏世刚戴上一副墨镜,又将衣领拉了拉,搂着陶夭来到前台服务处,压低了声音,“给我在总统套房订个房间,要最大最好的……我马上就要用。”
“是,苏先生。”身穿大红色旗袍、颇有几分姿色的女服务员见大主顾光顾,忙在电脑前操作,“您看1812号怎么样,那房间可是又大又宽敞……”说着,那女服务员还意味深长地看了陶夭一眼。
感受到那女服务员颇为暧昧的眼神,陶夭咬唇,死命的低头。
“总统套房,1812号……”陶夭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她不敢想象晚上会发生什么,只能一遍遍地默念——哥哥,哥哥,你一定,一定要来救我,救我……
陶然在对讲机里听到苏世刚预订总统套房的那一刻,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拔腿就从“夜巴黎”的大门冲了进去!
“对不起先生,您不是会员,是不可以进入咱们‘夜巴黎’的。这样,您可以去前台办理会员业务。”两名保安将陶然拦住,礼貌地说道。
“我……”陶然张了张嘴,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字来。
他堂堂的陶家少爷,怎么会不是“夜巴黎”的会员。可是,这种情景下,他怎么可以暴露自己的身份呢……
陶然甩了甩手,愤愤地离开,坐回到车里,仔细的聆听对讲机传来的每一个响动。
夜巴黎的晚间演出,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性感女郎惹火的钢管表演,点燃了台下观众的热情,人头攒动,尖叫声此起彼伏。
苏世刚挽着陶夭,想快步的穿过观众区,到达对面的酒店去。这折磨人的小尤物在手,让人心痒难耐,真恨不得马上就把她吞了。
这样一想,苏世刚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啊!”陶夭只顾着低头想接下来的对策,没有注意到对面来的人,不想被对面的男人重重地撞了一下。
“对不起……”陶夭低着头,下意识说道,当她抬起头,正好撞到男人投过来的目光。
眼前的男人,能有184公分左右的身高,身材健硕,一身Marc的休闲西装,侧脸的弧线坚毅而由棱角,高挺的鼻梁,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再加上长长的睫毛,一笑起来露出整齐洁白的八颗牙齿。总之是帅哥一枚。
这男人,好像,好像在哪见过……只是目光相遇的这几秒钟,陶夭就开始思绪纷飞。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了下,自嘲,都生死关头了,还有心思犯花痴。
“没关系,小姐,下次小心点。”男人礼貌的回答,目光却一直未从陶夭的脸上移开。
直到陶夭已经被苏世刚拉着越走越远,他还是在对着背影发呆。
这位小姐,好像在哪里见过……
“喂,鬼眼神探, 你看哪个妞看入神了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5章 :白色小虫子


“喂,梓晨,梓晨,雷大少爷!”
同伴们的呼唤,才将雷梓晨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我说梓晨,你是不是看上刚才的那个美女了啊?只可惜了,那个小妞儿一看就是个高级鸡!啧啧!你雷梓晨真是犯贱,放着好端端的少爷不当,非要去当什么警察,还神经兮兮的说自己有什么鬼眼,能看到死去的冤魂。我说,梓晨啊,你现在已经从当年的警校学员,做到现在的警界精英了,也是时候接管雷家的生意,回归我们这群人了吧。嘻嘻!到那时候,那样的美女,你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凤四朝雷梓晨胸前挥了一拳,抱怨道。
雷梓晨笑而不语,闪身躲过凤四的“攻击”,端起手中的红酒轻轻地抿了一口。
他雷梓晨从小就看多了商场的尔虞我诈,因此一心想着脱离这样的环境。之所以选择做警察,那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能看到常人所不能见到的冤魂。单凭这一点,他屡破奇案,短短几年,迅速的成长为警界精英,坐到了刑警队大队长的位置。
不过作为雷家的独子,他也深知他是躲不过命运的安排的,回去接管父亲的生意,那也是迟早的事……
“没有啦!我只是觉得刚刚的小姐,有些眼熟罢了。还有,她身上的气场……也蛮独特的……恩……她身上,有些戾气……”其实,刚刚和陶夭擦身而过的时候,雷梓晨敏锐地感觉到她身上有着浓浓的杀气。
“我晕!还气场呢!哈哈,梓晨,你是不是警察当久了,看到美女也疑神疑鬼的犯了职业病啊?”凤四继续调侃他。
“哈哈,可能是吧!喝酒喝酒,好不容易和大家出来开心,咱们今晚只谈风月,不谈工作哈。”雷梓晨被凤四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举杯大笑着说道。
“来吧,小东西,长夜漫漫,你准备好了没呀,可是会很累的哟。”在通往18楼的电梯里,苏世刚一边对陶夭毛手毛脚。一边凑近陶夭的脸,意味深长的说。
“来吧,小东西,我真的是迫不及待了。”苏世刚说完,就把陶夭扔到了大水床上。跟着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压了上来。
“机会!”陶夭心里窃喜,随着苏世刚的靠近陶夭用力的勾住了苏世刚的脖子,玉手轻轻一甩,想将白色的小虫子植入到苏世刚的皮肤里。这就是陶夭最为擅长的巫蛊之术,这种白色的小虫子,植入皮肤时的感觉和蚊虫叮咬无意,一般受者在意乱情迷之下,基本都会忽略这微小的刺痛,所以陶夭屡屡得手

一般这种虫子在植入人体24~36小时内会进入心脏,最终导致受者死亡,其死状与突发性心脏病无异。
“哈哈,小妖精,你倒是蛮心急啊!快去洗澡,我可不喜欢脏兮兮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6章 :不想洗澡


洗澡!这意味着陶夭要在这个猥琐的男人面前脱光光!最重要的是,这种白色的小虫子,最怕的就是水,遇水则法力尽失。况且陶夭行动之前易了容,若是沾了水,那岂不是露出了真容?她本是燕城富豪家的大小姐,她的真面目,全燕城又有几个不知道的。
“不要啦,人家就是心急吗”陶夭勾着苏世刚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而且一边说,还一边用自己白皙的玉腿蹭着苏世刚,从小腿,膝盖,再到大腿深处,慢慢的,轻轻的,这力道,无异能将男人潜藏全部唤醒。
刚想用力拍向苏世刚的脖子,不料他身子一动,用力亲吻压在身下的陶夭的脖子,锁骨。
那种吻,根本不像是亲吻,更像是野兽的撕咬……
“苏……苏苏先生,别……别这样,人家,人家痛,痛……”陶夭强迫自己,继续用嗲嗲的语气讲话,其实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哈哈,小东西,这就受不了了?我早说了,会很累的哟。”床上的苏世刚,丝毫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快起来洗澡,老子要忍不了了。”
“不要,人家不想洗澡了……”陶夭试图用撒娇来逃过洗澡。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了陶夭白皙的脸庞,脸上顿时印上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陶夭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打懵住了。
“快去,老子最讨厌咯里吧嗦的娘们。出来做,还以为自己多纯情啊?赶紧洗澡去,老子要等不及了!”苏世刚说完,粗暴地撕扯着陶夭的衣裙,一脸凶相。
“疼,疼。”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陶夭只会说这个字,虽然刻意地躲避,却也逃不过苏世刚的魔爪,只能忍着心里的一把怒火,任其轻薄。
在外面等候的陶然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冲到门口,见正好有客人拿着会员卡要进,二话不说,抢走就跑,在门童和保安错愕的目光中,冲进了“夜巴黎”。
“1812号,1812号,该死的电梯这么还不下来。”
陶然死命地拍打电梯按钮,最后干脆直奔楼梯,一层一层的跑起来。
屋内,苏世刚抱起早已衣不蔽体的陶夭,一步一步走进浴室。
此刻的陶夭浑身上下青紫不说,早已疼得几乎要昏厥了过去……
“啪”,陶夭抬手在苏世刚的脖子上一拍,虫子被顺利地植入苏世刚体内。
苏世刚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对脖子上的刺痛并没放在心上。
呼!
这要感谢宽敞的总统套房,从大床到浴室要二十几步的距离,苏世刚抱着陶夭的时候,陶夭抓紧机会,用力勾住了苏的脖子,苏世刚以为,这也是陶夭调情的一种手段而已,并没在意,这就使得陶夭得以顺利的完成这一切。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植入的不是什么白色虫子,而是红色的,这是这种巫蛊之术之中最为厉害的一种虫子,受者会被此虫噬咬五脏六腑至溃烂,继而七窍流血致死。死前痛苦万分,且死相恐怖,就连死后的魂魄也会残缺不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7章 :大侠,救我!


陶夭使用了如此狠毒的蛊虫,无非也是为自己刚刚所受得凌虐报仇罢了。
就在陶夭即将被扔进浴缸的一刻,陶夭玉脚一提,用力一勾,将苏世刚踢到在地。
“小妖精,你这是……”之前被凌虐,陶夭隐忍不发,还有假装出一副弱质芊芊的模样,无非是因为行动尚未成功,不能让苏世刚起疑而已。现在虫子已经成功进入苏世刚体内,他绝对活不过36个小时,她自然不会再对他手下留情了。
“苏世刚,你个变态,我今天就是来要你的命的!”陶夭说着粉拳一挥,苏世刚来不及闪躲,脸上吃了一下。
这一拳,苏世刚算是清醒了,这小妖精,不是来让他消遣的,是来让他死的。
虽然陶夭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但她毕竟是个从小接受训练的职业杀手。苏世刚,纵然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几番撕打下来,陶夭已经顺利的用床单,将他捆绑起来,一顿拳打脚踢下去,打得苏世刚连连求饶,先前的嚣张气焰早就不见踪影了。
“美人,你到底是谁,我们互不相识,是你说来让我开心的啊,我下手是重了点,你也不至于要我的老命啊!美人,你停手啊……”要是以往,陶夭行动成功以后,绝不多做一刻停留,可是今天,她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夭夭住手!”陶然推门进来,大声吼道。
“哥,你终于来了……”陶夭看见陶然,挥舞的拳头定格在半空中,一秒钟后,她刷地落下泪来,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扑倒在哥哥的怀里。
“大侠,快劝你妹妹停手,你们要钱还是想当官,我都满足你们就是了!”苏世刚急急的对陶然说道,希望眼前的大侠能够救自己的命。
陶然一语不发,走向苏世刚。
“大侠,救我,救我啊……”
陶然仍不讲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苏世刚,脸越凑越近,越凑越近,口中念念有词,“忘了今天的事情,忘了今天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记得,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半分钟左右,苏世刚不在乱吼,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呆滞,又过了十几秒,他的眼睛缓缓地闭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催眠成功了。
陶然暗暗地松了口气,将苏世刚身上的绳索解开,把他扔在床上,盖好被子。
然后,陶然帮陶夭乔装了一番,一言不发地扶着她走出了总统套房。
陶氏兄妹各有所长,陶夭善于使蛊,陶然善于催眠,这也是每次陶然都会在行动的尾声出现的原因。被催眠者,会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踉踉跄跄地走出电梯,陶夭咬唇,扑在哥哥怀里无声地哭泣。她从记事起,就是一次一次的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而这一回,更是差点失了清白之身。
以至于这一次,她已经萌生退意。她才20岁,难道她之后的人生,就是不停地勾引各种男人,然后再置他们于死地吗……
“夭夭,乖,别哭了……哥哥,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们走的时候大摇大摆,甚至没人认出陶夭是之前跟苏总一同出现的女孩。只是陶夭刚刚哭过的双眼,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法掩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8章 :又看见那妞了?


陶夭这一路精神恍惚,以至于不小心,撞上了迎面急冲冲走来想要回去取车钥匙的雷梓晨“对不起!”
“对不起……”相撞的两个人,几乎同时道歉道。
雷梓晨目光扫过陶夭的脸。
旋即愣住了,这声音,这眼神,这气息,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见到过,可是看看这张脸,又是略有些陌生。
“额……没关系,没关系……”雷梓晨收回目光,微笑着十分绅士地说道。
而陶夭在他话音未落之际,已拉着哥哥飞快地走开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她今晚又连续两次碰到了这个男子,此刻,她不想再出任何差错了。
雷梓晨呆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陶夭远去的背影。
这背影看着也很眼熟,究竟……究竟是哪里见过她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喂,我说梓晨,你又看见刚才那个妞了?!啧啧,那妞儿身材是不错,长的也可以。不过,这种货色,你雷大少爷身边应该是一抓一大把啊。你今天是怎么了啊,难道饥不择食了?”凤四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张臭嘴说出来的话依旧尖酸刻薄。
“呵呵,没什么啦,别三八了,我随便看看的。走了走了,回家回家。”雷梓晨吆喝着拉着他的兄弟们浩浩荡荡的各回各家。
其实雷梓晨觉得陶夭似曾相识,并不奇怪,他们不仅今天撞到了一起两次,在几天之前,也曾有过两面之缘……
两天后,燕城的各大报刊杂志竞相报道苏世刚的死讯——“高官暴毙家中,死相可怖,闻所未闻。”,“高官惨死,疑被对手所害”。
而坊间的各种传闻,也甚嚣尘上——苏世刚被对手下毒害死了;苏世刚被仇家暗杀了;苏世刚钱贪污的太多了;不堪重负服毒自尽了;更离奇的,还有人说苏世刚太好色,不小心得罪了某个貌美的女鬼,现在被冤鬼索命了……
“胡扯,怎么可能有冤鬼索命。”刑警大队的会议室内,刚带着手下勘查完现场的雷梓晨,拍着桌子吼道。
不过,也难怪坊间传闻越来越玄乎。
苏世刚的死状的确是骇人,七窍流血,肝胆俱裂,五脏六腑以及皮肤都像是被什么虫子噬咬得破烂不堪,所咬噬的伤口深可见骨,这根本就不像什么毒药所能达到的效果。
而且,苏世刚几乎算不上是一具全尸,那尸体奇臭无比,就连这些见过世面的警员也不禁皱起眉头,捂住鼻子,冲出屋外狂吐起来。
所以,百姓们会相信传闻中所说的冤魂索命,也不足为奇了。
“这个究竟是什么呢?大家都来看看!”雷梓晨拿起一张照片说道。这张照片是雷梓晨拍摄的,在尸体裸露在外面已经咬的乱七八糟的心脏附近,找到了一条极小的,类似虫子脚的丝状物。
凭着职业敏感,雷梓晨相信这一定就是被害人致命的关键。
“雷队长,我查到资料说苏世刚和泰丰地产的何平暗中勾结,上次西山那块地皮的招标,就是苏世刚给他们放的水,他们才得以成功。”说话的是雷梓晨领导的重案组的警员秦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第8章 :又看见那妞了?


陶夭这一路精神恍惚,以至于不小心,撞上了迎面急冲冲走来想要回去取车钥匙的雷梓晨“对不起!”
“对不起……”相撞的两个人,几乎同时道歉道。
雷梓晨目光扫过陶夭的脸。
旋即愣住了,这声音,这眼神,这气息,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见到过,可是看看这张脸,又是略有些陌生。
“额……没关系,没关系……”雷梓晨收回目光,微笑着十分绅士地说道。
而陶夭在他话音未落之际,已拉着哥哥飞快地走开了。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她今晚又连续两次碰到了这个男子,此刻,她不想再出任何差错了。
雷梓晨呆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陶夭远去的背影。
这背影看着也很眼熟,究竟……究竟是哪里见过她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喂,我说梓晨,你又看见刚才那个妞了?!啧啧,那妞儿身材是不错,长的也可以。不过,这种货色,你雷大少爷身边应该是一抓一大把啊。你今天是怎么了啊,难道饥不择食了?”凤四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张臭嘴说出来的话依旧尖酸刻薄。
“呵呵,没什么啦,别三八了,我随便看看的。走了走了,回家回家。”雷梓晨吆喝着拉着他的兄弟们浩浩荡荡的各回各家。
其实雷梓晨觉得陶夭似曾相识,并不奇怪,他们不仅今天撞到了一起两次,在几天之前,也曾有过两面之缘……
两天后,燕城的各大报刊杂志竞相报道苏世刚的死讯——“高官暴毙家中,死相可怖,闻所未闻。”,“高官惨死,疑被对手所害”。
而坊间的各种传闻,也甚嚣尘上——苏世刚被对手下毒害死了;苏世刚被仇家暗杀了;苏世刚钱贪污的太多了;不堪重负服毒自尽了;更离奇的,还有人说苏世刚太好色,不小心得罪了某个貌美的女鬼,现在被冤鬼索命了……
“胡扯,怎么可能有冤鬼索命。”刑警大队的会议室内,刚带着手下勘查完现场的雷梓晨,拍着桌子吼道。
不过,也难怪坊间传闻越来越玄乎。
苏世刚的死状的确是骇人,七窍流血,肝胆俱裂,五脏六腑以及皮肤都像是被什么虫子噬咬得破烂不堪,所咬噬的伤口深可见骨,这根本就不像什么毒药所能达到的效果。
而且,苏世刚几乎算不上是一具全尸,那尸体奇臭无比,就连这些见过世面的警员也不禁皱起眉头,捂住鼻子,冲出屋外狂吐起来。
所以,百姓们会相信传闻中所说的冤魂索命,也不足为奇了。
“这个究竟是什么呢?大家都来看看!”雷梓晨拿起一张照片说道。这张照片是雷梓晨拍摄的,在尸体裸露在外面已经咬的乱七八糟的心脏附近,找到了一条极小的,类似虫子脚的丝状物。
凭着职业敏感,雷梓晨相信这一定就是被害人致命的关键。
“雷队长,我查到资料说苏世刚和泰丰地产的何平暗中勾结,上次西山那块地皮的招标,就是苏世刚给他们放的水,他们才得以成功。”说话的是雷梓晨领导的重案组的警员秦浩。

继续阅读《邪涩萌妻:踹了老公带球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